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差17岁的姐弟恋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8月中旬的一个晚上,天下着细雨。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站在路边,没有打着伞,头髮被淋湿,脸上、眼镜也挂着水珠。

    只见他拿出手机,不停在说:「我在桥头,你在哪里?」

    过一会,一辆蓝色的小汽车开过来,停在了年轻人的身边,车窗摇下,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朝着表年轻人问:「你是长河吗?」

    年轻人点点头,连忙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女人盯着年轻人上下打量,面无表情。年轻人也看了女人几眼,长头髮,黄色的短袖休闲衣,非常干练。淡淡的香水味传过来,甚是好闻。

    女人开着车,漫无目的,问:「咱们干什幺去?下这幺大的雨,不如我把你送回去吧。」

    年轻人说:「你不是在网上说一起去喝咖啡吗?」

    女人说好吧,然后找到一家离家比较近的咖啡馆。

    停好车,雨也小了。女人下车,穿了一件松蓬蓬的9分裤,穿着索康尼的运动鞋和年轻人一前一后进了咖啡馆。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分别点了自己的饮品。这时,才知道两个人是网友,在网上已经认识几天了,今天晚上是第一次见面。气氛好像还有点尴尬,女人说她的名字是红,年轻人的名字是伟。

    像所有陌生的男女一样,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女人聊自己的工作、生活。年轻人聊自己的学业、知识。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了。

    红要结帐,伟说:「我来请你吧。」

    红不答应,说到:「说好了我请你,你的钱留着回去打的用吧。」

    这时,伟面露难色说:「这幺晚,回去都开不了门了,如果你那方便,能不能借宿一晚呢?」

    红有点迟疑,说:「我那就一个单间。」

    伟说我睡客厅都可以,红看了看他,同意了。

    两个人一起回到了红的家里。一进门,红就去打开窗户。说:「我只有週末才回来住,平时是不回来的。」伟看了看房间,典型的一室一厅的结构,房间比较小,但也比较温馨。

    红赶忙找了床单、枕头和毛巾被,给伟说,你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对付一个晚上吧。然后帮忙把沙发放下,把床单铺上。

    红进房间,拿了衣服说:「天气太热了,我先去沖个凉,你看看电视吧。」红走进卫生间,关上门,打开水龙头开始沖凉。

    伟打开电视,一个台一个台的换着,看什幺也看不下去。浴室里传来的水流声,扰动着他的神经,让他无法专心,也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幺。

    不知过了多久,红打开门。用毛巾包着头,穿着一件齐P吊带的丝绸睡裙。胸前时隐时现,一双浑圆有力的长腿,在灯光下散发着光泽。特别是一弯下腰,饱满的臀部仿佛呼之欲出。

    伟咽了咽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穿成这样,什幺用意,难道想勾引我?女人找了浴巾和牙刷给伟,催促伟也赶快洗了休息。伟走进浴室,脱的光光的,刷完牙。

    等到去开淋浴时,不知道哪个是热水哪个是冷水。便隔着门,大声的问红。红解释不清楚,推门就进来了。伟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下身。

    红好像看见空气一样,没有一丝扭捏或者不好意思,帮伟把水调好又退了出去。伟一边洗一边想,她怎幺这幺开放呢,看来肯定是大风大浪都见过了。

    刚洗完澡,还没等出门。突然灯灭了,停电了。已经接近午夜,红也说不好自己的电表箱在哪,只好找了一根蜡烛,勉强照照亮。

    红走进屋里,说我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但门没有关上。伟也躺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入眠。

    红在里屋继续的和伟说着话,要不时的提高声音才听的清楚。她说,这样太费劲了,你到里屋来,咱们躺着聊天嘛。伟说:「我已经脱了衣服,不好意思。」

    红说:「你没有穿内裤吗?就穿着内裤就可以了。」

    伟只好穿着三角内裤,走进里屋躺到红的旁边。

    屋子里漆黑一片,谁也看不清楚谁。两个人聊着八卦,红说:「我困了,可睡不着,你挠着我的手心,我就容易睡。」

    伟只好轻轻的挠着红的手心,也撩拨着她的早已躁动的心。

    过了一会,红转过身背对着伟,一会又转过来,她就这样不停的翻身,而伟直条条的躺着,不敢动。突然,红神出手,一下抓到伟的早已滚烫梆硬的下身,不停的抚摸,轻轻说:「你是不是想做爱啊?」

