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奴女翻译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当多年的老朋友兼同行前辈郭鹏把小红介绍到刘广宇的《时尚》杂誌社时,刘广宇并没有特别地去注意这个新来的女翻译。

    二十三、四岁的小红穿着很休闲,一米六几的身高,看上去并不是那种特别重视打扮的女生;她的长相说实在也就中等偏上的水準,垂直的头髮不算很长但也能及肩,眉眼和嘴巴都比较大,家常的气氛中倒是有那幺点野性的味道。不过刘广宇并没什幺兴趣,因为既然是郭老兄介绍来的,多半又是他的什幺情人吧。

    他们哥儿俩从二十岁左右认识,一块玩到如今快三十的岁数,交情虽好,但也还没到「朋友妾,不客气」的地步,况且,对于美国日本都留过学,已经品嚐过不少东方和西方姑娘滋味的刘广宇来说,这种程度的外表还不足以勾起他太多的遐想。

    「这郭老兄的口味就是杂啊,什幺口味的他都好,前两年是歌手,这回又是个完全家常的了......」刘广宇私下里和亲信的主管聊起这个叫小红的翻译时,曾经这样说道:「不过人家的事情咱们也不管那幺多,反正她工作能力确实还真不错。」

    这是实话,虽然小红的打扮不是那幺特别时髦,但做起这《时尚》杂誌的新闻和资料翻译,却着实地完全不含糊,每天上班后踏踏实实地做在电脑前面埋头工作,不管是时装还是化妆品消息,或者什幺娱乐圈的资讯,都能很快地把稿子翻译整理出来,而且内容上面从来不会出那种因为对某些概念完全外行而导緻的硬伤。到职两个多月以来,她的成绩和水平在杂誌社上上下下是有目共睹的。

    「行啊老兄,那姑娘的水平还真不赖,要是没有嫂夫人在,我估计你就把她留在你那边做事了吧?」

    这是刘广宇杂誌社大楼附近的一处小酒吧,他和郭鹏凡是单独约着小酌聊天通常都是在这个地方,这里音乐不是很吵,也没有那幺多喧闹的酒客和流莺,两人往往在这里通宵畅饮,无所不谈。此刻已经是半夜。

    「介绍过来给你用还不好?」郭鹏举起喜力酒瓶和刘广宇碰了一下笑着说:「听你这幺说,就是说小红还好用吧?」

    「哈哈哈哈,上班时候是我用,下班就是老兄你在用了啊,我怎幺知道好不好用?再说她那样的类型,我确实兴趣不大——太乖了。」

    「哎,这次你老弟可走了眼了,」郭鹏说:「你总该听过『闷骚』这个词儿吧?」

    「哦?——是那种类型吗?别说,还真没看出来。」

    郭鹏没有立刻回话,微笑着似乎在考虑什幺,过了几秒钟突然凑近刘广宇用稍微小一点的声音问道:「怎幺样?今天要不要一块去试一把?」

    刘广宇一下子有点懵,这样也行?他和郭鹏交情归交情,但还从没在一起玩过姑娘,况且要是应召的妓女还好说,事先说好了怎幺都好办,可这情人毕竟就是另一回事了,这老兄今儿不是喝多了吧?

    「我当然是没问题,不过是不是有点......」

    郭鹏看他发愣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担心什幺,放心,放一百个心,什幺也不会妨碍,我先给小红打个电话让她準备一下。你老弟先买单吧,今儿的酒你来请,一会的娱乐我来请,这不就扯平了吗?」

    小红租的住处离写字楼不远,正好也喝了酒,两人便都没有驾车,闲聊着信步走到小红住处的小区。上了二楼,郭鹏突然对刘广宇说:「一会你先别出声,我安排好了,决定权都在你。」

    「哎?」刘广宇显然没明白郭鹏的意思。

    「马上你就明白了。」郭鹏随手转开了防盗门。

    小红的家门居然没有锁上,估计这也是郭鹏在电话里的吩咐吧。郭鹏把刘广宇让进门随手上了锁,两人直接走进卧室。

    虽然之前来过一次,但这还是刘广宇第一次进到卧室,屋里只开着一盏床头灯,光线比较暗,但可以清晰地看到床边,端正地跪坐在地毯上的女人身体,似乎是全裸着的。

    「小红。」郭鹏开口了。

    「小红恭迎主人。」这无疑是小红的声音,但是和平常在办公室的时候有种微妙的不同,那种恭顺而驯服的温柔语调,一瞬间让刘广宇觉得自己来到了古时候的王侯之家,而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友人情妇家中。

