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亲记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相亲记
    我面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梳理了一下刚刚整理过的头发,满意的看
    了看镜中的自己。原本有些乱的头发,只是打了点发胶就显得有型了许多,整日
    不变的制服换成了休閑装,让我变得潇洒几分,也让人精神了几分,真是「人是
    衣裳马是鞍」,这话说得没错。

    我之所以费劲力气把自己修理了半天,不为别的,只是今天一个相熟的大姐
    要为我介绍女朋友。自从我赌气离开家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后,这还是第一次
    有人给我介绍女朋友,其实不是我不想找女友,不过以自己菲薄的薪水要在这个
    陌生的城市养活自己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找个女朋友?没有经济基础的我想都不
    敢想这个问题。

    不过自从认识了俞巍姐后,她就一直张罗着给我找女朋友,她总是对我说,
    一个人孤身在外需要一个人疼你、关心你,自己才不会感到孤独,这样才有利于
    我的成长发展……等等之类的话。

    她的这番热情好意让我盛情难却,只好和她给我介绍过的几个见过面,可惜
    不是我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我,这样我自己觉得没什幺,倒让她觉得不
    好意思起来,更加起劲的给我介绍女朋友,让我很无奈。

    俞巍姐比我大五岁,今年28岁了,可是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给人一种
    十七、八岁的感觉。自从她认识我后,就一口一个弟弟的叫我,而我呢,也自然
    乐意认这个漂亮的姐姐。

    她身材不高,不到一米六,小巧玲珑,不过结实浑圆的臀部在紧身牛仔布裤
    的包裹下显得是那样的迷人,身材单薄的她偏偏一对乳房饱满坚挺,凸起的双峰
    总是那样显眼。

    俞巍姐已经结婚了,并且流过一次产,不过这次流产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体
    型。她老公是个生意人,一年到头出差在外面跑业务,我认识俞巍姐大半年来常
    去她家玩,可只见到过她老公两次在家,我平时业余空閑时间没处去就去她家陪
    她玩,她家中有事也总是叫我去帮忙。

    一来二去她也没有拿我当外人看,我去她家时她也穿的很随便,有几次她刚
    洗完淋浴,穿着一件浴衣就叫我帮她一起收拾家务,那香肌雪肤、若隐若显的酥
    胸,还有那光滑圆润的大腿,总是让我欲火难捺,每天晚上当我难以入眠打手枪
    时,俞巍姐的那副景像总是我的幻想对象。

    前几天,俞巍姐又找到我,说已给我物色了个不错的目标,是个学生,今年
    19岁,家也是外地人,在她姨妈家借住。她的姨妈和俞巍从小是邻居,想让俞
    巍帮她的侄女找个男朋友……等等。

    我一听就差点晕过去,天哪,还是个学生?!我这点微薄的薪水养活我自己
    就够困难的了,再找个没有任何收入的学生做女朋友?还是算了不要见面的好,
    我可不想去卖血来养活我和她。

    可是俞巍姐还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已经把见面的时间给定好了,无奈之下我
    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见面。不过看情况再说嘛,如果真的合适的话,我也只能立刻
    向家里认错投降,向他们请求经济援助了。

    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我也离开我租住的简陋小屋,来到路口等俞巍姐。不一
    会俞巍姐就开着车来了,我上了车,和俞巍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也多少
    了解了一些这个女孩子的情况。

    她是一所民办大学的学生,比我小两岁,家是外地的,来到这里后一直在她
    姨妈家借住。她的姨夫原来是个公司的老板,前年出车祸死了,留下她姨妈和一
    个女儿,也就是她的表妹。姨夫死后,她姨妈把公司转让了,车祸赔偿金还有公
    司转让的费用,足够她姨妈一家的生活所需了。

    这个女孩子生性比较「疯」,加上前两年父母离异对她打击比较大,来这里
    没两年就惹了不少是非,她的姨妈想给她找个男朋友好管住她,所以就找到俞巍
    姐问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俞巍姐自然就推选了我。

    听完大体情况,我眩晕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原来我将要见到的是个「野蛮女
    友」,天哪,我很想下车回家,我还想以后在家里当「一把手」说了算呢。我在
    单位上就挺惨了,要是在家里再被修理的惨惜惜的,那人生还有什幺趣味,算了
    见个面就算了,也不辜负俞巍姐的一片好意。

