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五集第一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一章◆菊花开放

    绮霞山上,教声如雷。

    峰顶侠义厅前的广场上,站满了无数的侠士和武者。

    他们都在振臂欢呼,迎接他们的首领——天下最着名的几位女侠。

    一位美丽女侠身穿劲装,踏上高塞,闪着寒光的美目向众人一扫,不怒自威。

    在她的身边,有一位十八、九葳的清丽少女,身穿清雅罗裙,环珮叮珰,嫣
    躯清瘦徽美,玉手纤纤掩口轻笑,美目中闪烁着智慧与知性的光芒。

    而在另外一遢则是一位高大美丽的女子,单看身材就比她们高了一头还多,
    比男子还要高大。

    这女子年约二十出头,肩宽体阔,看上去十分魁梧,容颜却极为美丽,眼睛
    大而明亮,肌肤洁白光滑,除了嘴稍大一些之外,相貌几乎挑不出一丝瑕疵。

    她的腰肢倒是很纤细,胸肌却很发达,一对暴乳更是令人震撼,让人忍不住
    生出想摸一把的心思。

    虽是如此,却没有人敢真的去做。因为她是天下着名的张三侠张亦菲,谁敢
    真的伸出手去,只怕这手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整个广场上站满了天下侠士,其中敢色谜谜地盯着她的胸部猛瞧的,也只有
    伊山近一人了。

    这也不能怪他,只因他修习的不是武功,而是仙术,而且还是双修仙术,时
    常会性慾亢进也是难免之事。

    也因为这样,他常常要强行压抑性慾,才不会在面对一个陌生美女时就忍不
    住扑上去。而在长时间的清心寡悠之下,渐渐造成他的定力超人,一般的事情扰
    乱不了他的心思。

    他并不是武林中人,此时乔装改扮来到侠士採集之地,纯粹是为了解救自己
    干过的三位美女,而为了这个,就与面前这三位美女成为了敌人。

    侠女盟首领陈秋雁走到高台中央,挥手向天下侠士致意。

    在她的两边站着两位美丽侠女,一文一武,正是她的左膀右臂,侠女峰守卫
    的两大安全保证。

    侠女峰地势除要,有许多地方更是一妇当关,万夫莫开。而这一妇,自然是
    勇猛至极的张亦菲张三侠女。

    而何琳精擅兵法,侠女峰在她亲自安排的防卫体系之下,被打造得如铁桶一
    般,就算有大军来攻,也难以攻下此山。

    伊山近躲在人群之中遥望着这三个侠女,心里琢磨:「要想攻破此山,必须
    得先把她们拿下!」

    不遇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他最关心的是如何找到朱月溪等三名美女,把她
    们从囚徒生活中解救出来。

    他悄悄地向后溜去,穿遇人群,看到身边无数侠士都在振臂欢呼,眼中充满
    崇敬之情,不由微皱眉头。

    这些侠士来自各地,武功也都不弱,对侠女盟七位赫赫有名的侠女都很崇敬,
    或者是对其中一些美丽少女有倾慕之情。

    单是何琳,就以女诸葛之名拥有无数拥护者,若是她振臂一呼,在江湖上足
    以组织起一支大军。

    适些侠士就是被她和姊妹们召唤而来,準备对抗攻山的官军。

    官府也不是傻瓜,早就猜出济州杀官逆案是她们干的,只是没有证据,再加
    上侠女盟有强大靠山,无法发兵征讨。

    但事无绝对,在济州被活活吓死的梁知府也是出身世家大族,被掳来的知府
    夫人更是皇亲国戚,与朝廷各世家的关係盘根错节,说不定就会有世家势力不能
    忍受她们的行为,不管有没有证据也打上山来,试图解救知府夫人。

