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贪淫好色大小姐
  • 发布时间:2018-09-15 17:1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

    ?

    “嘻嘻,现在阿松一定找翻天了吧!”少女窃笑着,灿烂美丽的笑容让与她擦身而过的男人都不禁回头看着这个拥有乌黑秀丽长髮的可爱少女。

    (谁叫他不让人家出来玩!哼!)少女嘟着嘴想道:

    (每次都说什幺危险危险,如果不是爸爸的话哪来的危险啊!)

    长髮少女有着可爱文静的脸蛋、稚气未脱的气息,外表看起来像是上流人家的小姐,但实际上却是统治半个城市的黑社会组织“桥本会”头目的女儿。

    为了保护女儿,女孩的父亲桥本正特地派手下松田寸步不离的保护着她。不过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又怎幺可能想让一个男人整天跟在身边呢?

    因此,桥本会也就不时上演像今天这种逃脱的戏码了。

    “接下来要去哪里玩比较好呢…”面对五光十色的自由世界,女孩思索着。

    “小姐,有空吗?”两个穿着也算颇有点体面的男人突然拦住女孩的去路,嘻皮笑脸的搭讪着。

    “有什幺事情吗?”少女狐疑的看着他们。

    “我们想和妳交个朋友,不知道小姐赏不赏脸?”

    “交朋友?真的吗?那当然好啊!”少女脸上浮现惊喜交集的笑容,美得让两个男人为之心醉。

    “我叫岩田,叫我阿岩就行了。”比较高的男人说道。

    “我是佐籐和,大家都叫我阿和。”比较矮但肌肉相当结实的男人说道。

    “我是桥…你们叫我小惠吧。”少女原本想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桥本”二字一旦出口,搞不好就会被认出身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她的父亲一直叮嘱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姓氏。

    “小惠啊…要一起去KTV唱歌吗?”阿和说道。

    “唱歌?可是人家不太常唱…”

    “没关係,唱歌只需要一股气势!”阿岩夸张的表情让小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句话她在组里常常听其他人在说,不过却没有人和阿岩一样有那幺好笑的模样。

    “好吧!反正人家也想去一次看看!”

    阿岩与阿和对望一眼,不知道这个非常容易上钩的女孩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居然连KTV也没去过。

    “抱歉!现在规定要押证件!”来到KTV,柜台的人员却对他们这幺说道。

    “什幺时候多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规定,一时之间要去哪生证件出来押啊!”阿和不满的说道。

    “那…用我的驾照吧!”小惠从外衣胸前的口袋中拿出证件,递给柜台人员。

    “好的,那就请到204包厢去吧。”柜台人员收下小惠的驾照,说道。

    “唔…桥本惠…这不是…”KTV的主任拿到小惠的驾照,背上顿时起了一阵冷汗,赶紧拿起电话,慌张的拨起了号码。

    “哇!好漂亮的地方!”小惠一踏进包厢,就好奇的四处张望着,那五彩的旋转灯光更是让她好奇的想着到底是怎幺做出来的。

    “小惠妳要唱什幺歌?”两个男人不断怂恿着小惠唱歌,虽然她只会一些充满江湖气的演歌,但两人仍旧非常的捧场,鼓掌声不绝于耳。

    “口渴了吧?喝杯饮料吧。”

    “嗯!”

    小惠毫无防备的喝下阿岩倒给她的饮料,阿和也殷勤的递上第二杯。

    小惠仍旧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唱歌,但不久之后,她就开始觉得头晕目眩,全身乏力,一首歌还没唱完就倒在阿岩怀里。

    “嗯…好奇怪…提不起力气…”小惠试图举起手,但却只能勉强动一动手指而已。

    两个男人对望一眼,开始解开她胸前的钮扣,一对被素白内衣包裹着的硕大乳峰马上就露了出来,大得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随着小惠的喘息而微微颤动着。

    “不…要…”小惠虚弱的说着,但身体却像断线木偶一般无法动弹。

    “真大啊!”阿和讚叹着,小惠宽鬆的上衣底下有着外表看不出来的宏伟,姣好的曲线彷彿在诱惑着男人的手似的。

    “啊…”小惠低吟了一声,身上衣服渐渐被剥光的她只能红着脸、咬着唇,闭上眼睛逃避着羞愧欲死的感觉。

    阿和将她朴素的内衣扯掉,让她的横纲级巨乳暴露在五色彩光的照耀下,阿岩的手也碰到小惠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但即使已经上过许多女孩,他们在这时候仍不禁紧张了起来。

    “不愧是个千金小姐,保养得那幺好…”阿岩拉下那片薄布,仔细的欣赏着眼前只剩鞋袜还维持原样的裸女,小惠的娇躯只是轻轻一颤,却没有再做任何反抗。

    “啊!”小惠尖叫了一声,因为男人的手正在她身上来回轻抚,手指所到之处都带来丝丝搔痒、与电击般的异感。

    还是处女的她哪有经验过如此的爱抚,加上饮料的催化,没几下就让小惠发出微弱的呻吟声,胸前粉嫩嫩的乳尖也涨得发疼。

    “不…不要…放开我…啊!”小惠做着最后的反抗,但两个被她美丽的裸体刺激得兽性大发的男人只顾着玩弄她的身体,根本不会去理会她。

    “啊嗯…啊…不可以摸…啊…”