    我操,他们原来是这种关係啊!这大哥比我想的更有一套......刘广宇脑海中刚冒出这个念头,随即听到郭鹏问:「我吩咐你的事情都明白了吧?」

    「是,主人要带朋友来一起用我,所以在客人允许之前,我不会看到客人的样子。」

    刘广宇这才注意到,小红戴着幪眼罩。

    原来不要出声是这个意思......刘广宇一边想着,一边发现自己双腿间的小兄弟已经开始有所反应。

    郭鹏示意刘广宇在沙发上坐下,拉起小红脖子上的一根带子,牵着她来到刘广宇面前,刘广宇这才看清楚,小红的脖子上原来戴着一只宠物用的项圈,而在被郭鹏牵着的时候,她一直很自觉地以双膝着地的姿态跪行,身体前倾,一对微微下垂的乳房比平时看起来更加丰满诱人。注意到这两点之后,这种感觉令刘广宇的小兄弟更加兴奋。

    「现在你就在客人的面前,该对客人问候一下吧,知道该怎幺做吗?」郭鹏问道。

    「是......欢迎主人的客人来一起玩小红,小红会努力让客人满意的......」小红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双手摸索着解开了刘广宇的腰带,刘广宇稍微抬起腰身,让小红能够顺利地把他的长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下,随后小红轻轻握住那根早已硬挺的阴茎,低头张开双唇吮吸起来。

    这时郭鹏已经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拿出香烟,给刘广宇也递了一支,两个男人便穿着衬衫,一面吸着烟休息,一面交替享受着小红的口舌服务。在郭鹏需要的时候,他就会拉动项圈上的绳子让小红跪着移动到自己的双腿间,再过几分钟又会用脚推推小红的身体或屁股,示意她过去伺候刘广宇,刘广宇让小红连吸带舔几分钟后,也照样用脚把小红再推向郭鹏。

    小红十分顺从地交替为两人埋头做着口交,她的口交技巧不算生涩,但力度不大,同时却又「吱啾」有声。这样能让男人既感到舒适快意,又能在刺激不算太大的情况下轻鬆地做较长时间的享受。

    应该是郭鹏调教的结果吧?刘广宇想,同时他看到小红十分自觉,在从一边的胯下转向另一边服侍时,会留一只手握住没有用嘴伺候的阴茎,上下揉动;而且还会有意把上身抬起一些,让男人在接受口交的同时,能更方便地伸手玩弄她饱满的双乳。

    在小红如此的伺候下休息了片刻,刘广宇有点被舔得兴起,向郭鹏做了个徵询的眼色,用手指指床,示意是否可以正式提枪上马。郭鹏自然不会扫了好友的兴緻,当下站起身来拉拉小红项圈上的绳索。

    小红顺从地鬆开刘广宇的阴茎,让郭鹏牵着爬上床趴着翘起屁股,一边扭动着一边说话:「请、请来尽情地操小红的小屄吧......」结巴的语气似乎也表示出她在觉得羞耻,但毕竟也是主动说出来的。

    刘广宇发现,小红的屁股和乳房一样,比平时穿着衣服时看上去要圆润而有弹性得多,但比起这个令刘广宇更加兴奋的是,平时的小红半个髒字也不会说出来,在办公室里听到同事们有时开个稍微色情的玩笑,也只会带着少许脸红地跟着微笑而已,可现在却实实在在地说出了这样淫贱的话语,这就让刘广宇这种虽然经验不算少的男人,听在耳中也感到一种莫名的亢奋。

    郭鹏拉开床头小柜子的抽屉,取出一只避孕套递给他:「来,兄弟,看你兴緻不错,正好你是客人,你就先用吧!」

    这就没什幺好客气的了,刘广宇点点头,接过避孕套撕开戴上,一手扶着阴茎,一手按着小红浑圆的屁股,对準那早已湿漉漉的洞穴一插到底。

    只听小红「噢啊」一声叫了出来,声音中充满了欢愉之情,而且更妙的是,她发出的还不光是无内容的浪叫:「啊......客人的鸡巴操进来了操进来了!......操得小红的小屄舒服死了......真好......请客人加油用力操我用力操我......啊......对对,用力打我的屁股吧......小红太幸福了......啊啊啊......」

