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难空服员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呼...呼...」Lena独自在蛮荒森林中走着。她不知究竟身处何处,一心寻找通往文明的路径。

    一年前,甫自大学毕业,长相可人、身型高挑、气质优雅的她通过重重筛选及考验,正式担任憧憬许久的空服员职务。半天前,身为“菜鸟”的她还在服务乘客,机身突然严重晃动,飞行高度不断下降,警报立即响遍机舱。机长广播遭遇故障,目前正在尝试排除,要求所有人坐回位置上,以策安全。Lena和其他机组员强自保持冷静,安抚乘客慌张的情绪,自身也在座位不安地等待、祈祷着,然而幸运之神并未降临。故障没有排除,也撑不到机场迫降,在震耳欲聋的尖叫及哭号声中,飞机冲进了森林中。她只听得一声轰天巨响,然后一阵天旋地转,就此失去意识。

    过了许久,Lena好不容易醒转,发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只是周围满目疮痍。她轻轻地摆动手脚、转肩、甩头,完全没有异常;再摸摸身上各处,除些许皮肉伤与瘀青外,几乎没啥大碍;她居然奇蹟似地生还了。可是其余人没这福分,构成怵目惊心的画面:有的尚称完整,有的却残缺不全、身首异处,更有的尸身飞散、血肉模糊,横陈于混乱的机体残骸中,甚至吊挂在倾颓的树木枝干上。空气中飘着难闻的血腥味道,让Lena腹内一阵翻搅,不敢逗留在现场。她孑然一身,火速离开,亟欲寻觅开阔地或有人烟的地方求救。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带,完全不知威胁存在何处、来自何方,更何况要单独面对。Lena心中直发毛,但强烈的求生本能鞭策她支撑下去,小心翼翼地穿梭林中,避开潜在危险地带。或许是体力不济,稍没留神,她被乾枯树枝绊住,「啪!」一声跌到地上。

    「噢~~痛!!」Lena忍不住惊呼道:「扭到了...」她一拐一拐地靠在旁边大石上,按揉扭到的右脚踝。此时,她身后传来窸窣声,不多时,五只身长约5米,高度约2米半,外型活像蚂蚁的怪物自林间钻到面前。

    「哇啊啊~~」Lena放声尖叫道:「这...这是...是什幺...」惊骇的她转身欲逃,可没踏几步,怪物由背后重重一击,将她打倒在地。Lena还想起身,竟发现身躯被蚁怪分泌的黏液困住,动弹不得,只见妖怪步步进逼。惊慌的她无计可施,扯开喉咙大叫道:「别...别过来~~来人啊~~~救命~~~」然而,除了逐渐消弭的迴音,别无他人赶来的声响。

    一只蚁怪爬到Lena身后,用前肢将橘红色A字裙掀至腰际,口器探向两腿间,磨蹭、啃食深褐色裤袜裆部。「呜...不...不要...住手...」陷入绝底深渊的她感到私处不住发痒,无意义的哭喊着。蚁怪完全未受干扰,继续“作业”。未几,裤袜硬生生被啃出一个大洞,薄薄的象牙白蕾丝内裤亦不能倖免,三两下便咬得稀烂,迷人的黑森林及肉缝因此暴露在外。

    蚁怪静静观赏片刻,方以口器轻柔搓揉Lena丰美的阴唇。口器两侧一对最长的触鬚悄悄掰开花瓣,让更多的触鬚来回扫弄柔嫩肉瓣和硬挺敏感核心。「啊...哈...不...不可以...嗯...噢...哈啊~~~~」Lena忍不住发出呻吟,下身传来的麻痒感令她浑身酥软,完全没法抵抗。门户大开的她防线溃决,微闭双眼,陶醉在淫慾的欢愉中。

    另一只蚁怪转到Lena面前,以前肢牢牢固定头颅。猝不及防的她还没反应过来,腹底昂扬的阳具已然塞入口中。「唔...唔...嗯...」强烈的堵塞感让Lena差点喘不过气,使劲摇头挣扎,想甩开顶在嘴里的异物。但蚁怪抓得老紧,难以撼动分毫,还开始徐徐注入冰凉液体。

