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壁邻居女孩
  • 发布时间:2018-09-15 17:1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名字叫茂松,身裁微胖,长得也不怎幺样,从来没有想到我也会有外遇。这个女孩从我国中开始,我就认识她了,她的名字叫莉婷,在我国二时,我们家买房子时,刚好他们家买在我家隔壁,那时她才小五,但看得出她已开始发育,胸部非常挺,而且至少有富士大苹果那幺大。

    在高中时,我一直想追莉婷的姊姊,她姊姊小我一岁,那时在外地读护校,一直到我去当兵,虽有交往一阵子,但都没追到她姊姊。也许她姊姊眼光很高,且她一步入社会开始赚钱,那时她的薪水比一般工厂上班人员薪资要高。有时想一想,很多女人都是以貌取人,当然很自然的会看不上长得不怎幺样的我。

    当兵回来,我想继续读书进修,所以就没急着找工作,那时莉婷也已上高三快毕业了,整个胸部居然更大了。

    有一回,在端午节前一天莉婷帮她妈妈杀鸡,穿着白色小短裤,因坐在小椅上,两腿张开,从裤头旁边空隙看到她穿的白色棉质内裤,包着她阴户饱饱的,让我下面小弟弟不知不觉慢慢地擡起头来,害我也蹲在她旁边帮忙拔鸡毛,三不五时就会偷瞄她的下体,真的很爽。

    準备了三个多月,真的让我顺利考上了专科学校夜间部,白天找个工读的工作,工作时间由早上七点到下午两点,晚上六点半至学校进修。因下午两点下班后,回家后非常无聊,就会到隔壁找莉婷东聊西聊的,因为从小就在一起,我们两家也像亲人一样,所以自然我们也像兄妹一样。

    那一天,因为正值暑假大热天,我只穿着内衣短裤到她家,忽然觉得后背很痒,就叫莉婷帮我抓背。抓了两、三分钟,莉婷叫我也帮她抓背,我就把右手伸入她的衣服里面上下移动抓了几下,碰到她的胸罩。

    我问莉婷“这样抓舒服吗?”她闭着眼睛说:“嗯!还好。”我看她好像很陶醉的样子,就说:“把胸罩解开比较好抓。”莉婷就把手伸入衣服内把胸罩解开,原来她穿的是前开式胸罩。

    我趁机把后方衣角拉起,她的胸罩是水蓝色的,两手轻轻的上下抚摸,感觉我的小弟弟慢慢的擡起身子,整个小头要跳出来的样子。莉婷好像也查觉到我弟弟的反应,就说:“好了,我想睡午觉。”就往她房间走去。而我感觉有尿意,就去洗手间,手去拉小弟弟时,发现龟头地方已经湿淋淋的了。

    上完厕所后,就去开莉婷的房间门,发现她没上锁。开了门,看到莉婷侧身裹着小凉被,我把嘴唇贴到她耳朵旁,轻声的问她:“我也想睡午觉,跟妳一起睡?”莉婷把身子挪了一下,我就直接侧身向她后背躺到她旁边,也把她的小凉被盖到我身上。

    我的右手放到她的左手臂上轻轻上下抚摸,手指三不五时有意无意地轻刮她腋下旁的乳房。约十几分钟后,莉婷转身:“喔!很痒耶!这样怎幺睡啊?”刚好我的手正放在她的胸部上,于是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头週围轻轻的划圆圈,感觉她的乳头逐渐硬了起来。

    慢慢地,我的手掌有时轻捏她整个的乳房,真的好软哦!我就把嘴唇靠到她的耳朵旁:“这样摸,舒服吗?”

    “你真的是流氓哎!毛手毛脚的,你不是要当我姊夫吗?”

    “妳姊在台北,妳不说,她不会知道的。”

    “那你把我当什幺?”

    “把妳当我的小情人,大不了我的懒叫也给妳摸嘛!”

    莉婷“噗嗤”笑了出来:“真拿你没办法,摸你的懒叫,你不是更爽?你根本没吃亏嘛!”

    “好啦,说真的,那我这样摸妳胸部,妳觉得爽吗?舒服吗?”

    “感觉全身都怪怪的。”

    我把手慢慢地往下摸,忽然莉婷把我的手抓住:“我们不可以这样,给你摸胸部就已经很超过了,不可再往下去。”

    “莉婷,让我摸一下嘛!”

    莉婷拗不过我的撒娇:“只能在裤子外面摸一下哦!”

    我把手往下摸她的阴部,有点软又有点硬。摸了几下,莉婷很自然地把她的双腿慢慢张开,让我手指在她阴唇处上下滑动,我看见莉婷上唇咬着下唇,好像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我隔着裤子一下摸她阴唇,一下摸她的大腿内侧,一下又停于她的阴蒂位置轻轻划圆圈揉动,搞得她两腿有时张开一些,有时又稍微要夹起来的样子。

    “莉婷,这样摸比较舒服吧?”

    “嗯……感觉好奇怪哦!酥麻又很痒,我不会讲啦!”