    伟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把红抱紧。然后扑上去开始疯狂的亲吻红。红也热烈的回应着伟。两个人叠在一起,仿佛忘记了时间的存在。

    伟一件一件把红的衣服脱下来。红就像一只赤裸的小羊,露在伟的面前。伟趴到红的身上,开始亲吻她的脖子,她的胸。红的胸不大,但是两个乳头服务是两个樱桃,一口含下去,红就嘤的一声,随着伟的舌头在乳头上打转,红的声音开始时断时续,抑扬顿挫。换了另一个头头,也是如此。

    慢慢的,伟开始向下探索幽密的丛林。刚刚用手摸了一下,感觉粘滑滑的,早已洪水氾滥,水流成河了。可见红早已经做好了挨操的準备。

    伟埋下头,一丝丝特有的腥味传来,刺激着他的嗅觉,让他更加兴奋。当伟的舌头滑过红的蜜豆,红再也矜持不住了,「啊......」的一声,伟听到声音,一下子把这个肥美多汁的鲍鱼含在嘴里,不停的吸允这世间最美味的汁液,也不断的用柔舌探索着红的未知领地。

    红就像变了一个人,嘴里面已经发不出完整的声音,「呜呜呜,啊啊啊,嗯嗯嗯」不成曲调,没有矜持。两只腿把伟的头夹紧,不停的蠕动着下身,仿佛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上爬,她迫切的需要自己的水洞,被不停的抽插。

    伟看到时间已经成熟,赶忙把滚热坚硬的阴棒,插入红那水淋淋,热乎乎的仙人洞中。红大声的叫唤,伟听到之后,仿佛充电的马达,不断的抽插。不过有一分钟,就趴在红的身上不在动弹。

    红还没有反应过来,问:「你都射了?」

    伟羞涩的点点头。红说没事的,处男就是这幺快的。

    之后很多年,红对伟说,其实第一次她很满足,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满足。因为第一次有一个处男把他宝贵的精液注入她的身体。

    云雨过后的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光溜溜的身体互相摩擦着,伟的两只手不停地在红的后背、乳房、臀部游走,时不时的还要轻轻触碰那黑暗的森林。红享受着这一切,闭上眼睛,喃喃的说着悄悄话。

    红的内心是激动的,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被一个小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压在身体下,狠狠的操着。

    虽然没有到高潮,但是内心还是有一点满足,有一点激动。毕竟,和上一个男友分开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来,没有被男人碰过。多少个夜晚,孤枕难眠,有时还要靠看一些淫书黄片来止渴,哪及的上这幺样一个年轻人来的炽烈和刺激呢。

    回想着刚才的一幕一幕,感受着伟的手在她身上游走,内心的火再次被点燃,小洞又开始不由自主的流出那晶莹、神秘的爱水。

    红把伟的手拉住,一点点的往下探去。伟心有灵犀,摸到刚刚饱受摧残的美鲍鱼,粘滑滑的,知道红的春心又蕩漾了。不由得身躯一震。开始用手揉着红的樱桃乳头说:「你又想了?」

    虽然天黑看不清楚红的脸,但是能感到她脸上的彩霞。她轻喘着说:「嗯,还想要。我都好久没有尝过男人的味道了,也没有尝过鸡巴的味道了。」

    伟心领神会,又一次把嘴堵上了红的嘴,两个舌头在一起纠缠互动,时而你挑逗我,时而我挑逗你。而伟的手早已经顺着红光滑的小腹,滑到红的密林,轻抚着红的毛毛,探寻着红的小珍珠。

    红被伟堵着嘴,下身被伟轻轻摩擦着蜜豆,只能「嗯嗯嗯」的发着闷声。而洞口的水已如汪洋大海,流到伟的手上,流到床单上。

    伟见状,忙的要去吃红的大补液,红啊啊的说到:「不要了,不要了,我受不了,快操我吧,操我的骚批吧。」

    伟哪里受过这些,哪里听到这样淫蕩的叫喊。忙扶着早已胀起的阴茎,刺溜一下滑入那深不可测的密洞。

    红喑呜着,说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语。伟趴在红的身上,把红压的死死的,阴茎规律的在红的阴户抽插,摇摆。红的双手把伟抱紧,双腿叉开又把伟缠住,仿佛想把伟整个塞入自己的阴道才能满足。

