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帅儿郎,伦尽美亲娘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今年三十三,小时候,从未对她有过邪念。很多人以爲当儿子长大时对妈都会想入非非,可我没有。

    不过我的“性趣”却很大,可能长大了,我十六岁开始就有女朋友,而性是我人生的一大事。年少时如此,至今不改。

    说说我老妈,老妈五十五,老爸今年五十九,退休后两老生活清静,老爸爱呆在家里,有时与朋友一起。

    妈妈常在他身边,老爸说什麽她就做什麽,在世人眼中,他们是一对好夫妻。不是假的,不过,我后来才知道,妈妈这般年纪,还是想得到多一点东西,叫生活多一点剌激吧。

    她想要的东西,在我那里找到了。

    我仍然不明白她那麽多年来,怎麽把她自己的另一面藏得那麽好。她告诉我,从未做过出墙红杏,我是睡过她的第三个男人。

    对,我和我的老妈睡觉,而且是经常的事。除了我以外,她结婚前曾有过一段情,后来嫁了我老爸,就是如此。

    她对我说她的性生活本来不错。在生了我和弟弟之后,还算满意。但最近十年八年,性生活变得平淡乏味,千篇一律,只是偶而爲之。

    相比之下,我们母子之间的性生活就一级棒极了!这不是我自我吹擂,而是她说的。她又告诉我,自从和我开始了这种关系之后,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开放,更有自信心,享受着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一个女人,如果有爱情的滋润,性生活美满,从她脸上就可以看出来。老妈总是挂着甜丝丝的笑容,让人知道她是个快乐的女人。

    我老妈身高170公分,身材不胖也不瘦,她对健美,纤体那些东西着了迷,身材保养得蛮不错,我想不到恰当的言语去描写她的身段体态,反正要是看过她的身体,就会明白我妈确实很棒。

    她金发,(不是染的,是天然的),直的,长披及肩。她的胸脯简直“劲揪”(香港语,精彩的意思)。两个乳球又圆又大,很自然地稍微下垂,两条玉臂、两条玉腿都滑溜溜,细皮白嫩。

    臀儿浑然圆满,
    偶尔弯腰蹲下时走光,露出一点儿,就会把你的魂魄从这个小缝儿摄进去她的内裤里面。小猫儿嘛有两片厚厚的阴唇,又不是少女了,却是你要它有多紧就多紧。耻丘上应该还长了金色的阴毛。

    忘记说,她有一张可爱的脸和大嘴巴。她很多长处,要脱光了才可以欣赏得到,不要误会她是个什麽豪放女,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家庭主妇,平时,在街上她在你身边走过也不会起眼,只是普通一个太太。但是一旦把她搞上床去,别是一番风光。

    她既贤淑,又够野,而且她愿意!

    (二)初赴巫山
     
     
    我们的第一次是这样开始的……当时的情景是没有任何预谋,我没有,我妈也没有。我对她之前没有非分之想,我发誓。
    从没想过可以把妈妈变成自己的性伴。而那一天,我们终于共赴巫山,和她真个消魂,是因爲我脸皮够厚,胆子够大,一有机会就抓主,坚持到底就会得到好处!那是在2003年9月初开始的。

    那是礼拜三、四的日子,回家吃饭,探望双亲。老爸叫我礼拜六陪妈妈去参加一个婚礼。

    表弟结婚,妈妈要去吃喜酒,老爸惯例不去,怕应酬,甯可留在家里。姨父母的家很远,要去就要开一天的车。

    通常,我不会那麽孝顺肯去效劳。不巧我失恋了,两个礼拜没有女友在身边,我想去远赴另一个城市散散心也好。我想若能半路休息,在旅馆既然开个房,运气好还能泡个妞儿的话,就不必孤襟独眠了。

    我一口答应,开始旅程,其实走一天路就能到达,可怕当天赴会到达时会太累。于是,决定礼拜五中午出发,预计开车到下午,找个旅馆先过夜,第二天再轻松的走。
     当天天气清朗,阳光普照,热透了,路上我们谈的全是婚礼。妈妈对我说,我己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早应想一想了。我告诉她暂不考虑。到了下午七时左右,我告诉她我悃了,不能再开车了,叫她留意路上有没有旅馆。五分锺之后,我们看到第一家旅馆就停在那里。