    慢慢地摸了几下后,我的手指把她短裤的钮扣拨开,并把拉鍊往下拉,手指放在内裤外面轻轻上下滑动,摸到她的阴唇位置,感觉内裤有点湿湿的。在她阴唇上揉了几次后,再往上停在她凹沟上方,轻轻的划圆圈揉动,莉婷嘴中轻哼着“嗯……嗯……嗯……”的声音。

    我把手往上一点,从她的裤头伸进去,摸到她的阴毛,轻轻的拨动她稀鬆的阴毛,再往下摸她两片阴唇,靠近屁眼的地方已经湿淋淋了。我用手指把她流出的淫水往上抹,莉婷的阴蒂已凸了出来,硬硬的,我将手指上的水轻轻涂在阴蒂上,慢慢地给她揉动,莉婷两腿忽然夹紧伸直,害我手指不能动作,并用双手把我的右手紧紧抓住。

    莉婷的两手抖了几下后,张开眼跟我说:“这样就好了。”然后把我的手拿开,自己提着短裤到厕所,害我的小弟弟流口水流得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有一就有二,从那天起,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但莉婷就是不让我把她的内裤脱下,也不让我把手指伸进阴道内,两人只有互相抚摸而已。这种情形维持了一年半左右,直到我换工作,莉婷到台北工作为止。

    当我专科毕业后两年,我结婚了,结婚三个月后,经过朋友介绍到一家大公司应徵面试,因有内神,当然我这个外鬼很自然地就被录取了。刚开始要到总公司上班,刚好有一次跟她哥聊天时谈到他们家的情形,他们已在台北有买房子,她哥把她两姊妹的电话给我,她哥也表示我们两家真的比亲戚更亲。

    她哥还叫我不用这幺累,每天早晚通勤,花费的时间那幺久,直接住到她妹妹的房子就好了。但我考虑我老婆,怕她搞不清楚我们两家的关係,胡思乱想闹出家庭革命,所以还是早晚通勤两地跑。

    有一天中午觉得很无聊,我就打电话给莉婷,好几年没见面了,找她姊一起出来吃晚饭,没想到她姊说外面的东西不好吃,直接到她家吃饭,她姊亲自下厨简单吃一吃就好。

    坦白讲,她姊做的菜还真是好吃,已经很多年没吃过她煮的菜了,所以下班后我就到他们家打牙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喝点红酒,一聊已经快十二点了,她姊叫我留下来,不要赶回去了。想想光是坐车也要一个多钟头,我就打电话给我老婆,骗她(女人最会胡思乱想)说今晚陪客户吃饭,太晚了,直接在台北住饭店。

    洗澡时,发现洗衣篮内有她们两姊妹的胸罩及内裤,顺手拿起最上面浅黄色的透明小内裤,翻开裤裆处,有一些未乾的水痕,我想这应该是刚刚莉婷洗澡换下来的。幻想着这条性感小内裤包过莉婷的下体,自然而然我的小弟弟又开始蠢蠢欲动,马上把内裤放回篮内,沖水洗澡。

    快洗好时,準备穿回内裤,莉婷的姊姊敲门,原来莉婷她姊到便利商店买条子弹内裤给我更换。

    洗澡后,莉婷带我到房间休息。睡到半夜两、三点时,感觉有点尿意,起床小解后,经过莉婷的房间,扭了门把,发现并没有上锁,就轻手轻脚开门进去。

    莉婷穿着粉红色半透明连身睡衣裙,刚好莉婷正面睡着,可看得出她并没有戴胸罩,两颗乳头明显印出来。往下一看,她穿的是小小条红色内裤,内裤上方还有蕾丝白色花样,看得我一阵冲动。

    手往她大腿抚摸时,莉婷马上张开睡眼看我,并小声的说:“姊姊在隔壁,不要这样。”

    “莉婷,好久没有摸到妳了,妳就给我一次吧?”

    “你已经结婚了,我也已经有男朋友,我们不可以再这样了。”

    “就像以前一样,我们俩互相抚摸,好不好?”

    “好吧,但你不可以把手指插进去喔!”

    我嘴唇吻着她的耳后及脖子,把她裙角往上掀起,可看到她透明红色内裤里的一小撮阴毛。我俩嘴唇舌头互相勾动,莉婷轻哼着“嗯……嗯……嗯……”的声音,我手掌轻抓她软软的乳房,慢慢地莉婷的乳头硬了起来。

    “莉婷把睡衣脱掉吧,好不好?”莉婷坐了起来,把她那件粉红色半透明连身睡衣裙往上掀起脱掉,我也把我裤子脱掉。此时看到她白白嫩嫩的大乳房,橙红色的乳晕,尾指大朱红色的奶头。

    “婷,妳的胸部比以前还要大。”我说着就把舌头在她右边胸部顺着她乳晕四週舔弄着,右手中指轻碰她左边的奶头四週,边划圈圈,偶尔挑弄轻刮发硬的奶头,并用拇指与中指轻捏揉动她的奶头。

    我的舌头舔着她左边胸部的奶头,右手下滑到她丝质小内裤上,在她柔软的阴毛处轻轻来回滑动,手指慢慢滑到她大腿,然后再滑到她阴道口,隔着内裤在她的肉沟中上下抚摸,莉婷嘴唇微开:“嗯……嗯……松哥……好痒喔……把手伸进去……”

    她把我的手抓住,另一手把裤头拉开,将我手放到内裤里面,手指按在她凸起的阴蒂上揉动。“嗯……嗯……就是那里……好舒服喔……”她的手也握着我坚硬的肉棒有规律地上下套弄着,有时用手掌把在马眼中流出来的水抹在龟头上摩擦。小弟弟经过刺激,马眼不停流出眼泪,整个肉身有时翘一下的抖动着,真的感觉好舒服。

    经过十几分钟后,我的肉棒越来越涨,我知道自己快要射精了,就故意把屁股往后退,不让莉婷的手碰到,只把头埋在莉婷的肚脐上,用舌头轻舔着肚脐四週,不让莉婷把我的千万子孙弄出来,并且加快揉动莉婷发硬到凸起的小肉豆。

    莉婷两腿越张越开,看她脚趾往下弯曲绷紧,我知道她已经快高潮了,就将手指随着肉沟滑下去,莉婷整个屁眼都湿淋淋的。我上下滑动着手指把她阴道流出的水带到阴蒂上揉动,莉婷也配合地将屁股挺高摆动,只听到“嗯……嗯……嗯……哼……哦……”一声,莉婷两腿蹬直、屁股抖动,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于是手指也放慢了揉肉豆的速度。

    过了一下子,莉婷张开双眼,两手抱着我,嘴唇亲了我的脸颊:“松哥,谢谢你!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你结了婚,越来越会摸了,你真是一个挑情高手,摸得我好舒服喔!”

