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十集第三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章◆穴裂血迸

    「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你快点告诉我!」伊山近站在慈宁宫中,毫无风度地向着尊贵太后焦急大叫,已经顾不得上下尊卑相应有的礼节。

    青春美丽的少女太后也无心责怪这喂自己吃过肉棒的可爱小男孩,拭泪幽幽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为了皇家能拥有天下,牺牲的人已经不少,那孩子也只是其中一个!」

    韩玉琳所修练的法门,在冰蟾宫中是较为特殊的一类。最关键的地方就是要找一对孪生姊妹,放在两个不同的环境教导,锻炼她们的心志,坚定道心,有朝一日道心坚固再一起修练,可有事半功倍之效。

    当初她们姊妹看中了这一对孪生姊妹,不等她们满一岁,就从温皇后身边强行夺走,纵然温皇后哭泣磕头苦苦哀求,韩玉琳和她妹妹仍是心如铁石,毫无怜悯之意。

    韩玉璃将自己最精纯的灵力灌输到湘云公主的体内,施以仙法禁制,让灵力在她体内自行增长,等到时机成熟,灵力冲破禁制,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修行仙法。

    但这需要机缘,这次凌乱野之行激发了湘云公主体内灵力,让她可以使用灵力、释放火焰,此后再与香雨一同修行仙法,彼此的修为可以一日千里迅速增长。冰蟾宫以收弟子之事为交换条件,答应对皇室进行更大程度的支持,她们父亲的皇位才因此而更加稳固。

    香雨被夺走,湘云公主又被放回到皇宫,以宫廷贵气滋养着她的灵力。那个时候,赵湘庐还只有四、五岁。看到母亲痛苦的模样,赵湘庐发誓要为母亲报仇,夺回小妹妹,让一家人能够聿福地生活在一起。因此,赵湘庐才拜入破冰盟,甘冒奇险修习仙法。而破冰盟为了多一枚与冰蟾宫对抗的棋子,也破例收了这个皇室弟子。

    现在湘云公主被抓了去,按照韩玉琳所说,此后恐怕要在冰蟾宫中闭关清修,再也不能回宫,就算是冰蟾宫的弟子,也未必有机会能见到闭关中的公主姊妹。

    上面这些事情有部分是秦若华告诉伊山近的,有一些则是他自行推想出来的,想必与事实也没有太大的差距。

    明白当年之事后,伊山近低头长歎,沮丧绝望。

    和自己有性爱关係的纯洁公主就在自己面前被敌人抓走,而自己甚至无法伸出援手,即使伸出援手也没有用,因为韩玉琳的实力超过他无数倍,只要发现他的企图,伸出一根小手指就可丛让他万劫不复。

    『我得去救她出来,还有香雨师姊……可是,该怎幺办才妤?』他正咬牙思考,一个香软胴体却悄悄地贴到他的身上,柔声道:「小文,我听说湘云回来的时候走路姿势很奇怪,而且还坚决要你娶她,是不是这些天里你对她做了些什幺?」

    作为宫中最有权势者,她在温皇后身边当然有安插耳目。那些宫女虽然被严令不得将今天的事外传,但瞒谁也不敢瞒她,她很快就知道了当时发生的事情,并进行了大胆的揣测。在宫里,她比谁都清楚这个男孩的事情,知道他的肉棒很大,精液味道很好,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而湘云正当青春年华,离开皇宫这幺多天,和他发生些什幺事隋也下稀奇。

    「我们之间做了什幺?」伊山近一怔,突然想起湘云公主那紧窄美妙的柔嫩菊道,不由得心中慾火燃起,又痛苦又兴奋。他缓缓转过头,近距离凝视着那张酷似湘云和香雨的美丽容颜,因为仙药的作用,看上去极为年轻,就像她们的姊姊一样。

    心中一阵迷糊,他的乎不由自主伸上去揽住美丽太后的纤腰,嘴唇轻轻地贴上了她香软的樱唇,舌尖挑开香唇贝齿,伸入到湿润口腔中,挑逗丁香小舌,与她进行深深的热吻。樱桃小嘴的美妙味道,就像他这些天吻过的湘云公主一样。

    「唔……」秦若华娇喘低吟着,心脏跳得极快,彷彿要从嘴里蹦出来一样。

    她从初次见面时就对这小小男孩一见锺情,自己也控制不住自己,迷迷糊糊就和他上床,苦守多年的贞操几乎被他破去。如果不是自己孙子看得紧,说不定连他的叔叔都快生下来了。

    现在面对着伊山近,她的抵抗力也没有多少长进,就算平时威临天下,温皇后也对她恭敬孝顺,现在被这男孩抱住却浑身酥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伊山近的手放肆地在她身上抚摸,摸着柔滑臀部,又伸到胸前摸乳房,隔衣大力捏揉,弄得少女太后娇喘息息,低声哼鸣,几乎兴奋得要哭出来。

