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琴教师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如今,好多年过去了,这件事我始终没跟任何人说过。最近我要结婚了,对象很不错,他是个很上进、勤奋而且诚恳的人。但是也很无聊。这就是人生。

    现在说说我与阿霖的故事吧。

    阿霖是我的学生,我教他的那年他高二,才17岁,很年轻。

    而我也从大学刚毕业不久,出来工作了二、三年,工作不算稳定,大多都接接家教,那时候大概25岁吧,青春正茂。

    阿霖的样子就是普通的高二学生的样子,有点羞涩,中等身材,是年轻男孩那种精瘦而结实的样子。不难看,但也不特别突出。

    初见他的时候,他只看我一眼,就低下头来。

    那天我穿了一件样式简单的白色连身裙,外面套了米色针织外套,长长的头髮披在肩上,看起来十分优雅、有气质。

    他的父母跟我说明,他家孩子从没学过钢琴,但是最近因为功课压力大,突然便说想学琴,纾解课业压力。

    我不疑有他。

    其实没教过这幺大的学生,以往收到都只是国小、至多国中的孩子,可是我想说无所谓,他才高二,高二的小孩,能有什幺威胁性?

    我错得离谱。

    一开始,阿霖表现得像个正常、乖巧的学生,虽然琴学得不快,天份也很有限,但很认真、很听话,非常有礼貌。

    唯一让我有点介意的是,当他学琴时,我坐在他身边,有时候他的手肘会轻轻地扫过我胸部,像是很不经意的那样,撞在我最敏感的乳头上。

    虽然表面不说,但是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禁地起了小小一阵轻颤,好像里面有什幺东西,短暂地醒了一下。我只有拼命克制自己,不露出异样。

    其它学生都不会这样,可是我说服自己,因为这是个大孩子,那张椅子对我们来说太小了(实际上并不小),他也不是故意的,藉此压下心里那股不对劲的感觉。

    那时候,我和男朋友分手有一阵子了,始终没有新的对象。

    我并不想自夸,但就算与音乐系众多女孩相比,我的外貌条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大的杏子眼、玲珑的瓜子脸,小巧的嘴和鼻子,一头柔顺飘逸的长髮,身材也不差,修长的美腿,纤细的腰,还有前凸后翘的身材。以前的男友都曾称讚我胸形和腰线很美。

    在遇到阿霖之前,我并非什幺人事不知的小白花,我有性经验,也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信,但不曾沉溺在肉慾中。

    大学到工作的这段时间,我交过两任男友,跟他们都发生过关係,他们显然都对我的身体很满意。其中一任分手后,还很含蓄地说想维持「比普通朋友再多一点点的关係」但被我拒绝了。

    对我来说,跟他们做爱,是因为那时候爱着他们,愿意满足他们的需求,但是性行为本身,对我是可有可无的。我从来没有从里面得到什幺快感。

    所以,当阿霖这样轻轻地撩拨,我就起了反应,这件事是古怪的。

    「阿霖,不可以......」

    我躺在床上,年轻男孩在我体内狂抽猛送,淫液挤压发出的水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在房间内迴荡着。

    「嗯...嗯...嗯...不可以,快停下来......」即使如此,我不受控制地呻吟着,这平常听话的男孩,此刻却异常兇猛,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我在大汗淋漓中醒来,底裤又黏又滑,连床单都湿了一小片,心里感到羞愧,居然在梦里幻想和自己的学生做爱。

    即使如此,当遇到阿霖时,总能表现得镇定如常。

    那时候,我认为一定是因为太久没有男友的关係,才会做这种春梦。

    有天,假日下午,我如常到他们家教琴,打开门,迎接我的却只有阿霖。

    他的表情不太对劲,很郁闷,只说爸爸妈妈不在家,就带我上楼。

    顺带一提,阿霖家其实称得上有钱,他们家是一幢独立别墅,一间琴室,就摆个钢琴和沙发而已,门关上就有良好的隔音效果。

    只是,平常练琴时,他爸妈为了表示礼貌和安全,不会完全关门,还会留一小条缝,让琴声流泻出来。

    这时候我和阿霖一起练琴,讲新曲子,一个教,一个学,但他心不在焉,一直看窗外,眼眶微红。

    「你怎幺了?」

    我正準备板起脸训斥他,他却反而哭了起来。

    一个大男孩就这样哭了,让我手足无措。

    「我爸爸......妈妈他们,他们要离婚。」

    他脆弱地哭着,让我失去戒心。

    他靠在我肩上,只好轻轻搂着他,拍他的背。

    阿霖也反手搂住我,我虽觉不妥,但也不好挣脱他。

    情况越来越奇怪。

    他把头靠在我胸前,他哭泣时轻轻吐气,就让我最敏感的乳头,隔着内衣一阵苏麻,挺立起来,而他的鼻头也不时地挨擦着,更加深了快感,他的手在背后游移着,我愣了一下,身体轻轻拱起来,感觉自己享受着他貌似无意的爱抚,开始起了微小的反应。

    尝试着挣脱,他却抱得更紧,等我意识到该激烈反抗的时候,我的内衣居然隔着薄薄的衬衫被解开了。

    胸罩滑下来,隔着衬衫,看得到浅色微红的乳晕。阿霖马上找到了那敏感的一点,轮番用舌头挑弄,还用牙齿轻轻啃啮。

    我措手不及,一时竟然没有反抗,任由他吸吮蹂躏着我粉色的蓓蕾。敏感的乳尖很快发胀通红,隔着薄薄的衣衫挺立出来。

    「不可以......」我伸手要推他。

    这样的逃逗让我浑身发软,几乎受不了这种快感,加上太久没有男人,他每舔弄一下,我就颤抖一下,不自禁地夹紧双腿,感觉体内一股热流,淫液在双腿之间缓缓渗了出来,这是骗不了任何人的生理反应,但却不该发生。

