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诛仙淫传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杂锅饭

    第一集 风流西域

    第一章屠魔英雄大会

    青云山下,这个魔兽肆虐不久的地方,各门各派高手在连手阻击了旷世恶魔「兽神」后天下方得一时的平静。

    青云门峰首领每派自家得意弟子前去西域舆少林天音寺,焚香谷等大门派共商大事。

    天音寺想替天下降妖除魔以视正义之身,青云则派人去看个究竟,道是焚香谷丢了宝物定想从兽神那讨回。

    这日,青云山肖逸才,陆雪琪,少林神僧,焚香谷李恂等环桌共商大事,陆雪琪还是那般冷冰傲雪的神色,脸上平静如水,却掩饰不了娇人的美丽,身穿白纱衣裙,似羊脂的皮肤在白衣衬托下丝毫不减那般白腻,丝丝柳眉挂在一双如秋水般的双眼之上,细细的红唇娇嫩欲滴,身材苗条而又丰满,这就是当年让男人失魂落魄的小竹峰第一美女陆雪琪,李恂刚来西域不久,刚看到如天仙般美丽的陆雪琪,失神的看了过去,早已对她垂延已久,不料今日如此美丽,不禁嚥了口口水眼神像钉子样钉在陆雪琪苗条的身子上。陆雪琪已有发现,双目几分鄙夷怒视过去,李恂稍有回神,单手扶额低头不语,心里想,就算是生气也这般美丽。

    少林神僧法相首先开口:「如今魔兽已蔑,天下得已太平,西域为那魔兽老巢,必有残余,所以聚集各位精英于此共屠兽巢,不知各位施主有何高见?」

    肖逸才看了一眼偏头不语的陆雪琪,离座而起,正色道:「正所谓天下以少林为正义领袖,屠魔斩草除根为天下正义之举,我们青云门必当紧随少林神僧,降妖除魔在所不辞!」此言即出立即得到大多正义之士连声叫好,有不少英雄豪杰高喊紧随少林青云的口号,焚香谷也算名门大派,当然不能示弱,还沉思在幻想中的李恂被惊醒,环思一刻,立即向前道:「魔兽出我焚香谷而扰天下,我焚香弟子必有责任,今屠魔巢焚香谷上上下下必将全力应付。」大会立即昇华,三大门派顶力屠魔,想必全胜而归,屠魔豪杰纷纷叫好,肖逸才沉思片刻后,沉声道:「各位先莫急,魔巢险恶又路途曲折,此矾讨伐必当三思而后行…」

    立即有人反驳:「难道看这魔兽一天一天壮大然后再来屠杀我们?这不是等死吗?」「就是啊」「说的是啊,我们要先发制人,一举消灭魔兽。」反对声层出不停。肖逸才缓声道:「大家的心情我了解,但是如此鲁莽行事反倒打草惊蛇,我们需商定对策一举歼灭它们。」他接着说:「我们兵分多陆,从不同方向进攻魔巢,闇中潜入魔巢,杀他个出奇不备,再说魔兽之灾,人心惶惶,各门各派伤亡惨重,我们需时间来调样下,好全力应战。」此话说到大家心坎上了,魔兽之战后,损失惨种,有些小门小派人丁无几,更有些全是重伤待治,需要时间来调养。肖逸才想到最近青云突发事件太多需要回去处理,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想法,最后约定1个月后在往西域共同除魔。

    第二章娇屋饮酒

    焚香谷坐落西域,此次英雄大会全由焚香谷来照料后勤,李恂为焚香未来主人当尽全心意,特别是对小竹峰的陆师妹,肖逸才有重事在身先回青云,陆雪琪最近忙于奔波,身心疲惫,索性留下休息1天再回青云。陆雪琪的房间在焚香谷西面,单独一间上好房间本由贵客即生份僻高者居住,但在李恂眼中陆雪琪地位在自己心坎上。

    天已渐黑,陆雪琪準备早早休息,突然敲门声响起,陆雪琪心道:这幺晚了是谁,难道肖师兄又返回了?

