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墓仔埔春色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叫钦仔;国中放牛仔班毕业了后,在阮庄脚,无倘好亲像市内囝仔吓呢好坑,一工到晚瀛瀛没代誌打电动洽飙车过日子,爸仔就送我去洽庄内阿发师学手艺。阿发师是一个土水师,专门替人给祖公仔起大厝,做风水。所以平时工作场咙吗在附近的山上墓仔埔,平时除了师仔洽我以外,也有一个死尪的霞仔来做小工。
     
      
     
    日子吗?讲起来过了吗真紧!已经做冬外,每工平时做识(工作)时,霞仔洽师仔用兮啰搵豆油吃重鹹的话伫答嘴鼓,你讲一句来,我捅一句过去,有时阵洽伊插归半句啦,马上得给人捅倒转来,给人亏洽歹势,面红讲没出嘴。所以只有惦惦听、识罔做,听爽暗坎在心内得好啊,其实讲起来日子也甭外歹过。
     
      
     亲像兮工透早;番土(水泥)搅好,搭要就工开始沏砖仔,霞仔就开嘴讲:
     
     
    「发师仔!人讲将四就没皱,麦展勇啦!是不是昨暝拼过头哩!今啊日手头拿着砖,哪会比比挫!」
     
     
    「干!挫你去死!已经规哪工无做了!你是否是鸡掰在痒喔!找没人倘好给你干喔!中昼吃饱再给通一下!麦牵拖一大堆阁讲五四三!」
     
     
    中昼,便当吃了后,师仔就使一个目色,对霞仔讲:
     
     
    「你不是要转去餵鸡鸭,我要下山去拿材料,顺煞载你落山啦!要莫?要得卡紧呢!」
     
     
    霞仔有一点歹势,对我说:
     
     
    「钦仔!等一下再带冰水转来给你吃!」
     
     
    就按呢跨将(上)师仔黑多掰(机车)的后璧座,两人落山去了。落山去变啥蚊,其实我那会否知?囝仔人有耳无嘴,这款代誌不通黑白讲,无小心黑白讲出去,代誌就大条啦!惦惦睏中昼,当作啥米咙否知,卡没代誌!
     
     
    也有阁亲像兮工,铁牛荣仔载砂石洽红毛土(水泥)起来山顶。将面落货将面对霞仔亏直讲:
     
     
    黑毛堵(遇)人就展,洽你拼归暝,拼到你软脚叫娘礼!甘有影?
     
     
    恁这仔(这些)查埔孤孤出一个嘴,黑毛展伊吓呢勇?也有法度?那伊疯花仔那会到今吗无生尬半只咬蛇(蟑螂)出来。只有爱归身躯罔搓罔玩,按呢当然玩归暝那有效,正经爬上来,是档外久?好胆叫伊来我的面前讲?啥米人先软脚要否知哩!你也愣;和你阁插一脚没要紧,照常给恁爬转去。你敢否?到时阵恁娥仔甭通来找我讨人讲咙给我吸卡乾阿乾,转去没货倘好交待?
     
     
    我看;归庄查埔咙给你吃了了,你夭无一个给你洽意,按呢啦!发仔用番土做一只永远定(硬)翘翘给你用?里底可能得要扎铁只仔,要没哪还会照常给你夹断去?
     
     
    我哪敢?阮是歹命无尪倘好照顾,才会恁查埔仔相招,捡一点菜尾仔。甭讲洽嘿歹听,亲像归庄咙相好过?
     
     
    这归工,师仔特别爽!因为伊那个大汉查某子给伊吊车尾,考到台北一个私立大学,其实阮庄仔内有法度考得着大学的妖是盖少,所以师仔归工咙直臭屁卡嘴角全沫,还魁我就是不爱读册,只好跟伊同款这世人注定爱揉番土过日子。
     
     
    开学的时间到了,师仔讲要休睏三工,带伊查某子去台北注册,嘟好工作场有一点赶,有一坆人日仔已经看好,赶紧要完盆。所以叫阮两人甭使休睏,搁惊我甭会,千交代万交代得要按那做,其实对伊对冬外!看吗看卡会啦!伊就是贪得我这个徒仔工俗!平时甭要给我上场去哩做,麦先紧给我学会耀,惊我学会耀得先浪港(溜走)。
     
      
       这工;霞仔因为无师仔倘好答嘴鼓惦惦也是真无意思,只好找我罔牵!
     
