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商业旅馆
  • 发布时间:2018-09-15 17:1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先出去了。”叶山洗完澡便进入了卧室。

    他从冰箱取出啤酒。一爬上大圆形旋转床,就盘起腿掀开了啤酒的盖子。

    他只在腰上盖着浴巾,感觉很舒服,就在他畅饮着啤酒时,凉子洗完了澡。

    “啊,好大的床哦!”

    “随便妳怎幺躺,不要掉下去就好。”

    “我睡相可是很好的!”

    “睡相再怎幺好,到那个时候就有人会乱七八糟了!”

    “我又还没试!”

    凉子上了床,裸身和叶山背对背。在微弱灯光中的两人,此时被四周的镜子照出,就像两只深海鱼。

    “啊,照到镜子了……!”

    ?

    无视于惊讶的凉子,叶山说:“妳说过,东京服装经营宾馆还有一个理由。我记得是什幺未来战略的。”

    “是呀,我曾在公司开会时发表,说二十一世纪是注重感官产业的时代,被上级大大地认同呢!”

    “说的没错!”

    “请不要认为感官指的只有性而已!”

    “我知道。用舌头品尝、用耳朵聆听、用五官去感受,想尽办法舒服,这些都是感官。运动、音乐、饮食、车子、钓鱼、高尔夫、度假、装扮……我想这些都是感官产业。”

    “没错,你很清楚嘛!社会一旦成熟,经济上不再是问题的话,人们最关心的就是如何舒服过日子了。有没有更舒服的?更有趣的?我想只有这种舒适满足型的产业,才会是二十一世纪的成长产业。”

    “其中性爱令人舒服–是感官产业的王者吧!”

    “我也这幺认为,成人录影带应该更得到公民权的。所以我们公司为了掌握未来,才準备企划经营新形态的宾馆。”

    投入这个尖端领域的秋山凉子,总之先收购既有的宾馆,一边学习内幕及经营,一边準备开拓未来的成长部门。

    “喂,我也要喝。”凉子闭上眼仰起头。

    叶山将啤酒移给她。这相当于间接接吻,全裸的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缠绵起来。

    叶山一边吻着她,一边密实地揉着她的乳房。

    “啊!”凉子发出了黏腻的声音。

    她的乳头在他掌中坚挺了起来。叶山一边吸吮着她那草莓般的乳头,右手则一边迎向光滑的下腹部。他的指尖拨开了茂盛的森林、触碰那突起处。那里就像是还在岩缝中屏住气息的珍珠,即将要挺立。不过,凉子瞬间颤抖了一下身体,发出了惊讶之声。

    “啊……!”这种呻吟声,就像是内部有电流通过的声音。

    叶山反覆揉搓她那里,于是马上喷出了蜜汁。

    叶山将中指插入了她的身体,并感觉有阵紧缩感。祕穴如鲍鱼般的紧闭着。

    女课长的身体构造,是通道正上方高度太低,连手指进去都有种压迫感。叶山的那话儿也许感觉会更窄小。将手指滑入内部,手指的第二关节附近就会突然不断地有紧缩感。

    他一边享受这种乐趣、吻着乳房、吸着乳头。一边吸吮,手指还不忘拼命地搅动。

    “我快要受不了了。”凉子痛苦地弯下腰。“啊……要溢出来了。”

    所谓的要溢出来,不是指少量的液体,而是丰润的蜜汁。

    事实上,叶山发现了蜜汁喷射到掌中的事,就像一只小小的喷水鲸鱼。那似乎是手指在摩擦阴道中底部的某一点时所喷出的。

    手指马上变黏了起来,发出了鲶鱼在水边跳跃的声音。

    “啊……我也要。”凉子的手移动着,自然而然往叶山的那话儿搜寻而去。

    她马上找到,并握紧它。握着威风而耸立的那话儿,吐了一口热气:“啊……好棒!”  “这种东西进得了我的身体吗?”

    ?

    女课长说了这种彷彿处女才会说的话。

    “可以呀!上帝都设计地好好的。”

    “好可怕!我已经很久没做了。”

    “妳不是说过一直和男人有关係吗?”

    “是有呀……不过已经在两年前分手了……后来,就都没做了。”

    她好像是说真的。

    在公司精明干练、芳龄二十七岁的才女课长,似乎有两年没有接触男人了。

    (那样的话,我就在今晚让她好的享受一下吧!)

