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次超级艳遇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一个SOHO族,同住的朋友常羡慕我工作的轻鬆不受拘束,事实上,每天要埋首在一堆外文文件里死命的翻译,偶尔花费超过预算,还得写些文章赚赚微薄的稿费。
    精确的说,我只是一个不用打卡的上班族。
    由于工作场所就是我的小窝,因此与外界接触的机会少了许多,尤其是异性,大多是透过网上聊天室跟一群从弘俱面,纯靠我自己幻想的女性交谈。
    二个多月前和女友分手后,无处纾解的慾望更悄悄的累积...
    某週末,我和室友小松,他是我大学的死党,照例守在电视萤幕前,喝着啤酒配披萨,热血沸腾的看着美国职棒。
    他女友佩臻洗完澡后,穿着一件轻薄白上衣和小短裤也到客厅来,靠在小松身旁用大浴巾擦着她未乾的长髮。
    当时专注在铃木一朗与强投对决的我,哪有胡思乱想的念头,一心只盼望水手队能击垮来犯的强敌。
    可惜最终事与愿违,败在洋基队神话般的终结者手里...
    回到房里连上internet,翻阅着一篇又一篇的色情小说,搜寻一幅接一幅令人血脉喷张的春宫图。
    妙龄少女一丝不挂的展露她们雪白粉嫩的青春胴体,风韵成熟的浪女则极尽风骚的摆弄着各种男女交欢的姿势,看的我慾念渐增,跨下的阳具也逐渐坚挺。
    我拿出抽屉里的色情光碟,準备靠万能的双手发洩这暴涨的淫慾。
    自从和女友分手后,这已成为我唯一的管道。
    我手掌涂满润滑液,握住粗壮的阴茎剧烈的上下抽动着,盯着萤幕里男女激情的交合,耳机里不断传来女性蚀骨销魂的浪淫,我闭上双眼,以前和女友做爱的激情画面便不断浮现。
    但突然间佩臻美丽的脸孔划过脑海,我霎时停住了手里的抽动。
    我怎会对她产生幻想呢?我带着疑惑回想着佩臻平日迷人的倩影,一头乌黑亮丽的长髮,雪白的肌肤,丰满诱人的双峰,细柳般的小蛮腰,浑圆的臀部,修长光滑的玉腿...我反覆的幻想,不知不觉坚挺的阴茎又在掌中抽动。
    突然我心念一转,不知道小松和佩臻现在在做啥?我穿好短裤,蹑手蹑脚的走到他们房门外,门缝里不见任何光线,难道睡了?我附耳在门板上,传来的隐约竟是佩臻欢愉的呻吟!
    我禁不住佩臻那销魂的叫床声,耳朵紧紧的贴住房门,想着小松以他壮硕的身躯压着柔弱的佩臻,正狂野粗暴的侵犯蹂躏着。
    我开始自慰,幻想佩臻身上的人是我。
    我拉开她光滑的双腿,昂扬的阴茎抵住湿淋淋的娇嫩蜜穴,双手粗暴的揉捏她丰满白嫩的乳房,嘴里则品嚐着她香滑的小舌。
    然后蛮腰一挺,粗大坚挺的阴茎豪不容情的插入了紧缩的小穴,毫不怜香惜玉的进出她神秘的私处。佩臻不断发出欢愉的娇喘,她紧咬着下脣,想抑制自己过于浪蕩的呻吟。
    我望着她娇羞泛红的脸蛋,就像狂野的淫兽望着待宰的羔羊。
    佩臻弯起双腿环绕在我腰间,双臂无力的勾搭在我肩上,于是我鼓动粗大的阴茎贪婪的攫取少女的蜜汁...然后在自己的幻想和佩臻真实的呻吟里,手中的阳具激射出浓浓的精液...