    索性起身开门,一看是李恂,心起鄙夷之色,冷冷道:「这幺晚了,有事吗?」李恂没想到陆雪琪这幺快就开门一时只盯了她的美颜看忘了回答,陆雪琪正眼都不看下冷冷道:「如果没事,那公子早些休息。

    「说完就要关门了,李恂这时才醒过头来,右手挡住门咳了声正色道:」不才当日在青云峰上亲眼看到师妹英勇杀敌,深感佩服今日特来拜访,并想于师姐共商青云焚香联手屠魔之对策。「李恂心想此矾说法,关係2门派联手抗敌,想必她也难以拒绝。却没想到陆雪琪冷道:」此事待我肖师兄回来再于你商讨。「

    说罢已将门关了一半,李恂没想道陆雪琪会如此冷漠,急中生智向门里一站,急道:「此矾去西北考察得到不少关于鬼厉的消息,想必姑娘也想知道吧?」陆雪琪厅道鬼厉2字身子一颤,却又缓缓道:「鬼厉背叛师门,已不是我门青云的弟子,他死活于我何关。」李恂看道陆雪琪脸上複杂的表情,知道此话也是她勉强说出,他立即反驳:「姑娘此话差已,魔兽之战鬼厉奋力击敌,功不可抹,之前有背师门之事也是出于无奈,若姑娘加以劝导他还是有重反正道的心意,日后好于我们共同御敌!」这话一出李恂立即注视她的表情,却迎上她如秋水般迷离的眼神,美白的脸上表情稍有缓和。陆雪琪心思上头,眼睛看着李恂心却想着鬼厉,想起昔日于鬼厉在一起的日子,几多忧伤和思念渐上心头,突然不知哪来的一阵凉风吹了过来,李恂受冷打了个喷嚏,陆雪琪皇过神来淡淡的说道:「外边冷公子进屋坐。」一向严肃的李恂微微一笑道:「打扰姑娘了。」急步走进门。

    第三章欲乱情迷

    关了门2人环桌坐下,李恂突然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酒瓶道:「此酒乃我焚香谷独自酿造,色香而味醇,是天下之珍品,如今魔兽当道灾难四起,不如我们借酒消愁,忘却悲伤。」之前陆雪琪以为他是蹬徒浪子一辈,却不料他于自己也这般理解鬼厉,这幺久来,世人大多认为鬼厉背叛师门且投奔魔教,都痛恨他,难得遇到知心之人,恰如姐弟,自然亲切许多,当下内疚万分,默默不语。不等陆雪琪回答,李恂已给她满了一杯,李恂哪里管他鬼厉是对是错,只想百般讨好陆雪琪,好于她亲近,而下藉着黯淡的灯光,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细细的红唇,水嫩的脸颊,随后自己满上一杯好似悲伤的道:「唉,鬼厉他一番苦心,被迫走入魔道也是迫不得已啊。」随即先饮而尽,又道:「姑娘可知他为何不肯回青云,而且…不见你?」

    「为何?」陆雪琪突然正面目视着李恂,细唇微启道出2字,眼中全是期待的目光。李恂被她这幺一瞧心跳加速,但是强稳住自己,缓还道:「姑娘别急,先尝尝焚香的美酒。」陆雪琪也感到失态,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李恂立即给她满上,李恂才缓缓道:「且让我跟你慢慢说来…。」当下长篇大论说起鬼厉近来之事,都是些鬼厉怎幺无情,怎幺偏爱碧瑶的话语,陆雪琪默默不语只待倾心细厅,神色忽有悲伤忽有期待,不禁陷入沉思中,一盏茶的功夫,看着带有几分醉意和忧郁迷人的陆雪琪,李恂淡淡的说:「其实……

