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二集第二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二章
    今夜断肠

    知府夫人朱月溪兴奋地走向花丛中的宅院,心里如小鹿乱撞,玉容泛着娇羞的红晕,看起来就像第一次去相亲的深闺少女。

    她的外表看起来十分年轻,容貌美丽,雪肤柔滑,如果说她是未出阁的良家女子,一定有很多人相信。

    今天早上,她特意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穿着绫罗绸缎做的漂亮衣裙,满头珠翠,浑身散发着诱人的幽香,看起来比平时年轻了好几岁,简直可以和她二八妙龄的女儿相比。

    这一次来见伊山近,她比从前更加娇羞兴奋,心中充满着期待与憧憬。因为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前来,而那个碍眼的当午现在正陪着她的姊姊蜀国夫人前往庙里进香。

    文娑霓不知从哪里听到消息,说是济州城外道济寺香火很是灵验,只要让病人身边最先认识他的两个人去上香,病人的身体就会好起来。

    在这处府邸里,最先认识伊山近的自然是当午,而蜀国夫人宣称第二个是自己,坚持要带着当午去上香,祈祷让他健康长寿。

    朱月溪本来有些不满,突然想到她们出外,自己就可以单独去探望那个漂亮男孩,心里就活跃起来,兴奋得夜里几乎睡不着觉。

    一大早,她送了蜀国夫人坐马车离开一一就回去仔细梳妆打扮了一番,没带丫鬓,独自前往伊山近的住所。

    沿途遇到的婢女,都恭敬地跪地请安。朱月溪是本府的女主人,说一不二,对她们都有生杀予夺的大权,这些婢女当然要战战兢兢,不敢有丝毫错犯。

    朱月溪穿过花丛,一路走进伊山近居住的院子里。丫鬓们看到了,慌忙跑出来请安,被她轻轻挥手,让她们不必多礼,都到别处去。

    这些婢女在官宦家生活多年,都是挑通眉眼的,也不敢留在这里碍眼,只有一个大丫鬓进去稟报,并给二人奉上了一杯茶,很快就从他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听说知府夫人来了,伊山近强撑着虚弱无力的身体,下床向她请安行礼。

    对一直作为小民百姓生活的他来说,知县老爷就比天还大,镇里每个人都要恭恭敬敬地向他派来的官差跪倒磕头,何况是比知县权力更大的知府夫人?而且这位知府夫人,本是皇亲国戚,那更是难以想像的贵人,住宅的奢华也远超出他的想像,整个宅院都彷彿笼罩着一层皇亲国戚的灿烂金光,让他只能敬畏仰视。

    看到朱月溪亲自前来关怀慰问,伊山近心中感动,慌忙拜倒在地上,磕头行礼道︰「小的拜见夫人,谢夫人关心!」

    朱月溪美丽容颜上带着兴奋笑意,上前几步,屈膝扶住伊山近的手臂,柔声道︰「公子快请起,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俗礼了!」

    旁边没有人碍眼,她才能大胆地做出这亲密的举动,摸着伊山近滑嫩的手臂,衣饰华贵的美妇人心头火热,忍不住轻轻捻动玉指,在他的皮肤上温柔抚摸。

    伊山近慌忙退后,羞得面红耳赤,低头不敢说话,虽然有些奇怪,却也不愿对自己的恩人动什幺疑心,只想道︰「一定是我太敏感了,知府夫人对我这幺好,怎幺会有别的意思?」

    两人分宾主落座,朱月溪慇勤探问他的病情,伊山近恭谨以对,又随口说些学问之类的东西,一边喝着丫鬓临走之前奉上的香茶。

    喝了几口,伊山近突然觉得睏倦,眼皮开始打架,渐渐地就睁不闲了。

    看着他快睡着的模样,朱月溪站起身来,走过去好心地询问他的状况,纤手忍不住搭上他的肩头,轻柔地抚摸起来。

    伊山近已经顾不上注意这点小事,强忍着不打哈欠,却还是睡意朦胧,头渐渐向下垂去。。

    朱月溪在他身上轻摸,弄得心里火热,小鹿乱撞,玉颊上泛起朵朵红云。

    见他实在困得厉害,她就扶起伊山近,一步步地向着床的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情不自禁地在他手臂、后背抚摸,渐渐向下,摸上了他的臀部,轻捏一把,感觉着少年屁股的弹性,喜得心里不住地乱跳。

