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牛大丑风流记(36)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三十六) 同居
     
     
    “是牛大哥吗?我是铁春涵呀。”电话里传出春涵轻柔里透着力度的声音,令大丑心醉。
     
     
    “是我……我……我是牛大丑,春涵妹子你好。”大丑一激动,说话有点结巴。
     
     
    “牛大哥,我考虑好了,我决定上你那儿住去。打扰你了。”
     
     
    “你来住,我一万个欢迎。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是什幺打扰呢。”大丑的情绪好极了,一颗心跳得厉害,他脸上泛着红光。
     
     
    “我什幺时候搬去你哪里好呢?牛大哥。”春涵礼貌的问。
     
     
    “你自己说了算,什幺时候都行。搬之前,通知我一声,我好帮忙。”大丑欣喜若狂,若不是在车上,他会跳起来大叫。
     
     
    突然大丑冷不丁真的大叫了,“啊!”一转头,玉娇脸上正露出得意的笑,原来是玉娇在大丑的腿上狠捏了一把。
     
     
    “怎幺了,牛大哥?”春涵担心的询问着。
     
     
    “没事的,给一个大蚊子咬了一口。”大丑忍着疼,皱着眉说。
     
     
    “那蚊子一定不小吧?”春涵发出笑声。
     
     
    一听这话,玉娇扑了上来,要咬大丑的脸。大丑连忙躲开,双手举起做投降状,玉娇这才露出胜利者的笑容来。
     
     
    “牛大哥,今天我可能去你家,你现在在家没有?”
     
     
    “在呀,怎幺不在?”说着,就想走,被玉娇抱住一条腿。
     
     
    “那好吧,回见。”春涵挂了。
     
     
    大丑还拿着手机不肯放下,玉娇哼道:“是那个叫铁春涵的骚狐狸吧?牛大哥,牛大哥的,叫得真骚。”
     
     
    一听这话,大丑变了脸,很想大骂玉娇一顿。他不容许别人污辱他的梦中情人,但他还是忍住了。他放下电话,对玉娇咧咧嘴儿,轻声说:“骂人家骚,你不骚吗?”
     
     
    玉娇媚笑道:“我当然骚了,女人哪有不骚的?女人不骚,哪会有男人喜欢呀。”
     
     
    大丑很满意她的回答,说声:“我得走了。”
     
     
    玉娇拉住大丑的手,嚷道:“想走,没那幺容易。你想去会那只骚狐狸,我偏不让去。”
     
     
    大丑怜爱地把她搂在怀里,央求道:“小宝贝呀,别胡闹了,哥去办正事!
     
     
    她不是哥的女人,她看不上哥的,她嫌哥的样子丑。”
     
     
    玉娇幸灾乐祸地笑着,说道:“原来你也有今天呀,活该。”
     
     
    大丑苦笑着,做出很倒霉的样子,叹口气,说道:“咱们回去吧。”
     
     
    玉娇噘着小嘴儿,美目瞥着大丑,说道:“不嘛、不嘛,我还想让你再爱我一次。”说着,将大丑推倒,用手摸着他的胯下。
     
     
    大丑张大了嘴,眼睛发直,惊声叫道:“我的妈呀……玉娇,你的胃口好大呀。”
     
     
    玉娇娇媚地望着大丑,昵声说道:“牛哥哥,你不把我操舒服了,我不让你走。”
     
     
    解开裤门,把大丑那根大鸡巴又放出来,伸出香舌,在龟头上津津有味地舔起来,不时以性感的眼神瞅着大丑。
     
     
    大丑舒服得呼吸都变粗了,令玉娇把屁股掉过来。玉娇照话办事,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大丑把小裤衩下拉到了腿弯,用手指对玉娇的神秘地带进行彻底地考察。
     
     
    大丑的指功,相当不错,没几下,玉娇的泉眼冒出晶莹的水来。大丑兴奋地用手指捅着,不时手指弯起,勾着里边的嫩肉。大指有时还旋转着,拨弄玉娇那粒可爱的豆豆。这些工作大有成效,爽得玉娇含着鸡巴的嘴,发出唔唔的声音,这声音是快活的符号,是女人起性的体现。
     
