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德医师之淫猥注射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恶德医师之淫猥注射
    我是黑川芽衣,今年13岁,是一个刚刚升上国中二年级的小女孩。我的身
    高大概有一百六十公分左右,在班上算来身高应该是最高的吧,可是身材方面却
    是很瘦小的,胸部也好或是屁股也罢,都还非常小。当然啰,胸围方面还是属于
    A罩杯的等级。

    虽然我的朋友当着我的面都说〝你好苗条喔,真是好棒,身材好极了!〞但
    是我想她们话里的本意应该不是这样的。听起来倒好像是在嫌我太瘦了,尤其是
    胸部方面,大概就是她们话里面挑剔最严重的对象吧。

    还有些嘴巴很贱的男同学甚至还会当面叫我〝飞机场〞或是〝洗衣板〞,可
    想见地在私底下他们可能说的更难听吧。

    我还没有男朋友。但不是我自己自夸,我可是非常受到欢迎。因为我收到不
    少向我示爱的情书,连走在街上都会有很多人向前来跟我搭讪。但是我还不打算
    交男朋友,因为我还只不过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

    话虽如此,但我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国中生。偷偷的跟你说,我可是相当活跃
    于演艺圈的这个小圈圈中。在大众的观念中,我是被称为少女偶像演艺艺人,但
    我实际从事的工作大多都是些模特儿的表演工作。其实我的内心中是追求着早一
    天能成为演技派女演员,所以成为最佳演员便是我目前全力追求的目标。

    时间刚刚好开始进入梅雨季。这时我的健康出现了一些小问题。不知怎幺,
    在大热天里我好像着凉似的,在这样的节气里,身体好像到处都非常热,整个人
    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所以妈妈要我找时间去附近的诊所看医生治疗一下。我查
    了一下行事曆盘算一下后,便计画在礼拜六的下午,到住家附近的诊所去就医。

    『什幺?你下午要请假吗?』那天中午上课完后,我联络同一社团的好友,
    请她帮我请假。她不敢相信我会请假,所以吃了一惊。

    对了,我还没有说过吧,在学校我是参加了网球社。通常在假日的时段,我
    都有演艺工作要忙,所以是没有办法出席社团活动的,但是为了维持体力,在普
    通的日子我都非常卖力的出席社团活动。

    不过三年级的学长都因为要毕业了,所以退出了社团活动,于是我就变成社
    团中很核心的学姐,因此就不再穿上网球服,所以我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都是
    穿着学校的体育服。虽然上面是穿了一件T恤,下半身则是要按照学校的规定,
    穿上指定的蓝色灯笼运动短裤。

    社团活动结束以后,我和几位好友一起闲聊了一阵子才离开了学校。

    我到达诊所的时候大约是下午两点半左右。虽然说是住家附近的医生,但他
    对待病患却是非常亲切的,就好像是自己的叔叔伯伯,非常容易亲近。诊所里的
    护士也是医生的老婆,在我的印象中她是非常喜欢和人聊天。

    虽然小的时候我是有去那里看过几次病,但是上了国中以后,这还是第一次
    去那边看病的。只是等我到达诊所门口时,这才发现大门是紧锁着,好像已经关
    门的样子。我走进看个仔细,原来在门口上面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星期六
    下午休诊〞的字样。

    『该怎幺办才好呢?我不想给其他的医生看说~~~』我陷入了困境,口中
    小声地嘀咕着。

    无可奈何之下,正当想离去的时候,我却彷彿看见大门玻璃后方有人影闪动
    向我走近的样子,跟着有人就打开大门走了出来。

    『咿呀~~』

    『哇哇~~』

    我和那个人都吓了一大跳。我稍微平复一下心情,看着仔细,咦?从门里走
    出来并不是医生叔叔,而是一个年纪和我爸爸差不多的男人。黑色的裤子和茶色
    的衬衫,手里头还提着一只大的皮革手提箱。

    不过,那个叔叔吃惊的样子也有一点夸张就是了。只是他也很快地就平复下
    来,冷静地跟我说:『小┅朋友,你┅来这里┅有事吗?』虽然是有一点口吃,
    但叔叔还是这样地问我着。

    『是这样的,我是要来这边看病的,但是┅我来到这边才知道原来礼拜六的
    下午是休诊,不看病的┅┅┅』我是照实地回答。

    听到我这样的回答后,不知怎幺了,那个叔叔却怪怪地往我的身上和脸上来
    回地看了好一阵子,而且是从头到脚这样来回仔细地看着。

    看完后,那个叔叔露出亲切的笑容,笑笑地说:『叔叔我呢~是这里的代理
    医生。XX医生因为生病现在住院接受治疗中。因此叔叔就被XX大学的医学中
    心派到这里来接替医生看诊。』

    『是这样啊┅┅那幺叔叔请问一下,医生伯伯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了呢?』

    『嗯嗯~~这个嘛~大概还要两三个礼拜就可以出院了。因为XX医生想趁
    着机会顺便做一次彻底的全身健康检查,不过你放心好了,我想一切应该没有问
    题的。』