    车子沿着滨海大道一直驶到一片别墅区,这儿可是这座城市有名的富人区。
    难道她就住在这里?果然,车子进了小区,在一座别墅前停下了。

    「俞姐,她就住在这里吗?」我问俞巍姐。

    「是呀,小瑞,她们一家就住在这里。」俞巍姐笑吟吟的回答我。

    「直接在她们家见面呀?」我有些吃惊。

    「这有什幺?快进去吧,我们都晚到了。小瑞,进去后自然些,见到她要热
    情主动一些。」俞巍姐催促我赶快下车,我也只好随她一起下车。

    俞巍姐按响了门铃,和她朋友通了两句话,电动门开了,我和她一起走向了
    别墅。

    开门的是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个头约有一米六五,身材很单
    薄,皮肤有些黑,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倒很灵动。

    「巍巍阿姨,你好久不来了。」小姑娘高兴地扑向俞巍姐,俞巍姐也高兴的
    拥抱着她说:「琳琳,都张这幺高了,比阿姨都高了,快成大姑娘了……」

    是她吗?我看着这个被俞姐叫做琳琳的小姑娘,长相可挺一般呀!我心里暗
    想。这个小姑娘也不住的偷偷打量我,又在俞姐耳旁耳语了几句,我见俞姐点了
    点头,小姑娘又瞅了瞅我,笑着把俞姐拉进了屋。俞姐沖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一
    起进去。

    进了客厅,一名中年美妇迎了出来搂着俞巍姐嘘寒问暖,那个小姑娘就站在
    旁边。看来这个妇人就是俞姐的朋友了,那这个小姑娘到底谁呢?是不是俞巍姐
    朋友的侄女呢?我是比较急于想知道这个问题的,如果真是的话,我还是回家好
    了。

    不过答案很快就知道了,这个叫琳琳的小姑娘是俞姐朋友的女儿,而要和我
    见面的女孩还在楼上的房间里,不知在捣鼓些什幺。俞姐的朋友叫我们先坐下休
    息,然后叫琳琳上楼去叫她姐姐,自己则和俞姐聊起天来。

    我静静的做在沙发上等待着,看来楼上那位小姐很忙,一时半刻还下不来,
    百无聊赖的我打量起俞姐的朋友来。她约有三十五、六岁,不过保养得很好,看
    起来连三十岁也不到的样子,相貌要比她的女儿强很多,单看相貌,她女儿没有
    几处似她。她的身上处处透着一股成熟女性迷人的韵味,和身旁的俞姐比起来毫
    不逊色各有千秋,可惜似乎常年居家,气质上有所欠缺,不如身边的俞姐。

    正当我饶有趣味的比对着两位美女时,身后的楼梯上传来阵阵脚步声,还有
    两个女孩轻声说笑的声音。我的心里一阵紧张,自从我和俞姐一起出来后我就一
    直幻想着她的模样,俞姐也没有见过她本人,所以我只能想象着她的模样,现在
    就要见到本人了,我心里怎能不紧张呢?

    我回过头去向楼梯望去,正好和她的的目光相对,「啊!」我和她同时吃了
    一惊,怎幺会是她?我尴尬地回过头来,坐在沙发上哭笑不得。我听见身后的楼
    梯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好像是她也跑回楼上,只剩下俞姐和她朋友傻楞在
    那里。

    天哪!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想不到让我在这个城市丢了第一份工作,让我
    受尽羞辱的人竟是我这次要见面的人,想起她,我的怒火、委屈就不断的涌上心
    头。

    自从我赌气离家出走来到这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
    就在半年多以前的一天,我正在柜上收银,就是和我见面的这位小姐在购物后来
    到我的柜台前缴款,结果在她交给我的三百元钱中有一张百元券是假币,按照超
    市的要求,我立即退回,并对她说她的钱有问题,请换一张,结果没想到却惹恼
    了这位脾气暴躁的小姐,她当场和我大闹起来,我只能按公司的要求忍气吞声,
    并不住的向她解释。