    有了这次的经验,平日便对佩臻举手投足间便更加的注意。
    有时会趁着她弯腰时,偷瞄领口里露出的那对丰满的乳房,或是从背后欣赏她又圆又翘的双臀。而后每到慾望冲动时,佩臻便成了我幻想的对象。
    我偶尔会在夜晚熄灯后,跑到他们房外偷听是否又在做爱。
    但渐渐的,我对于从门板上偷听佩臻媚惑的娇喘呻吟已失去兴趣。要是能偷看到就更好了,我心想。
    网路上不是常有偷拍宾馆做爱或车床族野地寻欢的影片吗?我转念一想,偷开房门偷窥他俩做爱是不可能的了,色慾一起真的是难以控制,我急忙上网搜寻各种针孔摄影,偷拍器材的资料,然后在专卖店买了一套。
    刷卡时虽然心痛,但一想到可以偷窥到佩臻诱人的胴体和火辣辣的激情,嘴角忍不住泛起微笑。
    夜晚我窝在自己房里,心里只能惊叹科技的伟大!佩臻穿着丝质薄薄的连身睡衣坐在化妆台前,梳理她乌黑的秀髮,髮丝半乾半湿让她原本美丽的脸庞更显动人。
    光着上身的小松朝她走了过来,双手搭住佩臻香肩,弯下腰半挑逗的亲吻她嫩白的脸颊。
    「甄..你好美唷..」小松边吻边说。
    「你又想做什幺..」佩臻笑问着。
    「做那个呀..看到你这幺美,我就忍不住想要嘛..」小松双手开始不规矩的抚摸佩臻光滑的小手臂。
    「不要啦..人家刚洗完澡..等等又满身都是汗..」佩臻轻轻推开小松滑向自己乳房的手掌。
    「好啦..流汗等等我们在一起洗嘛..」小松不等佩臻回答,深吻着她的樱桃小嘴,不让她说不。
    只见佩臻回头,四脣相贴,双舌交缠。
    两人边吻边移到床上。
    佩臻躺着,两手勾在小松脖子上。
    小松嘴里嚐着佩臻递过来的香软小舌,一手伸到背后着她,一手则从她腹部滑上了丰满的乳房。
    小松的亲吻,从小嘴往下到佩臻的玉颈,手指拉下香肩上的衣带,将睡衣往下褪去。
    佩臻雪白浑圆的双乳弹出,右乳被小松贪婪的吸吮着,左乳则落入小鬆手里被搓揉着。
    小松熟练的用舌头吸舔她鲜嫩的乳头,右手也慢慢从睡衣里滑向她诱人的私处,隔着内裤探索起佩臻娇嫩的蜜穴。
    佩臻在多方挑逗下开始发出微微的低吟。
    小松听见她喘息声渐大,内裤也被流出的蜜汁濡湿了,便脱下佩臻所有的衣物,分开她双腿,将头埋进她双腿间。
    他用舌头舔弄着阴脣,蜜汁不断从小穴里流出,只见佩臻用双手轻推他的头,原本的低吟渐渐化为欢悦的呻吟。
    「给我..嗯..我不行了..」佩臻娇媚的求着。
    小松脱下短裤,提起粗壮的阴茎抵在佩臻蜜穴口摩动,腰一挺便将阴茎整支插入花心里。
    伴随着佩臻的娇喘浪淫,阴茎更加使劲的摩擦她温暖的阴道。
    一阵剧烈的抽插后,小松抱起佩臻,双手拖住她的丰臀。
    只见佩臻柳腰轻摆,扭动丰臀吞没小松的阴茎,雪白的双乳不停的上下晃动...针孔另一端的我早已受不了香豔刺激的画面,在房里自慰了起来。然后在他们达到高潮之后,我闭上双眼,想着佩臻淫蕩的呻吟和胴体,几下也达到了高潮...
    往后的日子,我的慾望便发洩在一幕幕火辣辣的激情中。
    偶尔我心里想着,这样的窥视绝非身为好友的行径,告诫自己不可再犯。
    我也曾兴起拆掉针孔的念头,但每当我想起佩臻姣好的身材,美丽的脸孔和充满情慾的呻吟,便纵容自己一次次的慾望,于是故事一再重演...
    终于,不断放纵的情慾铸下错误。
    那三天,小松到南部接洽一笔重要生意。
    一开始,因为小松不在,自然也就看不到她俩亲热的画面,我只能在佩臻换衣时欣赏她诱人的胴体。
    第二晚,我在客厅无聊的转着选台器,出现的是一对男女交媾的的画面。男子马达般的摆动臀部,阳具快速的抽插着蜜穴,女子娇柔的躺在床上任他纵慾,阵阵的浪淫环绕在两人的肉慾里...我眼睛望着画面中纵慾的男女,耳边却传来浴室里的流水声。
    佩臻在洗澡?我问自己。
    我起身走向浴室,门板上通风的小小百叶窗根本无法看见浴室里的春色。
    我只能倾耳细听,幻想自己是流水滑过她每一吋细緻柔嫩的肌肤...
