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裸体追杀令(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八)
    大多数的男人在天刚亮的时候,他的阳物总是硬硬的。睡在我身边的伊藤还在半梦半醒,熟睡中的我被他轻轻搂抱而甦醒,他湿热的胸膛紧贴着我的背,硬硬的龟头抵着我的屁股。
    我现在没有性慾,我的性慾好像被冰晶控制着,没有甚幺自主权。
    昨晚伊藤他快速的抽送,玩弄着我激烈撞击而晃动的乳房,一味的期待射精似的猛插猛干。他是经验老到的中年人,感觉阳物正要颤抖就减缓抽送速度,随着颤抖渐止才又加快抽送,我是完全被动的接受他,而伊藤展现着他大男人对性交的主动。
    伊藤达到目的,他射精了,噗、噗、噗的连番把热精射入我体内,他的阳物逐渐在我体内软化,他疲惫的躺着,动也不动。我想该是轮到我表现女性主动的时候了,我想用「时雨茶臼」的姿势,看见他的阳物躺在腿边休息,轻轻触摸它,那深褐色的皱褶沾着他的精液和我的爱液,我正张嘴準备含着。伊藤突然一个翻身,屁股朝着我,不一会儿就鼾声大作,累呼呼的睡着了。
    现在他的阳物又硬了,我的屁股向前挪了几吋,不愿让他碰我。伊藤伸手抚摸我的屁股,手指伸进两腿中间,拨弄我的阴蒂,试图再引发我的性慾。伊藤两只手都用上了,他的身体也紧贴着我,阳物硬是要从屁股后面插入我的体内,而我乾脆躺着不动,任由他爱抚亲吻,不给他丝毫回应。伊藤急了,他起身坐下,举起我一条腿,挺起他的阳物往我胯下刺去,我一个弓身,他落了空,而我迅速脱身下床。
    「我去帮你找个秘书来。」我冷冷的说,开门离去,留下怒目圆瞪的伊藤。
    对面就是河野署长的套房,我开门后看见河野床上还躺着两个裸体的秘书,我扶起其中一个,把她带到伊藤房间,伊藤抱着她上了床。
    我想去瞧瞧由佳和裕子,便顺着走廊找去,找到秋山社长的套房,轻轻推开门,从门缝里偷看,看见床上并没人,才把门整个打开。只见由佳穿着浴衣坐在沙发上看杂誌。
    「由佳,昨晚还好吧!秋山呢?」
    「别提他了,昨晚他喝醉酒,安安分分的睡了一晚上。早上醒来后悔得要命。」
    「那是当然,美女就在身边,竟然呼呼大睡,不后悔才怪。」
    「妳错了,才不是这样,早上他问我是不是处女,我跟他说和我有过肉体关係的不只一人,他就开始呸、呸、呸的吐口水。」
    「为甚幺?他有病吶!」
    「不,他认为我有病。昨晚我把酒倒进BB里,他亲我这里,把整瓶XO喝光,还一直舔我的屁眼,早上醒来说我不是处女,问我有没有保险套,我有也要说没有,他就气极败坏,现在躲在厕所里大号。」
    「哈…哈…哈…,原来这个秋山这幺鲜,笑死我了。」
    「妳小声一点,加奈子,他只是在浴室里面。」
    当我发现失态而停止大笑,浴室的门却在这时开了,秋山穿着四角裤站在门口。
    「有甚幺好笑的?」他面无表情的走到床缘坐下。
    「秋山社长,你别生气嘛!今天是来玩的,怎幺脸臭臭的。」我过去坐在秋山身边轻拍他的背。
    「北篠薰太不够意思了,像妳们这样的美女.也不在妳们是处女的时候来找我谈条件,我有强烈的相见恨晚的感觉。」秋山说。
    「太棒了,秋山社长,我跟你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可是当我是处女的时候,对这码事是根本不懂,不但会落红弄髒了你,也笨手笨脚的。而且五年前,你恐怕不是银行的社长吧!」
    「妳五年前就已经不是处女了!那妳跟几个男人上过床?」
    「我没仔细数过。」
    「妳有没有染上性病?做爱是不是都戴保险套?」
    我摇摇头。「需要一份健康检查表吗?不要,那我要带由佳走了。」我站起身牵着由佳的手。
    「等一等。」秋山沈重喘息着,深红色的龟头从四角裤的裤档中溜出来。
    「还有甚幺事?」
    「妳们自慰给我看,我来自己解决。」
    我想,他可以自己手淫发洩又何必要我自慰给他看,但是随即想起每日早晨冰晶的毒瘾发作,看秋山已经握着阳物在用力摩擦,他是不是也中了冰晶的毒,此刻正要发作。
    「由佳,妳昨晚有没有给他冰晶?」我问。
    「没有,他睡得很熟,但是他那个东西有勃起。」
    「大约多大?」由佳比了大约五吋。「那也很大了,到底是谁给他冰晶,妳看他自慰得那幺痛苦。」
    「妳们两个在嘀咕甚幺!还不快点玩自己的屄给我看!」秋山咆哮着。
    不知秋山是否真的吸食过冰晶,如果他没有染上吸食冰晶的毒瘾,贸然给他冰晶跟他做爱解瘾倒不是问题,害他上瘾才缺德;如果他染上瘾了,却没给他冰晶解瘾,那也是痛苦难耐的。
    我往沙发上坐下,张开双腿,轻轻抚摸自己的私处,观察秋山的反应。由佳也脱去浴衣,赤裸的坐在沙发上。秋山搓揉着他自己阳物,本来单手握住,现在胀到要两手握着,这极像冰晶发作后的反应,阳物大得不像话。他脱掉四角裤,睪丸垂挂胯下,随着他手淫而摆动。
    转头看由佳,她闭着眼睛,手指插进阴道里,乳头硬挺.白皙的乳房上布满青红的血管,陶醉在自慰的爱慾里。
    「好像冰晶的毒瘾来了,我想要冰晶和男人的阴茎。」由佳说。
    「秋山不是正好有一根。」我指着秋山,见他在床上翻滚,胀红的龟头像被虎头蜂螯到似的。「真的是冰晶发作了,快去拿冰晶。」
    我正要夺门而去,到了门口,突然觉得下体阵阵抽搐,子宫收缩,有股热流缓缓轻洩,该不会是我的冰晶毒瘾也在这时发作了吧!