    但我的一味忍让却更让这位小姐来了精神,闹得更兇了,最后把我们部门的
    经理给闹了来,我们部门经理是一个刚毕业一年的硕士研究生,不过我很怀疑她
    是怎样混进大学,读完硕士的,她的管理没有一点水平,碰到问题就会一味的批
    评你、羞辱你,在她的管理下,我们部门的人总是小心翼翼,害怕出一点错,因
    为只要你出了错,就意味着你将会有几天苦恼的日子过,我们部门那些有关系的
    人纷纷调走了,剩下我们这些没什幺门路的人只好每天看着她的脸色工作生活。

    部门经理来了后把我和她带到了办公室,然后就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顿,并
    要我给她道歉,试用期马上要到期的我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只能忍着满腹的委屈
    向她道歉。

    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了,没想到这个女孩还是不依不饶,依旧对我大骂
    不止,我实在无法忍受她对我的羞辱就反驳了两句,她竟然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水
    杯砸向了我,我躲闪不及被砸中了额头。这时我的怒火已经再不能克制了,我愤
    怒之下狠狠打了她两个耳光……

    随之我丢了我的第一份工作,试用期间应发给我的工资也被部门经理给全数
    扣发了,身无分文的我随即被房东赶了出去,街头露宿三天后才找到今天这份工
    作。没想到今天又再见到了她,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下见面,我不知道她会怎幺
    想,反正我是像吞下了一只死苍蝇一样恶心加别扭。

    俞姐和她朋友显然还不知道是怎幺一会事,那个叫琳琳的小姑娘也楞在楼梯
    上,气氛一时间很尴尬。琳琳转身身上楼去问个究竟,过了没一会楼上就传来了
    那个熟悉到让我终生难忘的泼妇骂街似的声音,大体意思就是让我赶紧滚,她看
    见我都觉得脏之类的话。

    事已至此,再待着也没什幺意思了,我和俞姐起身告辞,俞姐的朋友也是满
    脸尴尬的把我们送了出去。

    在路上俞姐问起我来,我就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给俞姐说了,俞姐只能
    不住的安慰我,并发誓再给我介绍一个更好了。

    一路上我默然不语,那个女孩的叫骂声不听的萦绕在我耳边,想我一个堂堂
    男子汉竟然被一个无赖似的小姑娘整得这幺惨,我却拿她没有办法,再想想来到
    这座城市后自己被房东赶、被上司骂、被城管打、被同事嘲笑的种种遭遇,我胸
    中的怒火不可遏止的燃烧起来。

    不知不觉,俞姐已经把我送到家门口了,我下了车,努力沖俞姐挤出一丝笑
    容,转身回家。我来到门口,想掏钥匙开门,一摸口袋,啊!我的钥匙不见了,
    我急忙转回去,幸好俞姐的车还停在路口没走,我连忙上车在车里找了一圈还是
    没有,我头上立刻冒出冷汗来。这串钥匙不仅有我房门的钥匙,还有我公司办公
    室的钥匙也在上面,要是这串钥匙丢了,估计我的这份工作也要不保了。

    我静下心来细细的回想了一下,想了起来,原来我和俞姐去她朋友家时,因
    为我口袋比较浅,我怕坐在沙发上是钥匙会掉出来就随手放在她家的茶几上了,
    没想到走得太匆忙,竟忘记拿走了。

    我想打车回去取钥匙,但俞姐非要陪我一起去,我不好意思再叫俞姐陪我跑
    一趟,对俞姐说:「俞姐,还是算了吧,今天陪我出来的时间也不少了,还是赶
    快回家陪姐夫吧,别让姐夫等急了。」

    俞姐笑了笑说:「没关系,反正你姐夫又出差了,我自己在家也没事可做,
    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我们快去快回,姐姐今天请你吃饭。」

    俞姐和我一起又去了她朋友家,很快就到了地方,俞姐让我自己去拿,说她
    就不再进去了,在外面等我,我下了车沖着俞姐笑了笑,转身向她家大门走去。

    我按响了门铃,开门的还是那个叫琳琳的小姑娘,我对她讲明了来意,这个
    小姑娘倒是很友好的让我进去了。我走进客厅,哎!冤家路窄,那个女孩正好也
    在客厅看电视,见我进来,原本还笑嘻嘻的脸立刻变了颜色,我不想和她再做纠
    缠,拿了钥匙转身就走。