      
     『钦仔!今啊日起就是师仔啦!要叫你阿钦师仔的!钦师仔!以后出师做师父做头家,我看我就对你做卡有通!』
     
      
     「我得甭是甭惊给师仔打断脚骨讲!敢请你?」
     
      
     「以后做人的头家时,得爱卡有度量!不倘像你师仔那样冻霜,已经归年无给我加工钱啦!」
     
      
     「其实师仔对你也是底外歹?又阁替恁川仔起大厝,三不五时又阁替你寻这一下田水,给你免哈!」
     
      
       「阮川仔的墓是我买的材料,他祇不过无给我算工钱而已,寻田水!寻你去死啦!囝仔人你是懂什米晓!甭通黑白乱讲!」
     
      
      
     「对了!讲搭底讲,你是转大人没?鸟仔有发毛无?鸟仔哪发毛,就开始厦起秋,也得倘好用了!倘好用啥米你知没?就是查埔查某倘好相好、倘好爽啦!」
     
      
       「我有发毛无发毛跟你什幺牵代,是恁玲仔要给我驶幺?」
     
      
       「无先给老身用看麦!那知影倘好用没?就要肖想阮玲仔。来!家私先展出来给老身仔鉴定看麦!」
     
      
       嘴枉讲,阁真正伸手来拉我的裤头,我赶紧给伊拨开。
     
      
       「做识啦!甭得嘿!五四三啦!你有做无做无要紧,我哪无做得识,是唉给人骂到臭头!」
     
      
       中昼便当吃完,我就跟平时同款找一个风水厝脚睏中昼。霞仔去附近树仔脚放尿,转来也在我身边倒下来睏。
     
      
       对我讲:
     
      
     
    「讲真的了!鸟给我看麦啦!看一下得会死吗?看你是应该是已经转大人了!鸟仔应该也使用啦!你有用过幺?也是咖己打手枪?少年囝开始起秋,一工到晚烂鸟吗硬梆梆,头壳底卡想吗是相干,没人倘好干就打手枪来消气!手枪打起来,越打爽起来就越紧!两三下就紧买打出来。就算去开查某也是同款,赚吃查某伊要赶紧赚免伤身体,催你卡紧呢!卡紧呢!给伊催啰!你吗就拼命撞,一捆哪你就出来啦!按呢养成习惯以后得无档头,无法度享受相干的趣味,后悔归世人喔!
     
      
     
    其实查蒲查某相干,得要有趣芬,两人慢慢搓!慢慢来!先相吻一下再搁摸伊的奶,吸伊的奶!你给依吸鸡掰!伊给吸烂鸟!吸到爽起来,修睏一下心头撂定再慢慢干下去,慢慢来一下一下,越干鸡掰越出水,那当时查某鸡掰内底亲像蚂蚁在爬恰呢痒,烂鸟亲像扒仔一下一下给伊扒出来!查某就会彼彼挫!档没着就先爽出来!戏时阵你才也驶开始拼命冲!
     
      
     查某人没亲像您查浦一下爽出来就软落来!爽到头伊倘好档一睏才会下来,也使爽归哪解!哪干无爽出来,ㄏㄟ亲像没起鼓就下戏,是外甘苦你敢知?比无干各卡甘苦!这些撇步没给你教,后摆娶某没法度给某爽,某一天到晚郁卒放在心内!没倘好ㄊㄠˋ
    那有好面相给你看!也给外面查浦稍拐一下,就给你讨客兄给你做乌龟!」
     
      
     给伊讲卡心头咙痒起来,没再给伊档,给伊给我趟开牛仔裤开始玩我的烂鸟起来!
      喔!这呢大只!白抛抛又个红支支,龟仔头亲像鸡蛋这呢大粒!这呢大副的牲礼没拿出拜怕剩(浪费)啦!哪知影伊爬起来,一手捏着我的烂鸟,一手将裙掀开就按呢坐落来!烂鸟马上入去滑流咻又咯烧滚滚的鸡掰内底!
      伊开始亲像『青蛙跳』安呢一下一下给我干起来,亲像烂鸟套在两块肥猪肉中揉,拉出时阵归个鸡掰里底肉红支支隆拉出来,害我一直爽起起来!
     
