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娃雨柔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淫娃雨柔
    程雨柔,x高中二年级生,长相甜美可人,笑起来有如天使一般令人迷醉,而身材却超脱同年龄的发育,有着34c.24.35的好身材,再加上赛雪琼肌,和说起话来有如嘤咛的甜嗓,说她是x高中的校花也不会有人反对。

    有一天,小柔独自在家,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但她突然觉得肚子饿,想出去买点东西吃,因为买东西的地方很近,所以她便没再穿上内衣只穿一件宽大的T恤和短裤就这样出家门,虽说是夏日,但夜晚的凉风仍让人感到冷,她的乳头因接触到寒风而挺立,但她却若无其事的走着,在拐过一条暗巷时,突然被身后的人抱住,她下意识的想尖叫,但下一秒她却发现她被一把瑞士刀抵着,要喊出的声音也就硬生生的梗在喉咙,

    『别动,否则我就割断你的喉咙』

    小柔何时见过这种阵障,所以被吓的一动也不动,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小美人,如果你乖乖的让我爽一下,我就不会对你怎样,但如果你不乖乖听我的,我就…..你知道的」男子在耳边小声的恐吓,脖子上的冰冷

    使受到恐吓的小柔不敢声张,歹徒见她受到吓阻,没有持刀的右手就不客气的隔着T恤摸上她的胸部

    「啧,啧,看你一付玉女的样子,原来是个小淫娃,居然没穿胸罩就在大街走,是不是也想被强姦啊?嗯,是不是呢?」

    说这话的同时,他的舌头便忝上与柔的耳垂,而他的手已经穿过T恤直接捏上雨柔的乳房
    ,雨柔虽不是处女但经验也不多,这个男人很显然的知道女性的弱点,所以也不急着解决,反而不急不徐的撩拨着雨柔的敏感带,食指绕着雨柔的乳头逗弄,一会又用食指拇指揉捏,舌头更顺着雨柔的耳聒忝着,在这样的撩拨下,没一会,雨柔的原始本能就被唤醒,感到一股热流,由被舔吻的耳朵,汇集到腹部再冲至下体,虽然身体明显有了反应,但罪恶感也越明显,在产生快感的同时,她也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那幺淫蕩,连被人当街骚扰,也能感到舒服

    「嗯…嗯,不行…..人家不要…不行,不要再摸了…..」雨柔尽力与身体的快感抗衡,但是内心那股想发洩的情绪却越高涨

    像是听见雨柔内心的真正声音,也或许是察觉雨柔不会抵抗,男子的刀收了起来,空出的手,一把掀高雨柔的T恤,让雨柔美的好乳房暴露出来。

    「真大…..又软,妳的乳头真敏感,一下就硬了,下面哩,应该也湿了吧」背后的男子一边用两手揉弄,一边讚叹着,随即一手往下探去,从短裤的边缘滑进隔着内裤前后滑动,食指还不时对阴核的位置施加压力,这样的刺激让雨柔瞬间发出更大的呻吟,淫水也从阴道口流了出来。

    「哈..哈..才摸一下就这幺湿了,你真是天生的淫娃蕩妇,是不是太久没男人干….很想要对不对

    」男子的恶意的调侃,让雨柔的神志有些回复,但随即又在男子的抚弄下,变的恍惚,她感到全身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胸口及阴部,她想抗议挣扎,但她的扭动只是增加男子的性慾,而她的抗议根本就是无意义的呻吟

    啊….啊,那里不行…..啊…..嗯嗯…不要,不可以….

    男子不顾雨柔的反对,用力一扯,原本鬆垮的短裤就硬生生被拉下,雨柔的手想去拉起裤子,却被男子用力拉开,而大腿也被男子以膝盖插入空隙而无法紧闭,男子感受到雨柔的亟欲挣扎,所以便一手架着雨柔的肩膀,另一手趁势穿过内裤直接摸向阴部,翻开阴唇,找到了小核,突然的攻击,让下体有如电流穿过,男子粗糙的手感狠狠的刺激了雨柔敏感的阴核,那种搓弄的手法技巧,让雨柔的内心不断升起一种快感,淫水不断分泌,加上身后男人的勃起隔着衣物缓缓的撞击她的臀部,想要做爱的感觉超过一切,她不管身后的是否陌生,也管不了内心隐隐的罪恶,她只想要有东西填补身体的空虚,让她更加舒服

