• 被强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记得这个学期快开始的时候,我去游学认是的Mark,突然来台湾找我,我免不了要尽地主之谊。
    他来的那一天的晚上,我和他到一间法国料理店用餐。,顶尖的餐厅一个人最多也不过一千左右,Mark还开了瓶红酒。
    「乾杯。」
    我也很高兴,一时性起和他乾了杯。谈谈笑笑中,竟然也把一瓶红酒喝掉了。光有酒胆,酒量却不太好,饭后满脸通红的我被Mark一路搀扶着回去。
    小小的套房,只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张三人坐沙发,几乎佔了全室的二分之一。一进门,我就往厕所冲去,没想到红酒后劲那幺强,竟让我想吐了。
    来不及的吐了满身,头很晕,靠在马桶边上爬不起来。
    Mark在门外等了很久,一直敲门。我也没有回应。于是他开门探头进来,看到坐在地板马桶边上的我,一身狼狈。
    「不会吧!妳酒量这幺差喔!」没力气理Mark的消遣。
    「妳弄得那幺髒,我帮妳把衣服脱掉啦!」Mark
    关心的问着。
    「不要啦!我自己来。」Mark
    被我赶了出去。我嘴里说的很坚持,但手却硬是发软的没力。弄了老半天才把上衣脱去,胸罩的扣环却一直解不开,几乎是被我扯下来的。最痛苦的是我的贴身牛仔裤,怎幺脱都脱不下来。害我手好酸,好累,好想睡,,,。
    而当我再度有意识时,Mark
    竟然站在我面前正帮着我脱牛仔裤。
    「你干嘛啦!」我惊叫,因为我全身上下几乎赤裸的只剩下挂在小腿肚上的牛仔裤。
    「帮妳脱裤子压!拜託我在门外等了十几分钟了,一开门却看到妳挂在马桶边睡觉,赶快弄一弄去睡觉啦!」
    吐完之后,脑袋虽然可以思考却很迟缓。身体则无法照意识行动。无力拒绝,只好任凭Mark
    宰割。褪去了牛仔裤,我身上只剩下一条CK的内裤,形状看起来和一般的白色内裤没什幺不同,但材质却是略略透明的薄纱,黑黑的毛隐约可见。充斥酒精的身体异常敏感,在陌生男子的注视下,感觉很奇妙,竟兴奋的皮肤泛红,呼吸急促,连乳头都硬了起来。
    总觉得Mark
    的眼神有点改变。他的手指略带颤抖碰触着我内裤的两侧。缓慢的褪下我的内裤,掌心顺着大腿,小腿摩擦着。我不由自主的全身发麻了起来。他拉起无力的我,手臂穿越我腋下,把我架起。全身软绵绵的像一团烂泥般的压在他身上。
    「吼!妳很重耶。」酒醉的人最重,这是真的。
    「我也不想呀!」想出一点力气,手脚却没什幺反应。他把我丢到不知何时已经放好水的浴缸,他则蹲在浴缸边拿起肥皂準备要帮我洗澡。
    我赶忙抓住Mark
    的手。「不要啦!我自己洗就好了。」我面红耳赤的哀求着。
    「不行,万一妳在浴缸里睡着,会溺毙的。赶快我帮妳洗洗,就抱妳去睡觉,好不好?」Mark
    温柔的说着。
    迷濛的双眼逐渐看不清Mark
    的样子,Mark
    温柔的话语也渐渐地越来越小声,抓着Mark
    的手慢慢无力地垂下。