    没想到那个让我一听就上火的声音又响起来:「琳琳,你看看他拿了什幺?
    别偷了我们家什幺东西,像他这样的外乡人手脚最不干凈了,你一不小心他就摸
    走你的东西。像他这样贼头贼脑的进来,一看就不想干好事,琳琳你看他长的熊
    样,一看就是个小偷,真不知道那些警察整天做什幺,怎幺能让这种人在大街上
    走,想他这样的怎幺还不赶紧抓起来,省得影响市容。」

    「晓明姐,他不过是将钥匙忘在我们家了,他是来取钥匙的……」那个叫琳
    琳的小姑娘忿忿不平的对她姐姐说。

    「什幺呀,那是借口!」这个叫晓明的打断她妹妹的话:「你懂什幺,像他
    这样的人就会用这种雕虫小技,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幺生下他来得,要是我呀,
    有这样的王八蛋儿子早就掐死了。不过看他这个样,他父母也不是什幺好东西,
    他是王八蛋,他父母就是王八……」

    听到这里,我实在是无法克制自己了,我可以被侮辱,但我的父母决不能被
    侮辱!我愤怒地转过头来,狠狠的瞪着她,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我指着她,用
    颤抖的声音说:「你,再说一遍,你有种在说一遍……」

    她似乎被我的愤怒给吓住了,向后推了两步,见我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又大
    骂起来:「我说你父母也不是什幺好东西,你是王八蛋,你父母就是王八!」

    我沖上前去重重打了她两个耳光,那个叫琳琳的小姑娘急忙拉住我的手臂阻
    止我,但她姐姐又扑了上来,像只疯狗似的用她长长的指甲在我脸上挖了几道血
    痕,我挣脱开手臂推开拉着我的琳琳,愤怒的一拳打在她的小腹上,把她打翻在
    沙发上,我这一拳打得她直打滚。

    我想转身离开,一看,琳琳昏倒在地板上,我忙上前一看,原来刚才我推开
    琳琳时用力过大,琳琳的头撞到了茶几上昏了过去。我有些着慌,这个局面可不
    是我想见到的,我扭头就想赶紧走,这个事情要是闹大了,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了。

    我刚走了两步,忽然感觉脑后风响,我急忙侧头避闪,但是还是「砰」的一
    声,我感到一阵眩晕,我好像被一块大钢板击中了,我摔倒在地上。我的头虽然
    很痛,但还算清醒,转头一看,一个没见过的、长得又黑又瘦的小姑娘拿着一个
    平底锅站在那里,她见我看她,又举起锅向我砸来,我侧腿一脚狠狠踹在她的肚
    子上,一脚将她踹翻。

    我翻身爬起来,看见这个黑瘦的小姑娘已经被我踹背气晕了过去,我刚松口
    气,擡头一看,那个叫晓明女孩的正趴在茶几上摸电话,我心叫不好,要是她报
    了警,这个场面对我可太不利了,我把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老子今天豁出去
    了!我几步上前,一脚踢向她的裆部,这下可踢了个结实,她「啊」的一声惨叫
    翻下茶几昏死过去,我又抄起桌上的电话,在她头上狠砸了两下。

    我傻傻的楞在那里,看着客厅里这副场面,怎幺会成了这样?俞姐还在外面
    等我,要是她知道了会怎幺说?这些人醒了会怎幺说?我可怎幺办?

    正当我发楞时,我身后传来了俞姐的惊呼。我一看俞姐正站在门口,傻傻的
    看着客厅里的场面。

    「俞姐,不是我的错,是她们逼我的,是她们先动的手,我不知道是怎幺回
    事……我只是挣扎了两下……我……」我语无伦次的向俞姐解释。

    俞姐没有理我,急忙跑进来想叫醒琳琳,我看着俞姐不停地拍打着琳琳的脸
    蛋、呼喊琳琳的名字,我的脑子乱哄哄的,这可怎幺办?琳琳这个小姑娘对我还
    倒挺客气,可是她醒了呢,她会怎幺说?她会帮我说话吗?毕竟那边被我打晕的
    可是她姐姐呀,我的脑子一团乱麻。

    「不能让她们醒了,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事不能传出去,就是俞姐也不行,
    我失去的太多了,我不能再失去什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涌上我心头,就是
    俞姐也不能让她再走出这个屋子了,这个事情要是再传出去,我面临的至少是拘
    留,我已经快一无所有了,我不能连自由也失去了,我摸起刚才那个打我的平底
    锅,一下子打在俞姐的头上……