    「唔...嗯嗯~~唔嗯~~唔唔...」唯恐含在口中的液体係致命毒物,Lena直想吐得一乾二净。然而,蚁怪的阳物将口腔堵得密密实实,不留丁点缝隙,逼得她纵使内心七上八下,也只能选择硬着头皮吞下。转瞬间,Lena身体逐渐发热,皮肤开始泛起潮红,蜜穴更是酸麻难耐,好似成群小虫在里头乱窜。

    「糟...糟糕...是...是春药...」她心里想着,身体却如脱缰野马不受控制。她双手抱住蚁怪向内弯曲的腹部,让肉棒更为深入,直抵喉头。受到刺激的小穴泌出大量淫汁,将肉缝周边染得一片晶莹,汩汩流淌至地面。原本意犹未尽地舔弄花瓣的蚁怪见此景象,二话不说伏到Lena背上,亮出粗硬肉棍,探向虚门半掩、潮湿不堪的桃源洞口。前端触及的剎那,立刻猛然紧缩。由于内部己充分滋润,牠下腹一挺,便轻鬆地长驱直入,直捣黄龙。

    「唔~~~嗯...嗯...嗯~~~」火热的肉棒瞬时塞满小穴,适才的空虚感换成的满盈的顶尖快感。Lena好想叫出声,嘴巴却塞着另一肉棒,只能从喉头发出「唔...唔...嗯嗯~~」的细微声响。另一边,蚁怪以如同电钻钻掘的频率快速往复抽送巨棒,强大的冲击力超乎肉体所能承受,令Lena近乎昏死过去。她双手紧抱住面前蚁怪的腹部,口中也持续被注入催情药。霎时间,大量异物涌入其体内,紧接着是一股温热液体;原来蚁怪开始植入卵泡,并进行射精工作。

    「唔唔~~嗯~~唔...嗯~~嗯~~」Lena如今无力反抗,任蚁怪为所欲为,直到蜜穴被充分填满,胶怪才慢慢抽离,动也不动地倒卧在地。其他围观的三只蚁怪立刻轮番上阵,在幽穴疯狂冲撞。密集的摧残让Lena下身不断潮涌,可观的淫水混和满溢的浓精喷洒而出;猛烈收缩的肉壁压迫阳物,促使蚁怪射精,充斥热液的腹部逐步隆起,硬是撑坏了原本合身的裙子。

    把个钟头过去,Lena的炼狱仍未结束,可她早被搅和得昏天黑地,不知今夕是何夕。先前口中灌入春药的蚁怪转移阵地,从背后扑将上去。「唔...呀啊~~怎...怎幺...还没完...呜啊~~~嗯~~呀啊啊~~~~」嘴里没了阻碍,Lena终于得以放声高叫。胀大的腹部像颗篮球吊在身前,虚脱、恍惚的她偶而发出一、两声呻吟,当下能做的便是耐心等候蚁怪完事。等最后一只蚁怪也倒地不起,她全身一鬆,即刻陷入昏厥。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Lena才缓缓清醒。她轻挪身子,发现黏液已经乾涸,略一施力便即脱落。她拍去身上的沙土,望向横陈的蚁怪尸体,再看怀有蚁怪后代的腹部,忍不住哽咽哭泣,哀悼身体不再属于自己,感伤美好青春已遭埋葬。

    Lena挺着大肚子,行尸走肉般地在林间踽踽独行。她心中一片茫然,根本不知未来在哪里。可上天似乎存心作弄,一只高度超过四米,全身映着诡异水蓝色的八爪蜘蛛怪就矗立在眼前。惊魂未定的Lena意志完全毁灭,欲哭无泪的她内心哀号道:「为什幺...为什幺我这幺不幸...」