    伊山近昏头昏脑地任她摆弄,刚一坐到床上,立即倒头睡熟,再难醒来。

    朱月溪慇勤地替他脱去鞋袜,扶他躺在床上,再盖好被子,想想自己这一生,还从没有这幺体贴地服侍过什幺人,哪怕是自己的独生女儿梁雨虹,也没有受过自己如此的贴心照料。

    她温柔地坐在床边,看着沉睡中的男孩,眼中柔情似水,更显得美艳迷人。

    她眼里的男孩,俊美纯洁,诱人至极,皮肤洁白如玉,吸引着她伸出手去,在他的手臂上轻轻抚摸,渐渐地摸到了身上。

    在窗外,刚才离去的那个大丫鬓紧张地偷看着这一幕,回身向一个小丫须打了个手势,让她快去报信。

    花园之中,梁雨虹练剑练得娇躯火热,香汗淋漓,停下来和自己的表姊闲聊,说些家常话。

    文娑霓偶尔也会来看她舞剑,问起她的武功,梁雨虹眉飞色舞,夸耀自己神功盖世,在济州城中,没有人能是自己的对手。

    文娑霓当然不会傻到相信这种大话,只是娴静微笑着,陪她闲聊,直到一个小丫鬓远远奔过来,慌张地行了个礼,又微微点头,表示事情都办妥了。

    文娑霓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仍然温柔地微笑,讚歎表妹的武功,话题一转,转到了伊山近的身上。

    没说几句,梁雨虹就怒火上头,跳起来气沖沖地向伊山近的居所走去。

    她一向不大关心武功以外的事情,直到今天才从表姊嘴里知道,那个乞丐出身的小子竟然对自己的母亲起了坏心,还向丫鬓们说起过一些猥亵不敬的话,简直是恩将仇报,丧心病狂,良心大大的坏了!

    文娑霓也站起来跟在她后面,脸上带着悠悠然的微笑,依旧是那幺娴静温柔。

    两个千金大小姐一路走去,沿途婢女跪地问安,她们却理都不理,只是脚步匆勿,不肯停留。

    在伊山近的卧室之中,美艳高贵的知府夫人正在娇喘息息,玉颊血红一片,艳若桃李,美目迷濛,射出热烈的情焰。

    纤美温暖的玉掌之下,伊山近已经衣衫半解,露出了赤裸的胸膛。美妇玉手在他胸脯抚摸揉捏,渐渐地向下面伸去。

    看着伊山近如冠玉般的俊美面庞,朱月溪终于抑制不住火热的情思,颤抖地低下头去,将鲜红樱唇压在熟睡少年的嘴唇上面。

    触感绵软,朱月溪只觉脑中轰的一声,就像无数焰火竞空绽放,心里满满洋滥的快乐幸福,超过了这一生一世的所有。

    她颤抖地轻吻着伊山近,柔滑香舌灵活地挑开他的朱唇,滑入洁白整齐的牙齿之中,挑逗着他的舌头,激烈缠绵地交缠在一起。

    美丽贵妇热烈地亲吻着熟睡少年,鲜艳红唇兴奋地吸吮他口中津液,并邪恶地将自己口中香津甜唾暗暗度到他口中,让他无意识地嚥下去。

    做了这样的事,朱月溪的幸福满足感无可言喻,下髓却空虚得厉害,只想有什幺东西塞进去,满足她空虚的肉体和心灵。

    温暖的玉掌抚摸着伊山近赤裸的小腹,渐渐移向下方,隔着裤子摸上了他的鸡鸡。

    自从伊山近升到第二层以来,他就发现自己的鸡鸡常常会自动勃起,现在被她这幺一摸,即使还在熟睡,鸡鸡也忍不住变大变硬,硬硬地挺在高贵美妇的玉掌中。

    朱月溪兴奋娇喘,奋力吸出伊山近的舌头,含到樱口中肆意吮吨,纤手按在裤子上面,隔裤套弄着他的肉棒,幸福地感觉到那根肉棒迅速膨胀变大。

    「你们在干什幺!」窗外传来一声娇叱,朱月溪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看到西纱窗下,自己心爱的独生女儿正满脸怒容,不敢置信地瞪视着这边。

    这个时候,美貌贵妇的手还放在稚嫩男孩的下体处,隔裤紧紧地握住那根肉棒,甚至还在依照惯性上下套弄。

    两个千金大小姐站在纱窗外,看着那根坚挺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大,将裤子顶得立起。虽然是隔着裤子,还是让她们噁心得想要吐出来。

    梁雨虹练武多年,身手矫健,一纵身跳进窗子里面,伸手抓住酥胸半露的朱月溪,含泪颤声道︰「母亲,你怎幺可以……」

    朱月溪这才清醒过来,慌忙掩好衣裙,心中羞赧至极,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心里恐惧地想道︰「怎幺办?以后还有什幺脸出现在女儿面前,教导她做人的道理?」

    「这事不怪姨母,都是那个小子害的!」门外走进来一个美丽少女,衣裙素雅,玉容冷漠,淡然道︰「他们做乞丐的,有时也客串贼匪,对于迷香、春药之类的东西都很在行,这次只怕是姨母中了他的毒手吧!」

    她寒冷的目光转向伊山近,凌厉如刀锋一般,寒声道︰「小贼,不要再装了!就算装睡,也休想躲得过去!」

    梁雨虹被她这话提醒,转身怒视伊山近,拔剑就向他刺去。

    剑锋上,寒气森然,却是一把削金断玉的宝剑,笔直刺向伊山近赤裸的胸膛,在那上面,还带着一些吻痕,沾着最上等的唇膏,如桃花朵朵,开遍他的胸前。

    看着自己母亲的唇膏印在他的胸膛上,梁雨虹清澈美目都气得通红,催动内力,剑势更凌厉至极,如长虹般疾刺而下,恨不得一剑就将他的心脏刺透,挖出来看看,他小小年纪,到底是长着一颗什幺样的黑心!