    「停下来,你太过份了。」我抗议,但身体却自然而然地起了反应。

    「老师,妳不想要吗?」他说,一只手抓住我的两只手腕,防止我挣脱。

    即使他不抓住我,我整个人已经开始发软了。

    毕竟,这时候,我已经湿了。

    他把我压在椅子上,双手则被拉过头顶,柔软硕大的乳房鼓出来,紧紧地绷在衬衫底下,在他面前一览无遗,出于一点点的害怕和羞耻,它们轻轻抖动着,似乎更让他兴奋不已。

    我尝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阿霖虽然只是17岁的少年,但力气已经比我大得多,只凭自己的力气,我是无法摆脱他的。

    「你、你放开我,这件事,我们就这幺算了,不然......」我结结巴巴地说,阿霖已经伸手解开了我胸前的钮扣,浑圆雪白的双乳弹跳出来,粉红的乳头在空气中羞怯地挺立,在他面前暴露无疑,让我无法专心。

    「不然怎幺样?」他说。

    「不要!」我突然叫起来,他已经把手伸到裙子底下,扯下我的内裤。

    我挣扎起来,想要夹紧双腿,但他一路把内裤褪到底,最后挂在我的一只脚踝上,好像在嘲笑主人的无能为力。

    「老师,妳好漂亮。」他讚美着,一面把我按倒在钢琴椅子上,双腿被分开摆在椅子的两侧,粉色的肉唇湿淋淋地打开,裙子撩到腰际,私处完全暴露在他眼前,衬衫也被解开,我等于是在他眼前彻底赤裸了。

    他不顾我极端羞耻,欣赏了一下我那里稀疏柔软的毛髮,还有湿润了粉红色肉缝的透明淫液,然后俯身下来,用嘴含着尖挺的粉色乳尖,舌头在上面绕圈转着,不时轻轻用牙齿啃咬一下。

    我的脑子没办法思考,现在的快感比刚刚隔着衣服强了十倍不只,几乎都要麻痺了,不晓得这年轻的男孩技巧怎会如此的好,在此之前,我从来没遇过这样的情形,我自认不是淫蕩的女人,但生理反应让我无法控制地拱起身体,让他更尽情地玩弄我、蹂躏我形状完美的双乳。

    「啊......唔......你停下来,不可以......」其实我觉得舒服得不得了,快受不了了,可是理智仍然让我矜持着。如潮水的快感一波波袭来,他的唇压在我唇上,舌头在我嘴内搅动,尽情吸吮着我小巧柔软的舌头,刚好吞掉我的低声呻吟。

    「老师,妳想不想被我干?」他移到我耳边,轻轻地说。

    「不可以......」我咬着嘴唇说。被一个没成年的男孩这样亵玩已经让人无比羞耻,更不应该发生关係。

    「不可以......」我几乎是无意识地喃喃自语,道德的底线还在最后一刻坚持着。

    「不可以......唔!」他抓着我的一条腿,稍微把我抬高,然后隔着裤子,狠狠往我下面顶了一下,我的蜜穴不由自主地抽紧了一下,一阵传遍全身,电流似的酸麻窜过,感觉到他硬到不行,而且,即使只是这幺一下,我知道他那里并不小,搞不好比我的前男友还粗长得多,然后他低头看着自己浅色的裤子,现在鼓胀得几乎都要撑破了,那上面有我的爱液留下的水印。

    「老师,这样妳还说不要......」他没有解开自己的裤子,只是摸了摸那里的勃起,「我再问妳一次,妳要不要被我干?」

    「不、不行......」我说。

    他含住我的耳垂,往耳朵里一阵阵吹气,他的手伸到我的两腿间,爱抚着我的阴唇,用手指上长茧的地方,用力揉着我已经肿胀充血的阴蒂。

    「啊...啊...」我再也受不了了,低声浪叫起来,他的手指很快被我的淫水弄得湿滑,他的大拇指继续搓着我敏感的阴蒂,快感直达大脑,他往我的小穴插进了半根中指,虽然理智不愿意,我的肉穴抽紧了好几下,像小小的嘴唇一样,贪婪地吸着他的手指头。

    「这样还不要吗?」他说,一面问着,一面加深加大手上的动作,用手指用力地捻着我红胀的阴蒂,我只觉得又痛又舒服,食指和中指则深深浅浅地刺激着我的蜜穴,手指被淫水浸润后,更是在我体内放肆进进出出,畅行无阻。我想说不要,却发不出正常的声音,拼命克制,咬紧下唇,却还是忍不住,在他的玩弄下咿咿唔唔地低声浪叫着,不时扭着屁股,拱起腰部。

    淫水加倍不受控制的流出,他控制着手指的揉捏,玩弄我腿间的肉缝,发出淫蕩的水声,淫蕩的水声刺激了我,淫水加倍流出,都弄湿了米白色的连身裙。

    他一面玩弄着我,一面享受着我那饱含羞耻,又因为太过舒服而露出淫蕩表情的挣扎模样。

    「老师,我看妳平常都扮得像个小圣女,就很想知道,妳被男人抽插的时候,是什幺表情......」

    他说,扯开我的衣服,沿着我的乳间、小腹、肚脐......直到腿间。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让男人帮我口交,也没有帮男人口交过,我觉得那样很髒、很噁心,可是,当他用他的舌头玩弄着阴蒂,一面用手指浅浅刺激着我的小穴,我的理智断线了。

    我发出了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求求你......唔唔......我不行了......求求你......跟我......啊...啊...啊...」我浪叫着,他的舌头缓缓在我的阴蒂上转动吸吮,手指不时拨弄着阴唇,还把手指伸进洞口搅动,刺激得我都没办法反抗了,只能配合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地挺着腰部,彷彿模拟着被他抽送的样子。

    「呜...求求你...我想要......」我哀求他,几乎要哭出来。

    「老师,妳真淫蕩,刚刚不是坚决说不要的吗?」他嘲笑,继续用他的舌头和嘴玩弄我。

    「那...」我艰难地说,不时因为太过舒服而中断,发出断断续续的浪叫,「那是刚才...唔...唔...啊...现在......啊啊......」我的小穴又因为快感而收紧了好几下,我语不成句,没办法好好讲话。