    鬼厉心里就只剩……碧瑶一人了。「陆雪琪厅此话,柳眉微皱,粉拳微紧,闭目饮下第5杯。

    此时的陆雪琪心里全想的是鬼厉的无情无意。

    而李恂此时想的是今天晚上自己将得到梦寐以求的美人,就在陆雪琪饮完第

    5杯焚香谷的迷魂酒「五饮幻欲酒」的时候。

    此时的陆雪琪脸上已见红晕,光滑的肌肤也见淡红,5杯过后的她醉眼迷离,几根秀髮散落在脸上,更添几分妩媚。此「五饮幻欲酒」为性子非常烈的情慾酒,别说是外人,就算是焚香谷长大的高手过了5杯也失去理智了。此酒太烈被焚香谷打为禁品。

    此时李恂也喝了3杯,慾火焚身,他渐渐的把椅子靠近陆雪琪坐着,看这眼前这个娇嫩欲滴的美人,红唇微张,杏眼迷离,一抹红晕挂上俏脸,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李恂大胆的摸向陆雪琪嫩白的小手,乍感肌肤光滑可人,李恂吞了吞口水,完全散失理智的陆雪琪一双如春水的媚眼看着李恂,眼中却竟是张小凡的身影,心下并没有阻拦的意思,反而顺势倒向李恂的怀里,李恂再也无法控制,拦腰将陆雪琪抱起向床边走去。

    第四章肉慾

    李恂将陆雪琪放倒在床上,看着她丰满的肉体,陆雪琪媚眼微张,诱人的脸上满是红晕,细唇紧闭,好似忧愁的样子,李恂越看越是血气沸腾,俯身坐到陆雪琪的旁边,脱她的裙衣,几下功夫便把白色裙衣脱下,露出微微透明的白色内衣和内裤,粉嫩的大腿白里透红,丰满的乳房在内衣里若隐若现,隐约可以看到两粒殷红色的乳头贴着内衣向他招展。

    李恂猛吸了口气,俯下身,阁着内衣揉捏着饱满而又柔嫩的乳房,陆雪琪此时无力反抗,只有扭动着柔软光滑的娇躯,李恂趴到陆雪琪身子上,两只大手捏弄着柔嫩的乳房,舌头贪婪的添着光滑的粉颈,陆雪琪微微娇喘,两棵奶子在双手用力的揉捏下剂弄出各种形状,现下焦急万分的李恂把她内衣一扯,露出如水蜜桃似的奶子,鲜红的乳头微微翘起,不待考虑,用双手贪婪的握住陆雪琪的蜜乳,李恂起身看着娇嫩的乳房在自己手下不断变换各种姿态,陆雪琪在低沉的呻吟下,身子也随着李恂的双手用力,无力的扭动着,李恂俯身张口含住那似乎早已等待多时的鲜红蓓蕾,用力吸吮着,舌头在双手的配合下,用力的添弄着柔弱的乳头,「啊…」一声呻吟从红润的樱唇边喘出,诱人的身子在强烈的吮吸和添弄下不停扭动,更添几分性感。

    李恂身下的肉棒早已坚挺如铁柱,猛添了几下红润的乳头后,依依不捨的离开陆雪琪的雪乳,撕下身上唯一保留的内裤,李恂几乎是在没有任何的反抗下分开她的双腿,观赏着处女的嫩穴,鲜红阴唇边有少些细细的毛髮,鲜红色的嫩穴娇嫩欲滴,隐约有几分湿润,此时李恂喘着粗气,不待思索,挺起大肉棒就要冲锋陷阵,大龟头用力分开嫩嫩的阴唇,想嚐试进入,却受到一层柔软的阻拦,突然来的肿胀让早已肉慾迷离的陆雪琪微皱起眉头,从未有过经验的她,不知等下将要发生的事情,胡乱的扭动着阡腰,陆雪琪的嫩穴可谓柔软至极,柔嫩的小穴不惊意的磨擦着巨大的龟头,让李恂难忍难耐,双手扶着细腰抱起俏臀狠狠的将粗大的肉棒插入嫩穴深处。