    叶山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

    “妳站起来看看。”他对着正在爱抚的凉子说。

    “咦?要做什幺?”

    “我想让妳变成镜中的夏娃。”

    在大旋转床的周围,全都是镜子。镜里映照着两人缠绵的裸身。

    凉子照着做,站在床上背靠着墙。

    “对,就是那样。”叶山抱住她。

    凉子的身体映照在每一面镜子中。叶山一边吻她的耳朵一边说:“把妳自己当成女生,把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慢慢地往下压。”

    凉子开始压住他的肩膀。叶山渐渐地蹲下身体,吻着眼前接连出现的东西。从凉子的胸、乳头、心窝、腹部,然后沿着身体的中央线,迎向下腹部有光泽的草丛中–

    凉子张开脚,叶山跪了下来。凉子主动将自己的私祕处往叶山的鼻尖摩擦。

    叶山用双手拨开她的草丛,把舌头伸进热里。他用舌尖探索着她敏感的私处,留恋地爱抚着。“啊……!”她喊出声、仰着头,同时抓着叶山的头。

    凉子的阴毛算是浓密。叶山用舌头拨开它,舔着花瓣,并闻到一股属于女人的味道。

    蜜汁愈涌愈多。他用舌尖舔着蜜汁,为敏感的私处涂上一层保护膜。

    “啊……我快受不了了……”

    女课长挣扎着,抓住叶山的头,使他更使劲地舔着她。

    “啊……我为什幺要做这幺可耻的事呢?”

    女课长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求、求求你……我已经想要了。”

    “想要?想要什幺?”

    “你好坏,明明知道的……”

    “不要啦……我不说。”一边说,女课长愈把腰靠近他。

    此时叶山都会用舌头深深吸吮她的蜜汁、舔舐她,不过也差点要窒息了。

    叶山一边看着摇晃的凉子腰部,想着该是时候了。他将靠着镜子的凉子抱到床上,把她的双脚打开。那是正常位。採取好密合的位置,他用那蓄势待发的东西抵触凉子的花瓣。

    刚开始是以尖端的粗大部分迎向她。

    在女课长溼润的入口处,叶山按住自己的那话儿,準备开启她那扇小窗。

    在入口处附近,他用前端搓着她的小窗,再迅速地离开。对于只有碰触而迟迟不进入的他,凉子焦急地抱怨着。

    “啊……啊!”

    叶山慢慢地来回动作,摩擦着内壁。

    通过狭窄入口的内部,变成融化的奶油般,温热而即将融化。

    进入其中,慢慢前后抽动时,有时候子宫会向前突出、触碰到尖端。

    不可思议地,那话儿尖端触碰到突起物的瞬间,小径会紧紧地收缩起来。

    这就好像闯入内部的软体动物,急忙着盖住入口大门一样。因此,出没于小径内的那话儿,在深处宽阔地带虽如鱼得水,但在出口则被阻断退路,感到拥塞。

    (真是了不起的东西。)叶山几乎要重新看待她了。

    不只是凉子的那里很了不起,她满足的脸庞也很美。一旦快感加深,一般的女性都会皱起眉头、表情狰狞,但凉子则是优雅而陶醉的。那种幸福的表情,甚至就像菩萨或仙女般令人心神蕩漾。

    叶山兴起了一股对她的爱怜,双手用力地抱紧她,吻她白皙的颈子。脖子后面的头髮,很像她私处的阴毛,吸引了他。放任着那话儿,叶山轻吻她最敏感的耳后。

    “啊……不要!”凉子仰着头,透露她如神仙般的快感。

    叶山趁胜追击,将嘴唇由颈子移至耳朵。他含着她的耳垂,将舌头伸入她的耳洞中。

    “哇!”凉子发出了达到高潮的怪声,但是那种感觉并非高潮。叶山将他的那话儿慢慢地进攻她的核心,并触碰她的花瓣。凉子呻吟着,渐入佳境。

    “和加堂社长的比起来,怎幺样?”突然这幺一问。

    “啊?”凉子露出惊讶的表情。“你真是的!”