    毕竟伟的性经验不过,哪里见过如此的阵仗,心里就有几分忐忑,这个女人欲望这幺强,满足不了她可怎办呢,越这样想,越觉得精门难守,只好大声说,我不行了。然后一泄如注,把怂射到红的屄里。红还在那里喊,不要射啊。可一切又结束了。

    红的脸上还泛着春潮,却又这样半途结束,自然十分扫气。可她觉得,处男嘛,就这样,得耐心点。于是只好安慰伟,说没有关係,慢慢来。然后两个人又搂到一起,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折腾了两次的人都很疲倦了,就这样抱着睡着了。

    突然,伟醒了。天还没有亮,觉得这一切好像那幺不真实,可红却实实在在躺在自己的旁边。

    这时,伟的鸡巴又蠢蠢欲动了,然后趴到红的身上。红还在半睡半醒,就这样迷迷糊糊的,伟又一次插入红的屄里,在红的半梦半醒间,又一次把红日了。

    这样赤裸的男女,抱在一起,一直睡到早上九点过才醒来。两个人可以看清对方,反而觉得有点点不自然了。然而红的心理却在想:被这个小伙子连着操了好几次,水都流了那幺多,却还没有到,太难受了。便开口对伟说:「男女之间的事情,不能总是一个人到,如果总是一个人到的话,是不能长久的。」

    伟的心理很明白,红的意思就是说,你把我操了好几次,我却还没有到呢。如果总这样,两个人只有拜拜了。顿时觉得压力山大,心想可别砸锅啊。

    两个人去洗澡漱口,又回到房间。虽然拉着窗帘,但屋里的光线也比较强了,两个人都是可以互相的看着对方,对方的身体全部落入对方的眼里。

    伟心里想:这个女人,乳房虽然不大,但身材不错,小腹也没有赘肉,双腿光滑修长有力,看不出是快四十岁的女人。

    而红却在想:这个男人怎幺这幺瘦啊,身上都没有肉。还有他的鸡巴也不大,我前几个男友可比他粗大多了。不过,有总比没有强啊。

    两个人互相看着,却是各怀心思。红伸出手,把伟拉住,贴到她的身体,两个人挨到一起。

    肉贴着肉,脸贴着脸。两个人又一次,开始释放性的荷尔蒙。整间屋子都充斥着淫蕩的味道。伟翻身把红压住,又把舌头伸入红的嘴里,两个人睁着眼,你看我我看你,渐渐地,都把眼闭上,享受着美妙的湿吻。红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期待着伟的进一步行动。

    而伟其实这个时候,心里压力是很大的,怕把事情搞砸,就是在这样複杂矛盾的心理下。又一次把红的乳头含到嘴了。借着光,看到红的乳头,红中带紫,含在嘴里,有一种满足感,想像着这样一个女人,居然被我吃着乳头,在哪里呻吟着,哼出淫蕩的声音,就吸的更卖力了。

    红的乳头相当敏感,觉得就有无数的蚂蚁在乳头、在心里爬,既痒痒又舒服。不由的咿咿呀呀,毫无节奏的呻吟欢愉着。阴户又一次湿润了,不受控制的湿润了。水顺着小凤,不断的流下来,流到大腿内侧,流到床单上。

    伟用舌头舔着乳头,然后开始舔着红的小腹,一直舔到红的森林。这是伟第一次清清楚楚看到红的私处,前几次由于光线根本看不清,只有用阴茎感受了红的批的温润、刺激。

    慢慢的,伟把头埋到红的鲍鱼前,用双手轻轻把红的双腿分开。完整的鲍鱼暴露在伟的面前。两个大阴唇紧紧的把阴道挡着,但是爱水已经把阴唇浸湿,已经流到屁眼。

    伟慢慢的把红的两片阴唇分开,露出里面红色的鲍鱼肉。心里又忐忑起来:看红的阴唇,已经黑的发紫了,明显身经百战,摩擦无数。我这次能不能把她操到呢?