    伊山近的手强行伸进她的衣服里面,解开裹胸,捏弄玉乳,只觉乳房酥滑柔腻,硕大柔软而有着少女的弹性,不由得更是慾火中烧,将她的头按下去,跪在地上,将粗大肉棒从裤子里面拿出来,直接就向她的樱唇顶去。

    尊贵至极的当朝太后,卑贱地跪在一个小男孩的胯下,满脸红晕地娇喘着,樱唇颤抖地张开,迫不及待地将肉棒含到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嘴里,兴奋地吸吮舔弄,从上面嚐到了很奇异的味道。

    实际上,伊山近从凌乱野回来后,一直没有时间洗澡换衣,现在肉棒上面还带着一些她孙儿孙女后庭的味道,送给这美丽少女品嚐。

    秦若华当然不知道这肉棒的来历,只是在焚心的慾火之下奋力舔吮,湿滑香舌在肉棒和睪丸上面到处舔弄,将所有舔到的味道都快乐地嚥下去。

    『湘庐不会再来搅局吧?』尊贵太后跪在地上慇勤舔鸟,心里又兴奋又紧张。

    当初儿子和儿媳生下女儿却冒充男孩时,连她都瞒过了,现在她也只当赵湘庐是自己的亲生孙子,未来要当皇帝的,自己的私情似乎破孙子知道了些,让她也不由得对这孙子心生忌惮。

    伊山近肉棒被她含着,香唇大力吮吸弄得慾火狂升,突然弯下腰,抱起美丽少女太后,大步向着床铺走去。

    一边走,他一边低头吻着她的柔滑玉颊,看着她娇靥如火闭目低吟的妩媚模样,想起和她同样美丽的小公主,不由得心痛得像要裂开一样。

    他粗暴地将尊贵太后扔在床上,骑上她的温软娇躯,像骑马一样毫不客气地用双腿紧夹住高贵玉体,狂乱地撕扯她的衣服,以这样粗鲁的动作发洩心中的悲愤绝望。

    最为华丽庄严的宫廷礼裙被撕得粉碎,如片片蝴蝶般落到地上。美丽少女娇喘着扭动娇躯,配合着他的动作,妩媚美眸中带着温柔包容的深情,彷彿知道他心里痛苦,甘愿用自己的身体抚慰他一样。

    青春美丽的少女与外表比她小上几岁的俊美男孩,一丝不挂地搂在一起,肌肤磨擦,享受着紧密相拥的美妙触感。

    伊山近的大肉棒磨擦着她雪白柔滑的大腿,向着湿润蜜穴处滑去,龟头撑开花唇,顶在露珠溢满的小穴上面。

    龟头顶端能够感觉到穴口嫩肉包容着它,温暖湿润。伊山近低下头,用力吻着她的温软樱唇,痛苦地嘶叫道:「湘云!」

    「唔,嗯……」秦若华深情地吻住他的舌头,与他交换着香津甜唾,甜甜地将他吐出的口水嚥下,虽然明知道他将自己当成了自己亲孙女的代替品,还是心甘情愿,毫无怨言。

    她美丽的面容与湘云公主极为肖似,伊山近微挺腰部,龟头磨擦着小穴,缓缓顶入湿润温暖的蜜穴里面,被穴口嫩肉紧夹,让他感觉到透骨的爽意。

    虽然生过儿子,但多年没有用过这个器官,导致它缩得很窄,再加上仙药的作用,蜜道变得极为紧窄娇嫩,紧夹龟头时的爽感并不比干处女要差。

    秦若华已经痛得蹙起蛾眉,感觉到硕大龟头撑开穴口嫩肉,胀痛感让她惊惶失措,神志微微清醒,茫然想道:『这算是插进来了吗?我苦守这幺多年的贞操就这样被这幺小的孩子把肉棒插进……呜呜呜,怎幺会这样呢?』
     
     
    她清澈明亮的双眸中忍不住流出痛悔泪水,纤美藕臂却将伊山近的裸体抱得更紧了一些。

    伊山近将脸贴在她的丰满玉乳上,张口咬住嫣红乳头,心神感受着龟头与嫩穴的美妙接触爽感,默默想道:『这里就是皇帝出生的地方?也就是说,湘庐太子和湘云、我师姊香雨都是从这条路上,才能拥有来到这个世上的机会?』
     
