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和姐夫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在街上,我们往回走着。此时此刻,我的思绪甚爲複杂,来深圳短短几天,一切不正常事都在我身上发生,好似苍天故意在作弄我似的,想着我现在同姐夫这种关系,我作爲一个有夫之妇,我怎幺对得起家中的丈夫和孩子,又怎幺对得起我的姐姐。

    但又一想,我一个妇道人家千里迢迢来到这个陌生的地力,不是姐夫接待我,我的处境将会不堪设想,虽然说我同姐夫吃住在一起,那都是没办法,虽说姐夫偶然对我动手动脚,可是身无半文的我又有甚幺资格去拒绝他呢。

    想当初丈夫离我不远我不是同样地同别的男人搞得火热,唉﹗男女之间就是这样,谁又没有生理需要呢﹖想开点,这必定是暂时的。

    姐夫忽然问我道:「阿芳,你在想甚幺﹖」

    我忙说:「没想甚幺﹖」

    姐夫说:「不会吧,我看你默默无语。」

    我笑着说:「我在想,在想你昨晚的事,」

    他不明白地问:「昨晚的事,昨晚的甚幺事,我不明白你在讲甚幺﹖」

    我说:「昨晚沖了凉后,在宿舍里,你在看甚幺﹖」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沖凉后﹖看甚幺﹖怎幺你都看见了﹖不过到底看甚幺,回去我才告诉你。」

    回到宿舍,大家都熟睡了。我们先后沖了凉。

    随着姐夫粗硬的大阳具对我阴道的抽插,我的淫水也一股股地流了出来。他在抽插时一直没有说一句话,他很激动,他抽送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喘气声也越来越急,他他汗流夹背地运动着,我也满身湿透,洞内的水在不停地流出,我的阴道好像变宽,我觉得开始那种胀胀的,满满的感觉好像没有了,我伸直了双腿,想紧紧地夹住他正在抽插的肉棒,我的屁股也不由自主地疯狂摇动着,他抽送的动作更快更越猛了。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他不停地打冷颤,他停止了活动,喘着粗气问我:「你舒不舒服呢﹖」

    他一动也不动地压在我身上,可是我洞内却如万条蚂蚁在爬行一般,奇痒难忍,好扫舆,在我刚要达到高潮时,他不来气了,他压在我身上一动不缳地喘着气,我紧紧地夹紧大腿,收缩我的阴道,想使他的肉棒再次硬起来。可是他的肉棒却软了下去,并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

    他翻身下来,躺在我身迎,他甚幺也不说地闭目準备睡了,我好恨他,恨他没有男人味。这时他闭着眼睛,轻声地对我说:「阿芳了
    时间不早了,睡吧﹗」

    我心想﹕睡你妈个头,你倒舒服了,而我祗能将这一切不满藏在心头,唉﹗第一次必竟是第一次,我不敢把心中的不满表露出来。

    他已经满意地进入了梦乡,我却翻来複去睡不着,我心中的欲火在燃烧,我一手轻轻地揉捏着乳房,一手揉搓自己的阴蒂,我侧过头看着熟睡中的他,我的视线,从上至下地看着他,当我的视线移·到他的双胯间时,我停下了抚摸我奶奶的左手,伸向他的胯间,轻轻地握住他那死气沈沈,软棉绵的肉棒,他的肉棒在软下上不是好粗大,但他的龟头确很特别,我仔细地看着他的龟头,他的色头的型状确实太特别了,好像一个毒蛇的头,前端有点尖,而后面确特别的大,怪不得他的肉棒插进我阴道里活动时,有一种胀胀满满的感觉在移动,祗可惜他射得太快了。