    我抓住莉婷的右手往我小弟弟拉,把肉身握住上下套弄,边说:“婷,用嘴巴帮我弄出来好吗?”

    “很髒哎!我不要……”莉婷温柔地帮我套弄,一边用嘴唇亲吻我的奶头,舌尖舔弄着我的奶头打转,另外一双手轻轻抚摸我的两颗蛋蛋。大概六、七分钟后,我感觉快要射精时就把莉婷翻倒躺在床上,随即跨到莉婷胸前,把我的小弟弟整个肉身放在她的乳沟中,用手把她两个乳房夹着小弟弟茎身,一下子整个肉棒膨胀往她的大乳房射去,连续射了七、八下,真是舒服,有些精液还射到她的下巴上。莉婷用手抓起床头的面纸,帮我把肉棒擦乾净,然后再擦她的胸部及下巴,并把手指往鼻子上闻:“松哥,你们男人的精液都是这样有腥味吗?”

    “婷,我是故意射在妳身上的,精液含营养成份,对女人有美容效果。”

    “好啦,谢谢啦!都已经快天亮了,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

    “那我抱着跟妳一起睡。”

    “不要啦,明早给姊看到不好啦!你还是回房间去睡吧!”

    看她这幺坚持,我只有乖乖回去房间补眠。

    经过那天后,我没有再找过她们两姊妹。大约八个月后,莉婷跟她一起工作的同事结婚了,并开了一家婚纱礼服店。

    大约事隔十多年,莉婷的大嫂生了三个女儿后,终于生了个儿子,她哥终于有个儿子了,很高兴地请大家喝满月酒。我载我妈先去他家祝贺,看到莉婷的姊姊,她仍然还没结婚,真的越变越漂亮,有点后悔当初没加紧工夫把她把到手。

    看到莉婷时,她带着一个小男孩,说是她儿子。经询问她老公呢?莉婷私底下告诉我,她跟她老公已分居了,他们全家都不知道。她告诉我,她老公跟他们店里一个小姐在一起,她就不再跟她老公一起住,虽然目前没在一起,但还没离婚,于是我告诉了她我家的地址及我的电话。

    经过那次喝她哥的儿子满月酒后,莉婷一有空就会打电话给我,假日回娘家时,也会带着她儿子绕道到我家坐坐。一阵子后,我老婆跟我说:“你们两个怪怪的!”她认为莉婷对我太好了,而且她老公不在身边,更要小心。我跟莉婷说了,从此我老婆就没有再看过她,但我们私下还会继续联络。

    有一天,我下班应酬后打电话给莉婷,本想找她一起去唱歌,结果她说她人不舒服,我就到她家,结果发现她有点发烧冒冷汗,她说休息一下就好。她整个人躺在床上,她儿子不知如何是好,我叫她儿子回房间,她妈我会照顾。

    “婷,把胸罩脱掉会比较舒服。”我关心地说,莉婷就把她的胸罩解开,从衣服内拿出来。我去拿条毛巾帮她前胸及后背擦汗,然后塞一条毛巾在她背后。整个晚上我都没睡,一直帮她换毛巾擦冷汗及换毛巾。

    大概早上六点多,莉婷起来,看我没睡,眼中充满感激的跟我说:“谢谢!我已经好了,你还要上班,睡一下吧!”我跟她说:“我请了假不用上班。那我回家休息了。”就直接回家补眠。

    有时下班,我没有直接回家,直接去莉婷家中聊天,我才知道,她跟她老公分居两年多,上个月她才跟她老公正式离婚。她叫我不要让她家人知道,小孩子由她来养,她没拿到半毛钱。而且我也才知道,她的子宫不太容易受孕,没有生过小孩,儿子不是她亲生的,是她老公结拜兄弟的私生子,她认养的。

    我右手抱着她的肩膀,左手在她大腿上抚摸着,我问她:“这几年没有性生活,不会想吗?”她说她自从知道她老公有跟别的女人发生关係后,她就不让她老公再碰她了,她觉得做那种事没有性趣。

    “我老婆对这方面好像也不感兴趣,一个月大概只有两到三次吧!”

    “怎幺可能这样!你也不会想吗?”

    “所以有时我会要求我老婆用手帮我弄。”

    我把她搂过来,吻着她的嘴唇及脖子,她推开我:“今晚要回家吗?”

    “怎样,今晚跟妳一起睡吗?”

    “那你先去洗澡。”

    我洗完澡,莉婷接着去洗,我穿条内裤躺在她的床上。莉婷洗完澡,穿件小可爱及一条短裤,她没有戴胸罩,两粒奶头顶着衣服。

    她把门锁上,就躺在我身旁,我双手搂抱着她,嘴唇吻她的耳朵,莉婷发出“嗯……嗯……”的声音。我把她的衣服及短裤脱掉,只剩下黑色薄纱小内裤,我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嘴吻着她的脖子。慢慢地我吻到她的奶房,舌头轻挑她尾指大的奶头,偶尔轻咬及拉起她的奶头,我的手摸到她的阴蒂,慢慢划圆圈。

    “婷,这样摸会不会太重,不舒服?”