    刚才还很安静的屋子,一下子气氛变得热闹起来——小红的淫声浪语、刘广宇抽插小红的身体碰撞声和小红阴道中的水声,加上两个男人交替着掌掴小红屁股的拍打声,构成了这幅淫乱画面最好的背景音乐。

    郭鹏似乎并不急着和好友分享,而是背靠着另一侧的床头坐定,伸脚到小红的身下,用脚趾逗弄着小红的乳头。

    小红叫起床来实在比想像中的要精彩多了,尤其是从平时的印象根本无法想像,这才让人玩得更有乐趣......刘广宇一边抽送一边想,他现在是更加由衷地佩服郭鹏懂得享受情趣和调教的本事。

    在小红「啊啊,玩死我了」的淫蕩叫声中,他一边保持着插入的状态,一边把小红的身体翻转朝上,随后将小红双腿抬起,用双手将腿弯按到她肩头附近,而在动作的实行过程中,这女人身体的柔软也大出刘广宇的意料。

    他改变了一下自己的体位,两脚着床,用半蹲的姿势骑在小红身体上方,让阴茎几乎垂直向下,用打桩的角度插着小红的肉穴,这样一来,使得小红发出更加惊天动地的欢叫声。幸好来的路上就听郭鹏说过这里的房子隔音很好,不然刘广宇真要担心邻居会过来抱怨了。「啊......啊......真过瘾!请主人再用力呀!谢谢主人操得小红这幺舒服!」看来小红已经被玩得昏了头,分不清楚是谁在干她,只懂得把平时说惯了的话随口叫出来,刘广宇此刻也玩得到了兴头上,心一横索性伸出手,帮小红把幪眼罩摘了下来。

    「噢噢——啊——小红被操得好舒服好舒服好舒服......啊,原来是头儿......唔唔......唔......」小红虽然正在被干得高兴的迷乱中,但看清了客人的面孔,不免还是有点吃惊,但也只不过是有点吃惊的程度而已,此刻她也没心思去想更多的事情,就算想说什幺,嘴巴也被终于看得性起的郭鹏的阳具塞了进来,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而已。

    刘广宇一边继续着抽插,一边对小红说:「你别担心,在这边玩你归玩你,回头咱们在杂誌社里,该怎幺着还是怎幺着,我分得很清楚,放心好了。」小红点点头,「唔唔」两声示意听懂了他的话。

    两位男人终于把上身的衬衫也脱了下来,正式在他们的女奴身上开始了并肩作战。微弱的灯光下,只见小红媚眼半张,因舒畅而有些迷离的双眸无目的的四处流盼,她的嘴里还在服侍着郭鹏的阳具,只能不断地从鼻子发出兴奋的哼声;而她的身体在刘广宇的撞击下,一对饱满的乳房呈波浪状有节奏地跳动着;与此同时,她的一只手在扶着插进自己嘴里的阳具,另一只手则在飞快地揉动着自己的阴蒂。

    这淫靡的景像,让刘广宇觉得此刻身下的这具肉体,和平时的女翻译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现在的小红只是一只驯服的雌性,在任男人们享用的同时,自己也在享受肉慾快乐的雌性而已。

    「要在男女性事中令双方享受到完全的快乐,必须首先要让女性完全放下自己作为人类的矜持。」这些中世纪欧洲的色情作家们说出来的话,确实是百世不变的至理铭言。而能让一个有着相当文化程度、从事正经职业的知识女性做到这一点,也该说郭鹏确实是很有一套的了。

    看着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的小红,两个男人也兴緻大发,毫不留力地在她的嘴巴和阴道用力抽插起来,小红在他们的夹攻下,「呜呜」地发出音量更大的欢喜哼声。

    玩了片刻,两个男人让小红再次翻身向下做狗爬式,郭鹏又取出一个避孕套自己戴上,从后面插入小红;刘广宇则取下套子,换到小红面前接受她的口舌服务。

    这次两个男人不再主动抽送,而是让小红自己前后晃动身体,这样子向前晃动时就会把刘广宇的阴茎向喉咙迎接,向后时,则是用肉穴将郭鹏的阳具吞得更深。这种方式的性交,更加令男人有种正被女奴伺候的感觉,让刘广宇不禁发出满足的喘息:「我操,你把小红调教得真棒啊!」

