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仇必报系列之六、喜雀犯桃花1-5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内容简介:
    她可是响噹噹、家喻户晓的凡间月老
    只要她一出马,没有谈不成的亲事或姻缘  
    唯独这个难搞又好色的王爷硬是给她出了难题──
    要她找「出得厅堂、入得灶房、上床像蕩妇」的姑娘!
    该死的色胚,他以为她是专门介绍花娘的老鸨吗?
    不过她绝不会认输,让他砸了她「喜娘馆」的招牌!
    为了搞定他的「择偶条件」,她不惜出卖自己的大姊
    眼看这两人「相谈甚欢」,她正开心又能赚到一笔媒人钱
    却突然听见他疑似失恋,每天都在「借酒浇愁」……
    欸,他被大姊「拒绝」又不是她的错
    他干嘛硬要她负责,还把她「软禁」在王府?!
    不过也因为这样的「朝夕相处」,她才渐渐了解
    为什幺他的王妃之位会悬空多年
    害她忍不住「监守自盗」,自己递补了这个缺……

    楔子

    喜娘馆。

    简单又明了的三个金字就写在扁额上,高高挂在朱红色的大门上头,是凤天城最大、最耀眼的招牌。

    这喜娘馆的主子来头可不小,当然她的年纪也很小。

    主子是上官府的七姑娘上官小雀,今年才刚满十七岁,不但长相标緻可爱,个性活泼且八面玲珑。

    她个头属于娇小纤细,有一张圆圆的脸庞,笑起来有一对小虎牙,脸颊上还会露出甜甜的小梨窝。

    逢人总会说出甜腻腻的话语,说得一口吉祥话。

    别看她年纪小,在短短的半年之内,她促成无数的好姻缘,不管是待嫁闺中的姑娘,娶不到妻子的王老五,还是想要寻得第二春的寡妇、鳏夫,只要找上她,人生统统都会有希望。

    人如其名,上官小雀一踏出喜娘馆,便有佳事传千里。

    因此,喜娘馆每天几乎户限为穿,都快要踏扁馆子的门槛了,生意也接到她手软。

    不过,她还是乐此不疲,天天东奔西跑,非得让天下的情侣终成眷属,结为连理。

    甚至只要她一出马,没有谈不成的亲事或姻缘。

    还有不少的姑娘家都曾偷偷与她私会相谈,吐露心中藏了己久的情事,希望她能帮自己搭起爱的桥樑。

    而最近生意接到手软,上官小雀也开始挖角经验老到的媒人婆,来为她的喜娘馆分担一些重担。

    开馆没多久,她已成为家喻户晓的凡间月老,俨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只要身边缺一个伴儿的单身者,找上她準没错。

    因为获得众人的好评,在凤天城掀起了一阵骚动,促成每段好姻缘的佳话就这样传了出去。

    也因此传到德谨王府的老夫人耳里。

    在某一次的机会之下,德谨老夫人私下偷偷会了上官小雀,希望她能费心为儿子寻找一名门当户对的良家闺女。

    上官小雀当然点头接下这笔生意。

    于是她开始搜集城里未婚姑娘的资料,请画师将那些长相清秀之上的待嫁闺女,将她们的娇容画在图卷之中,并在图画的旁边提上她们的闺名。

    这样不但一目了然,还可以让她省事许多。

    上官小雀怀着期待的心情,心里甚至得意自己眼光不错,送去德谨王府的画像,都是她精心挑选出来的姑娘。

    虽然弄不清楚德谨王爷的喜好,不过她脑筋动得快,挑选的姑娘不但长相在清秀之上,各式各样环肥燕瘦的身材也都被她考量进去。

    她还听说,德谨王爷虽喜爱女色,常流连于花街柳巷,但他是个很挑的男人,不曾将花魁收进府里,不曾给她们一个名分。

    时间一久,他也到该成亲的年纪,王妃的位置还空着,这让德谨老夫人开始着急了,物色许多门当户对的对象,都被他一一回绝,就连皇上要赐婚,他也大胆的抗旨,宁可让自己的人头落地,也不愿意听话当个傀儡行事。

    众人拿他没辙,久了也只能顺了他。

    但德谨老夫人不肯放弃抱孙子的机会,找上了最近红得发紫的上官小雀。

    被赋予重任的上官小雀,一副使命必达的模样。

    可无奈的是,她左等右等,都等了五天,德谨王府还是没派人捎一个消息给她。

    难不成是她送去的画像太多,让德谨王爷无法一时看完吗?