    “小姐,妳这里都湿透了,还嘴硬吗?”阿岩举起手,让小惠清楚的看见他手指之间闪烁着彩光的黏液,这些液体都是从小惠股间的鲜嫩肉缝中渗漏出来的。

    “呜…”小惠看着自己的淫水,扁着嘴偏过头去,可爱的脸蛋红得像煮熟的螃蟹。

    男人看她没有其他的反抗,色胆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放肆了,但不久就又离开了小惠白里透红的娇艳裸体,只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惠狐疑的转过头来,却立即瞪大眼睛,两个男人已经脱掉了下半身的衣物,露出胯下丑恶的巨兽。

    “小惠妹妹,等妳知道男人的好处就不会唉唉叫了。”阿和将肉棒靠近小惠吓得面无人色的脸,让她看清楚自己入了珠的肉棒子。

    “不要…好可怕…”

    “放心,等妳知道它的好,妳就会一直希望被这东西疼爱了!”

    “才不…会…啊!”小惠惊叫一声,溼润的秘处被一根硬梆梆热腾腾的东西顶住,而且那东西还正在往内顶,撬开她的肉唇,侵入了连她自己都没碰触过的地方。

    “混蛋!居然抢我位置!”阿和转头怒骂着,一条肉棒拍在女孩白嫩的脸庞上,弄得她又羞又窘,还隐含着些许从未有过的期待。

    “反正还有别的地方嘛,别在意!喔!妳这丫头!”阿岩得意的笑着,分心之下差点就被女孩灵活的蜜肉搾出精来,第一次接受男人进入的地方贪婪的缠裹着肉棒前端,挤压着它。

    “可恶…把她抱起来吧!”阿和不满的和他一起将软绵绵的小惠撑起来,把肉棒顶在小惠的菊门上。

    “第一次就能前后一起享受,真是个幸福的女孩!”阿岩说道。

    “才没有…放开…人家…”不知是那饮料作怪还是本性如此,此时小惠的身体热得像火烧一般,肉棒带来的刺激让她口乾舌燥、心旌动摇,既希望男人放过自己,却又期待肉棒的侵犯。

    “啊呀!”肉棒同时顶入的瞬间,小惠发出凄厉的惨叫,阿岩十分熟练的摀住她的嘴,不让外面的人发觉包厢里的淫戏,但两行清澈的泪水仍旧从紧闭的眼角滑了下来。

    “不愧是处女,这幺紧!”

    “这屁股也是原装的,搞起来特别带劲!”

    “呜呜…”听到两个男人的汙言秽语,小惠只能不断啜泣。但十几分钟过后,小惠痛苦的神情逐渐舒缓,哼叫声中也开始带着淫豔的气息。

    “嗯…啊…不…不可以…撞…嗯…”媚眼如丝的少女在两个男人的合力姦淫下,无助的颤抖着,混合着血丝的淫水被粗大的肉柱汲取出来,一滴滴落在包厢的绒毛地毯上。

    “水真多…还是处女就这幺淫蕩,还是说真的那幺爽?”阿和轻咬着小惠的耳垂,调戏着她。

    “人家…好舒服…没有…这样过….啊…人家…好舒服…屁股也…爽…”小惠迷迷糊糊的回答着,一头柔顺的长髮淩乱地黏在三人汗溼的身躯上,也证明了他们“运动”的激烈程度。

    “哼,那就来正式的吧!”阿和知道这漂亮的女孩已经堕落在他们的肉棒上,因此对阿岩打了个手势,一改原本的轻柔动作,转为深入而狂暴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我…人家…要坏了…穴…和屁股…都…啊…坏掉了…啊啊~啊…不行…”狂风暴雨般的摧残让小惠淫叫不已,她这个温室中的花朵何时承受过这幺粗暴的对待?面对如此兇暴的姦淫,她只能选择逆来顺受而已。

    小惠只觉得身体像要被两根入珠大肉棒撕开一般,而那些异样的突起每次的出入都带给她强烈的快感,整个人被顶得像飞上天一般,脑海中只剩下淫慾的渴求,什幺都不能想了。

    “死了…死…掉了…啊啊啊~”一阵高亢的呼喊之后,小惠终于被这两个男人推上了生平第一次的性高潮,蚀骨的酸麻感充斥全身,激起了一阵阵不规则的颤抖与抽搐。

    “真是个淫蕩女!”阿岩嘲笑着刚达到高潮的美少女,胯下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放鬆。

    高潮的快感让她变得更豔丽,晕红的脸庞上带着淫蕩的气息,一对巨乳也不断抖动着,阿岩两手各抓住一只,揉捏着。

    “嗯啊…哦…胸部也…要吗…嗯…”现在的小惠已经被干得晕头转向,原先的文静模样丝毫不存,反像个贪淫的妓女一般扭着娇躯迎合着他们的动作。

    阿岩与阿和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两人的动作配合得十分完美,不管是同步进行还是交叉攻击,都能让小惠发出淫乱的呼喊、淫水也越流越多。

    “啊啊…蹂躏人家…啊…哦…又要…死掉了…啊…”小惠颤抖着抱住阿岩宽阔的背,那对巨乳夹在她的身体和男人的双手之间,柔软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但却阻挡不了阿岩玩弄它们的淫邪爪袭。

    “妳这个淫乱女到底想洩多少次啊?”

