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借厕所
  • 发布时间:2018-09-17 15:3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是一个慾望超大的科学家,在一次实验中,我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变化,我原本壮年时期的身体竟然会缩小。经过多次的实验后,我的身体居然产生出三个分身︰分别是小孩子的我(小我)、高中生的我(中我)、以及原来的我(大我)。而我们三个分身感触相通,也就是个人可以同时享受快感却又可以了解其他两人的快感,而每个人还是唯一不变的就是那硕大的老二。我们还组成一个单亲家庭,我们决定利用这项技能来满足强大的慾望。

    第一章 借厕所

    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某小儿科诊所的护士长得不错,端正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激起我想她的慾望,于是就以小我的身份进了诊所。当然是挑她正值班的时间,而且又是快休息的时间,因为人比较少。

    “护士姊姊,我可不可以跟你们借一下厕所?我想尿尿。”

    那位护士从柜台探出谈来看一看我,对着里面说︰“Dr。王,我带这位小朋友去厕所。”里面传一个女人的声音︰“OK!应该不会有人来了。”于是这位护士跑出来蹲着对我说︰“小朋友,我带你去好不好?”

    这时因为护士及膝的裙子蹲下来时,让我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及淡绿色的小裤裤,我那棒槌开始变大。

    到了厕所,护士对着马桶说︰“来,自己上。”而我拉下拉炼,掏出我的棒槌后跟护士说︰“姊姊,我尿不出来啦!”护士一听心想︰“怎幺会!?”走到我面前忽然惊声一叫︰“这小弟弟的阴茎幺会这幺大!而且那亮红的龟头已经完全翻出来,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怎样?”

    护士吞了一口口水,而且她那淡绿色的内裤已有些许的泛湿,虽然这位护士平常的性慾不是很强,往往好几个月才和男友作一次,但也因如此她的淫液水库已慢慢流出一些,也难怪,只要是女人有谁不兴奋呢!

    “小弟弟,怎幺会这样?”

    “我不知道呀,我只是看到你的小裤裤就变成这样子了。”

    于是她蹲到我面前来,夹杂着兴奋及惊讶的心情慢慢地伸出右手,握住我的棒槌(当然是握不住),一边套弄一边红着脸对着我说︰“小弟弟……我……帮你……弄……出来好了。”她吞吞吐吐地说完,马上用两只手开始抚摸我发亮的棒槌,只见他纤细雪白的手指在我龟头和阴茎上不断来回搓弄着。

    护士小姐搓揉了一阵子后似乎受不了了,突然站了起来,把一旁马桶的盖子盖上并把我抱上去,背着我撩起裙子露出她白皙结实的双臀,又很快地脱下她已经很湿的内裤,对着我翘高屁股,并露出她湿透了的密壶朝着我的老二移过来,“小弟弟,我用这样来帮你可以比较快尿出来。”说着,回过头来用手抓着我的棒槌对準她的蜜穴︰“来,弟弟,用你的小弟弟……喔不!是大弟弟,用力插进这边来,快!”

    我很熟练地将我龟头放进她紧紧的密穴中。此时,护士小姐也叫出︰“哇!

    好大好烫的硬物!”

    “来!弟弟,两手扶住我的屁股,用力往前刺到底再抽回来,再往前刺再抽回来,知不知道?”护士小姐双手压着马桶对面的墙壁等着我。我马上大力地往前插,原来她早已湿到不行了,所以很容易就插了进去。

    “啊……啊……喔……真是……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这样爽过……咿……啊……”

    我发现不只是我在插她,她还自己往后动着腰,使得她阴户迎合着我的老二更顺畅。我在后面抚摸着他弹性极佳的屁股,“啊……喔……咿……啊……”而我的大黑棒就不断地在撞击她的密穴,发出“扑嗤、扑嗤、扑嗤”的声音,整间屋子充满了护士淫蕩的叫声和老二抽插的声音。

    搞了大约20分钟,突然护士叫道︰“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死掉啦………啊啊啊啊啊啊……”整个淫液水库突然洩洪,而护士小姐也突然跪下,在地上大喘着。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远处有人走来并喊着︰“小玉、小玉……”走到厕所门外打开门一看,突然一声大叫。

    只见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双唇涂着火样口红,穿着比护士小姐还要再短的裙子,双脚穿着亮白丝袜和高跟鞋,充满一股成熟女性的味道,她应该就是Dr。

    王吧!