    我看着偌大的客厅里晕倒着的四个人,绝望的笑了笑,相亲怎幺会是这幺个
    样子?我不想这样,我只想过一个普通人应该过的生活。因为和家庭意见不和,
    我赌气离开了我的家、离开了我的父母,来到了这个城市,受尽了羞辱和白眼,
    经过我自己的努力,我总算有了个还算稳定的工作,有了自己的一份薪水,虽然
    我现在简陋的居所远远无法和我以前的家相比,但这毕竟是属于我的天地,是我
    自由的空间。这一切都是我自己辛苦努力得来得,我不能失去这些,我不能失去
    属于我那可怜的自由。

    我厌恶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四个人,是你们逼我的,自从我来到这做城市就受
    够了你们这些人的冷嘲热讽,是你们把我逼到这一步的,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
    我没什幺退路了,你们也不会有什幺退路了,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我最多失去
    我仅有的自由或生命,而你们却要失去更多!

    我冷冷的笑了笑,一个邪恶的念头在我脑海里形成了。我走出屋子把俞姐的
    车开进院子,将院门挡死,进屋后将房门和一楼的窗户全部死锁。现在好了,谁
    也别想走出这座别墅一步了。

    我探了探俞姐的鼻息,还算正常,我的心安了下来,刚才我非常担心我那一
    击会把俞姐打出什幺事,毕竟在这些人里,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俞姐受伤,也
    最不希望俞姐被卷进来,可是偏偏俞姐非要和我一起来,又偏偏在一个不合时宜
    的时候进来,虽然我感到很对不起她,不过为了我自己也只好这样了。

    我四下找了一下,没有绳子,这可怎幺好呢?只好找了几条毛巾用它把俞姐
    的手脚捆好,并堵死她的嘴,好让她行来不能发声。我看着躺在沙发上好像睡美
    人一样的俞姐,看着她那包裹在紧身牛仔裤下的浑圆结实的臀部,看着她那凸起
    扎眼的双峰,那股一直被压抑的欲火突然蒸腾起来。

    抑制不住的欲火沿着我的小腹传向我的下身,我的小弟弟又硬得难受了,想
    不到我每晚性幻想的对象竟要让我得到了,还是用这种方法得到的。

    我抽出俞姐的腰带,解开裤扣,把她脚上套着的那双精巧的凉鞋脱了下来,
    俞姐那白嫩娇小的玉足被我那在手里细细把玩。俞姐的脚型很好看,白嫩的脚趾
    上轻点着彩色的指甲油,就像是彩色的花瓣,我把俞姐的脚趾含在嘴里用舌头轻
    轻拨弄着,我恨不能立刻把我和俞姐脱光了,让我好好享用这副一直让我幻想、
    企望的肉体,可是现在我却没这幺宽余的时间让我好好欣赏我的俞姐,我还是先
    把她们都绑好了再去用心享受俞姐带给我的快乐。

    我没有找到绳子,但是她家的电话线可是够长也够结实,我扯断了电话线,
    反正留着电话也是祸害,用电话线把那个叫晓明的臭女人捆了个结实,这个臭娘
    们,太恶毒了,等会我要你好好尝尝我的厉害,叫你狠!

    我本想用毛巾堵死她的最,可一想这太便宜了她,我脱下我的袜子,连同茶
    几上一块抹布塞进她的嘴里,又把她的腰带抽了出来,我这时才仔细观察这个天
    生和我过不去的女人。别说,这个小姑娘长的还真挺漂亮,就是和俞姐比也逊色
    不了多少和她妹妹琳琳比起来,这个小姑娘相貌上倒更想俞姐她朋友,要不是她
    这种恶劣的性格和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当我的女朋友还真可以。现在嘛,女朋友
    是不用当了,就等着当女奴吧!

    我狠狠的捏了她胸部两把,没戴胸罩,乳房弹性也很好,够辣,我喜欢。

    我用两根皮带把琳琳的手脚捆好,又把她抱起来放在茶几上用我的皮带把她
    固定好,就还差一个了,用什幺再去捆那个用锅砸我的女孩呢?这个不知名的小
    丫头可真狠,竟然用平底锅砸我,我可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她!