    “洩…越多…越好…”小惠不知羞耻的回答着,她只知道洩一次身、快乐一次,洩越多次就会越快乐、越舒服,哪还能顾得到什幺矜持、气质的。

    “好吧!我们兄弟俩就让妳洩到爽!”阿和狠顶了几下,说道。

    他们确实没有说大话,两个精力旺盛的年轻男人将小惠翻来覆去的玩弄着,肉棒在她的处女双穴中射精之后,还要她用小嘴与胸部来让它们恢复精神,但却又直接把精液射在她的嘴里与乳沟中,清秀高雅的脸庞被弄得满是精液。

    “吃下去!”阿和命令着,而小惠也照做了。

    “好吃吗?”

    “好奇怪的味道…可是人家喜欢…”小惠跪在地上,像母狗一般舔着落在手上的精液。

    “以后我们还会找妳出来,到时候再让妳更舒服。”阿岩说道,他们用这招已经让好几个女孩成为性奴,但没有一个比小惠更漂亮的。

    “嗯…”小惠温顺的点了点头。

    “那幺…反正还有时间,就再来一次吧。”阿和看了看錶,说道。

    “好!”小惠欣喜的回应着。

    两人把肉棒插入小惠的前后穴,这次换成阿和在前、阿岩在后,正要开始玩弄这个淫蕩女之时,包厢的门却被粗鲁的踢开。

    “大小姐!”

    “啊…”看到来人的身份,小惠惊叫了一声。

    “你们…该死!”看到全裸的小惠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冲进包厢的男人不由分说的挥动手上的木刀将两人敲晕。

    “大小姐!阿松该死!居然让这两个杂碎对大小姐…”阿松拿起衣服披在小惠身上,说道:

    “我已经有断指的觉悟了!”

    但想到这可能不是断根小指就能解决的事情,纵使是勇悍无比的阿松,额上也不由得冒出冷汗来。

    (搞不好会被灌水泥沈入港口…)

    “傻瓜…”小惠浅浅一笑,说道:“如果你抱我的话,就当没发生过任何事情吧!”

    “啊?”阿松吓了一跳,但裤裆里的棒子却已经站起来了。

    “阿松好色…”发现阿松已经“準备好了”,小惠淫淫地笑着。

    看着眼前自己答应大哥一定会用生命保护、现在却满身精液淫水一塌糊涂的美丽少女,不知为何,阿松却突然打了个冷颤。

    就像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样。

    “来吧!”小惠爬到阿松脚边,在男人惊讶无比的目光注视下拉开他的裤裆,将裤子里的巨蟒释放出来。

    “好大哦~~”

    “呜!”小惠的手刚握上肉棒,阿松的棒子就一阵猛跳,浓浓的精液不偏不倚地通通射在小惠身上。

    “啊!”少女吓了一跳,但并没有避开接下来的砲击,反正身上已经有很多精液了,再多点也没有关係,何况阿松精液的味道浓得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这…大小姐…”阿松看着被自己射满脸的女孩,慌张地想解释,本来就不怎样的口才现在更是什幺也挤不出来,最后口吃了一大堆不知所云后,终于让他想到一个可以逃避尴尬的理由:

    “我先把这两件垃圾弄走!”

    阿松忙着搬人、叫店长把两个男人丢出门外,从头到尾小惠都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舔着脸上属于他的精液,品嚐着那足以麻痺味蕾的浓烈气味。

    “大小姐…我们…”阿松接下来的“走吧”还没出口,就被小惠一把抓住两腿之间的“把柄”。

    “阿松答应要和人家做的,还没有做哦。”

    “大小姐…”阿松只能看着小惠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再次把他的棒子拿出来,用温热的樱唇与舌头让它再度挺硬。

    “阿松…是第一次吗?”

    “唔…当然不…不…”阿松红着脸想否认,但小惠纯净的眼神让他无法逞强──从以前就是这样了。

    “对啦,我是处男。”阿松自暴自弃的说道。

    “谢谢你。”小惠突然说道。

    “咦?”

    “为了我…让你没时间交女朋友…”

    阿松楞了一下,他从没想过娇蛮任性的大小姐会突然说到这回事,更没想过小惠会知道自己年过三十还是个处男的原因,就是因为得时时看着这个女孩。

    “所以啊…小惠惠嫁给阿松吧。”小惠话一说完,就将阿松胀得硬梆梆的肉棒含入口中,比妻子更温顺地服侍着肉棒。

    如果能娶小惠的话…

    阿松也是个正常男人,不可能不对身边日渐美丽的桥本惠不动心,但他一直告诉自己小惠是大哥的宝贝女儿,自己受大哥恩情,绝对不可以染指她。

    但从现在的景况看来,比较像是小惠染指阿松就是了。

    “嗯…阿松的好大哦…放进来的话…一定会裂开…”小惠吐出肉棒,让被棒子撑得几乎无法呼吸的自己喘一口气,柔软的小手却还不断套弄着棒身。

    “可是…进来的话也一定比刚刚更舒服吧…”小惠骑到阿松身上,让肉棒对準自己的小穴,正要沈下腰时,阿松突然发难将她推倒在桌上。

    “大小姐…不!小惠!让我来吧…”阿松诚挚地看着小惠的双眼,虽然还是一副坏人脸,但却仍给了少女相当大的安全感。

    “好啊~嗯…”小惠双臂环着阿松的脖子,挺高屁股迎接巨根的临幸。

    藉着先前淫水与精液的润滑,肉棒“滋”的一声、毫无难度地没入少女紧窄的肉径当中,比刚刚两人更粗长硕大的肉棒让女孩不禁皱起眉头。

    “阿松好大~”小惠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浅笑,用还带着点稚气的少女嗓音说道:“人家的身体,任玩哦。阿松想射几次就射几次…”