    『是这样啊┅┅』我是有些担心,因为XX医生打我从小就一直替我看病,
    对我可是亲切的很,所以我非常喜欢他,因此听到他生病了,我难免会担心。

    『今天虽然门诊的时间已经结束了,但是如果方便的话,我还是可以替你看
    病的。』那个叔叔┅不,那个代理医生这样地跟我说。

    『真的可以吗?那就拜託医生了。』我也没有多想就同意了,况且眼前的这
    个叔叔看起来也好像非常亲切的样子。

    『好的,那幺请跟我进来吧。』

    『好的,真是麻烦你了,一切就拜託叔叔了。』我最后还是跟着医生进入的
    诊所里了。

     ***

    ***

    ***

    ***

    我在候诊区里坐着等待着,跟着我就看见四处的电灯一盏跟着一盏全被打开
    了,然后我听见那个医生叔叔从诊察室里传来呼唤的声音说:『好了,现在请你
    进来吧。』

    『打扰医生~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踏进这间诊察室了,所以感到些许的怀旧。

    就像以前医生伯伯那样,刚刚的医生叔叔就面向桌子坐在椅子上。他还是穿
    着刚刚的衣服,只不过现在他的身上还多披了一件医生的白袍。

    我很自然的走向前,坐在桌子旁的另一张有着黑色皮垫的圆形椅子上。

    『因为护士小姐已经下班回去了,所以我并没有看见你的病历表┅因此我必
    须要再问一遍。还有今天我也不会跟你拿诊察费┅算是免费地替你看病好了。』
    医生一面笑着一面这样地说了。

    我心中还蛮开心的,今天真是非常幸运。

    『嗯嗯┅首先请问你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读什幺学校,今年几年级呢?』

    『是的,我叫黑川芽衣。』

    『是芽衣吗?真是一个好名字。』

    『啊~多谢。嗯┅嗯嗯┅出生年月日是XX年8月5日。今年13岁,就读
    XX中学二年级。』

    医生转身向后,拿起了一张便条纸纪录着。

    『我了解了,那幺芽衣你最近有生过什幺病或是哪里受伤,而去看过医生的
    吗?』

    『没有,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看过医生了。就连这里也好像是小学四年级的时
    候,因为感冒而来这边看过,之后就再也没来过了。』

    『是这样啊┅嗯嗯,我知道了。好,那幺现在你是那边不舒服呢?』

    『是的。这个┅我感到有一点热。身体疲倦疲倦不太想动。我想应该是感冒
    了吧┅┅』

    把我的病症记录在便条纸上就记录到这里为止,然后医生就跟我说:『我大
    概知道了。好吧,现在让我来治疗一下吧。』说完后,医生便站起来走向我。

    『啊~在诊察之前应该要┅┅』医生停下脚步,口中不知道在唸着什幺,只
    见他转身从刚刚手里提的手提箱中摸了一下子,好像在找什幺东西似的,之后他
    便拿出了一台小型照相机。

    诊察和照相机应该是没有任何关係的才对,我完全真不知道医生要干什幺。

    『好吧,开始的时候先让医生拍一张芽衣诊察前的相片吧。』医生说完后,
    就拿起相机对着坐在椅子上的我猛按快门。

    喀喳~喀喳~

    我的眼睛里闪动过四五次的镁光灯。

    『医~医生,拍照要做什幺呢?』

    『什幺?啊啊~你最近一定是没有生病看过医生的对吧?最近厚生省强制规
    定,所有的医生必须要在诊察的每一个过程,仔仔细细地详加记录,保存下来。
    这是因为最近出了很多很多的医疗纠纷,你应该是有听说过这些事吧?』医生非
    常认真而严肃地解释着。

    『啊~有这种事吗?┅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当然了,病患的隐私也要受到严密地保守,是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医生是
    有保密患者病情的义务,法律也是有这样的严格规定。』

    这些事听起来很複杂,我是一点也不知道,心中只有佩服医生的专业精神。
    大概是已经拍摄完毕了吧,医生把相机放在桌子上说:『好了,现在就开始诊察
    吧。张开嘴巴。』

    『好的。』

    我大大地张开嘴巴,医生手拿着笔形的手电筒诊察起我喉咙的情况。

    『喉咙看起来有一点┅一点肿喔~~』医生一面说着一面伸手在我的脖子上
    轻轻按了几下继续说:『好了,因为现在要用听诊器稍微听一下你的胸音看看,
    所以请掀起上衣,让我看一下你的胸部吧,可以吗?』手拿起挂在脖子下的听诊
    器,医生这样跟我说。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此刻我的心中第一次生出了害羞。从小学毕业以后,我
    就没有看过医生了,而且就算是学校的身体健康检查,也是让女医生来检查的。
    升上国中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要接受男医生的身体诊察呢。

    『有什幺问题吗?』

    『不┅不┅┅没有┅┅』虽然还有点犹豫,但是我立刻想到了医生看病的时
    候检查身体那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如果因为害羞的话就不给医生检查,那可是
    一件非常失礼的事,那个时候我是这样想的。

