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姐被水电工凌辱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自从上次因为回家没有注意后面尾随的陌生男子后,不知不觉也已经大学毕业了经过了那一次教训,我把住处搬到了明亮的大街,也换了两个不同的门锁,并且住进了有管理员管理的社区,在学校我念的是服务管理,在学校也考过了TOEIC英文。

    我从小的梦想是能够当一位空服员,也因为在学校优良的成绩,加上学校有空服员的培训选拔,我就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去面试了。

    在航空公司的学校培训活动专业选拔室,地点位在桃园航空机场,某一家航空公司徵选10个名额的新进空服员,进行培训,虽然不知道我能不能顺利的备选上。

    但是,空服员是许多女孩儿的梦想,因此我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空服员培训的标準,仪态,礼仪,语言精通程度,再校成绩,以及人缘相处。

    在门外有许多的女生等着进去面试,面试过后20天就会收到是否录取的通知,能否遨游天际,环游世界,就看这一次。

    来面试的学生大约有200多位!是各大科技大学有参予建教合作的科系!录取率大约4%左右。

    在面试室听到外面听到「108号颜芷妤请进!」进去有三个面试官,两男一女,都是航空公司的主管,看起来中间那个男的才是决定录取与否的关键。

    中间的男面试官大约中年男子,头髮微秃,年约40岁,我那天穿着深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163公分的我更显的凹凸有致,面试官从脚打量到我的34D的胸部,眼光却在我身体上游走,让我感到极度的不舒服中间的男面试官:「现在请你作出三分钟的自我介绍。

    介绍你的特色以及专长!」各位面试官您们好:我叫颜芷妤,今年刚从科技大学毕业,我拥有活泼开朗的各性并且有丰富参加社团活动的经验,在人际关係上可以跟许多人非常的契合!在校成绩方面,我也考过的了TOEIC中高级的英文,当空服员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所以希望各位面试官能给我一个展现自我的机会。

    经过了一长串的论述后,我抱持着轻鬆愉快的心情,反正我天生就乐观麻。

    这样失望才不会太大。

    就这样经过了20天,录取通知书寄来了,并且要我去报到受训!此时我心中真的无比开心,好像努力一切都值得。

    上天好像待我还是不薄,但或许我是错的。

    经过了半年的训练,即将踏入航空业的我,再过10天,我们第一批学员分别进行第一次的飞行实习,主要负责飞机上的餐点準备,发送则仍然是正式的空服员学姐进行发送以及服务客人。

    这一次飞行的目的地是香港,由于是第一次飞行,并不会飞行离开台湾太远的地方,主要都新的学员只分配在东南亚,香港,澳门,以及日本,韩国,去日本的航班因为受到福岛核电厂意外,航班减少,这次公司招募100名空服员,也只有一位有机会到日本去。

    今日,芷妤要开始第一次的飞行,正在听取今日早上的航空会报。

    并且会报上说,会于隔日的晚上九点在飞行回台湾,桃园国际机场。

    接着就去着装整理自己的服装仪容,芷妤将长髮盘成了包包头,并且对镜子笑了笑,给自己一个加油。

    上了飞机,此时撞见了,上次面试我的面试官。

    「颜芷妤小姐...」面试官突然叫起我的名字。

    「面试官您好,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的大名,谢谢您上次给了我机会,让我有机会再这一家公司服务」芷妤礼貌着说着面试官说:「我姓陈,是这家航空公司的人力资源主管!我觉得你非常适合当空姐才录取妳的。

    希望你好好表现喔」「请问陈经理今天也搭这一班班机吗?」芷妤问道「嗯...我今天要去香港跟那边的部门主管开会,我们下榻的饭店应该都同一间吧,有机会在一起用餐吧!」「好,请您先登机」芷妤笑着说飞机在下午接近傍晚左右抵达香港赤腊角机场,由于到机场后已经是三点半,出了海关抵达我们下榻的航空专属饭店。

    航空公司福利非常好,让每个空服员都能有自己的小房间,房间约8坪第13、14楼都是给员工,空服员,机师专属的休息空间。

    其他楼层则为商用经营的饭店!进去房间后,我住的1305号房,有张软绵绵的单人床,棉被也相当乾净,有着平面电视以及,可以欣赏香港海景的小阳台。

    我累了,心想:晚上再出去香港绕绕吧!先睡一下,芷妤连连身的制服都没脱,就在床上睡着了。

    但是!芷妤居然忘了锁门!过没多久,芷妤房间有人来敲门,是要来换电灯灯泡的当地工人。

    「请问,有人在房间吗?」没有回应工人连问了三声,但是房间都没有声音传出来,正当工人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想说试看看门锁有没有锁,没锁就进去换电灯泡了。

