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店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香港油麻地区有个龙蛇混杂的地方,那里有很多新奇的玩意给青年人耍乐,例如游

     
     
    戏机中心和卡拉OK酒廊。

     
     

    当然在这里留连的学生也好不到那里了。

     
     

    有一间最旺游戏机中心,那里拥有全港最先进的机种,而且还有贵宾房的供应,可

     
     
    说是非一般机店了。

     
     

    机店的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矮丑秃头跛子,他常自夸成功的神秘是自己对机械的

     
     
    天份,却从没向人展示过甚麽证明,但是一直都有人相信店内的机全部经过他的改装,

     
     
    因爲它们玩起上来的确有的与别不同。

     
     

    李健威自中五失业后便常常来这裹玩耍,久而久之渐渐称霸这里。

     
     

    由于盛名,所有挑战者都应接不暇,但每次他必得胜利,仿似天生一对神手。

     
     

    渐渐开始有追随者,至今也有四人。

     
     

    刚刚在隔邻女校露出头角的中五女霸王江纪仪,因爲好胜心强,而且天资聪敏,凭着

     
     
    玩游戏机的天份已踢爆了不少机店的台主。

     
     

    今天,他要踢这位战无不克的李健威。

     
     

    别要看江纪仪的身段娇小玲珑,其实已堪称铁拳无战手了。

     
     

    李健威亦因天性大男人,那里受得大女人的挑拨,于是决定给她顔色好看。

     
     

    健威,追随者及宝贝狼狗波比与纪仪已坐在贵宾房内準备决战。

     
     

    “李健威,今天你準输了,我要你出洋相。我这里有一万圆。比赛你胜就拿去,如

     
     
    果输了就给我裸跑弥敦道!”

     
     

    健威感得有点气愤,感到她专爲淩辱他沖着来,一时沈默不语……。

     
     

    “哎!机店霸主呀,怕吗?请认输好了。”

     
     

    未待健威回答,衆追随者就驳道:“注码全然不公平,这怎叫人赌呢?”

     
     

    “你说不公平,难道钱就不是注码吗?”

     
     

    “钱我们的健威师父有,不如这样……最公平……你输了也该裸跑!”

     
     

    纪仪心头一沈,想及自己的战迹,如果被对方一抛到弃权的话,那怎麽可有脸见人

     
     
    呢?

     
     

    “好,一言爲定,谁输了就裸跑!”

     
     

    旋即开始,可惜健威带伤在手,比赛以街头霸王来决胜负,那就对健威非常不利。

     
     

    一小时的过去健威就果然的一败涂地了。

     
     

    健威输了,但并不心服,在座位起来準备付出赌注。

     
     

    “李健威,输了不服吗,我还可以加大注码呢?”

     
     

    可以上诉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但心想必定要有奇谋才有胜利的把握。

     
     

    沈思了一会道:“怎麽加大注码?”

     
     

    “再输的话,就你们所有人都要裸跑!”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刚才的阿安禁不住再说:“只有我们的注码加大,而你亦不作

     
     
    任何更改,输了你岂不着数?”

     
     

    追随者阿宾插入说:“看你长得多漂亮又好身材,不如给我干一次好了。”

     
     

    纪仪怒目看看这个阿宾,但背后的阿昌又道:“怕怕了,不外如事的,刚才侥幸罢

     
     
    了。”

     
     

    纪仪一向心高气傲,那受得奚落。

     
     

    “我怕甚麽,任你们定怎样才算公平,反正我输不了。”

     
     

    突然所有现场的男仕齐声诚:“和我们每人干一次就最公平了!”

     
     

    纪仪当堂气得半死,但脸却越来越红。

     
     

    心想:自己是黄花闺女,怎可,怎可……。

     
     

    当纪仪的脸红过后,就发觉健威已经一丝不挂的站在前面。

     
     

    她见了健威未勃起的阳具脸再度红起来。

     
     

    “你在干甚麽事?”纪仪问。

     
     

    “反正刚输了,早点準备实行诺言的事情也好吧。”跟着健威就赤裸的坐在纪仪对

     
     
    面。

     
     

    “我们怎样开始?”纪仪问。

     
     

    “不如换打麻雀好吗?”

     
     

    “我看不好了,打麻雀机是我最拿手的,你输定了。”

     
     

    “那有不战就可定输赢的事情?我看你是说反话吧!”

     
     

    “我说反话?”纪仪的语调提高了卉多。

     
     

    “当然是了,不然输了的一方要像机中女仕干一样的事情,如我输了,我可有朋友

     
     
    代劳呢!”通常输了的方是要跳脱衣舞或一些表演的。

     
     

    裸体,脱衣其实全都是健威的策略,目的是打击对方的士气,令到对手应战时过份

     
     
    紧谨。

     
     

    纪仪性格沖动是自知的,但自制是多麽的困难,加上注码早已比这些更加大,那麽

     
     
    又怕甚麽呢?