    因此,何琳未两绸缪,虢召天下侠士前来协助守山,以壮大本方力量,威吓
    官军不敢轻举妄动。

    这些侠士早都知道她们的美名,有许多还是侠女们的崇拜者,此时都愿做替
    死鬼,望向她的目光大都充满了癡迷。

    也有些身材魁梧的豪杰很感兴趣地望着张亦菲,小声交头接耳:「看那大屁
    股,肯定好生养,要是有这幺一个老婆,适辈子就没什幺遗憾了!」

    当然这声音都很小,以免触怒张三侠女,但一旁的伊山近却以非凡耳力听得
    清清楚楚。

    这高大健美的女子胸大屁股大,身高腰细,倒是很诱人,可是看看她的高度,
    再比比自己的孩童身材,伊山近不由颇为自卑,悲愤扭头,毅然离开了广场。

    「如果不是被夺去了一百年时光,我早就该长得很高了,当然很可能还是没
    有她高……」

    伊山近走在峰顶,见到无数劲装少女、侠士、喽啰兵兴奋高呼,显然那些侠
    女在他们的心里,是最令人尊敬的当代豪侠。

    七位侠女在武林、江湖中声望有多幺尊隆,伊山近现在是清楚地感觉到了。

    「再怎幺声望尊隆,在江湖中有崇高地位,排行第二的美貌女侠还不是跪在
    地上吮我的肉棒、舔我的屁眼?」伊山近脸上带着古怪的微笑,在山寨中到处乱
    走,搜索着自己被擒的女人。

    突然,他心中一动,彷彿有了感应。

    自从修仙之后,灵力逐渐增强,自然就拥有了感应能力,并随着修行的进步
    而逐渐拥有更强的感应力和预测能力。

    他停下脚步,目光遥望侠义厅,微微闪烁。

    他此时站在侠义厅后,看看四周到处都是兴奋狂呼的劲装少女和喽啰兵,便
    悄悄退后,移到了树林之中。

    一股雾气从林中涌起,将他的身形吞没,当雾气散后,他的身体已经消失得
    无影无蹤。

    隐去身形的伊山近小心地踏遇侠义厅门槛,向着里面摸去。

    他虽然身具仙术,但也可能被人看出他的隐身。不过那至少要身具高深内功
    才行,而三位侠女此时都在外面与远方来的侠士们会面,他可以暂时不用担心。

    侠义厅中,戒备森严,无数美貌少女身穿劲装,将每道门户都守得水水洩不
    通。

    但伊山近的隐身术却是她们无法看穿的,他一步步地向前走去,按照自己心
    中的感应,向前搜索。

    绕过弯弯曲曲的道路,伊山近来到最里面的内室,看看室中无人,便布下摄
    声术,将整个内室笼罩在里面。

    他微一沉吟,闭上眼睛沉思良久,终于用灵觉探测到了本室机关布置的秘密,
    伸出手去扳动床头上铸的一个铁狮子,听到一阵吱呀呀的响声,大床旋开,床后
    墙壁从中分裂,向两边移去,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在洞口中传出一声惊讶的低呼。伊山近凝目看去,只见两个劲装少女正守卫
    在洞口内侧,手执长剑向外扫视,似乎是为机关突然自动打开而感到莫名其妙。

    伊山近闪电般地冲过去,轻挥拳头,砸在她们头上,将她们打昏在地,随即
    伸手扳动墙内机关,将墙壁恢复原状。

    踏入地牢密道,伊山近一路向下搜寻,在层层地牢之中,看到无数悲惨哭泣
    的可怜人,有些人奄奄一息,已经快要得牢瘟病死了。

    他心中牵挂自己有过性爱关係的三名美女,毫不停留,绕过少女狱卒的守卫,
    一直走到第三层,突然心有所感,举目望向最里侧的一间牢房,不由大为震惊。

    牢房里面有两具血肉模糊的胴体,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虽然她们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伊山近遇是能够从那熟悉的胴体中认出她们,
    心中大为慌乱,一头冲过去,却撞到了牢房粗大木栅,发出剧烈轰声。

    「咦?」几个劲装少女走过来在附近到处搜索,却没有发现什幺,只能狐疑
    地走开。

    躲在暗外的伊山近定了定神,使出穿墙术,一步踏入牢房,伏身抚摸这两具
    血肉模糊的胴体,看她们被打得如此凄惨,不由潸然泪下。

    这两位美人不论当初是如何与他发生关係,总归是有过无数次交欢的情爱,
    在极乐的高潮之中也曾不顾一切地紧密摊抱、狂吻抚摸,深深地进入对方身体射
    出狂热的体液,就算没有感情,干了这幺久也生出感情来了。

    那美妙诱人的性感玉体和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娇躯,现在却满身是血、皮肉
    绽裂,看上去十分悲惨,几乎让人无法相信这就是他曾经抚摸拥抱过的美丽胴体。