    那是个小旅馆,柜台后的男人说有两个房间,一间有张双人床,另一个三人间有三张单人床。我想把两间都要了,可是妈妈说,要那间有三张单人床的。她说,干嘛要付两个房间的钱,我们所需要的只是一张床睡觉。

    她先去沖个澡,我付钱后提着行李随着入房。我也沖了个澡,两个人去了附近的餐馆吃饭,和喝了一瓶酒。

    我们谁都没醉,不过,酒能叫我们放松。旅途叫我们倦了,九时许,我们回到房里,我坐在床上,我的床靠近衣橱,我把行李都放在里面。妈走到衣橱那边,靠近我,在行李箱拿了一件睡袍,解开衬衣纽扣,她身上还穿了裙子和凉鞋。
    虽然自小在家里,我们就习惯看见彼此穿着内衣那是平常事,但我从未见过妈裸体。

    话归正传,妈脱去衬衣,没脱乳罩,我不想盯住她的胸,故此转个身去脱鞋。袜子也脱了,妈却来到我前面,仍然戴着乳罩,叫我替她在背上抓抓痒。照她的指引我搔着她的痒处,我听见她发出享受的呻吟。见到她那麽享受就对她说,妈坐下来吧,坐在这儿,我知道你需要的是什麽。我坐在床上替她按摩背脊。

    就在这一刻,这个近在眼前人,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的女人,忽然和她通了电。眼前一亮,面前穿很很少很少的老妈,只有乳罩和内裤(都不是性感诱人那种款式),原来是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

    我从前是不会这样看她的。她的金发拂在我的手臂上,她轻轻的呻吟,她的体香和她柔滑的肌肤,和那黑蕾丝乳罩,内裤,都能叫我的鸡巴当场硬了起来。我可以和她做那回事的念头在我脑海里一闪而过,我差不多射了。

    你会想像,我会马上扑上去,和她做爱。我没有这样做。在那个时刻,我什麽也没做,那不是做爱,而是强奸。我继续若无其事,好像心无邪念的替她按摩,抚摩她的颈子,和肩带以上的裸背,直至她对我说,够了,谢谢你。

    我记起小时候,我在她身边时,她会在我面前穿睡袍,然后在睡袍底下用女人那灵巧的手势,脱去乳罩。

    我以爲她会照这个方法穿睡袍脱乳罩,可是,她却请我替她解开乳罩的撘扣,理由是她太累了,不想自己动手。我遵命而行替她解开。她站起来,用两手把乳罩按住在乳房的原位上,不让掉下。跑到衣橱那个角落,那里有张椅子,她的睡袍就搭在椅子的靠背上。

    我以爲她会拿起睡袍,走进浴室里去换衣服。可是,她背向着我,就在那里脱下乳罩。她正预準穿上睡袍的刹那,我说话了。

    我不知道何来勇气去说这些话,可能正因爲我根本没有想过才会沖口而出。话儿自然而然的在我嘴边,我爲她的倩影而着迷,她一举手一投足都有催眠作用,叫我不由知主的对她说:“妈!不要穿睡袍。”

    她听见了,拿着睡袍,呆呆地站着,片刻,问我说,我刚才对她说什麽?

    她仍然背向着我,我只看见她的裸背,和乳房侧的轮廓,但看不见她的表情。我想,要就趁着这现在这个时机,一鼓作兴,否则机会过去,后悔莫及。我走到她身边附在她耳边,声调非常镇定的说:“妈,您转过身来面向着我,我要看看你的乳房。”

    她楞住了,久久不能言语。她开口说话时,声音颤抖着说:“吉米,我是你妈妈啊!你爲什麽要那样做?”