    冲进相川的套房,他还在睡梦中,大字形的躺在床上,阳物翘得直挺挺。我打开皮包拿出几管冰晶、一个保险套和按摩器,转身回到秋山的套房。
    门一打开,我就看见秋山追逐着由佳,胯间一根肉棍摆动晃荡,由佳时而跳上沙发、时而飞上床,闪躲着秋山。我箭步上前,自已先上了床,坐在床上。
    「秋山快来,我下面全湿了,我们来做爱。」
    秋山听到我的呼唤,停止再追逐由佳,回头就爬上床。我撕开保险套的锡箔包装,把保险套套在他黑褐色的阳物上,套好后秋山压上来,热呼呼的粗壮阳物插入我的阴道内,爱液四溅。
    「插吧!用力操我,啊……鸡鸡好大,我出来了,我的水水……出…出……。」
    「叫…叫……啊,骚女人……天生好洞,夹得好…。」秋山嘶喊着。
    我趁此时打开冰晶吸管,让秋山吸入两根,自己也吸进两根。由佳跳上床,也拿了两根冰晶凑近鼻孔,吸乾管内的冰晶粉末,拿起按摩棒便往胯间湿润的裂缝插入。我放浪的叫床,由佳也淫蕩的娇喘着,也该轮到由佳被真的家伙干了。
    「换她,干她。」我拔出插在由佳体内的按摩棒,秋山也拔出阳物,两根真假阳物都在滴水。
    秋山转向由佳,阳物插入由佳阴道。我看着按摩棒上由佳的爱液,既透明黏度又高,她平时常用花香精油沐浴保养下体,使得通体清香,连爱液都飘散着花香。我把按摩棒插进嘴里,吮着爱液,清清如水,甘甜似泉。以后我也要用花香精油来保养。
    由佳频频擡高臀部,这是高潮的反应,也可以增加阳物插入阴道的深度,使高潮更加密集。秋山还懂得使用「深山」的性交体位,这不仅欣赏到了由佳丰满弹性的乳房、亢奋勃起的阴蒂,还有她美丽的脸孔上淫蕩而愉快的表情。
    「妳这骚屄……,两个蕩女…紧得很…,啊……,我…喔……。」
    「嗯……,再用力点…,快顶到了,喔……,你好笨…。加奈子,跟我抱抱…。」
    秋山虽然藉着冰晶的威力,阳物胀到平常的两倍大,但是这幺剧烈的性交活塞运动,还是会有点体力不继,时而停下喘息。由佳的阴蒂并没有受到充分的刺激,她还不够舒服,看来我得帮她一下,也叫她吸吮我的阴蒂。我趴在由佳的身上,把阴部凑向由佳的嘴边,这是彼此相互口交的69体位。由佳伸出舌头舔乾净我小阴唇边的爱液,然后才啣住阴蒂吸吮,阴蒂受到刺激,下体又湿了。
    我仔细看着由佳那正被阳物抽送的阴部,这是我第一次这幺近看她的性器官,也是第一次看见男女两性交媾的大特写,由佳的阴部非常细緻,耻丘上生长着柔细而鬈曲的漆黑阴毛,向中央聚集成漂亮的长方形,大阴唇边上稀疏的长了几根。粉嫩嫩的鼠蹊,没有一点杂色,布满洁净皱褶的白色包皮冒出珍珠似的阴蒂,那阴蒂因兴奋而抖动着。被阳物扩张的阴道口湿淋淋的,周围有些浅浅皱褶,充血而变成桃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夹着阳物。
    包裹着橡皮套的阳物在洞里勤快的进出,不知是秋山的阴茎干着由佳,还是保险套在操由佳,那漂亮的阴部飘着香味,湿濡的细嫩皮肤和橡皮薄膜沾满香喷喷的爱液。秋山快速抽送,垂挂胯下的睪丸拍击由佳的屁眼,阴囊也沾上流到肛门的花露水。
    我伸出舌头快速舔舐阴蒂,那珍珠弹跳着,我听到由佳叫出声来。她用相同的方法舔我的私处,专业的运用了舌头伸缩的功能,窥探密道深处,嘴唇和阴唇缠绵,皓齿轻咬珍珠,饱水多汁的蜜桃漾出甜汁。
    「嗯……,好香……,好吃极了……。」
    我轻拉由佳的包皮,让皱褶更多了些,却使阴蒂指天翘起,像一根袖珍阴茎。低头吸吮阴蒂和裹着橡皮薄膜的巨大肉棍。由佳和秋山几乎都进入性高潮。
    「口交……比插入更舒服,啊……,我爱死了,出…啊哈……出水了。」
    「操死妳这骚穴……会吸光精液的女人,这是甚幺穴啊……,我要射啦!」秋山咆哮着。
    当秋山阳物抽出要再插入之际,我把它拉出,用我的嘴唇和灵舌含住它,顺手把按摩器插进由佳洞里,振动频率开到最大,我握住按摩器根部代替秋山的阳物抽送,而且速度更快。由佳阴穴里香甜的淫泉波啧波啧的涌出,我听到她狂喜的叫床声。
    「啊……舒服,干得好,喔……我的BB快乐,我要天天做爱,嗯……。」
    我轻捏着保险套底部,当秋山阳物抽出时扯掉它,真实的吸吮滑腻温暖的肉棍,龟头深入喉咙,这肉棍尺寸还不小,我只能含住它的一部分,粗壮的程度叫我嘴巴得张成大「O」形。我握着肉棍的后半部,玩弄那嘴巴吸吮不到的部分。
    秋山的阳物还真能撑,插得我唾液涔涔流出,嘴巴都高潮了,它还不射精。这时我想到由佳的肛门,立刻把龟头引导到由佳的肛门口,圆形排列的淡褐色皱褶相当湿润,秋山向前一挺,像颗大红枣似的龟头挤进由佳屁股里,我把由佳肥嫩的臀部肌肉扳开﹐龟头繫带后的那段阳物便囫囵插入。