    这一对伤痕纍纍的美丽母女一直没有惊醒,即使他用力摇动她们身体,也只
    是闷声轻哼,毫无醒来的迹象。

    「公子不要着急,先救治夫人、小姐为上!」

    伊山近心中突然响起媚灵的呼唤,这才清醒过来,擦去泪水仔细观察她们的
    伤势,却越看越是心惊。

    她们的柔嫩肌肤被皮鞭狠抽,戏呼每一块地方都被打得绽裂,鲜血喷涌,现
    在已经失血过多,再拖下去,只怕会出人命。

    伊山近并不是医生,看到她们伤势如此严重,急得团团乱转,束手无策。

    「公子先将她们收入美人图中,然后再行救治,效果会好一些!」

    伊山近被她提醒,这才恍然醒悟,立即展开美人图,向着地上两名美女扫去。

    金光一闪,两具血肉模糊的身影突然消失在地面上。伊山近也不迟疑,立即
    一步踏入美人图,出现在她们身边。

    他本来想让蜀国夫人出来照顾她们,但转念一想,她们姊妹连心,如果看到
    朱月溪这副模样,一定伤心欲死,不如先救活了她们再相见不迟。

    这里是他的空间,做什幺事都方便。伊山近随手一挥,瑶台上两具满身是血
    的胴体上,衣衫飘飞,化为蝴蝶片片飞散,露出的赤裸身体满身纵横血痕,令人
    惨不忍睹。

    伊山近咬牙伸出手去,双手分别按在她们母女的乳房上面,抓紧染血的玉乳,
    大声道:「降伏!」

    这并不是趁机佔便宜,而是因为一旦被降伏的女子,就可以被视为美人图的
    一部分,再进行救治就容易多了。

    随着他的大喊,光芒涌去,将两个遍体染血的美女包裹在中间。

    等到光芒消散,伊山近立即默念真言,开始动手改造她们的身体。

    明月之下,瑶台之上,两具精雕玉琢的娇躯上,绽开的皮肉伤口渐渐合拢,
    鲜血也不再从伤口中流出,两位美女的脸色也显得好看了一些。

    等到伤口尽数收口,伊山近又念动真言,伤痕渐渐消失,每一寸肌肤平滑如
    玉,就像先前那样光滑柔嫩,而且皮肤似乎还比从前更加嫩滑洁白。

    「咄!」伊山近伸手一指,疾风涌去,将两个美女包裹在中间。

    两位美人轻轻地颤抖娇吟,被疾风拂去满身血迹,化为片片桃花,飘向远方。

    月光皎洁,洒落在瑶台之上。这一对美丽母女身浴如水月光,一丝不挂的胴
    体显得如此圣洁完美,引得伊山近的肉棒不由自主地立起来。

    伊山近怒哼一声,挥拳砸在它的头上,怒道:「她们都这幺惨了,你还敢动
    色心?」

    他踏上一步,伏身抚摸她们的冰肌玉肤,探查她们的伤势,感受到她们的伤
    势已经痊癒,这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少女躺在白玉床上,感觉到一双手正抚摸她的裸体,娇躯微微一抖,嘤哼一
    声,甦醒过来。

    她颤抖着睁朗眼睛,害怕地瞇眼看去,却没有看到那恐怖的女侠陈秋雁,只
    看到伊山近熟悉的脸,就在她的眼前。

    「啊!」她失声惊呼起来,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喃喃道:「我真的死了?怎
    幺你也会在极乐世界?」

    「极乐世界我们去过许多次了,不过倒还没有死。」伊山近的手不由自主地
    攀上她玲珑可爱的窈窕胴体,习惯性地握住柔滑嫣嫩的少女椒乳,一边捏揉酥胸
    一边暗骂自己不争气,封于刚受过重伤的少女也压不住慾火。

    在梁雨虹被揉捏乳房的手弄得红晕上脸时,她美盛动人的母亲也甦醒过来,
    睁眼看到这一幕,失声叫道:「阿禾!」

    她性感成熟的美丽胴体飞扑过来,一把抱住伊山近的身子痛哭失声,将灼熟
    泪水洒落在他的肩上、手上,和女儿赤裸的酥胸上面。

    「我听说那些坏女人把你们抓来,就赶到绮霞山来救你们!」伊山近解释原
    委,又问:「怎幺没有看到文大小姐,她去哪里了?」

    「被一个恶女人提走,不知送到哪里审讯去了!」朱月溪含泪说道,雪白藕
    臂紧紧抱住他的身体,生怕他会突然消失,就像她梦中曾经出现过的情景一样。

    她一丝不挂的赤裸骄躯紧贴在伊山近的身上,下体也凑在一起,嫩穴和雪白
    大腿很容易地感觉到裤子里面肉棒的硬度,不由呼吸一窒,立即伸出玉手到裤子
    里面,握住粗硬肉棒,用力套弄起来。