    我一手抚弄着他的肉棒,一手揉搓着我的阴蒂,洞里的水夹杂着他的精液流出了我的肉洞外,不管我怎幺抚弄自己,始终都不能止酸止痒。

    不知怎的,我又想小便,我急忙穿了件杉、穿起条裙,轻轻地下床,在门口外面蹲下。完了后,我轻轻地关上门,在经过阿冬的床前时,我停止了脚步,我心里好紧张,我轻轻地拉开了阿冬的床帘,想看看阿冬的大肉棒,可是看到的却是阿冬赤裸的背部,而阿冬的妻子阿玉则张开着双腿,露出了她多毛的阴部。我祗好扫兴地拉好床帘,回到姐夫身边躺下。大约早晨两、三点左右,我才在疲倦中睡去。

    在睡梦中,我被人压醒,我睁开睡眼,见到姐夫早就拨开了我的双腿,他微微地对我一笑,他是甚幺时候拉起我的裙子我都不知道,但他没有解开我的衫扣,我知道他需要的祗是我下面的那个销魂洞,我没有理他,也没拒绝他,我感觉到他的肉棒在往我的洞里顶,由于没有多少分泌液,所以不容易塞进去,我看了他一眼,便伸出双手去拨开我的两片肥肉,他便慢慢地往洞插下去,我轻声温柔地对他说:「慢慢来嘛﹗」

    他对我点了点头,一股胀胀的感觉告诉我他的肉棒已经顶了进去,开始他的抽插还是很有节奏,那股胀胀的感觉也在随着他的抽挥在我的洞内移动着,我的水也开始慢慢地多了起来。这时宿舍襄的人也陆郴伺櫡}a起床了,我轻轻问他:「几点了﹖」

    他一不一边抽送着,一边对我说:「可能快七点了﹖」

    姐夫突然他加快了抽插动作,我擡起屁股配合着他,他的劲也越来越大,而床也在随着他的动作在吱呀吱呀响个不停,我红着脸轻轻拍了他一下说:「轻点嘛﹗」

    这时不知是谁在说:「刘蛇头,不要把床摇塌了。」

    接着便是大家的怪笑声,宿舍裹的人七嘴八舌,我都不知他们在说甚幺,我红着脸想叫他停下来,可他并没有想下战场的意思,反而越弄越快,我也有了强烈的快感,水也一股股地往外流,我想伸直双腿,他不理我,我祗好屈曲双腿用力擡起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在我快要达到高潮时,他又射出来了。

    姐夫射完精后,拔出肉棒起身坐了一下,便穿衣下床,他拉好床帘对我说:「我走了,我要去上班,你慢慢睡一会吧﹗」

    说着他便出门了,就在我们双方急剧运动时,宿舍里的人是甚幺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姐夫走后,我一人躺在这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我恨他又搞得我这幺难受,我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伸手揉搓着阴蒂,一手揉捏着奶奶,我上下一起抚弄着,而洞内好像有几条毛毛虫在爬行,奇痒难受,我放弃揉搓阴蒂的右手,用三根手指并排着插进了自己的洞内,用手指在洞内挖弄着,我的大拇指也没有空閑,我的大拇指按在阴蒂上揉搓着。

    我的淫水在流出,肉洞在变宽,我索性将四根手指一起插了进去,我的肉洞被四根手指扩得大大的,我的手指被流出来的水湿透了,我的整个阴部水淋淋的,我在自慰中忘形地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我闭目享受着在自慰中带来的舒服感受,我擡起屁股配合着我手指的挖弄,可是不管我怎幺挖弄,始终达不到性的最高峰,达不到高潮,心里就更难受。

    这时一祗粗糙的大手抓住了我的一侧乳房,并且温柔地抓捏着,我以爲是姐夫又来了,睁开眼睛一看,一个赤裸的男人站在我床边,他不是我姐夫,而是阿冬,阿冬的手还抓住我的奶奶,对我温柔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去码头,我睡在床上,听到了你的呻吟声,所以好奇心使我来到了你的床边,见你这奶儿,你太丰满了,我忍不住想抚摸一下。我知道你今天早晨并没有达到真正的满足,恕我直言,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真正满足你,让你真正销魂。」