    「就得调教到这个程度,才能玩得尽兴嘛。」郭鹏回答,顺手又拍了拍小红的屁股:「你要高兴,以后经常来一起玩吧,好兄弟嘛。」

    「那当然好啦,恭敬不如从命。」刘广宇说着,边看看小红的脸,发现她听到自己的回答,也正在用喜悦的眼神看着自己,同时一边用嘴吮吸着龟头,一边用扶着阴茎的纤手微微用力捏了两下。

    刘广宇突然有种冲动,开口问郭鹏:「对了,你平时用她的后门多不多?」

    「不算特别多,不过她能适应。」郭鹏哈哈地笑了起来:「怎幺着,老弟也有这个兴趣?不过,她还没被这幺玩过呢......小红,想不想被我们前门后门同时操?」

    小红吐出刘广宇的阴茎,脸上泛起一层红云:「小红是主人的,不管主人喜欢小屄还是......屁眼,都可以随便操......玩得越尽兴,小红也会越高兴的。」

    「好!」、「好孩子!」两个男人听到这回答,同时喝了声彩,郭鹏当即躺了下来,拉拉小红项上的绳索,命令她趴到自己身上,把阴茎插进她的肉穴,然后伸出双手到小红的屁股后边,把她的两边屁股向外掰开,令肛门最大限度地暴露出来,小红忍不住「啊」了一声。

    郭鹏对刘广宇说:「来,上吧,她既然说玩得越多她就越高兴,咱们就满足她!」

    「哎,那就不客气了!」刘广宇看看小红菊蕾的扩张程度,心想既然这后门是开发过的,现在小红又已经是发情的状态,况且自己那话儿上边也还有小红的口水,应该不会有太大难度吧!一念及此,便一口气将自己的小兄弟插了进去。

    「啊哦!——」虽然早已做好了精神準备,但小红还是控製不住地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喊叫,这种叫声让两个男人同时联想到母兽的低吼。

    实际上,刘广宇也差点就叫了出来,他以前虽然也玩过其他女人的后庭,但毕竟没有在女人的前门也有一根活生生的肉棒插着的情况下这样干进去过,他能感觉到,小红的身体在随着他的插入而开始剧烈地颤抖,原本便已不宽鬆的肛门更是开始因为紧张而收缩。

    「哦哦啊......第一次被这幺同时操,好厉害......啊啊......」小红的声音里无疑仍带有淫蕩的快意,但也明显能听出带着几分苦楚的味道。

    「怎幺样,还行吗?」刘广宇问道,毕竟这是头一回这幺玩,也不是色情小说,要是真把姑娘给玩坏了总归不是好事。

    「啊......没关係没关係......」小红呻吟着回答:「......从电话里听到主人要和朋友一块来玩我......啊啊......我就想难免总得过这一关......啊......而且刚才也幻想这样半天了......不好受......不过也好受......啊啊......没关係,干我吧!」

    郭鹏抱住小红的身体,在她嘴上亲了一下,毫不在乎她刚给自己的好朋友做过口交:「好孩子好孩子,那我们就这幺继续操下去了!」说着,耸动下身开始大抽大送起来。

    「啊!啊啊啊......对对,主人请你们随便玩吧......操死小红吧操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红用更高的音量叫着,刘广宇也开始了用力的抽送。

    在小红越来越大声的「死了呀......飞了」语无伦次的乱叫中,两个男人抽插的速度和力度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大,还一边插着两个洞穴,一边伸手或揉或捏地玩弄着小红的乳头、屁股、大腿和阴蒂。

    在小红的欢叫声达到最大的时候,刘广宇在她的肛门里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等他把阴茎抽出小红的肛门,郭鹏坐起来一个翻身将小红压在身下,在肉洞最后冲刺了数十下后,也在小红的尖叫声中把阴茎拔了出来,强忍着冲动摘下套子,把肉棒举到小红面前爆发,小红配合地开启朱唇,迎接着主人的男性雨露。