     
    想到那三名美人,他不禁茫然,心中又痛又苦,还有几分兴奋刺激,心情複杂之极。他的手狠握了几下高耸玉乳,向下摸去,抚摸着冰肌玉肤、盈盈一握的纤腰,奋力捏揉柔滑雪臀,喃喃念诵道:「湘云!」

    曾记得在凌乱野中,他和湘云公王欢畅淋漓地交欢,高潮无数次,对她的身体极为熟悉,后庭菊花与樱桃小嘴里面都射满了他的精液,只有处女嫩穴没有插过,殊为憾事。

    现在伊人已杳,他却在太后凤榻骑上了那纯洁女孩青春美丽的祖母,将肉棒插进她的嫩穴中,世事奇妙,竟至如此地步。

    想起与湘云公主交欢的场景,心痛的感觉袭来,他狠狠一咬口中高耸玉乳,感觉那美妙的口感,与凌乱野中嚐到的公主乳房滋味颇有许多相似之处,令人怀念。

    男孩的胯部猛烈下击,粗大肉棒顶开紧窄嫩穴,嗤的一声直插到娇嫩蜜道里面。

    龟头前方遇到了超乎想像的艰难险阻,秦若华毕竟是多年未曾做爱,一直含饴弄孙保持一个良好的祖母形象,现在被这根干过可爱孙女的大肉棒插进嫩穴中,就算有滚滚蜜汁润滑,还是痛得她嘶声惨叫,颤抖地抱紧身上男孩,痛哭失声。

    「有这幺痛吗?」伊山近慾火攻心,喃喃问道,胯部却不停地向前挺动,将肉棒向着紧窄湿润的嫩穴深处插去。

    作为仙药的副作用之一,让她在这十几年里,蜜道渐渐生长合拢,变得极为紧窄。龟头重重地撞击在柔嫩蜜道肉壁上,强行撕开紧窄至极的蜜道,一直插向深处。

    蜜道肉壁上,伤口裂开,鲜血进流,染在龟头上面,并随着肉棒狠插,将整根肉棒都染得通红。秦若华已经是玉体剧颤,痛得尖叫哭泣。而伊山近却爽得浑身打颤,被她温暖紧窄的娇嫩蜜道牢牢套住肉棒,在磨擦之中快感连连,几乎要爽晕过去。

    青春少女太后的蜜道有若传说中的名器,层层肉环箍束住粗大肉棒,自动吸吮着它,紧窄湿滑,让肉棒对花径的触感好到极点。他停下来稍息一会儿,吮吸轻咬了几口柔嫩玉乳,在嫣红乳头上面留下牙印,下体胀得难受,又挺动肉棒,在太后嫩穴中快速大干起来。

    在凌乱野地的这些日子,他一直想干湘云公主的嫩穴却总是未能如愿,现在面对着一个容貌和她相似、却更为美艳成熟的青春少女,积压的慾火一下子爆发开来,肉棒在她嫩穴中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磨擦着娇嫩肉壁,被紧窄有力的肉环箍束,爽得六神无主,喘息声越来越大。

    秦若华痛得玉体剧颤,感觉到那根大肉棒插在蜜道深处拚命抽插,磨擦得又爽又痛,哭泣尖叫,却又禁不住挺起雪臀迎合他的抽插,哭声娇媚柔弱,令人怜惜。

    伊山近却并不因此而放慢速度,在他想来,太后久旷,显然早就梦想着自己的大肉棒,现在哭泣只不过是爽过头了。再加上对湘云公主的怀念和心里的痛苦,让他的动作更加粗暴,如风火一般狂速在嫩穴中抽插,直弄得鲜血从嫩穴中流淌出来,流过雪白玉臀,洒在凤榻之上。

    当小男孩按着身材修长的美貌太后在床上疯狂大干,正交欢得如火如茶之时,墙上人影一晃,有一个身影穿墙而入,站在床前,看着交欢中的二人发呆。

    宫中会穿墙仙术的修士只有伊山近与太子二人。伊山近在床上,太子在床下,观赏着自己祖母与那稚嫩男孩的性爱表演。

    今天看着两个妹妹都被冰蟾宫抓走,赵湘庐急火攻心,吐血昏迷,被宫女们救走,送到东宫休息救治。

    等到她醒来后,突然接到自己安插在慈宁宫的耳目前来稟报,说是文子真和太后在卧室中密谈,已经有一会儿了。

    身世不幸的美丽公主升起不祥预感,立即赶走所有太医和服侍的宫女,火速赶到慈宁宫,不及稟报,直接隐身穿墙而入,却发现自己已经来晚,她敬爱的皇祖母正在和那稚嫩男孩交合,柔媚地哭泣娇吟,两人干得极为欢畅。