    伊山近吃了一惊,呼吸变得急促:「嗯?你的伤刚刚好,还是先不要……啊
    ……」

    他被柔滑玉掌熟练的套弄功夫弄得慾火狂升,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朱月溪却兴奋地娇喘着,用颤抖着的双手快速替他除去身上衣物,熟练地将
    他剥得一丝不挂,立即弯身下去,美艳红唇一口含住了翘起的肉棒。

    她跪在白玉床上,伏下娇躯大力吮吸肉棒,拚命地含到深处,用深喉技巧套
    弄肉棒,温暖湿润的小嘴和紧窄喉道都快要让伊山近爽晕过去了。

    狠吮了几下,她按捺不住身体内如火的春情,扑到他的身上,强行将伊山近
    按倒在地,伸玉手抓住肉棒,移雪臀到他胯间,将生出梁雨虹的灼热蜜穴封准龟
    头,狠狠坐了下去。

    「啊……」两人同时发出颤爽呻吟,浑身爽得颤抖,半天才停止了颤动。

    朱月溪的美目水汪汪的还在流着热泪,纤手按在他的胸膛上,挺动玉臀,开
    始用蜜道吞吐他的粗大肉棒。

    伊山近仰天躺在瑶台上面,望着天空明月,颤爽呻吟。梁雨虹出生的蜜道是
    那幺灼熟瀑润,将整根大肉棒都套在里面,紧紧包裹住,磨擦的快感让他有即将
    升天的感受。

    被奸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伸手抓住身上高贵美妇的玉乳,责备道:
    「都什幺时候了,怎幺一见面就想干这事!」

    虽然是这幺说,他还是忍不住挺腰向下,狠狠一棍插到最深处,将美少女住
    过的子宫撞得一阵震颤。

    「好舒服!」朱月溪扑倒在他身上,紧紧抱住他的裸体,颤声悲泣道:「你
    这狠心贼,这幺久不来救我们,我都快要被折磨死了!从你离开以幺,这里一直
    很痒,我想你想了多久,你知道吗?」

    伊山近闻之恻然。自从他离开济州后,府宅里面的贵夫人就朝思暮想,渴望
    着重新与他交欢的生活,不知为此做了多少春梦,这些他都想像得到。

    现在久别重逢,她一心想要重现长久以来的愿望也是人之常情,不能封她太
    苛责。

    他心中一软,伸手抱住她的性感裸体,温柔地吻上她的樱唇,将舌头伸进去,
    撬起丁香小舌,与她进行亲密的热吻。

    感受到他的温柔,朱月溪幸福地哭了起来,抱紧这小小男孩,与他狂热接吻,
    就像一封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不,他们实际上就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性爱伴侣。

    在旁边,她的女儿已经看得呆了。

    因属被囚禁那幺久,现在突然获救,形势变化得太快,让她纯洁的头脑有些
    转不遇来,后来看到母亲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强姦伊山近,更让她吃惊,一时回不
    过神来。

    但等到她终于醒悟过来时,就不能保持平静,愤怒地扑上去,一把将母亲赤
    裸的身体揪下来,让那灼熟蜜穴在与肉棒分开时,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紧接着,她就骑了上去,张开雪白粉嫩的大腿,花瓣颤抖地包围住湿淋淋的
    肉棒,不顾那里沾满了她母亲的淫水,狠狠下坐,随即仰天发出一声颤抖的惨叫
    :「啊!好痛!」

    虽然嫩穴微显湿润,但终究还是比较乾涩,她这样强行用少女花径吞没粗大
    肉棒,被龟头撑得蜜道肉壁痛楚也是理所当然。

    伊山近也跟着大叫:「_
    啊!好爽!」

    虽然少女蜜道乾涩,幸好有美艳贵妇的蜜汁作润滑,而且她们是母女,体质
    相近,润滑起来更是事半功倍。

    即使是被大肉棒干过这幺多次,少女的花径依然紧窄温暖,牢牢地箍住肉棒,
    爽得厉害。

    伊山近爽叫了两声,突然醒悟,看着身上奋力挺腰强姦自己的美丽少女,惊
    讶问道:「啊,你在做什幺?」

    梁雨虹美目含泪,拚命挺动纤腰雪臀,让刚干遇她母亲的粗大肉棒在她的紧
    窄嫩穴里面抽插,磨擦着嫣嫩肉壁,将朱月溪的淫水抹到她蜜道内部的肉壁上面。

    听到伊山近的责问,她含泪咬牙抓住他的肩膀,低头颤声道:「你这狠心短
    命的小鬼,把我丢在那里,让那恶女人抓住,现在一见面就和我母亲干那丑事,
    我不服!」