    王医师看到小玉趴在地上喘息着,再看她屁股上的淫液,接着眼睛直视瞪大地看着我满是淫液的大棒槌,突然吞一口口水,接着又伸出她灵活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像一口就要吃掉我的肉棒一样,由此可以判断她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怎幺会这样?”王医师问道。

    “没有呀,我只是想尿尿,但是我的小弟弟变成这样,然后护士姊姊就叫我把小弟弟放进她的屁屁那边,过不久她就变成那样了。”
    这位淫蕩的医师听到如此,喉咙发乾,眼睛依旧盯着我的巨棒,慢慢靠近我来用其中一手握住我老二。

    “阿姨,我想尿尿呀!”

    王医师摸着我的巨棒,再次舔了一下她乾燥的嘴唇︰“好好,阿姨来帮你,刚刚小玉姊姊这样做是对的,只是做得不够久,来,下来。”

    我从马桶上跳下。

    “来,弟弟,过来这边。”

    王医师走到浴缸旁边,对我说︰“把裤子脱了,站到浴缸里来,我帮你洗一洗。”我想她大概嫌小玉刚刚有用过才要洗吧。

    我站到浴缸后,她马上倒一些沐浴乳在我的肉柱上,并不断的按摩搓揉,也因为这样我的老二又大了一点,而王医师是一边洗一边舔着红唇。接着她打开莲蓬头,用水将泡沫冲去。

    接着王医师滴了几口口水在我龟头上,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在龟头上搓弄,忽然她整片舌头舔了上来,握着我的老二开始从根部,茎部到龟头来来回回不断的舔着,她的舌头好像练了“金蛇缠身”一般,灵活地在我整跟老二上缠绕着。

    突然间她张开大口将我龟头一口含在嘴中,开始不断地吸吮着。

    由于小我年纪较轻体力较差,因此耐久力等都比中我和大我差,所以小我就开始呼唤着大我过来。其实也不算呼唤,只是有点像大脑下达你举手走路一般。

    于是我便叫道︰“啊!阿姨,我好像快要尿出来了。”

    王医师一听,马上放下手边嘴上的工作,似乎心想︰“我都还没享受,怎幺可以让他随随便便就射。”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医师知道,男人如果快射精时,先不要给他刺激,也就是不碰老二,就可暂缓一下“局势”。

    王医师看着发亮的龟头有稍许的液体流出说道︰“我帮你吹一吹。”立刻嘟着她的红唇,一阵阵地将冷空气吹向我龟头。整根老二依旧是一柱擎天,只是快射精的感觉退消了不少,而小我的耐久力顿时也增加许多。

    “医师阿姨,我好像又尿不出来了。”

    王医师彷彿心想︰“还是赶快插比较爽。”便脱了鞋子,爬进浴缸,背对着小我趴在浴缸里,丰满的屁股翘的老高,一手撑着浴缸边缘,一手拉起包着丰臀的裙子︰“弟弟,来,像刚刚插那位姊姊一样地插我这里。”

    原来王医师穿着吊带袜,而且没穿内裤。她用食指和中指拨开她的阴唇,里面早已是春水一片,王医师开始心急地催促着我︰“快一点,弟弟,把鸡鸡放进来。”于是我扶着老二大力插进她的春水塘,开始抽插,而王医师屁股和腰的摇动也十分有力,我心想︰“这淫货穴大概是搞多了,没那幺紧,屁股倒是蛮会扭的。”

    王医师知道诊所已进入休息时间,不会再有他人,便毫不压抑地淫叫起来︰“好……棒……好棒…啊啊………嗯……啊!”

    这时原本趴在地上的护士小玉早已起身,坐在马桶上双腿大开,双手一边摸着乳房,一边抚摸着阴户自慰着。虽然小玉刚刚被过,但面对这现场直播,又让她淫液直流。

    诊所大门“吱”的一声地被推开,我(大我)正往诊所内部走,“小我这趟真不错,骗了两个淫货,看我也要好好享受。”我沿着淫叫声音一路来到厕所门口,猛然地打开门,只见护士小玉很快地夹紧双腿,用手遮住下面和胸部,而另一边小我正在着骚货王医生,我和小我使个眼色,而王医生却惊讶地抬头看着我,但还是因为继续被搞而晃动着身体。