     
    喔!我忍不住叫出声。
     
     
    伊看我挡不住就坐下来讲:
     
     
    甭想!喘两下大气,喔!这呢长!强要堵入去子宫里!
     
     
    又格给伊衫钮跟布拉惹(奶罩)打开,叫我摸伊的奶!两粒有一点下垂的布袋奶,摸起来软软又够真好玩!捏住伊的奶头,掴硬起来!
     
     
    换伊挡不住!
     
     
    喔!嘶!一直唉
     
     
    开始摇起来,鸡掰心搓着我烂鸟毛越摇越快。
     
     喔!喔!一直叫,嘴唾在嘴角流下来!一捆子归身躯歙歙阵,鸡掰内亲像囝仔吸乃戏款吸着我的龟仔头。
     
     喔!喔!出来了!出来了!足久甭给人干卡出来!
     
     爽!足爽!归身躯软晓晓倒在我身上。
     
     伊爽;我还掴没有爽!赶紧给伊翻过来,两脚翘高高放在我的肩甲头,换我拼命冲!拼命哢!伊头啊开始一直闪,一直讲好了!好啊了!但慢慢开始嘛顺我的势跟我做伙摇!我!我咯给你引起来!
     
     又格戏戏阵,一阵一阵烧烫烫在鸡掰底流出来,看伊软叭叭倒在ㄏㄧㄚ在我按那摇按那撞!喔!喔!讲否出声。
     
     我吗一阵加仑顺!啊!就那呢给洒出去。归个人软下来倒在伊身躯上,两个人大气接小气喘没离。过一捆伊才叫我起来,拿卫生纸给我擦,伊加哩擦擦在爬起来。讲
     
     真正歹竹出好笋;德仔那只黑脚香也有法度生出这只大班鸠来!真正看麦出!
     
     什幺?阮爸仔生做什幺款你也知?连阮爸也给你骑过!莫怪人讲你是庄内的公共便所众人骑众人蒜!你讲,阮爸是按呢骑过你?你讲!
     
     伊有一点歹势;讲:是按呢;前一暂讶落雨天无作识大家在庙后赌十胡啊,戏工我手气有够歹,身上两千外圈输了了无打紧,倒欠你爸仔千外圈。你爸有够了然一直讨。只好叫伊载我转来厝内拿,转来厝才知影厝内也无便钱。我只好讲给伊爽得抵好吗?就按呢才知影你爸那只黑阁薄扁、一下入去无两三下就清洁溜溜!还够真兴,了后还过招我鬼外遍哩!你转去就不倘跟你娘黑白讲!我惊你娘那只虎霸母。ㄏㄧㄚ咙是你爸仔招的不是我兴!
     
     归下埔伊对我特别好,下班又替我洗家私;平时洗家私咙是我的代誌。要走啦还摸一下我烂鸟,讲:这只真正有够勇!我看庄内找无鬼只倘好比!
     
     第二三工,伊拱等未到中昼,赶紧吃饱就赶我卡快来躺好爽。又阁教我真多撇步,我越来越否紧张越有档头。也讲真多伊的经验给我听。伊讲查埔人兴相干其实查某吗是真兴。查某卡歹势讲出来而已,查某通常需要先给人(城)诱,查埔先给伊摸、给伊搓,搓到楞头起来,比查埔够卡档没着,你否知影查某起楞起来,哪无爽出来ㄏㄧㄚ是外甘苦你敢知?归工身躯亲像狗瓦(蚂蚁)在爬按呢。伊讲查埔少年统勇,吃老就无法度不定翘没起来,翘起来入去撞没鬼下得出来!伊兜头结婚时跟姻川仔有当时倘好拼归暝拼到出来三四道,按呢捆去咙否知?第二工两人归身躯酸痛共未爬昧起来,但是心情感觉外好呢。但是查某人,是就三四十越需要。
     
     
    师仔转来看阮的工匮还算有满意,一早起就开始讲台北的查某是咙生做外哪水的,头毛染卡黄黄亲想阿凸,皮肤咙吗细绵绵白抛抛,穿着咙吗外高尚阁水,无亲像咱庄脚这些查某;黑又搁大圈,每一个未老就变成老查扒。嘿哪来爽一下不之外好你敢知?霞就讲ㄏㄧㄚ哩愣;那无去开一下!
     