    「呃……那你喜欢的话,继续干吧。」伊山近自觉理亏,把眼睛一闭,乾脆
    任她强姦。

    反正她刚被救出来,被折磨了那幺久,心里委屈,让她奸一下也没有什幺大
    不了。

    梁雨虹却悲伤起来,扑到他的怀中放声大哭,紧窄瀑滑的蜜道都哭得一颤一
    颤,把肉棒套得很是舒服。

    「干就干嘛,怎幺又哭了?」伊山近不解地问。

    梁雨虹哭泣摇殒,半晌才抽抽噎噎地道:「我父亲被那些恶女人害死,表姊
    被抓走,你一定得替我报仇!」

    她抬起泪眼热切地整着他。现在他是她唯一的依靠,再没有别人可以依赖了。

    「这你放心,不用你说,我也会做的。你表姊在哪里,我去查访,可是你父
    亲又是被谁害死的?」

    梁雨虹满是泪水的俏脸上露出痛恨的神情,咬牙切齿道:「是那两个女人,
    好像是侠女盟排名第五和第七的!我记得清清楚楚,其中一个拿着剑刺死了我父
    亲的贴身卫士,另一个拿剑去刺我父亲咽喉,故意把他吓死了!」

    「被吓死的,这真悲惨啊!」伊山近暗歎着,感觉到她咬牙之时,蜜道里面
    好像也有嫩肉在咬着肉棒,很是爽快。

    梁雨虹哭了一阵,又挺动纤腰蠢淫起他来,瀑润蜜道快速套弄肉棒,直干得
    娇喘吁吁也不肯停下,彷彿是担心伊山近不爽够了,就不肯尽力帮她报仇一样。

    朱月溪一丝不挂地跪在旁边垂泪,梁知府虽然不是她心中所爱,但毕竟是一
    起生活了多年的丈夫,如今被人害死,她也为之伤感。

    哭了一阵,看着女儿在那边挺腰提臀干得起劲,她的身体又热了起来,却碍
    于女儿,也只能爽紧美腿忍耐。

    梁雨虹骑在伊山近的胯上,疯狂大干了一阵,突然仰起颈,放声尖叫,玉体
    剧烈地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啊,我也……」伊山近也虎躯剧震地抓紧她柔滑娇嫩的玉乳,挺腰将肉棒
    插到最深处,狂烈喷射出滚烫精液到少女纯洁子宫里面,爽得头晕目眩,眼中湿
    润地颤声叫道:「这才是真正的栖檠世界啊!」

    不知爽得眩晕了多久,两人才从极乐世界中回过神来,抱在一起颤抖喘息。

    可是没喘多久,心急如焚的朱月溪就耐不住如火春情,奋力将女儿从大肉棒
    上面抱下来,随即骑上去,将刚从女儿嫩穴中拔出来的粗大肉棒塞进了自己生下
    她的蜜道之中。

    肉棒还没来得及软化,就被她温暖蜜道爽得又硬了起来。美艳贵妇就像刚才
    她女儿做的那样,一边挺动纤腰隆臀强姦着伊山近,一边哭泣哀求道:「小老公,
    求求你一定要替我死鬼老公报仇……」

    伊山近听得不是滋味,可是她们母女的蜜道实在让人舒服,让他只能含泪答
    道:「嗯嗯嗯嗯……」

    美丽少女一丝不挂地趴在旁边娇喘,半晌回过神来,奋力爬到他的身上,用
    力吻上了他的嘴唇,将丁香小舌伸遇过,与这正在与她母亲狂奸大干的男孩热烈
    温吻,不知吞了对方多少口中津液。

    在这一对美丽母女的服侍下,伊山近爽得无法自制,一次次地喷射出精液,
    平均分配在这幺母女花的花径和子宫里面,把她们都喂得差不多饱了,自己也爽
    得躺在地上喘息不止。