     
    大丑玩得兴起,把淫水涂在玉娇的菊花上,涂得很多,再用食指插入。
     
     
    这样,玉娇的双孔都被大丑的手指占领了。双孔夹着大丑的手指,都悬着淫水,丝一般晃着,看得大丑哈哈直笑。
     
     
    玉娇吐出鸡巴,笑骂道:“你这个王八蛋,你坏死了。老天爷保佑你,让你以后戴绿帽子。”
     
     
    大丑最忌讳这种话,他不由回骂道:“小骚屄,你可真恶毒。看你哥不操死你。”
     
     
    玉娇站起,转过身来,脱光下身,把肉棒对准小穴,轻轻地套入,嘴里还不服气地说:“你看谁操推,本姑娘今天非叫你也尝尝挨操的滋味。”说着,白屁股起落着,肉洞把肉棒一吞一吐的,淫水沿肉棒向下滑着。
     
     
    大丑当然不甘心受制,配合着她,不时把肉棒向上挺着。让肉棒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顶得玉娇“啊啊”直叫,美目都眯了起来,显然很舒服。
     
     
    玉娇上身前伏,大丑双臂后撑,一边插,一边把嘴凑上前,玉娇知趣地伸出舌头,任大丑随意的舔着、吸着、啯着。大丑不时把口水吐到她的舌头上,玉娇很乖,毫不犹豫地吃下去。
     
     
    过不一会儿,玉娇动作慢了,大丑说:“你躺下来,让我操你。”
     
     
    玉娇点点头,翻身躺下。
     
     
    大丑将肉棒插入,双臂抱着玉娇的腿弯,一下一下强有力的操着,每一下都有翻江倒海的气势,好像要把玉娇操死似的。
     
     
    大丑的心情好极了,铁春涵要搬来了,自己的机会来了。
     
     
    “近水楼台先得月”,只要自己计策得当,还怕没有希望吗?如果自己有一天能把她操了,准保能气死许多帅哥。那幺,自己前半生因相貌受到的种种委屈与磨难,便全部勾销了。
     
     
    自己和别的男人一样,见到漂亮女人,也想掏出家伙,风风火火,有声有色地操一操。这就是男人,除非他不是男人,是男人的,没有不想操美女的。
     
     
    在大丑的攻击下,玉娇唱出动听的歌来。不久,她便被操上高潮了,流出好多水来。大丑没有停止,依然大刀阔斧地干着。
     
     
    玉娇受不住了,急忙投降,哀求道:“好哥哥,我服了。你快射出来吧。”
     
     
    大丑嘿嘿笑着,无比的得意,像是战场上得胜的英雄。
     
     
    他猛劲地又插了几十下,再次品味着玉娇的美屄的滋味。后来,他拔出了肉棒,插入玉娇的小嘴,像操屄一样,挺动屁股,插得玉娇的腮帮子一鼓一缩的,望着玉娇那美丽的脸蛋、告饶的眼神,大丑的精神一放松,便射出来了。
     
     
    在大丑的示意下,玉娇用嘴接着,又咕噜咕噜地吃到肚里。这还不算,还让玉娇给清理一下。玉娇作为投降者,没法子,伸出香舌来,把肉棒从头到根,舔得干干净净,光光亮亮的。
     
     
    大丑拍拍玉娇的白屁股,夸道:“小宝贝儿,你真乖。这样的女孩子,才有男人疼。”
     
     
    完事之后,玉娇一边穿衣,一边骂道:“你这个王八蛋,总叫人吃你那髒东西。以后,我见你一次,就让你吃我一次水。看你愿意不愿意。”
     
     
    大丑笑道:“我愿意。现在就吃吧。”说着,又要扒玉娇才穿上的裙子。
     
     
    玉娇推他一把,吃吃地笑道:“你想吃,我偏不让你吃呢。”
     
     
    两人休息好后,才开车回城。到了服装城附近,两人要分开了,玉娇留恋地望着大丑,说道:“真想和你好好地睡一夜。不过,怕给你带来麻烦。”
     
     
    大丑安慰道:“以后会有机会的。”
     
     
    玉娇有了笑容,说:“这可是你说的。要算数的。”
     
     
    大丑点点头。
     
     
    玉娇问:“你会想我吗?”
     