    男子不愧是老手,很快就察觉到雨柔面部燥红,媚眼如丝,知道雨柔已经发情,知道鱼已上钩,所以他也不怕被看见真面目,便将雨柔转过身来,藉着巷口的微弱灯光,雨柔眼前是一个2.30岁的青年人,身材中等,相貌普通,但是直觉就会觉得这人色瞇瞇的,是那种会在公车上吃豆腐的那种人。但此刻雨柔已经被他弄得理性全失,她根本不在乎此刻眼前的人是谁?只是一心想满足体内急迫的慾望

    「想要吗?想要就跟我进去」,男子指着巷子里的某个后门,雨柔实在太想要了,便乖乖的随着男子进入,甚至连短裤都遗漏在黑暗的巷子中

    黑暗巷口的第一回合已经悄然结束,而第二回合的肉体激战才正要展开序幕

    「还要上楼喔」原来他们进入的是老旧公寓的后门

    50公分的距离,对雨柔来讲却是一段最远的路,体内的淫水不断分泌,使她不得不夹紧大腿,而每走一步都会摩擦到大腿根部,但却搔不到痒处,让雨柔难受的想哭

    「怎幺啦,小美人….妳哭啦,不想做了?」男子明知故问,那附嘲笑的模样似乎认定雨柔已是囊中物,都已经这样了,还欺负人,虽然难受,但雨柔的女性自尊却不允许她求对方抱她上去,雨柔便逞强的先爬上楼,男子跟在她身后,不时又用手指刺激她的下体,

    『嗯。嗯。你坏,别摸我那』雨柔不禁对男子撒娇

    『小蕩妇看妳多淫蕩,妳看,妳的淫水滴得整个楼梯都是』

    雨柔随男子视线看去,不禁羞红了娇颊,赶紧连走带爬爬上二楼,

    关上大门,雨柔便被推入套房的床上,当男子打开了灯,她才看清四周空无一物,除了一架电视,一个衣柜,还有散落在地板上的男性衣物和A片,A书。

    男子趁雨柔在观看四周的同时,便压上她的身体

    「小美人,妳还没告诉我妳叫什幺名字?」

    「我叫小柔,柔顺的柔。」雨柔还没傻到把身份全盘脱出,所以还是保留一部份。

    『真是人如其名,刚才太暗我都没看清楚,来,小美人,让我好好看看妳』男子到不在意她有没有说实话,说着就顺手脱去雨柔上衣

    雨柔也柔顺的任他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

    『真美,妳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真想吸一口、、、波、、、波』

    男子边吸还边发出让人脸红的声音。吸够了男子便转移目标,把手往下抚摸,摸到内裤边缘时,他突然很惊讶似的叫嚷

    『妳的内裤都湿透了,一定很难过,来我帮妳脱掉。』在说的同时,他已经抬高雨柔的腿,雨柔也自动的抬高屁股好方便对方脱掉内裤。

    男子一拿到内裤便对着雨柔秀出淫水所沾染的地方。

    『来,小柔看看妳自己的淫水,啧、、啧,好骚喔』

    雨柔被逗的转过头,脸上的红晕更深。而男子也见好就收不再逗她,反而跪坐在雨柔双腿前,把她的双脚曲起想张开,雨柔多少还是有些衿持,男子哄诱了一番,雨柔才乖乖张开大腿

    『小柔的这边还是粉红色的,但妳这幺淫蕩,应该不是处女吧』

    在男子的视姦下,从未被人看过的女性禁地,被大剌剌的敞开,兴奋与羞耻让雨柔的阴道紧缩,淫水沾满了雨柔的阴部,连阴毛都因湿润而显的杂乱,手指才接触到肉缝,就发出啧啧的水声,而雨柔则发出性感的声音.,似乎也在享受男子的触碰。

    『小柔下面好湿喔!好像很渴望被舔……小柔想被舔吗?』

    『…想…舔….那里想被舔』雨柔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什幺,只能照着本能依附男子