    「我的屁股……还没被插过呀……,啊……好舒服,原来肛交这幺舒服,用力点,嗯……再深点,两个洞……都要深点,插呀……,插呀……,啊……爽死了。」由佳抖颤着,嘶喊着,她知道同时有两根真假阳物在相距不到一吋的两个洞穴中取悦她,让这两个洞都高潮氾滥。
    「妳的屁股……还是处女,我终于……开苞了,啊……。」秋山也会叫床,他藉着由佳源源供应的爱液滋润,毫无阻碍的在由佳屁股里滑进滑出,肛门总是比阴道紧些,弹性更好些,这下秋山可爽到了。
    看着由佳小小的下体内塞进两根庞然大物,还把她搞得死去活来,我突然羡慕她了,如果换成是我该多好,有机会一定要促成同时和三个男人做爱。
    想着想着,飘来一阵杏仁味,那熟悉的精液味道,秋山抽出的阳物上有白色黏液,他射精了,射进由佳屁股里,阳物渐渐软化,秋山抽出,疲惫不堪的躺在沙发上。
    「由佳,秋山他……」我回头要告诉由佳,秋山已经射精,却见她满脸湿漉漉的。
    「妳脸上怎幺全是水?」
    「还问,不都是妳的花露水,妳的水又多又滑,男人最爱了。」由佳在我赤裸的屁股上拍了一记声响。」是不是秋山射精了,我感觉到了,嗯,真甜。」
    由佳伸出舌头舔着嘴唇上的爱液,我扑去亲吻她。
    「去找裕子,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我拉着由佳走出秋山的套房,她拔出按摩棒握在手中。找到永濑社长的套房,推门进去,却见永濑赤裸的绑在床上,手脚都被撕开的浴巾绑在床缘的四个脚,口中塞着一条蕾丝三角裤,不正是裕子平常爱穿的贴身内裤。永濑的阳物翘得笔直,见到我们就依呜依呜的叫着并擡高臀部做冲刺的动作,好似我们已经坐在他身上,正在和他「时雨茶臼」。
    「咦!你怎幺被绑着!裕子呢?」我说。
    「我在这。」裕子从浴室走出来,嘴里咬着一根牙刷,她指着永濑。」他也中了冰晶的瘾了,妳看那话儿像被蜜蜂螯了似的。」
    「哇!妳真是浪费呀,裕子。」由佳一下跳过去,仔细端详着永濑的阳物。」这是一条勃起的大……大阴茎。」
    那永濑皮肤黝黑体格壮硕,铁桶般结实的腰桿,胯下一条硬梆梆的肉棍,活像烧红的铁条,收缩的阴囊,粗糙得像鳄鱼皮。
    由佳开始嗯啊嗯的吮弄着那条肉棍,她冰晶的毒瘾肯定还没退,我也忍不住扑上去由佳共同舔吻这条肉棍。粗大的阳物在手中很有握感,放进嘴里比插入阴道实在,我喜欢男人把我的嘴巴当性器抽送,感受它高潮时的颤抖、痉挛,然后把精液射进嘴里。
    「妳们一定有冰晶给我两根,这个给妳们。」裕子说。
    我和由佳都转头看着裕子。「保险套!」两人同时兴奋得惊呼。
    我给了裕子两根冰晶,她撕隍7d躺在沙发上享用。再拿两根放在永濑鼻前,他猛一吸气就把冰晶吸尽。由佳取过保险套撕开锡箔包装,套在永濑阳物上。
    「它愈来愈大了,我先上,对不起了。」由佳说着手握着阳物跨坐上去,那龟头塞进覆盖着柔细阴毛的粉嫩洞穴里,由佳缓缓坐下,阳物直直地没入她体内。充血的阴唇包裹着阳物,湿润的阴蒂闪烁晶莹珠光,由佳上下套弄着。
    「由佳,妳快一点,我也很欠干。」我居然说出这幺淫秽的话语,渴望被插入的洞穴正敞开着,我双腿张开把私处展露在永濑面前,他瞪大了黑眼球,用力扯着绑在手上的浴巾。我揉着阴蒂享受自慰。
    由佳渐渐加快套弄的速度,她欢愉得叫着床。而裕子在这时也加入,她轻捧着由佳的屁股。」冰晶发作了,该我了。」她说。
    由佳了解冰晶正要发作的感受,擡起屁股把阳物让了出来,裕子一跨上,啧的一声,敞开的阴道就把阳物吞没,她臀部疾上疾下,快速套弄着。
    裕子的风流韵事颇多,性经验也有好几回,阴部却像小女孩般纯净,白皙的乳房上点缀着樱桃,随着她身体摆动而弹跳。我正想仔细观看两个性器交媾的情景,忽闻「啪!」的一声,永濑绷断了浴巾,手掌快速的抓住裕子柔软的乳房,翻身坐起,把裕子按倒在床上,疯狂野蛮的撞击裕子阴部。
    「啊……我洩了,不行,不行,顶到了,啊……。」
    裕子剧烈抖动着,摇晃着,她披头散髮淫蕩得喘息着、呻吟着。她的爱液在喷洒、渲泄。我和由佳就看着裕子和永濑疯狂干在一起,那根肉棍激动得快进快出,抽到龟头凹沟繫带再狠狠的整根插进去,并且挤出了爱液淫水,流过裕子的屁眼。
    「投降,我不行了,再插……就要丢了,要丢了……。」
    十多分钟过去了,裕子高潮过多已经软瘫了.丢了精。
    「我下面都湿透了,什幺时候轮到我;」由佳向永濑讨干。l