    我身上的学校制服是一件非常普通的水手服。因为是刚刚进入到夏天,夏季
    的水手服是白色的上衣搭配着一条淡青色的领巾,虽然我是想穿一件更可爱一点
    的制服,但是这套制服也是我非常喜欢的。

    怀抱着这样的心思,我小心翼翼地抓起制服上衣的下襬,慢慢地往上掀起,
    一直掀起到刚刚好可以看见胸部为止。因为我制服下并没有穿上汗衫,所以是可
    以完全看见我的肚子。当然了,连同胸口上的胸罩也┅┅┅

    『请再往上掀起来一些┅┅对的对的,好现在挺胸一下┅┅啊啊,真是好可
    爱的胸罩。很适合芽衣来穿的呦~』医生手上拿着听诊器,一边看着我的胸部一
    边这样的跟我说着。

    白色的胸罩上画满了可爱的草莓,连同我裙子下的内裤是一整套的。虽然这
    件胸罩是我最喜欢的一件内衣了,但是内衣受到了男人的讚赏,我还是觉得特别
    的害羞,因为普通的话是不会让别人看见我这幺贴身的衣物。

    然而,接下来医生又架起了相机,这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已经把水手服
    往上掀起,所以可以清楚地看见胸罩。如果这样的姿势下被拍照的话┅┅

    『唉呀!~不可以!』我急忙地放下衣服,恢复成原状。

    但是医生却还是非常平静地跟我说:『芽衣,不可以,不可以的呦!因为这
    是法律规定一定要做的事,所以不能隐藏起来,不可以用衣服盖住。』

    『但┅但是┅┅这样的相片┅我会害羞的。如果被人看见的话┅┅┅』说什
    幺我也不可能同意拍这样的相片。

    但是,医生却不允许我这样做。因为我听见了这是法律所规定的事情,所以
    也就没有办法再继续的坚持下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只好照着医生所说,
    再次地把衣服给掀了起来,于是在我这样的模样下,医生就拍了好几张相片。

    拍完之后,医生又再继续诊察下去。

    这次医生拿起了听诊器伸向了我说:『好,现在用力地深呼吸看看┅┅』

    我照医生说的,深呼吸了几口。医生就把听诊器贴在了我的胸口上。虽然只
    是一瞬间,但我的胸口立刻传来冰冷的感觉。

    『咦?┅┅』医生一面移动着听诊器,在我的胸口上到处地听着,一面口中
    彷彿嘟哝着什幺似的。

    『嗯~~嗯嗯┅┅』医生突然地重重发出了一种担忧般的声音,此时听诊器
    正好来到了我包住乳房的胸罩边缘地带,然后医生就不再移动听诊器,而是听了
    好一阵子。

    这个时候我的心里真是七上八下的。和刚刚不一样,我看见医生的脸上流露
    出非常为难的表情。

    难道我这次是生了什幺重病不成┅┅┅┅

    『医生┅请问┅我生的是┅什幺病┅』我战战兢兢地向医生提出了疑问。

    『啊啊┅┅芽衣,是这样的。我好像有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我想应该不是
    什幺奇怪的重病┅┅但是为了慎重起见,还是更进一步地检查看看好了。你还有
    时间吗?』

    『有┅有的┅┅』我小小声地同意了。

    既然医生都这幺说了,这口吻分明是不容许我来拒绝,大概谁都办不到吧。

    『那好,我们就快点开始吧。首先,请你先躺在诊察台上吧。』医生一边说
    着一边手指向了在房间里的那张铺有黑色皮革的诊察台。

    我就这样听话地爬上诊察台上躺好。

    但是医生却说了:『啊,对了!要把制服给全部脱掉。』

    『什幺?全部┅是全部吗?』我会吃惊是很自然的。因为如果把制服给全脱
    掉的话,那我的身上不就是只穿着胸罩和内裤而已了吗?

    『医生┅这样┅我会害羞的┅难道不脱掉衣服就不可以诊察了吗?』我说着
    说着都快要哭出来了。

    『没错,如果要做更进一步详细检查的话,就一定要脱掉制服不可。芽衣,
    你不要吗?如果真的不幸得到的是重病的话,那可就糟了,所以你还是忍耐一下
    吧。好了,那快一点脱了吧!』

    我感觉到医生是非常慎重地这样说。的确,如果真的是奇怪的重病的话,早
    一点发现早一点治疗,当然是比较好的,只不过要脱掉衣服┅┅

    『那┅那┅好吧┅┅』我只好无奈地答应了。

    到了最后,我还是得把制服脱掉。首先水手服从头上脱掉了,跟着我也脱掉
    了裙子。现在我身上穿的就剩下这一套画有草莓图案的可爱内衣裤了。还有的就
    是脚上穿的短统袜。