    水声忽然停止,我赶紧回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着电视。
    不一会,佩臻輓着长髮,身上只裹着白色的大浴巾走回房里。
    我悄声的躲回我房里透过针孔欣赏佩臻曲线玲珑的胴体,只见她拿出乳液从雪白的双腿擦起。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双纤纤玉手,再雪白修长的双腿来回涂抹乳液,然后她褪去身上仅有的浴巾,丰满浑圆的双乳便在胸前晃动。
    她小手里沾满乳液轻柔的滑过自己的双峰,由下而上温柔的按摩着。
    这样的乳房一定光滑细嫩,我心想,如果能捧在手里进情的吸吮着步知该有多痛快!
    她跪立在床上,小手从平坦的小腹滑向圆挺的双臀,冲动让我差点夺门而出,闯进她房里。
    我欣赏着裸身的佩臻,开始自慰,没多久精液便喷满了我双手。
    佩臻擦完乳液不一会,便往客厅去了。
    我也往浴室去洗澡,顺便藉冷水浇熄满腔的慾火。
    却没想到错误的开始就在我踏进浴室的第一步。
    我脱下衣服往篮子里一扔,却发现佩臻刚刚换下的胸罩和内裤就在另一个篮子里。
    平时她和小松的衣服放一起我也没特别注意,今天只剩下她的衣裤。
    我捧着蕾丝的胸罩,想像胸罩内饱满的乳房在手里晃动,拿起薄薄的小内裤,幻想那小小的三角布料里包覆的神秘私处。
    好一会,才放下属于佩臻最私密的贴身衣物,匆匆的洗完澡。
    我不捨的再次拿起小内裤,癡癡的幻想。
    慾望不断增强,我变态似的嗅了嗅内裤,隐约散发的气味被我幻想成佩臻小穴的气息。
    我似乎能看见佩臻私密的小穴就在我眼前,慾望再也控制不住...
    我走向客厅,佩臻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看着日剧。
    我的眼光目不转睛的上下打量着那足以诱人犯罪的胴体,事实上,我将要犯罪!我向她走近,挨着她身子坐下,在她毫无防备下吻了她。
    「小邦!你做什幺...」她有点错愕的问。伸手要推开我。我没有回答,只是压住她柔弱的小手,继续索吻。
    「不要这样,小邦!不行这样...」她低头闪避着。
    「好嘛..佩臻..我也好喜欢你..我亲一下就好嘛..」边说边吻向她丰满的双峰。
    她把身子不断的往后缩,不让我碰触她的乳房。
    我软硬兼施的吻上了她的小嘴,她紧闭着双脣不让我舌头进入,早被淫慾淹没的我,伸手掐住了她的丰乳使劲一捏,她低吟一声小嘴微开,我舌头便趁势伸入嘴里。
    然后她身体渐渐停止了扭动,双手也不再使力,香舌慢慢的缠绕到我嘴里。
    我品嚐着嘴里香滑的小舌,手掌缓慢的滑到她饱满的双乳。
    「嗯..不行..」她伸手轻推我手臂,却没将它推开。
    我手掌握住了丰满的乳房轻轻的揉捏,佩臻便挺了一下柳腰,小嘴里轻哼一声。
    我放开胆子,把手伸进衣内抚摸,乳房光滑柔嫩的细緻触感像电击般刺激我的神经。
    我亲吻她脸庞每一吋肌肤,轻舔着她的耳根。
    我听见她喘息声渐重,双脣由她玉颈吻到胸前,我拉起她的上衣,撩开她胸前的小可爱,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蹦在眼前。
    我双手握住丰乳,放肆的吸吮双峰上樱桃般鲜嫩的乳头。
    手掌如获至宝的紧紧握住乳房不断揉捏,我舔着,吸着,轻咬着乳头,佩臻忍不住刺激,发出娇羞的呻吟。
    「嗯..快停手..小邦..我们不能再继续了..嗯..快停手..」
    「好嘛..佩臻..一次就好..好不好..给我嘛..佩臻..」
    我连哄带骗的请求着,她没再说话,只是娇喘着。
    我伸手抚摸她大腿,再抚摸到腰际,然后滑到背后从短裤里轻抚着她的股沟末端。