    她急得如同皇帝身旁的小太监,一刻也闲不下来。

    在今日,她终于捺不住性子,想要前往德谨王府问个清楚,听听男角儿的心到底遗落在哪家闺女身上。

    反正山不转,路会转。

    德谨王爷不给她一个答覆,那就由她上德谨王府寻一个答案,好瞧瞧这位高高在上的德谨王爷,要的到底是什幺样的姑娘家。

    心念一转,她真的打算要亲自上德谨王府一赵。

    横竖也要给她一个响应,看看答案是满意还是不满意与否。

    就怕其中的环节出了差错,无法让她再促成一段好姻缘。

    当上官小雀準备命小婢去备妥马车时﹒前脚还没有踏出馆子,馆里另一名喜娘的双手捧了一个漆木盒子,来到她的面前。

    「雀姑娘……」四十岁上下却风韵犹存的许大娘,将漆木盒子端至她的眼前。

    「这是什幺?」上官小雀不解的问着。

    「这是……德谨王爷命家僕送来的。」许大娘面有难色,似乎已知道盒内不是什幺好东西。

    一听到是德谨王府送来的,上官小雀急忙的接过手。

    她揣测着里头到底是装着什幺?

    是德谨王爷讚赏她的办事能力,所以特地派人赏了她一堆的珍珠玛瑙宝石吗?

    上官小雀一扫之前的担心,以为德谨王府终于捎来一个消息,不过她打开盒子之后,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

    盒内是一堆的灰烬,还残留着一丝焦味。

    「这是什幺鬼东西?」上官小雀皱着眉,瞇眸盯着盒内那灰濛濛的纸烬。

    眼尖的她,很快的便发现灰烬中的一角,有着没有燃烧完全的纸张。

    她将那纸张抽出,发现有个「蓉」字。

    「雀姑娘……这就是妳所送去的画像,德谨王爷又派人送回来的……下场。」许大娘战战兢兢的诉说着真相。

    上官小雀死命的盯着盒内的灰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当然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因为她的心血,就这样化成一团灰烬。

    那该死的皇甫敬知不知道这些画像是费了她多大的劲,才能将城里妙龄姑娘的长相,画成栩栩如生的纸画啊!

    上官小雀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小手几乎快要捧不住漆木盒子。

    「雀姑娘,以我看,这德谨王爷也不是什幺好摆平的人物,是不是放弃……」许大娘见主子的脸色不对,想要打消她的念头。

    上官小雀深吸一口气,平息胸口翻腾的怒意。

    好久、好久都没有这幺「热血沸腾」过了。

    「不!」她一口否定许大娘的意见,「管他是皇亲国威,还是市井小民,只要是单身男女,我绝对都不会放过的!」

    她一双粉嫩的小手用力的握拳,在心里打定主意。

    既然皇甫敬给了她这幺特别的答案,她一定也要好好回报他──

    因为她向来都不会辜负别人的心愿的!

    *

    失败为成功之母。

    而上官小雀向来是个不屈不挠的姑娘。

    不该因为一点小失败,就让自己败得一蹶不振。

    买卖不成,她还是得拚了小命,去探探那位高不可攀的德谨王爷,要的是什幺样的姑娘。

    因此她只消沉了一天。

    隔天一早,她又找上画匠,挨家挨户的去敲未出阁的姑娘家房门,再为她们画下一张又一张的花容。

    又花了三天的时间,才重新将那些画像给补上。

    七天后,她决定换自己上阵,亲自走往德谨王府一趟,好会会那个传说中高不可攀的德谨王爷──皇甫敬。

    她换上一袭粉桃色的锦衣罗裳,一头乌黑的长髮随意的绑了两条麻花辫,辫尾扎了两条长长的桃红色流苏。

    她看起来年幼可爱,可一双圆滚滚的黑眸里,却流转着成熟的狡黠。

    此刻,她坐在马车内,心里打定主意要亲自见上皇甫敬一面。

    她相信与他会上一面之后,肯定会明白他喜欢的姑娘类型。

    拥有无比信心的上官小雀,就这样来到德谨王府门前。

    只不过与她站在同一阵线上的德谨老夫人,因挂念儿子一直不肯成家,于是前往佛堂,準备闭关几天为他吃斋念佛祈福,希望他哪天能开窍,让她在嚥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一偿抱孙子的心愿。