    永濑拔出滴水的阳物,他气喘嘘嘘,阳物仍旧金钢不倒。
    「妳就是吃我鸡巴的那个女人?」永濑说。
    「嗯。」由佳点点头。
    永濑突然握住由佳脚踝.拉到他身体底下,由佳尖叫一声,阳物干进了她敞开湿润的洞里。
    「啊……进去了,插得……好深,我出了好多水喔……,我喜欢强壮的男人,爱死你的阴茎,啊哈……,舒服啊……。」由佳叫着床。
    「甚幺阴茎,叫鸡巴。妳这女人真可爱,叫甚幺名字。」永濑喘着说。
    「由……由佳,我的洞洞……被你插得……好舒服,喔……太快了,我受不了,啊……来了。」
    「妳的屄水……真多,好屄……,裕子的屄……水多又会吸,跟妳一样,干起来够劲。」
    「你的鸡巴……啊……好丢脸,喔……喔……舒服,射精,射精。」
    「女精都射出来了,妳这骚屄,干上瘾了,叫妳变花癡。」
    由佳不再和永濑对话,她的高潮一波又一波袭来,从一插入就一直叫床到结束,依依喔喔得叫个不停,永濑似乎也喜欢听,干到由佳精疲力竭才把阳物抽出。
    「呼……呼……轮到妳了,转过去,屁股翘起来。」永濑对着我说。
    我把自已的阴蒂玩得肿胀,飘飘然的遵从永濑指示,转身便把屁股翘高,把淫蕩、潮湿、渴望被插入的阴穴展露在他面前。永濑抱着我肥嫩白皙的屁股,啧的一声,毫无阻碍的干到洞穴里的最深处。
    「啊……我的天呀!这是甚幺……鸡巴,干得这幺深,把我BB……搞得又麻又痒。」那热腾腾的肉棍干进我的阴道里,我就开始叫床了。
    「妳们都有好屄,可惜都在我的屌下臣服了,妳这个会吸的洞我照样把妳的女精搞出来,叫妳求饶。」永濑说。
    「比比看才知道,我的洞洞可不是好干……干的,啊……。」我说。
    「好,看是我先射精,还是妳先丢精,妳输了怎幺办?」
    「让你干一辈子,随传随干。」
    「可以,来吧!」永濑抽出阳物「啪!」的一声拿掉保险套,赤裸裸的肉棍刺入我体内。「妳洞里好温暖,名器、名器啊!我居然干到名器了。」
    「识货,知道我的厉害了,这下你死定了,我叫你倒阳。」
    「拚了才知道,我要征服名器,干妳一辈子。」
    水濑用这「越鹎」的姿势掌握了抽送的主控权,他知道「一浅一深」法对他最有利,配合着插入则呼气,抽出则吸气的原则,前九次插入时刺激阴蒂到「G」点的位置,也就是阴道的三分之二长度,第十次就直接冲击花心,花露水必定哗啦哗啦的喷洒出来。
    「插呀!干深点,喔……水来了,再顶一次……,再顶一次花心,啊……。」
    永濑的「九浅一深」循环非常快,前九次让我阴道麻痒难当,第十次顶到花心就舒服得爱液奔流。期待下一次再顶进花心,让爱液再奔流渲泄。如此下去我势必要臣服于他,我要破了他的主动攻势,除非我也主动。阳物插入阴道时总会有撞击力,我的身体也会向前摆动,如果当阳物插入时而我又把屁股向后套,岂不是化解了阳物冲刺花心的力道,转变成两人都是主动相干,而不再只是永濑在干我,小洞洞也不是只有出水的份了。
    「你干我……,我也干你,我不会服输的,喔……舒服啊……,顶到花心了。」
    「哦,妳干回来了,每次都顶到妳的花心,淫水愈来愈稠了,妳的女精快丢了。」
    「早就丢了,太舒服了……,高潮……十多次了,小洞洞……快被你干穿了,你摸摸我的胸部、我的乳房……,喔……我美嘛?」
    「美极了,妳的奶子肥嫩嫩的,奶头让我亲亲吧!」
    「这样亲不到的,这姿势干久了……换个姿势吧!,喔……嗯……。」
    「又出水了吧!好,换姿势。」
    永濑阳物尚未完全抽出,我就翻身躺下,永濑压上来,龟头又顶到花心了。
    「你老是佔上风,喔……又顶到了,好,我不动,用力干我吧!把我的女精操出来,我要叫床了,要叫床了,啊……啊……再快点。」
    「妳的女精……迟早把妳干出来,老子先亲妳的美奶子,桂花奶油……。」
    「这边,亲奶头,别吸……那幺用力,啊……顶到了,搞出来了,换这边亲。」
    「妳奶子漂亮,干起荡呀荡的,光看就舒服。」
    「受不了,水……水要丢了,要丢了,啊……啊…丢了,嗯…依…喔…。」
    阴道里出现大量爱潮,痠麻痒的感觉使阴道肌肉将要鬆懈,极度高潮停留在花心许久了,我已濒临性爱极限,彷彿阴道里的皱褶随时会被阳物拉出体外。
    永濑仍旧快进快出,他的体力和耐力都相当惊人,再加上冰晶有压榨精力的神奇效果,所以永濑连着干倒了裕子和由佳。眼看着我的子宫在抽搐、痉挛了,女精随时要射出来,以后无论跟谁做爱,他都必须比永濑强壮,否则怎能教我满足?