    蜘蛛怪伸出长爪,迅速将神情萎顿的可怜女性举到半空。面对布满闪耀凶光、锋利尖锐长牙的大口,Lena面无表情地闭上眼,心道:「要吃我的话,就直接来吧...」

    不过,蜘蛛怪并没有取命的打算,而是将腹部弯曲朝上,和她裸露的下身遥遥相对。Lena偷偷一瞥,长满粗黑短毛的鞘形阳物已然在肉缝徐徐搔弄。

    「嗯...唔...不...不要~~哈呀...不要弄~~好...嗯...好痒...」内心沉潜的慾望重新点燃,她不由得发出娇嗲的呻吟。蜘蛛怪闻声,几支长爪随即扒光Lena上身衣物,抚摩坚挺双乳和圆滚大肚,并用长舌头绕着胸前蓓蕾打转、舔舐。她顿时全身瘫软,下身也出现「噗哧!噗哧!」的水声。

    感觉到Lena胯部已经濡湿,蜘蛛怪分开双腿,露出肉缝中央的温热蜜穴。「不~~不要~~~~~」目击鞘形阳具接近禁区,她绝望地哀声求饶道。无奈双手被制,双乳惨遭其余长爪摧残得扭曲、变形,乳白色的细流由蓓蕾流经怪物的长爪,如雨水般滴落。阳具在哭声中缓缓分开殷红的肉瓣,在淫液的滋润下快速滑进入体内。

    「呀~~啊...你...你干什幺...啊啊~~会...会坏掉...呜...不要呀~~~~」Lena察觉腹中有东西在捣弄,更确切地说,正抠挖着子宫壁,惊呼道。但接下来的画面更使她骇然:蚁怪留在肚内的灰色精液和桌球大小的橙色卵胞不断从肉瓣中间流出。短毛在肉壁和子宫磨擦,让Lena感觉肿痛刺麻,口中直嚷:「嗯...啊~~~住...住手~~呜...哈...受...受不了啦~~啊...噢~~~」

    蜘蛛怪三两下把子宫清得一乾二净,只见大滩精液和卵遗留在地。这时鞘形阳具分成二股,各自伸向两侧输卵管,然后高速抖动腹部,使之不断进出。「啊~~唔...哈...啊~~~噢...嗯...啊~~~」整个生殖器官都被抽送攻击,Lena尝到前所未有的强大高潮,下身瞬间完全麻痺;一丝唾液自嘴角淌下,金黄色的尿液失禁溃决。她目光呆滞,深陷于激烈淫秽的洪流中。

    「噢...哈~~嗯...嗯...哈~~啊~~嗯...」Lena激昂呻吟道,下身爱液四处奔流,双腿内侧部份完全沾湿。登上峰顶的她夹紧双腿,又有大量蜜汁从小穴宣洩而出。

    「唔...呀啊啊啊啊啊~~~~~去...去了啊~~~~~」她放声尖叫道,整个人不断抽搐、震动。蜘蛛怪知道猎物已达高潮,马上将Lena背转向牠,抬起双腿,继续推进、冲锋。

    「呜...啊...我...还...还要...」Lena接近崩溃之际,鞘形阳具前端小孔开启,在子宫、输卵管等处排出紫黑色的虫卵和黄褐色的热烫精液。于此同时,积极进攻未曾停歇,高潮略退的肉壁再次猛烈收缩。

    「呀啊~~~~又...又去...去了...噢~~~啊~~~」就听她一声大叫,双腿间洒出大量爱液,浸湿颤抖的双腿和蜘蛛怪的腹底。此后,她高潮了足足十回,蜘蛛怪终于“作业”完竣,造就大片浸润的土地,以及Lena再度鼓胀隆起的便便大肚。牠满足地将瘫软的猎物缠吊在网上,出外觅食补充能量,只留下双眼空洞、神情茫然、兀自颤抖的Lena虚弱地呻吟着:「啊...哈...噢...我...哈啊...嗯...要...要...坏了...唔...哈啊...嗯...」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