    “你不信任我麽?”我说。

    “我当然信任你。不过,我不明白你爲什麽要我这样做。”她说。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看一看你的身体。可以吗?”我告诉她。

    她站在那里,几秒的时间,对我好像是几个世纪。然后,她慢慢的转身。站在那里,神情尴尬,两手捂着乳房。

    我坐在床上向她招手要她过来,等她,她稍爲犹疑下就过来了,站在我面前。

    我叫她把两手挪开,等了一会儿,她把双手稍稍挪开,迷人的乳尖和乳晕在指缝间乍现。就在那里,我第一次正面见到她一双乳峰,巍峨耸峙,一览无遗。

    那一双乳又圆又大,饱满乳汁,她虽五十五岁了,可是她的乳房美极了,那是一对充满着母爱的乳房,和我女友们坚实而年轻的乳房不一样。

    我想立刻去摸摸它,但害怕这样会吓怕妈,所以提起手慢慢的移动,让她明白到我想要摸她。

    我的指头贴着她的乳晕绕了一圈,却没有碰她的乳尖。她全身直哆嗦着,却仍站着不动,眼睛朝天,不看我和摸抚她的手。

    “不用怕。”我说着,轻轻抓住她捂着乳房的双手,把它完全挪开,由我的双手代替她守护那神圣的峰峦。

    我没有盖住她的乳房或是什麽,只是爱抚,放得很轻,很从容,然后摸她的乳尖,都己经坚挺起来,和别的女人一样。

    我不知道一下步会做什麽。说得準确点,我不知道妈会让我放肆到什麽地步。不过我知道,当时我最想做的就是吮妈的乳头!

    我对妈用平和的语气和她说话,请她坐下来,然后静静地等待她反应。她听我的话,在我身旁坐下,两手不期然又护住胸前双峰。我对她说你最好躺下来,躺在床上,不要捂住乳房,都已给我看过了。此时,她转过头来看着我,四目相投,她没作声,只是看着我的眼神有点困惑。

    我等她说话,想象要和我说些什麽道理,不过她什麽也没和我说,反而照我说的做了。她脱掉凉鞋躺在床上。我不知道爲什麽会有这个想法:她如果上床前脱鞋,我就有希望了。我的希望是什麽?欣赏妈妈的裸体?和妈妈做爱?

    我俯下身子贴近她,两手覆盖着她的乳房开始犘挲,她的乳尖坚挺的抵住我掌心。她直看着我,眼睛对着眼睛没躲闪过,女人在床上被我这样看,通常会躲开我的眼睛或闭上眼,老妈却定睛看着我,于是,我也在她身旁躺下。

    不过和妈睡在一张床上,还是有些尴尬,我竟不知跟着做些什麽,于是任让天性作主,我的嘴巴找到她的乳头,开始吮妈的乳头,另一个乳头用指头捏弄。

    她呻吟了,不是大声叫唤,而是轻轻的哼,多麽的感性,十二分情色。爱抚了一会儿,把手移过隔邻的乳头,又是摩挲又是搓撚。妈的歎息愈来愈重,把手放在我头上,用手指抚摸我的头发。

    在寂静之中,我吸吮她的乳头,她抚摸我的头发,良久,她的泪水滴在我的脸上,才发现她哭了。
    我没说话,恐怕说错什麽,我先自己拉下裤子的拉炼,因爲我的鸡巴涨的受不了了,接着我从妈的乳房吻上去,直吻到她的脸儿。

    我抹掉她的泪,爱抚她的脸,在她脸上每一寸肌肤,轻轻的啄下去。吻到她的唇儿,她打了个战,我轻轻的和她接吻,可是我试一下把我的尖头放进她嘴里,她就错过脸。

    我没有硬把舌头塞进去,回头再吻她的脸颊,和老妈一起躺在床上到现在,我的手没离开过她的双乳,轮流的捏着,爱抚着。她的反应和别的女人一样,两颗乳头己充实挺立。

    我揍近她的耳朵,悄声的对她说:“妈,你很美,"
    她不回话。我说:“妈,我要你,我好想要你。”

    我说的温柔和气,生怕得罪她。她把头转过来,拨开我的手,面向着我,对我说:“够了,到这爲止!”

    “我们才开始。”我说。

    “我们不能再下去了。”她说。

    “不行!妈,我停不了。”

    “不行,这样不对。就到此爲止,好吗?该睡觉了。”她说着眼泪又再从她脸上掉下来。

    我吻她,她侧过面要避开,但我追着她,终于给我吻上她的嘴儿。

    “那是最后一个吻,好吗?”她说。

    我对她说:“到了这个地步我哪能睡得着,我知道你也不想到此爲止,是吗?”