    「不要!」朱月溪失声惊呼,扑上去将她撞开。

    她从前也学过一些武艺,要说梁雨虹这样好武还是受了她的遗传,只是这一剑去势甚急,她再想阻挡又慢了一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撞歪的剑锋从伊山近的肩臂旁掠过,划出一道伤口。

    看着心爱男孩臂上鲜血迸流而出,让她心如刀绞,痛不欲生,泪水不自禁地奔流而下。

    伊山近痛得大叫一声,翻身跳起来。就算睡前吃过蒙汗药,被人桶了一剑,也不可能再继续安稳地睡下去。

    他站在床前,还没有站稳,一记粉拳就迎面袭来,砰地砸在他的脸上,将他打翻在床上。

    这一次却是文娑霓亲自出手,她深恨伊山近与自己母亲不清不楚,再也按捺不住怒火,揪起衣衫不整的伊山近,正正反反十几个大耳光,打得他眼冒金星,嘴角流血。

    文娑霓到底是世家小姐的纤纤玉手,打得也很痛,正停下来休息一下,準备接着再打,后面却突然撞过一个人,抱住她尖叫道︰「不要打了!」

    文娑霓认出是自己姨母的声音,冷哼一声,寒声道︰「姨母大人,像这样好色无赖、狼子野心的家伙,你还要包庇他吗?」

    朱月溪只是抱住她哭泣呜咽,文娑霓也不回头,冷冷地道︰「雨虹妹妹,拿衣带将姨母捆住。她现在心神不宁,只有这样才能和她好好说话!」

    梁雨虹心领神会,忿忿地从后面捆起自己母亲,然后上前揪住伊山近,挥起粉拳一顿痛揍,发誓要把他打得连他妈妈都认不出来。

    伊山近内伤久久未癒,本来就没有力气,再加上吃了蒙汗药,头昏脑胀,根本不是她们的对手,被打得头破血流。

    那一对千娇百媚的名门闺秀,将他按在地上暴踹,毫无风度地大打出手,直打得他满脸是血,才停下来休息,对他怒目而视。

    伊山近趴在冰冷的地板上,低低地呻吟,声音暗哑艰涩,听得知府夫人心如刀绞,痛哭失声。

    她被女儿捆在柱子上面,现在已经撕破了脸,更无颜对女儿摆什幺为人母的架子,只能颤声哭泣,哀求女儿和甥女放开自己,不要再打他了。

    「凭什幺不打他」梁雨虹柳眉一挑,怒沖沖地叫道,抬起玉足,狠狠地一脚踹在伊山近脸上,怒喝道︰「就靠这张小白脸骗饭吃吗?吃软饭的下贱胚子!」

    伊山近被踹得鼻血长流,门牙鬆动,差点掉了两颗牙,痛得大声呻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清丽绝俗的少女亭亭来到他的身边,抬起玉足,狠跺在他的咽喉上面,转头冷笑道︰「妹妹,不如就在这里杀掉他,也免得他出去胡乱说话,辱没了姨母的名声!」

    她们出身名门贵族,对于这些草民本来就可以随意斩杀,只要不做得太过分,杀几个没名没姓的草民根本不算什幺,也没有人会因为这些卑贱小民而与皇亲国戚过不去,更不用说这济州还是她姨父主政的地盘了。

    「不要!不要杀他!」朱月溪失声惊呼,颤声叫道︰「今天都是我的错,和他没有关係!你们两个千万不能杀他,不然你姨母和我绝不和你们干休!」

    梁雨虹转过头,见母亲哭得满脸是泪,如梨花带雨般,令人生怜,心里也有些犹豫,眼珠一转,突然天真地拍手欢笑起来︰「还是阖了吧,送进宫里去做太监,免得留在外面害人!」

    伊山近虽然是被打得快晕过去了,听到这话还是冷汗狂流。这一对千金小姐,竟然是一个比一个狠,割了大头还要割小头,不管哪一个,都是要他命的勾当。

    他努力缩着身子,向床底下钻去,染血的双手坞住大腿根,誓死要保住自己的鸡鸡不被贤淑贞静的深闺千金割去。

    「躲得倒快!」梁雨虹一把将他从床下揪出来,抬腿踹在他的肚子上,怒喝道︰「你是怎幺对我母亲下药的,快从实招来!」

    「我、我没有……」伊山近痛得捂着肚子打滚呻吟着,坚决不肯承认强加于自己的污名。

    「还敢说!」梁雨虹一脚脚地在他身上乱踹,文娑霓也随手抄起桌上一柄镇纸,狠砸在他头上,咬牙道︰「你整天赖在这里,白吃白住,到底打的什幺鬼主意?」

    「我没有……我只是想打听修仙的消息,只要知道了就走,可是一直都打听不到……还有就是想打倒綵凤帮,别的就没有了!」

    「不说实话吗?」文娑霓愤怒地搬起凳子,狠砸在他身上,差点把他骨头都打断了。

    知性而又优雅的侯府千金挽起袖子,赤膊上阵,与自己的妹妹一起动手,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小姐将伊山近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后来甚至开始吐血,可还是坚决地一口咬定自己没有什幺歹意。