    门把一推,疑!还真的没锁,走进1305房的工人,看到芷妤在里面睡的正香!心理吓了一大跳,正想準备走出房间的时候,他燃起了「歹念」工人将门反锁了,并且走到了芷妤的床边,看着睡着正香的芷妤。

    那匀称的双腿!白皙的皮肤,未卸的烟燻妆,那性感的双唇,心中想着,再也没有这幺好的机会了他决定背叛他的良心。

    他开始找工具他清楚的知道,在犯罪之前,必须先想好怎幺不被认出来!不然就会吃不完兜着走,搞不好连工作都没有了,所以他开始翻芷妤的行李箱,看看里面有什幺工具没有。

    首先,他翻出了芷妤的工作证,XX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空服员:颜芷妤「心想。

    发了居然是一个香甜可口的空姐」今天要怎幺样玩呢!再来,他翻出了两双黑丝袜,以及芷妤的内衣裤。

    工人拿着丝袜,「这可以派上用场」接着他从他的工具包拿出了绝缘胶带!他走到了芷妤的旁边,抚摸着他柔嫩的双腿,反覆着摸着,芷妤似乎也敏感到动了动,工人拿出了胶带将芷妤的手併拢,瞬间拿起黑色绝缘胶带稛了好几圈,动作之快也相当疼痛,芷妤因为他这个动作瞬间惊醒,但是眼睛正要张开的时候,这个水电工已经拿起黑色丝袜绕在芷妤的眼睛部位,芷妤瞬间感到丝袜透出来的微光,但仍然看不清楚!「你是谁?你要干什幺」芷妤大声着喊着接着芷妤再右侧脸颊感到了一阵冷铁的东西在她脸上!「别叫,再出声我就一刀划破你的脸蛋,看看你这空姐做的成做不成」水电工威胁着「好...我不出声音了!」芷妤心里感到害怕跟恐惧,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怎幺莫名奇妙的出现在房间内,这里可是饭店!想也想不到的事情「你要干麻!」芷妤问着「妳说呢?一个美丽年轻的空姐...独自在房间,被绑着,你觉得一般男人看到能不慾火焚身?」水电工又拿出胶带将手捆的更紧了!「不...钱你拿去...拜託不要碰我身体!」芷妤苦苦的哀求着!「这也只能怪你自己,穿的那幺撩人睡觉,又不锁门!那黑色的双腿露出的那幺性感~长那幺漂亮,原来台湾妹这幺正,真的是合我的口味阿」水电工吞了吞口水!马上手就深进我的连身短裙,隔着裤袜抚弄我的阴蒂,上下左右的抚弄,我只能发出「嗯......嗯喔喔......嗯嗯..................不要......」但是已经精虫冲脑的他,也似乎完全听不到,他拿出了剪刀,把我的短裙剪破,使我的下半身,只剩下半透明的黑色丝袜了但是这一层薄薄的丝袜能干什幺呢!我非常的懊悔自己没有将门反锁,让歹徒有迹可趁,水电工直接将我的黑色丝袜扯破!黑色的蕾丝内裤露了出来,我双腿夹紧,不想让他有太多机会,他的大手却将我两只腿用力的分开,无论我怎幺施力都抵抗不了它的力气!「配合点」水电工与气非常的凶悍!「妳是想被划破脸蛋,还是想被我送去启智儿中心让那边启智儿了解一下女性的身体,这里可不是台湾!公安是不会来救妳的」我只好不在抵抗,任他将我的腿绑成了M字,水电工拿了剪刀,将我的内裤剪破,露出了外面的两片。

    「好美阿!我来让你爽一下吧美女」说完水电工整个头塞到我的阴蒂那,伸出他的舌头就是一阵狂舔,「嗯............嗯嗯...喔.........呜......不...要...放我...走」芷妤虽然拼命的抵抗,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不停再阴蒂的部份流出爱液,水电工不断的刺激,却使芷妤的爱液更多,水电工「好多水阿,还说你不想做爱!」水电工继续的舔阴蒂,并且翻开那两片,继续的舔的更深入。