    「啊……。!!!!」一声响亮的娇呼响彻屋内,粗大的肉棒已入穴三分了。失去意识的陆雪琪玉手无力的抓着床铺,媚眼因为插入的生痛已满是泪水,美丽的脸上满是疼痛的表情,贝齿上下紧咬,若不是「五饮幻欲酒」迷性强烈,此下疼痛必然让她清醒过来,此屋经过特殊处理,一般响声很难传出去,李恂看着陆雪琪,心中升起几分怜惜,但很快被陆雪琪紧嫩蜜穴的包裹所带来的舒爽感觉沖的一乾二净,然后缓缓抽出肉棒,李恂兴奋的看着自己黑呼呼的肉棒从白嫩的肉体里退出来,上面还带着几条血丝,鲜红的小穴随着肉棒的退出也向外翻,退到只剩龟头还在里边的时候,又挺起肉棒缓缓的插进嫩穴里去,陆雪琪又遭突袭眉头微皱,「啊……」伴随着一声长长的惊叫,这次肉棒全根没入,前所未有的舒爽感刺激着李恂的全身,又紧又柔软的小穴把肉棒紧紧的包裹着,李恂又把肉棒退出到龟头部分,再缓缓的插进嫩穴,重複着这个动作,每次进入陆雪琪都情不自禁的长声尖叫,肿胀的痛处,让她泪流满面,粉手紧握床铺,被抽送了几十回合后,尖叫渐渐变为低沉的呻吟,嫩穴也因为春水孳孳的流淌变得润滑起来,强耐着性子得李恂感觉小穴里越来越润滑,索性开始大力抽送起来,次次抽送都达到蜜穴最深处。

    「啊…。嗯…啊!…」陆雪琪的娇喘变的急促起来,时有巨大的龟头碰触到花芯时所引起的诱人呻吟,李恂抱起雪白的双腿左右架放在双肩上,挺着肉棒大力开垦起来,陆雪琪弯曲着双腿,强壮的身体压在雪白的娇躯上,闷声粗气打在陆雪琪红晕的脸上,联绵不断的娇呼和呻吟传入男人的耳朵,像春药激发着李恂大力的抽插着嫩穴,羞涩的处女嫩穴生硬的承受大肉棒猛烈的冲刺,不时有大腿撞击雪白圆臀发出的「啪,啪」声,陆雪琪胸前那诱人的水蜜桃羞涩的在李恂强壮的胸膛前跳动磨差着。

    百余下猛烈的抽插后,春水已源源不断的从蜜穴里流出,呻吟声已成无力的「嗯,恩」声,蜜穴紧紧的夹着肉辊,红嫩的阴唇在每次肉棒的抽插时向外翻着,陆雪琪半睁着迷离的双眼,张着细唇,红着脸无力的扭动着娇躯,无意中配合了大肉棒的抽送,李恂已经汗流满身,虽然嫩穴已经春水犯滥,稍有润滑,但是紧绷感却一直没减,及时武功高强的李恂此时,也气喘吁吁,看着昔日美丽动人却冷若冰霜,傲气淩人的陆雪琪在自己身下娇喘呻吟,圆润的乳房柔软的磨擦着自己的胸膛,粉臀和蜜穴在自己巨大肉棒的抽送下早已淫秽不堪,李恂不禁双手把着陆雪琪丰满的雪臀,用力的揉捏着,直到陆雪琪发出一声娇喘,才知道,着一切都是真的,当下不再思索,猛力的冲刺着柔嫩的蜜穴。

    「恩……。啊!…。啊…。」李恂配合着美人急促的呻吟猛烈冲刺百余下后,龟头忽感酥麻,闷哼一声,将肉棒用力顶入嫩穴最深处,像要把陆雪琪的小穴顶穿一样,猛的喷射出大量的阳精,「啊……。!!!!!!!!!!」一声长长的呻吟,滚烫的阳精将粉嫩的小穴浇的一阵痉挛,粉嫩的小穴夹的肉棒又一次喷射,李恂用力的捏住丰满的奶子,龟头顶在嫩穴最深处舒爽的喷射着男人的精液。陆雪琪瞇眼偏头放声娇呼,雪白修长的粉腿不知何时已盘上李恂的腰,雪臀嫩穴就这样任由别人顶着。少女的第一次在激烈的欲酒下,丧失理智的被男人粗大的肉棒征服了。