    在昏暗的包厢里,一个满身精液的美艳少女对自己说出这种话,阿松听了差点没兽性大发,但虽然大头勉强保持住理性,胯下的小头却也还是变成畜生了。

    “啊!又…变大了…哦…阿松…爱你…好喜欢你…啊…里面…满满的…”小惠被阿松干得淫叫不已,粗大的东西将少女开通不久的嫩肉彻底摩擦着,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

    “揉…人家的…胸部…啊…嗯…就是…这样子…好舒服…”小惠将阿松灼热的手掌拉到自己胸前,要他尽情玩弄那两团弹力十足的乳肉。

    “小惠…小惠…”阿松揉着少女的乳房,从未有过的触感让他体内的慾望越发强盛,腰部的动作也变得激烈,虽然没什幺技巧可言,但原始的繁殖本能却仍带给小惠与前两个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啊啊…阿松…”小惠抓着阿松的手臂,虽然被黑西装盖住了,但却仍能感觉到他有着健壮的肌肉。

    在这种地方,一个穿着像流氓,长相看起来更像流氓的壮汉,将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丽少女压在桌子上狂干,任谁一眼看到也会觉得是阿松在强姦民女,绝对不会有人想到阿松其实才是那个被诱姦而“失身”的人。

    “嗯…阿松好厉害…好厉害哦…人家被阿松…弄得…出来了….啊…嗯…啊…”小惠扭着腰,将男人的肉柱深深纳入自己的穴径中,滚滚蜜泉喷溅在男人棒子的前端。

    阿松打了个冷颤,差点就又射出精来,幸好之前已经在小惠脸上射过了,现在多多少少都还有点抵抗力,他忍着肉棒上传来的酸麻感,狠狠地往小惠的穴心连顶了几下,撞得她娇啼婉转、浪态百出,一点也不像几小时前还是个处女的女孩。

    “阿松…快…人家要…更…多…啊…阿松好棒哦…”少女的美腿紧紧夹住男人的腰,缠住男根的蜜肉强烈痉挛着,这次阿松再也忍不住,一挺腰,将精液通通注入少女的子宫里去。

    “啊啊啊~~好热…肚子里面…好热…”少女拼命摇着头,乌黑的秀髮像波浪般飞散着,美丽的小脸蛋红扑扑地,散发着高潮届临的异样艳丽。

    “哈…啊…哈…阿松…好舒服…哦…”香汗淋漓的小惠脸上绽放出满足的笑容,纤细的手指在自己平滑紧实的小腹上游移,感受着精液在子宫里翻滚的奇妙触觉。

    “小惠…”能让女孩子如此满足,对男人来说也是值得雀跃的事情。

    “可以…再来一次吗?”小惠低着头,羞答答地说道:“人家…还想有更多这种感觉…”

    “当然可以。”虽然是第二次射精,但阿松的肉棒还是精神百倍地泡在小惠美妙的嫩穴里,要再来一次绝对不是问题。

    “啊嗯…啊…哦…阿松的…肉棒…快…让人家…再让人家…洩…”小惠贪婪地摆动着娇躯,接受男人近乎狂暴的进入。

    “嗯…这个姿势也好舒服…”

    “讨厌…阿松…屁股的话…啊…手指…进去了啦…”

    “人家…还要哦…”

    娇媚的淫语迴蕩在包厢当中,紧紧结合着的男女散发着连冷气都压抑不下来的热度,几个小时之后,容光焕发的小惠才搂着脚步虚浮、几乎腿软的阿松从KTV走出来。

    “阿松好厉害哦。”小惠笑瞇瞇地挽着男人的手,说道。

    “嘿嘿…过奖…”被小惠榨得头晕眼花的阿松勉强挤出笑容,说道。

    虽然身体被小惠掏空了,但阿松脑子里却还是不断思考着,如果被大哥桥本正知道自己吃了他女儿,他会有什幺样的反应。

    “阿松要娶人家哦。”女孩的一句话,让男人下了决定。

    “好吧,我们回去找大哥提亲。”

    少女听到男人的承诺,开心的笑了,任性的她一直将紧跟在身边的阿松当作麻烦,但在阿松冲入包厢的那一瞬间,她才从男人的脸上看到他的真正心情。

    只要能保护她,他愿意赴汤蹈火,而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小惠是“大哥的女儿”。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情,有时候是毫无逻辑性可言的。

    一对恋人般的男女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对了,人家发现…人家好像喜欢上被很多根肉棒戳的感觉了耶…”

    ?

    ?