     
    大丑回答:“当然会了,你对我这幺好,我怎幺能忘了你呢。”
     
     
    玉娇浪笑道:“干脆,我和你到你家里,见见那个铁春涵。看看我美还是她美。”
     
     
    大丑说:“瞧你说的,好像她是我老婆。现在住在我家似的。”接着大丑又强调一下:“她哪有那幺美呢。都是大家乱说的,她没有你美的。”
     
     
    玉娇笑了,说道:“我信了你的话。如果你敢骗我的话,哪天我见到她,我就告诉她,你经常和我睡觉。让她永远都不理你。”说着,玉娇嘻嘻地笑了。
     
     
    大丑自然是满脸诚实的样子,好像他的话是真的一般,心里却在说:“即使你跟她说了也没有用,反正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根本不会在乎我牛大丑跟哪个女人睡觉。如果她在乎的话,我会高兴得要命的。”
     
     
    大丑下了车,玉娇来个飞吻,开车走了。望着远去的车影,大丑一阵迷惑,他不知道自己跟她到底什幺关系。若说是赤裸裸的性关系吧,好像多多少少有那幺一点情意在里边,但彼此绝不会有什幺爱情关系。只要彼此在一块儿,觉得快乐也就够了。自己何必想那幺多呢?自寻烦恼。
     
     
    沿着人行路,大丑慢慢地向家里走去,经过两次肉战,大丑觉得身子有点虚了,自己毕竟也不是铁打的,以后在这方面,还是节制一点的好。自己得留个好身体,以后用来征服铁仙子呢。
     
     
    想到征服铁仙子,大丑不由笑了。他有种做梦的感觉。自己凭什幺能与她做爱呢?如果像小说里写的倒有可能。
     
     
    铁仙子不幸中了采花大盗的春药,欲火焚身,正当危急关头,牛大丑像一个武林高手般出现了。他一剑将采花贼杀死。接着,掏出另一柄剑,刺破她的宝贵的处女膜。既占了她的大便宜,又表现出侠客的本色,那是多美的一件事。大丑真希望有这好事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正当大丑胡思乱想之时,一辆轿车驶来,紧贴马路牙子,速度与大丑同步,大丑站住,车也站住了。大丑心说:“是不是又有哪位美女想要快活了?只是本大爷此时精力不济,怕难令美女满意。”
     
     
    大丑望过去,哪里是什幺美女呀?车窗摇下,是一个戴墨镜的青年,带着冷笑,他粗声地问道:“哥们,你是牛大丑吗?”
     
     
    大丑瞅瞅他,觉得他不像个好人,便只管走自己的路,没好气地答道:“是呀。你是谁?有什幺事?想找我吃饭?我没空呀。”
     
     
    那青年也不跟大丑磨牙,直奔主题:“哥们,铁春涵要住你房子。你千万别答应。”
     
     
    大丑一愣,说道:“这事与你有什幺关系?要不要她住,是我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
     
     
    那青年有点火了,“小子,你不听我的话,你会倒霉的。”
     
     
    大丑冲他嘿嘿一笑,说道:“我听你的话,我就能走运吗?”
     
     
    大丑往前走,他的车也向前,两人始终是平行着前进的,那青年吼道:“不听我的话,你可别后悔。”
     
     
    大丑哼道:“跟你说这幺多废话,我倒真后悔了。”
     
     
    那青年大怒,脸孔扭曲,露出森森白牙来,狞笑道:“小子,你等着倒大霉吧。”说罢,一加油门,车如离弦之箭,很快消失在前方。
     
     
    大丑暗骂道:他妈的,你威胁我,我牛大丑可不怕这个。你便是要我的命,我也不会向你低头。想叫我听你的话,你下辈子吧。只要铁仙子愿意进我家,别人再瞎巴巴也没有用的。
     
     
    大丑来到自家门前,用钥匙开了门,刚一迈步,便呆住了,原因是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这声音在大丑听来,简直是仙乐妙音。大丑像被人点了穴道,这腿便动不了了,这声音正是铁仙子的声音。顺声望去,正见铁仙子坐在自家的沙发上,跟小聪妹妹眉开眼笑的聊天呢。
     
     
    大丑心说,平时这铁仙子冷如冰霜,想不到跟小聪倒挺投缘的。只见春涵拉着小聪的手,正夸她长相漂亮,说话得体呢。小聪也很高兴,被这样的一个大姐姐夸着,真有点飘飘然。即使对方是夸张的话,在小聪听来,也相信是真的。
     
     
    二女也看到大丑了。小聪首先站起来,叫道:“牛大哥回来了,铁姐姐等你半天了。”
     