    我的手游到她裙下,把她的裙子逐寸掀起,直到在她紧紧合拢着的大腿的交会处,摸到她内裤,不由分说把手塞进她的内裤,在里面摸索起来

    “噢!不要,吉米,不要摸我,不要摸那个地方。”她说着,透身颤抖。

    我没听她的,将一根指头剌进她的“猫咪”里(英文俗语叫小屄做PUSSY)。

    我的天啊!她的小屄湿透了,好像是条流过的河。我爲之惊歎,以老妈的年纪来说,别的女人早要涂润滑剂,而她竟然那麽湿,我将中指一并插进去,开始用手指来肏我的亲妈。

    她口头说不,但她的身体背叛了她,向我降服没再抗议。
    我翻身下床。这一下动作令她爲之愕然,问我下床来做什麽?

    我对妈说,我要脱衣服。在她面前,我脱去T恤,裤子和内裤,我的大鸡巴弹跳而出,在她眼前晃动,她双眼却躲闪开了。

    我绝不耽搁时机,再上床来,打开她的大腿。我试着脱她内裤时,没有阻力,她甚至把屁股略爲提起来给我帮忙,这助长我了的胆量。

    我脱下她的内裤,慢慢欣赏着她小屄的景色,那里鬈毛丛生,看得出很少修剪,头发天然金黄,配上金毛小屄,并没有因年龄而变色,我妈真是罕见的极品!

    我提起她的大腿,把她的脚架在我肩上,妈的眼睛己闭上,满脸红晕。

    我吸了一口气,腹部向前一挺,我这儿子的大鸡巴,对準妈妈的小屄就肏进去了,顺势再顶几下,就全根没入妈妈的阴道里。

    当时就听到老妈的喉头哼起娇嗲的呻吟声,我就神魂颠倒了。

    我有心痛快的和她做爱,不过我没有莽动,只爲她是我的老妈,我只是用鸡巴肏着她,钉住她,动也不动。

    我拥抱着她,在她屄里面和她黏着,让她小屄的湿润和温热吞裹着我。

    顷刻我看到前所未见的情境,她全身开始不受控制般颤抖、摇摆,好像透不过气来,好像要呼出最后一口气一样。

    我看得出是个性高潮的反应,是我从没看过的情境,更未曾试过,也不会有过。

    看见自己的妈妈在自己的身下,被我这儿子的鸡巴肏的这样“来了”。想到这里自已也撑不住,不用抽插就在她屄里面射了。

    完事了我看她全身汗浸浸,但她的脸不再生紧,神情舒畅开了。

    我这才发觉我的鸡巴仍然坚硬地插在她屄里面,就放下她两条腿,压在她上面,十指和她紧扣。我感觉到她的乳房贴着我的胸,她的腿盘缠着我,想法子吸住我,把鸡巴留在她屄里面,愈深入愈好。

    这个交合的位置叫我畅快,我也明白妈原来喜欢这样子。于是,我在她上面仗着鸡巴还有的硬度,轻抽快插,感觉妈妈的小屄越夹越紧,惊讶老妈的小屄有上佳的弹性。这时妈把嘴巴贴在我的耳边悄声说:“不要停,使点劲。”

    我吻她唇儿找她的舌头,她回吻舌吐着我的舌头。我们激情地互吻,找着一个做爱的韵律,我们放慢着,从容不急的肏着,享受着每一个动作,做一个香甜美丽的爱。

    这是梅开二度,本应多享受这美好的时刻,可是我们两个谁也顶不住,很快就激烈的疯狂起来,老妈她高潮不断,我也狂射不已,我们倒在对方的怀里,妈妈和儿子紧紧地搂着睡着了。

    多讽刺,三人间里有三张床,我们两个却同睡在一张单人床上。

    第二天清早,醒来妈不在身边,在旅馆餐厅找到她,她独个儿吃早饭。一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就感到那里不对劲了。

    她说声早,就低头继续看着咖啡杯,我也没敢多说话,我们随即离开旅馆再上路。

    在车上,我忍不住开口说话。

    “妈,有什麽事,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吧。”

    “我们没话好说。”她一句就打住。

    “你说什麽?我们做过的事……”