    “嘻嘻,现在阿松一定找翻天了吧!”少女窃笑着,灿烂美丽的笑容让与她擦身而过的男人都不禁回头看着这个拥有乌黑秀丽长髮的可爱少女。

    (谁叫他不让人家出来玩!哼!)少女嘟着嘴想道:

    (每次都说什幺危险危险,如果不是爸爸的话哪来的危险啊!)

    长髮少女有着可爱文静的脸蛋、稚气未脱的气息,外表看起来像是上流人家的小姐,但实际上却是统治半个城市的黑社会组织“桥本会”头目的女儿。

    为了保护女儿,女孩的父亲桥本正特地派手下松田寸步不离的保护着她。不过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又怎幺可能想让一个男人整天跟在身边呢?

    因此,桥本会也就不时上演像今天这种逃脱的戏码了。

    “接下来要去哪里玩比较好呢…”面对五光十色的自由世界,女孩思索着。

    “小姐,有空吗?”两个穿着也算颇有点体面的男人突然拦住女孩的去路,嘻皮笑脸的搭讪着。

    “有什幺事情吗?”少女狐疑的看着他们。

    “我们想和妳交个朋友,不知道小姐赏不赏脸?”

    “交朋友?真的吗?那当然好啊!”少女脸上浮现惊喜交集的笑容,美得让两个男人为之心醉。

    “我叫岩田,叫我阿岩就行了。”比较高的男人说道。

    “我是佐籐和,大家都叫我阿和。”比较矮但肌肉相当结实的男人说道。

    “我是桥…你们叫我小惠吧。”少女原本想说出自己的名字,但“桥本”二字一旦出口,搞不好就会被认出身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她的父亲一直叮嘱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的姓氏。

    “小惠啊…要一起去KTV唱歌吗?”阿和说道。

    “唱歌?可是人家不太常唱…”

    “没关係,唱歌只需要一股气势!”阿岩夸张的表情让小惠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句话她在组里常常听其他人在说,不过却没有人和阿岩一样有那幺好笑的模样。

    “好吧!反正人家也想去一次看看!”

    阿岩与阿和对望一眼,不知道这个非常容易上钩的女孩是哪家的千金大小姐,居然连KTV也没去过。

    “抱歉!现在规定要押证件!”来到KTV,柜台的人员却对他们这幺说道。

    “什幺时候多了这种莫名其妙的规定,一时之间要去哪生证件出来押啊!”阿和不满的说道。

    “那…用我的驾照吧!”小惠从外衣胸前的口袋中拿出证件,递给柜台人员。

    “好的,那就请到204包厢去吧。”柜台人员收下小惠的驾照,说道。

    “唔…桥本惠…这不是…”KTV的主任拿到小惠的驾照,背上顿时起了一阵冷汗,赶紧拿起电话,慌张的拨起了号码。

    “哇!好漂亮的地方!”小惠一踏进包厢,就好奇的四处张望着,那五彩的旋转灯光更是让她好奇的想着到底是怎幺做出来的。

    “小惠妳要唱什幺歌?”两个男人不断怂恿着小惠唱歌,虽然她只会一些充满江湖气的演歌,但两人仍旧非常的捧场,鼓掌声不绝于耳。

    “口渴了吧?喝杯饮料吧。”

    “嗯!”

    小惠毫无防备的喝下阿岩倒给她的饮料,阿和也殷勤的递上第二杯。

    小惠仍旧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唱歌,但不久之后,她就开始觉得头晕目眩,全身乏力,一首歌还没唱完就倒在阿岩怀里。

    “嗯…好奇怪…提不起力气…”小惠试图举起手,但却只能勉强动一动手指而已。

    两个男人对望一眼,开始解开她胸前的钮扣,一对被素白内衣包裹着的硕大乳峰马上就露了出来,大得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的巨乳随着小惠的喘息而微微颤动着。

    “不…要…”小惠虚弱的说着,但身体却像断线木偶一般无法动弹。

    “真大啊!”阿和讚叹着,小惠宽鬆的上衣底下有着外表看不出来的宏伟,姣好的曲线彷彿在诱惑着男人的手似的。

    “啊…”小惠低吟了一声,身上衣服渐渐被剥光的她只能红着脸、咬着唇,闭上眼睛逃避着羞愧欲死的感觉。

    阿和将她朴素的内衣扯掉,让她的横纲级巨乳暴露在五色彩光的照耀下,阿岩的手也碰到小惠身上最后一件遮蔽物,但即使已经上过许多女孩,他们在这时候仍不禁紧张了起来。

    “不愧是个千金小姐,保养得那幺好…”阿岩拉下那片薄布,仔细的欣赏着眼前只剩鞋袜还维持原样的裸女,小惠的娇躯只是轻轻一颤,却没有再做任何反抗。

    “啊!”小惠尖叫了一声,因为男人的手正在她身上来回轻抚,手指所到之处都带来丝丝搔痒、与电击般的异感。

    还是处女的她哪有经验过如此的爱抚,加上饮料的催化,没几下就让小惠发出微弱的呻吟声,胸前粉嫩嫩的乳尖也涨得发疼。

    “不…不要…放开我…啊!”小惠做着最后的反抗,但两个被她美丽的裸体刺激得兽性大发的男人只顾着玩弄她的身体,根本不会去理会她。

    “啊嗯…啊…不可以摸…啊…”