    我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摺好,然后放进诊察边的笼子里。

    『好了,现在请正面躺在诊察台上吧。』

    『好┅好的┅┅』我按照医生的指示,在全身只穿着内衣裤的模样子,爬上
    了诊察台,正面地躺好。

    因为诊察台不够宽,所以我很难放好双手,因此只能合握在我的小腹上面。

    『不要动喔!』

    我本来以为医生会很快地来到身边检查,但没有想到医生竟然又开始照起相
    来了。

    『啊啊┅┅』我反射性地举起双手要来掩盖住胸部。

    『不行,不可以!这样的话拍照就没有意义了。请把双手放在身体旁吧!』

    『嗯嗯┅┅』我再也不能说什幺了,只好乖乖地照着医生的话做。

    『很好~很好,不要动喔,就这样不要动喔~~』医生一面说着一面将我穿
    着内衣裤正面躺在诊察台上的模样拍了好几张相片。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为什幺要拍摄那些相片。

    『医生,这相机已经拍了几张相片了呢?』我会这幺说是因为我认为已经拍
    摄够多的相片了,可是却好像没有换过底片的样子。

    『我手上的可是一台数位相机。如果是普通相机的话,势必要拿出底片到照
    相馆去把相片洗出来不可。可是这样一来就会有病患的私秘相片被其他人看见的
    危险。但是用数位相机的话,是可以直接将底片保存在电脑中。所以你放心好,
    相片不会被其他人看见的。』

    『啊啊,原来是这样┅┅』听医生这幺一解释,我也稍微地安心了。

    不用担心在相片沖洗的过程里,会不会被其他的人看见。所以当我听到医生
    跟我说:『再把膝盖给张开一点』的时候,我就立刻照着医生的吩咐做了。

    当然了,我还是会感到害羞的,但是像一个模特儿一样被拍着相片,这点还
    是让我感到有些开心。

    但是仔细地再想清楚,我心中还是会升起疑问,为什幺一定要将膝盖给打开
    来呢?这让我难以想像。

    当我还在有点迟疑的时候,医生又说了:『好了,可以了。现在把一只膝盖
    给立起来┅┅嗯嗯┅┅对┅对┅这是这样┅┅』医生一面说着一面猛按着手上的
    快门。

    到了后来我甚至被要求四膝跪在诊察台上,摆出了这样羞耻的姿势,然后医
    生在我后面,拍了好几张我高高挺起的屁股。

    那时候,我真的是非常害羞。

    『好了,诊察告一段落。现在要进行触诊,所以不要动喔!』

    这时候医生也爬上了诊察台,整个人好像要压在我的身上一样,从上面低头
    往下看着我。

    『嗯嗯┅┅』

    医生伸出手来压了压我锁骨的周围。虽然我反射性地想要缩回身体,但是看
    见医生的表情非常认真,所以我也只好忍耐着,保持不动的姿势。可是,当医生
    的手开始触摸着我的胸部的时候,真是太害羞了,我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嗯嗯┅┅』

    手指尖好像压了压我的胸口,医生是这样地在触诊着。虽然我的身上是还穿
    着胸罩,但是过去是没有被其他的男人触摸过胸部,所以感到非常害羞,只希望
    整个检查能够早一点的结束,因此我拼了命地闭起眼睛等待着。

    『身上多余的衣服会妨碍触诊的工作。还是脱掉的好!』医生一面嘟哝地说
    着一面伸手解开了我的胸罩。

    『什幺?医生你说什幺┅唉呀~~』

    在我还没有听清楚医生的话之前,胸罩就被医生给脱掉了,我小小的胸部就
    暴露出来。脸是一片的通红,即使是我本人也可以清楚的察觉到脸上的变化。

    『芽衣的胸部还在发育中。虽然还有一点小,但却已经是很可爱的胸部。』

    『什幺?啊啊┅谢┅┅谢谢┅┅』我小小的胸部受到医生的讚美,因此我当
    然要说出感谢的话,这样才不会失礼。

    『因为芽衣只有13岁而已,胸部当然是还在发育中,可是在女性发展出第
    二性徵的过程里,女孩子的胸部是会特别的敏感。到了乳房已经开始隆起时,如
    果不穿胸罩的话,乳房就会因为摩擦到衬衫而会感到疼痛的对吧?』

    『咦咦┅是┅┅是的┅┅啊啊┅啊嗯~~』

    医生一面说着一面从我胸部的下面抬起了乳房,好像贴近般的触摸着。不,
    与其说是触摸,倒不如说是搓揉,这样的形容是比较贴切的。

    『嗯嗯,其中又以乳头反应是最为敏感的,如果这样做的话,乳头会不会痛
    呢?』

    医生的指头好像弹动般的触摸着我的乳头。

    『啊啊~~啊啊~~不可以的!』

    『嗯嗯,这是正常反应。你有没有一面搓揉着乳头一面这样弹动乳头呢?』

    医生在问话的时候,还是一直不断的搓揉着乳房。

    『什幺?这┅这种事┅┅啊啊啊┅┅我┅┅没┅没有做过┅┅』

    我已经害羞到不行了┅┅

    『喔喔~~你看看,乳头已经硬起来啰。这也是正常的现象,不要担心。』

    『是┅是这样吗┅┅┅嗯嗯┅┅』

    医生继续不断地逗弄乳头,渐渐地渐渐地我心理越来越感到奇怪。虽然是会
    有一点点痛,但是其中有会让人感到痒痒的感觉┅总之,是很难形容的。我那时
    在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性感〞吗?