    彷彿为了折磨我,他充耳不闻。

    我扭动着臀部,让他更深入。

    这时候他已经放开了抓住我的双手,但这时候我已经屈服了,身体被快感所俘虏,只想让他插进来,狠狠地抽送。

    我的双手反过来抓着椅背,不自觉地用一种性感的姿势摇动着我纤细的腰和圆润挺翘的屁股。

    「妳想不想被我干?」他问。

    「嗯...」理智回来了一点点,但又很快消失,「我...我想要...我想要...」

    「那...老师,我想看妳摸妳自己。」

    「求求你...」我说,竟然自己主动伸向摸向他的胯下。

    「不行。」他推开我,「老师,我想看妳自慰。」

    这时候我已经被性慾彻底控制,他叫我做什幺我都愿意,居然像个傀儡似地,乖乖听着阿霖的话,用左手抓着自己的胸部,指头摩挲着尖挺的乳头,手掌还上下揉弄着它,在男孩面前摇动着、卖弄着,一边低声地浪叫着,右手则伸进肉缝间,拼命搓弄着红肿后硬得发痛的阴蒂。

    没有男友的时候,我也会在夜里躲在被窝里偷偷自慰,但我的阴蒂从在没有胀得这幺硬,也从没这幺湿。

    在男孩面前不顾形象地自慰,令我羞耻,但羞耻又兴奋,我竟然快要高潮了。

    「好了,」阿霖说,又把我的双手拉开。

    然后他站起身,解开他的裤子,巨大充血的肉棒弹跳出来。

    即使已经有心理準备,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我并不是没有见识过,但跟我前两任男友比起来,它大又粗得惊人。

    阿霖抓着他的巨根,摩擦着我早已湿到不行的洞口。

    我的小穴一阵酸麻,又抽紧了几下,他显然很满意我的反应,现在他赢了,可以尽情玩弄我。

    他一点也不急,浅浅地把他龟头插进洞口,再拔出来。

    「呜...不要这样...求求你...」

    「妳刚才求我什幺?」他问。

    「我说......」他又伸出手指继续玩着我小穴,我不行了,「求你跟我做爱......」

    「妳要说,求我用肉棒插妳......」

    「求你...用你的肉棒插我......」

    「要怎幺插妳?」

    我说不出话来。

    「老师妳也读过大学,应该不会想不到该说什幺吧?」他的手指一边蹂躏着我的下体,一边说,「妳告诉我,我应该怎幺插妳?」

    「狠狠地...用你的大肉棒插我的小穴......」我吞吞吐吐地说,羞耻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样还不够,妳要怎幺求我?」他说,「不但要让我干妳,还要求我干死妳。」

    「好...求求你,狠狠干我,用力...干死...啊!」我还没说完,他就「噗哧」猛然一下子,插进了我的蜜穴中。

    「啊啊啊啊......」我拱起腰。

    我感觉得到,他已经把我的小穴塞满了,却还没有整个插到底。

    「老师,妳的经验不多吧?满紧的,以前妳的男朋友都没有好好干过妳吧?妳长得这幺漂亮,又这幺淫蕩,真是可惜。」阿霖说。

    他用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脚踝,把它抬到肩上,用嘴亲吻我纤细小腿的内侧,这个动作又让我抽搐了一下。

    「老师,妳知道妳很敏感吗?」阿霖说。我的腿非常修长,架在他肩上更是显得纤细、雪白又美丽。

    我咬紧下唇,说不出话来,快感引起一波波不由自主的颤抖。我都已经抛弃了自己的尊严,现在满脑子只是希望他狠狠插到底,用力地干我。

    他用另一只手把我的右腿往上推,整个撑开了我的私处。

    他调整好姿势,突然用力一挺,整根巨棒都没入了我的肉穴。

    「啊!」好痛。

    因为疼痛,我突然清醒了。

    意识到自己正躺在钢琴椅上,被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年轻男孩玩弄抽插,瞬间理智又回来了,羞耻的感觉淹没了我。

    「我...我不要了。」我说,想要推开他,坐起身。

    「不可能,老师,这可是妳自己要的,不能反悔。」他说,微微狞笑着,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把我按在椅子上,缓缓地在体内抽送起来。

    他一面抽送着,一面低头看我们交合的位置,缓缓把肉棒抽出来,再缓缓推到底,最后一下,他总会用力一顶,发出轻微的「噗哧」,而我也会忍不住「唔」地呻吟一下。

    几下之后,流出的淫汁彻底地润滑了他的肉棒,我的肉穴不再感到紧绷的疼痛。

    阿霖动了起来,巨根进进出出地,摩擦着我敏感充血的肉壁。

    「唔...唔...唔...」我摇动着屁股,拱起腰部,让他一下一下地往内抽送着。

    阿霖虽然只是高中生,阴茎还比我交过的男友大得多,我很快就溃不成军,淫声连连。以前的男朋友,就算在紧要关头,我也很少发出叫床声,此时却像是没办法控制似地,断断续续地发出叫声。

    脑中虽然知道,自己不该被年纪这幺小的男孩玩弄,但是羞耻心反而让我更兴奋,快感比以往都来得强烈。

    他继续调整着他的姿势,突然在抽插中,我感觉他顶到了某个特别的部位。

    「唔啊......那里......」我浪叫了一声,身体突然一阵麻软,脑子空白。

    从前我以为人家说什幺G点、花心之类,都是骗人的,只是男人自己的幻想,现在我突然发现,都是真的,他顶到了那里。

    阿霖没有放过我的反应,他又恶狠狠地再顶了我一次。

    「唔啊!」我不由自主拱起肉穴,让他更深入。

    「老师,舒服吗?」他问。

    「嗯...嗯...好舒服...啊啊啊......」他不断送进又抽出,进进出出,我的双脚不受控制地抖动着,淫水像溃堤的河水一样涌出,沿着大腿流下来,根本没办法说出完整的句子了。

    阿霖狂抽猛送着,我浑圆的奶子在他的抽送下前后跳动着,粉红色的蓓蕾充血,他一下用嘴含着,一下又用手用力地揉着,我的双手往后抓着椅角,一只脚还挂在他肩上,挺起我的腰,让他用力地玩我,激烈地抽送。

    我虽然长得瘦,但屁股也很丰满,他一下一下顶着,顶到底部的时候,就会撞在我柔软的臀部上,发出啪啪的肉声,间或夹杂着淫靡的汁水声。

    啪啪啪...噗哧...啪啪啪啪啪...噗哧...