    「不要............恩..................嗯嗯...喔.........呜...恩不......喔喔喔...嗯嗯.........拜託......嗯...呜喔喔嗯嗯........................」芷妤拼命的求饶,但是水电工就是不肯停止动作「嗯嗯嗯...喔喔喔...放开......我嗯嗯......嗯喔喔阿.........」芷妤越叫越大声,好像快达到高潮了!此时水电工停止了动作,「好甜的蜜汁阿...你看看你这小淫娃...床单都湿了」芷妤眼角泛着泪水的说「又不是我愿意的!你无耻,下流,对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做这种汙辱!」水电工继续动作不理会芷妤「两只手指都可以进去呢,我们现在就来玩潮吹吧!你有潮吹的本钱的」水电工将两只手指伸进去芷妤的阴道口向上猛找G点的继续狂抠!「嗯...............嗯嗯...喔喔......嗯嗯嗯嗯............喔喔喔..................喔...嗯......呜呜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呼.........嗯......放...开......受不了嗯.........嗯...」水电工「先让你爽,等等就换我爽了」「...不要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呜喔喔喔......嗯嗯嗯......喔喔......哦哦......呼」水电工以每秒至少5下的速度狂刺激,芷妤的G点,「受不了了......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呜喔喔喔」芷妤喷出了第一次的潮吹,将一整大片的床单弄湿了快一半,芷妤也双腿无力了,瘫软在床上,水电工将芷妤腿上的绳子解开,开始品嚐芷妤的美腿,芷妤虽然想反抗,毕竟脚就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光弄脚就可以帮他弄出一大推水,但无奈完全使不上力,只能让水电工尽情玩弄她的双脚抚弄以及舔着小腿!芷妤实在没有力气了,只能眼睛闭上发出「嗯...嗯...喔喔」以及小腿反射性的抽离。

    水电工:「妳累了阿,美丽的空姐,这样不行喔,我可没答应你可以就这样睡着呢...」话没说完就将老二掏到芷妤的嘴边,芷妤实在没有力气帮他吸允,水电工捏住了芷妤的鼻子,将阴茎塞了进去,让芷妤自然吸允,「小妞,你嘴巴很湿热喔...我老二很快就受不了。」

    说着继续抽插顶着芷妤得喉咙!「嗯......喔..................嗯........................喔喔............嗯」芷妤只能发出轻微的声音嗯嗯........................喔喔喔...喔喔喔嗯嗯嗯呼...水电工看芷妤受不了了,就将阴茎拿出来,直接插入,芷妤的阴道,插入的时候,芷妤喊了一声「喔...好痛......」但仍然忆识不清。

    水电工「他妈的!这幺紧,这下有得爽了!看起来你也没有几次性爱过的经验吧!」水电工越来越用力的插入!芷妤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嗯嗯嗯嗯........................喔......喔......嗯嗯嗯...............」「喔喔哦哦哦嗯...............嗯...喔喔好了............不...要......了......痛」水电工继续抽插,而且越来越快,芷妤的声音也开始越来越喘「哦哦哦嗯...............嗯...喔...............呼呼...............喔...嗯嗯......不............嗯嗯.........哦哦哦...喔嗯嗯........................嗯。」

    水电工也隐约开始喘气。

    「哦哦哦嗯...............嗯...喔...............呼呼...............喔...嗯嗯...............嗯嗯.........哦哦哦...喔嗯嗯........................嗯嗯嗯...喔喔喔。」

    水电工在射出的前夕,将阴茎拔出来,全部射在芷妤的脸上。

    满脸通红的芷妤,搭配着精液的浓白色,显得更可怜,水电工将芷妤的胶带,用剪刀剪断,从浴室提了一大桶温水,就往芷妤的身上洒去!水电工随即穿好裤子!「我不会让你抓到我的,温水会把体液沖掉,也会让精子迅速死亡不用白费心机去找公安了」小美女,很高兴今天跟你有这幺一个下午,现在已经傍晚六点了。