    “嗯……松哥……我有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嗯……嗯……好……舒服喔……嗯……嗯……”

    我把她那条黑色的小内裤脱掉,舌头舔她的阴蒂,她的肉豆已凸起。舌头再顺着阴唇舔下去,阴道慢慢地张开一个小口,洞口流出水来。我把两腿跨在她脸上,她用手套弄着我的肉棒,一下子就把它含入了嘴中,从她的动作感觉到,她吹喇叭的技术很生疏。

    我用舌尖舔着她的肉豆,有时把舌尖塞入她的阴道,再舔她凸起的肉豆,我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鸿沟,手掌上都沾满她的淫水。我把手指慢慢一点一点地插入拉出,等到整支中指插入后再往她前方肉芽处勾起滑动。

    “哼……哼……嗯……哼……嗯……哼……松哥……哼……哼……就是……那里,哼……哼……你……好厉害喔……嗯……哼……”

    “婷,轻轻的含下去,再稍微用力往外吸起来,这样会比较舒服……婷,用舌头舔我的两颗蛋蛋及龟头,哦……就是这样,慢慢舔……好爽,等一下再含整支……”

    莉婷依照我跟她讲的力道,慢慢把我的肉棒吸得坚硬无比。我转过身趴在莉婷身上,把龟头顶在她凸起的阴蒂上慢慢摩擦:“婷,我已经结婚了,妳会不会后悔?”

    “松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已经很久没做爱了,你慢慢插进来吧!”

    我双手抓起莉婷的两条腿放在肩膀上,并把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抓着我的肉棒摩擦她的小豆豆及鸿沟,对準洞口慢慢浅浅的插入再拔出,大概插了二十几下,就整支直接插入。

    “哼……哦……哼……”莉婷开始呻吟起来。插入后我不急于抽插,只用龟头顶着她的子宫口,莉婷阴道内层层的肉壁收缩着,不用动都可以感觉到它的挤压,阴道紧紧地包住肉棒。

    “婷,妳的东西夹得我好爽!”

    “真的吗?跟你老婆不一样吗?”

    “不一样,妳的比较爽。”我慢慢地拔出肉棒,使用六浅一深的方式插着。

    “哼……嗯……嗯……好……舒服……嗯……哼……哼……哼……嗯……再快一点……哼……哼……里面……好痒喔……噢……噢……唔……唔……嗯……嗯……哼……哼……”

    莉婷两手按着我的屁股一直往下压,我插到底后,屁股旋转两圈多再拔出插入,莉婷的阴道一阵一阵地夹着我坚硬的肉棒,我趁机用姆指及食指轻捏她凸出的阴蒂。

    “喔……松哥……嗯……哼……不要……不要……不要捏那里……好麻……嗯……嗯……好痒喔……嗯……嗯……插快一点……我……我要来了……嗯……嗯……哦……”

    突然感觉莉婷阴道一阵收缩,一股阴精沖向整个龟头,淋得我好爽!我放慢抽插速度,等到莉婷整个身体没那幺僵硬,就又开始加快抽插速度,我使用三浅三深方式,一下子干得莉婷的屁股又上下扭动着。

    我拔出肉棒说:“婷,趴在床上,我从后面插。”莉婷马上转身伏下把屁股翘高。

    我把肉棒插入,慢慢地抽送着,我的手指摸着她整个都是淫水的屁股,慢慢将水滑带到她的菊花上,莉婷受不了刺激,暗红色的屁眼一下一下收缩着。我的手指慢慢地插入她的菊花内,又慢慢地拔出再插入,莉婷受不了,整个人趴在床上,屁股擡得高高的。

    “哼……松哥……嗯……快点……我又要……来了……嗯……嗯……”

    我加快抽插速度,每一下都顶到她的子宫口,莉婷的屁股也前后摆动。顶个二十几下,莉婷的屁眼忽然整个夹紧,阴道持续收缩,热热的阴精喷在整个龟头上。我也受不了了,一边用手指插着菊花,一边加快抽插速度。

    莉婷感觉到我要射精了,她整个屁股趴到床上:“松哥,我今天危险期,不要射在里面。”

    “那妳帮我吹出来。”

    莉婷把她的小嘴含住湿淋淋的肉棒,我两手按着她的头摆动,我的肉棒开始膨胀,莉婷嘴巴要离开,但被我两手抓着头前后摆动,我直接射入她的嘴里。

    莉婷咳了一下,我才把手放开,她赶快拿面纸将嘴里我的精液吐出。

    “你很坏哎!我第一次含你们男人的东西,差一点就被你的精液给呛到窒息了。走,去洗一洗吧!”

    我们到浴室重新洗鸳鸯浴,洗完后,我们两个躺在床上互相拥抱着。

    “妳以前没跟妳老公吹过吗?”

    “我从来没吹过,你是第一个。你老婆常帮你吹喔?”

    “我跟我老婆做爱前都嘛互相舔,她现在力道拿捏得已经很会吹了。”

    “那你以后不要找我。”

    “干嘛?生气了?爽快吗?”

    “爽!跟你开玩笑的啦!”

    “说真的,莉婷,跟妳做爱真的很爽,妳下面一夹一夹的,真的很舒服!以后我们还可以这样吗?”

    “你说呢?”

    “我是有老婆的人,为了小孩,我不可能离婚的,妳懂吗?”

    “我了解。放心,我是过来人,我不会破坏你家庭的。”

    “对了,我们认识这幺久,妳怎幺到今天才肯给我?”