    “不要再提这事。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都有需要,我们做了,做过是做过,不过以后不会再做,明白吗?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不要和别人说,答应我,不要再提起这件事。”

    我哑口无言。

    我并无预谋过要和妈发生关系,或是对她心存不轨,正如妈说,发生了就发生了,不会有下次。

    我有过不少雾水情缘,都是萍水相逢,之后不相来往,没有下文的,我不知道是否应该把和妈上过床这件事叫做“雾水情缘”。因爲她是我的妈妈,和她发生了性关系之后,我仍要见她,比互不认识更尴尬,甚至有点内疚。

    不过,我还是憧憬着这段近乎不可能的情缘,不甘心就此划上句号。心想总会有下文吧?虽然不知道会怎样发生,但我相信一定会发生。

    “听到我说吗?答应我吗?”她打断我的思路。

    “答应。”我能说什麽,她是我妈哟。这是我们最后一句谈话。一路上我们默默无言,直到中午,来到姨妈家里。

    到达后,妈马上换上更衣,与姨母谈兴不休。我们在姨妈家坐几个锺个,就到旅馆休息。姨父安排了一切,我和妈各住一个房间,到婚礼时才离开。

    婚礼后是宴会,我没心情跳舞和泡妞,独个儿留在自己的位子,没走开过。妈妈与姨父和别的男人跳舞,尽力叫自己看起来没事,整个晚上,我都盯住她。

    有一两次,我们的眼神偶然相遇,捕捉到她脸上极爲迷惘,不安的心情。遮掩不住的,是她骨子里打量着我的神情。

    舞会未完妈就说要走了,妈对姨父说她旅途疲倦,明天还要赶路回家。

    回到旅馆,她问我明天何时起程,就说上午。独自回去房间,整个晚上辗转反侧,搜索枯肠,爲这两天发生的事找个解释。

    第二天气氛更糟,我们整天同困在车厢里。倏地,我们不知道如何相处,尴尴尬尬,浑身不舒服,每一次我们想要开口说话,总是说不出来。

    终于我们放弃了,在归家路上默然不语,漫漫长路,回到爸妈家里己是上晚上七时。我在门前放下妈就走了,我不想见到爸爸。

    (三)食髓知味
     
     
    男女之间发生过性关系,要在心里埋葬了它,原来是不容易。有过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和老妈也一样。

    自那个礼拜天晚上,送老妈回到家门,我们再没有见面,也没谈话。只有两次,爸爸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回去吃饭。两次都找个藉口推了。我明白妈妈不好意思和我再相见,所以不想勉强她,让她爲难。我也下了个结论;她是我的妈妈,幻想着和她男欢女爱,不切实际。

    一次偶发的事件只能回味,不能重演,不过,一直以来脑袋里老是盘旋着老妈的影子。第二个礼拜,我决定不再想她,又四出猎豔,寻开心去了。

    除了和妈上过一次床外,己一个月不知“肉”味,我差不多做了个禁欲主义者。我要赶快找个女友,有了女友就会把老妈快点忘掉。

    可是,运气不佳,没遇上能上眼的。
    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是月中的一个周末,大概下午一点,百无聊赖,只穿着裤头,摊在沙发上看报纸。

    门铃响了,我问是谁?门外的人说“是我!”
    我一听就认出是老妈的声音,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开门。

    “早啊!”她说。

    “不早了,下午一点了。”

    “我可以进来吗?”

    “噢,当然可以。”我稍爲退后,侧身让开路。她进来的时候,和我擦肩而过。

    她进来,四围探视,说:“不打扰你吗?”

    “我没事做。”我装成懒洋洋的样子。

    她出其不意驾临,我竟然有些儿紧张。从前怕她抓到我和别的女孩子上床,所以我坚持不要她来我家的原因。

    我心情紧张心跳加促,不是心虚,而是预感到有事要发生。我看她的神情,和她谈吐举止,在最小的骨节眼里,就知道她的心情很靓很好。

    另一件怪事是,在这穿T恤也会满身汗的大热天里,没风没雨她却穿着风衣来,着实令人奇怪。

    进到客厅,我请她坐她不坐,反要我坐。我坐在沙发上,她站在我面前,再次问我:“只有你一个在家?没别的人?”