    美丽公主隐身站在床前,看着这淫乱的一幕,气得手脚冰凉。

    那根曾经在她和妹妹的紧窄菊道中狂抽猛插、带给她们无尽极乐快感的粗大肉

    棒,此时正插在她敬爱祖母的粉红色嫩穴里面,一直插到最深,激烈狂猛地大抽大插,干得水花四溅,甚至有鲜血从嫩穴中流淌出来。

    看到那殷红热血,骄傲公主阵阵头晕,最终跌坐在地,恍惚凝视着那汨汨流出的鲜血,彷彿看到了自己被肉棒初次插入身体时的破菊之血。

    不知不觉问,她美丽高傲的明眸中已经有晶莹泪水滚落,掉到地上,发出啪啪的轻响。

    伊山近却毫无所觉,依旧抱住美丽少女太后玉体大干,粗大肉棒在紧窄嫩穴中狂猛暴烈地连插了几百下,突然看到娇弱哭泣的少女太后身体僵硬,藕臂抱紧他的脖颈,颤声叫道:「亲亲,哀家要死了!」

    她洁白无瑕的玉体剧烈颤抖,嫩穴蜜道疯狂痉挛,无数肉环紧束,拚命挤压着粗大肉棒,大量滚烫蜜汁喷射出来洒在龟头上面,烫得伊山近身体一抖,差点就将阳精射进蜜道深处。

    美丽太后娇躯剧颤抖许久,紧闭美目,泪珠从长长的睫毛中滚滚而落,许久之后才缓过气来低吟一声,娇喘抽泣道:「亲亲,你怎幺这幺狠,差点就把人家弄死了!」

    伊山近低头一看,鲜血染在胯部与美人玉臀上,不由得也有些害怕,疑道:「怎幺回事,你还是处女?」

    想想又觉得不对劲,改口问道:「今天是来月经的日子?」

    秦若华摇头低泣,颤声道:「都不是!哀家久未行房,下体禁不住你这幺大的阳物,被你撑破了!」

    伊山近这才明白,哑然失笑,长期积郁的心情也渐渐好转。床前的赵湘庐却气得玉体乱颤,跪坐在地上,泪水簌簌而落。

    事到如今,她就算上前阻止,祖母也被这男孩奸过,再算不得完璧。可是任他在这里淫乱宫廷,却又让她不甘心,而且看着那根极为熟悉的粗大肉棒,心中也有兴奋刺激的情感涌起,呆呆地跪坐在床前,看着这淫乱情景,心乱如麻,不知如何做才奸。

    在她迟疑的时候,床上一对男女却又开始颠鸾倒凤,大干起来。

    高贵美丽的少女太后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赤裸着雪白窈窕的完美胴体,和一个小小男孩狂乱交欢,这画面说不出的旖旎诱人,美妙至极。男孩的粗大肉棒在生出皇帝的尊贵蜜道中狂抽猛插,干得少女太后狂叫嘶喊,娇吟声震动屋宇,羞得她的大孙女掩耳闭目,低头流泪不止。

    流血嫩穴夹紧粗大肉棒,娇嫩肉壁与肉棒表面的激烈磨擦让两个人都兴奋莫名,喘息低吟着激烈狂干,胯部啪啪地击打在柔滑雪臀上,肉棒在嫩穴中抽插激荡淫水,不断发出淫靡的声音。

    这一对俊美男女不顾上下尊卑,在宽大精美的凤榻上颠鸾倒凤,用各种交欢姿势畅快狠干,爽得不知所以,大量蜜汁与鲜血洒落大床上面,为丝棉床单染上片片桃花,娇艳无比。

    秦若华骑在伊山近的身上,修长美腿紧夹他的稚嫩身体,玉臀轻快地拍打在他的胯部,嫩穴吞吐着粗大肉棒,被磨擦得穴口嫩肉和蜜道肉壁剧爽无比,满头柔顺青丝披散开来,随着她玉体上下晃动而飘来飘去,显得极为优美。

    狂乱的性爱快感涌入她爱玩爱闹的天真心灵,美丽太后仰天娇吟,销魂快乐得死去活来,彻底忘却了他是自己养女的义子、自己亲孙女的表弟和便宜驸马,辈分比自己足足低了两辈之多。

    伊山近躺在美丽少女的身下仰天爽叫,被她的嫩穴蜜道夹得肉棒狂颤,终于忍不住抱紧她完美玉体,挺臀向上狠插,肉棒猛跳着将大股精液喷射到火热蜜道深处,神志迷乱地颤声叫道:「湘云!」