    “其实,我早就想给你了,只是你没有强硬的动作。”

    “那以后我就用强姦的!”我抓住她的手,强吻她的耳朵及脖子。

    “救命!强姦喔~~”

    我们又再做了一次。

    自此以后,我老婆不给我时,我都会想到莉婷,找时间跟她在一起做爱。一直到现在,莉婷也很配合我,真的没有破坏我的家庭。她对我比我老婆还要好,尤其是跟她做爱时,整个肉棒被阴道夹着收缩,感觉特别爽,只是她吹喇叭的功夫还要多多学习。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也会有外遇,而且发生得很自然。

    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名字叫茂松,身裁微胖,长得也不怎幺样,从来没有想到我也会有外遇。这个女孩从我国中开始,我就认识她了,她的名字叫莉婷,在我国二时,我们家买房子时,刚好他们家买在我家隔壁,那时她才小五,但看得出她已开始发育,胸部非常挺,而且至少有富士大苹果那幺大。

    在高中时,我一直想追莉婷的姊姊,她姊姊小我一岁,那时在外地读护校,一直到我去当兵,虽有交往一阵子,但都没追到她姊姊。也许她姊姊眼光很高,且她一步入社会开始赚钱,那时她的薪水比一般工厂上班人员薪资要高。有时想一想,很多女人都是以貌取人,当然很自然的会看不上长得不怎幺样的我。

    当兵回来,我想继续读书进修,所以就没急着找工作,那时莉婷也已上高三快毕业了,整个胸部居然更大了。

    有一回,在端午节前一天莉婷帮她妈妈杀鸡,穿着白色小短裤,因坐在小椅上,两腿张开,从裤头旁边空隙看到她穿的白色棉质内裤,包着她阴户饱饱的,让我下面小弟弟不知不觉慢慢地擡起头来,害我也蹲在她旁边帮忙拔鸡毛,三不五时就会偷瞄她的下体,真的很爽。

    準备了三个多月,真的让我顺利考上了专科学校夜间部,白天找个工读的工作,工作时间由早上七点到下午两点,晚上六点半至学校进修。因下午两点下班后,回家后非常无聊,就会到隔壁找莉婷东聊西聊的,因为从小就在一起,我们两家也像亲人一样,所以自然我们也像兄妹一样。

    那一天,因为正值暑假大热天,我只穿着内衣短裤到她家,忽然觉得后背很痒,就叫莉婷帮我抓背。抓了两、三分钟,莉婷叫我也帮她抓背,我就把右手伸入她的衣服里面上下移动抓了几下,碰到她的胸罩。

    我问莉婷“这样抓舒服吗?”她闭着眼睛说:“嗯!还好。”我看她好像很陶醉的样子,就说:“把胸罩解开比较好抓。”莉婷就把手伸入衣服内把胸罩解开,原来她穿的是前开式胸罩。

    我趁机把后方衣角拉起,她的胸罩是水蓝色的,两手轻轻的上下抚摸,感觉我的小弟弟慢慢的擡起身子,整个小头要跳出来的样子。莉婷好像也查觉到我弟弟的反应,就说:“好了,我想睡午觉。”就往她房间走去。而我感觉有尿意,就去洗手间,手去拉小弟弟时,发现龟头地方已经湿淋淋的了。

    上完厕所后,就去开莉婷的房间门,发现她没上锁。开了门,看到莉婷侧身裹着小凉被,我把嘴唇贴到她耳朵旁,轻声的问她:“我也想睡午觉,跟妳一起睡?”莉婷把身子挪了一下,我就直接侧身向她后背躺到她旁边,也把她的小凉被盖到我身上。

    我的右手放到她的左手臂上轻轻上下抚摸,手指三不五时有意无意地轻刮她腋下旁的乳房。约十几分钟后,莉婷转身:“喔!很痒耶!这样怎幺睡啊?”刚好我的手正放在她的胸部上,于是我的手指在她的乳头週围轻轻的划圆圈,感觉她的乳头逐渐硬了起来。

    慢慢地,我的手掌有时轻捏她整个的乳房,真的好软哦!我就把嘴唇靠到她的耳朵旁:“这样摸,舒服吗?”

    “你真的是流氓哎!毛手毛脚的,你不是要当我姊夫吗?”

    “妳姊在台北,妳不说,她不会知道的。”

    “那你把我当什幺?”

    “把妳当我的小情人,大不了我的懒叫也给妳摸嘛!”

    莉婷“噗嗤”笑了出来:“真拿你没办法,摸你的懒叫,你不是更爽?你根本没吃亏嘛!”

    “好啦,说真的,那我这样摸妳胸部,妳觉得爽吗?舒服吗?”

    “感觉全身都怪怪的。”

    我把手慢慢地往下摸,忽然莉婷把我的手抓住:“我们不可以这样,给你摸胸部就已经很超过了,不可再往下去。”

    “莉婷,让我摸一下嘛!”

    莉婷拗不过我的撒娇:“只能在裤子外面摸一下哦!”

    我把手往下摸她的阴部,有点软又有点硬。摸了几下,莉婷很自然地把她的双腿慢慢张开,让我手指在她阴唇处上下滑动,我看见莉婷上唇咬着下唇,好像忍得很辛苦的样子。

    我隔着裤子一下摸她阴唇,一下摸她的大腿内侧,一下又停于她的阴蒂位置轻轻划圆圈揉动,搞得她两腿有时张开一些,有时又稍微要夹起来的样子。

    “莉婷,这样摸比较舒服吧?”

    “嗯……感觉好奇怪哦!酥麻又很痒,我不会讲啦!”