    感觉有人拿着肥皂轻轻触碰着我的全身,很轻很柔的刷过乳头,私处,甚至是菊穴。我的眼皮却张不开,这种徜徉在温水里的感觉好舒服,游走全身的手指,传来阵阵暖意,我不想醒。
    神智涣散中,突然感觉Mark
    的手指正肆意地揉搓着敏感小荳荳,令我麻痒难耐。
    「你想干嘛啦!」略略挣扎的抓住Mark
    的手,想阻止他巧手肆虐,也许我欲与还迎的模样更勾起他的慾望,他竟然将手指插入我的穴里抽动着。
    我的小穴就这样被他用手指姦淫着,差点忍不住呻吟起来,好痒好痒。
    水有一点冷了,泡了一阵水令我的脑袋稍稍清醒,而Mark
    拎起全身湿答答的我,丢到床上。身无一物的我很害怕,不知该怎办才好。
    他脱掉被我弄湿的衣物,露出强健的身体和巨大勃起的昂然阳具。残余的理智告诉我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
    「不行,不可以这样。」自己用觉得坚定其实疲软的声音,试图拉回一点点他的理智。他用嘴含住了我吵杂的舌头。说不出话,只能呜呜呜的发出声音。
    「其实妳也很想吧!妳看妳乳头好硬,刚刚插妳的小穴,妳的小穴一直在夹我的手指头呢!妳的穴肉好多,又会咬人,干起来一定很爽!」原本斯斯文文的Mark
    ,连讲话的方式都变的粗暴起来。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鼓起力气不断挣扎。原本夹在我和他之间的双手,被他用大手一把抓住,高举在我头上。而他跪坐在我两腿之间,用大腿猛力撑开我的双腿即便我使尽气力依然无法合拢。

    几近180度大大张开的双腿连阴唇都被迫暴露出暗藏春色的嫩穴,阴毛也掩盖不了小肉荳的充血凸起,我神秘的私处就这样清楚的暴露在PAUL眼前。而我徒劳无功的挣扎只是令硕大的胸部不停左右晃动,激起Mark
    凌虐的慾望。
    Mark
    用两指夹住我的乳头,用力的让我叫了出来。「妳看妳的乳头硬的有一公分那幺长呢!那幺大的奶子,嘿嘿,我要用妳的奶子按摩我的大老二!」说着,就用舌头舔着我的乳头,手粗暴的蹂躏我的乳房,将整个乳房一把握住往中间推挤成一个丰盈美味的大馒头,集中的塞到他的口里,一口一口的啃食着,舌头不停的在敏感的乳头上舔食着。
    「这样揉好爽唷!我要把妳整个奶子吃掉。就像这样。」像吃冰淇淋似的把整个乳房舔的湿答答的。
    他的手伸向我的穴,夹住肉荳,前后快速地摩擦起来。
    「啊啊啊啊~不要!」我摆动我的臀,想让他没办法好好摸。他却用力的咬了我乳头一口。「干!湿成这样还装什幺装!骚货!」
    我闭上眼,决定漠视他的一切行动。但理智上的决定也阻止不了情慾的产生。
    「妳的小肉荳也硬了呢,你看水都流出来了!」见我闭着双眼,Mark
    生气的把沾满我淫夜的手指塞到我嘴里胡搅一通。很想咬他,可是我不敢。眼泪从眼角中滑落。
    他用小弟弟磨着穴口,粗大的龟头顶着阴唇一开一阖的。逃不了被姦淫的宿命,眼泪漱漱滑下,哭泣声中却混杂着淫泣。
    「想不想让我的老二干妳的小穴呀?」我嘴巴含着他的手指跟本说不出话,只能死命摇头。
    「我最不喜欢强姦人了,所以我会让妳说出你要我干死你。」他将屁股朝着我的脸,似乎要做出69的姿势。
    我又急又气的说:「你要是赶把老二塞到我嘴里,我一定会咬断他。」
    他笑笑「才不会,妳会爱死它的。」他只是用腿压着我的手和上半身,高大魁武的他压制的我无法动弹,连呼吸都不顺畅。

    Mark
    将阴唇拨的开开的,把舌头对準我的穴口,深深地舔入,新长出的鬍渣在阴蒂四周摩擦,弄得我痛养难耐。小穴淫水泊泊流出,他吃的滋滋有声。哭泣的淫叫声,连自己听起来都觉得淫蕩。
    不想再抗拒了,好累。
    「反正妳都是要被我干了,不如好好爽一下。」Mark
    真是个恶魔,完全看透了我的心思。
    一只手指头,两只手指头,猛烈的抽插着阴道壁,光是手指就可以撞击到子宫颈。他伸出舌头舔起我的菊洞。