    『芽衣,虽然现在我是用手和手指来进行触诊的工作,但是在人类的身体上
    还是有其他地方式对于微妙温度的变化以及想要被触摸,有着相当敏感的反应。
    但是你知道这些地方是在那边吗?』

    『什幺?这┅这个┅┅我不知道┅┅』

    医生看起来好像在思索着要说些什幺话出来的样子。

    『这些部位嘛~就是嘴唇和舌头。这两个部位就是人类器官中,最为敏感的
    感测器了。我们做医生的,如果在遇到连手和手指都无法做出判断的时候,就会
    用嘴唇和舌头来进行触诊的工作。这点你明白吗?』

    『啊┅这┅这点┅┅』虽然我不知道医生到底想要说些什幺,但是我已经有
    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要说的是,现在我就必须要用嘴唇和舌头来进行触诊了。』

    『什~什幺?医生你是要┅┅┅』

    在我还在反应的时候,医生突然把脸贴近我的胸口,跟着就朝我胸口隆起正
    中心的乳头舔了起来。

    『唉呀~~』在当时,我的脑袋陷入一片慌乱之中。

    之后,医生沿着我的胸部舔弄了起来。当时我立刻打算要抵抗了,但是在下
    一个瞬间,一种说不出来难以形容的感觉却在我的身体上奔走起来。

    『啊啊啊嗯~~不要~~不要啊啊啊啊~~』我忍不住的叫了出来,但是声
    音听起来却是非常妩媚,就连我自己本身听到这种声音,也是吓一大跳。

    『芽衣,感觉怎样?我想应该会很舒服的才对吧?』

    『医┅医生┅你┅不┅┅不要这样┅┅嗯嗯~~』

    『你放心好了。当乳头和乳房被刺激到的时候,会产生出爽快的感觉,这是
    非常普通的反应喔。就算是你过去没有手淫过,但是身体还是会有这样的需要。
    所以不要担心。』医生一面跟我说明的时候一面还继续玩弄着我的乳头。

    『自慰的行为也就是大家所说的手淫的这件事。现在就让我来教你正确的性
    知识好了,以免你将来学到错误的方式,那可能会导致奇怪的结果。在性教育这
    方面,医生可以说是专家喔。』医生的双手好贴在了我的胸口上,搓揉着一样,
    持续的挑弄着乳头。

    『啊啊啊嗯┅┅┅』

    『嗯嗯~嗯嗯~~看起来你已经越来越爽快了,感觉相当不错吧。那幺,让
    医生我来替你做些更爽快的事好了。』医生说完后就将其中的一只手慢慢地从胸
    口移动下来。手滑到了腰间地带然后到达肚脐,在那边慢慢地抚摸着,我心中不
    由得升起一股好似痒痒的奇怪感觉。

    『啊┅┅』

    不是只有光到肚脐而已,手更是往肚脐的下方游走过去。隔着内裤,清柔地
    触摸着我的下腹部。

    『小腹这块鼓起的地方就是所谓的耻丘了。虽然芽衣还非常年轻可能还不知
    道,但是耻丘这块地方的主要任务就是将来和男性进行性行为的时候,要来承受
    男性肉体的撞击,是有着这样神圣的使命。这也是女性性感带的其中一个地方。
    举例来说,如果把手摊平押在这放面稍微的滑动一下,女性就会有快感的产生。
    现在把膝盖给张开一点┅对对┅就是这样┅┅』医生一面说明着一面要我把膝盖
    给打开来,他的手紧跟着就压迫到我最宝贵的地方了。

    『嗯嗯┅嗯嗯┅啊啊┅┅不┅┅不要啦┅┅┅』

    平常的话,就算是我自己本身也不会去摸那些地方,但是就是从那些地方发
    出了一种彷彿醉酒般的感觉。正因为感到非常奇妙的陶醉,所以我竟然没有注意
    到医生的手指不知道什幺时候开始起,挑弄着我尿尿和尿尿周围一带的地方。等
    到我注意到的时候,股间里下体处早就产生出一股比起刚刚还要来的强烈许多的
    酥麻感。

    『啊啊~啊啊~!医┅医生┅那┅那里┅┅好┅好奇怪┅┅┅』

    我的腰往上浮起,不时地出现扭动的现象,身体是用这样的方式来传达出心
    中的感受。

    『嗯嗯,一般来说一开始的时候,是不会有很多小朋友感到舒服,但是看起
    来芽衣你是非常敏感的。医生现在摸的地方就是阴核,也就是俗称的阴蒂。』医
    生的手指轻轻押着我的那里,然后缓缓地抖动着。

    『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实在是太爽快了,所以我忍不住地
    发出了爽快的呻吟。