    『好,小柔自己把腿张大一点,抱住自己的脚』

    『对、就这样,很好,』男子埋下头用手拨开肉缝,用手指玩弄雨柔的阴核,舌头则灵活的探入阴道,模拟性交般的进出。

    『啊、、、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那里,恩、、、舒服、、、那边再快一点』雨柔在男子的强力攻击下,发出连她都不知道意思的呻吟,男子的舌头离开阴道,两支手指却立刻插入,其他手指则是不停的逗弄、揉搓按压阴核,而手指的插入也使原本就涨满阴道内的淫水,随着抽插而溢出,甚至发出扑吱、扑吱的淫靡声音。空着的一只手着不闲着的摸着雨柔的奶子,好整以暇的看着雨柔痛苦又迷醉的神情。

    就在雨柔快登上天堂之际,男子却残忍的抽出手指,雨柔下意识的挺着屁股想追回手指的爱抚,失去填补的空虚,使她不自觉的摇着屁股,嘴里喃喃的喊着

    『我要、、、、给人家,恩、、、好难过。』

    『小柔儿,妳想要吗?』

    『嗯!我想、、、』雨柔瞇着眼,酥着嗓子要求

    『如果妳帮我把这边吸硬,就可以得到大肉棒的奖赏,比手指还爽喔!想不想要啊?』男子看準雨柔此时已经精神丧失,亟需抒解,便诱哄她帮他口交,能上这幺年轻又貌美的辣妹,可是千载难逢,更要趁机卡油才行,所以他不仅要姦她下面,连上面的小嘴也不放过。果然雨柔不敌诱惑上钩了。

    男子得到允诺便快速脱去衣裤,背靠墙的躺在床上,而雨柔则是摇摇晃晃的爬到男子脚边,注视着已勃起达18公分的粗黑巨棒。

    『嘿嘿,很粗吧,现在你好好伺候它,等下它才会让妳爽上天』男子一边淫笑,一边把阳具塞入雨柔的小嘴,按着她的头抽插。窜入雨柔口鼻的腥味,令她几乎想吐出来,但一方面男子压着她的头,让她无法鬆口,另一方面,她也渴望被这个粗大肉棒给填满,便更卖力的取悦他。

    『对,先沿着边缘舔一圈,喔、、、舌头要舔进马眼,对,好好、、、好好吸,对,真棒,小柔儿真骚,技巧真好、、、、乖、、、、再用点力舔』雨柔忘情的吸吮,期望等下的奖品,而男子也快抵不住雨柔的浪劲,几乎要在雨柔的嘴里解放,害他急忙抽出,就在这个时候,大门被打开。

    『ㄚ民,挖来找哩喝烧酒。』另一名男子走进,他的年龄和屋内的男子相似,但他的肤色;体格、和感觉都像是工人阶级。

    『喔,李真正瞴够意思ㄟ啦!底家玩杂某阿柏没找挖作伙。』看到床上有女人,工人样貌的男子似乎惊豔多于惊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喔,沟是一雷幼齿ㄟ』也没管先前的被他唤作ㄚ民的男人,他的手就毫不客气的摸上雨柔赤裸的身体,说真的,雨柔被那个叫ㄚ民的男人弄的淫性大发,此刻只想被人抚摸蹂躏,根本不在乎对方是谁或几个人。

    而ㄚ民见雨柔没反抗,便就大着胆子对名男子说

    「阿义,这个小女生是是我在巷口遇到,本来只是想摸摸她,没想到,她年纪那幺轻,却那幺淫蕩,还跟我回家。」ㄚ民把错都推给雨柔,更过分的是,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他还从雨柔背后把她大腿抱起,像小孩尿尿般把她的小穴暴露在阿义的面前,突然张开小穴的刺激和在另一个陌生人的面前暴露自己的羞耻,让体内的淫液又大量的流出,滴落在床垫上连同先前的湿濡,整个床都沾满了雨柔的淫水。而阿义则沾起洞口的淫水,感受雨柔爱液的丰沛。

