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人图第九集第三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第三章
    第三宝裤

    无数身体赤红的小妖精从岩浆中蹦跳着,涌上岸来,双腿一蹦,向着这边飞射。

    它们身体细小,容貌狞恶,身材看上去像是人类,却只有虾蟆那幺大,跳起来也像虾蟆,后腿与身体的比例超过人类,较长一些,跳跃得很是起劲。

    太子立即跳起来,努力嚥下口中残剩精液,升起灵力护罩,纤指一弹,一个小小光球从指尖射出,将一只小妖精打翻在地,惨叫着翻起自肚皮,不一会儿化成了细小符针。

    赵湘庐柳眉一跳,认出那是书籍上记载的龙鬚针,也是仙家法宝,若能炼化,当可收为己用,用来暗算修士再好不过。

    只是此地古怪,那妖物同人木炼製法宝的方法又邪异,居然能将龙鬚针炼成妖精形状,还能自动攻击人,实在是匪夷所思。

    她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强烈的敌意升起,立即回头,看到的却是伊山近喷火的双眼。

    在精液射出之后,伊山近突然感觉到身上有了些力气,像是桎梏除去,可以站起来活动了。

    他流着屈辱的泪水,怒视着强喝精液的太子殿下,虽然很想逼他把吃的东西吐出来,可是这样就能抹去自己所受羞辱蹂躏吗?

    『我、我一定要干他祖母,把皇太后干得死去活来,作为对他淫邪行为的惩罚!』伊山近怒视着他,心中狂乱想道:『还有他老母也不能放过,就算她对我再好,她儿子做了这种事,也只有肉债肉偿!』

    「小心!」赵湘庐突然失声惊呼,手中灵力珠射出,将一只趁隙偷袭的小妖精打落地上,这才没有让它咬住伊山近在空中晃动的鸡鸡。

    伊山近低头看着沾满口水的肉棒,不由得惊呆,害怕地想道:叼被太子咬了,还不过是留些牙印;要是被妖精咬了,只怕就留下残根了!』

    赵湘庐也凝眸注视着遍布齿痕的肉棒,想起刚才自己羞怒中下口毫不留情,不由得羞愧难耐,立即回头对付扑上来的小妖精,再不敢看他还有他的鸡鸡。

    另一边的岛上,一丝不挂的美丽公主惊叫着抱紧当午,吓得哭泣流泪,幸好那些小妖精都扑不进当午身週三步,才能勉强保住她们不被攻击。

    湘云公主哭泣了一会儿,惊魂稍定,慾火又升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地抱住怀中清丽女孩,光滑胴体在她身上剧烈摩擦,重新享受起了性爱的欢乐。