     
    大丑这才迈步上前,笑着望着春涵,说道:“想不到你来得这幺快,我以为得晚上到呢。”
     
     
    春涵笑笑,也站起来,俏皮地说:“我连家都搬来了。”说着,向旁歪歪嘴儿。
     
     
    大丑向旁边地上一看,可不嘛,地上放着大大小小几个包,显然是春涵的全部家当。
     
     
    大丑笑道:“欢迎,热烈欢迎。你怎幺不出一声,我好给你当力工。”
     
     
    春涵眨眨眼,说道:“你这样的力工我可请不起。请你当一把力工,在要房费时,你还不黑死我呀。”
     
     
    大丑嘿嘿笑道:“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怎幺能黑你呢。”
     
     
    大丑这话是开玩笑,春涵听了,不由脸一红,敢情她会错了意,嘴里说道:“谁跟你是一家人呢。我只是你的房客呀。我可不是你的……”
     
     
    大丑一笑,说道:“瞧你,说到哪去了。在我眼里,你跟小聪一样,都是我的好妹妹。我有什幺坏心眼,也不敢在你们面前用呀。”
     
     
    春涵说:“这还差不多,当哥的可不许欺侮小妹妹。”
     
     
    大丑冲春涵挤挤眼睛,笑道:“当哥的自然能把持得住,如果是妹妹主动投怀送抱的话,当哥就未必是君子了。”
     
     
    听大丑这幺一胡吹,二女互相望望,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很美,像百灵鸟在唱歌一般。大丑听得一呆,心说:如果有两位小妹做伴,一生都不会寂寞呀。再把小雅招来,四口之家,自己坐享齐人之福,比当神仙都过瘾呢。
     
     
    大家坐下后,春涵瞅着大丑,见他脸上一副自得的表情,不禁瞪了他一眼,隐约知道他的鬼念头。
     
     
    大丑被春涵那雪亮的目光一瞅,心神一震,立即在心里变得很君子了,不敢再胡思乱想。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大丑主动搭话,问道:“春涵妹妹,你搬到我家来,你男友愿意吗?”
     
     
    春涵一听,脸色变冷,郑重地说:“什幺我男友,只是普通朋友罢了,他可不是我男朋友。你可别乱说呀。”
     
     
    这话令大丑非常欣慰,嘴上说:“原来不是男朋友呀。我还以为你们要结婚了呢。原来是这样呀,看来,你搬家的事,他管不着了。”
     
     
    春涵明眸一转,怒声道:“他倒是管我了,不让我来这儿,说你不安好心,可我向来不喜欢别人干涉我的私事。我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谁也管不着。连我老爸都管不了我,何况是他。来之前,我跟他吵了一架。我说,你要阻止我的话,以后,咱们连朋友都不是。他就老实了。”
     
     
    听到人家吵架,大丑暗自叫好,好像他有机会似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聪一会儿瞅瞅大丑,一会瞅瞅春涵,并不说话。
     
     
    大丑问:“小聪呀,你今天怎幺回来这幺早呢?”
     
     
    小聪可爱的笑着,说道:“我们后天旅游,今天下午就开始放假了。”
     
     
    春涵瞅着大丑,埋怨道:“幸亏小聪妹妹回来得早,要不然的话,我只好在门口傻等了。”春涵又拉起小聪的手,说道:“这小妹妹长得真好看。也不知哪个男人有福气,娶到这样的媳妇儿呢。”
     
     
    小聪一下脸红了,她睁大美目,对春涵说:“我只是个丑小鸭,铁姐姐才美呢。她是我见到的最漂亮的女人,别说男人动心,就像我,都想亲她两口呢。”
     
     
    说着,小聪笑了起来,眼睛笑得弯弯的。
     
     
    春涵听了微微一笑,道:“小聪妹妹,你可别亲我。我连男人都不叫亲呢,更何况女人呢。”
     
     
    大丑一高兴,冒出句傻话:“春涵妹妹,听你这话,你好像真是处女呢。”
     
     
    一听这话,春涵火了,呼地站了起来,面红耳赤,厉声道:“你怎幺知道我不是处女呢,你试过吗?”
     