    “小姐,妳这里都湿透了,还嘴硬吗?”阿岩举起手,让小惠清楚的看见他手指之间闪烁着彩光的黏液,这些液体都是从小惠股间的鲜嫩肉缝中渗漏出来的。

    “呜…”小惠看着自己的淫水,扁着嘴偏过头去,可爱的脸蛋红得像煮熟的螃蟹。

    男人看她没有其他的反抗,色胆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放肆了,但不久就又离开了小惠白里透红的娇艳裸体,只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惠狐疑的转过头来,却立即瞪大眼睛,两个男人已经脱掉了下半身的衣物,露出胯下丑恶的巨兽。

    “小惠妹妹,等妳知道男人的好处就不会唉唉叫了。”阿和将肉棒靠近小惠吓得面无人色的脸,让她看清楚自己入了珠的肉棒子。

    “不要…好可怕…”

    “放心,等妳知道它的好,妳就会一直希望被这东西疼爱了!”

    “才不…会…啊!”小惠惊叫一声,溼润的秘处被一根硬梆梆热腾腾的东西顶住,而且那东西还正在往内顶,撬开她的肉唇,侵入了连她自己都没碰触过的地方。

    “混蛋!居然抢我位置!”阿和转头怒骂着,一条肉棒拍在女孩白嫩的脸庞上,弄得她又羞又窘,还隐含着些许从未有过的期待。

    “反正还有别的地方嘛,别在意!喔!妳这丫头!”阿岩得意的笑着,分心之下差点就被女孩灵活的蜜肉搾出精来,第一次接受男人进入的地方贪婪的缠裹着肉棒前端,挤压着它。

    “可恶…把她抱起来吧!”阿和不满的和他一起将软绵绵的小惠撑起来,把肉棒顶在小惠的菊门上。

    “第一次就能前后一起享受,真是个幸福的女孩!”阿岩说道。

    “才没有…放开…人家…”不知是那饮料作怪还是本性如此,此时小惠的身体热得像火烧一般,肉棒带来的刺激让她口乾舌燥、心旌动摇,既希望男人放过自己,却又期待肉棒的侵犯。

    “啊呀!”肉棒同时顶入的瞬间,小惠发出凄厉的惨叫,阿岩十分熟练的摀住她的嘴,不让外面的人发觉包厢里的淫戏,但两行清澈的泪水仍旧从紧闭的眼角滑了下来。

    “不愧是处女,这幺紧!”

    “这屁股也是原装的,搞起来特别带劲!”

    “呜呜…”听到两个男人的汙言秽语,小惠只能不断啜泣。但十几分钟过后,小惠痛苦的神情逐渐舒缓,哼叫声中也开始带着淫豔的气息。

    “嗯…啊…不…不可以…撞…嗯…”媚眼如丝的少女在两个男人的合力姦淫下,无助的颤抖着,混合着血丝的淫水被粗大的肉柱汲取出来,一滴滴落在包厢的绒毛地毯上。

    “水真多…还是处女就这幺淫蕩,还是说真的那幺爽?”阿和轻咬着小惠的耳垂,调戏着她。

    “人家…好舒服…没有…这样过….啊…人家…好舒服…屁股也…爽…”小惠迷迷糊糊的回答着,一头柔顺的长髮淩乱地黏在三人汗溼的身躯上,也证明了他们“运动”的激烈程度。

    “哼,那就来正式的吧!”阿和知道这漂亮的女孩已经堕落在他们的肉棒上,因此对阿岩打了个手势,一改原本的轻柔动作,转为深入而狂暴的抽插。

    “啊啊啊…不要…我…人家…要坏了…穴…和屁股…都…啊…坏掉了…啊啊~啊…不行…”狂风暴雨般的摧残让小惠淫叫不已,她这个温室中的花朵何时承受过这幺粗暴的对待?面对如此兇暴的姦淫,她只能选择逆来顺受而已。

    小惠只觉得身体像要被两根入珠大肉棒撕开一般,而那些异样的突起每次的出入都带给她强烈的快感,整个人被顶得像飞上天一般,脑海中只剩下淫慾的渴求,什幺都不能想了。

    “死了…死…掉了…啊啊啊~”一阵高亢的呼喊之后,小惠终于被这两个男人推上了生平第一次的性高潮,蚀骨的酸麻感充斥全身,激起了一阵阵不规则的颤抖与抽搐。

    “真是个淫蕩女!”阿岩嘲笑着刚达到高潮的美少女,胯下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放鬆。

    高潮的快感让她变得更豔丽,晕红的脸庞上带着淫蕩的气息,一对巨乳也不断抖动着,阿岩两手各抓住一只,揉捏着。

    “嗯啊…哦…胸部也…要吗…嗯…”现在的小惠已经被干得晕头转向,原先的文静模样丝毫不存,反像个贪淫的妓女一般扭着娇躯迎合着他们的动作。

    阿岩与阿和显然不是第一次合作,两人的动作配合得十分完美,不管是同步进行还是交叉攻击,都能让小惠发出淫乱的呼喊、淫水也越流越多。

    “啊啊…蹂躏人家…啊…哦…又要…死掉了…啊…”小惠颤抖着抱住阿岩宽阔的背,那对巨乳夹在她的身体和男人的双手之间,柔软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但却阻挡不了阿岩玩弄它们的淫邪爪袭。

    “妳这个淫乱女到底想洩多少次啊?”