    阿霖或浅或深地抽送着,我的理智、尊严都不见了,只想要他不断地把他巨大硬挺的肉棒,用力插到我身体深处。

    「唔唔唔...啊......啊...插我...用力干我......好爽...不要停下来...求求你......」我胡言乱语地淫叫,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了。

    没几分钟我就达到高潮,滚烫的小穴用力地吸着男孩巨大的肉棒。

    阿霖却还没射,继续狂抽猛送着。

    「啊......啊......我要死了...好爽...好舒服...我不行了...我到了...啊...唔...」还没停下来,我淫蕩地扭着胸部和臀部,让阿霖更深入地抽插,淫言乱语地叫着,高潮一波接着一波,好像永远没有尽头似的,我颤抖抽搐着,不间断的高潮几乎要让我昏死过去,而阿霖继续用力插送着。

    「很爽吧,妳以前的男友都有没有让妳这幺高潮?」

    「好...好爽...啊...啊...没...没有,你是第一个...他们都没有你大,没有你厉害......唔...唔...好舒服...干死我吧,我不行了,我要死掉了...」我继续呻吟着。

    最后,阿霖坚硬的巨根狠狠地顶到最深,每一下都发出「噗哧」的水声,伴随着我歇斯底里的淫叫,他也快要到了。

    「啊......啊啊......」最后,他发出低声的呻吟,抓着我的肩膀,用力猛送到底,把灼烫的精液全部都射在我的里面。

    高潮之后,我软瘫躺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浑身潮红,力气都被用光了。

    阿霖的阴茎还留在我身体里面。

    我想起来,但他又抱着我,把我压在椅子上,不让我离开。他还有点硬,虽然射了,却没整个软掉。

    不久,他抚摸着我的柔软巨大的双乳,用手指轻轻捏着乳头,挑逗地拧着,我的身体不知不觉又兴奋起来,小穴也再次涌出一波波的爱液,我虽然觉得自己像个十足的蕩妇,满心羞耻的感觉,但是做也做了,后悔也没用,身体的快感还没退掉,又再次升上来,征服了我,于是我也不像第一次一样那样的抵抗不从了,阿霖在里面渐渐地硬起来,充满了我的小穴,于是我们又做了一次。

    这次就没有第一次来得那幺激烈了,但是我仍然再次达到高潮。

    在遇到阿霖之前,我从来没有过高潮的经验,一来就是两次,还是比自己年纪小的男孩。

    接着两个人都有点累了,于是我稍微清理之后,抵挡住强烈袭来的睡意,拖着身体离开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清醒的羞耻感阵阵地袭来。

    我对自己说,这种事情太可耻了,而且很危险。被发现跟自己的学生做爱,别人知道了,会怎幺想?

    这种事,绝不能再发生。

    清醒后,我感到深深的懊悔和痛苦。

    我甚至考虑马上辞职。

    但是,那样也很危险,如果阿霖一个不愿意,把这件事闹大了,我该如何是好?

    于是,我决定暂时还是一切如常,等到我确定事情可以控制,再辞职离开。

    但是,接下来的两个礼拜,我还是假託家里有事,请了两次假。

    我要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好了,才能够再次面对。

    只是,在这两个礼拜内,每当我想起这件事,下面总是不受控制地,又湿了。

    我偷偷自慰了好几次,次数之频繁,远胜以往。

    就好像身体里面有什幺被打开了,打开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我还是回去继续教琴。原因无他,我也是要赚钱、要生活的,我收的学生不多,况且,贸然离去,只会更启人疑窦。

    日子平静了一阵子,我们一个教、一个学,若无其事。

    这段时间,阿霖表现得比我更正常,他的父母也没发现任何异样。

    终于,过了一阵子,我决定时机已经成熟,打算在这几次钢琴课就提出辞职。

    当我们开始上课时,阿霖拿出一支MP3。

    「老师,」他假装天真地跟我说,「我跟妳说,这个MP3有录音笔的功能,我有把我们上课的内容录音下来。」

    「是吗。」我心不在焉回答。

    「是真的。」他硬把连着机器的耳机塞到我手上,「妳听听看。」

    我勉强听了一下。

    「好...好爽...啊...啊...没...没有,你是第一个...他们都没有你大,没有你厉害......唔...唔...好舒服...唔...」

    耳机里清晰地传来我的淫言浪语。

    听到这里,我的脸色都变了。他居然录了音。

    「你想怎幺样?」强压着震惊,我问。

    「老师好绝情。那天我不是让妳很舒服吗?妳还称讚我厉害,」他说,「不然妳诚实亲口告诉我,那天我没有把妳干得很爽?」

    我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你要怎样,才要把录音档还给我?」我问。

    「很简单啊,」他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一样像小香肠般形状短胖的棒子,上面连着管子,最后接了一个像遥控的东西。

    虽然我没用过,可是,我知道那是什幺。

    他把那东西放在一边,然后,拿着乐谱翻起来。

    「就这首吧。」我一看,是「给爱丽丝」,很简单的一首歌。

    「要干嘛?」

    「妳从头到尾弹一次,在妳弹的期间,我可以对妳做任何事情,妳不能抵抗,只能弹琴。如果妳能从头弹到尾,完整弹完整首歌,妳就赢了。我把录音档还妳,不再烦妳。」

    我考虑一下,这首三分多钟,并不长,应该可以的。

    于是我答应了。

    第一个乐音开始的时候,他拉了张椅子,坐在背后,在我耳里塞上了耳机。

    「不行...」我想抗议。

    「老师妳不至于这样就弹不下去吧?妳看着谱,按琴键也可以吧?这不是问题。」他打断我,在我耳边播放起先前的录音。

    这招几乎马上打败了我,一听到自己在耳机里面发出胡言乱语的淫叫声,马上想起那天的事情,想起自己不顾尊严哀求他干我,淫蕩地扭动屁股和纤腰,还有被不间断地用力抽插直到高潮,还有一波波强烈快感,只想被一直用力狂插猛插,直到因高潮而马上死掉的想法,身上的肌肤就开始潮红发热,不由自主地身体发抖,肉穴几乎马上泌出淫水,浸湿了内裤。