     
     

    “好,一言爲定。”

     
     

    于是健威吩咐阿安到老板那裹要求在中央控制室,政变机内的游戏。

     
     

    在游戏开始时,健威起坐,跑到纪仪面前。

     
     

    因爲纪仪是坐着的,所以健威的阳具就刚好在她樱唇的高度。

     
     

    而这时的阳具早已在不知时勃起了,在她眼中看来好像一条很粗壮的香蕉。

     
     

    由于距离太近了,纪仪突然有一种热的感觉。

     
     

    “江纪仪,我赢定了!”

     
     

    “李健威,发梦也没有这麽早呢……”

     
     

    未待她把话说完,突然健威双手把她头一按,把阳具大力的插入她嘴中抽动起来。

     
     

    当江纪仪想把他咬断时,阳具早已抽离口唇。

     
     

    在旁的男仕看到全都硬起来。

     
     

    纪仪愤怒的把口水连一些黏液一同吐出来,并没有作出一声。

     
     

    麻雀机台共有九局的。

     
     

    开始的四局,纪仪都轻易胜出,令到在场所有男仕都赤裸站着。

     
     

    但当进入第五局时,突然情况反过来。

     
     

    纪仪先是输得脱出外衣的。

     
     

    但跟着便是汗衫了。

     
     

    但输了裤之后,在场的男孩子看见她的半裸的纪仪,呼之欲出的乳房都沖动得硬起

     
     
    来,纪仪看在眼内,仿忽有五支的炮要向自己发射。

     
     

    不消片刻纪仪已输了余下的胸围和内衣裤,变得一丝不挂的在衆人面前,那哲白的

     
     
    肌肤,那饱满的少女乳房,尤其是那处女的乳头,是粉红色的。

     
     

    整个看起来就活像一个一线的日本小电影女明星一样。

     
     

    衆男仕的龟头更加暴涨,纪仪见到本能地掩着三点。

     
     

    一般麻雀机来说这刻应该在昼面上只得一个裸女便是,但怎知查面上有一个裸女在

     
     
    替男仕口交,纪仪当然芳心大乱!

     
     

    “怎会这样的,刚才也只是跳舞的!”

     
     

    但阿安已跑到她面前。

     
     

    “愿赌服输嘛!”阿安说道。

     
     

    纪仪变得六神无主,当然出不了声,于是用嘴唇轻轻的一吻阿安的龟头。

     
     

    “不是这样,你看看昼面好吗?”阿安轻轻的喝纪仪。

     
     

    纪仪被喝之下,于是用嘴含着龟头,整个龟头被小嘴包着了。

     
     

    “不是这样的,要动的。”阿安被弄得气急败坏败。

     
     

    纪仪就开始套动,但只限限着龟头爲界,嘴由颈部慢慢磨向龟头顶,回来套动。

     
     

    阿安已忍不住,此时泄了小许精液出来。

     
     

    “不是,要含整个的”阿安并用手把她头一拍,于是整条吱的一声滑入了口中。

     
     

    纪仪虽然不愿意,但亦开始套动起来,一下下没顶的吞吐着。

     
     

    最初并不习惯,知觉得像一条火棒,但几下后就觉得不是难堪的事,甚至有想做的

     
     
    沖动呢!

     
     

    于是纪仪一手握着根部,一手握着阴茎,快速的用口套动阳具,有时还用刮磨磨龟

     
     
    头和颈呢?

     
     

    阿宾和阿昌见到纪仪竟然享受起来,乃伸手出捉摸她的乳房,发觉乳头已硬,而阿

     
     
    昌就摸阴户,淫手已很多了,但他们的行动,纪仪并末有反抗。

     
     

    在这房的一角,其实早装有闭路电视,而一切的事情发生亦早已被这裹老板摄录下

     
     
    来。

     
     

    大概,纪仪替阿安口交了十多分锺,阿安才在她口中射精,当阳具慢慢抽离口时,

     
     
    她亦把精液吐出来。

     
     

    在第六局,她亦败得更槽,于是她又要干新玩意,但今次在画面出现的是一双男女

     
     
    作交构花式,真的很难想像会这麽的三级。

     
     

    纪仪对男的阳具已经不陌生,而且还爱起来,今次轮到阿宾出场。

     
     

    只看纪仪在享受替阿宾口交,将一条六寸的阳具在口中玩弄,含啜,套动,而阿宾

     
     
    亦用舌头玩耍她的阴蒂,而另一手指抽擂她的阴户。

     
     