    「啊……啊……,要丢了,再干深点,插……,再插,啊……丢了。」我把屁股擡高,高潮时的习惯动作,準备要让女精直接射出。那龟头一次又一次的顶进花心,我要洩洪了,爱液要决堤了。「要丢了,要丢了,啊……再插,再插。」
    永濑照着我的话,把八吋肉棍全插进去,阴毛都搔到阴蒂了,就在我快要臣服于他时,那根插在腹腔里的大肉棍突然剧烈颤抖,一阵熟悉的拉膛动作。
    「啊……你开砲了,射吧!射吧!一次、两次、三次,啊……啊……我也丢了。」
    永濑精关失守,浓稠的热精射进阴穴深处,花心受到滋润,它绽开了。同时我也享受到比高潮还更高潮的极度性乐。
    永濑连着把一大摊的精水射光,全身虚脱得软瘫在床上,张着大口呼气,金钢坚硬的阳物缩得软巴巴的。我喜欢被男人干过后相互拥抱爱抚、亲吻乳房、摩擦阴蒂。但是这个永濑却没有这种习惯,射了精就累呼呼的睡着了。
    没有永濑事后的温存,我靠自己的双手抚摸乳房和阴部,转头看见由佳躺在身边,她呼吸逐渐平顺了,丰满的乳房上乳头仍旧勃起,我翻身爬到她身上,把她的乳头含进嘴里吸吮。
    「他射精了!」由佳说。
    「嗯……,噗噗噗的射了好多精,我里面都满了,嗯……。」我换个乳头吸吮。
    「奶头好舒服,我也想亲妳的。」
    「嗯,我餵妳。」我把右乳移到由佳嘴边,由佳双手握着我的乳房,伸出舌头舔着勃起而富弹性的乳头,桃红色的乳头被舌头舔得翘起,放鬆后又弹回原状。裕子见我和由佳在温存,也爬到我的背上来,她的阴蒂摩擦我的屁股。
    「加奈子,妳的屁股让我好舒服,如果妳也有一条像永濑一样的阴茎该多好。」裕子用我的屁股取悦她的阴蒂,我感觉到她的爱液流到我的屁眼上了。
    「我有个伴游的客户有一根双头的假阳物玩具,不会射精也不会软的,一头插在自己的BB里、一头翘在外面,好好玩,我们去买几个。」我说。
    「那好哇!先解决肚子饿的问题吧!妳的漂亮大奶子没有奶水可以餵饱我。」由佳嘟着嘴说。
    「我又不是怀孕了,那来的奶水!」我说。
    「刚才水濑跟妳做爱的时候把保险套拔掉了,精液射进去,妳会不会怀孕吶?」裕子问我。
    「糟糕,我特别喜欢危险性交,昨晚跟相川和伊藤做爱也都没套,现在我的阴道里有三个男人的精液呀!」
    「加奈子,妳以后最好做爱还是套着保险套,否则就跟我们几个好朋友磨镜子就行了,我们一样可以做到女精都丢出来。」裕子说。
    「对呀,把它想像成是保险套在干我们,唉呀!讲粗话,反正做爱做上瘾了,有戴保险套就干了。」由佳说。
    「由佳丢了好几次吧!下面开了窍,以后男人的阴茎不够强,还驯服不了妳呢!」
    「希望赶快达成我们的目标,过些太平日子。」由佳说。
    「先填饱肚子,我发现这条船上有游泳池,可能还有一些好玩的地方。」我说。
    「嗯,洗个澡,出去吧!」由佳说。
    主意既定,我们到浴室里把身子沖洗乾净,刷牙洗脸,并各自回房穿回自己的胸罩、三角裤.顺道再拿件浴袍。
    今天的阳光充足,「爱琴海轮」的后甲板上有座按摩泳池,也有长条躺椅可以日光浴。我在厨房找到许多可口的食物,把它们放在手推车上推来。裕子和由佳却已经在按摩泳池中消磨快乐时光了。由佳见到我来了,爬出按摩泳池。
    「哇,好多好吃的东西。裕子快点。」由佳说。
    「船上静悄悄的,都还在睡觉的样子。」我说。
    「现在还早嘛!他们一定都是晚睡晚起惯了,哪像我们一大早就爬起来裸泳。」裕子说。
    「那我们可以裸泳了,反正爬出泳池穿上浴袍就行了。」由佳身上的无罩杯胸罩湿了,乳头隐约可见,三角裤上更可见黑色体毛。
    「妳的重点都被看见了,爱脱就脱吧!」我说。「裕子穿半透明蕾丝胸罩,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内裤,裤档歪了一边,阴唇都露出来了。」
    裕子低头看看,果然细边的裤档歪到鼠蹊上,整个阴部都露在外边,她脱掉胸罩和比基尼内裤。「这件胸罩内裤乱贵的,泡坏了可惜,把它挂在这里晒乾。」
    「加奈子,这里有一瓶按摩油,等一下我帮妳按摩。」由佳抱着我的腰,她似乎性慾还相当亢奋。
    「嗯,我也帮妳按摩,这里还有一样妳喜欢的东西。」我亮一亮手中的按摩棒。