    在这样悲吟之时,他和身上骑着的美丽太后,以及床边呆呆观战的赵湘庐,一同流下了灼热的泪水。

    赵湘庐看着自己祖母与男孩共同达到高潮,心灵狂震,恍惚想起自己和妹妹在与伊山近狂浪交欢之时,他也常常将肉棒插在自己姊妹二人的菊道里面,狂呼尖叫着「太后、皇后」之类的话语,高潮射精。

    现在伊山近终于干上了太后,和她携手寻欢,云雨极乐,一起达到性爱高潮,可是湘云却被冰蟾宫的强横仙子掳走,让他们不禁心酸流泪,泪珠滚滚,落到床上和地上。

    滚烫的精液也在泪珠滚出的同时喷洒出去,噗噗激射,将赵湘庐和赵湘云、赵湘雨的父皇曾经住过的子宫射得满满的,甚至从嫩穴中流了出来,洒在洁净多年的凤榻之上。

    美丽太后扑倒在伊山近的身上,颤抖喘息,娇吟哭泣。她也听到了伊山近的叫声,却来不及嫉妒,只感觉到异样刺激,而且悲伤流泪,为自己苦命的孙女而难过。她低下头,温软香唇轻柔地吻着伊山近的嘴唇,丁香暗吐,挑逗着他的舌头,柔声悲泣道:「湘云若能嫁你,倒也是她的福气。可惜她终究没有这幺好的福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说着说着,又哭泣起来,将清澈泪水与香津甜唾,一同送到伊山近口中。

    伊山近含泪将所有液体都嚥下,肉棒在她玉体蜜道中挺立而起,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腰部激烈晃动,粗大肉棒在紧窄湿润的花径中狂抽猛插,以暴奸太后的行动,寄托对她可爱孙女的情思。

    狂乱的性爱一直持续下去,不论是交欢中的男女还是旁观者,都在默默流泪,在悲伤与兴奋之中,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伊山近悲愤绝望地猛干着美丽太后,动作越发粗暴狂浪,各种姿势都换过,让旁观学习的高傲公主看得目瞪口呆,这才明白干菊道时的各种交欢姿势,都可以在正常男女交欢中使用。

    这个容貌稚嫩可爱的男孩,将高高在上的尊贵太后干得死去活来,高潮无数次,承受着一波波精液的喷射,子宫中灌满精液,爽得几乎死去。

    她多年未曾有过男女欢爱,这一次却将她餵得饱胀欲死,美丽少女香汗淋漓、娇弱地呻吟着,手脚渐渐发冷,被干得体力不支,渐渐真的快要死掉了。

    赵湘庐看得大急,孝心泛起,虽然想要扑上去将伊山近推下床,可是看看他那根大肉棒,不由得害羞得身体发热,而且想到从前自己在那根巨棒下呻吟浪叫,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惨状,不由得对那男孩的粗大肉棒有几分敬畏,几次想要扑上去,终究还是畏缩,含泪怒视着伊山近,恨不得一刀把他的鸡鸡队掉。

    伊山近多次高潮,在美丽太后的尊贵玉体内射精过后,也疲惫无力地躺在床上,喃喃低吟,念着湘云公主的名字,悲伤不已。

    秦若华确实很美丽,容貌酷似她的小孙女,外表年龄也相差不太多,而且身体散发着青春活力,很像她纯洁可爱的孙女,抱在怀中干起来的滋味也差不多。

    唯一有较大差别的就是她的蜜道紧窄湿润,嫩滑爽人,还有湿滑肉环大力箍束挤压肉棒,本来是很让人快活,可是和湘云公主的菊道给人的感觉相比就有些差异,不利于伊山近对纯洁可爱的女孩默默怀念。

    「让我干你后庭吧,」他直截了当地对秦若华说:「我在怀念湘云公主……」

    秦若华大为吃惊,失声道:「难道你干过她的后庭?怪不得,冰蟾宫一向只要处女,难道说,她现在处女身还未破?」

    伊山近黯然点头,也无心多做解释,从凤榻上翻身爬起,将尊贵太后玉体翻过来,跪伏在床上成母狗般的卑贱姿势,自己跪在她的身后,双手扶住雪白柔美的玉臀,将沾满精液和蜜汁的粗大肉棒前挺,顶在娇嫩菊花上面。

    赵湘庐大吃一惊,羞愤至极,立即膝行上前,想要阻止这一下流行动,耳边却突然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微弱低吟:「湘庐!」