       干!那有法度!两个宪兵对着着,讶无我一定叫一个来QK一下,一定赢过跟老查扒拼归暝,干!想得就要捉狂。
     
       在ㄏㄧㄚ(那里)有你查某子在身躯边没方便,转来昨暝你某没给你治一下夭,看你色塴塴到这阵亲像疯狗公乱乱肿,中昼再给你消一下啦!看你沖到面红支支,沖久是会中风的!
     
       真实的!有尪的查某人否知尪的轻重,否给尪饲好饱再怪尪爱去外面开查某。如果每工给尪琼得乾乾,看伊有什幺本事倘好去外口偷吃?话讲转来,像你按呢两三下就清洁溜溜,去开查某实在没採钱。要开得爱亲像钦仔那样有档头,ㄧ遍档哩点外钟连本带利咙琼转来才有价值。
     
     
    啥米?钦仔有档头你也知?这两工我无在;恁两人是甭是就在这黑白乱来?钦仔!你讲!
     
     
    师仔忽然间榔头向我的脚头窝批过来,好加在我闪得太紧,敲否着;讶无一定大孔小罹!大声喊到:
     
     
    干恁祖妈!猴死囝仔咧!烂鸟毛否知发没?得敢黑白来!做你老姆的!你也敢骑下去!真正没人教示、无大无小!
     
     
    卖怪钦仔啦!这啰囝仔栽是老身要给伊教一下,这吗当时秋,没教伊按呢ㄊㄠˋ,档没住就跑去红瓦厝开查某是会夺得戏啰太膏病,讶无就归工家哩打手枪啦!打到黄酸手软不晟样。
     
     
    做人的势大,你吗要有一个款,洽你查某仔平大的势小,你也跟伊玩,也传出去甘会听哩!
     
     
    讲卡大就甭使跟伊玩,笑死人!恁查埔七老八老还不是去开戏啰十七八岁查某囝婴,你敢讲你没?兜野还在讲台北姑娘囝水咖想要叫来QK?嘿也(那些)讶不是跟你查某子差不多平大汉而已。有嘴讲人,家哩颠倒够卡死!
     
     
    平平查某人就差嘿呢多?查埔人有使在外面黑白匪类,查某人就要守什咪三从四德,是按呢?恁查埔卡会耀玩?讲正经的!真正拼起来,恁查埔也无影比查某卡勇了!有法度倘好给查某人爽出来的查埔搭有鬼个?我到这久遇着倘好给我爽的,手指头仔讶倘擙来算?十指还擙甭完。
     
     
    干!你是全庄内查埔咙试过喔?见笑代!也赶讲出来!
     
     
    有什米好见笑?阮是无尪倘好照顾,得会这一炖嘿一炖,加减捡。无亲像人有尪达工倘好餵卡饱饱,笑人黑白跟人来。也无尪倘好餵看伊笑也出来甭?讶有你查埔人,有某倘好爽无答紧,阁归工疯想爱出来偷吃,搭一个咙也好?我搭一次不是给你查埔拐出来脱裤的,你想我得嘿呢愣吗?你讲你爽过外几的?甘会比我卡少?
     
     
    师仔给霞仔凸一下搭无话倘讲;惦下去!中昼吃饱后,我幺是在风水厝脚笠歪歪坎在面捆中昼,其实我撂一下目眸看得,霞仔使一个目色叫师仔
     
     
    过来!讲!
     
     
    逗位啦!
     
     
    这的好啦!
     
     
    霞仔站在隔壁坆的墓排前,将裙掀起来甲内裤脱掉脚尾,一手扶着墓排一手正搓着伊的鸡掰,给卡疮(屁股)翘高高在嘿等着。
     
     
    搭否得紧耶!笑死人讲!夭鬼阁假细字!惊什眯歹势!
     
     
    师仔有一点歹势,捉我这边看一下,再行过去,将牛仔裤脱开,家私拉出来!用手正着搓,搓后倘给翘起来,阁呸一嘴嘴烂(唾液)在手底,再将烂鸟搓后卡滑,一手扶着烂鸟一手搭在霞仔的脚疮,在从后面给伊戳入去!
     
     
    了后就开始摇,开始干!哪知影摇无几下就溜出,将裤穿好行回来。
     
     
    霞仔在嘿大声唉!
     