    上官小雀并不会因为德谨老夫人不在府里,而感到一丝气馁。

    她今日可是準备齐全,亲自拿着画像,準备见这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男人。

    她只带一名小婢,便单枪匹马来到德谨王府。

    被总管领至大厅的上官小雀,双手紧紧的抱着画像。

    虽然此时的她尽量保持镇定,可心还是忐忑不安的跳动着。

    是紧张吗?她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她等了一会儿,便见到一名浪蕩不羁的高大男子,一头乌黑的长髮披散在脑后。

    他有着一张俊美好看的容颜,配上高瘦而结实的身材。

    胸前的衣襟敞开,露出肌肉分明的胸膛,模样慵懒得就像一只刚从甜梦中甦醒的黑豹。

    他的四肢修长,长相是极品中的极品,如刀刻般的深邃五官,黑眸像是夜空一样的深沉。

    她虽然望进他的眸底,却望不出他的心思,儘管此刻的他,嘴角还噙着一抹薄笑。

    「我认得妳。」男子一路进大厅,一见到上官小雀的小脸,便轻声开口。

    「啊?」反倒是她一脸惊讶,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德谨王爷,一开口就说识得她。

    怪了,她到底在哪儿见过他呢?她忍不住轻蹙起眉。

    皇甫敬见她一脸思考的模样,难得觉得新鲜有趣。

    果然如传闻──上官府的姑娘们都很特别。

    竟然会有女人记不住他的长相与身份,教他十分意外。

    「不知上官姑娘来此何意?」他按下心里的惊奇,难得上官府的女人会自个儿送上门来。

    难不成在她的眼里,他有了利用的价值吗?

    此时的皇甫敬对上官小雀自动前来,充满着许多的好奇。

    「王爷,小女子是城里喜娘馆的主子,之前老夫人委託我为王爷牵条姻缘线,可没想到王爷回复我的答案,可真是……特别。」她压下之前的不满,口齿清晰的解释自己的来意。

    他瞇起一双好看的桃花眼,薄唇上的笑容却愈漾愈大。

    一听到她的回答,他心底有个底了。

    「那些画像是妳派人送来的?」他往太师椅上一坐,擅自的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是。」她拿圆滚滚的杏眸盯着他放浪的动作。

    「所以……」他挑起两道好看的剑眉,将眸光放在她的手上,「妳又抱了一堆画像来?」

    她从椅子上站起,将怀里的画像抱往他的面前,「若不能让王爷有个满意的对象,我的喜娘馆的招牌岂不是要砸了。」

    望着她漾出一朵可爱的笑花,他顿时觉得她有趣极了。

    因为黑眸对上她那双圆滚滚的杏眸,他发现她眼底没有任何笑意,彷彿只是表面的敷衍。

    是商业式的笑容。

    「同样的老招,也只会得到我同样的回答。」他的笑直达眸里,还带着一种挑衅。

    笑容,不但挑衅,还放蕩得猖狂。

    换句话说,他照样会当着她的面,将那些不起眼的画像给──烧了!

    若不是她的脾气太好,就是她修养比天高。

    上官小雀保持一张笑颜,丝毫没有让脸上的笑容出现一丝的崩塌。

    「既然小雀接受老夫人的请托,就有义务帮王爷寻觅好的姑娘,必定是个门当户对的闺女。」她说着官腔式的回答。

    没办法,顾客至上嘛!

    就算是来砸店的客人,她还是必须带着迎人的笑容。

    「这幺说……」他拿着一双好看的黑眸凝望着她,「不管我怎幺拒绝妳,妳还是会锲而不捨的为我寻找对象?」

    她耸耸肩,无奈的歎了一口气,「没法子,小女子的生意是做口碑的,毕竟成亲是终身大事,再怎幺难搞、挑剔的顾客,还是得为他们找到真命天子、天女哪!」

    她的口气似乎有道不尽的委屈,令他觉得有趣极了。

    在她的眼里,他肯定是难搞又挑剔的客人了。

    「那就让我见见妳的本事和眼光吧!」皇甫敬眸底映入笑意。

    看来他有好一段时间,可以多多认识眼前的小姑娘了。

    皇甫敬真的太难搞了。

    「妳就只有这点能耐吗?」时间一久,他少爷也懒了,连瞧一眼都嫌烦。

    上官小雀小脸上的笑容,差点出现一丝崩裂的痕迹。

    「那烦请王爷告诉我,你心目中倾心姑娘的条件为何呢?」若不是见他是皇室王爷,她早就甩门离去了。

    「出门雍容华贵,在家三从四德,进灶房成巧妇,上了床就得像个蕩妇!」

    他扬了一抹迷死人的笑容,但在她的眼里看来,却是欠揍得紧。

    看来,皇甫敬不仅难搞,还是个下流胚子!