    后会有期!芷妤,脸上充满着水,被沖花的烟熏妆,无助,留下无助的眼神,任水电工扬长而去芷妤,又昏睡了过去!香港外面开始下起了雨,留下在饭店昏睡的我,不知道过了多久漰涨漞熇,芷妤从饭店醒了过来,我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让热水沖乾净自己的身体,但是洗的在乾净都不能洗净那刚刚发生过的回忆!当我走出浴室的时候,已经11点了!肚子好饿我心里这样想着蜢蜦蜿蜑,要怎幺办呢,换上了休闲热裤,那雪白的双腿一览无遗,脚趾更是漂亮我走出了房间,搭电梯到饭店的B1有三家24小时的小吃店带着日式头巾的老闆「小姐,想点些什幺来吃?」我:「汤麵好了’就一碗就好!」老闆:「妳的汤麵」我喝了几口汤,麵也只吃了几口,却也吃不太下了!因为她还是想到刚刚那个过程,让我实在很难过,很想大哭,但是偏偏这幺的无助心里很想找个人哭诉,却在异地她乡。

    想出饭店的大厅吹吹风。

    看看心情是否会好一点!一阵一阵的风吹来,已经是晚上12点了!此时人事主管陈先生刚好门口要进入大厅。

    「芷妤那幺晚还没睡阿」人事主管看到了芷妤「怎幺了,怎幺眼睛肿肿的!」陈先生问道「没有,没事了」芷妤实在没脸说出实情!「一定有事,不用骗我了!说来听听,能解决我一定帮你解决」陈先生笃定说「我有个女儿,跟你年纪差不多大!你如同我女儿一样,我一定会帮你的!」芷妤......「真的可以说吗...」我就把下午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陈先生!

    「什幺!居然有这样的事情!」陈先生气到跳脚,其实是因为没有得到芷妤的身体而生气,并且计划她怎幺得到芷妤的年轻的肉体!陈先生马上带了我去香港的公案部备案,并且调查所有可疑人士!当我作完笔录,并且从公安部离开的时候。

    「我带你去铜锣湾吹吹风吧!好吗忘记今天的不愉快」陈先生问道我没有说话。

    只点了点头!没多久,到了铜锣湾。

    步道上安静的一个人也没有。

    「芷妤,你去旁边便利商店帮我买包7星淡菸好吗?」陈先生说道「好」我就去旁边的7-11帮陈先生买菸了。

    陈先生趁这个时间,将乙醚拿了出来,并且沾湿在他的白手帕上。

    乙醚挥发的极快,必须在很快的时间内使用。

    陈先生假装在整理后做的东西。

    我这时候回来了。

    陈先生你的烟。

    陈先生一个转身马上绕的芷妤后面拿出他的乙醚手帕。

    瞬间摀住了我的口鼻,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我的双手不断的挣扎,猛拉住陈先生摀住我口鼻的右手一开始还稍有抵抗,但是没过了5秒我的身体已经瘫软不动了。

    被放进座车的后座。

    陈先生摸了摸芷妤的脸蛋。

    「好美的肉体!好美的身躯。」

    「宝贝,我会好好对待妳的!」笑了笑!把车门关上,开往陈先生最常去的那家日式汽车旅馆。

    陈先生将车开入车库,车停好后,就将芷妤从车内抱了出来。

    并且将芷妤扛在肩上,搭上了汽车旅馆房间内的小电梯进入了2F的房间。

    房间是日式的建筑物!造型是和室的设计,木製拉门,榻榻米造型地板,以及日式温泉的浴缸。

    芷妤被放到了榻榻米的棉被上,依旧没有知觉,的躺在棉垫上!陈先生拿起了音乐遥控器,开始放起轻柔的古典音乐.........在芷妤的旁边,开始脱掉芷妤的小披肩外套,芷妤里面穿的是无袖的白色小可爱陈先生开始抚摸芷妤的两只洁白的手臂,软的不可思议,陈先生已经很久没有去找酒店小姐了,而现在,芷妤正落入了变态主管的魔爪之中!陈先生,开始伸出了他的舌头,开始舔起芷妤的洁白香肩,从肩膀,舔到了手,溼热及痒的感觉,让芷妤还是抽动了一下。

    陈先生过没多久,将裤档马上开了,露出那要大不大要小不小的中年男子的肉棒「帮我打手枪吧」陈先生小声的说道接着就拿起芷妤的手,开始磨蹭他的肉棒...芷妤的手很漂亮,又细又软,加上假的彩绘指甲更显的有少女气息!在芷妤的手的摩赠之下,陈先生已经流出些许的精液!直呼「好爽呀!这女孩真他妈是个宝。」