     
    恁祖妈得还没开始,你就牵就一吗是(玩完了)!越老越无档头,甭怪恁某否要给你骑!喂!你就按呢放我下埔在甘苦?头洗落去,无剃我下埔是无法度过!钦仔!来!换你表演给伊看,看啥米叫做勇,啥米才是给查某人幸福!啥米才会爽!钦仔!紧哩来!
     
     
    我有一点歹势否敢过去,师仔转来小声叫到:
     
     
    紧去啦!讶无!下埔那档伊要着,给伊乱吗乱死!
     
     
    我歹势歹势爬起来,行过去。,跟师仔同款将家私展起来,在后壁捅入去开始扶着伊的脚疮(屁股),亲像在筛砂石摇一下摇一下,霞仔将脚夹卡哇一下,因为鸡掰里底已经有师仔的货底卡滑,夹卡哇卡有感觉。无一睏仔子霞仔就开始唱歌唉起来!可能专工要唉给师仔听,所以特别大声!
     
     
    喔!喔!这姆搭是相好做三馈,一下拖出来亲像给我的肠啊肚咙拖出来,堵入去又给我挤洽饱饱,搭下咙吗着爽筋!害我戏戏阵!喔!我起来!爽起来!紧哩!卡紧哩!卡大力搁卡大力哩!
     
     
    莫怪人讲四十岁了后的查埔人咙剩一只嘴!

     
     
    好!好砑!休睏一下!我已经出来一盖了!否通麦夏呢紧给我一直爽出来!伊给我推出来了后,走入去墓堆顶,将杉跟裙脱起来舖在土脚,人倒罗去,因为内裤早就脱起来所以已经脱光光,日头晒到鸡掰,黑鬃鬃的毛下脚两片鸡掰皮也黑金金卡会反射!我也感觉牛仔裤虽然放在脚头窝,夭是溪(碍)脚溪手吗脱起来,规去衫也总脱起来!
     
     
    来!来吸一下老奶埔!用手将奶捧起来给我吸了后,去拉裙先擦伊的鸡掰了后再擦我的烂鸟。
     
     『阁来喔!』
     
     
    霞仔两脚扒开开,我当然倒下去跪好势,烂鸟扶对坑得干入去,两人亲像做早操安呢121的一下落一下起,我搓来搓紧;霞仔无一捆仔就皮皮挫开始阁爽起来!
     
     
    喔!喔!叫:
     
     
    哇!插到底了!堵到胸坎啊啦!喔!鸡掰烂去了!喔!喔!紧!紧!爽起来!爽起来!
     
     
    霞仔亲像故意专工要唉给师仔听!看伊嘴烂在嘴角流下来,胸前两粒奶顺着我的干在癫动,
     
     
    日头赤焰焰!干啰虽然是爽,但也吗真累!无外久就大粒汗小粒汗一直在流!
     
     
    霞仔亲像开始爽起来,两只脚弓在土脚,鸡掰配合我的动作拼命(顶)上起来!讲:
     
     
    来!换我爬起来摇!大力翻一个身,换伊做顶高;伊摇的姿势没同款适用转的,我烂鸟变做石磨心给伊磨。好加在我夭有档头,迓无两三下得给伊磨出浆!
     
     
    无外久,霞又阁档否着,归身躯软索索倒下来我身躯顶,我赶紧翻一下身,换伊做下底;伊两脚勾在我身躯顶放给我拖。阮两人归身躯汗黏TT,所以我吗想要卡紧结束,所以拼得最后的匮力了后,一阵加仑顺就出来!
     
     干恁祖妈!是煞没?休睏时间到了!倘好做识啦!当头白日,两人岁头相差亲像母讶子同款,阁敢脱光光就这讶按呢干起来!不惊给雷公拱死!讶给人看见甘会孝咕里!师仔讲啰有一点吃醋!
     
     
    经过半点外钟的拼命!归身躯全是汗,感觉要出来!归去就给爽出来!霞仔已经唉卡亲象出来归外盖了!
     
     
    喔!两人倒作伙咙是汗黏TT在喘大气!喘一悃讶,敢紧爬起来穿杉裤。
     
     
    归下埔三人咙没阁再讲中倒的代誌,但是三人咙感觉真轻鬆,识头做啰真紧,下班时阵霞阁会帮我收家俬,头一遍。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分享快乐
    大大用心发表主题,造福广大会员~~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