    第一章

    这句话,自出了皇甫敬的口中后,便一直盘踞在上官小雀的脑海里。

    她万万没想到会从他那张嘴里,听到这幺该死的话。

    他是怎幺看待她的?

    她可是喜娘馆的小红娘,是个凡间月老,可不是花街柳巷介绍花魁、花娘的老鸨耶!

    「你……」只见她笑容敛起,笑颜被悄悄升起的怒气所取代,已经出现裂痕了。

    完美的形像,似乎要在一夕之间崩塌……

    「我要的妻子,就只要这四个条件。」他笑得邪恶无比,将她一张满是怒意的小脸收进眸底,「难不成这四个条件太苛求妳了吗?」

    这四个条件不但苛求,而且还是个难题。

    杀千刀的混蛋!上官小雀头一次在心底浮起溜口的粗话。

    「王爷要的姑娘还真特别。」她的嘴角已经扯不起笑容了,粉嫩的唇瓣不满的噘了起来。

    「妳可是城里第一红娘,这点难题肯定难不倒妳。」他忍不住轻笑一声。

    若不是她还在自个儿面前,他早就捧腹大笑了。

    比起逗着花坊的姑娘,这上官小雀更教他心花怒放!

    她的反应非常直接,却敢怒不敢言,憋在心里的模样,使得她的表情丰富多变。

    这自个儿送上门来的小红娘,开始时像极一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虽然很尽忠职守的牵着红线,却没有好好拿过正眼瞧他一眼。

    毕竟他皇甫敬生得俊美无俦,从来没有一个姑娘会对他视而不见,也没有一个姑娘可以逃得过他的手掌心。

    何况现下送上一名……挑起他兴趣的姑娘。

    他观察上官府的姑娘们许久,她们在凤天城佔了一席之地,名声还响噹噹。

    就连之前的好友饶天虎,发了重誓不想与上官府的姑娘们扯上关係,但最后还不是认栽了。

    而让好友认栽的兇手之一,目前就站在他的面前。

    她虽然年纪还小,却聪明伶俐,说起话来也老成许多,面对高高在上的他,也能应对得宜。

    哎呀!上官府的姑娘们真的一点都不能小觑。

    另一方面,上官小雀却觉得自己太轻敌了。

    万万没想到这个王爷还真是个难缠的家伙,一见面就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就算她是个三头六臂的魔人好了,帮他寻找到拥有前三个条件的姑娘,那最后一个条件呢?

    上了床就要像个蕩妇?

    这是什幺鬼条件!

    有哪个清白姑娘家,一上床就知道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呀?

    何况……她今年才十七岁,对男女之事也都是从春宫禁书学来,要不就是娘亲与老嬷嬷含含糊糊的提示。

    要她怎幺去辨别姑娘在床上是不是个……蕩妇!

    「怎幺?」他见她一句话都不吭,圆圆的小脸还透露着一丝为难,「难道我真的成了妳的难题?」

    她咬着如樱花般的唇瓣,又大又圆的眸子瞪着他,「我不会承认这是个难题。」

    她才不会认输!

    「也是。」他耸肩一道:「只是遇上一个小问题罢了,若视为难题,恐怕妳的馆子招牌也要砸了。」

    他不留痕迹的断了她的去路,让她无法再走回头路。

    恶人!她现下才明白自个儿接到一个烫手山芋。

    难怪他的终身大事迟迟没有媒婆肯作煤,他不是故意找碴,就是故意鸡蛋里挑骨头。

    这样的男人,不意外身边的王妃之位始终悬着位置。

    她嘴角似乎挂上千斤的秤砣,完全勾不出一丝的笑意。

    面对这心思複杂的德谨王爷,就算她有成千上万的主意,也会因为他多如牛毛的挑剔,一一被否决掉。

    可是她又不愿意在他的面前认输,虽然打从心底,她已经将他归类到难搞的一方。

    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万般不想见到他那张该死,又充满着得意的俊颜!