    这一声将她震得呆了,许久之后才能抬起头凝视着伊山近的脸,却见他满脸矛盾神情,似乎是屈辱悔恨,又似乎是在神往怀念,口中喃喃低吟,却是在努力念着湘云的名字,免得再引起那不该有的畸恋情感。

    可是一开始他口中叫出的名字却并非湘云,让高傲公主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柔肠百转,似羞似喜,如怨如怒,心绪複杂难明,自己也说不出足个什幺滋味。

    伊山近低下头,看着曲线柔美的雪白胴体,怀念着从前自己曾在凌乱野中干过多日的美丽臀部,狠狠一咬牙,将过往的情感都努力丢到一边,腰部猛命前挺,湿淋淋的粗大肉棒顶开娇嫩菊花,噗哧一声插了进去。

    「啊——」美丽少女太后颤声惨叫起来,她柔嫩的菊花被硕大无比的龟头撑开,包容不了这幺大的肉棒,有鲜艳伤口在菊蕾上面绽裂,鲜血喷射出来,嘶地射到肉棒上面,顺着肉棒滴滴洒落,将雪白粉嫩的美腿染得片片殷红。她如母狗般趴跪床上,淫蕩地高耸着雪嫩粉臀,痛得玉体抽搐颤抖,珠泪滚滚,哽咽抽泣,一副娇弱可怜的模样。

    嫩菊还拚命收缩勒住龟头肉冠,几乎要将肉棒的头部勒下来。伊山近爽得浑身乱颤,终于又品嚐到了皇家紧菊的美妙滋味。

    这美妙触感难丛言说,让他感觉到熟悉而又新鲜,享受着处女菊蕾紧箍肉棒的紧窄感觉,恍惚间彷彿又回到了凌乱野破处的狂乱兴奋夜晚。

    那次被他破处的也是皇室的血脉,给予他紧窄舒服的感觉就像现在的一样。

    他颤抖地向前挺进,粗大肉棒将太后嫩菊撕出更大的裂口,鲜血奔涌,那热血的温度就像他在凌乱野中曾经感受过的一样。

    接下来的一切,简直就像凌乱野破处时感觉的翻版。毕竟是拥有血脉亲缘的亲人,和伊山近交欢做爱时给予他的快感刺激,有许多相同之处。

    伊山近伸手抚摸着美丽太后雪白柔嫩的光滑玉臀,欣赏着她纤柔曼妙的绝美玉体曲线,喃喃歎息道:「所有的一切遗传都是从这里来的吗?」

    他不能不猜测,从前自己享受过的美妙菊道快感,都是因为秦若华完美身体带来的遗传,这让他不禁暗暗感激,毕竟没有她,就没有凌乱野中狂乱兴奋的欢爱夜晚。

    肉棒一点点地向前挺进,在美丽太后的呜咽哭泣声中,撕裂了她美妙菊花,龟头顶开紧窄菊道,一直插到玉体深处,直到伊山近的胯部紧紧贴上柔滑雪臀,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肉棒已经尽根没入染血美菊之中,睪丸贴着高贵美女下体秘处,轻柔接触着嫩穴,染上了里面流出的蜜汁与落红。秦若华痛得死去活来,这才知道肛交这幺痛。

    稚嫩男孩的硕大肉棒彻底深杵玉体,整根插在她的菊道里面,菊蕾处鲜血进流,痛楚与不适蹙让她涕泪交流,颤声悲吟道:「好哥哥,快拔出去吧,妹妹快要痛死了!」

    赵湘庐听得一阵肉麻,可是刚才她在高潮时坐在伊山近的怀中,挺动娇躯以坐姿交合时就是这幺淫叫的,现在叫出来也不显突兀。

    只是她是这男孩的妹妹,那自己又算他什幺人,侄孙或侄孙女吗?

    耳边传来的痛楚娇吟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她抬起美眸,惊骇地看到自己年轻美丽的祖母趴在床上悲泣失声,而伊山近跪在她的身后,抓住雪臀挺动腰部,已经开始了猛烈的抽插。

    粗大肉棒在染血美菊中抽插出入,大力磨擦着紧窄菊道,带给伊山近剧爽的快感。美丽太后摇着头颤声哭泣,后庭菊道痛得她痛不欲生,菊蕾痉挛紧夹,反而更增添了伊山近的快感,抽插起来更加猛烈。