    “我说对了吧?我听说过妳很信任加堂社长。”

    “你真厉害,既然你知道那幺多,我就承认吧!我是加堂社长的情妇。”

    凉子夸张似地语气,似乎在夸耀自己的实力。

    “哦–果然!”推测好像满準的。

    “之前,我尊敬他胜过爱他。从一个小小的纤维工厂发展到代表日本服装产业的企业,加堂社长功不可没,我觉得他很了不起。因此尊敬转变成爱,开始常常和社长吃饭、陪他出差旅行……不过,如堂社长的男性机能几乎是不行的,所以我老是缺乏男人的滋润。”

    此时,叶山想起了一件好事。

    如果这个女人不只是东京服装的企划开发课长,同时也是加堂社长的情妇,那幺她也许拥有动员资金的力量。就把伊亚源女老闆门仓朱鹭子那间乃木阪旅馆“布罗纽的森林”这个案子,向东京服装的战略开发部提提看吧!东京服装在年轻人的天堂涩谷附近準备要经营两、三家旅馆,当做是情报站,但仍有多余的能力。

    更何况凉子若有加堂社长撑腰,不就可任意操控赤阪的高级地段吗?

    除了可照旧经营旅馆,也可建造流行购物大楼,或做为流行秀发表的基地。

    (好,那待会儿就慢慢提案吧!)叶山安心地完成最后的步骤。

    在对话中,他製造稍稍远离的空隙,一边深深插入凉子的内部,一边用手揉捏着她美丽的乳房。他抓着它、揉捏它,开始来回抽送。

    “啊–啊–啊–”凉子放蕩地仰着头。

    每当激烈地碰撞到腰时,她就会不自禁地仰起头。凉子很快地达到了高潮。

    不久声音微弱了下来。凉子完全沈溺这种享受之中,并不时地晃着头。这个动作并非特意去做的,而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含住叶山那话儿的阴道,时而紧缩、时而鬆弛。而这种间隔愈来愈缩短,变成一种痉挛的感觉。

    “不行……不行了……”虽不知她话中的含意,但凉子高声地喊叫出来。

    那是高潮的信号,凉子体内开始融化。“啊、啊……”她全身僵硬了起来。

    叶山也终于解脱束缚,将精液射向她的体内。

    结束之后,他们沈睡了一阵子。房间里隐约飘着汗水及蜜汁的味道,空调的温度令人很舒服。汗已蒸发掉的肌肤开始感到凉意时……

    “我去沖一下身体。”凉子说。

    “啊,我帮妳沖背吧!”

    “你真温柔……走吧!”

    叶山想起还没说出关于工作的要事,于是打算在今晚提出买卖这家旅馆的事宜。“妳对这里的印象如何?”叶山问她。

    两人充分地洗了澡,正坐在沙发上,藉啤酒来滋润喉咙。

    叶山打算在今晚,先和凉子讨论一下这个案子。凉子环顾着房间。

    “嗯!镜子加上旋转床、浴室又宽又亮……要当做商业旅馆的话,可有可无……”

    “我今晚还没带妳去参观,这里还有游泳池、三温暖、健身房、美容护肤中心。”

    “不管怎样,就看价格来决定吧!因为好像在年轻人之间满流行的,公司保留一个应该也不会损失。”

    “谢谢。那幺关于这里的详细情形,过几天我再仔细告诉妳。”

    叶山开始切入正题。

    “如何?你们要决定第一家情报站,我想最近是最佳时机,在赤阪有个更适合经营商业旅馆的地方,要不要去看看?”

    “在赤阪?”

    “对,叫做『布罗纽的森林』,在乃木阪,条件很不错。”

    叶山详细说明了关于他手上的旅馆、餐厅的事。

    “哦!似乎很有趣,而且我们老闆有说过,他想收购火灾后荒废掉的那家新日本旅馆,所以要是在赤阪,也许能打动他!”凉子的回答令人期待。

    “请妳务必要请示加堂社长。”

    “我会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先瞧瞧。”

    “下次我会带妳去。”

    “拜託了!”

    凉子的眼睛溼润着。那表情似乎诉说着久旱逢甘霖、身心几乎要融化的满足。

    这幺说,今晚叶山的努力总算有了很大的代价。

    “下星期我会再和妳联络。”叶山说完,揽住凉子的肩膀吻了她。

    原来他只想点到为止,但凉子却挽住他的手深深吻他,似乎还不打算放他走。

    “我不要你走,反正我打算今晚不回去了。”

    照这种情况来看,叶山注定是要隔天早上才能回去了。

    “我先出去了。”叶山洗完澡便进入了卧室。

    他从冰箱取出啤酒。一爬上大圆形旋转床,就盘起腿掀开了啤酒的盖子。

    他只在腰上盖着浴巾,感觉很舒服,就在他畅饮着啤酒时,凉子洗完了澡。

    “啊,好大的床哦!”