    梁雨虹愤怒地哼着,红绣鞋踩在他的脸上,鞋底狠狠地在他鼻目唇上研磨,咬牙道︰「姊姊,我看他是天生的贼骨头,死不肯招了,不如真的阖了他,以绝后患!」

    「好,你来!」文娑霓很乾脆地送上宝剑,她现在也想通了,只要这男孩没有了鸡鸡,自己母亲自然也不会再迷恋他,就算迷恋,也不可能搞出什幺事来。

    梁雨虹犹豫着接过宝剑,看了自己母亲一眼。

    那边的朱月溪已经哭得如泪人儿一般,悲伤绝望地放声痛哭,颤声央求自己女儿手下留情,不要真的阖了他;不然的话,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放过她们两个!

    听她软硬兼施,绝望得无法自制的模样,梁雨虹也有些犹豫害怕,把剑推回去,说道︰「姊姊,还是你来阖他吧!」

    文娑霓微蹙娥眉,沉吟了一下,道︰「你来脱他裤子,免得切错了。」

    「这还有什幺错的!」梁雨虹红了脸,指着伊山近小腹下面的位置道︰「一剑下去,什幺都没有了!不信,我做给你看!」

    贞洁贤淑的千金小姐在一起讨论如何闱割男人,而她们的家长却被捆在一旁,看着自己女儿举剑欲刺,呃地呻吟一声,活生生地吓得晕过去。

    梁雨虹看着自己母亲,一咬牙,利剑刺下,终究还是有点羞涩,动作稍慢,却还是一点点地接近伊山近的胯部。

    文娑霓好不容易哄了她动手,也顾不得男女之防,用力按住伊山近,清声道︰「别乱动,不要让她割错了!」

    伊山近怎幺可能不动,在她玉手之下拚命挣扎,可惜内伤太重,力气和灵力一样都没有,只能绝望地看着利剑闪着寒光,刺向自己饱经蹂躏的鸡鸡。

    「住手!刀下留……」门外突然传来惊慌的呼声,一个衣饰华丽的美貌妇人冲进屋子,用力推开她们两个,抱起伊山近颤声道︰「锄禾,你怎幺样了?」

    在蜀国夫人身后,当午也哭着冲进来,扑到伊山近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一群丫鬓也跟着走进来,在蜀国夫人的命令下挡在她身前,阻止了那两个千金美少女进一步的杀鸡行动。

    事实是,不光文娑霓用私房钱收买了一些丫鬓,蜀国夫人自己也有些心腹,远远听到伊山近房里发出的惨叫声,知道两位小姐在里面肆虐,也不敢管,只能告诉朱月溪的心腹僕人,快马去通知蜀国夫人,将她从上香的路上追了回来,才从剑下及时救出了那只危鸡。

    昏迷的知府夫人被丫鬓们从柱上解下,一群人围住她手忙脚乱地救治,又有人去叫了女医生来,而蜀国夫人抱着伊山近放声大哭,她们的女儿则鳜着嘴站在一旁,脸色都很不好看。

    在屋子里,丫鬓们都在惊慌奔跑叫喊,还有人在放声大哭,弄得这一处僻静处的住宅喧闹至极,就像开了锅一样。

    ……

    厅堂之上,蜀国夫人姊妹相对垂泪,而伊山近站在她们的面前,垂首而立,却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朱月溪用长袖拭去腮边泪珠,幽咽道︰「锄公子,你真的不肯留下?」

    伊山近沉重地点头,道︰「小人在这里给二位夫人添了许多麻烦,不敢再叨扰了。」

    「那你离开以后,要到哪里去?」

    「我会尽快离开济州,到海上去寻访仙山,看能不能拜在仙家门下。」

    「各仙家门派收徒都是很严的,你又何必去寻访那虚无飘缈的事?」

    「能不能成功,总得试一试才知道!」伊山近脸上浮起毅然决然的神情,如此充满男子气概,让两个迷恋他的美妇都看得癡了。

    蜀国夫人幽幽歎息,她本来也想和仙家结亲,可是来到济州之后,那修仙家族却一直没有来联繫,不知道是派中有事耽误了,还是放弃了和俗人结亲的想法。

    「如果现在能联繫上仙家,我倒可以推荐你去他们派中一试。」她抬起美目,泪眼迷濛地凝视着伊山近,哽咽道︰「这事都是小女的错,我叫她们来向你磕头赔罪,你不要走,好不好?」

    伊山近脸上微微变色,苦笑道︰「谢夫人关心,我去意已决,夫人的大恩大德,后日定当报答。」

    这一对贵人姊妹,刚才也多次说过要文娑霓姊妹来赔罪,可那一对金枝玉叶,怎幺可能会真的来向他道歉?伊山近也不是傻瓜,醒来后看到自己胸膛上的吻痕,就觉得事情古怪,再往深处想,更是心惊肉跳,把这座富贵宅邸当成了龙潭虎穴,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了。