    赵湘庐呆呆跪在床边,看着年轻美丽的祖母被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抓住纤腰玉臀狠干,粗大肉棒猛烈抽插在嫩菊之中,随着肉棒激烈的动作鲜血四溅,让她美目含泪,恍惚间彷彿看到了自己后庭破处的凄美瞬间。太后的容貌原本就与她酷似,现在跪伏在床上挺起玉臀挨插的美态让她产生错觉,彷彿被那男孩大肉棒猛烈抽插后庭的不是自己的祖母,而是她本人一样。

    伊山近也同样陷入了恍惚之中,在凌乱野中一幕幕狂野的夜晚出现在他的眼前,并不是想忘就能彻底忘掉。

    抱住美丽玉人的完美胴体,看着曲线迷人的纤腰隆臀,用力抚摸着她的冰肌玉肤,他的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腰部晃动却更加快速,粗大肉棒飞速抽插在高贵太后的菊穴中,干得她哭泣尖叫,痛楚中夹杂着几分快感,扭动雪臀承受着他的粗暴姦淫,青丝散乱,与泪水混杂,紧贴在绝美娇颜上,更平添几分凄迷美感。

    交欢中的男女都陷入狂烈的情感之中。粗大肉棒在紧窄菊道中狂烈抽插,不知抽插了千下万下,太后的菊道处女鲜血随着粗暴动作,被肉棒从嫩菊中抽出,四面喷溅,甚至洒到跪在床边呆看的美丽公主脸上,随即被她的隐身术化为隐形,无法引起心绪激动的伊山近丝毫注意。

    秦若华已经快要疯掉了,剧痛与强烈的爽感一齐涌来,让她扭动娇臀放浪嘶喊,那淫蕩至极的模样,就像她的孙女在凌乱野中时一样。

    赵湘庐透过泪幕看着这熟悉的一幕,伊山近已经达到了兴奋的巅峰,抓紧美人纤腰玉臀狠命向自己这边拉过来,胯部拚命向前猛顶,紧紧贴在雪玉柔臀上,肉棒在染血美菊中深深地直插到根部,睪丸紧缩,贴在高贵太后的会阴处,被两人紧密连结的身体几乎挤扁。

    粗大肉棒深深地插到美丽太后的菊道最深处,狂烈地跳动着,将大股滚烫精液直接喷射到她的玉体内部,噗噗地打在肠壁上,射得少女太后头晕目眩、哭泣娇鸣着趴在床上,脸贴床单,泪水狂涌,几乎要痛爽得活活死去。

    肉棒狂烈喷射精液之时,伊山近抱紧美人温软娇躯,扑倒在她雪白完美的柔滑玉体上,目中含泪,颤声悲吟道:「湘庐!」

    他已经爽得神志不清,甚至没有发现自己所叫的并不是湘云公主的名字。而公王们的美丽祖母情况也并不比他好,就在他叫出那名字的剎那间,已经兴奋哭泣尖叫着晕了过去。

    听到他最后的呼唤,赵湘庐泪如泉涌,无力地倒在床下,仰天望着上空,美目空洞迷茫。

    上方,几滴带着奇异味道的液体从床上落下,洒到她绝色美丽的面庞和洁净朱唇上,背负国家重任的高傲公主却丝毫没有感觉,只是不停地流着热泪,将自己祖母与男孩激烈交欢而导致不断摇动的大床下的地面都浸湿了。

    ※ 
      
     ※ 
      
     ※

    美人图中,明月心处,一名美丽仙子独坐在桂花树下,目光深幽,默默望向远方。

    她优雅凄楚的气质冠绝天下,神情凄美迷离,令人望而生怜。桂花飘落,幽幽蕩蕩。远处一个锦衣男孩缓缓走过来,俊美面庞同样带着哀伤神情,与美丽玉人、飘零桂花配在一起,形成一幅完美的图画。

    他漫步走到仙子面前,撩起锦袍下摆,露出赤裸下体,跪倒在地上,先行了一个面对师叔的恭敬拜礼,随后按倒美丽师叔,撩起雅致长裙,将粗大肉棒向着仙子嫩穴挺去。

    高雅美丽的仙子侧头遥望远方,目光迷离,彷彿并不将那根粗大肉棒放在心上的模样。

    只是当硕大龟头顶开娇嫩仙穴,插入柔滑仙道之中,她绝色美丽的容颜微微发白,香唇中也在倒吸凉气,显然是痛得厉害。

    粗大肉棒磨擦着蜜道肉壁,在仙灵之气的帮助下,顺利地深插到底,顶在娇嫩仙宫上面,被紧窄嫩滑蜜道紧紧地套住整根肉棒,两人的性器紧密贴合在一起,亲密无间。俊美男孩以这样紧密交合的姿势,压在比他大上许多的美丽仙子身上,却愤怒地含着泪,双手捧起她的绝美玉颜咬牙质的问道:「湘云公主是你的弟子?是你把灵力度到她的体内,逼得她们姊妹母女分离,一辈子要被锁在那寒冶孤独的冰蟾宫里?」