    梁雨虹像小狗一样趴在他的身上,娇柔胴体紧紧檩住他的裸体,柔嫩少女花
    径紧紧含住刚射遇精的肉棒,不放心地含泪问道:「你真的会帮我报仇?」

    伊山近喘息着点冰,已经累得没力气说话了。

    「那好,我就把这里也给你!」梁雨虹下定了决心,小手撑着他的胸膛,费
    力地坐起来,玉臀上挺,将肉棒从蜜道中拔出,又向前移了一点,终于停下。

    她纤巧柔嫩的小手在下面摸索着,握住瀑淋淋的肉棒,顶住了一个美丽的花
    朵。

    「啊,你这是……」伊山近惊讶地叫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身上一脸毅然决
    然的青春美丽少女。

    梁雨虹紧咬樱唇,美目含泪凝视着身下的小小男孩,颤声道:「你要是肯帮
    我报仇,我就把这里也让你干!」

    「这里?你怎幺知道这些事情的?」伊山近讶然问道。

    「从书上看来的!」梁雨虹简单地回答道,玉臀用力下坐,菊花绽开,含住
    了龟头。

    自徒被伊山近姦淫之后,她就让丫鬟们搜集了些房中术的书,期望从里面能
    找到夹断或吸死他的秘方,可惜什幺杀招都没有找到,不遇倒是了解了许多知识,
    现在正好能用得上。

    龟头胀得很大,即使沾满精液蜜汁,滑进去一点,也让她痛得厉害,美目中
    涌出清澈泪珠,动作停了下来。

    伊山近龟头前端被菊花爽住,感觉很爽,可是看她那幺痛苦又有些怜惜,伸
    手摸着她雪白柔滑的美腿玉臀,柔声道:「太痛就算了……」

    话音未落,梁雨虹已经奋力下坐,随即发出一声痛楚的惨叫。

    少女嫩菊绽放,将硕大龟头吞进去,可是菊花开放的结果,就是红染花瓣,
    嗤的一声,鲜血从嫩菊被撕裂的创口中喷射出来,溅得伊山近胯部如桃花盛开,
    鲜艳绚丽。

    「啊!」美丽少女痛得浑身剧颤,菊花紧紧咬住龟头肉冠,就像一个肉环咬
    住龟头,爽得伊山近也跟她一起颤抖。

    他的龟头已径被嫩菊吞没,感觉着少女玉体内部的温暖灼熟,爽得无法自制,
    晕陶陶地伸手抓紧雪臀玉腿,用力向下一按——震耳欲声的惨叫声在瑶台上响起,
    少女剧烈晃动着娇躯,痛得痛不欲生。

    粗大肉棒破开紧窄菊穴,插入火熟菊道里面,在插入的狂烈动作中,菊花彻
    底绽放,热血迸出,鲜艳至极。

    梁雨虹痛得满脸是浪,放声悲泣:「早知道这幺痛,就不让他干了……」

    痛悔的灼热泪水,滴滴洒落在伊山近的胸膛上,浇得他憨火更盛,索性抓紧
    美少女玉臀纤腰,狠命下按,肉棒嗤嗤地撕裂嫩菊,裂口更大,鲜血泪泪流出,
    将肉棒和睪丸染得一片殷红。

    「爽啊!」伊山近忍不住爽得歎息,感冕整根肉棒都被少女菊道吞没,夹得
    剧爽。

    「壤小鬼!」美丽少女痛得尖叫大哭,抓住他的头乱打,痛呼道:「快拔出
    来!不许再干了!」

    「是你让我干的!「伊山近忍着痛,抓住纤腰嫩臀上下晃动,怎幺也捨不得
    脱离这样美妙的快感。

    处菊鲜血与精液蜜汁作为润滑剂,几种材料的优点都加在一起,让肉棒在里
    面歎哧歎哧插得很流畅。

    菊花将肉棒根部紧紧勒住,如肉环狠束,还有肉棒在菊道中磨擦的快感,让
    伊山近爽得仰天大叫「这就是我们的极乐世界啊!」

    实际上,只是他的极乐世界,对于可怜的少女来说,现在跟地狱没什幺分别。

    「痛死了!比挨鞭子还要痛……」梁雨虹放声哭泣着,拚命扭动娇躯想要逃
    开,让大肉棒从流血嫩菊中拔出来,可是却只能增加肉棒被菊道扭动磨擦的快感,
    让伊山近更爽地抱住她狂插。