    『喔,是真ㄟ,喔,週水ㄟ啦,小姐,妳真正欠人干侯,等下让我们轮流干妳好不好?』阿义看的眼睛睁大,啧啧称奇,还故意改用国语来羞辱她。

    『卖够共ㄚ,小姐麦冻未条,哩是谋看到』ㄚ民也故意用言语曲解雨柔,雨柔则是被说的连头都抬不起来,羞耻混着欲求,那种冲击几乎让雨柔要崩溃,她真想当着他们面前自慰。

    『好,乖乖,马上满足妳,别生气喔』ㄚ民毕竟比较了解少女心,马上哄着她。

    『来,趴好,屁股翘高、、、好感觉到了吗?我的大肉棒在妳的小穴外头。』雨柔被调整成像母狗一样趴在床垫上,ㄚ民的龟头却只是停留在洞口,慢慢的摩擦却不挺进。酥麻的感觉由阴道传到全身,但她还是无法被满足,只好着急的向后头前后摆动雪白的臀部,口中发出小猫般的呜咽。

    ㄚ民自己也很涨痛,想要快点插入,但为了向阿义证明他对雨柔的控制力,他便隐忍下来。

    小柔儿,现在很想要了,想要被插了对吗?」雨柔尽可能专心的听,然后她用力的点一下头。

    「嗯,那妳想被谁的大肉棒插啊?」ㄚ民一边说一边对雨柔的小穴施力,龟头已经挺进小穴洞口一点点了。

    『大肉棒、、、叔叔的、、、不、、是ㄚ民哥哥的大肉棒,雨柔想被、、、哥、哥的大肉棒插进来。』雨柔为了不想被额外折磨,便一股气把那些淫蕩下流的话说出。

    『小柔真听话,好,现在就给妳想要的大肉棒』

    还没说完,ㄚ民的阴茎就很狠的插进雨柔紧窒的小穴,然后又抽出一点,又全支进没,越来越用力,越进越深,到最后只剩睪丸留在外面,整支阴茎都已经插入小穴,快速的摩擦阴道,使的淫水在洞外发出磨磨的声音,肉体撞击声,还有雨柔近乎吶喊的叫床声,『啊啊啊....』交织的天衣无缝。

    「阿义,哩是得冲什,哩是憨去喔」经过ㄚ民的提醒,他才从那淫靡的画面惊醒,赶紧脱掉衣裤,把阴茎往前塞入雨柔疯狂吶喊的嘴里。

    「阿、、、阿、、、呜,不要停、、、用力点、、阿阿阿、、、插的好深,嗯嗯嗯、、、好舒服、、、好爽,顶到底了、、、阿,再用力,就是那里,你干的雨柔好爽、、、呜呜呜、、、阿,不行了」

    后头ㄚ民18公分的大阴茎不断做着活塞运动,前面的嘴则被塞入一个更长但略细的阴茎,两人极有默契的一前一后,有时却同进同出,两人甚至用不同手前后包夹她的左右乳房,一个旋握她的奶子,一个就巧劲揉捏她乳头,以这个姿势被人狂插进百下,接二连三的高潮,让雨柔的阴道不由自主的紧缩,连带圈紧了体内ㄚ民的阴茎,让ㄚ民无法继续下去。

    『真紧、、、阿、、不行了,我要射了、、吼...』在说这话的同时,ㄚ民便用双手抬高雨柔大腿,让雨柔以手肘支撑整个身体重量,好方便经液射入子宫而不流出,阿义也拔出在雨柔口内的奋起阴茎準备接棒。约一分钟后,雨柔才被放下,她感到整个子宫都被滚烫的热液注满,有的还顺势流了出来。有一瞬间她真想永远趴着不动,但是阿义岂会放过她,他用力的将她整个身体扳成正面,双手把雨柔膝盖屈至过胸,用手扶着阴茎,对準小穴就狂插猛干,虽然阿义不像ㄚ民善于用言语挑逗,也不懂技巧,但他长年做工的蛮力还真惊人,不仅让雨柔唉叫连连,连先前ㄚ民注入的精液,都被狂猛的抽插给带出大半。

    「怎样,小柔妹妹爽不爽啊?」

    『好爽、、、好强、、、人家快不行了。』阿义居高临下看见雨柔媚眼微闭、杏腮红豔、头髮散乱、汗水淋漓,就像十分享受被姦淫的快感,让男人的自尊受到满足,加上由那美丽唇瓣吐露的无侬软语,怎幺不叫男人心神蕩漾。『我想吻你,小柔妹妹』说完也不问小柔的同意,便一把抱起雨柔,採对坐盘式,双手更强有力的托着雨柔的臀部上下撞击,深入的撞击和扫蕩口腔嘴姦般的吻,都让她忘了现在正被陌生人姦淫,而一心想求快感。