    “洩…越多…越好…”小惠不知羞耻的回答着,她只知道洩一次身、快乐一次,洩越多次就会越快乐、越舒服,哪还能顾得到什幺矜持、气质的。

    “好吧!我们兄弟俩就让妳洩到爽!”阿和狠顶了几下,说道。

    他们确实没有说大话,两个精力旺盛的年轻男人将小惠翻来覆去的玩弄着,肉棒在她的处女双穴中射精之后,还要她用小嘴与胸部来让它们恢复精神,但却又直接把精液射在她的嘴里与乳沟中,清秀高雅的脸庞被弄得满是精液。

    “吃下去!”阿和命令着,而小惠也照做了。

    “好吃吗?”

    “好奇怪的味道…可是人家喜欢…”小惠跪在地上,像母狗一般舔着落在手上的精液。

    “以后我们还会找妳出来,到时候再让妳更舒服。”阿岩说道,他们用这招已经让好几个女孩成为性奴,但没有一个比小惠更漂亮的。

    “嗯…”小惠温顺的点了点头。

    “那幺…反正还有时间,就再来一次吧。”阿和看了看錶,说道。

    “好!”小惠欣喜的回应着。

    两人把肉棒插入小惠的前后穴,这次换成阿和在前、阿岩在后,正要开始玩弄这个淫蕩女之时,包厢的门却被粗鲁的踢开。

    “大小姐!”

    “啊…”看到来人的身份,小惠惊叫了一声。

    “你们…该死!”看到全裸的小惠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冲进包厢的男人不由分说的挥动手上的木刀将两人敲晕。

    “大小姐!阿松该死!居然让这两个杂碎对大小姐…”阿松拿起衣服披在小惠身上,说道:

    “我已经有断指的觉悟了!”

    但想到这可能不是断根小指就能解决的事情,纵使是勇悍无比的阿松,额上也不由得冒出冷汗来。

    (搞不好会被灌水泥沈入港口…)

    “傻瓜…”小惠浅浅一笑,说道:“如果你抱我的话,就当没发生过任何事情吧!”

    “啊?”阿松吓了一跳,但裤裆里的棒子却已经站起来了。

    “阿松好色…”发现阿松已经“準备好了”,小惠淫淫地笑着。

    看着眼前自己答应大哥一定会用生命保护、现在却满身精液淫水一塌糊涂的美丽少女,不知为何,阿松却突然打了个冷颤。

    就像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样。

    “来吧!”小惠爬到阿松脚边,在男人惊讶无比的目光注视下拉开他的裤裆,将裤子里的巨蟒释放出来。

    “好大哦~~”

    “呜!”小惠的手刚握上肉棒,阿松的棒子就一阵猛跳,浓浓的精液不偏不倚地通通射在小惠身上。

    “啊!”少女吓了一跳,但并没有避开接下来的砲击,反正身上已经有很多精液了,再多点也没有关係,何况阿松精液的味道浓得让她几乎无法思考。

    “这…大小姐…”阿松看着被自己射满脸的女孩,慌张地想解释,本来就不怎样的口才现在更是什幺也挤不出来,最后口吃了一大堆不知所云后,终于让他想到一个可以逃避尴尬的理由:

    “我先把这两件垃圾弄走!”

    阿松忙着搬人、叫店长把两个男人丢出门外,从头到尾小惠都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舔着脸上属于他的精液,品嚐着那足以麻痺味蕾的浓烈气味。

    “大小姐…我们…”阿松接下来的“走吧”还没出口,就被小惠一把抓住两腿之间的“把柄”。

    “阿松答应要和人家做的,还没有做哦。”

    “大小姐…”阿松只能看着小惠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再次把他的棒子拿出来,用温热的樱唇与舌头让它再度挺硬。

    “阿松…是第一次吗?”

    “唔…当然不…不…”阿松红着脸想否认,但小惠纯净的眼神让他无法逞强──从以前就是这样了。

    “对啦,我是处男。”阿松自暴自弃的说道。

    “谢谢你。”小惠突然说道。

    “咦?”

    “为了我…让你没时间交女朋友…”

    阿松楞了一下,他从没想过娇蛮任性的大小姐会突然说到这回事,更没想过小惠会知道自己年过三十还是个处男的原因,就是因为得时时看着这个女孩。

    “所以啊…小惠惠嫁给阿松吧。”小惠话一说完,就将阿松胀得硬梆梆的肉棒含入口中,比妻子更温顺地服侍着肉棒。

    如果能娶小惠的话…

    阿松也是个正常男人,不可能不对身边日渐美丽的桥本惠不动心,但他一直告诉自己小惠是大哥的宝贝女儿,自己受大哥恩情,绝对不可以染指她。

    但从现在的景况看来,比较像是小惠染指阿松就是了。

    “嗯…阿松的好大哦…放进来的话…一定会裂开…”小惠吐出肉棒,让被棒子撑得几乎无法呼吸的自己喘一口气,柔软的小手却还不断套弄着棒身。

    “可是…进来的话也一定比刚刚更舒服吧…”小惠骑到阿松身上,让肉棒对準自己的小穴,正要沈下腰时,阿松突然发难将她推倒在桌上。

    “大小姐…不!小惠!让我来吧…”阿松诚挚地看着小惠的双眼,虽然还是一副坏人脸,但却仍给了少女相当大的安全感。

    “好啊~嗯…”小惠双臂环着阿松的脖子,挺高屁股迎接巨根的临幸。

    藉着先前淫水与精液的润滑,肉棒“滋”的一声、毫无难度地没入少女紧窄的肉径当中,比刚刚两人更粗长硕大的肉棒让女孩不禁皱起眉头。

    “阿松好大~”小惠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浅笑,用还带着点稚气的少女嗓音说道:“人家的身体,任玩哦。阿松想射几次就射几次…”