    “都说了,只有我一个人。”

    我意味到有些事情将要发生,不过,我以爲她想和我说话而已。她站着片刻,低头看着地板。

    我等她说话,然后她脱掉外衣,露出一身薄薄的夏季衣裙。我看到布料隆起处她乳房的形状,微微的下垂,两颗乳尖,在衬衣下突起,若隐若现。第一、二颗钮扣没扣上,露出深不可测的乳沟。

    她上面真空,没戴乳罩,下面有没有穿内裤,我看不见。现在作兴些无痕内裤,让人摸着女人的“底”,除此之外,她只穿上一双凉鞋。

    她直看着我,与我四目交彙说:“如果你不想要我,叫我走开就可以。不过,我以爲你会喜欢替我剥乳罩,像上次一样。”

    “妈,上次你有戴,现在你没戴乳罩。”我认真的回答她。

    “是吗?噢,是的。那麽,我要你帮我做别的。”说着,她开始以极度诱惑的姿势,拉起裙子,裙摆下,一双玉腿徐徐暴露。

    不过,最大的惊喜在后头,她对我绽出淫蕩的笑容,然后将裙子一下就揭起,让我看她没穿内裤,而且把阴毛剃光净了,变成只“白虎”,看到老妈这个样子真让我吃了一惊,说不出话来。

    她说:“我以爲你喜欢我这样子,这样可以解决你问题吗?”
    她指着我勃起的鸡巴,此时我那鸡巴已从裤裆间那缝儿钻了出来。

    她那麽一指,令我登时异常尴尬,马上用手捂着,看来想做爱的不只是我一个。

    妈妈一直拉高裙子,让她干净的小屄和我的视线同一水平,让我正面无遮的看个饱。我向她招招手,拍一拍身旁的位置,妈就坐在我身边。

    我伸过手去,搭住她的腰,揽着她,她就向我倒过来,二话不说就吻她。她立刻反应,回吻给我。我们嘴对嘴互相吸住,正想可以和她来个湿吻,她就推开我,说:“慢着。”

    她想干什麽?又反悔了?我毫无头绪的看着她。她对我笑一笑,说:“儿子,如果你想和妈做爱,现在就来肏我。”

    我第一次听到妈妈说“肏我”这麽粗俗不文的字眼。不过我知道她不是开玩笑,喜极加激动,脱掉裤头,立即上马。妈妈把裙子翻起,打开大腿,让我趴在她身上,让我的大鸡巴一下肏进她的湿屄里。

    她小屄别来无恙,一样的濡湿,我不必再挑逗催情,她已欲火中烧了,我只顾拼命的肏她,不想到其他的事了。

    我知道和妈妈做爱,应该要特别温柔体贴,但是她似乎不介意我的急色,她乐在其中,比我更觉享受,差不多叫唤起来。

    听到我们的肉体相碰的声音、加上老妈呻吟、浪叫,连我自己也觉得太淫蕩了。我猛肏了不多时,就忍不住,浓浓的精液射进妈妈的小屄里。信不信由你,她来了两个高潮,是她告诉我的。

    高潮落下,我的鸡巴仍插在妈的屄里面,和她拥抱着,不愿退出来,享受着做爱之后的余炽。此时,大家都需要喘息一下。

    歇息之后,她说去我的睡房,我说当然可以。

    扶起她软绵绵的身子,拥在怀里,她看见我的鸡巴雄纠纠的翘起,抵住她的大腿,有点羞答答。她衣裙淩乱,也不整理,就随着我,走入我的睡房,她叫我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心跳得更厉害,等待好戏上演。

    老妈弯腰脱掉凉鞋,裙子,一丝不挂的来到床前。她赤裸的胴体逐步迫近,我不能不看她。

    她不只脱掉衣衫,而且耻丘光滑无毛,我从来没想像过老妈的小猫儿会没有毛发,那是她给我最赤裸的照面。

    她上了床,拿起我的鸡巴在手里,我心里想,妈呀,不要替我“打飞机”,我要把它插到你屄里面去。她触摸它,轻吻它,将我两颗睾丸放在手里爱抚着,顺着鸡巴的起势上下来回的套弄揉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