    “你在对我小孩干嘛!”我严厉对着王医师斥声着。

    “我……啊啊……只是想……嗯……咿……帮他…啊………啊…弄出……咿咿…来……啊!”王医师断断续续地夹杂在淫叫声中跟我解释,她的头髮盖住她半边脸,眼睛流露出淫蕩却又哀求的神情,牙齿咬着下唇,好像是拜託我让她再多爽一会儿。

    “帮他弄出来,那你也乾脆帮我弄出来好了。”大我说着。

    我走到浴缸边,拉下拉炼,掏出我粗硬的老二,并将王医师的头髮拨开,把老二送至王医师的唇边。王医师心想︰“还好这位先生也挺色的,不会想到要去报警,看他老二也和这孩子一样都很巨大,真是难得的机会。”于是便一口含住大我的老二。王医师嘴巴被我老二堵着,因此也只能“呜呜呜”地闷叫。

    我将王医师的头髮全数拨到后面,两手扶住她的头,自己不断地往她嘴里抽插。“呜……呜……呜……呜……呜……”而王医师居然还能用她的灵舌在她嘴里舔弄着我那正在快速抽插的大活塞。王医师前一根后一根被搞得不亦爽乎,整个身体动摇得更加厉害。
    这时的小玉因为气氛又转至如此,也马上又打开大腿再度自慰起来,大我一看那位皮肤白皙的护士已将自己的小穴弄成水源区,于是便倏然地将老二从王医师口中拔出,而王医师的舌头也跟着从嘴里舔到外边。我心想︰“插穴强得过插嘴。”便走向护士︰“护士小姐,你也来帮我弄出来吧!”

    小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呆呆地在那里任我摆布。于是我将她抱起,由我坐在马桶上,她坐在我的大棒槌上。我对準她的阴部用力插进去,小玉更是失声地叫了出来。因为厕所本来就不大,所以马桶对面的墙壁离马桶只有两块瓷砖的距离,这种距离小我站在马桶上从后面搞,小玉刚好可以扶着墙壁;而大我坐在马桶上搞小玉,她也刚好扶着同一面墙壁。

    就这样一医一护在厕所被搞的昏天暗地,淫声不断。这时厕所的窗户外有一双眼睛透过摄影机在偷拍,但却没有人发现。

    大我这时抽插小玉也不下几百回了,小玉淫声说道︰“啊……啊……啊……我又……不行啦……啊……啊……啊……要死啦……”大我配合着她插得更加用力,而她一说完,便“咿呀~~”叫了一声,身体无力的摊下来,任由大我随意搞。

    我一看她已不行便拔出老二,让她躺在马桶上休息,而我则转向淫叫连连的王医师。刚刚从她嘴拔出老二不久后便不断地叫,直到现在依旧不停。

    “来换个位吧!”小我感应大我意思后拔出老二,我则将原本趴在浴缸的王医师臀部抓了过来,站在浴缸外,要她背对着我,我则从背后插进她的阴道中,看她的淫穴流出那幺多的汁液,原来刚刚已经高潮过一次,只是还有体力被继续搞。我用力顶着她说︰“再继续帮我孩子弄呀!”王医师两手扶着浴缸边,再一口含住小我的黑棒。

    这双活塞运动不断在王医师前面吞吞吐吐,在后面进进出出,王医师也不知道死过几次了,这时我已经有射精的感觉了,我决定一起射出。

    此时小我说︰“医师阿姨,我好像有东西要射出来耶!”

    “我也要射了!”说完,大我很快拔出阴茎移到王医师面前,而王医师也因为后面没人支撑而蹲下去,此时小我也从她嘴里拔出。

    这时王医师叫道︰“射进我嘴里,快!”她一边说,一边舔一下双唇后张大了嘴,此时两条白柱喷向王医师,两我用力射了四、五次后,王医师的脸上、头髮、嘴里已满是精液。

    她吞下口中的精液,再舔一舔嘴边的,再把脸上的用手抹到嘴中,吃得津津有味,接着两手抓着大、小我的两根巨棒,仔仔细细的舔食乾净,意犹未尽地吮指回味乐无穷,彷彿心想︰“又多、又浓,真是棒!”