    在这生死一发的关键时刻,被慾望控制的高贵公主抱紧自己的救命恩人,强行用她的身体来满足淫慾,柔嫩乳房在她酥胸上研磨,哼哼唧哪地娇吟着,陷入了迷乱的快感之中。

    伊山近望着她们,默默嚥下伤心的口水,弯腰捡起一根龙鬚针,好奇地看着它。

    一股青气从他的指尖流出,渗入针里,那针飘浮起来,悬停在他的眼前。

    伊山近惊讶地瞪住龙鬚针,想不到自己竟然真的能操控这件法宝。刚才不过偶发奇想,用意念试图控制法宝,谁知道它真的飘了起来。

    那青气本是神禾赐予他的,在这无法使用法宝的凌乱野,以此青气操控法宝竟然有此奇效,令他震惊欣喜。

    他努力收敛心神,控制龙鬚针飞上天空,来回穿梭,虽然开始时不太熟练,但在青气的帮助下,操控得越来越完美。

    在他前方,太子已经频频遇险,被小妖精强力刺破灵力护罩,一头撞进来,从他身边划过,落到地上,化为针形。

    虽然还没有伤到她,却险象环生,而且护罩受到痛击,对她身体的震动也很大,一下下地震动传来,让她几乎伤重吐血。

    她本来就是受伤之躯,灵力不是。又饿了许久,虽然吃了精液大餐,对身体的补养一时还没有到位,玉体酸软,渐渐支持不住。

    『真的要死了吗?』赵湘庐绝望地想着,眼前掠过一幕幕往事,都是从前经历过与亲人的相众离别,甜蜜悲伤,尽在一掠之中。

    突然间,伊山近的面容闯进她的心里,想到自己在临死之前竟然吃了男人的精液,回忆着强行吮吸这小小男孩肉棒的一幕,让她羞惭得泪水都快流了出来。

    「在死前和他有一段缘分,难道是天意如此?」她绝望地扭过头,缠绵苦涩的目光看向伊山近,那俊美面庞上的欣喜笑容,深印在她的心头。

    「小心!」远处缠绵在当午身上的湘云公主突然尖叫起来,因为她关心皇兄和伊山近,所以一直在盯着这边。

    赵湘庐立即回头,却看到三只小妖精嘶叫着冲破护罩,一齐向她射来。

    她抬手射出灵力珠,却只打飞了两只,剩下一只笔直射向酥胸玉乳,张开利口,似要将她穿胸而过。

    「要死了吗?』赵湘庐心神霎时平静下来,镇定地看着这只狞恶小妖,知道自己已经不及发出灵力珠,现在是难逃一劫了。

    许多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她的眼前,除了亲人之外,就只剩下伊由近那微笑着的、可恶又可爱的脸庞。

    赵湘庐闭上美目,苦涩地品嚐着口中残留的男孩精液味道,长长的睫毛下滚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嗤的一声响起,想像中的痛楚却没有传来,赵湘庐惊讶地睁开眼睛,却看到那小妖精已经扑落地面,化为龙鬚针,正刺在自己玉是前面,深入岩石半寸。

    一道弧光在空中掠过,重重刺在另一只小妖精胸前,将它刺透,惨叫着摔倒在地,不一会就化为针形。

    伊山近兴高采烈操纵着龙鬚针在空中穿梭来去,刺透一只只小妖精胸膛,让它们纷纷跌落下来。

    赤红熔岩之中还有更多小妖精冲上来,奋不顾身地射向他们,来势汹汹,让伊山近脸色也有些发白。

    太子已经瘫倒在地上,浑身酸软,彷彿是脱力了一般。可是为了保住性命,还是努力撑起护罩,帮助他抵挡攻击。

    伊山近咬牙刺透一只射来的小妖怪,趁着它还没有落地,伸手抓住,在掌心中化为针形。

    一缕青气从掌心透出,涌入针内,伊山近心念一动,这针也飞起来,歪歪斜斜地向小妖怪们射去。

    同时控制两根针,难度高了不只数倍。看着一只只小妖怪飞射过来,伊山近心中大惊,也顾不得精妙控制,心中狂思乱想,指挥两根龙鬚针漫天狂舞,在自己面前飞速来去,舞得风雨不透。

    一只只纵身跃来的小妖精被龙鬚针刺中,惨叫着跌落地面。侥倖有几只躲过龙鬚针,穿入灵力护罩,也被太子射出光球打落,两人联手,勉强抵挡住了这如潮进攻。

    赵湘庐这一段时间勉强用灵力压制慾望,免得做出不该做的下贱行为。可是随着战斗延长,体内灵力越来越少,渐渐无法忍受,跪坐在地上,看着伊山近身体赤裸,软绵绵的肉棒在眼前晃来晃去,不由得美目中泛起桃红,在射出三颗光球打飞小妖怪时,终于忍不住将美丽容颜贴上男孩胯间,张开朱唇,狠狠一口将肉棒咬到了口中!

    「嗷!」伊山近放声惨叫,一时以为自己被小妖怪咬中,从此只能进宫生活了。

    可是一低头,骇然发现是皇宫的主人咬住自己鸡鸡.不由得大怒:「这幺贪吃啊你!已经请你吃一顿了,你还想怎幺样,吃我一辈子吗?」

    美丽少女羞得眼泪狂流,可是拗不过慾望,还是伸出颤抖玉手抓住睪丸,樱口狂吮肉棒,弄得它迅速硬了起来。

    伊山近也流着屈辱的泪水,虽然肉棒在太子温暖湿润的口腔很爽很舒服,可是心理上的压力让他不能尽情享受被狂舔的畅美快感。

    为了抵御妖怪保住二人的性命,他只能拚命操控龙鬚针刺杀妖物,在心神俱震之下,操控能力居然大涨,双针如风驰电掣般在空中穿行,一针针地刺透小妖怪的身体,让它们跌落地上,化为更多的龙鬚针。

    远处的同人木巨大树躯一下下地颤抖,终于扑倒在地上,吐着树汁惨嚎道:「不行了,都给我回来!」

    它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却知道自己的法宝不停地遭受重创,对它妖力也有很大损害。随着心念传去,与它心灵相通的无数小妖怪突然停止攻击,转头向着熔岩中跳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了蹤影。

    伊山近呆呆地看着它们逃走,总算鬆了一口气,低头看着太子还在强吮肉棒,羞怒地抓住镶嵌明珠的束髮金冠,强行将肉棒从紧窄湿润口腔中拔出来,屈辱地尖叫道:「不许偷吃!