    我翻箱倒柜,找到了一大卷胶带和一把锋利美术刀,还有盒大头针,胶带这
    个东西也不错。我把她靠放在椅子上,用胶带把她的双脚绑在椅子两跟腿上,将
    她双手反绑在椅子背上,用胶带封死她的嘴,好了,大功告成了。

    我在一楼客厅里转了两圈,发现了个地下室,嗯,这个地方关人不错,我又
    转了一圈,没有别人了,可我总觉得好像还少点什幺,还少什幺呢?啊,我猛然
    想起来了,是俞姐的朋友,不知道为什幺她没有在家?我的冷汗顿时下来了,她
    在没在家?出去了吗?要是她出去了,什幺时候回来,她在家为什幺刚才这幺大
    动静她都没有出来?

    我急忙逐屋寻找,一楼没有,我顺手在厨房摸了一把刀,小心翼翼的上了二
    楼,二楼面积也不小,有三间卧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堆放着杂物,另外还有
    间浴室,我小心的一间间找,都没有,只剩下那间紧闭的浴室了。我小心的凑过
    去,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果然里面传来流水哗啦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淋浴。
    是俞姐的朋友吗?还是另有其人?毕竟刚才差点打晕我的那个小姑娘我来时就没
    见到。

    不过她们家的隔音效果还真好,我在门外听都只能听到轻微的淋浴声,怪不
    得刚才一楼闹翻天,这里都没有听到。我试着旋动了浴室的门把手,哈哈!门竟
    没有在里面死锁,我轻推开门小心的闪了进去,里面云雾蒸腾,一片雾气茫茫,
    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在淋浴。

    「琳琳,怎幺不听妈妈的话,又不敲门就进来了。」哈哈!是俞姐的朋友,
    她也没有离开,再也离不开了。想到这里,我得意的笑了。

    我的笑声惊动了她,「谁呀?滚出去,我喊人啦!」俞姐的朋友惊恐的大叫
    起来。浴室里雾气太浓,她并没有看清是我。

    「阿姨呀,我才刚离开一会就不认识了嘛,可真健忘呀!」我笑嘻嘻的打开
    换气扇开关,雾气很快消散了。俞姐的朋友惊恐的蜷缩在浴缸里,慌张地用双手
    遮掩着自己的身体,喷头掉落在她的脚边还在不停地喷水。

    她终于看清是我,胆气似乎壮了点,「滚出去,你再不走我就叫人啦!我报
    警啦!俞巍呢?俞巍!……琳琳!琳琳!」她大声的叫嚷道。

    「阿姨,省点力气吧,不管你女儿琳琳,还有那个臭婊子侄女,都已经被我
    在楼下捆了个结实了,她们就是想动一动也困难,更不要说上楼来帮你了。」我
    笑着对她说,一边得意地欣赏着她那瑟瑟发抖的赤裸娇躯。

    「你、你……你想干什幺?……你不要乱来,我、我老公一会就回来……」
    俞姐的朋友见没人来,紧张的说。

    「哦?你老公会回来吗?好像现在还没有从天堂或地狱回来的返程车票呀!
    我想干什幺呢?我想干你,还有你的女儿和那个臭婊子。这就是我想干的。」我
    一脸坏笑的说。我自己都很惊奇自己能流利地说出这些话来,看来我还是很有做
    坏人的天份呀!

    「别……别,你别乱来,我可以给你钱。你想要多少?我可以给你钱,你放
    过我们吧……我是俞巍的朋友,看在俞巍的份上不要乱来呀!」她几乎在哭着哀
    求我。

    「我想要多少?」我装出一副思考问题的样子:「嗯……我想要你们母女,
    还有那个臭婊子;俞巍姐嘛,看在她的面子上我就轻点干你,省点力气干你,毕
    竟她还在楼下被我绑着等着我干呢!」我不想再和她废话了,看着这娇美的身躯
    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痛苦,毕竟下身的小帐篷这样一直撑着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阿姨,你最好不要挣扎乱动,你家厨房这把刀可是很锋利的,我可不想一
    失手在你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什幺伤痕,更不想把阿姨那美丽的脸蛋给弄花了。」
    我随手关死浴室门,步步向她逼近。

    她只是蜷缩在浴缸里,惊恐地望着我慢慢走近,漂亮女人总是很在乎自己的
    相貌,俞姐的朋友也一样,我的威胁不知道她听没听进去,反正她害怕得连叫喊
    都忘记了。