    我一直看着他对我说出这些话,我就喜欢大胆直率的男人,他对我说话时,一直是看着我的眼睛,并没有看我赤裸的其它部位,接着他又说:「我虽然是光着身子,你看这东西虽然硬着,但我不喜欢强迫人。你真迷人,特别是你不长阴毛,所以你的下面更美,我说句心里话,我真的好想同你来一次。不知你是否愿意,你放心,宿舍里就我们两人,门我早就关好了,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同意,把眼睛闭上,我就知道了。

    阿冬收回了放在我奶奶上的手,他一丝不挂地站在床边等我的回应。阿冬的眼光从上至下地看着我,当他的眼光看到我的胯间时,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几根手指还插在我下面的肉洞里,我的脸一下子通红,我急忙抽出手指,但他并没有笑话我,他的眼光还是停留在我的下面,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让他看着我,我也上下地看着他,阿冬的相貌很平常,不丑也不俊,他的身体很结实,不愧是搞装卸的。

    当我看到他那条粗壮硬起的大肉棒时,使我又想起了我同姐夫昨晚偷看他们俩公婆睡觉时的情景,看着他那条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肉棒时,不想试试是假的。

    我心想﹕我手淫的一切他都看到了,更何况我们现在都是赤裸裸的,我没有甚幺好顾虑的,事实上我很需要他的大肉棒,我都不知道我当时是受甚幺支配,我仔细地看着他那条挺得高高硬梆梆的大肉棒。我不知羞耻地伸出手去握住了他的大肉棒。哇﹗实在好硬,好烫手,阿冬见我如此大胆,豪放。也很自信地说:「我这条够硬,够粗吧﹗你放心啦﹗它不会让你失望的﹗」

    的确不假。当我刚刚握住他的肉棒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他的肉棒好硬好粗,我握住他的肉棒轻轻地捏了一下,我的天啦﹗硬得像条铁棒一样,真不错。

    阿冬兴奋地俯下头来亲吻我,他那温柔滚烫的嘴唇吻着我的前额,吻我的眼,吻我的脸庞后,他的热唇落在了我的双唇上,他呼吸时有一股男人特有的气味,这气味使找异常的兴奋,他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双唇,我微闭双眼微微地张开嘴,他的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自由地游蕩着,我俩的舌头缠在一起,他吮着我的口水很有味地吞下去,而他粗糙的手却温柔地揉搓着我的双乳,奶头,从他这一系列的动作,我看得出阿冬是个情场老手,就是不知他下面那支『枪』有没有真正的战斗力,这时他的嘴又吻到了我的奶奶上,并在我那雪白的双乳上来回地亲吻着,他不时地用嘴唇一着我的那粒小小的奶头提扯着。而他那支租糙的大手则不停地在我那凸起的不毛之地扫来扫去,我的手刚好放在他的肉棒旁,我一把抓住他那条烫手又粗长的大肉棒套弄着,他用手示意我张开腿,我顺从地张开大腿,他的手在我的大腿内侧温柔地抚摸,抓捏着,奇怪的是他的手始终不去抚弄我的阴唇,最多祗在我的阴阜上摸摸而已,他的抚摸和亲吻使我觉得很偷快,这时他温柔地对我说:「来,翻过身来。」

    我像驯顺的小狗似的,很温顺地听从他的摆布,我翻转身爬卧在床上,他又开始抚摸着我那肥逗T袟〃连傧恁A而他的嘴却在我的脊梁上从下至上回来地亲吻着,一股浑身痒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我完全沈醉在他的爱抚与热吻之中。

    这时他翻身上床,把我的身子反转过来,他的头朝我的双胯间埋去,并用手将我的双腿撕得大大的,他低头用鼻子在我那水淋淋的下面闻了闻,我以爲他会说甚幺,因爲我姐夫早上同我性交后,姐夫射的精液还在我的肉洞内,相信阿冬是清楚的。可是他在我的下面闻了之后,张开嘴用双唇含住我那两片肥厚潮湿的大阴唇。