    啊!不要。Mark
    舔食着菊洞凸起的皱折,用牙齿拉扯着四周的细毛,一度想将舌头强行穿刺我的后庭,让我整个下体都紧张的抽蓄了起来。
    「刚刚帮妳洗澡的时候,有帮妳洗妳的小屁眼唷!不过妳睡着了,小屁眼紧张的时候会收缩耶!好可爱,一副很欠干的样子!」Mark
    不断说着下流的话。
    他高难度的将两只手指在我的穴里快速抽插,另一只手猛力干进我的后门,舌尖还边逗弄着我的肉荳。啊啊,我的肉荳被他玩得好肿,好硬,好疼,好痒。

    沾染淫水的菊洞,轻轻鬆鬆的被Mark
    的手指开了苞,左手和右手仅仅隔着阴道和肛门中间那层薄薄的壁前后搅动着。
    啊!不行了,我大叫一声,喷的Mark
    满头满脸的淫液,洩的我止都止不住。只要我一停止洩身,Mark
    的灵舌就会继续攻击我的阴蒂,敏感的阴蒂在Mark的灵动舌头舔食下,水又噗噗的狂射出来。
    全身的触感神经一下子都集中在充血到泛红的小肉荳上。

    Mark
    无情地摧残着敏感到疼痛的嫩芽,令我四肢不停的痉挛抖动着。我不断在失去意识的极限游走来回好几次。
    淫水一直流一直流,流的我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好丢脸。Mark
    转身将脸对着我硬是跟我接吻,让我哭不出声音。
    「妳要我干妳小穴还是屁眼?」故意用手指戳我的肛门。
    「不要!」我吓一跳,这辈子还没试过肛交。
    「不要干妳小穴,就是干妳屁眼啰?」
    「你不要我干妳屁眼就大声说妳要我干妳贱穴!」Mark
    已经将手指戳入我的肛门里抽动了。
    「呜!干???干???干???」说不出来。
    「看来妳的屁眼还挺喜欢被手指干,一直咬我,说不定用我的大老二他会更爽唷!」
    让Mark那长约20公分的老二配上粗大的龟头塞入我的菊洞,我连想都不敢想。
    「快!说妳要我干死妳,要我干妳的贱穴,不然就干爆你屁眼!」
    「干死我…干我的……贱…穴…」我期期艾艾的说着。
    Mark
    巨大的阳具瞬间插入我的小穴里,已经高潮过的阴道出奇的敏感。龟头顶着花心,噗嗤噗嗤干到底。小穴传来无比的充实感,我毫无羞耻的淫叫着。
    「抱我。」抓起我的手环绕着他的脖子站了起来。
    打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九月冷冷的风如针袭击着皮肤,收缩的毛孔将触感加倍浓缩了起来,Mark的爱抚,体温,热度刺激着神经。
    「啊!不要这样,会被别人看到啦!」话没说完,Mark用力的一顶,深深插入撞击着子宫颈,干的我爽到只能咿咿啊啊的浪叫。
    我的背贴着初入秋冰冷的围栏,Mark放开腰间的手,紧紧死命抓着我的乳房犹如要捏烂般的上下扯动着。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抓着栏桿。随着Mark每一下的撞击,我的头无力的垂落在阳台外摇摆,对面的屋主应该可以望见我晃动的奶子。
    Mark的速度越来越快,肉棒在穴里都能感觉到他的硬度。他开始低声喘气,我知道他快射了。
    「拜託你不要射在里面。」我情慾中仅存的一点理智。
    Mark继续狂摇他的屁股「干死妳,我要把精液全干进去,让妳的臭穴吃的乾乾净净。」
    「不要!不要!求求你…啊啊啊啊………」越是说不要,Mark就越兴奋,动的也越快,而我下体的快感也越……。
    突然Mark猛力一顶,不动了。瞬间热热的浓稠液体冲入我的体内,我也到达了绝顶。Mark把我放下来,把老二塞到我嘴里。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文章要推不难对不起自己!
    路过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