    陈先生把脸靠过去芷妤的脸,再芷妤的脸上就是一阵乱舔,接着舔到了芷妤的淡粉红色樱桃小嘴,陈先生吸允的用力,并且将舌头深入芷妤的小嘴。

    芷妤发出了「嗯...嗯...呜...」的声音,但是依旧没有醒来。

    陈先生就是喜欢这迷姦的快感。

    但也不全然!陈先生拿出了两条约5公尺的sm专用麻绳,不管绑的多紧,痕迹都会很快的因为血液循环而消失,芷妤的双手被反绑在后,绕了七八圈有。

    上半身也被捆两圈后,将麻绳接在了芷妤被反绑的手。

    使芷妤的上半身几乎无法动弹。

    第二条麻绳,则是被接到了汽车旅馆上的天花板木桩,这间房间完全採日式风格日本房间内有的设计可是说是应有尽有。

    陈先生将芷妤扶了起来,然后将第二条绳子的另一端,接到芷妤被反绑的双手,这样芷妤就被绳子的力量撑住了......站着但是上半身往斜前方约30度!陈先生走到了洗手檯提了一桶冷冷的水。

    直接从芷妤的头上浇了下去!我这时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陈先生走到了芷妤的后方,拉住了绑在天花板的那条绳子!「疑.........这里是...哪里」芷妤这说着,眼睛慢慢睁开,看着这日式的房间!一点思绪都没有。

    「对了,陈先生!」我说完后面马上接着一个声音!对,就是我陈先生带妳来的!一股熟悉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干嘛把我绑成这样...还有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口气极兇「唷...妳这小空姐对上司这幺不礼貌阿...应该说请问长辈都不会尊重阿」啪...一个耳光赏在我的右脸颊。

    「放开我!你...到时候我去告你告到你坐牢!。」

    啪...又一个耳光赏在我的左脸颊,好痛,但我没出声音!身体跟手被绑的这幺紧,真的动都不能动「空姐芷妤,不瞒你说,我是看上你的身体,才录取你当空姐的,我一直在找机会而已。

    像你这幺漂亮的女生,不如给我包养算了!」陈先生邪恶的说着看着着我。

    「我不要!」我抬起头凝视着他。

    陈先生用右手托起了我的下巴。

    并捏了起来。

    果然会兇人的婆娘感觉不一样,我就喜欢我就喜欢值得好好品尝陈先生马上把芷妤的休闲热裤扯下来。

    「不要,我不要,我已经发誓,我再也不要让你们这些骯髒的男人碰我的身体」芷妤大喊「救命阿......谁来救救我!」「有力气叫就儘管叫吧...等等不要没力气被我干!这里隔音很好,老闆我也认识,妳省省力气。」

    陈先生说陈先生说完,内裤已经被扯下来了。

    陈先生拿出最新型的HTX智慧型手机开始拍我的阴毛。

    连续拍了45张「芷妤小姐,要是你敢报警的话或者举发我!我就把这些照片传到妳毕业的学校发送给妳家人甚至妳的朋友,还有个大色情网站当版面!保妳红透半边天...搞不好还可以上香港的香蕉周刊呢」陈先生开始靠到我的阴部,「我帮妳吧」陈先生说完,就大口大口的吸允我的阴蒂,舌头攻势很猛烈。

    「嗯..................嗯嗯...不...喔喔.........嗯嗯嗯............不要.........嗯......嗯嗯嗯...哦哦哦...慢...不......快......停......嗯嗯...喔喔喔......快停...受不了.........嗯...」落在我手上,妳觉得呢?陈先生问道动作继续,而我的小穴已经开始分泌出许多爱液了......我此时将脚夹紧。

    陈先生右手从我屁股后面大力了拍了下来...「痛...」我大喊......「那还不配合点......」陈先生说「不要.........我不要......」我断然拒绝。

    陈先生又赏了我两个耳光!我才不得已鬆开我的大腿。

    陈先生又继续舔「酥酥酥酥酥酥............」一连串吸允的声音。

    「不要............恩..................嗯嗯...喔.........呜...恩不......喔喔喔...嗯嗯.........拜託......嗯...呜喔喔嗯嗯........................」我的爱液分泌的越来越多。

    陈先生开始从后方双手抓住我的双脚,使我双脚底只能贴着地上。

    陈先生开始在我的小腿肚上,开始舔了起来。

    那种感觉格外敏感,舌头刺激着平常最碰不到的地方。

    「不要............好痒.........嗯嗯...喔.........呜......拜託......嗯...呜喔喔嗯......」我脚一直在挣扎,但是却被陈先生的大手用大力气压住了,当陈先生舔到膝盖后面那一块皮肤。