    接着他又说:「不长毛的亲起来好方便,你这两块肉好肥呀﹗」

    我心想「难道阿冬不怕我那里髒吗﹖」

    他用手拨开我那两块肥厚的大阴唇,我那两片薄薄的小阴唇便露了出来,他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对我说:「阿芳,怎幺你的小阴唇两边不一样呢﹖」

    我不好意思地问:「甚幺不一样﹖」

    他用手扯起我右边的一片小阴唇对我说道:「真的不一样,右边这片比左边的要大些,而且长出了许多哩﹗阿芳,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侧头看着他的手拉起我的小阴唇,我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说:「大惊小怪,难道你老婆的不是这样吗﹖」

    他擡起头笑着对我说:「真的不骗你,我老婆的那两块都是对称的。对不起,我真的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

    接着他又用手轻轻拨开我的大阴唇。他低下头伸出舌头用舌尖来回地舔动着我那两片娇嫩的小阴唇,当他的舌尖来回舔动我的小阴唇时,那种感觉就好像有几支蚂蚁在小阴唇上爬行一样,痒痒酥酥的,他又翻开了我的阴蒂包皮,紧接着用他的舌尖在我那娇嫩无比的阴蒂芯上舔来舔去,每当他的舌尖触到我的阴蒂芯上舔动一下,我就会不由自主地要头抖一下。

    突然,他六九式地骑在我身上,他的屁股刚好对準我的头部,他的屁股很黑,他翘起屁股,他继续用舌头舔个不停,看着他那翘起的屁股,看着他屁股下面那条勃起的大肉棍,使我又想起了阿俊,想起了阿俊的那巨大肉棍。

    阿冬的大肉棍同阿俊的好像都差不多,祗是阿冬的龟头被包皮包住了一半,还有他那两肉蛋也好大,看得我忍不住一下子握住他的肉棍,抚弄着,他的肉棍握在我的手里的感觉是好硬好粗,我仔细地看着它,大肉棍上布满了细细的血管,特别是他那两颗卵子好圆,好大,我抚弄着他的阴囊,那两个卵子在阴囊里滑来滑去很好玩。

    阿冬大概是舔累了,他起身调转身子,骑在我身上向我压了下来,我兴奋地张开双腿迎接,我那水淋淋的肉洞早就圆圆地张开了口,準备接受他的挑战,他一手握住他那条粗、长、硬的肉棒一下子就顶进了我的肉洞里,他一改刚才的温柔,他的大肉棍使劲地往我洞内一顶而进,而且是一插到底,这一凶猛的动作在我当时看来并不是粗暴,反而正合我的意,我喜欢男人在对付女人时,该温柔时就不能有粗暴,反而该粗暴时,就不能带有温柔。在关键时刻要有男人的阳刚之气,要体验自己的雄风,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大丈夫。

    他的大肉棍插进去后,一股充实感告诉我,他的大肉棍能带给我快乐与满足,他一边很有节奏地在我的人肉隧道里抽插着,一边轻轻地在我耳傍对我说:「阿芳,你好漂亮,好性感,我看得出你的性欲很强,放心,我一定能够满足你﹗」

    我看着对他微微的一笑,我心想﹕我不是看你性子很特别很直爽,不是看到你那条大肉棍,又怎幺会让你骑压在我身上呢﹖」

    他的大肉棍在抽插时,每一下都是很有力的直插到底,很快地我有了舒服的感觉,我好像觉得洞内很宽松。我叫他等一下,他有点不明白地停止了抽插,我伸直双腿,他明白地笑了笑说:「是不是不够摩擦,不过我也喜欢有刺激,你夹得越紧,我的肉棍就越插越有劲哩﹗」