    那个时候我心中想到,现在还是隔着内裤来触摸就会这样,如果直接触摸到
    的话那会怎样呢?我实在无法想像出来。

    『咦?芽衣,你已经有一点湿了。在你的内裤裤底已经印染出污渍了。』

    『什幺┅啊嗯~~』

    『你的身体还真是超级的敏感。等一下一定会越来越湿的,为了不要将内裤
    全都弄髒了,我看还是把内裤给脱掉好了。』

    『什幺┅啊啊啊嗯┅这不┅不可以的┅┅┅』

    医生的手很快地就将我的内裤脱掉了,我慌慌张张地连忙伸手来盖住那里。

    但是医生却说:『不要紧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教你的!』说完后医生就
    将我的手给拿开了。

    『啊啊┅不要┅不要看了!』

    我敏感地意识到医生的眼睛正盯着我那里看着。但我身体里是已经热起来,
    所以没有办法阻止。

    『嘻嘻┅┅芽衣你的阴毛少少的,没有长多少嘛。几乎就是一只大家口中所
    说的是白虎。真是可爱的白斩鸡~~』

    我当然相当清楚我那里附近是没有长多少阴毛的。但是被医生这样的当面提
    出来,心中还是会感到不好意思。

    可是医生好像不明白我心中的感受,他还是继续地说道:『没有关係,像你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发育是有很大的不同的。这种事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不要担
    心。

    那幺,再把膝盖张开大一点吧┅┅真的是光溜溜的,好像是小学生一样。』

    『啊啊┅不要┅不┅┅』

    医生的手指已经开始抚摸我那里了。剩下的一只手同时有搓揉起我的乳房。

    『这里就是所谓的大阴唇。是一层肥厚的肉片,它的主要工作就是用来守护
    女孩子的性器。大部分是由脂肪所组成的,所以一般来说感觉是比较迟钝的,但
    是如果强力的压迫的话,大部分的小孩子还是可以得到快感的。

    如果把大阴唇打开的话,就会出现小阴唇。就算是一个成熟的女性,小阴唇
    大部分也都是隐藏在大阴唇里面,但是性行为经验丰富的女性,就算是平常的时
    候,也有许多人的小阴唇也是直接露出来的。

    我想芽衣你不用说吧,小阴唇应该是完美地隐藏在大阴唇里吧。』

    医生的大拇指和食指不断地翻开合起我的大阴唇,同时口中继续地说明着。

    我实在是太害羞了,所以连忙用双手将脸给摀住,不让医生看见。

    『唉呀~唉呀~~』

    『嗯嗯~~真不愧是这里,果然敏感的很。』

    『医~医生,你现┅现在┅在┅在做什幺┅┅』

    『这里就是我刚刚说的阴核。俗称的阴蒂。它被一层薄薄的肉膜所覆盖住,
    如果把肉膜给剥开的话┅┅』

    『啊啊~!啊啊~!不要啊~~!』

    真是太厉害了。我的阴蒂稍微被摸了一下,身体突然间就颤抖起来。

    『哈哈~~没错了!芽衣的敏感度是第一流了,你是超级敏感的小孩。现在
    就连阴蒂也是充满血液了。这个地方就像男孩子的阴茎一样,会因血液的集中,
    而肥大起来。当然啰,只有是受到性的刺激的时候,才会这样的。』

    医生的手指尖好像一只毛笔,不时地掠过,漂浮般地骚动着我的阴蒂。

    『啊~啊~啊啊嗯~』我身体深处此时沸腾出一股和先前完全不同的感觉。

    『女孩子性器上面的性感带一共有两个地方。其中一个就是阴蒂了。大部分
    的女孩子都可以从阴蒂这里得到快感,还没有性经验年轻的少女在手淫的时候,
    大部分也是经由刺激阴蒂来得到快感的。』

    『啊啊┅嗯嗯嗯┅┅不要啊嗯┅┅不┅┅不可以的┅┅┅』

    『虽然另一个地方就是在阴道里了,但是一般像你这样的小孩子是没有办法
    体会的。但是如果是以一个性经验丰富的成熟女人来说的话,是每一个人都知道
    的。这些女性当中,也会有些人用好像男性阴茎的假阳具或是萝蔔般的蔬菜来手
    淫,这样的人大有人在。

    但是如果是打算要这样手淫的话,那可要小心了,因为可能会受到感染,如
    果忘记在假阳具上或是蔬菜上面套上保险套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医生口中的说明是一个接着一个,同时手指是以阴蒂为中心,温柔地四处触
    摸着。虽然我的耳中可以清楚地听见从医生手指触摸的地方传来奇怪的声音而感
    到非常害羞,但是说实在的,身体里面所奔走着快感,让我陶醉在其中。

    『你的反应就是医学报告所说的那样。不~还要超过许多的反应的。』

    『啊啊┅不要┅┅不要这┅┅这样说┅┅嗯嗯~~』

    『我说的一点也没错。你看看,芽衣的阴道里面已经分泌出相当多的爱液出
    来。』医生的手指好像在我那边掏了掏刮取东西一样,然后将手指伸到了我的面
    前。

    我看见在医生的手指上反射出一道道湿答答的湿润光芒。

    『我┅好┅好害羞┅┅┅』

    『没有必要要害羞的。虽然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但我还是要在说这是正常
    的。以一个国二的女孩子来说,应该是已经有超过八成的女孩子有过手淫经验。
    所以呢,我认为芽衣在这方面算起来还是比较晚了呢。』医生一面看着湿润的手
    指一面这样的说着。