    一轮吱吱的声后,阿宾最后亦射精到她口中,但她今次把精液全吞入肚中。

     
     

    第七局也输了,今次要干的事是要替二人同时口交。

     
     

    只见纪仪越来越纯熟,握看两条阳具右一口,左一口的轮流含着啜着,最后二条一

     
     
    同放入口中射精,射精时候还有些精液还弹了出来,又或挂在嘴边。

     
     

    当吞下精液,游戏又开始了。

     
     

    其实只要纪仪夺得五局已能取胜,所以有四局在手的她仍有胜的机会,但此刻的她

     
     
    早已忘了输赢,被欲包围耆。

     
     

    第八局也输了。

     
     

    昼面的情景,竟然是一招老汉拆车的姿势,由于协议所限,只好用肛交取待,当然

     
     
    纪仪非常不愿意。

     
     

    纪仪双手按着机台面,而站立,两脚微张,臀部挺高,让粉红色的阴户和肛门清晰

     
     
    的展示衆人眼底下,阿丹于是毫不客气的把阳具插入肛门。

     
     

    起初是很难抽动的,后来开始畅了,不时还发生吱吱的磨擦声。

     
     

    “呀呀,呀呀呀,大力点呀!”

     
     

    “呀!动快点呀。”纪仪由最初的痛楚开始觉得享受的叫起来。

     
     

    大约十多分锺的抽动,阿丹才射精,最后把软下的阳具从肛门抽出来。

     
     

    纪仪可能意犹未尽,把阿丹的阳具含着希望再硬起来,但阿丹随即离开远处,让第

     
     
    九局开始。

     
     

    当第九局开始时,纪仪早已没有取胜的想法,她只想输了也末尝不是一件美事呢?

     
     

    果然第九局她输了。

     
     

    最后的一个画面,竟然是口交,肛交和性交一齐做的。

     
     

    当然健威一定主理性交,其他的则由阿宾和昌来。

     
     

    三条长长的阳具同时插入。

     
     

    纪仪的快感已带来了很多的高潮,淫水不停的从洞里流出来。

     
     

    有淫水的润滑,健威的阳具畅顺的大力在阴户中抽送,每次都顶到花芯。

     
     

    三人大约插了二十多分锺后,都同时标了精。

     
     

    这时纪仪已卧在地上。

     
     

    由于还没和其他人弄过阴户,于是其他人将她放在机台面上,屁股向后挺。

     
     

    四人虽早已射了精,但胜在年青力壮,一下子就可以再硬起来。

     
     

    于是四条阳具轮流在纪仪阴户抽送,直至射精爲止。

     
     

    当四人干完,伏在台面的纪仪早已兴奋得晕死过去,此时原来机店的老板摸进来。

     
     

    他毫不客气就默不作声把自己的阳具插入纪仪阴户,大力抽送。

     
     

    “呀呀呀呀……”纪仪再度兴奋的叫起来。

     
     

    淫水还不断流出,并发出吱吱的声音,纪仪背着老板当然并不知他是谁,只觉得高

     
     
    潮叠起。

     
     

    老板抽了一会阴户,又把阳具插入肛门抽一会。

     
     

    最后老板在她的阴户内向子宫射了浓浓的精液才俏俏的溜了走去,当然纪仪还全然

     
     
    不知。

     
     

    最后,纪仪朦朦胧胧卧在地下,只觉有一条很大的鸡巴送到面前,于是纪仪用口贪

     
     
    婪的吸啜起来,一吸啜之下,竟然勃起有十寸之长。

     
     

    纪仪跟着蹲伏在地上,背向天,膝头支持下半身作了一个狗仔式的姿式。

     
     

    一条庞大的阳具向阴户猛抽起,速度之快令人难而想像。

     
     

    “呀呀呀呀……”每顶一下花芯纪仪就狂叫起来。

     
     

    极度兴奋令他想知道是那一个猛男,但回头一看,发觉在和自己性交的竟是狼狗波

     
     
    比。

     
     

    纪仪想立即推开波比,但已经太迟了。

     
     

    波比在此时在纪仪的阴户内射精,直达花芯。

     
     

    波比离开后,纪仪大哭起来。

     
     

    心想:自己竟然沦落如此地步!

     
     

    于是匆匆的穿了衣服就跑了。

     
     

    以后再没有见她在游戏机中心出现。

     
     

    其实今次的比赛的一切早已在老板的掌握之中,李健威之所以长胜也是老板干的安

     
     
    排,当然江纪仪此生此也不会知晓的。

     
     

    而在暗中录影的过情,老板并将物出版成地下小电影录影带出售,由于品质出衆,

     
     
    货源少,所以买价很贵,但影带的事连李健威也不知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