    白色的精华洒落在小红张开的嘴里,也有一些射到了她的脸颊、额头和耳朵上,但此刻的小红根本无力也不想抬手去擦拭,任凭脸上、以及嘴角和肛门中流出的白色的液体向下流淌着。她的两眼似闭非闭,嘴角露出淫蕩而满足的一丝笑意。

    三个人经过如此这般一番肉体厮战,暂时谁都不想再动弹,便都完全放鬆地躺在那里,享受激情后的平静。

    「好啦,」休息片刻之后郭鹏第一个坐了起来:「我先回家了,老弟你要是没什幺事情,就在这里休息好了,明天早上让小红叫你起床。」

    「哎,嫂子不是出差了吗?你不在这边休息?最近都难得聚一下。」

    「啊,不了,我明天还有个会要开,得回去準备一下,你就先歇着吧,甭起来了。反正只要你乐意,以后这幺玩的机会多着呢!」郭鹏穿好衬衫,又弯腰抱了抱小红:「我先走了,好好伺候广宇,没问题吧?」

    「没问题,小红一定把客人服侍好。」小红虽然仍是躺着,但声音已经又回复到了顺从温柔的状态:「主人放心。」

    「差不多该起床了,早点要吃什幺?牛奶麵包还是油条豆浆?」

    刘广宇被小红温柔的声音唤醒时,一睁眼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对微微晃动的大乳房,然后便看清了这声音发出者的全身——除了脚上穿着一双凉鞋和脖子上的项圈之外,小红的全身和昨晚一样,仍是完全裸裎着的。

    「啊......就油条豆浆吧。」刘广宇一边回答,目光不由自主地仍被小红的裸体所吸引:「你平时在家里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吗?」

    「是,」女奴的脸上红了一下:「是主人吩咐的,只要不是太冷的时候,在家都要这个样子,一开始的时候不大习惯,后来习惯了也觉得这样挺好的......那您先洗漱,我也先穿件外衣,下楼去把早点买回来。」

    十几分钟后,刘广宇坐在桌旁,开始享用油条豆浆的中国北方传统早餐,而负责招待他的女奴,此刻则跪在他的两腿中间,用舌头服侍着他的小兄弟,帮助男人打醒一天的精神。

    「我——操!过去还从来没有过这种享受的感觉啊!」刘广宇没有说出口,但在心中实在忍不住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开始明白并且由衷地越发佩服起郭鹏的享乐主张了。

    在这个时代,想要经常能找到女人上床并不是很难的事情,但不管是露水情人还是正室太太,都总会有些作为「女人」的矜持,而不会这样无条件地驯服和侍奉,妓女的话虽然是可以做这些事,但明码交易的感觉又太过强烈。

    刚才小红开始口舌服务前对他说:「今天还有一整天的工作,别累着了,就坐着吃饭休息,让我帮你吸出来好了。」这话听在耳朵里,实在是让男人何等愉快!惟有小红这种经过调教,彻底化为性奴的女人,才能够为男人带来这种高高在上的享受感。

    心里想着这样的念头,眼里看着小红性感的裸体,刘广宇忍不住将腰部一下一下地挺起,小红显然感受到他的兴奋,抛出充满爱慾的娇媚眼神,同时用手抚
    弄着他的阴囊,嘴上也加大了吮吸的力度,承受着男人热情的突刺。

    不一会,刘广宇的阳具便在剧烈的抖动中向女奴的口中射出了无数的精液,小红一边用双唇温柔地包裹着肉棒,一边「咕嘟咕嘟」地把精液喝了下去......

    「我先去上班了,你要是累就休息一下,下午再来吧,我就说你给我打电话请过假了。」刘广宇出门时说道。

    「谢谢头儿,」在杂誌社的时候,小红从来没有笑得这样迷人:「下午上了班,我就又是一个正经的姑娘了,所以趁现在还是女奴的时候说出来吧......其实我除了主人之外,最喜欢的就是主编你了,所以,欢迎以后经常和主人一起来玩哦!」

    刘广宇走出小红住处的楼门,感受着清晨明媚的阳光洒在脸上,发觉自己很多年心情都没有像现在这幺好过了。他突然想起,有个问题从昨晚就想问郭鹏或者小红,但一直忘了问——究竟郭鹏是怎样把小红调教成这个样子的呢?想来应该是个很长的故事吧。不过反正还有的是机会去了解,正如郭鹏昨晚所说,以后这幺玩的机会多着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