    蜀国夫人姊妹絮絮叨叨,劝了他好久,见他不肯回心转意,只能幽幽啜泣,请他多留半天,今天晚上备酒宴给他送行,明天早上再奉送声缠,雇海船送他离开,顺着黄河直入大海,到海上去寻仙问道。

    自从上次出事之后,整个大宅院外面就有大批军队驻守,出入都要接受盘查。如果她们坚决不肯放伊山近走,他也没办法逃出去。现在看到她们愿意放人,喜出望外,耐心等待着明天早上的离别。

    到了晚上,厨房準备了上好的宴席,请伊山近前来赴宴。

    二位夫人本来还想叫文娑霓与梁雨虹来的,可又怕见了面再打起来,而知府大人碰巧去省城拜见前来巡查的钦差,能够来送仃的主人只剩下她们两个。

    伊山近把当午留在屋里收拾行李,自己前去赴宴。以当午的身份,实在不能与两位尊贵夫人共席,而伊山近也只是因为盛情难却,才壮着胆子接受邀请的。

    可是他不知道,去参加美貌贵夫人的宴会,究竟会遭遇到什幺样的危险。

    当晚,厅堂中宴席齐备,两位高贵夫人高居上首,含泪举杯,殷切劝酒,叮嘱离人在外一切小心,如果寻访不到仙师,一定要尽快回来,那时再到处打探仙家消息,替他寻师问道,至不济也可以替他寻个官职,将来青云直上,指日可期。

    在当今世上,如果能当上官吏,于百姓而言就像一步登天,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而狂欢喜悦,醒来后却发觉只是南柯一梦,只能垂泪歎息而已。

    伊山近此时也觉得自己像是身在梦中,看着殿堂屋舍精美豪奢,满桌菜餚美味至极,上座的两位皇亲贵裔,仪态雍容美若天仙,差点就要答应下来,应承了这从天上掉下来的大富贵。

    可是转念一想,父母亲人早都过世,就算真的能凭借两位贵人的家世势力平步青云,乘龙直上,那时的富贵荣华,得志平生,又拿给谁看?「她们奸了我三年,又用百年昏睡熬死我的亲人,让我不能再见他们一面,如此的大仇,怎幺能不报?就算有天大的富贵,也只能辜负两位恩人的苦心了!」伊山近恨得咬破嘴唇,含泪痛饮美酒,和血嚥下。

    上方端坐的两位绝色丽人,身上穿着绫罗绸缎的华美衣裙,珠翠满头,再酩上天姿国色的端丽容颜,高贵雍容的迷人气质,在满屋黑香缭绕之中,就像传说中的天仙王母一般,此时含泪看他,只歎这小冤家不解风情,如此娇美容颜,他竟然丝毫不放在心上。

    三人各怀心事,含泪对酌,想着明天早上的分别,以及终生难报的大仇,不由肝肠寸断。

    正是︰流泪眼观流泪眼,断肠人别断肠人。

    心中烦闷时喝酒,更容易醉。伊山近本来很少饮酒,今天想到被奸的痛苦,亲人永别的悲哀,不由多喝了几杯,渐渐手脚酸软,浑身无力,却还是抱着酒杯猛喝,以此浇愁。

    那两位高贵美妇也是满心愁绪,一杯杯地对饮,含泪对望时,只觉得天下虽大,能了解自己心情的,还是只有面前的同胞姊妹一人。

    伊山近渐渐醉意朦胧,忽然听到啜泣声,抬起头来,看到两位绝色美女相拥而泣,显然都是喝多了,不能再保持端庄仪态。

    朦胧视野之中,眼前美女身材高挑,酥胸高高耸起,腰肢如风中杨柳般诱人,充满女性的魅力,比之当午那样没有发育的小丫头简直是天差地别,让伊山近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眼睛有点发红。

    从前他可是不敢用这样的目光看她们,毕竟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皇亲国戚,地位相差如同天壤之别,而且又是救了自己性命的恩人,再怎幺也不能用色眼去看。

    可是今天喝了酒,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伊山近目光岭直地看着她们,身体不知不觉地热了起来。

    那一对绝色美妇被他看得脸色发红,悲伤的哭泣也渐渐停止,只是羞红了脸,默默地与他对坐。

    平时胆敢用色眼看她们的人,也是没有。她们都是大富大贵,深居简出,家里能见到的只有些婢仆下人,就算有管家能拜见主子,也都是战战兢兢磕头礼拜,哪有半个人敢用这样色色的目光看他们的主人?如果主子发起怒来,下令打死他们,连冤都没处诉去。

    就是这样手握无数婢僕生杀大权、高高在上的美女,被这小小的男孩一看,却都羞不可抑,胸中小鹿乱撞,就像初尝情爱滋味的怀春少女一样。

    伊山近的目光被迅速起伏的酥胸吸引,不由自主地落到那里,看着玉峰高耸,几乎要顶破漂亮的丝绸衣衫,让他乾嚥馋唾,眼睛怎幺也无法从上面移开。

    下体的小肉棒,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将裤子顶起了帐篷。那一对端丽佳人目光落到那里,发现了他的异状,又羞又喜,举起长袖掩住火红的玉颊,美目中秋波蕩漾,却还是忍不住盯着那里猛瞧,谁都捨不得少看一眼。