    「弹啊,为什幺不弹?」他说,「妳不弹的话,我也不会停下来。」

    我只好开始弹。

    那天我穿了一件衬衫,还有牛仔裤。他先是解开了我的胸罩,还有衣服,两只手爱抚着我的丰满的双乳,一面用嘴吸吮和轻舔着我的耳垂和脖子。

    他摘下了我的耳机,那里面爆出一串我用淫声浪语要求他狠狠干我的话音。想到那不间断的高潮,我底下的黏滑的蜜液已经氾滥成灾。

    「老师,妳的脖子好美,」他在我耳边吹气,「妳的胸部,好像比那天更大了,是因为我的关係吗?想到我的时候,妳有没有自慰?」我的脸红了。

    「妳以前的男友一定很喜欢妳的身体,」他继续说,「因为妳太美了,他们才会那幺快射出来,没有办法干到让妳爽翻天...我呢,就不一样了...」他用手捏了一下我充血的粉色乳头。

    我一走神,不小心弹错了一个音。

    「弹错了啊,」他说,「那这里要重複弹一次,不然怎幺完整呢?」

    如果我继续弹下去,应该能很快弹完。可是我怕自己不符合他的要求,只好又从四个小节前开始弹起。

    这时候他开始对付我的牛仔裤。

    从那天之后,我就刻意穿成这样,就是因为它难以脱下,可以防止他再度对我做出什幺事。

    他拉下拉鍊,伸手探进我的内裤。

    由于我的阴唇、阴蒂甚至是阴毛,刚刚被他这幺一弄,早就被淫汁浸得湿透了,他的手指毫不费力地便插进了肉缝之间,开始上上下下地搓揉玩弄着我的阴蒂和阴唇。而且,因为我穿了紧绷的裤子,他进进出出的时候,同时深深地摩擦着我的花唇和阴蒂,快感比普通时候还强烈,电流似地一波波地冲击着我的大脑,比上次的感觉更加强烈。他刻意揉擦着我肿胀充血的阴户,肉缝和指头摩擦着,发出啧啧喳喳轻微的水声。

    「好...好舒服...」我居然忍不住呻吟出来。

    「老师,妳已经这幺湿了,还要继续吗?妳还要继续弹?」他伸出他的手指,上面布满黏滑的爱液。

    我羞耻地别开头。

    「那就别停啊,」他继续玩弄我,「妳不是要弹完整首吗?」

    他的手指在我下面进进出出,不时伸出中指,滑入我湿热的蜜穴中,再抽出来,反反覆覆地抽插着。一只手还捏着我的巨乳,不断玩弄敏感的蓓蕾。

    「唔...唔...」我开始呻吟着,配合他的手指。理智到这里又渐渐远离我而去了,我的脑子开始不受控制地幻想,我想要他把我的美腿架在他肩膀上,像上次一样,用他巨大的鸡巴毫不怜惜地插进我的肉穴,疯狂地进进出出,毫无保留,兇猛地干我,干得我像浪女一样淫叫连连,干得我全身都失控,把最后一丝力气,都用在夹紧他的肉棒上,直到高潮,最后再把他射出的精液,一点都不剩地洒在我身体里。

    可是不可以。

    不能这样下去。我对自己说,这是不对的,一定要结束这一切。

    我脑子一片空白,手指底下的乐声已经不成曲调,我还是抱着最后侥倖的希望,慢慢地弹着。

    「啊!」我又叫起来,他稍微抬起了我的腰部,脱下了我的牛仔裤。

    「你不可以...」我说。

    「这里可以不算失误,妳刚刚弹错这幺多,我都让妳继续弹。妳可以继续弹了。」他说。

    「你爸妈进来了怎幺办?」我问。

    「放心吧,他们只顾自己,我们就算杀了对方,他们也不会进来的。」他说,把牛仔裤拉到我膝盖上。

    他一面说着,一面拉开我内裤的一角。内裤已经湿透了,里面也一样,他一手掰开我的花唇,一面用小香肠似地硬棍摩擦着我的肉缝,直到它被爱液浸得湿淋黏滑,然后他把它留在那里。

    下体卡入了异物的感觉很不舒服,可是我因此而清醒了起来,手指头的动作又灵活了起来,一首「给爱丽丝」听起来总算像样了些。也许我可以弹完。

    他一手扶住我的腰,一手打开了玩具的电动开关。

    一阵强烈的酥麻,透过我的阴蒂,传送到大脑。

    「唔...啊啊啊啊...唔啊...」我失控地浪叫起来,不停地扭着臀部,感觉肉穴里的蜜液几乎是用喷溅的方式流出来,弄湿了我的臀部。

    「老师没有玩过这种玩具吧?」他说,「想要的话,这套就送妳了。以后妳想念我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用。」

    我还在淫声叫着,但是因为怕他爸妈听到了,我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这样做的结果,因为无法发洩体内传来的阵阵快感,阴蒂充血的肉壁上传来的一阵阵酥麻加倍强烈,我无法控制自己,只能拱着我的腰,一下又一下,彷彿正被隐形的肉棒狂插着,肉穴不由自主地反覆收缩,双腿一阵又一阵夹紧那个高速振动着的玩具。

    接着,他把那个玩具下移,半塞入我湿的一塌糊涂的蜜穴中。

    「弹啊,怎幺不弹了呢?」他说。

    从跳蛋的开关打开开始,我就失控了,根本没办法弹琴。

    我尝试着手把放在琴键上,但是根本按不下去,我整个人都软的,流出的淫水四溢,小穴不断抽紧颤抖,反覆吞吞吐吐那个高速振动的玩具。

    「我...我不行了...求求你...」我呜咽着,伸手想去拔那个东西,「我不要再继续了...唔唔......」

    他抓住我的双手,欣赏着我失心疯般地摇动的屁股,还有惚恍潮红的脸蛋。

    「老师,那妳说,妳以后还要不要被我干?」他问。

    「好...好...我给你干...拜託...好麻...好痒...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我说。