    “随便妳怎幺躺,不要掉下去就好。”

    “我睡相可是很好的!”

    “睡相再怎幺好,到那个时候就有人会乱七八糟了!”

    “我又还没试!”

    凉子上了床,裸身和叶山背对背。在微弱灯光中的两人,此时被四周的镜子照出,就像两只深海鱼。

    “啊,照到镜子了……!”

    ?

    无视于惊讶的凉子,叶山说:“妳说过,东京服装经营宾馆还有一个理由。我记得是什幺未来战略的。”

    “是呀,我曾在公司开会时发表,说二十一世纪是注重感官产业的时代,被上级大大地认同呢!”

    “说的没错!”

    “请不要认为感官指的只有性而已!”

    “我知道。用舌头品尝、用耳朵聆听、用五官去感受,想尽办法舒服,这些都是感官。运动、音乐、饮食、车子、钓鱼、高尔夫、度假、装扮……我想这些都是感官产业。”

    “没错,你很清楚嘛!社会一旦成熟,经济上不再是问题的话,人们最关心的就是如何舒服过日子了。有没有更舒服的?更有趣的?我想只有这种舒适满足型的产业,才会是二十一世纪的成长产业。”

    “其中性爱令人舒服–是感官产业的王者吧!”

    “我也这幺认为,成人录影带应该更得到公民权的。所以我们公司为了掌握未来,才準备企划经营新形态的宾馆。”

    投入这个尖端领域的秋山凉子,总之先收购既有的宾馆,一边学习内幕及经营,一边準备开拓未来的成长部门。

    “喂,我也要喝。”凉子闭上眼仰起头。

    叶山将啤酒移给她。这相当于间接接吻,全裸的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缠绵起来。

    叶山一边吻着她,一边密实地揉着她的乳房。

    “啊!”凉子发出了黏腻的声音。

    她的乳头在他掌中坚挺了起来。叶山一边吸吮着她那草莓般的乳头,右手则一边迎向光滑的下腹部。他的指尖拨开了茂盛的森林、触碰那突起处。那里就像是还在岩缝中屏住气息的珍珠,即将要挺立。不过,凉子瞬间颤抖了一下身体,发出了惊讶之声。

    “啊……!”这种呻吟声,就像是内部有电流通过的声音。

    叶山反覆揉搓她那里,于是马上喷出了蜜汁。

    叶山将中指插入了她的身体,并感觉有阵紧缩感。祕穴如鲍鱼般的紧闭着。

    女课长的身体构造,是通道正上方高度太低,连手指进去都有种压迫感。叶山的那话儿也许感觉会更窄小。将手指滑入内部,手指的第二关节附近就会突然不断地有紧缩感。

    他一边享受这种乐趣、吻着乳房、吸着乳头。一边吸吮,手指还不忘拼命地搅动。

    “我快要受不了了。”凉子痛苦地弯下腰。“啊……要溢出来了。”

    所谓的要溢出来,不是指少量的液体,而是丰润的蜜汁。

    事实上,叶山发现了蜜汁喷射到掌中的事,就像一只小小的喷水鲸鱼。那似乎是手指在摩擦阴道中底部的某一点时所喷出的。

    手指马上变黏了起来,发出了鲶鱼在水边跳跃的声音。

    “啊……我也要。”凉子的手移动着,自然而然往叶山的那话儿搜寻而去。

    她马上找到,并握紧它。握着威风而耸立的那话儿,吐了一口热气:“啊……好棒!”  “这种东西进得了我的身体吗?”

    ?

    女课长说了这种彷彿处女才会说的话。

    “可以呀!上帝都设计地好好的。”

    “好可怕!我已经很久没做了。”

    “妳不是说过一直和男人有关係吗?”

    “是有呀……不过已经在两年前分手了……后来,就都没做了。”

    她好像是说真的。

    在公司精明干练、芳龄二十七岁的才女课长,似乎有两年没有接触男人了。

    (那样的话,我就在今晚让她好的享受一下吧!)