    伊山近突然发觉了她们的目光,心中大羞,隐隐觉得不妥,担心再这幺下去会出事,慌忙站起身来想要告辞,可是一挺身子,裤子前面的帐篷更加显眼,引得二女眼中更是要喷出火来。

    伊山近被人看到如此显眼的鸡鸡,羞得不知所措,慌忙躬身施礼,稍掩鸡鸡形迹,惶声道︰「小的不能饮酒,快要喝醉了,这就告辞,请二位夫人保重!」

    一边说话,一边强运灵力,集到鸡鸡上面,压制着它,拚命想着别的事情,好让它快速软化。

    这样本领,是从当午身上练出来的。每天晚上他都搂着这清丽女孩上床睡觉,有时候摸到她的冰肌玉肤、光滑玉臀,就忍不住鸡鸡变硬,可是又怀有对性事的惧怕,不想就这样草草地干了她,有时还在幻想,等哪天自己长大了,大仇得报之后,再用花轿迎娶她进门。

    这种情况下,他就只能自己想招,用灵力压制蠢蠢欲动的鸡鸡,多试几次,熟能生巧,倒也很有效用。

    可是他只能压制自己的慾火,对面的两女慾火倒是被他勾了起来,见他竟然要撒手走人,如此不负责任,都又恨又急。

    朱月溪性情刚烈,恨得咬住银牙,上前拉住伊山近白嫩小手,颤声道︰「不要走!你走了,我们怎幺办?」

    伊山近心里一跳,慌忙挣脱开,低声道︰「夫人醉了,各位丫鬓姊姊,请扶夫人回去休息。」

    他转头去找人,结果刚才满屋的丫鬓,现在打着灯笼也找不着了。

    他们这阵势,谁看了都害怕,聪明的早就躲了出去,不聪明的见他们拉拉扯扯,也都吓跑,没有人敢留在这是非之地。

    谁都知道老爷惧内,夫人在家里说一不二,她们要是不想被夫人在事后打死灭口,还是什幺都没看见最稳妥。

    朱月溪酒意上涌,看他如此无情,恨得美目流泪,扑上去抱住他,贝齿轻轻咬住他的耳朵,恨道︰「小冤家,勾起人的火来,自己却想跑了!」

    伊山近听她醉得胡言乱语,头上吓得汗都出来了。人都说「灭家知县」,更不用说「剥皮太守」了。高高在上的官老爷,想要灭掉一户人家都不过是小菜一碟,济州知府也可称得上是太守大人,将来知道了今天的事,剥光他的衣服吊在外面,那罪可就受得大了。

    他拚命挣扎,可是人小力弱,哪里敌得过血气正盛的成熟美妇,只觉被软玉温香抱满在怀,在耳边窃窃私语,满鼻的醉人香气熏得他几乎晕去。稍微一动,就碰到夫人高耸的酥胸玉乳,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触箴俗,忽然让他想起从前的美妙触感。

    伊山近拚命守住最后一丝神智清明,凄凉地目视蜀国夫人,向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颤声叫道︰「知府夫人醉了,请夫人快扶她回去!」

    稻草果然冲上前来,伸出救命的玉手,坚定地直伸向下,一把握住他的鸡鸡,颤声悲泣道︰「你明天真的走了,让我怎幺受得了!」

    压抑了许久的美妇情思,终于在酒意的冲击下,爆发出来,向着这让人爱恨交煎的小冤家,说出了心里的话。

    伊山近大吃一惊,张大了嘴瞪着她,看着眼前美女喷射着爱恨慾火的目光,终于确定她不是开玩笑的。

    他茫然转头,看着正搂住自己乱亲的知府夫人,恍然明白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危险环境。

    「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的人,是最蠢的……」伊山近脑中恍然响起这句上古高人所写的至理名言,悲哀地发现自己又一次跌到悲惨的大坑里面。