    慢慢地摸了几下后,我的手指把她短裤的钮扣拨开,并把拉鍊往下拉,手指放在内裤外面轻轻上下滑动,摸到她的阴唇位置,感觉内裤有点湿湿的。在她阴唇上揉了几次后,再往上停在她凹沟上方,轻轻的划圆圈揉动,莉婷嘴中轻哼着“嗯……嗯……嗯……”的声音。

    我把手往上一点,从她的裤头伸进去,摸到她的阴毛,轻轻的拨动她稀鬆的阴毛,再往下摸她两片阴唇,靠近屁眼的地方已经湿淋淋了。我用手指把她流出的淫水往上抹,莉婷的阴蒂已凸了出来,硬硬的,我将手指上的水轻轻涂在阴蒂上,慢慢地给她揉动,莉婷两腿忽然夹紧伸直,害我手指不能动作,并用双手把我的右手紧紧抓住。

    莉婷的两手抖了几下后,张开眼跟我说:“这样就好了。”然后把我的手拿开,自己提着短裤到厕所,害我的小弟弟流口水流得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有一就有二,从那天起,我们就经常在一起,但莉婷就是不让我把她的内裤脱下,也不让我把手指伸进阴道内,两人只有互相抚摸而已。这种情形维持了一年半左右,直到我换工作,莉婷到台北工作为止。

    当我专科毕业后两年,我结婚了,结婚三个月后,经过朋友介绍到一家大公司应徵面试,因有内神,当然我这个外鬼很自然地就被录取了。刚开始要到总公司上班,刚好有一次跟她哥聊天时谈到他们家的情形,他们已在台北有买房子,她哥把她两姊妹的电话给我,她哥也表示我们两家真的比亲戚更亲。

    她哥还叫我不用这幺累,每天早晚通勤,花费的时间那幺久,直接住到她妹妹的房子就好了。但我考虑我老婆,怕她搞不清楚我们两家的关係,胡思乱想闹出家庭革命,所以还是早晚通勤两地跑。

    有一天中午觉得很无聊,我就打电话给莉婷,好几年没见面了,找她姊一起出来吃晚饭,没想到她姊说外面的东西不好吃,直接到她家吃饭,她姊亲自下厨简单吃一吃就好。

    坦白讲,她姊做的菜还真是好吃,已经很多年没吃过她煮的菜了,所以下班后我就到他们家打牙祭,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喝点红酒,一聊已经快十二点了,她姊叫我留下来,不要赶回去了。想想光是坐车也要一个多钟头,我就打电话给我老婆,骗她(女人最会胡思乱想)说今晚陪客户吃饭,太晚了,直接在台北住饭店。

    洗澡时,发现洗衣篮内有她们两姊妹的胸罩及内裤,顺手拿起最上面浅黄色的透明小内裤,翻开裤裆处,有一些未乾的水痕,我想这应该是刚刚莉婷洗澡换下来的。幻想着这条性感小内裤包过莉婷的下体,自然而然我的小弟弟又开始蠢蠢欲动,马上把内裤放回篮内,沖水洗澡。

    快洗好时,準备穿回内裤,莉婷的姊姊敲门,原来莉婷她姊到便利商店买条子弹内裤给我更换。

    洗澡后,莉婷带我到房间休息。睡到半夜两、三点时,感觉有点尿意,起床小解后,经过莉婷的房间,扭了门把,发现并没有上锁,就轻手轻脚开门进去。

    莉婷穿着粉红色半透明连身睡衣裙,刚好莉婷正面睡着,可看得出她并没有戴胸罩,两颗乳头明显印出来。往下一看,她穿的是小小条红色内裤,内裤上方还有蕾丝白色花样,看得我一阵冲动。

    手往她大腿抚摸时,莉婷马上张开睡眼看我,并小声的说:“姊姊在隔壁,不要这样。”

    “莉婷,好久没有摸到妳了,妳就给我一次吧?”

    “你已经结婚了,我也已经有男朋友,我们不可以再这样了。”

    “就像以前一样,我们俩互相抚摸,好不好?”

    “好吧,但你不可以把手指插进去喔!”

    我嘴唇吻着她的耳后及脖子,把她裙角往上掀起,可看到她透明红色内裤里的一小撮阴毛。我俩嘴唇舌头互相勾动,莉婷轻哼着“嗯……嗯……嗯……”的声音,我手掌轻抓她软软的乳房,慢慢地莉婷的乳头硬了起来。

    “莉婷把睡衣脱掉吧,好不好?”莉婷坐了起来,把她那件粉红色半透明连身睡衣裙往上掀起脱掉,我也把我裤子脱掉。此时看到她白白嫩嫩的大乳房,橙红色的乳晕,尾指大朱红色的奶头。

    “婷,妳的胸部比以前还要大。”我说着就把舌头在她右边胸部顺着她乳晕四週舔弄着,右手中指轻碰她左边的奶头四週,边划圈圈,偶尔挑弄轻刮发硬的奶头,并用拇指与中指轻捏揉动她的奶头。

    我的舌头舔着她左边胸部的奶头,右手下滑到她丝质小内裤上,在她柔软的阴毛处轻轻来回滑动,手指慢慢滑到她大腿,然后再滑到她阴道口,隔着内裤在她的肉沟中上下抚摸,莉婷嘴唇微开:“嗯……嗯……松哥……好痒喔……把手伸进去……”

    她把我的手抓住,另一手把裤头拉开,将我手放到内裤里面,手指按在她凸起的阴蒂上揉动。“嗯……嗯……就是那里……好舒服喔……”她的手也握着我坚硬的肉棒有规律地上下套弄着,有时用手掌把在马眼中流出来的水抹在龟头上摩擦。小弟弟经过刺激,马眼不停流出眼泪,整个肉身有时翘一下的抖动着,真的感觉好舒服。

    经过十几分钟后,我的肉棒越来越涨,我知道自己快要射精了,就故意把屁股往后退,不让莉婷的手碰到,只把头埋在莉婷的肚脐上,用舌头轻舔着肚脐四週,不让莉婷把我的千万子孙弄出来,并且加快揉动莉婷发硬到凸起的小肉豆。

    莉婷两腿越张越开,看她脚趾往下弯曲绷紧,我知道她已经快高潮了,就将手指随着肉沟滑下去,莉婷整个屁眼都湿淋淋的。我上下滑动着手指把她阴道流出的水带到阴蒂上揉动,莉婷也配合地将屁股挺高摆动,只听到“嗯……嗯……嗯……哼……哦……”一声,莉婷两腿蹬直、屁股抖动,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于是手指也放慢了揉肉豆的速度。

    过了一下子,莉婷张开双眼,两手抱着我,嘴唇亲了我的脸颊:“松哥,谢谢你!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你结了婚,越来越会摸了,你真是一个挑情高手,摸得我好舒服喔!”