    「那妳喜不喜欢被我干?」

    「我...喜欢...好喜欢...被你干...」我崩溃了,终于说出实话,「上次...上次被你干完之后,我就想要...一直都想要...每次看到你...都想脱下裤子...被你的大肉棒插进来...狠狠干我...」

    他看起来很满意了,欣赏着我的模样,「老师,妳是我做过的对象里面最美的,我也想要...好好地调教妳。」他说,又过了十几秒钟,才终于关掉那个玩具。

    当那个玩具「啵」的一声从我的体内拔出的时候,蜜液沿着大腿流下来,一直流到地板上,我感觉到的不是解脱,而是更加的饥渴。

    阿霖脱下我的裤子和衣服,让我一丝不挂地站着,完美的身材彻底暴露在他眼前,他让我跪在沙发上,高高抬起我的屁股,然后掏出他的巨物,从后面插入我的小穴里。

    刚刚被玩得太久了,蜜穴湿润到不行,大肉棒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下子就插到底。

    「啊...」终于被插入,我忍不住呻吟一声。

    阿霖从后面扶着我的细腰,一下一下地抽插,每一下都抵在我丰满的臀部上,发出啪啪的肉声。

    「啊啊啊...顶到了...好舒服...唔...唔...不要停下来...唔...唔...」我拼命忍住,害怕被阿霖的爸妈发现,却还是忍不住,不断发出淫声。

    老实说,在性爱姿势上,我还算保守,从没试过从背后进来,现在我才知道,感觉这幺强烈。一波波强烈的快感从后面涌过来,比起上次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我哀求着,他不过抽插了十几下,我就感觉了,高潮要到了。

    阿霖突然从后面抓住我的长髮,我转过头去,和他疯狂地接吻,好像不要命似的,同时我的肉穴一阵阵震颤着,一股热流溢出来,我又达到了高潮。

    第一次高潮过后,阿霖的肉棒还硬着,没射出来,他背对着我,把我半拖半抱着,来到房间的角落,那里不知道为什幺,放了一面落地镜。

    他让我一脚站在地上,拉开了另外一只脚,然后掏出他的阴茎,从下面慢慢地插入我的体内。

    因为站在镜子前,我眼见他把巨大的肉棒缓缓地插进我的小穴里,光看着这个情景,又让我因为兴奋而湿了。

    他抱着我,一只手扶住我的腰部,从下面往上,一次一次用力抽插着,几乎都顶到了最深处。

    阿霖比我高了快半个头,用这个姿势往上插入,每次都会顶到花心上,让我发出一声声抑制不住的淫叫,我看着镜子里,我们交合的位置都映入了眼帘中,小穴被他的大鸡巴插进抽出,他的肉棒实在太粗了,每次插进去的时候,阴唇都会跟着没入里面,抽出来的时候,阴唇跟着翻出来,伴随着湿滑的淫液,慢慢地沿着我的腿间滑落。

    他用力顶的时候,我连站在地上的那只脚都被他顶得离开地面,不要说有多深了,我被干到后来,只能抓住镜子的两侧,浑圆饱满的乳房随着他的抽送前后晃动着。

    「嗯嗯...唔...小力点...我怕...」我断断续续地说,怕我们发出的声响太大了,会引起他爸妈的注意。

    「怕什幺?现在才怕,已经太迟了,妳这个淫蕩的小母狗。」他粗声粗气地说,为了惩罚我似的,「啪、啪、啪、啪、啪」用力撞在我的屁股上好几下。

    「呃啊...求求你...不要...」嘴里说着不要,屁股却下意识地翘高了,迎合他的巨棒,我失神地看着镜子里乳房弹跳,被男孩当成性玩具一样,被猛烈抽插的身体,觉得羞耻,淫蕩的快感却传到身体的每一处。

    他从镜子中看到我丰满的双乳,失控似地在镜子前面跳动着,显得更兴奋,一手抓住我的奶子,两下用力,让他的大鸡巴一下又一下,跟我的肉穴用力结合,这下子我又是被干得浪声连连,淫水流到地板上,都湿成一片了。

    「爽不爽...」他问。

    「嗯...嗯嗯...好爽...」

    他抓住我的头髮,让我把头转过去,我们两人的舌头激烈地交缠翻搅着。

    后来,他让我站在墙边,弯下腰,站着让他抱着屁股,猛力地抽插。

    「嗯嗯嗯...啊啊...我要死了...我站不住了...抱住我...好舒服...」我呻吟着,高高翘着圆润的屁股,承受着他的大鸡巴,「求求你...我要到了...好爽...唔...唔...」

    一波波的快感,跟着他抽插的动作,摩擦着敏感的肉壁,我摇动着屁股。

    「老师...妳的腰...好细...妳好美...我从来没有干过妳这幺漂亮的......」阿霖也喘着气说。

    最后,他把我按在墙上,背对着他,一只脚挂在他的手臂上,他的一只手抓住我的胸部,用力地揉捏着,捏得都变形了,我却觉得舒服,又痛又舒服,希望他狠狠地折磨我,于是我扭着屁股,淫水又是一波波流出。他把我按在墙壁上,一阵又一阵用力毫不留情的猛力抽插,直到我达到高潮。

    「啊啊啊啊啊......」我失控地浪叫着,淫水喷溅出来。他继续一下又一下地进进出出,反覆抽插,我抖得不成样子,好像永远没有尽头的高潮,我马上就要昏死过去了。我毫无羞耻地狂叫浪叫,从小培养起的气质、矜持、礼教,都消失了,浪叫着,淫言浪语求他不停插我,用力操我,直到我死掉为止。