    在昏暗的包厢里,一个满身精液的美艳少女对自己说出这种话,阿松听了差点没兽性大发,但虽然大头勉强保持住理性,胯下的小头却也还是变成畜生了。

    “啊!又…变大了…哦…阿松…爱你…好喜欢你…啊…里面…满满的…”小惠被阿松干得淫叫不已,粗大的东西将少女开通不久的嫩肉彻底摩擦着,带给她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

    “揉…人家的…胸部…啊…嗯…就是…这样子…好舒服…”小惠将阿松灼热的手掌拉到自己胸前,要他尽情玩弄那两团弹力十足的乳肉。

    “小惠…小惠…”阿松揉着少女的乳房,从未有过的触感让他体内的慾望越发强盛,腰部的动作也变得激烈,虽然没什幺技巧可言,但原始的繁殖本能却仍带给小惠与前两个男人完全不同的快感。

    “啊啊…阿松…”小惠抓着阿松的手臂,虽然被黑西装盖住了,但却仍能感觉到他有着健壮的肌肉。

    在这种地方,一个穿着像流氓,长相看起来更像流氓的壮汉,将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丽少女压在桌子上狂干,任谁一眼看到也会觉得是阿松在强姦民女,绝对不会有人想到阿松其实才是那个被诱姦而“失身”的人。

    “嗯…阿松好厉害…好厉害哦…人家被阿松…弄得…出来了….啊…嗯…啊…”小惠扭着腰,将男人的肉柱深深纳入自己的穴径中,滚滚蜜泉喷溅在男人棒子的前端。

    阿松打了个冷颤,差点就又射出精来,幸好之前已经在小惠脸上射过了,现在多多少少都还有点抵抗力,他忍着肉棒上传来的酸麻感,狠狠地往小惠的穴心连顶了几下,撞得她娇啼婉转、浪态百出,一点也不像几小时前还是个处女的女孩。

    “阿松…快…人家要…更…多…啊…阿松好棒哦…”少女的美腿紧紧夹住男人的腰,缠住男根的蜜肉强烈痉挛着,这次阿松再也忍不住,一挺腰,将精液通通注入少女的子宫里去。

    “啊啊啊~~好热…肚子里面…好热…”少女拼命摇着头,乌黑的秀髮像波浪般飞散着,美丽的小脸蛋红扑扑地,散发着高潮届临的异样艳丽。

    “哈…啊…哈…阿松…好舒服…哦…”香汗淋漓的小惠脸上绽放出满足的笑容,纤细的手指在自己平滑紧实的小腹上游移,感受着精液在子宫里翻滚的奇妙触觉。

    “小惠…”能让女孩子如此满足,对男人来说也是值得雀跃的事情。

    “可以…再来一次吗?”小惠低着头,羞答答地说道:“人家…还想有更多这种感觉…”

    “当然可以。”虽然是第二次射精,但阿松的肉棒还是精神百倍地泡在小惠美妙的嫩穴里,要再来一次绝对不是问题。

    “啊嗯…啊…哦…阿松的…肉棒…快…让人家…再让人家…洩…”小惠贪婪地摆动着娇躯,接受男人近乎狂暴的进入。

    “嗯…这个姿势也好舒服…”

    “讨厌…阿松…屁股的话…啊…手指…进去了啦…”

    “人家…还要哦…”

    娇媚的淫语迴蕩在包厢当中,紧紧结合着的男女散发着连冷气都压抑不下来的热度,几个小时之后,容光焕发的小惠才搂着脚步虚浮、几乎腿软的阿松从KTV走出来。

    “阿松好厉害哦。”小惠笑瞇瞇地挽着男人的手,说道。

    “嘿嘿…过奖…”被小惠榨得头晕眼花的阿松勉强挤出笑容,说道。

    虽然身体被小惠掏空了,但阿松脑子里却还是不断思考着,如果被大哥桥本正知道自己吃了他女儿,他会有什幺样的反应。

    “阿松要娶人家哦。”女孩的一句话,让男人下了决定。

    “好吧,我们回去找大哥提亲。”

    少女听到男人的承诺,开心的笑了,任性的她一直将紧跟在身边的阿松当作麻烦,但在阿松冲入包厢的那一瞬间,她才从男人的脸上看到他的真正心情。

    只要能保护她,他愿意赴汤蹈火,而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小惠是“大哥的女儿”。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事情,有时候是毫无逻辑性可言的。

    一对恋人般的男女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对了,人家发现…人家好像喜欢上被很多根肉棒戳的感觉了耶…”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