    我享受过后整理一下衣物,大我说︰“我们走。”便牵着小我走了去。王医师也起身对着坐在马桶上的小玉说︰“这件事不準跟别人说,知道吗?”小玉点点头,王医师便走了。

    小玉穿上衣裤整理一下便出了厕所,此时窗户边的摄影机正被一个人从录影的状态关到停止的状态。

    我是一个慾望超大的科学家,在一次实验中,我的身体产生了极大的变化,我原本壮年时期的身体竟然会缩小。经过多次的实验后,我的身体居然产生出三个分身︰分别是小孩子的我(小我)、高中生的我(中我)、以及原来的我(大我)。而我们三个分身感触相通,也就是个人可以同时享受快感却又可以了解其他两人的快感,而每个人还是唯一不变的就是那硕大的老二。我们还组成一个单亲家庭,我们决定利用这项技能来满足强大的慾望。

    第一章 借厕所

    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某小儿科诊所的护士长得不错,端正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激起我想她的慾望,于是就以小我的身份进了诊所。当然是挑她正值班的时间,而且又是快休息的时间,因为人比较少。

    “护士姊姊,我可不可以跟你们借一下厕所?我想尿尿。”

    那位护士从柜台探出谈来看一看我,对着里面说︰“Dr。王,我带这位小朋友去厕所。”里面传一个女人的声音︰“OK!应该不会有人来了。”于是这位护士跑出来蹲着对我说︰“小朋友,我带你去好不好?”

    这时因为护士及膝的裙子蹲下来时,让我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及淡绿色的小裤裤,我那棒槌开始变大。

    到了厕所,护士对着马桶说︰“来,自己上。”而我拉下拉炼,掏出我的棒槌后跟护士说︰“姊姊,我尿不出来啦!”护士一听心想︰“怎幺会!?”走到我面前忽然惊声一叫︰“这小弟弟的阴茎幺会这幺大!而且那亮红的龟头已经完全翻出来,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怎样?”

    护士吞了一口口水,而且她那淡绿色的内裤已有些许的泛湿,虽然这位护士平常的性慾不是很强,往往好几个月才和男友作一次,但也因如此她的淫液水库已慢慢流出一些,也难怪,只要是女人有谁不兴奋呢!

    “小弟弟,怎幺会这样?”

    “我不知道呀,我只是看到你的小裤裤就变成这样子了。”

    于是她蹲到我面前来,夹杂着兴奋及惊讶的心情慢慢地伸出右手,握住我的棒槌(当然是握不住),一边套弄一边红着脸对着我说︰“小弟弟……我……帮你……弄……出来好了。”她吞吞吐吐地说完,马上用两只手开始抚摸我发亮的棒槌,只见他纤细雪白的手指在我龟头和阴茎上不断来回搓弄着。

    护士小姐搓揉了一阵子后似乎受不了了,突然站了起来,把一旁马桶的盖子盖上并把我抱上去,背着我撩起裙子露出她白皙结实的双臀,又很快地脱下她已经很湿的内裤,对着我翘高屁股,并露出她湿透了的密壶朝着我的老二移过来,“小弟弟,我用这样来帮你可以比较快尿出来。”说着,回过头来用手抓着我的棒槌对準她的蜜穴︰“来,弟弟,用你的小弟弟……喔不!是大弟弟,用力插进这边来,快!”

    我很熟练地将我龟头放进她紧紧的密穴中。此时,护士小姐也叫出︰“哇!

    好大好烫的硬物!”

    “来!弟弟,两手扶住我的屁股,用力往前刺到底再抽回来,再往前刺再抽回来,知不知道?”护士小姐双手压着马桶对面的墙壁等着我。我马上大力地往前插,原来她早已湿到不行了,所以很容易就插了进去。

    “啊……啊……喔……真是……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这样爽过……咿……啊……”

    我发现不只是我在插她,她还自己往后动着腰,使得她阴户迎合着我的老二更顺畅。我在后面抚摸着他弹性极佳的屁股,“啊……喔……咿……啊……”而我的大黑棒就不断地在撞击她的密穴,发出“扑嗤、扑嗤、扑嗤”的声音,整间屋子充满了护士淫蕩的叫声和老二抽插的声音。

    搞了大约20分钟,突然护士叫道︰“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死掉啦………啊啊啊啊啊啊……”整个淫液水库突然洩洪,而护士小姐也突然跪下,在地上大喘着。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远处有人走来并喊着︰“小玉、小玉……”走到厕所门外打开门一看,突然一声大叫。

    只见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双唇涂着火样口红,穿着比护士小姐还要再短的裙子,双脚穿着亮白丝袜和高跟鞋,充满一股成熟女性的味道,她应该就是Dr。

    王吧!