    『那幺,接下来让我来教你第三个性感待好了。现在请四膝跪地趴好吧!』

    『啊啊~这┅这个┅┅』

    当我还在想着医生为何幺要让我四膝跪地趴在诊疗台上时,他早就抓住了我
    的腰身,往上抬起了,强迫地让我摆出了四膝跪地的模样。因为我的脸上是整个
    趴在诊察台上,屁股高高的挺起着。当然我的菊花蕾是跟着翘起来,毫无遮掩地
    全让医生给看见了。

    我是害羞到不行了。

    『对的,就是这样不要动喔┅┅嗯嗯~~这就是13岁国中二年级少女的屁
    股啊。腰还真的非常纤细┅┅┅』

    『啊啊啊~医生┅┅我┅┅我好害羞喔┅┅不要看了┅┅』

    屁股完全地挺起着的我根本没有办法把脸给抬起来。

    『芽衣,妳会害羞吗?说真的,你的屁股是非常可爱的喔!』医生一面说着
    一面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屁股。

    『嗯嗯~┅不要啊┅不可以┅』

    『在小小的但是非常可爱的屁股最中心的地方就是第三个性感带。你看,就
    是这里!』

    医生的手指突然间地就搓弄着令我非常害羞的菊花蕾,跟着就顺势地来回抚
    弄着。

    『不要啊!!医~医生,不可以这样!我好害羞!而且,那里┅那里是非常
    骯髒的地方┅┅』我不断左右扭动着屁股,想要逃脱出医生手指的搓揉。

    但是医生的手指好像一个吸盘似的,我根本无法逃脱掉。一开始的时候手指
    是在菊花蕾的周围四处的抚弄着,但是到了后来一根手指头已经顶住了菊花蕾,
    跟着就插了进去。

    『哈哈哈~~这里一点也不骯髒。芽衣的屁眼是非常乾净而且漂亮的。我好
    想吃上一口喔~~』

    『医生┅你┅你说什幺┅┅啊啊!干┅干嘛?┅不┅不可以的!!』我真是
    太吃惊了,因为医生竟然伸出了舌头,开始舔吮起菊花蕾。我根本就不知道菊花
    蕾也可以是性行为的对象,所以我是真的吃惊了。

    『啊啊嗯~不要不要啊!!医生,不可以这样!』我不断地拜託着医生,但
    是他却一点也不管我的请求,他的脸就埋藏在我的屁股裂缝中,一次两次好几次
    地接连舔吮着。

    『啊啊嗯┅不要啊┅┅不能┅┅拜託了┅┅停手吧┅┅┅不可以的┅┅』

    可是我的身体却慢慢地发生的异变,一股像似发痒到难受的奇怪感觉慢慢地
    从菊花蕾的深处窜了出来。

    『啊啊~医┅医生┅不┅┅不要了┅┅我好┅┅好奇怪啊┅┅』

    『哈哈哈┅┅芽衣,你果然和我判断一样,有非常敏感的体质。到这个阶段
    了,我想屁眼方面是已经完全準备好了,没有问题了吧!』医生好不容易地抬起
    头说了这段话,但是其中到底指的是什幺,我是一点也不知道。

    虽然他的脸刚刚离开了我的菊花蕾上面,让我稍微可以喘一口气,只是那一
    瞬间之后,我就发现好像有个奇怪的东西再次的顶住了菊花蕾。一定不是手指,
    因为感觉上是比手指还要粗大,而且还比较热,是一个这样的东西┅┅

    『啊啊┅这┅这是什┅什幺┅?不要┅┅』虽然我四膝跪地不知道背后到底
    是被什幺东西顶住了,但是我却有着极端的不安。

    『哈哈哈┅┅可以了┅┅开始吧┅┅』医生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只是那个滚烫的东西不断地搓弄着我的菊花蕾,终于那个东西就刺进去了。

    『唉呀~不要啊┅┅医生┅┅你干什幺┅┅痛┅┅好痛啊┅┅』

    『芽衣,放轻鬆点,不然的话,你的屁股可是会裂成两半的唷┅┅』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那个滚烫的东西就不断地冲进了我的身体里面。虽然看
    不见,但是我可以感觉出整个菊花蕾都已经被大大的撑开了。

    『啊呜~~痛┅好痛!!啊啊┅不要了┅┅不要啊啊啊┅┅┅』

    『嗯嗯┅还真是他妈的好紧啊┅还有三分之二没有插进去┅┅但是已经到了
    极限了吧,再下去恐怕就太勉强了!』

    『嗯嗯┅啊啊┅┅什幺┅什幺东西┅┅插┅插进去了┅┅』

    『什幺东西插进去?你不知道吗?是医生我的大老二!就是肉棒已经插进芽
    衣的屁眼里了!』医生若无其事地说着。

    『什┅什幺┅┅啊┅什幺?为什幺┅为什幺┅屁┅屁眼┅要┅用肉棒┅┅』

    我整个人陷入一片混乱,以致于没有办法说完这句话,因为我实在没有办法
    将菊花蕾和肉棒联想在一起。

    『你要说什幺?是肛交啊!你不知道吗?哈哈哈~芽衣真是单纯到非常可爱
    啊~啊,那也没有关係,因为你是一个连手淫也不会的国中二年级学生,所以这
    也是没有办法的。你以后一定会因为这幺早就可以肛交,而感到相当自豪的!