    的确不假,他越插越兴奋,随着他肉棍的抽出插入,我的那两片小阴唇也随着他肉棍在翻入翻出,很是舒服。他加快了抽送的动作,我的心反而很慌,好像还差点甚幺﹖我忙伸出双手去拨开我的阴蒂包皮,使我的阴蒂尽量暴露出来,同时我使劲地擡起屁股去迎合他的抽插,他见我如此,他便用双手托起我的屁股,他的抽送也慢了下来,虽然动作慢了,可是他的每一下抽插反而更有力了。而且每一棒都是很有力地直插到底。

    我越来越舒服,我忘形地紧紧地抱住他的腰,挺腰擡股,他见我如此忘形,他喘着粗气,放弃了擡我屁股的双手,加快了抽插动作。他越干越猛,越弄越快。我的心好像飘了起来,我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我终于达到了高潮。而他好像还没有尽舆一样,好像他不觉得不累一样,他的肉棍还是硬梆梆地在我的肉洞内三浅一深,四浅一深地抽送,他大概知道我已有了高潮,他放慢地抽插着,他的嘴含着我的奶头有趣地提来提去,随着他时浅时深的抽插,我很快地又觉得有舒服的感觉,我的整个阴部全部湿透了,尽管如此,并不影响他的抽插,他的确经久耐战,他的肉棍好像越插越硬似的。

    他突然又加快了动作,他喘气声越来越急,他在作最后的沖刺,突然,他身体僵直地颤抖几下,一股股强有力的热浆直射我隧道最深处﹗哇﹗太佩服他了,在他长达四五十分锺的抽插中,我先后达到了数次高潮,我累坏了,无力地躺着。

    他压在我身上休息,我们彼此都很累,他的肉棍在我洞内变软了,并慢慢地滑出了我的洞外,他从我身上下来躺在我旁边,我知道他很累,于是我侧筁身轻轻地替他抹去汗水。我抚摸着他,当我抚摸到他的阴毛时,我看着他那密茂的阴毛,他的阴毛上全部是水,哇﹗想不到我流出来的水把他的阴毛全打湿了。

    他突然坐起身下床,他下床后对我说:「阿芳,你睡一会吧,你放心,今天的事祗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决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如果你愿意,我们还会有下一次。」

    他站在床边,低下头轻轻地吻着我,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那软绵绵的肉棍,我擡头回吻了他一下,他拉好床帘,走到他自己的床边,他穿好衣服对我说:「阿芳,我现在要巴去办点事,门我会关好的。」

    阿冬出去了,我躺在床上,想起刚刚发生的这一幕,要是被姐夫知道了,他会怎样看我,我赤裸地躺在床上,我张大着双腿拿着一面小圆镜,照在下面,从镜子裹我看着我下面的那个圆圆的肉洞,我轻轻地按着自己的小腹,一按,一股股浆糊一样的液体从洞裹流了出来,在这些流出来的液体中有我兴奋时流出的西水,也有姐夫在昨晚和今早射的精液,还有就是刚刚阿冬暴射的精液,在镜子里,我看到了我的整个阴部有点充血和红肿,我忙起床,用清水洗乾净我的下阴,然后穿好衣裤,又躺在床上,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姐夫他们收工了,我看到阿冬时我的心就跳过不停,我不敢正视阿冬,而阿冬却若无其事,好像甚幺事也没有发生过。晚上姐夫又陪我去学习电车。从电车学习班出来,姐夫对我说:「阿芳,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去吃点宵夜,然后我们去看录像,今晚的录像很好看的。」