    看到她这副样子,我知道自己不会遇到多强烈的反抗了,手里这把刀反倒会
    碍手碍脚,或许一不小心反而会伤害她,我将刀扔在门口的角落里,这样她就不
    会接触到刀了。

    浴室太潮湿闷热了,加上我体内蒸腾的欲火,我只好把自己快速脱了个干凈
    让自己清凉一下。「阿姨,浴室好热呀,我们一起洗个澡凉快凉快吧!」我跨进
    浴缸,走到她身前。

    这时她好像才回过神来:「啊!不要呀!救命呀!放开我……」她奋力推了
    我一下,想避开我那伸向她的双手,我早有準备,趁机抓住她的手臂,趁势反扭
    过来,膝盖一用力,将她顶翻在浴缸里。

    她那雪白的玉臀正好对着我,略成褐色的肥厚阴户加上浓密的阴毛,带给我
    强烈的感官刺激,我本已经硬得要命的肉棒现在更难受了,我原本想还和她继续
    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好好玩弄一下这个成熟的美妇,可现在我实在无法忍耐了。我
    一只手扭住她的胳膊,用脚踢开她紧合着的双腿,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大肉棒
    对準那微张的桃源洞口,挥棒直刺而入。

    「啊……」我们几乎同时发出了叫声。我是满意的,而她则是痛苦和绝望的
    叫声。感觉太棒了!自从我赌气离开家后,我的女友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样与我同
    甘共苦和我一起走,而是理智的选择了与我分手,我这大半年来也就没有女人可
    碰了,这下可好,我的小弟弟终于可以解禁出关了。

    「嗯……嗯……」我一边用力抽插,一边发出满意的声音,感觉太好了,比
    我以前的女友感觉好多了。别看她已经生过小孩了,可是阴道的肉壁还是紧紧包
    裹着我的肉棒,可能她好久没有作爱了,阴道还比较干燥,虽然没有她淫水的润
    滑,却毫不影响带给我的快感。

    经过我几十下抽插后,她的淫水慢慢分泌出来,久违的快感也阵阵袭向她心
    头,她的身体渐渐背叛了她的意誌,她被我紧紧按在浴缸里,只能任由这份强加
    的快感去摧毁她的意誌。慢慢地她的屁股不像一开始那样死命地乱晃阻挡我肉棒
    的进攻了,而是变成有规律的摇动,迎合着我肉棒的每一下抽插,原本还是低声
    抽泣的呜咽,变成了轻声的吟哦。

    我知道她已经快要让快感征服了,于是我松开紧扭住她手臂的手,让她双手
    撑住浴缸好舒服一点,我的双手则扶住她的腰部,让我的抽插更为有力。随着我
    抽插的速度不断加快,她的叫声也逐渐清晰,我也在她渐大的叫声中达到了快乐
    的颠峰,我猛抽几下闷哼一声,把我炙热的阳精尽数射到她的花心里。她几乎同
    时也达到高潮,洪水似的淫水也迎着我的阳精涌了出来。

    我得意地伏在她身上,听着身下玉人的娇喘,忽然想起一事,刚才光顾着干
    她了,连她叫什幺都不知道。我起身扶起她让她靠在我身上,怀中的玉人好像还
    没有在刚才的高潮中恢複过来,脸上红潮仍未退去。

    我一边玩弄着她那有些松软的大奶子,一边搂着她在她耳边问道:「阿姨,
    刚才的感觉怎幺样呀,是不是高潮的感觉很爽呀?守寡的滋味可不好受吧?没有
    精液和肉棒滋润的女人可是容易老得快呀!怎幺样呀阿姨,刚才我服侍您还可以
    吧?阿姨小穴里的水好多呀……」

    她终于在高潮中恢複过来,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很羞耻,原本还发红的脸变得
    更红了,她用力扭动了一下肩膀想挣脱我的搂抱,却没有挣脱,我用力捏了她奶
    子几下,说:「阿姨,何必呢,刚才不是挺舒服的吗?不要装了,我们要不要继
    续刚才的快乐呢?对了阿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幺呢!」

    她听见我要继续,用力挣扎起来:「不要……不要呀……放过我吧……不要
    呀……」

    「不要什幺?」我有些恼怒:「不要肉棒吗?好!不要,我看你要不要?」
    我又把她按在浴缸里,让她的屁股高高翘起,翻身骑在她身上,「啪、啪」两巴
    掌打在她那肥嫩的大屁股上:「不要……好,我叫你不要……」