    他干得痛快,索性将美丽少女翻遇身来按在地上,让她玉臀朝天,自己跪在
    臀后,抱佳她的玉体大抽大插,粗大肉棒在纯洁少女的菊花中抽插出入,被她繁
    窄至极的菊道夹得剧爽,虎躯爽得一震再震,几乎把精液射遭她的菊道深处。

    不过他还没有爽够,慌忙把住精关,双手抓紧美妙柔滑的玉臀,狠狠地将肉
    棒插入到最深,龟头碰触到菊道深处内壁,戮得美丽少女腹中十分难受,哭泣得
    更是悲痛。

    伊山近却爽得打颤,回头命令道:「快过来,舔我后面!」

    上次被赵飞凤舔遇后庭菊花,他就喜欢上了那种感觉,现在干着美少女嫩菊,
    希望自己的菊花也能受到贴心服侍。

    朱月溪合泪爬过来,红晕布满美艳面庞,柔顺地抱住他的屁股,将艳美玉颜
    贴到臀瓣中间,伸出柔滑香舌,在他的菊花上温柔地舔弄着,顺便将睪丸一併舔
    得干干浮净。

    伊山近抱住美少女狂速抽插,身后又有美艳贵夫人舔弄菊穴,爽得厉害,索
    性拚命挺动腰部,在梁雨虹嫩菊中大抽大插,次次到底,让美丽少女的尖叫声响
    彻瑶台。

    梁雨虹痛苦地扭动着雪白娇躯,痛得满脸是泪,感觉真的像在地狱中遭受苦
    刑一般。

    这样的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随着肉棒狂插,菊花渐渐绽放,灼热通道也放
    鬆下来,痛楚已经不如原来那幺剧烈了。

    伊山近爽得无法停下,抱紧她猛插不止,渐渐的快感从美少女菊道中涌起,
    让她忍不住娇吟出声,美目也变得水汪汪的。

    「怎幺,爽了吗?」伊山近有点惊奇地问,他对于干菊花没有什幺经验,因
    此梁雨虹的每一个反应都是难得的经验。

    「嗯啊啊啊……」梁雨虹点头颤声道,被他胯部一下下狠撞在柔滑玉臀上,
    爽得美目翻白,呻吟的声音也变得柔媚。

    「原来干后庭菊花也会让人爽啊!」伊山近心里嘀咕,更强的好学求知慾从
    心中涌起,抽插得更是快速。

    后庭菊道在初被开时确实很痛苦,但时间长了,渐渐就会有快感。伊山近干
    得高兴,速度越来越快,肉棒飞速在少女菊道中抽插,干得她快感连连,开始放
    声尖叫,声音中充满了兴奋与快乐。

    伊山近受到鼓励,更加兴奋,更是抱紧她狂抽猛插,干得梁雨虹淫声浪叫,
    高高挺着雪白嫣臀尖叫道:「好舒服!小鬼头、好老公,再用力些!你干这个真
    是有一套!」

    「其实我是第一次干菊花,干得不好……」伊山近很谦虚地说,却让梁雨虹
    更加快乐,充满了拔得头筹的兴奋喜悦,自动回过头来吐出丁香小舌与他激烈热
    吻,柔滑粉臀更是拚命向后顶去,让粗大肉棒一下下插到最深,与菊道猛烈磨擦,
    让激烈的快感涌入两人心中,并不断地向着快乐的最高峰攀登。

    「极乐世界,我们一起去吧!」在最后关头,伊山近抱紧美丽少女娇柔玉体,
    腰部猛力前撞,肉棒重重地插到少女菊道最深处,狂烈跳动起来,将大股滚烫精
    液喷射到美丽少女的玉体内部。

    「啊啊啊啊——」梁雨虹拚命摇动满头青丝,放肆狂甩,美丽面庞上充满喜
    悦的泪水,用尽力气将雪臀顶在他的胯部,娇艳菊花无耻地彻底吞没粗大肉棒,
    菊道痉挛颤抖着,拚命压搾坚硬的肉棒,恨不得将它的每一滴精液都搾出来。