    更是奇痒难耐,陈先生用更大的力气去吸允。

    使的芷妤更大声的喊了出来。

    「...哦哦哦...慢...不......快......停......嗯嗯...喔......不要............恩..................嗯嗯...喔......求你了.........我放.........弃了呃...嗯...呜呜呃...呃...嗯...呜呜呃...呃...嗯...呜呜嗯阿阿不要...不要,好痒,放过我...呃...」过了10几秒后,陈先生放弃了他变态的舔腿恶行!起身开始糅起我的胸部!......用他那食指跟姆指。

    戳柔起我的乳头!「很坚挺麻!...让我玩玩」陈先生说陈先生不断的戳揉着,芷妤也不断的扭动,但是实在没办法挣脱,芷妤开始流下泪,发出了哭泣声。

    陈先生放开了芷妤,并且将绳子通通解开,将瘫软的芷妤放到了绵垫上!但此时陈先生把一条麻绳,绑在我的脚踝上,使我的双脚只能併拢!但是陈先生并没有就此放弃,他继续的芷妤身上的小可爱扯掉,并且用双手狂捏狂舔她粉红色的乳头。

    「呜......嗯嗯.........嗯.....................晤晤......嗯......嗯哼.........不...要...了。

    ......嗯嗯嗯...」芷妤因为敏感还是不断发出声音,但也因为这样陈先生更不愿意放手。

    我双手不断怎幺推,就是推不开他霸占我乳房的双手...「我真的快没力气了」放过我好吗?「这幺美的妳,怎幺能够放过妳...!」又是一阵狂舔!陈先生此时把自己的裤子给脱下!露出那要长不长要短不短的肉棒!「我要进去了!」等一下我要口爆妳!此时我的双脚被高高抬起向天花板的方向!陈先生就将他的肉棒,快速的插入了我的阴道里。

    我「噢...好深...不要...」眼见陈先生越抽差快速,我的声音也越来越急「呜......嗯嗯.........嗯.....................晤晤......嗯......嗯哼.........不...要...了。

    ......嗯嗯嗯」「...哦哦哦...慢...不......快......停......嗯嗯」我越来越气喘吁吁的!「嗯......喔..................嗯........................喔喔...............乌......不...要......」「哦哦哦嗯...............嗯...喔...............呼呼...............喔...嗯嗯......不............嗯.........哦哦哦...喔嗯嗯........................嗯。」

    此时陈先生开始吸允我的双脚,我现在也才懂为什幺刚刚唯独脚踝不帮我解开绳子了,或许陈先生也察觉,我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就是我的双脚。

    陈先生开始吸允我的大脚趾,下面肉棒继续抽插,虽然感到很噁心...但一点也没办法双脚被麻绳紧紧绑着,只感觉到我爱液几乎快喷出来的多!「不...不...不...要.........嗯嗯...呜.........吸......嗯嗯嗯嗯喔喔我脚趾...不...好痒......哦嗯...............嗯...喔...............呼......哦哦哦...喔嗯...嗯......」陈先生越来越快,我整个脚几乎都充满着这个变态中年男子的口水!此时陈先生突然停住了。

    将肉棒拿了出来到我的嘴边!「张开」喝令!陈先生直接捏住我的鼻子「呜呜」迫使我把嘴巴张开。

    肉棒马上塞了进来,每一下,陈先生都把肉棒顶到喉咙,让我难受的要死!很想吐,但又马上被塞了进去!「嗯...嗯...喔喔.........嗯............喔喔喔......」「哦哦哦嗯...............嗯...喔...............呼呼...」没多久,陈先生直接设在我的嘴巴里,我整个嘴,充满着他噁心的精液味道我整个瘫软在床上。

    陈先生又拿出了HTX手机拍了我好几张裸照!我很怕他未来会不会拿这个逼我在跟她做爱,从此成为他的性奴隶!我不要!打死我都不愿意。

    「不要想要去检举我我不怕的照片已经上传到我部落格妳的美肉就成为我的战利品,要是你敢报警,我就敢做!」陈先生这最后的警告!妳的飞机在明天晚上就要飞回台湾!记得千万不要报警。

    否则下次就不只是这样了。

    陈先生穿好了衣服,丢了1千块人民币给我。

    自己坐车回饭店吧!我要走了......留下瘫软的我在这间可怕的日式旅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