    第五章清醒十分

    午时的阳光照进屋里,陆雪琪慢慢从床上爬起来,忽感一阵头晕眼花,身子骨像是被拆了一样,全身无力,突然像是想起什幺,抓开被子一看,自己美丽丰满的玉体一丝不挂,被单上的血和水早已分不清了,下体还有几分疼痛,陆雪琪怒睁双眼,不敢相信,昨天晚上的事竟然事真的,虽然喝了「五饮幻欲酒」散失了理智,但是记忆还是很清晰的,犹如刚刚发生的事情,每个姿态,每次抽插,彷彿就在眼前……「呕…。」陆雪琪爬在床边一阵呕吐,此刻早已是泪流满面,痛不欲生,她清晰的意识到昨天晚上被李恂强姦了,她想到自己以后如何面对青云门的人,面对自己的师傅,自己把贞操看的比什幺都重,却不料被一个卑鄙小人给玷汙了,陆雪琪一边哭一边想,自己为什幺这幺苦命,心爱的人离去,自己又贞洁不保,一时想到一死了之,刚取出天邪神剑準备自尽,想到李恂强姦自己必然得意万分,缓缓放下剑,打算杀了那狗贼再做了断,起身洗刷,却感觉自己怎幺也洗不乾净,霎时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李恂昨天晚上如愿以偿后,却想到陆雪琪武功厉害无比,若想要杀他报仇,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离开之前,用焚香谷秘功抑制陆雪琪七经八脉,废了她六层内力,然而毕竟有一夜之暖,不忍心将她武功全废,而只废内力,现她有四层内力很难打过自己。

    陆雪琪梳妆完后,冲出门外,本身绝色美丽,当下怒气冲天,俏脸绯红,更显妩媚动人,许多早早起床练武之人,看到如此绝色佳人无不回目攀看,更有惊呆者想上前搭理道:「姑娘何事如此急迫,在下淮水寨吴景,如可帮忙当全力……」那人还没说完天邪已架上那人脖子,只见陆雪琪杀气逼人冷冷道:「滚!」四下豪杰立即让开道路,不敢招惹。

    陆雪琪打翻几个焚香弟子闯进大殿,也不说话,冷冷站在那。李恂等人纷纷赶了出来,李恂看向陆雪琪却不料她正狠狠的怒视自己,李恂看着佳人也不迴避,反而冷酷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向前好似很惊讶道:「陆师妹可有事?」陆雪琪瞪着他心里明白他明知顾问,怒气暴涨,呵道:「狗贼!看剑!」举起天邪就刺向李恂,在场之人无不吃惊,李恂早有防备,举剑对应,几招下来,陆雪琪已落下风,自觉心理奇怪,怎幺现在内力大不如前了,却料李恂一个传身飘到陆雪琪耳旁悄悄的说:「师妹昨晚可舒服?」陆雪琪闻言,当下脸涨老红,咬牙挥剑拼命砍杀,李恂知道此下也不事办法,举剑冲了上去全力应付,几招过去,乘陆雪琪内力不足一个不备,剑身猛击她头部,当下陆雪琪受袭晕了过去。李恂环手扶住娇躯,手中一阵柔软,虽然昨晚疯狂一夜,却又血气上头,差点把持不住。

    焚香谷谷主呵问李恂:「这是怎幺一回事?她为何杀你?」李恂正色道:「爹爹你不知,昨日陆师姐练功太投入,反而走火入魔,理性全失,我本想上前劝阻却遭到袭击,今日不料病情越发严重,恳情爹爹让孩儿带陆师姐去焚香后谷密室替她治疗,好感谢青云英勇抗魔力保焚香之恩。」焚香谷主要事在身没多考虑,且对后辈之事不大关心,挥手道:「去吧,好生款待客人,如有得罪拿你试问。」

    「是。」殿上之人以为闹剧不欢而散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