    或许像你这样年纪的小孩子已经有些人有过性交的经验了,但是有过肛交初
    体验的小孩我想大概没有几个吧。哈哈哈哈~~』医生一面说着一面开怀笑着,
    同时双手扣住了我的腰部,慢慢地开始抽送起来。

    当肉棒插进来的时候,我感到了肚子里面好像受到了强大的压迫,然而当往
    外抽时候,却有着宛如像是排泄时后的感觉。

    『啊啊┅啊啊┅不┅不要了!不要动了┅┅┅』

    我这个时候的意识里面还没有体会到我屁眼的处女已经被医生夺走了。心中
    只是一直在想着,为什幺非得和医生进行肛交不可呢?但是,在非常规律的前后
    抽送的过程中,一股比起刚刚还要来的不可思议的感觉却慢慢甦醒过来了。

    『啊啊┅不了┅┅啊啊嗯┅┅啊嗯┅嗯嗯┅』到了最后我的口鼻中也发出奇
    怪的声音了。

    我的身体发热了,也越来越感觉到菊花蕾里越来越舒服了。

    『啊啊啊嗯┅不要啊┅┅啊啊嗯┅好┅好舒服┅┅』

    『哈哈┅真是太棒了!再大声点,不要害羞!!┅大声叫出来┅┅很快地就
    会有高潮了!』

    『啊啊啊!嗯嗯~~啊嗯!啊啊~~不要!』

    医生抽送的速度突然加快起来,瞬间我的快感也跟着急速飙高起来。

    『啊啊嗯~不要啊!舒┅舒服!!要┅要高┅┅要高潮┅啊啊啊!!』

    『高潮吧!来吧,把什幺都给全部忘记地高潮吧!』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

    『我┅我也┅┅我也┅┅喔喔喔~~』

    『高┅高潮了~~!』

    一股可怕的舒爽冲击而来。我的身体就变成好像不是我的一样,一瞬间像似
    漂浮在宇宙间的感觉袭击而来,跟着在下一个瞬间,我的身体爆发出一股热流。

    『啊啊┅啊┅┅啊啊┅┅』

    一次又一次的爆炸出这样的热流,持续了好一阵子后,终于慢慢地变小变小
    了,最后消失不见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男人有射精的这种现象,所以无法意
    识到屁眼处女被强夺的事实,也不明白在身体里有男人射出的滚烫精液。

    『啊┅嗯嗯┅┅』无力的我跌落到诊察台上。脑袋一片空白,整个人呈现发
    呆的状态。对着发呆的我,医生不知道又照了多少张相片,我不知道这点,也没
    有时间考虑到医生为什幺要拍照。

    当我知道了医生的企图时,是已经过去了好一阵时间之后的事了。到那个时
    间点时,在我在诊察中所被拍摄的舔胸的相片或是玩弄菊花蕾的相片才又出现在
    我的面前。

    从哪之后,医生还要我到他自己的诊所去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在没有工
    作的星期假日,我就会前往医生的公寓了。

    医生总会要我换上不同的服装,譬如说学校的水手制服外面套上一件茄子色
    的夹克、运动灯笼短裤、学校的游泳服或是网球的运动服等等。表演服装或是居
    家的服装也会要求我穿。

    在穿上这些不同类型的服装下,医生对我身体进行了各种的玩弄,玩弄的同
    时,还拍摄了大量令我害羞的相片和影片。然后在最后就会插进我的菊花蕾内进
    行肛交来结束整个治疗。

    当然了,最后一定是会在屁眼里射精的。

    但是很难让人想像到的是医生并没有强夺走我的处女身。他说过这个时候还
    嫌太早了,更何况肛交的过程里,他是更容易达到高潮,这样他也就满足了。

    虽然医生口中是这样说,但是我猜想再过一阵子之后,他一定会要了我的处
    女的。他严格禁止我去交男朋友,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好好的保护住我的处女身
    了。

    如果我不答应他的要求的话,那他就拿出当初拍摄的相片和影片来威胁我。

    到了这个阶段,原先那个什幺也不知道,天真纯情的国二生的我已经不复存
    在了。经过了他的种种调教后,我已经撤彻底底地变成一个性爱奴隶,我非常憎
    恨这样的我。

    我不知道我和他的关係会持续到什幺时候,但这不是我现在关心的重点。不
    管怎样,我还是先得把演艺工作做好,好好的当一个少女偶像艺人吧。

    各位,在电视上看到我精彩的表演时,请好好地为我加油吧!
    感谢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赏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
    感谢大大的分享
    好帖就要回覆支持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我觉得原PO说的真是有道理
    每天上来捷克果然是对的
    继续去挖宝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