    他抹了一把眼泪,看看远处的湘云公主,悲愤想道:『原来还只有一个要吃东西,现在兄妹俩都上了,让我怎幺半啊!』

    可是现在同岛共济,他也暂时不能计较,只好咬牙收拾起龙鬚针,把它们收到包裹里面,想着弄到了上百根针形法宝,也算有失有得。

    尤其是将来若是操控能力上升,一百多根龙鬚针同时攻击敌人,威力一定很大,想到这里,心情渐好,失精的羞辱也不那幺难以忍受了。

    赵湘庐跌倒在地上,羞辱的泪水奔涌流淌,束髮金冠被伊山近失手扯下,满头青丝散落下来,与泪水混杂,沾满她凄楚羞惭的美丽面庞。

    伊山近倒在地上,用力喘息,许久之后才缓过气来,心情却极为沉重,目光落向不远处的太子殿下,看着那张带着奇异美感的清丽面庞,却见赵湘庐也抬起头来,如水明眸与他对视,害得他心中一跳,立即转过头去。

    岛上的气氛极为尴尬,两人默然无语,直到地面符文又再闪耀出灿烂光芒,跳跃着涌向他们的身体。

    那是巨妖同人木不愿承受失败,命令翼猿们一起念动邪咒,驱使法阵符文攻击乌云笼罩下的四人。

    「给我加把劲!」同人木仰天狂呼:「我要让他们在里面情慾大发,精尽人亡而死!穿上守贞裤不能干那事,就让他们活活干死熬死!」

    赤红符文突然从地面涌起,当午那边还好一些,符文无法进入她身周的圈子,而另一个小岛上的两人却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

    伊山近与赵湘庐刚刚与小妖大战一场,几乎灵力透支,现在猝不及防,被大量符文涌入身体,都吃惊不小。

    伊山近呆了一阵,乾笑道:「虱子多了不怕咬,反正原来也都有过这种事,再多些也没什幺!」

    虽然是这幺说,他心里却不停的打鼓,不知道这一回又要出什幺事。

    很快,他就知道了。

    无数涌人体内的符文与原有的符文结合在一起,破除了上次符语的效果,组成了一条新的符语——狂乱!

    而太子体内的符语效果也被削弱,新的符语泛起,压制住了原来的符语——虚弱!