    我拿起淋浴喷头把水流调到最大,微热的水流激射出来,我把喷头对準她的
    小穴和屁眼,让激射的水流沖击着她这两处敏感地带:「我看你要不要?」

    「啊~~啊……难受死了……啊……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来了……
    啊……」她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难受,还不要?好,我让你好受些。」我拿起一块搓澡的刷子,在她阴户
    上磨了起来:「怎幺样阿姨,感觉好些了吗?要不要我用力些呀?」我逐渐加大
    了力气。

    「啊……不要呀……不要呀,求你啦,饶了我吧……啊……难受死了……」
    她都哭出声来了。

    「阿姨,想不难受也行呀,可是刚才是阿姨说不要的呀,我为了满足阿姨的
    欲望,只好找其它东西代替了。想不难受就开口要呀,我的肉棒给阿姨的快乐阿
    姨又不是不知道。对了阿姨,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幺呢!」我一边听着她「不
    要」的哀求,一边为她擦洗着阴户和屁眼。

    「不要呀……啊……啊……」我一听她还不要,恼羞成怒,没想到这个女人
    还挺顽强,恼怒的我倒转过刷子,用手柄抽打着她的阴户和臀部。

    「啊……啊…………不要呀……啊……痛呀……停下呀,别打啦……我……
    我叫……李凤吟……啊……」她终于说出了她的名字。

    「李凤吟?名字不错,但不知道阿姨名字里的最后一个字是淫蕩的「淫」呢
    还是吟诗的「吟」呢?」我也停止了抽打。

    「是……是吟诗……的「吟」。」李凤吟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我。

    「哦,不过改成淫蕩的「淫」比较贴切。」我的手指沾了点她小穴的淫水,
    说:「不过打了阿姨的小骚穴几下子,阿姨的淫水又出来了,还不少呢,阿姨是
    不是又想要了?」

    「不……哦……哦……不。」她慌张的说,看来是让刚才那几下子打怕了,
    这次没敢说「不要」。

    我站起身来,肉棒在她面前晃了晃,说:「哦,阿姨还是不想要,不过阿姨
    的小骚穴淫水流得太多了,多不卫生呀,我还是替阿姨好好的清洗一下吧!」

    我又拿起喷头,将水量调到最大,强烈的水流激到我身上,让我感到又麻又
    痒,难怪刚才李凤吟她这幺难受,这种感觉的确不好受。她见我又把喷头打开了,
    惊慌的连忙摆手说:「不……不……不要呀!求你了,放过我吧……不……不要
    再来了……」

    「阿姨,我已经多次重複了,想不要也可以,只要你开口求我呀,阿姨,不
    要再坚持了……」我笑着抓起她的脚踝,分开了她那颤抖的双腿,柔嫩的小穴再
    次面对激射的水流。

    「啊……不要呀……」在她的叫声里,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清洗工作。没想
    到这个女人还挺顽强,不过我有的是时间,我到要看她能挺多长时间。

    半个小时后,李凤吟累得瘫倒在浴缸里,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水涮、抽打以及
    灌肠的折磨,这个刚才还嘴硬的女人已经完全屈服了,她现在只能无力地躺在浴
    缸里,默默地忍受着也享受着那个男人火炭似的肉棒在她那已经红肿的小穴里肆
    意抽插,那根火热的肉棒不仅带给了她屈辱,也带给了她久违的快感。

    当我再次把浓浓的阳精射入李凤吟那美妙的小穴里后,我也感到一丝疲倦,
    我坐在浴缸边休息了一下,得意地看着这个已经屈服了的中年美妇,没想到在她
    身上耽误了这幺长时间,也不知道下面那几个人的情况怎幺样了?不过耽误这一
    会也值,毕竟这幺美妙的肉体我还是第一次享用到。哎!我原来的女友和她比起
    来,简直就像青涩的果实一样。

    「阿姨,怎幺样了,休息够了吗?」李凤吟听到我这句话,眼里闪过一丝惊
    恐又带着一丝期盼。我知道她显然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继续说:「阿姨,不要误
    会,你也累了,我们先不要操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一起下楼吧,俞巍她们还被我
    {:3_311:}{:3_311:}{:3_311:}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