    叶山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

    “妳站起来看看。”他对着正在爱抚的凉子说。

    “咦?要做什幺?”

    “我想让妳变成镜中的夏娃。”

    在大旋转床的周围,全都是镜子。镜里映照着两人缠绵的裸身。

    凉子照着做,站在床上背靠着墙。

    “对,就是那样。”叶山抱住她。

    凉子的身体映照在每一面镜子中。叶山一边吻她的耳朵一边说:“把妳自己当成女生,把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慢慢地往下压。”

    凉子开始压住他的肩膀。叶山渐渐地蹲下身体,吻着眼前接连出现的东西。从凉子的胸、乳头、心窝、腹部,然后沿着身体的中央线,迎向下腹部有光泽的草丛中–

    凉子张开脚,叶山跪了下来。凉子主动将自己的私祕处往叶山的鼻尖摩擦。

    叶山用双手拨开她的草丛,把舌头伸进热里。他用舌尖探索着她敏感的私处,留恋地爱抚着。“啊……!”她喊出声、仰着头,同时抓着叶山的头。

    凉子的阴毛算是浓密。叶山用舌头拨开它,舔着花瓣,并闻到一股属于女人的味道。

    蜜汁愈涌愈多。他用舌尖舔着蜜汁,为敏感的私处涂上一层保护膜。

    “啊……我快受不了了……”

    女课长挣扎着,抓住叶山的头,使他更使劲地舔着她。

    “啊……我为什幺要做这幺可耻的事呢?”

    女课长似乎对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

    “求、求求你……我已经想要了。”

    “想要?想要什幺?”

    “你好坏,明明知道的……”

    “不要啦……我不说。”一边说,女课长愈把腰靠近他。

    此时叶山都会用舌头深深吸吮她的蜜汁、舔舐她,不过也差点要窒息了。

    叶山一边看着摇晃的凉子腰部,想着该是时候了。他将靠着镜子的凉子抱到床上,把她的双脚打开。那是正常位。採取好密合的位置,他用那蓄势待发的东西抵触凉子的花瓣。

    刚开始是以尖端的粗大部分迎向她。

    在女课长溼润的入口处,叶山按住自己的那话儿,準备开启她那扇小窗。

    在入口处附近,他用前端搓着她的小窗,再迅速地离开。对于只有碰触而迟迟不进入的他,凉子焦急地抱怨着。

    “啊……啊!”

    叶山慢慢地来回动作,摩擦着内壁。

    通过狭窄入口的内部,变成融化的奶油般,温热而即将融化。

    进入其中,慢慢前后抽动时,有时候子宫会向前突出、触碰到尖端。

    不可思议地,那话儿尖端触碰到突起物的瞬间,小径会紧紧地收缩起来。

    这就好像闯入内部的软体动物,急忙着盖住入口大门一样。因此,出没于小径内的那话儿,在深处宽阔地带虽如鱼得水,但在出口则被阻断退路,感到拥塞。

    (真是了不起的东西。)叶山几乎要重新看待她了。

    不只是凉子的那里很了不起,她满足的脸庞也很美。一旦快感加深,一般的女性都会皱起眉头、表情狰狞,但凉子则是优雅而陶醉的。那种幸福的表情,甚至就像菩萨或仙女般令人心神蕩漾。

    叶山兴起了一股对她的爱怜,双手用力地抱紧她,吻她白皙的颈子。脖子后面的头髮,很像她私处的阴毛,吸引了他。放任着那话儿,叶山轻吻她最敏感的耳后。

    “啊……不要!”凉子仰着头,透露她如神仙般的快感。

    叶山趁胜追击,将嘴唇由颈子移至耳朵。他含着她的耳垂,将舌头伸入她的耳洞中。

    “哇!”凉子发出了达到高潮的怪声,但是那种感觉并非高潮。叶山将他的那话儿慢慢地进攻她的核心,并触碰她的花瓣。凉子呻吟着,渐入佳境。

    “和加堂社长的比起来,怎幺样?”突然这幺一问。

    “啊?”凉子露出惊讶的表情。“你真是的!”