    想起从前被强姦的痛苦悲哀,还有那被开拓经脉的惨烈痛楚,伊山近浑身颤抖,失声大叫道︰「不要,你们不可以强姦我!我、我还是……」

    「处男」这两个字,他实在是没脸说出口,而且他又是一个不惯说谎的好孩子。

    微微一呆,两个被醉意沖昏了理智的美妇已经开始剥他的衣服,将他按倒在地,一件件地脱下来。

    某一件事,大家都想做,却是谁也不敢做。可是一旦桶破了那张窗户纸,胆子就大起来了。

    如果让她们独自去做,或者还会有些害怕;可是现在有同伴壮胆,更是姊妹连心,因此同心携力,共奸处男。

    伊山近的惨叫声传出屋外,婢女们个个听得面无人色,都努力跑远一些,免得听到不该听的东西。

    其中一些很忠诚的丫鬓,甚至还注意拦住路过此地的婢女,让她们绕道别处,不要打扰夫人的雅兴。

    奢华厅堂之中,红烛摇曳,映得一室皆春。

    大理石板铺成的地面上,伊山近狼狈地倒在地上,衣服被一件件地剥除乾净,露出了父母所生、仙人淬链的清白身体,暴纷照枉两个成熟美妇灼热兴奋的目光之下。

    伊山近本来就伤重未癒,再加上喝酒误事,更是浑身无力,抵挡不住熟女侵袭,只能羞怯地缩成一团,希望她们不会看到自己的鸡鸡。

    但这希望注定只能破灭,两位绝美贵妇兴奋地娇喘着,强行扳开他的手臂和大腿,露出了已经被她们的暴行吓得缩成一团的小鸡鸡。

    面对小鸡鸡,这对亲姊妹的表现大不相同,朱月溪是失望地悲吟一声,而蜀国夫人却毫不犹豫地伏下蚝首,标緻玉面直取嫩鸡。

    「呜」的一声,美妇人一口咬住鸡鸡,将它整个含了进去,连同两颗睪丸也吞进了娇艳红唇之中。

    她是已经舔吮过的,对于鸡鸡的习性也了如指掌,立即奋力含吮舔弄,柔滑香舌不住地在鸡头鸡身上扫过,两颗小蛋蛋也被温暖舌尖舔得满是口水。

    蜀国夫人还是第一次在伊山近清醒的时候舔他的蛋蛋,心中娇羞无限,却有着更强烈的刺激,让她心中兴奋至极,国色天香的美丽容颜上布满红霞,美艳不可方物。

    伊山近呃呃地惨叫,却被朱月溪扑上来,一把抱住他裸露的上半身,鲜红朱唇覆盖在他的小嘴上,丁香小舌兴奋地挑开他的唇齿,迫不及待地探入口中,挑动他的舌头,与他进行激烈的舌吻。

    精美厅堂之中,摆满美喂佳餚的大桌旁的地板上,一对高贵美貌的贵夫人,对着一个外表稚嫩的男孩上下其手,进行兴奋的舌奸,大肆轻薄。

    伊山近被吻舔得一阵晕眩,快感从下体传来,鸡鸡忍不住变硬,龟头破开包皮,挺身而出。

    他现在是知道这一对亲姊妹舌头有多厉害了,两片柔滑香舌在上下激烈舔弄吮吸,弄得他如晕大浪,更没有力气反抗了。

    蜀国夫人兴奋地吮舔着变大的肉棒,蚝首上下晃动,只见那根粗大肉棒快速地在美艳红唇中大肆抽插,直干得口沫四溅,口若悬河。

    朱月溪一边兴奋地亲吻伊山近,一边伸出温暖玉手,在他身上到处抚摸,拚命佔他的便宜,心里快活得像要飞上天一样,充满了夙愿得偿的幸福感觉。

    正亲得快活,突然一眼看到伊山近那根大肉棒正插在她姊姊的樱桃小口里面,比刚才看到的大了许多倍,惊得她失声娇呼,伸手去蜀国夫人唇边摸着那根粗硬肉棒,惊喜交集。

    摸来摸去,她心中情慾如火,忍不住也趴下去,横吹长笛,与竖吹玉箫的蜀国夫人一起奏出华美乐章,啧啧陋陋响个不住。

    两张鲜红樱唇,时而碰在一处,进行着生平第一次的姊妹亲吻。她们两个却都不在意,只是兴奋至极地狂吻肉棒,甚至还舔着他的屁股,贝齿在上面轻咬,以慰情思。

    朱月溪到底是年轻力壮,几次较量下来,成功地挤开亲姊姊,咬上了肉棒,兴奋地一口吞进,直没至根,龟头插在嫩喉里面,噎得她美目翻白,却仍努力地向里面吞入,死也捨不得吐出来。

    蜀国夫人抢不过她,恨恨地咬了伊山近屁股两口,在上面留下浅浅的细碎齿痕,突然爬起身来,开始脱去身上的华丽衣裙。

    这也是无奈之举,她的下体蜜穴中如虫咬如针扎,痒得无可忍耐,满心里只想着要那根被自己吮硬了的大肉棒插进来,满足自己多年来的寂寞空虚。

    绫罗绸缎的华贵服饰,如片片蝴蝶般飘落地上。绝美玉人胴礼现出,在明月、烛光的映照下,显得迷人至极。

    楚腰纤细,酥胸高耸,顶端的嫣红蓓蕾快速地起伏,显出美丽贵妇心中的兴奋紧张。

    冰肌玉肤,充满着莹润光泽,这性感美丽至极的女子,盈盈跨到自己妹妹蜂首上方,缓缓地跪坐下去,突然伸手,将她推到一边,抢佔了最有利的位置。

    一双修长玉腿跪在伊山近的身体两侧,高贵美妇伸手抓住粗硬肉棒,颤抖着向自己湿润的花园移去。

    朱月溪被推倒跌了一个跟头,却迅速爬起来,抱住自己姊姊裸露的玉礼,含泪悲泣道︰「姊姊,让我先来好不好?」

    她软语央求的声音,就像小时候央求姊姊把玩具让给她一样。蜀国夫人想起小时候的快乐时光,心中一软,可是低头看到那小冤家可爱又可怜的模样,心中慾火大炽,正色道︰「你是有夫之妇,怎幺可以……何况长幼有序,当然是该我先上!」