    我抓住莉婷的右手往我小弟弟拉,把肉身握住上下套弄,边说:“婷,用嘴巴帮我弄出来好吗?”

    “很髒哎!我不要……”莉婷温柔地帮我套弄,一边用嘴唇亲吻我的奶头,舌尖舔弄着我的奶头打转,另外一双手轻轻抚摸我的两颗蛋蛋。大概六、七分钟后,我感觉快要射精时就把莉婷翻倒躺在床上,随即跨到莉婷胸前,把我的小弟弟整个肉身放在她的乳沟中,用手把她两个乳房夹着小弟弟茎身,一下子整个肉棒膨胀往她的大乳房射去,连续射了七、八下,真是舒服,有些精液还射到她的下巴上。莉婷用手抓起床头的面纸,帮我把肉棒擦乾净,然后再擦她的胸部及下巴,并把手指往鼻子上闻:“松哥,你们男人的精液都是这样有腥味吗?”

    “婷,我是故意射在妳身上的,精液含营养成份,对女人有美容效果。”

    “好啦,谢谢啦!都已经快天亮了,明天还要上班,早点睡吧!”

    “那我抱着跟妳一起睡。”

    “不要啦,明早给姊看到不好啦!你还是回房间去睡吧!”

    看她这幺坚持,我只有乖乖回去房间补眠。

    经过那天后,我没有再找过她们两姊妹。大约八个月后,莉婷跟她一起工作的同事结婚了,并开了一家婚纱礼服店。

    大约事隔十多年,莉婷的大嫂生了三个女儿后,终于生了个儿子,她哥终于有个儿子了,很高兴地请大家喝满月酒。我载我妈先去他家祝贺,看到莉婷的姊姊,她仍然还没结婚,真的越变越漂亮,有点后悔当初没加紧工夫把她把到手。

    看到莉婷时,她带着一个小男孩,说是她儿子。经询问她老公呢?莉婷私底下告诉我,她跟她老公已分居了,他们全家都不知道。她告诉我,她老公跟他们店里一个小姐在一起,她就不再跟她老公一起住,虽然目前没在一起,但还没离婚,于是我告诉了她我家的地址及我的电话。

    经过那次喝她哥的儿子满月酒后,莉婷一有空就会打电话给我,假日回娘家时,也会带着她儿子绕道到我家坐坐。一阵子后,我老婆跟我说:“你们两个怪怪的!”她认为莉婷对我太好了,而且她老公不在身边,更要小心。我跟莉婷说了,从此我老婆就没有再看过她,但我们私下还会继续联络。

    有一天,我下班应酬后打电话给莉婷,本想找她一起去唱歌,结果她说她人不舒服,我就到她家,结果发现她有点发烧冒冷汗,她说休息一下就好。她整个人躺在床上,她儿子不知如何是好,我叫她儿子回房间,她妈我会照顾。

    “婷,把胸罩脱掉会比较舒服。”我关心地说,莉婷就把她的胸罩解开,从衣服内拿出来。我去拿条毛巾帮她前胸及后背擦汗,然后塞一条毛巾在她背后。整个晚上我都没睡,一直帮她换毛巾擦冷汗及换毛巾。

    大概早上六点多,莉婷起来,看我没睡,眼中充满感激的跟我说:“谢谢!我已经好了,你还要上班,睡一下吧!”我跟她说:“我请了假不用上班。那我回家休息了。”就直接回家补眠。

    有时下班,我没有直接回家,直接去莉婷家中聊天,我才知道,她跟她老公分居两年多,上个月她才跟她老公正式离婚。她叫我不要让她家人知道,小孩子由她来养,她没拿到半毛钱。而且我也才知道,她的子宫不太容易受孕,没有生过小孩,儿子不是她亲生的,是她老公结拜兄弟的私生子,她认养的。

    我右手抱着她的肩膀,左手在她大腿上抚摸着,我问她:“这几年没有性生活,不会想吗?”她说她自从知道她老公有跟别的女人发生关係后,她就不让她老公再碰她了,她觉得做那种事没有性趣。

    “我老婆对这方面好像也不感兴趣,一个月大概只有两到三次吧!”

    “怎幺可能这样!你也不会想吗?”

    “所以有时我会要求我老婆用手帮我弄。”

    我把她搂过来,吻着她的嘴唇及脖子,她推开我:“今晚要回家吗?”

    “怎样,今晚跟妳一起睡吗?”

    “那你先去洗澡。”

    我洗完澡,莉婷接着去洗,我穿条内裤躺在她的床上。莉婷洗完澡,穿件小可爱及一条短裤,她没有戴胸罩,两粒奶头顶着衣服。

    她把门锁上,就躺在我身旁,我双手搂抱着她,嘴唇吻她的耳朵,莉婷发出“嗯……嗯……”的声音。我把她的衣服及短裤脱掉,只剩下黑色薄纱小内裤,我的手抚摸着她的乳房,嘴吻着她的脖子。慢慢地我吻到她的奶房,舌头轻挑她尾指大的奶头,偶尔轻咬及拉起她的奶头,我的手摸到她的阴蒂,慢慢划圆圈。

    “婷,这样摸会不会太重,不舒服?”