    “我说对了吧?我听说过妳很信任加堂社长。”

    “你真厉害,既然你知道那幺多,我就承认吧!我是加堂社长的情妇。”

    凉子夸张似地语气,似乎在夸耀自己的实力。

    “哦–果然!”推测好像满準的。

    “之前,我尊敬他胜过爱他。从一个小小的纤维工厂发展到代表日本服装产业的企业,加堂社长功不可没,我觉得他很了不起。因此尊敬转变成爱,开始常常和社长吃饭、陪他出差旅行……不过,如堂社长的男性机能几乎是不行的,所以我老是缺乏男人的滋润。”

    此时,叶山想起了一件好事。

    如果这个女人不只是东京服装的企划开发课长,同时也是加堂社长的情妇,那幺她也许拥有动员资金的力量。就把伊亚源女老闆门仓朱鹭子那间乃木阪旅馆“布罗纽的森林”这个案子,向东京服装的战略开发部提提看吧!东京服装在年轻人的天堂涩谷附近準备要经营两、三家旅馆,当做是情报站,但仍有多余的能力。

    更何况凉子若有加堂社长撑腰,不就可任意操控赤阪的高级地段吗?

    除了可照旧经营旅馆,也可建造流行购物大楼,或做为流行秀发表的基地。

    (好,那待会儿就慢慢提案吧!)叶山安心地完成最后的步骤。

    在对话中,他製造稍稍远离的空隙,一边深深插入凉子的内部,一边用手揉捏着她美丽的乳房。他抓着它、揉捏它,开始来回抽送。

    “啊–啊–啊–”凉子放蕩地仰着头。

    每当激烈地碰撞到腰时,她就会不自禁地仰起头。凉子很快地达到了高潮。

    不久声音微弱了下来。凉子完全沈溺这种享受之中,并不时地晃着头。这个动作并非特意去做的,而是一个本能的反应。含住叶山那话儿的阴道,时而紧缩、时而鬆弛。而这种间隔愈来愈缩短,变成一种痉挛的感觉。

    “不行……不行了……”虽不知她话中的含意,但凉子高声地喊叫出来。

    那是高潮的信号,凉子体内开始融化。“啊、啊……”她全身僵硬了起来。

    叶山也终于解脱束缚,将精液射向她的体内。

    结束之后,他们沈睡了一阵子。房间里隐约飘着汗水及蜜汁的味道,空调的温度令人很舒服。汗已蒸发掉的肌肤开始感到凉意时……

    “我去沖一下身体。”凉子说。

    “啊,我帮妳沖背吧!”

    “你真温柔……走吧!”

    叶山想起还没说出关于工作的要事,于是打算在今晚提出买卖这家旅馆的事宜。“妳对这里的印象如何?”叶山问她。

    两人充分地洗了澡,正坐在沙发上,藉啤酒来滋润喉咙。

    叶山打算在今晚,先和凉子讨论一下这个案子。凉子环顾着房间。

    “嗯!镜子加上旋转床、浴室又宽又亮……要当做商业旅馆的话,可有可无……”

    “我今晚还没带妳去参观,这里还有游泳池、三温暖、健身房、美容护肤中心。”

    “不管怎样,就看价格来决定吧!因为好像在年轻人之间满流行的,公司保留一个应该也不会损失。”

    “谢谢。那幺关于这里的详细情形,过几天我再仔细告诉妳。”

    叶山开始切入正题。

    “如何?你们要决定第一家情报站,我想最近是最佳时机,在赤阪有个更适合经营商业旅馆的地方,要不要去看看?”

    “在赤阪?”

    “对,叫做『布罗纽的森林』,在乃木阪,条件很不错。”

    叶山详细说明了关于他手上的旅馆、餐厅的事。

    “哦!似乎很有趣,而且我们老闆有说过,他想收购火灾后荒废掉的那家新日本旅馆,所以要是在赤阪,也许能打动他!”凉子的回答令人期待。

    “请妳务必要请示加堂社长。”

    “我会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先瞧瞧。”

    “下次我会带妳去。”

    “拜託了!”

    凉子的眼睛溼润着。那表情似乎诉说着久旱逢甘霖、身心几乎要融化的满足。

    这幺说,今晚叶山的努力总算有了很大的代价。

    “下星期我会再和妳联络。”叶山说完,揽住凉子的肩膀吻了她。

    原来他只想点到为止,但凉子却挽住他的手深深吻他,似乎还不打算放他走。

    “我不要你走,反正我打算今晚不回去了。”

    照这种情况来看,叶山注定是要隔天早上才能回去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