    她可以咬紧牙关辛苦一点没关係,就是不能败在他的面前,然后笑她办事不周。

    更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

    毕竟她做生意是做口碑的,只稍稍遇到一点挫折,就想走回头路,岂不是毁了她筹备已久的心血吗?

    「我当然会让王爷满意得心服口服。」哼!就不相信她搞不定他!

    而且,她绝对不会让他恶意刁难,砸了自己的招牌。

    *

    难搞的皇甫敬。

    上官小雀自德谨王府回来之后,心里、嘴里念着都是这句话。

    明明为有情人牵红线是件快乐的事,但此刻却像有一朵乌云笼罩在她的头顶上方,阴郁得让她一点也开朗不起来。

    该是一件喜事,却碰上那心思多如牛毛的男人,甚至她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要找她麻烦呀?

    要不然怎幺会开出这幺奇怪的条件来呢?

    虽然她的口里不断碎念,但还是不愿低头拒绝这门说媒的工作。

    因为这件事若是传出去,恐怕会被别人耻笑她的无能,到时候她的招牌还真的会被自己砸了。

    不成!

    就算花上她所有的心力,也要让那该死的皇甫敬心服口服,好证明自己的年纪虽小,但野心与行动可是能教他另眼相看。

    于是她决定砸下重金,租下城南一座的别业。

    那原本是一幢唱戏戏子的戏楼,被她租下之后,便又邀请这班有名的戏子唱起这月最有名的戏曲。

    最后她又印了二十张的烫金请帖,送去各府千金的家中,邀请她们在五天后的夜晚,来戏楼里听戏曲。

    她的重点就是希望那些有意与皇甫敬攀亲带故的千金名媛,能与他面对面,好让他一瞧究竟,省得他又抱怨画匠功力太差,将好好的姑娘画得丑得不能入眼。

    因此她才会计画这样的「相亲宴」,让那些对他有遐想的姑娘齐聚一堂,能与他拉近距离,面对面的让他挑选。

    她想得如此周到,安排得完美无瑕,他应该不会再有其余多的意见,以及那挑不完的缺点吧!

    等她準备就绪后,楼外的马车一辆接着一辆停着,下马车的千金名媛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

    是的!

    上官小雀确实也把大姊与ど妹拉进了这淌浑水之中。

    她的用意很简单,就是要让皇甫敬瞧瞧,她有很大的能耐,能将城中最优秀的千金名媛齐聚一堂。

    所以……她只好瞒着用意,将大姊与ど妹拐出上官府,来参加这场相亲宴。

    只不过上官小玥一进到戏楼,就嗅出不对劲的味道,以及见到上官小雀那一脸尴尬却敷衍的表情,便猜出七、八分。

    上官小玥也不说破,不动声色的入座,安静异常的品茗以及吃着点心,看着台上戏子唱着当下流行的戏曲。

    姊妹俩并没戳破上官小雀,就这样顺其自然。

    直到上官小雀安排的时间一到,皇甫敬悄然的出现在屋子的一隅。

    眼尖的上官小雀迎了上去。

    皇甫敬今天将一头长髮梳拢成一束,没有之前她所见到那副颓废样。

    他穿着整齐,没有露出健壮的胸膛,将浪蕩藏在衣着之下,却怎样还是无法遮掩住他与生俱来的邪气。

    「我说王爷,今晚的宴会你可否满意?」上官小雀的小脸恢复之前的生气,在她的身上似乎又见到那用不完的精力。

    皇甫敬以右手摩娑着刚毅的下颚,黑眸巡视着现场听戏听得入迷的姑娘们──

    瞬间,他的黑眸一亮。

    她竟然也将自己的姊妹拉下这淌浑水之中。

    果然又如外传般,上官府的姑娘们为了利益,有时候也会出卖姊妹……

    有趣极了!

    上官姑娘们行事果然特殊,比起那些只知道死背女诫的庸脂俗粉,更能吸引他所有的目光。

    啊?听到他的讚歎,上官小雀有些受宠若惊。

    「王爷的意思,是很满意我今天所策画的相亲宴?」上官小雀小心翼翼的再问一次。

    「非常满意。」他勾起笑容,不吝啬给她一个答案,「但我万万没想到,妳的大姊与小妹也在受邀之中。」

    他一副耐人寻味的模样,将眸光看向她的圆眸。

    她只是乾笑一声,没有正面响应他。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