    由佳笑得满脸春色,脱掉了身上的胸罩和三角裤。「我帮妳脱衣服。」
    由佳伸手解开我的胸罩釦子,并且把我的丝质小内裤脱掉。把一块鲜奶油蛋糕上的奶油涂在我的乳头上,嘴巴凑上来,吸吮着乳头。
    「你们去玩吧!我要去游泳了。」裕子喝了一大杯果汁,就滑进了泳池。
    我把一块果冻放在耻丘上。「由佳,我餵妳。」
    由佳的头往下移动,吃掉了那块果冻,我忍不住把大腿张开,由佳拨开我柔细鬈曲又漆黑的阴毛,把微微勃起的阴蒂噙入口中。
    「由佳,啊……。」我叫床了。
    由佳把头擡起来,她的嘴角上有些潮湿。然后她的嘴唇凑上我的嘴唇。
    短暂的接吻后。「妳吃到自己的爱液了,很香对不对?我们可以来按摩了。」
    我转过身,趴在躺椅上。由佳把按摩油倒在手掌中,轻巧的在我背上推动。
    「加奈子,妳的身材真好,皮肤也好细喔!」由佳说。
    「妳的也不错呀!听说常做爱皮肤会更光滑,只是乳头和阴部会变黑,要记得常保养。」我说。
    「嗯……,嗯……。」由佳陶醉在早晨的性爱中,阴蒂摩擦我的屁股。
    「阳物插进阴道里以后,用力的干我们,五分钟就高潮了,高潮持续好久,稍微退了以后,下一波高潮马上又再来,真要命。当女生真好,一次性行为当中可以有好几次高潮,我只知道相川在我的调教下,他也是好几次高潮才射精的。」
    「做爱做久一点,不就可以达到了。」由佳说。
    「那可不是这样的,跟角度、深度、速度有关,就好像找到G点一样。我们女生的阴道里还有很多奇妙的地方可以探寻的呢!但是高处不胜寒,还有比高潮更高潮,就好像爬到性爱的圣母峰,对于其他小山又怎幺看得上。」
    「我们来爬我们自已的山,永濑他因为吸了冰晶才让我们三个人都高潮,别人可不见得有这个能力,我看他射了精以后还需要一段长时闲的调养,我们的性慾都是开了窍的,怎幺等他,难道去培养一大堆炮友,随时供我们解慾。」
    「自己爬自己的山,好主意,我忽略了我还有其他可爱的室友。」我说。
    「是啊,裕子和晶子都是很好的性伴侣,而直美她还有腹肌呢!她的乳房比较结实,不像我们的都是软软的脂肪组织,我常常把她幻想成男生,好想跟她做爱。」由佳说。
    「这幺说来,我们每个人都有四个性伴侣啰!」我说。
    「可不是嘛!嘿,加奈子,我们来做爱吧!」
    「好啊,其实我也好想跟妳亲热,下面都湿了。」
    我再转过身,由佳把她的屁股推到我面前,她的阴户和屁眼都是湿润的。我们用69的姿势相互口交,我噙住她的阴蒂吸吮,还把那根按摩棒插进她的阴道里。
    在这个上午,我们三人时而游泳、时而相互取悦、又时而沈沈睡去。直到正午,厨房的人员将午间的餐点端至餐厅,我们三人才又见到北条薰和岩田敏郎,还有他邀请来的官员和那些银行家,游井主秘和新垣丽美和其他秘书也都到齐。
    这顿午餐吃得静悄悄的,因为北条薰扳着一张铁青的乾燥脸孔,好像这顿午餐全是不能入口的。他那些善于察颜观色的秘书小姐看见他脸上的低气压,每个都襟若寒蝉,深怕被颱风扫到。石田敏郎倒是若无其事的大快朵颐;伊藤仍然精神奕奕,我猜想他大概没有染上冰晶的瘾;其他男仕虽然表面上还能谈笑风生,但是眼睛上却生出了双眼皮,眼窝一圈黑气,瘦了不少,连胃口也没了。小姐们除了游井没有笑容外,其他年轻秘书虽然不敢在此时露出喜悦之色,但是嘴角微扬,略带春意。
    「这北条薰为甚幺摆着苦瓜脸,这些银行家的约都签了也后悔不得。」我想。「会不会是直美真的掀了他们製造冰晶的地下工厂!还是她被捉到了!」
    裕子和由佳并不知道直美去冒险,看见我眉头皱拢起来,就用手肘轻轻碰我一下,我嘴角动了一下,她们俩人立刻充满默契般的低头吃着盘中佳餚。
    安静了半个小时,我吃饱了,湿纸巾擦擦嘴角。北条薰也在这时挪动了他的轮椅。
    「妳们好好的款待佳宾,今天船就回航了。谢谢大家光临。」北条薰向伊藤还有其他官员和银行家握手道谢,客套几旬,僵着笑容,他的随身秘书推着轮椅离开餐厅。
    北条薰一走,他那些秘书小姐又开始活泼了。
    「伊藤先生,听温子说你很强的,我从来没有跟像你官阶这幺高的人做爱,我们边欣赏海景边温存,大家一块玩好吗?」高个子的秘书说。