    “嗯……松哥……我有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嗯……嗯……好……舒服喔……嗯……嗯……”

    我把她那条黑色的小内裤脱掉,舌头舔她的阴蒂,她的肉豆已凸起。舌头再顺着阴唇舔下去,阴道慢慢地张开一个小口,洞口流出水来。我把两腿跨在她脸上,她用手套弄着我的肉棒,一下子就把它含入了嘴中,从她的动作感觉到,她吹喇叭的技术很生疏。

    我用舌尖舔着她的肉豆,有时把舌尖塞入她的阴道,再舔她凸起的肉豆,我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鸿沟,手掌上都沾满她的淫水。我把手指慢慢一点一点地插入拉出,等到整支中指插入后再往她前方肉芽处勾起滑动。

    “哼……哼……嗯……哼……嗯……哼……松哥……哼……哼……就是……那里,哼……哼……你……好厉害喔……嗯……哼……”

    “婷,轻轻的含下去,再稍微用力往外吸起来,这样会比较舒服……婷,用舌头舔我的两颗蛋蛋及龟头,哦……就是这样,慢慢舔……好爽,等一下再含整支……”

    莉婷依照我跟她讲的力道,慢慢把我的肉棒吸得坚硬无比。我转过身趴在莉婷身上,把龟头顶在她凸起的阴蒂上慢慢摩擦:“婷,我已经结婚了,妳会不会后悔?”

    “松哥,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已经很久没做爱了,你慢慢插进来吧!”

    我双手抓起莉婷的两条腿放在肩膀上,并把枕头垫在她的屁股下,抓着我的肉棒摩擦她的小豆豆及鸿沟,对準洞口慢慢浅浅的插入再拔出,大概插了二十几下,就整支直接插入。

    “哼……哦……哼……”莉婷开始呻吟起来。插入后我不急于抽插,只用龟头顶着她的子宫口,莉婷阴道内层层的肉壁收缩着,不用动都可以感觉到它的挤压,阴道紧紧地包住肉棒。

    “婷,妳的东西夹得我好爽!”

    “真的吗?跟你老婆不一样吗?”

    “不一样,妳的比较爽。”我慢慢地拔出肉棒,使用六浅一深的方式插着。

    “哼……嗯……嗯……好……舒服……嗯……哼……哼……哼……嗯……再快一点……哼……哼……里面……好痒喔……噢……噢……唔……唔……嗯……嗯……哼……哼……”

    莉婷两手按着我的屁股一直往下压,我插到底后,屁股旋转两圈多再拔出插入,莉婷的阴道一阵一阵地夹着我坚硬的肉棒,我趁机用姆指及食指轻捏她凸出的阴蒂。

    “喔……松哥……嗯……哼……不要……不要……不要捏那里……好麻……嗯……嗯……好痒喔……嗯……嗯……插快一点……我……我要来了……嗯……嗯……哦……”

    突然感觉莉婷阴道一阵收缩,一股阴精沖向整个龟头,淋得我好爽!我放慢抽插速度,等到莉婷整个身体没那幺僵硬,就又开始加快抽插速度,我使用三浅三深方式,一下子干得莉婷的屁股又上下扭动着。

    我拔出肉棒说:“婷,趴在床上,我从后面插。”莉婷马上转身伏下把屁股翘高。

    我把肉棒插入,慢慢地抽送着,我的手指摸着她整个都是淫水的屁股,慢慢将水滑带到她的菊花上,莉婷受不了刺激,暗红色的屁眼一下一下收缩着。我的手指慢慢地插入她的菊花内,又慢慢地拔出再插入,莉婷受不了,整个人趴在床上,屁股擡得高高的。

    “哼……松哥……嗯……快点……我又要……来了……嗯……嗯……”

    我加快抽插速度,每一下都顶到她的子宫口,莉婷的屁股也前后摆动。顶个二十几下,莉婷的屁眼忽然整个夹紧,阴道持续收缩,热热的阴精喷在整个龟头上。我也受不了了,一边用手指插着菊花,一边加快抽插速度。

    莉婷感觉到我要射精了,她整个屁股趴到床上:“松哥,我今天危险期,不要射在里面。”

    “那妳帮我吹出来。”

    莉婷把她的小嘴含住湿淋淋的肉棒,我两手按着她的头摆动,我的肉棒开始膨胀,莉婷嘴巴要离开,但被我两手抓着头前后摆动,我直接射入她的嘴里。

    莉婷咳了一下,我才把手放开,她赶快拿面纸将嘴里我的精液吐出。

    “你很坏哎!我第一次含你们男人的东西,差一点就被你的精液给呛到窒息了。走,去洗一洗吧!”

    我们到浴室重新洗鸳鸯浴,洗完后,我们两个躺在床上互相拥抱着。

    “妳以前没跟妳老公吹过吗?”

    “我从来没吹过,你是第一个。你老婆常帮你吹喔?”

    “我跟我老婆做爱前都嘛互相舔,她现在力道拿捏得已经很会吹了。”

    “那你以后不要找我。”

    “干嘛?生气了?爽快吗?”

    “爽!跟你开玩笑的啦!”

    “说真的,莉婷,跟妳做爱真的很爽,妳下面一夹一夹的,真的很舒服!以后我们还可以这样吗?”

    “你说呢?”

    “我是有老婆的人,为了小孩,我不可能离婚的,妳懂吗?”

    “我了解。放心,我是过来人,我不会破坏你家庭的。”

    “对了,我们认识这幺久,妳怎幺到今天才肯给我?”

    “其实,我早就想给你了,只是你没有强硬的动作。”

    “那以后我就用强姦的!”我抓住她的手,强吻她的耳朵及脖子。

    “救命!强姦喔~~”

    我们又再做了一次。

    自此以后,我老婆不给我时,我都会想到莉婷,找时间跟她在一起做爱。一直到现在,莉婷也很配合我,真的没有破坏我的家庭。她对我比我老婆还要好,尤其是跟她做爱时,整个肉棒被阴道夹着收缩,感觉特别爽,只是她吹喇叭的功夫还要多多学习。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也会有外遇,而且发生得很自然。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