    最后一波的高潮终于来了,我的爱液一波一波涌出,阿霖也低吼了一声,拔出他的阴茎,我感觉背上一阵灼热,原来他把白浊的精液都洒在我的背上,还有乌黑秀丽的头髮上。

    被他刚刚的一阵猛干,我弄得都力气全失了,倚着墙壁软瘫下来,遮住我的胸部,羞耻的感觉好像又不小心回到我身上了。

    他还不放过我,又把我抱到沙发上,撩拨着我的身体,一阵子之后,我的身体又热了,原本已经枯竭的淫液又源源不绝地涌出,于是他抬起我的一条腿,挂在沙发上,用侧身的方式再次插入了我的蜜穴。

    虽然刚刚才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但是我又很快地沉溺其中,再次在他的抽送之下达到高潮。

    我想我也许是个天性淫蕩的女人,才可以这样毫无障碍地一次又一次高潮,阿霖也是看穿了这点,才会对我下手。

    三小时的钢琴课,沙发上、钢琴椅上、钢琴上、墙边、窗边,用站着、坐着、躺着、跪着、侧身、趴着......在每个地方、每种姿势都做过了。他玩遍我身上的每个地方,黏浊的精液布满我雪白的胴体,而我,也高潮了无数次。

    最后,时间到时,我们只能匆匆收拾一阵,然后便结束了这场荒唐的钢琴课。

    幸好我出门的时候,他爸妈没来招呼我,否则我真怕马上就会被他们揭穿。

    在那之后,我彻底放弃了摆脱阿霖的念头,甚至,我已彻底沉溺在狂热的性爱当中。

    每次钢琴课,找到机会,我们就会来上一次,甚至好几次。

    后来,他爸妈好像也渐渐发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再像先前一样漠不关心,而是三不五时会找机会来刺探我们的动静。

    我们变得更小心。

    这段期间,我也学会了帮阿霖口交。

    在从前,这也是我不可能去做的事情。但是在阿霖面前,我做什幺都可以。

    当他爸妈不在的时候,他会站起来,脱下他的裤子,掏出他多半已经勃起的阴茎,而我。就会扶着他瘦削结实的臀部,用舌头绕圈舔弄着或吸吮着他敏感的龟头,用整个口腔吞吐他的肉棒,不时舔着肉棒上的每个皱摺,甚至是把他的睪丸含着舔弄,一面套弄着他昂扬的巨根,不断玩弄着,他教导我怎幺才能让他爽,我会乐此不疲地玩弄着他,直到他射进我嘴里,我会应他的要求,把精液一滴也不剩地吞下去。

    有时他会在我弹琴跟教琴的时候,偷偷伸手到我裙下玩弄我的阴蒂和小穴。然后,假如我们确定他爸妈短时间不会回来,就会站起来,把我的裙子撩到腰上,让他扶着肉棒,马上由后面插进去,快速用力地狂抽猛插。每次这种刺激和紧张的感觉,总能让我们两人一下子就双双到达高潮。

    我变得越来越淫蕩,需求也越来越大,只要看到阿霖,我就不知不觉自己湿了,几乎不用他再撩拨。

    我的胸部变得比以前大,皮肤也比以前滑嫩洁白,都是性爱滋润的结果。

    曾经问他,他的性爱技巧都是从哪学来的?

    他说,他们家是有钱人,爸爸以前曾经养过小三,而且,还把小三带回家,跟他们住在一起。

    后来,爸爸跟小三的感情也冷淡了,又出去拈花惹草。

    小三为了报复,就引诱他,让他跟她做爱,还教会他要怎幺取悦女人,让女人高潮。

    「不过,我爸给她钱,那个小三后来就被打发走了。」

    后来,变成他自己开始摸索着,如何玩弄女人、掌控她们。他特别喜欢去接近他爸的那些女人。那些女人认为他是孩子,都没有戒心,还急着讨好他,等到她们发现的时候,一个一个都沦为他的性奴。

    「也许这是对我爸的一种报复吧。」他说。

    我不是没想过,被年纪这幺小的男孩玩弄失身,还变成性爱奴隶,是多幺可耻的一件事。

    可是,阿霖的技巧,已经超越了一个孩子该有的程度。而且,因为他们家很有钱,他不时会买些礼物给我,都是些漂亮而且我买不起的奢侈品。

    同时,他也不断地告诉我,我是如何的美丽动人,跟他以前的那些女人都不同。

    凡此种种,都让我离不开他。

    我们维持了这样的关係好一段时间,直到阿霖上大学的那年。

    他上了大学之后,一开始,我们还见了几次面,后来,便渐渐地冷淡了。

    我变得很焦虑,不只是担心他变心,还因为我的身体没有男人的玩弄抽插,常常觉得有什幺鼓胀着,欲望在身体里无法宣洩出来。

    性爱对我而言,已经变得不可或缺。

    我心知肚明,他可能对我厌倦了,大学里那幺多青春美丽的女孩,我怎幺比得上她们?

    有天,我去他租屋的地方找他,正好撞见他和一个女孩在一起。

    他看到我,跟那女孩说了几句话,就把她送到楼下去。

    我想,他一定假称,我是他姊姊,那女孩才没说什幺。这想法让我心如刀割。

    他一回来,进到屋里,我就发作了。

    「那女人是谁?」我问。

    一开始,他还顾左右而言他,试着安抚我,但我越来越激动。

    「我要去告诉她,你是怎样的人!你别想骗过谁!」我冷笑着,转身就要走出去。

    突然,我整个人重心不稳,倒进了沙发中。

    原来是阿霖用力推我的。

    他扑到我身上,压着我,用力撕开我的衣服,表情很狰狞。

    其实我内心很害怕,然而仍然发疯似地捶打着他:「你放手!你滚开,别用你的髒手碰我!」

    「贱女人!」他骂,用力抓住我挣扎不休的双手,用桌上随手拿到的一条绳子,把我的双手绑在背后。

    他的动作很粗鲁,把我的衣服和裙子都扯开之后,一只手用力地抓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揉捏着,一面嘴巴用力地吸吮着我的奶头和身上粉嫰的皮肤。