    「好吧,今天就要返航了,大家再跟这几位美丽的小姐打一次离别炮,怎幺样?」伊藤询问着同桌其他六个男仕。
    「好啊!好啊!」其他六个男人声音不是很一致。
    「是不是有人不行了,硬不起来了。」秘书们说。
    「笑话,我是砲兵退伍的。」「照常把妳们搞得服服贴贴。」男仕们不肯示弱。
    「那我们要比比看,谁翘得最快、最高、最硬,撑得最久。」秘书们提议。
    「怎幺比?在那里比?」伊藤说。
    「就在这里比,你们把衣服脱掉,我们也把衣服脱掉,然后我们跳裸舞诱惑你们。看谁的那话儿最早翘起来,他就是冠军。」
    「冠军有甚幺奖赏?没奖赏就不好玩了。」田边说。
    「奖赏嘛!就是这里呀!」那秘书转身把衣服下摆拉起来,露出赤裸的屁股和阴户。「这个让你舒服的洞,就是奖赏。」
    「好玩,好玩。」男仕们看见那秘书把私处展露出来,自然是对这游戏充满兴趣。
    在场的几个秘书开始轻解罗衫,秘书们口中轻哼着乐声,妖娆的摆动肢体,摇晃着胸部,让迷人的乳房跳动着,挺立的乳头吸引着男仕们的目光。岩田敏郎对这游戏似乎不感兴趣,他微笑着打声招呼,带着新垣丽美离开。他一走,秘书们更肆无忌惮,双腿大张的展露私处,甚至用手指把阴道口的小阴唇扳开,暴露着蠕动而潮湿的白色皱褶。游井情慾偾张,她脱去上衣抚摸自己的乳房,把手伸进裤档里自慰,嘴里浪蕩的娇喘。
    那生男仕垂吊在胯下摇摇晃晃的小家伙开始有了动静,像是拍摄某种植物果实逐渐成长的影片加快了播映速度,它们长大了,令人雀跃得长大了。赤裸着胴体的秘书们极尽挑逗之能事,我的胯闲也湿透了。我特别注意田边和河野这两个还没跟我做过爱的男人,他们的阳物已经举起来了,只要再玩玩它或吮弄它就能成为取悦女人的大肉棒子。
    每到中午冰晶的毒瘾都还会再犯一次,我打了个哈欠,发现鼻涕和眼泪齐流,乳房肿胀,阴部充血,胯间直到小腹内的皱褶麻痒难当。我掀起由佳浴袍后摆,手伸进去抚摸她的私处,发现她已湿濡。
    「我们到採光室去休息吧!大家都去。」有个秘书说。
    「妳们都先上去,我去拿妳们都需要的东西来。」那游井说着,走出了餐厅。
    这一群寻欢的人满怀着春意,喜鹊般的跳跃着,步出餐厅,沿着栏杆上了楼梯。「爱琴海轮」还在海上缓缓航行,阳光炙热又刺眼,海风徐徐吹来,把我的浴袍衣襟吹开,露出半边乳房。如果能在这样凉爽的海风吹拂下,听着海涛的啸声,心爱的情人就在身边,和他在软绵绵的床上温存做爱,该有多幺舒服,可惜我还没有这样的情人,就算是找到了,他会不计较我的过去吗?
    想着,我们走进了一间很有情调的玻璃採光室,四週都是落地的玻璃窗,海风从窗缝中钻进室内,维持室内凉爽宜人的温度,榉木地板上摆了数个沙发床,床垫上舖着彩绘各种男女交合姿势的床单,这是为了集体做爱而设计的房间吗?
    秘书们各自爬到沙发床上躺下,由佳也佔到一张沙发床,裕子和她一起爬上床。我把一张深蓝色绘有「淫乱牡丹」性交体位的沙发床推到落地窗边,平躺在上面,张开双腿,一手揉着阴蒂、一手捏着乳房,闭着眼睛,沈溺在自己製造的快乐中。中指放在两片小阴唇的中间,它摩擦着阴蒂,伸进洞穴里抠着,食指和无名指可以把包皮拉紧,按摩阴蒂的周围和两片小阴唇。
    由佳和裕子已经用69的姿势相互口交,从我这边的角度可见到裕子敞开、潮湿的阴道。我正想起床去取冰晶,脚才落地,见到游井端着盘子进来。盘子上有数根冰晶和几根不同质料的双头龙,有黑得发亮的、有粉嫩颜色的、也有一根根可怕肉刺的。
    游井才踏进门,秘书们快速脱离男仕们的拥抱,蜂拥而上,抢夺游井盘子上的冰晶。裕子手长脚快,抢了一把冰晶和一根粉色的双头龙,游井拿了根黑色的,我却抢到有可怕肉刺的。
    拿到冰晶第一件要紧事就是赶快打开盖子,插进鼻孔里吸乾它的粉末,再找个喜欢的对象享受性爱。由佳和裕子正好一对,其他人也忙着找配对,一阵混乱后配对形成了。除了河野和游井找不到对象之外,其他都有了。而我正尝试要把这根带有肉刺的双头龙塞进阴道里,那肉刺看起来可怕,却是软软的橡胶,轻轻抽送就很舒服,抽快点还真受不了。河野不喜欢年纪大的游井,游井倒是安分的自己玩。
    裕子熟练的採用「深山」的姿势压在由佳身上,正好可以欣赏到由佳的私处,也避免屁眼突然被阳物偷袭插入,因为明眼人一看就是我们三个人最漂亮,不来找我们找谁?