    带着忐忑,伟把舌头伸到红的阴道。红早已不顾矜持,大声的「啊啊啊哎哎哎」的叫起来。伟心里想,只有把前戏做足了,才有可能操到。便施展十八班武艺。在红的蜜豆和阴道,还有会阴和菊花间疯狂的吮吸,挑逗、摩擦。

    红已经溃不成军,水流的哪里都是。伟不断的把红的淫水吃下,不断的刺激红的最私密的地方。

    这个时候,谁都难以想像,平时端庄严厉的红,居然像这样一个八爪鱼,疯狂的扭动身体,头髮乱蓬蓬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喊声。红用双手把伟的头抱住,说:「我不行啦,我受不了了,别舔了,快操我吧。快操我吧。」

    伟还在不断的用舌头把玩着红的蜜豆,吃着红的爱水。嘴上,嘴唇都是红的淫液。

    红哀求道:「快操我吧,我的骚批要鸡巴操啊,求你了啊。」

    伟看到时机差不多了,赶忙挺起身来,把鸡巴插入那早已湿漉漉的骚批里,红仿佛吃了解药,一下子就舒服了。只是嘴里说:「使劲操我啊,别捨不得用力啊,把我的骚批操红操烂。」

    伟听到后,卖力的在红的批里进进出出,感觉毫无抵挡。心想:三十如狼,这批确实宽鬆了,操起来毫不费力。

    过了一会,红说:「翻过来,翻过来」

    伟赶忙拔出鸡巴,只见鸡巴被水泡的发亮,上面全是红的骚水、淫水、爱水。红赶忙翻过身,把她的饱满的臀部高高翘起,把头埋在枕头上,等待着伟的狂风暴雨。

    这时候,伟早已看清,红的屁股是那幺的丰满,那幺的圆润,那幺的光滑。配合红纤细的腰肢,完全是一副视觉盛宴。如此美貌的身材,如此高耸的丰臀,就是再等我去操啊。

    伟按耐不住,把嘴凑到红的屄上,伸出舌头,在红刚刚被操了的屄上疯狂的舔起来,红冷不防被这样一舔,更是如坠云里。嗯啊不停,然后喊到:「快操,快操,快操!」

    伟停下来,扶着阴茎,在红高耸的丰臀后面摩擦着,找着红的水洞,然后毫无阻力的伸入到红的批了。

    这时红的批完全是汪洋大海,温暖,滑润。鸡巴在红的阴道里就那样一下一下的,扑哧扑哧的插着。时而用力顶住红的阴户,用力的摩擦。红的乳房不断的上下甩着,屁股也不停的耸动着,双腿也不停的夹着。

    正当伟插到花心深处,红突然声音提高了几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把伟吓了一跳,不敢动了。

    过了一会,红才恢复了声音。伟忙问她,你怎幺了。

    红满脸潮红的说:「我到了,好舒服啊。」

    伟心里想:原来这就是女人的高潮啊,从来没有经历过,不知道女人的高潮是这幺强烈呢。既然红已经到了,伟的心理压力小了许多。开始在红肥大的屁股上使劲的抽擦,每一次都伸入阴户深处,配合红的规律的嗯嗯声,听着撞击红的啪啪啪的声音,伟又一次把精液留在红那黝黑而又神秘温润的批里。

    两个人满足的搂着,互相抚摸着,感受着刚才的一切。

    过了好一会,伟才问道:「你高潮叫的声音好大啊。」

    红吃吃的笑着说:「也不知道怎幺了。以前的时候怎幺操,我也不能到高潮。后来看了黄片,学了很多招数。各种体位都试验了,最终在我翻过来,被男人老汉推车的操,我才第一次知道了高潮的滋味。然后好像固定了一样,每次操我都要翻过来,被后面插入的鸡巴操到高潮。」

    两个人一直缠绵到中午,然后才起床吃饭。世间的事情就是这幺奇妙,这样特殊的两个人,以为不过萍水相逢,男女饑渴难耐,互相满足一下。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