    雨柔的手情不自禁的环上阿义肩膀,而双脚也紧紧的圈在阿义的腰侧,臀部更配合的上下起伏,完全忘记现在是被陌生人姦淫,阿义见她配合,便空出一手往两人交合处抚弄,加倍刺激阴核。想帮助雨柔更快到高潮,在双重刺激下,雨柔很快就冲上去,本来阿义想趁雨柔高潮时在里面多享受被挤压的快感,但无奈雨柔被刺激得狂扭屁股,加上她还在他耳边,用酥软的声音呻吟着

    『快到了、、、阿义哥哥,我要上天堂了,阿阿阿、、、要洩了。』

    『小柔妹妹真是太淫蕩了』害他不得不提早缴械。

    唉,这幺美又这幺淫蕩的女人,真希望每天都能干上一回,只有一次真是太可惜了!即使射了精,他仍停留在雨柔体内,想着捨不得该怎幺办?

    就在他苦恼时,先前才射完一泡的ㄚ民从外面进来,看见两人仍抱在一起,便出言嘲笑

    『X,抱爽了没?水要冷了』

    「喔,贺阿」

    雨柔还迷迷糊糊就被阿义抱起,準备移往大门,她突然意思到自己的赤裸,便挣扎阻止

    「不用担心,现在已经两三点了,没有人会进出这个楼梯,我们只是想带妳到1楼的公共浴池清理一下」

    一路上,雨柔都十分担心有人会冲出来,所以显的很紧绷,直到她被放置在温水澡塘里,她才卸下防心观看四周,这个澡塘虽然简陋又旧,但空间到挺大的,即使三个人同时进入也还挫挫有余。而这个浴池显然比家用浴缸略大,可以坐上两人,看着ㄚ民迅速的脱掉衣服只剩内裤,而阿义则不动如山的站在澡池边,

    她突然了解到这两个硬待着不走的人所打的如意算盘。她忍不住生气的问:

    「你们还想干嘛?」

    『小美人,别生气,我们只是想帮妳洗个澡,毕竟妳和我们两干了那幺久,帮妳服务一下是应该的。』ㄚ民讲话时那种色瞇瞇的笑容,和他们赌定她不敢反抗的表情,都让雨柔气不过,但她的确不能反抗,一来她敌不过两个男人的力量,二来她总不能光溜溜的跑到街上求救,再者,反正都被白上,多一次和少一次其实根本没差。雨柔衡量情势,也知道一定要屈服,但她仍不甘心眼前两个男子一副吃定自己的神色。

    她瞥过头想相应不理,善于哄诱女子的ㄚ民则又故计重施想哄骗雨柔。

    『小柔儿乖,我和阿义要帮妳洗澡,很舒服的,像刚刚一样舒服,、、哈哈、妳说是不是?』说完话他便和阿义交换一个邪恶的微笑,雨柔当然知道他话中的意思,虽然生气,但也不禁红了俏颊,说真的,刚刚的遭遇真是18年来的头一遭,或许,以后就不会有这幺刺激的体验,这样想,雨柔还发现自己竟然会捨不得这两个人

    ㄚ民看见雨柔态度鬆动机不可失,便向阿义使眼色,阿义会意便把呆坐在浴池的雨柔抱出来。

    「你们要干什幺?讨厌,放开我」雨柔被安置在一面落地镜的板凳上,她不依的反抗着

    ㄚ民见她反抗,便将她双手反翦在背后,蹲下身子于她平高,对镜中的她恐吓道

    「干什幺?不乖的小孩必须惩罚,乖小孩则有奖赏,小甜心,妳要选那个?」ㄚ民的恐吓见效,而雨柔则乖乖坐着不敢动。

    ㄚ民在身后把她的脚拉开至最大,然后逼雨柔面对镜子里淫乱的姿态。

    「小柔儿,看见你的小淫穴了吗?妳看,还有精液留在里面,来,我帮妳弄出来、、咋咋,小柔的小穴吸住我的手指,看到没?好色喔,做那幺多次还想要吗?」ㄚ民故意把手指插入雨柔的小穴,还要让雨柔看着自己小穴吸附手指的淫乱情景。雨柔看了一眼便闭上双眼,假装看不到但自己小穴的吞吐手指的浪蕩景象却一再出现脑海,让她的脸又来越红,声音越来越抚媚。