    愤怒之中,他的肉棒硬硬地挺起,在仙宫上狂顶,弄得嫩穴蜜道也随着它一起颤抖,诉说着他满腔义愤的心情。

    韩玉璃脸色更白,美丽双眸中现出骇然的神情,却紧咬着贝齿不肯说话,只是玉体微颤,和蜜道的颤抖韵律相合,就像一根肉棒人体,带着美丽仙子整个胴体都在颤抖一样。

    看到她这副神情,伊山近已经明白,咬牙含泪,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平静心情,粗大肉棒开始在仙子蜜道中缓慢地抽插,一边姦淫着她,一边哽咽指责道:「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做对她们是多大的伤害!我和你是有旧怨,大家真刀真枪拼过,输的人被凌迟、被拷打、被强姦都是理所当然。可是她们那时候还是刚出生的小孩子,你们于心何忍?」

    美丽仙子缓缓闭上清亮明眸,长长的睫毛微颤,下面隐约有晶莹泪珠闪烁,却仍紧咬樱唇,不肯开口。

    伊山近想起自己干过的皇室美人,不禁哽咽流泪,在满腔义愤之中,抱紧成熟美丽的仙女胴体,挺动肉棒在她仙躯内狂抽猛插,干得热火朝天,凶暴激烈,将所有的怨愤绝望,都发洩在她洁白无瑕的美丽仙躯之上。

    在月宫桂树下,韩玉璃颤抖喘息着,被他摆成各种姿势肆意姦淫,感觉到嫩穴被肉棒猛烈磨擦,蜜道深处一波波的精液射进来,灌满仙宫,终于忍不住泪珠滚滚,颤抖低吟着挺动玉臀,被动承受着高潮的酣畅滋味。

    明月之中,她如母狗般趴跪在桂树下,流泪轻声娇吟,承受着从玉臀后面插入的巨大肉棒,雪白香臀高高耸起,下意识地晃动着,啪啪轻拍在男孩胯部,蜜道在与肉棒的磨擦中享受到更大的快感。

    突然,伊山近将肉棒从蜜道中抽出,顶在菊花上,正在闭目享受交合快感的韩玉璃如从万丈高楼失脚,惊慌地睁开美目,回头望着他的脸,不由自主现出乞求的神态,像在哀求这小小男孩将肉棒再插进自己体内,多姦淫自己几回一样。

    伊山近却咬牙含泪,狠狠一挺腰,沾满精液蜜汁的粗大肉棒奋力顶开优美仙菊,向着里面插了进去。

    绝美仙子仰起雪颈,发出一声痛楚的娇吟,晶莹泪水奔涌而下,颤声悲泣,表情似悲似怨,彷彿不敢相信冰蟾宫的高傲仙女会遭受到这样悲惨的命运。她从前也被伊山近干过菊花,每一次都觉屈辱难忍却又无力反抗,只能高耸着晶莹雪臀,被粗大肉棒在紧窄菊道里面狂抽猛插,绝美容颜紧贴在银月之上,羞辱的泪水不住奔流,洒在繁茂桂树的根部。

    伊山近含泪狂干着她,肉棒感觉着紧窄菊道强力收缩勒紧的畅美触感,颤声低吟:「你害我不能干到她的身体,就得用你的后庭来偿还!」

    一念及此,不由得悲从中来。

    如果他答应了美丽公主的哀怜求婚,又没有被他们的师父搅局,现在不但能干后庭嫩菊,说不定还能潜入到公主寝殿,把她的处女膜都干破,畅快淋漓地享受可爱公主的玉体滋味。

    他对湘云公主的嫩穴紧夹肉棒的美妙触感已经神往很久,就在即将能够合法地将她压在身下畅美交欢的重要关头,却被韩玉璃的姊姊把她强行夺走,而这事件的起因是韩玉璃当年打入她体内的一道灵力所致,让他如何能不悲愤?

    男孩的悲愤化为了力量,将纯洁美丽的仙女按在桂树下,让她以最屈辱的姿势承受姦淫,粗大肉棒狂猛暴烈地狠干着菊花仙道,直到她悲泣失声,痛爽娇吟着玉体剧颤,才将抽插了无数下的粗大肉棒深深插到仙躯深处,颤抖着将滚烫精液狂喷到仙子玉体内接近中心的位置。

    回覆
    b9022011
    的文章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