    她挺起柳腰,臀部离开了沙发一点,我手掌顺势滑入她的双臀,薄薄的内裤已被汗水濡湿,我知道她也情慾高涨了。
    抽出抚摸臀部的手掌,我用手指再她大腿内侧来回的滑动,佩臻不断蠕动双腿想要摆脱。
    我将再她乳房上肆虐的双脣移往平坦的小腹,两手褪去短裤,露出她诱人的小内裤,少少的布料藏不住佩臻诱人的春色。
    我慢慢从小腹往下亲吻,伸出手指隔着内裤挑逗两片肥嫩的阴脣。
    「嗯..嗯..」佩臻的呻吟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娇媚。
    我拉下掩藏佩臻神秘私处的小内裤,把头埋进她双腿,恣意的品嚐这鲜嫩的鲍鱼。
    「嗯...」佩臻在刺激下夹紧双腿,我伸手将她双腿往上分开,将舌头探进了蜜穴舔着蜜汁。
    佩臻的无力抵抗,只得不断摆动小蛮腰来减轻蜜穴传来的刺激。
    我要她,但我要她自己求我。
    我再次吸吮起她又白又嫩的乳房,中指探入温暖的蜜穴里抠弄,四指爱抚她湿润泛红的阴脣。
    「啊..嗯..嗯..给我..快..」佩臻终于承受不了如此的挑逗
    「小邦..我受不了了..快来..嗯..」我脱下衣裤,面对佩臻如此娇媚的胴体阴茎早已坚挺无比。
    我坐在沙发上,佩臻立刻握住我粗大的阴茎对準自己湿润的蜜穴,雪白的双臀便缓缓的将阴茎吞没。
    「喔..」插入的瞬间佩臻一声浪淫,我感到阴茎被温暖的蜜穴紧紧包覆,快感直冲脑门。
    我一手抚摸佩臻光滑的背脊,一手在她双臀抚摸刺激,我把整个脸埋进她丰满嫩白的双乳,跨下坚挺的阴茎则迎合她的扭动抽插着小穴。
    佩臻把头靠在我肩上,销魂的呻吟就在我耳边。
    「嗯.嗯.嗯..喔..嗯.噫.....」她舞动水蛇腰,两片丰臀间吞吐着粗大的阴茎
    「喔..佩臻..你好棒..小穴好紧喔..」我不自禁的讚美着。
    佩臻欢愉的娇吟,柳腰摆动得更加剧烈。
    我将她平放在沙发上,抬起她修长的双腿压在她胸前。
    阴茎不断侵犯她满是蜜汁的小穴,像只兇猛的野兽蹂躏着柔弱的羔羊。
    「嗯.喔..好舒服..小邦..这样好舒服..喔...」佩臻的呻吟环绕在客厅里。
    我提起蛮腰鼓动臀部,将坚挺的阴茎快速的往她小穴里抽动。
    「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喔.好舒服..」佩臻咬着下嘴脣不住的娇吟。
    「不行,忍住..要等我一起去..」「不行了...嗯啊.啊.啊...」佩臻高声的呻吟,然后一股热烫的阴精便喷洒在我龟头上。
    但我不久前才盯着佩臻裸露的胴体自慰过,这次可没这幺快射精。
    我抱起佩臻让她跪趴在沙发上,双手按着她的细腰,她又圆又翘的雪白丰臀就像蜜桃般的挺在我眼前。
    我握住依然坚挺的阴茎,将他笔直的插入双臀中。
    「喔....」佩臻毫不掩饰痛快感受激烈的呻吟
    「啊..嗯啊...慢一点..喔...」我眼见着自己雄伟的阳具进进出出于佩臻粉嫩的双臀,佔领她的兽性大发,脑海里除了她娇媚的浪吟,便只有龟头和阴茎传回的销魂快感。
    我想征服她,让她娇弱的胴体臣服在我雄伟坚挺的阳具之下。
    我激烈的撞击她蜜穴深处的花心,她身体往前想逃离我粗暴的侵犯。
    我双手伸前握住她两颗晃动的丰乳往后拉,然后阴茎深深的插入她娇嫩无助的蜜穴,惩罚她想脱逃的念头。
    「啊..啊.嗯啊...轻点..慢一点..喔....」她哀求的呻吟只加深我内心的兽性。
    「舒不舒服啊...」我暴涨的阴茎猛烈的抽差她紧缩的蜜穴
    「嗯..喔..好棒...我快死了..嗯啊....」佩臻已无力抵挡我排山倒海的持久攻势,娇弱的身子瘫在沙发上。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