    「小柔妹妹的小穴太深,这样是挖不出来的,让我把它吸出来。」阿义蹲在雨柔前面,ㄚ民把手指抽出,黏稠的淫水画出一道光线,他了然的对阿义说

    「吸快点,你没看见小柔儿已经很想要了吗?」

    阿义快速的俯下头咋咋有声的吸吮雨柔流下的淫水,雨柔当然知道他们在胡诌,但此刻她的性慾已经被撩拨,所以也就任由他们摆弄。

    接着他们又为她抹上肥皂,两人各一边上上下下都被摸遍,也亲遍两人才罢休,然后又莲蓬头的水柱激沖雨柔的乳头与小穴,惹的雨柔不停颤抖,几乎达到高潮。但两人还是不放过她,要求她来帮他们洗澡,雨柔就跪着先帮阿义服务,先用嘴巴舔净他的阴茎,在细心的抹上肥皂沖掉,而ㄚ民就跪在雨柔背后,撩拨她的性慾,然后尽力插入,狂抽5、60下,把精液射在她雪白背部,阿义跟着接手把她抱入水池,极尽疯狂的从后面搞,弄得雨柔淫叫连连,帮ㄚ民清理的工作,也断断续续,让ㄚ民不甚满意,所以他就和阿义联手把雨柔抱出浴池,然后放平,ㄚ民蹲坐在雨柔身上,把自己的阴茎放在雨柔饱满的深壑中用力抽插,而阿义则继续朝小穴进攻,雨柔不曾被这样对待,她只觉得内心的某道屏障被冲破,被两人同时骑在身上干的快感,让她有被男性征服的感受。终于他们都洩了,她原以为可以结束,但他们休息一会后,又抓过她,命令她面对镜子,套弄平躺在自己身下ㄚ民的肉棒,而阿义跪在身后抚摸她的胸部,还强迫她看镜子着里上下套弄男人阴茎的自己,趁她为镜中自己迷乱时,把阴茎顶入雨柔的小菊花中,『不行,不可以插进去..啊啊..好痛,..不要』雨柔一开始因痛而挣扎,但之后快感从肉穴和小洞中一起传来,过多的刺激让她显的特别淫蕩,疯狂的吶喊着『好棒、、、、大肉棒哥哥把雨柔干的好爽,雨柔跟你亲亲,嗯嗯、...好棒。』

    「只有下面爽啊,那后面爽不爽呢?」阿义吃味的问,手掌则用力握紧雨柔的乳房。

    「后面的哥哥也好猛喔、、、大肉棒插的人家要高潮、、、啊啊啊、、、雨柔好淫蕩,快被干的受不了、、、了,用力,啊啊啊、、、要到了」这时她的视线看见镜中自己,正被两个男人干的全身发红,哇哇大叫,内心起了不小的冲击,自己居然被陌生人欺负成这样,还如此淫媚,突然,她的下体剧烈颤抖,阴道口和肛门都急遽收缩,她身下及背后的男人,都感受到这股急遽的压力,两道激流同时间冲入子宫与直肠,三人同时达到的刺激,雨柔承受最多,于是在她仰头大叫时,却因为过多的欢欣而短暂晕厥。

    当她再度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衣着完整,连短裤都被ㄚ民捡回来套在她身上。而两人则是因体力透支而呼呼大睡,雨柔知道此刻不逃以后便会招惹许多麻烦,虽然昨天的事大家都有爽到,但她还是不想成为他人的性奴,于是她便趁两人熟睡时,一溜烟的跑掉。

    当她踏进家门时,发现尚未早上七点,出游的家人尚未回家,她便溜回房间补眠

    她天真的以为,假装没有发生这件事就可以过以前的日子,但是事情或可以遗忘,但被开启的情慾却不是那幺容易关上,这个夜晚也成了她由一个神圣小公主变成一个校园小淫娃的契机。

    二.午休的生物教室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