    裕子叫床的表情好像碰到特别大的阳物似的,被干得有些受不了;由佳却把做爱当游戏似的微笑。两人放纵的叫床,把没女人的河野吸引来了。
    「怎幺两个女人在干,分一个给我,我受不了!」白白胖胖的河野本来没有冰晶的毒瘾,他的阳物也是白白胖胖的,甚至是短短的,所以秘书们性交瘾来了是不会找他的。但是他竟然跟着秘书一起吸食冰晶,现在当然要打一炮解瘾啰!他贴抱着裕子的背,抚摸着她的乳房。
    「走开,小心我揍你。」裕子推开河野,握紧拳头似乎真的要揍河野。
    河野无趣的走开了,看见我在用带刺的双头龙自慰着,他笑瞇瞇地走来。
    「不要用那种假东西,用我这个真家伙,这才带劲。」河野说。
    「那幺小的东西可以吗?人家都要用大SIZE的。」我说。
    「很硬、很持久。」
    「真的吗?」我伸手摸摸他翘得直挺挺的那话儿。唉哟!还真的很硬呢!「我还是这个东西好玩一点。」我故意面对着他把双腿大张,握着双头龙轻轻抽送。
    「我把这东西送妳。」河野拔下手指上的一颗戒指,把它塞进我手里,是一颗蓝宝男戒。
    「送给我的?」我把它戴在拇指上。「只要你有套子,我们就可以做。」
    「套子,我有。」河野真的拿出一个保险套来,我看见那保险套还真的高兴。
    我伸手取过保险套并摸摸河野的阳物。「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它还真硬呢!躺在床上吧!我来调教你,让你成为关东第一砲手。」
    河野兴奋得爬上了床,我撕开保险套锡箔包装,把橡皮套套在白胖的阳物上,跪趴在他张开的两腿中间,他的阳物体温是冰的,含入口中冰冰凉凉的。我嗯啊嗯的尽情吸吮着它,一手辅助套弄,一手揉捏阴囊。河野两手掌伸到我胸前抚摸着我的乳房。
    「哇!妳真会打手枪,还能吹响我的喇叭,尤其妳的奶子,妙啊!」河野说。
    「夹紧屁股,深呼吸。」我握住河野的阳物快速套弄,他照着我的意思夹紧胯下PC肌,在我嘴和手并用下,他的阳物剧烈颤抖、抽搐。「深吸一口气,屁股再夹紧。」我捏着他的阳物根部,看着他高潮,直到他鬆懈了,保险套里并没有精液。
    「这次你成功了,高潮没有射精,你的宝贝还是硬的。」我继续用手套弄着河野的阳物,用嘴吸吮他敏感的龟头。「嗯……,再撑一次就有更好的让你玩。」
    我把长头髮甩到背上,免得妨碍我对他的阳物做快速的冲刺,河野又再度颤抖、抽搐,这次比前一次还久。
    「知道用甚幺方法了吧!这吹来干真的了,别洩气了。」
    我抽掉插在我阴道里的肉刺双头龙,跨坐在河野身上,让那根肉棍插入我身体里。
    「喔,进去了,来干吧!我要驰骋在大草原上。」我真的像骑着马一般,在河野身上跳跃着,屁股快速的上下套弄,直到我的高潮连绵不绝而来。「舒……舒服,喔……,喔……。」河野软绵绵的手掌在我乳房、背部和臀部间游移,他还特别喜欢玩弄我的乳头。「摸我,喔……全身都摸,我喜欢做爱……的时候摸我全身。」
    那辽阔无际的草原让我高潮数起,我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太舒服了,我要丢……丢了,喔……洩了……洩了……,啊……。」
    我丢了,河野也在此时射精,我趴在他身上依偎着,他的手掌还抚摸着我的背和屁股。「好了,你射精了,别再来烦我啰!」我起身,并要河野离开。
    「别这样,再来一次。」他塞了一张纸在我手里,我轻轻打开一看,是张支票。
    看在那幺大的面额支票代价之下,我又躺回沙发床上。
    河野即刻翻身把我压在底下。「跟我做爱,有没有服务不週到的地方?」
    「没有,女精都被你搞出来了,只是有点短,顶不到花心。但是我出水好几次,真是舒服透顶了,你那个宝贝肥肥胖胖的,特别适合我的小蜜洞。」
    「那为甚幺她们不跟我做爱?又为甚幺我变得这幺强?」
    「问那幺多,你干不干嘛?」
    「干,妳很识货,我要用尽精力跟妳干。」说着,河野就紧抱着我的腰,如他所说,他勤快的干着我,唯恐我不够舒服。
    「真好,真好,我又要洩了。」
    高潮数起后,我跟着丢了,丢了一次又一次,河野继续抽送着我,我脑海里想的都是那张支票。河野的阳物紧接着又颤抖、抽搐了,我让他把阳物抽出,拔掉保险套,把精液射在我的胸部,涂抹我整个乳房。
    「你很过分哦!我还要去洗一次澡。」我把河野推开,起身要去淋浴。看见新垣丽美向我走来。
    「岩田找妳们三个人去,有事商量。」
    我看见裕子和由佳都站在旁边,就慵慵懒懒的穿上浴袍,随新垣丽美走出採光室。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