    在伊山近身后,朱月溪也兴奋得玉面潮红,温暖玉手奋力掰开臀瓣,舌尖深
    深插逢伊山近的菊道里面,让女儿女婿的菊道在同时都受到贴心的呵护,爽至极
    点。

    伊山近被这对美丽母女的前后爽击干得荫晕目眩,肉棒不停地狂跳着,精液
    疯狂喷射,彷彿永远不会停下来一样。

    不知射了多久,伊山近终于瘫软倒地,身下压着玉体雪白的美丽少女,粗大
    肉棒仍然深深地插在她的染血菊花里面。

    朱月溪含着泪,在他的后庭上温柔舔吮,直到舔得乾乾净净,舌尖又向前滑
    去,舔过睪丸和肉棒根部,一直舔到女儿的菊花上面。

    出于母性的慈爱,她将菊花外的殷红热血舔得干干浮净,同时也将肉棒根部
    上染的血液舔净,看着肉棒萎缩,便伸出葱指将它轻轻拉出来。

    歎的一声,里面流出大量精液,朱月溪知道如果精液留在女儿体内,只怕她
    之后会不舒服,于是不避艰难,将娇艳红唇贴上去,大力吸吮嫩菊,将里面的精
    液和落红等都吸出来,一口口地嚥下。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她的玉体在兴奋颤抖,彷彿从中寻找到了无尽的背德快
    感。

    那一对少年男女都干得没有力气,趴在那里任由她在自己下身舔来吮去。伊
    山近喘息静久,突然感觉到下体进入温暖舒适的地方,低下头看到她美丽面庞上
    浮现出淫蕩微笑,正快乐地含吮肉棒,将上面的东西都嚥下去。

    梁雨虹也回过神来,低头看到自己母亲的淫浪表情,不由红晕满面,乌黑眼
    珠灵活地转了一下,突然揪住伊山近的鸡鸡问:「你想不想像刚才对我那样对我
    母亲?」

    「我不是干过她了吗?」伊山近讶然问,突然醒悟遇来:「你是说让我插她
    后庭,开她菊花?」

    粱雨虹郑重地点了点头,俏丽面庞上浮现出小恶魔般的微笑:「上次她帮你
    破我的处,现在该我回报了!」

    美艳贵妇娇躯剧震,玉颊飞起红霞,面封着伊山近探询的目光,犹豫再三,
    还是羞怯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让他把大肉棒插到自己后庭菊花里面。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软棉棉的肉棒上面,心里迅速热了起来,彷彿着起
    了火:「那里好大,就算软了还是这幺大,要是硬起来插进去,会胀破的……唉,
    我前面的处女没能留给他,就把那里……」

    想着想着,她绝美的面庞渐渐鲜红如血,如水目光更形柔媚。

    看她如此娇羞,梁雨虹微微恚怒,爬遇去一把揪住小时候吃过奶的雪白暴乳,
    抓着她按在地上,帮她翘起雪白香臀,伸手招呼伊山近:「快来,这幺又肥又白
    的大屁股,不想好好干一下吗?」

    在古时大邪所制的美人图中,受仙器法力的影响,会让人变得豪放,从前不
    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也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出来了。

    看着这对美丽女子赤裸诱人的美态,伊山近兴奋地嚥了一口口水,正要上前
    按住她们母女狠干,突然心有所感,失声叫道:「不好,那些贱人已经发现你们
    失蹤了!」

    在地牢里,几名劲装少女已经打开牢门,惊慌地冲进来到处搜索,却怎幺也
    找不到那对受刑昏迷的母女,更看不见隐形空中的美人圄。

    她们已经找了好久,还是没有发现一丝囚徒逃走的痕迹,甚至没有在逃跑的
    路上留下血痕。

    「不好了,得快点去报告首领,免得她们逃远了!」一个少女慌慌张张地叫
    道,回身就向出口冲去。

    突然,空中金光大作,耀得下面的少女们连眼睛都睁不鞠。

    一个身影徒金光中浮现,如金甲天神一般威凰凛凛、煞气四溢。

    他目光一扫,看着牢中的几个少女,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抬腿狂踢,用上了
    从赵飞凤那里偷学来的追凤腿法,砰砰一阵乱响,将那些少女都踹得吐血飞跌出
    去。

    冲到入口处的少女也没有幸运逃脱,被他一脚踹在后心上,喷血晕厥。

    伊山近心恨她们封朱月溪母女的虐待,下脚毫不容情,等到踢昏了她们,才
    有心思打量她们的容貌,倒也都算漂亮,看起来陈秋雁找狱卒也都挑漂亮女孩来
    做。

    属了防止她们去向女侠们告发实情,本来是应该灭口的,但伊山近突然心软
    不想杀人,何况她们也非首恶,罪不致死。

    他随手一挥,美人图从空中疾射而过,金光向着她们一扫,这些昏迷少女立
    路过看看。。。推一下。。。
    分享快乐
    路过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