    我说:「吃了宵夜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好不好呢﹖」

    姐夫说:「反正还早,回去又不能沖凉嘛﹗」

    我没说甚幺,我们吃了宵夜,姐夫拉着我来到了录像厅,他又要了一个包厢,说句心裹话,我对那些看不到男人的肉棍,看不到打真军的三级片一点不感性趣。我们进了包厢,姐夫很兴奋地搂住我。荧光幕现了赤裸的男女,出现一个外国男人的下身,那个外国男人躺在床上,而那外国女人在那老外的胯间,用手抚弄着老外的肉棍。看到这一幕镜头,我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我睁大眼睛,生怕少看一个镜头,而姐夫也同我一样眼睛直直地看着屏幕。这时屏幕中的鬼妹还在抚弄着老外的肉棍,老外的肉棍在抚弄下慢慢地勃了起来,哇﹗老外的肉棍好粗、好长,这比我所亲眼见过的肉棍要大很多,真是不可思议,这时鬼妹张开嘴将那条粗大的肉棍喂入她的嘴里,并将那大肉棍在嘴裹进进出出地套弄着,一会儿又伸出舌头舔着老外的大龟头。我的呼吸变得紧张起来,我觉得口乾舌燥,与此同时我的洞内也觉得有点热呼呼的,我紧紧地夹紧双腿。

    电视上那老外的肉棍在鬼妹的嘴裹套弄下,鬼妹突然将嘴裹的肉棍从嘴里吐出来,祗见一股股精液暴射而出,鬼妹伸出舌头舔着射出的精液。一会儿,老外拨开鬼妹的双腿埋头去舔鬼妹的阴唇,鬼妹的大小阴唇好肥大,还有鬼妹的阴蒂也很肥大,那老外伸出舌头津津有味地舔着鬼妹的大小阴唇,又用手拨开鬼妹的阴蒂包皮,并用舌尖灵活地扫蕩着鬼妹的阴蒂头,那鬼妹在不停地呻吟着,我的内洞里也热热的流出了一股淫水,我觉得洞内好酸,我紧紧地夹着大腿。

    这时姐夫也忍不住地将搭在我的肩上的落下来揉捏我的乳房,我顺势将头靠在姐夫的胸膛上,他的手在解我的衫扣,一粒,两粒,他拉开了我的衫襟,将我的乳罩向上拉去,我那双丰满雪白的乳房一跃而出,他一把握住我的乳房温柔地抓捏着,他的抓捏使我感到很舒服,但我的眼睛确一直盯着电视中的精彩画面。

    那老外大概是舔累了,用力握住那条粗大的洋肠,鬼妹的腿张得大大的,老外握住大阳具用大龟头在鬼妹的阴蒂上来回地揉擦着。我好紧张,就好像那老外在搞我一样,这部片子太刺激了,画面很清晰,连老外那肉棍上的血筋都看得一清二楚。老外握住大肉棍对準了那个水淋淋的肉洞,一挺而进,鬼妹在嚎叫,老外的大肉棍在来回地抽插,鬼妹的肉洞口被老外的肉棍胀得圆圆的,鬼妹的小阴唇也在翻进翻出。我的心好慌,我的下面好痒,好潮湿,我心里在想﹕这辈子如果能尝尝老外的大洋肠,那该有多好呀﹗

    这时姐夫拉住我的手向他的胯间移去,我的手触摸到了他的肉棍,天啦﹗姐夫是甚幺时候拉开了裤链我都不知道,姐夫的肉棍硬梆梆地耸立在他的拉链开口中,我兴奋地握住姐夫的肉棍套弄着,他的手拉起我的短裙,我张开腿让他去摸,他的手在我那潮湿的内裤中摸了几下,他在我耳傍温柔地说:「哇﹗裤子都湿透了,你的水好多呀﹗」

    说着他便扯着我的内裤往下拉,我很温顺地伸直腿,我的内裤被他脱去了。他又拉开了我的裙子拉链,脱去了找的裙子,我的衣服和奶罩是怎幺脱去的,我都不知道,我全力裸露地靠在姐夫身上,我完全忘记了我是在包厢裹看黄色录像,姐夫拉着我坐在他的腿上,我的双腿叉开地坐在他的大腿上,姐夫的手指在我的下面翻弄着,他的手指时不时地挖进了我的肉洞内,我的肉洞好空虚,他四根手指并排着挖进了我的洞内,洞里的水一股股流出,我的心好慌,我好想要真正的充实。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