    「不要...不要...」我仍然抵抗着。

    在他暴力的蹂躏之下,我雪白的肌肤上很快出现几处又红又紫的瘀痕。

    他突然把我翻过来,脱下我的内裤。

    他摸着我柔软的臀部,轻轻地揉捏着,他甚至用手指浅浅地插进我的肛门处。

    「不要!」我扭动起来,「不可以,不要碰那里!」

    他收了手。然后,突然之间,他高高举起他的手掌,用力打了我浑圆的屁股一下。

    「呃啊!不要!」我惊慌地想闪躲。

    「恺亭,妳不乖,不乖就是要惩罚...」

    他继续重複着刚刚的过程,打着我的屁股,直到我的臀部发红肿起。

    奇异的是,虽然他打我,让我觉得非常疼痛,但伴随着这份疼痛,又同时隐隐有快感,从我的体内流出。

    然后,几乎没什幺前戏,他掏出他已经肿胀的肉棒,粗鲁地塞进我的下体中,在我还没完全湿润的乾涩小穴里抽插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我哭起来,因为很痛,还有他像野兽一样的神情。我觉得自己只是让他洩慾的玩具,这点让我很痛苦。虽然,我知道我本来就是。

    他不理我,兀自用力地抽送着。

    「啊啊...你放开我,求求你,我不要了...」我说,痛苦地扭动着。

    虽然,这次我是被强迫的,但阿霖已经很久没有碰我了,在这幺久没有性爱的情况下,再怎幺不情愿,蜜穴在几次的刺激之后,渐渐泌出了淫液,湿润了他巨大的肉棒。

    加上这时候我的双手被绑缚在背后,上半身趴在沙发上,膝盖跪在地上,屁股高高地翘起来,更方便他从背后用力地抽插,用力顶到我敏感的花心。

    他继续抽送着,每一次都又深又猛,一对巨乳在他的撞击下前后激烈地跳动,肉棒则在我体内进进出出,我则本能地摇动着屁股,让他每一次都能深深地送到底,顶在我的花心上。

    我知道他已经不爱我了(如果他曾经爱过我),可是我的身体仍然起了快感,噗哧噗哧的肉慾水声迴荡在公寓的空间里,展示我的身体仍然沉溺在肉棒抽插带来的快感中。

    他继续抽插,「唔...唔...唔......」我呻吟着。

    「恺亭,」他抓着我的腰,边抽送边说,「妳已经变得这幺淫蕩了,再多的男人,大概也不行了,普通的性爱,再也不能满足妳了吧...」

    「你...你...唔...唔...啊...啊...是什幺意思...」肉壁收缩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我不能思考了。

    他的手摸着我的屁股,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插进我的菊花里。

    「不要...不要碰那里...」我叫起来,毕竟还是有底线的,无法接受肛交。

    「别动!」他打了我的屁股一下,我叫了一声,肉穴却不由自主地抽紧了好几下,涌出一波淫液。

    一开始我还抗拒着,但是,他插进我臀部里的手指突然摸到了一个位置,让我不自觉地抽搐兴奋起来。

    「看吧。」他一面说,一面抠弄着我,肉棒和手指同时玩弄着我身上的两个洞,甚至在我的菊花中插入了两、三根手指,奇怪的是,这时候我却没有感觉任何不适,甚至希望他能继续深入。而他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进我的双腿间,玩弄着湿淋淋的阴蒂。

    快感同时从三个地方传来,我的肉穴紧紧地收缩着,发热的菊花被恣意玩弄着。

    「妳想不想让我操妳的屁眼?」阿霖在我耳边低语。

    我咬唇不语。

    「唔...唔...啊啊啊啊啊...」他转动着他的手指,强烈的快感贯穿了我。

    「好...好...只要...只要狠狠干我就好...」我无意识地扭动着屁股说。

    阿霖突然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两样东西。是一根假阴茎和一罐润滑液。原来他早有预谋。

    他抽出他湿淋淋的肉棒,用手指沾着我源源不绝涌出的蜜液,把它们涂抹在我的菊花上,然后用他黏滑的龟头抵在我的臀缝间。接着,他又在我的臀上和里面,还有他的阴茎上都抹了大量的润滑液,然后,慢慢地挺进去。

    一开始很不舒服,我马上就想放弃,求他饶了我。阿霖却又哄又骗地,几乎加进了半罐润滑液,那种不适的感觉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渐渐升起的快感。

    阿霖把假阳具塞入了我的小穴当中,一前一后地开始对我肆无忌惮地蹂躏着,交互抽插着,快感同时从两个位置升起。

    「恺亭,舒服吗...嗯...好紧...」阿霖也忍不住低声呻吟起来,「喜不喜欢...喜不喜欢被这样子干...」

    「嗯...嗯...嗯...好舒服......」我又淫叫起来,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轻易地就接受了这种事,还从中获得快感,但身体的事实却骗不了人,「啊...啊...啊...」我浪叫不已。

    淫水就像洩洪似地,在阿霖一进一出抽送假阳具时不断流出来。臀间也传来一阵阵的快感,比起阴道的刺激,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啊...啊...我快不行了......」这快感太过强烈,两边的肉壁都同时传来又急又猛的快感。

    「啊啊啊啊啊......」我喊叫起来,高潮突然到了,比以往都来得深且猛,高压电流似的痉挛感传遍了全身,淫水喷溅出来,竟然有一部份溅到阿霖的身上。

    然后,因为承受不了这样的快感,我竟然双眼翻白,倒在沙发中,昏死了过去。

    在那次肛交之后没多久,阿霖把我甩了。他突然搬离了他原本的租屋处,从此音讯全无。

    我失了魂似地,不断找他,而后,又疯狂地夜夜笙歌,每夜找一个不同的男人过夜,有时是两个、三个...荒唐了好一段时间。

    接着,我又渐渐恢复了正常,和普通的男人恋爱,用保守的方式做爱,然后结婚。

    这故事就是这样了,我已经回到了常轨上。

    或者,我自以为我已经回到了常轨上。

    那天,我居然在脸书上,被阿霖加了好友。

    看到他和他新女友甜蜜的新动态,若无其事的模样,我想着,他像对我一样地对她吗?

    心头突然像裂开一个口子,鲜血汨汨地流了三秒。

    也只有三秒而已。

    我说过,这故事就这样了。

    (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