    赵湘庐无力地坐在地上,感觉身体越来越软,看着伊山近的目光,玉体更是软得发颤。

    而伊山近的眼睛越来越红,眼中的美丽太子渐渐幻化,变成了少女太后的模样。

    「太后!」神智渐渐狂乱的伊山近扑过去,一把抱住第一公主的温软娇躯,颤声叫道:「我好难受,快受不住了!」

    太子与太后原本只差一个字,而且相貌也相似,伊山近已经忽略她们之间微小的差别,只把骄傲美丽的第一公主当成太后,嘶声叫道:「来吧太后,帮我舔一舔!」

    他的肉棒早就翘起,硬邦邦的显示着慾火的旺盛,站起身来将肉棒狠塞到温软樱唇中去,龟头顶开柔滑香舌,一直挺向娇嫩咽喉。

    当朝第一公主惊愕地瞪大美目,羞辱不堪,可是身体软弱得不能动弹,甚至连吐出肉棒都做不到。

    远处的湘云公主已经悲愤地尖叫起来:「小文子,你做什幺!你怎幺敢这幺对我皇兄!」

    她急促地娇喘着,眼中流出了悲愤嫉妒的泪水:「那是我的,不能再给皇兄吃了!」

    可是伊山近充耳不闻,硕大龟头顶开娇嫩软肉,深插入冷傲公主嫩喉之中,大力抽插,干得她直翻白眼,噁心欲呕,心中痛苦不堪。

    她的妹妹和她一样痛苦,扑倒在岩石上,粉拳悲愤地捶打地面,放声大哭:「小厨子,你不知道我真的非常非常饿吗?给我吃一点吧,一点点就好……呜呜呜……」

    可是熔岩依然炽热,就算她饥火攻心,还是不敢冲过去,龙口夺食。

    太子虽然衣衫不整,把龙袍丢在一边,但将来要做皇帝的,也可算是真龙天子了。

    粗硬肉棒在真龙公主喉间狂插,干得她猛翻白眼,就在快要晕去时,伊山近终于大发慈悲,将肉棒从温暖湿润的口腔中拔出来,

    耳边听着剧烈的咳嗽声,看着眼前美人泪珠滚滚的迷离美态,伊山近心中狂乱,恍惚将眼前的太子当成了温婉皇后,青丝飘散的凄美模样更增添了他的慾望。

    「皇后娘娘,你可知道我一直喜欢你啊!」伊山近抱住太子的温软胴体,喃喃诉说着,让流泪狂咳的赵湘庐羞愤至极,大怒想道:『这混蛋色鬼欺负了我和湘云,还想佔我母后的便宜?』

    伊山近的手伸了下去,用力捏揉着酥胸,让被紧紧裹住的乳房感觉到奇妙的刺激快感。

    「不、不要!」赵湘庐奋力反击,凭藉着最后一丝理智和力量,阻挡着他想伸入自己怀中的魔手,死也不肯让他发现自己女扮男装的秘密。

    这秘密比天还大,一旦公开,不知天下会陷入怎幺样的激烈动荡的局势之中,又有多少人因而人头落地。

    伊山近倒也不强求,他的目标是梦中美人的下身,上次在浴池中近距离看过温皇后的洁白玉体,而且在美人出浴时,还隐身跪在她的胯间仔细欣赏过完美蜜穴,现在想起来颇为怀念。

    「那是生出过太子和湘云公主的地方啊……」他喃喃轻语着,双手伸到下面,奋力撕扯怀中美人的下体衣衫。

    美丽的太子吓得魂飞魄散,偏又无力反抗,只能屈辱绝望地看着这小男孩,可是过了好久,臀部还没有感觉到凉意,低头一看,不由得大为惊喜,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巨妖射出的法宝「守贞裤」牢牢贴在她的身上,将丝绸长裤箍住,无法扯脱。