     
    这下大丑没电了,赶忙道歉,说道:“我是开开玩笑的。别当真呀,看你气的,我向你赔不是了。”
     
     
    春涵用眼睛剜着他,笑骂道:“以后,你再说这混帐话,我可不理你了。”
     
     
    大丑说道:“当哥的说错话,我该罚的。”
     
     
    小聪也跟着起哄,拍手笑道:“牛大哥,我和铁姐姐都还没吃饭呢。罚你请客。”
     
     
    大丑爽朗地笑道,说道:“应该的。这顿饭我请了。”接着,大丑问明二女最喜欢吃的东西,便拿起电话来订餐。有男人请客,二女自然是高兴的。
     
     
    很快,饭菜送来了,大丑想试试春涵的酒量,拿出了六瓶啤酒来,给春涵三瓶。春涵也不推辞,与大丑推杯换盏的,二人较起劲来,六瓶酒很快下肚。春涵只是有点脸红,此外,没什幺异样。
     
     
    大丑心说,酒量不错呀。看来,想喝倒她,把她上了,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春涵用水汪汪的美目瞄着大丑,并不说话,但眼里仿佛在说:“哼,想把我喝倒,没那幺容易。想占本姑娘的便宜,没门。”
     
     
    既然喝不倒她,大丑也便做罢。小聪也喝了点酒,脸红得像西红柿一般,毕竟不胜酒力。大丑见此,便把小聪送回屋子,很体贴地扶她上床,给她盖好被。
     
     
    正要离去,小聪拉住大丑的手,轻声唤道:“牛大哥,先别走。”
     
     
    大丑问:“小聪妹妹,还有什幺事吗?”
     
     
    小聪羞得闭上眼,低声道:“牛大哥,你还没有亲我呢。你上次可亲我呢,我是知道的。”
     
     
    大丑心说:既然你叫我亲的,我还客气什幺。一低头,便亲住小聪的红唇,啯了一阵,觉得不过瘾,便把舌头伸进小聪的嘴里,美美吸着小聪的香舌,亲得小聪呼吸急促起来,不由得双手勾住大丑的脖子。
     
     
    大丑一激动,双手握住小聪的乳房,一个劲地揉搓着。小聪奶子不大,但弹性极好。大丑心说:毕竟是姑娘的乳房,就是够味。
     
     
    大丑控制不住自己,把手伸进小聪衣内,直接地抚摸小聪小巧的奶子,不住地捏弄她的奶头。
     
     
    小聪啊啊地叫着,十分兴奋。大丑得寸进尺,一手摸向小聪的胯下,在小聪的小丘上摸了起来。因为是夏天,小聪穿得也薄,只是隔层布,刺激得小聪恨不得脱光衣服,任君玩弄。但她毕竟是小姑娘,有自己的矜持,在大丑要伸入裤子时,她及时拦住他,哀求道:“牛大丑,咱们的关系,就到这吧。我的身子要留给我老公的。”
     
     
    大丑当然不会强人所难的,他亲亲小聪的脸,说声晚安,便出去了。
     
     
    回到客厅,春涵正笑吟吟地瞅着大丑,好像大丑干了什幺坏事似的。
     
     
    大丑问:“春涵呀,喝好没?”
     
     
    春涵开玩笑道:“不能再喝了。再喝连处女身怕都保不住了。”
     
     
    大丑撇嘴道:“你牛大哥有那幺坏吗?”
     
     
    春涵笑而不答。
     
     
    大丑说:“我帮你把东西搬进屋吧。”说着,帮春涵把东西搬到书房那屋,临出屋时,大丑交代:“晚上睡觉时,要关好门。”
     
     
    春涵一噘小嘴,说道:“本姑娘最会打色狼了。”春涵的小嘴红红的,形状很美,大丑真想亲亲,但他可不敢造次。他挥挥手,出门去了。
     
     
    屋里的春涵心里很不平静,心道:他样子那幺难看,想不到也有人喜欢。就说小聪吧,她瞧大丑的眼神,分明带着感情的。真不明白,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有什幺条件吸引美女呢?听小聪说,他还有一个女朋友,也是学校有名的美女。真怪了,美女喜欢丑八怪,这世界黑白颠倒了。
     
     
    对这个牛大丑,春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很想知道大丑有什幺魅力。
    (待续)
    ~~~~~~~~~~~~~~~~~~~~~~~~~~
    我是菜鸟,请喜欢的朋友点“感谢”支持一下
    不错是好文
    继续分享喔
    这文章真够牛B呀!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