    看到妹妹含眩欲泣的悲伤模样,她心中不忍,慌忙安慰道︰「我很快就好,接着就轮到你了……嗯,帮我按住他的手,别让他乱动!」

    伊山近这时已被吓得亡魂大冒,手忙脚乱地想要从她身下爬出来,可是朱月溪已经和她姊姊达成了淑女协定,精神十足地扑上来按住他的上半身,双手被拉过头顶按在地上,让他没法行动。

    伊山近浑身发抖,彷彿当初被两个仙女强姦的噩梦又重新回到眼前。

    他努力打起精神,瞪大眼睛看着两个美女,确定她们是救过他性命的两位恩人,不是那两个仇人。

    龟头感觉到温暖湿润的触感,肉壁咬住龟头,感觉很是舒服。伊山近却不会被这种舒服的感觉骗了,低头看着已经吞没了自己龟头的美妙花园,只觉眼前一阵发黑。

    他抬起头,含泪看着蜀国夫人那高贵迷人的美丽容颜,拚命地想要找出些理由让她不要奸了自己,神思昏乱之下,却只能想出文娑霓这个理由,颤声道︰「这里是文娑霓大小姐出生的地方,你怎幺可以让它插进去……」

    他已经是被吓得胡言乱语了,却没有想到,文娑霓正悄悄地向这边摸过来。

    今天夜里,文娑霓就觉得心神不宁,虽然很讨厌见到伊山近。最终还是从闺阁中溜出来,到宴会厅来看上一眼。

    隔着好远,就看到许多丫鬓站在厅堂外面,躲得远远的,人人脸上都有异色,气氛很不同寻常。

    文娑霓心中乱跳,知道自己的预感应验,只怕会有什幺坏事发生。也不去惊动她们,选了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悄悄地从窗外接近,想要偷听里面的动静。

    刚接近窗子,就听到伊山近在里面哀叫,还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让她心里大奇︰「这该死的乞丐,提我的名字干什幺?还什幺我出生,他到底在胡说什幺?」

    这个时候,她最敬爱的母亲已经是情慾如焚,哪管伊山近在说些什幺,猛地一沉腰,曾生出文娑霓的美妙蜜穴狠狠地吞没了大半根肉棒,将它包裹在温暖湿润的紧窄蜜道之中。

    粗大肉棒在肉壁上磨擦,带来的快感让她兴奋得几乎晕去,仰天颤声娇吟︰「好舒服……」一边还在用力地晃动玉臀,拚命向下坐去。

    雪白圆润的玉臀,一点点地接近胯部,最终撞到上面,奋力扭动磨擦。美丽贵妇被没根插入的粗大肉棒戮到了娇嫩子宫,这样强烈的刺激让久旷的美女无法忍耐,仰头颤声尖叫,竟然在这一刻就迅速达到了高潮。

    窈窕美妙的玉体骑在男孩的身上,剧烈地颤抖起来,多年未用的紧窄蜜道拚命地缩紧,湿润肉壁狠命压搾粗大肉棒,大量的蜜汁从美人玉体内部分泌出来,喷洒到龟头和肉棒上面。

    「啊,好棒……公子你好棒,肉棒太硬了,干死奴家了……」她已经爽得神智不清,忘情地胡言乱语起来。

    美人仰天浪叫娇吟之时,子宫也在剧烈地颤抖,而它里面曾经的住客则在窗外狂颤,甚至比从前的住房颤抖得还要厉害。

    知书达礼的千金美少女再贞洁不晓性事,在这一刻也终于明白,自己母亲正在和那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孩相奸,甚至还让那根骯髒的东西插进了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

    「怪不得那个家伙说什幺我出生的地方……」文娑霓悲痛欲绝,一头撞在窗外花丛下的泥土之中,直撞得鬓髮歪斜,青丝散乱。

    伊山近心里的痛苦却不比她少,看着正在强姦自己的恩人,彷彿身处恶梦一般。

    本来址有大恩于己,亲如家人的两位慈爱温柔的高责犬人,突然变身为女色魔,就像那两个仙女一样,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按在冰冷的地板上,施以残暴的强姦蹂躏。

    虽然肉棒被她的蜜道夹得很爽,也没有当年灵力拓宽经脉那样惨烈至极的剧痛,但伊山近心里的痛楚,岂是身体上的疼痛所能比拟?他痛苦地悲吟一声,认命地闭上眼睛,眼角处涌出了一滴悲伤壮烈的男儿之泪。

    就在他心碎肠断,以为天下没有人比自己更痛苦时,却不知一窗之隔的花丛中,一个出身高贵的美貌少女正在窗下以头抢地,弄得如云鬓髮、玉貌花容,到处都沾满了泥土,却已是悲愤至极,恨不得当场死去才好。

    正是︰伤心岂应分男女,窗内窗外断肠人。

    本章回终。

    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路过看看。。。推一下。。。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