    这是同一件法宝的第三个分身,前两个被当午挡住、伊山近收伏,这一件力量虽然不如前两件那幺强,但锁住前阴还是能做到的。

    可是伊山近已经陷入狂乱,慾火爆发,情慾如狂,咬牙扑在她的下体又撕又咬,终于嗤的一声将长裤撕裂,露出了雪白修长的美腿。

    他胡乱扯动着,将丝绸长裤撕得粉碎,一双绝美玉腿暴露出来,伊山近扑上去狂吻乱咬,让雪白娇嫩的大腿上沾满口水,甚至布满深深的齿痕。

    「啊!」赵湘庐颤抖娇喘,感觉到他一口咬在大腿内侧,痛爽难忍,处女蜜道中也忍不住溢出蜜汁,染在内裤上面。

    伊山近喘息着扑上去抱住她温软玉体,在她雪白俏脸上狂吻,粗大肉棒顶在下体处,一下一下地猛挺,重重地撞击着嫩穴。

    「嗯啊……」赵湘庐玉体更加酥软,感觉龟头隔衣撞击嫩穴,蜜道中酥痒得无法忍受。

    可是伊山近更没法忍受这幺久都插不进去,急得他快要哭出来,抱起雪白修长美腿架在自己肩上,腰部猛烈前挺,狠狠一棍戮中菊花部位。

    一滴精液从马眼中涌出,染在邪异法宝后部,青气涌去,让守贞宝裤后半部分突然现出一条裂缝,并迅速扩大,将整个玉臀都露了出来。

    伊山近大喜过望,趴下身去,颤声叫道:「皇后娘娘,你这里终于开了!」

    可是法宝无情,依然牢牢封住嫩穴部位,紧贴身上,死也不肯鬆开。

    后部的裂缝倒是很长,并向两边扩散,雪白柔滑玉臀摸在手中,娇嫩滑腻,手感极好。

    他的手指轻触菊花,鼻尖几乎顶到上面,弄得冷傲公主热泪奔流,羞耻欲死。

    伊山近爬起来拥住她的娇躯,看着那张与皇家美女极为酷肖的美丽面庞,喃喃道:「太后,我插你后面可不可以?」

    这其实不需要回答,因为他已经挺起肉棒顶在美臀中间,龟头已经贴上了当朝第一公主的美妙菊花。

    「不、不要!」美丽公主扭动娇躯,嘶声尖叫,吓得头髮都快要竖起来了。

    「你说好,是吗?公主殿下!」伊山近迷迷糊糊地笑着说道:「好吧,那就如你所愿,湘云公主!一

    粗大肉棒顶在菊花上,伊山近奋力将美丽少女的赤裸美腿在自己肩上架得更高一些,双手抓紧对方柔软的胸部,嘶声尖叫道:「皇后,我来了!」

    龟头兇猛地向前突进,冲入紧窄的圆洞,将娇嫩的菊花撕裂,鲜血嗤地喷射出来,洒在雪白臀肉上面。

    「啊啊啊啊!」赵湘庐拚命扭动着修长玉体,痛得死去活来,嘶声惨叫着,美丽双眸中涌出灼热泪水,顺着玉颊滚滚滑落。

    她心中痛苦万分,想不到自己保持十七年的贞洁玉体被一个这幺小的男孩强行淫污,虽然处女膜尚在,但一个被干过后庭菊花的太子,又有什幺脸面登上皇位,君临天下?

    与心灵痛苦相件的是身体上的痛苦。粗大肉棒插入菊道,将嫩菊撕裂出很大的伤口,而且硕大龟头插在她后庭中导致的满胀不适感,让她无法承受。

    伊山近却是爽得发抖,感觉到嫩菊紧紧地箍住肉棒,而且还在抽搐收缩,简直像要把肉棒勒断一样,爽透心尖。

    他喘息了一会儿,挺腰奋力向里面插去,低头看着青丝散乱的美丽容颜,柔声道:「湘云公主,喜欢我干你吗?」

    「喜欢,喜欢!」另一处小岛上的湘云公主耳尖听到,捶地大哭:「我很喜欢你干我,可是你现在干错人了!」

    伊山近充耳不闻,只是抱住怀中美丽少女,肉棒一点点地向紧窄菊道里面艰难推进,口中喃喃低语,时而把她当成了她母亲,时而当成了她妹妹或祖母。

    这样的痛苦折磨简直如地狱酷刑一般,赵湘庐感受着粗大肉棒渐渐挺进,一点点撕裂菊道的痛苦,让她泪流满面,痛不欲生。

    「香雨!」伊山近突然狠狠一击,将肉棒插到最深处,仰天大吼,将自己对香雨师姊的思念尽付于这一炮狂轰之中。

    「呃啊!」冷漠公主嘶声惨嚎,听到他在叫自己最小的妹妹名字,心灵遭受重击,再加土后庭的重击,再也不能保持皇家优雅仪态,忘形惨叫起来。

    整根肉棒都插进了紧窄至极的菊道里面,被牢牢地箍住勒紧,高贵菊道与男孩肉棒紧贴在一起,菊花鲜血奔涌流淌,染遍玉臀和睪丸。

    雪白柔嫩的玉臀上鲜血浸染,看上去极为凄美壮烈。

    粗大肉棒深插在菊花中,紧窄菊道被撑得极大,太子痛得浑身抽搐,几乎要被这幺大一根肉棒活活胀死了。

    高傲美丽的公主被小小男孩按在地上狠干,粗大肉棒大肆在菊道里面抽插,剧烈摩擦着菊道肠壁,让两人一个快要爽死,一个快要痛死。

    而在另外一边,她的妹妹趴在地上捶地大哭,简直快要哭死。

    微闭美目的当午,以强大灵力支持乌云保护着所有人,长长睫毛下也流淌着清澈泪珠,脸上肌肉抽搐颤抖,虽然心情複杂,却还是几乎要被这世间至为滑稽之事活活笑死!

    粗大肉棒快速在菊道中抽插,摩擦得越来越剧烈,速度越来越快,伊山近抱住修长羞丽的玉体狂干许久,被紧窄的染血菊道勒得爽美,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慾望,低吼一声,达到了快乐的高潮。

    肉棒深深插入到菊道深处,狂烈跳动,将大量滚烫精液直接射到玉体最深处。

    噗噗噗的喷射声虽然是在身体内部,却彷彿传到了赵湘庐的耳中,让羞丽公主痛苦绝望,瞪大迷茫美目,呃呃地低叫着,感受着精液喷射到肠道内壁上的灼热触感,几乎要伤心得晕过去。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