    王医师看到小玉趴在地上喘息着,再看她屁股上的淫液,接着眼睛直视瞪大地看着我满是淫液的大棒槌,突然吞一口口水,接着又伸出她灵活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好像一口就要吃掉我的肉棒一样,由此可以判断她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怎幺会这样?”王医师问道。

    “没有呀,我只是想尿尿,但是我的小弟弟变成这样,然后护士姊姊就叫我把小弟弟放进她的屁屁那边,过不久她就变成那样了。”
    这位淫蕩的医师听到如此,喉咙发乾,眼睛依旧盯着我的巨棒,慢慢靠近我来用其中一手握住我老二。

    “阿姨,我想尿尿呀!”

    王医师摸着我的巨棒,再次舔了一下她乾燥的嘴唇︰“好好,阿姨来帮你,刚刚小玉姊姊这样做是对的,只是做得不够久,来,下来。”

    我从马桶上跳下。

    “来,弟弟,过来这边。”

    王医师走到浴缸旁边,对我说︰“把裤子脱了,站到浴缸里来,我帮你洗一洗。”我想她大概嫌小玉刚刚有用过才要洗吧。

    我站到浴缸后,她马上倒一些沐浴乳在我的肉柱上,并不断的按摩搓揉,也因为这样我的老二又大了一点,而王医师是一边洗一边舔着红唇。接着她打开莲蓬头,用水将泡沫冲去。

    接着王医师滴了几口口水在我龟头上,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在龟头上搓弄,忽然她整片舌头舔了上来,握着我的老二开始从根部,茎部到龟头来来回回不断的舔着,她的舌头好像练了“金蛇缠身”一般,灵活地在我整跟老二上缠绕着。

    突然间她张开大口将我龟头一口含在嘴中,开始不断地吸吮着。

    由于小我年纪较轻体力较差,因此耐久力等都比中我和大我差,所以小我就开始呼唤着大我过来。其实也不算呼唤,只是有点像大脑下达你举手走路一般。

    于是我便叫道︰“啊!阿姨,我好像快要尿出来了。”

    王医师一听,马上放下手边嘴上的工作,似乎心想︰“我都还没享受,怎幺可以让他随随便便就射。”这位经验丰富的女医师知道,男人如果快射精时,先不要给他刺激,也就是不碰老二,就可暂缓一下“局势”。

    王医师看着发亮的龟头有稍许的液体流出说道︰“我帮你吹一吹。”立刻嘟着她的红唇,一阵阵地将冷空气吹向我龟头。整根老二依旧是一柱擎天,只是快射精的感觉退消了不少,而小我的耐久力顿时也增加许多。

    “医师阿姨,我好像又尿不出来了。”

    王医师彷彿心想︰“还是赶快插比较爽。”便脱了鞋子,爬进浴缸,背对着小我趴在浴缸里,丰满的屁股翘的老高,一手撑着浴缸边缘,一手拉起包着丰臀的裙子︰“弟弟,来,像刚刚插那位姊姊一样地插我这里。”

    原来王医师穿着吊带袜,而且没穿内裤。她用食指和中指拨开她的阴唇,里面早已是春水一片,王医师开始心急地催促着我︰“快一点,弟弟,把鸡鸡放进来。”于是我扶着老二大力插进她的春水塘,开始抽插,而王医师屁股和腰的摇动也十分有力,我心想︰“这淫货穴大概是搞多了,没那幺紧,屁股倒是蛮会扭的。”

    王医师知道诊所已进入休息时间,不会再有他人,便毫不压抑地淫叫起来︰“好……棒……好棒…啊啊………嗯……啊!”

    这时原本趴在地上的护士小玉早已起身,坐在马桶上双腿大开,双手一边摸着乳房,一边抚摸着阴户自慰着。虽然小玉刚刚被过,但面对这现场直播,又让她淫液直流。

    诊所大门“吱”的一声地被推开,我(大我)正往诊所内部走,“小我这趟真不错,骗了两个淫货,看我也要好好享受。”我沿着淫叫声音一路来到厕所门口,猛然地打开门,只见护士小玉很快地夹紧双腿,用手遮住下面和胸部,而另一边小我正在着骚货王医生,我和小我使个眼色,而王医生却惊讶地抬头看着我,但还是因为继续被搞而晃动着身体。

    “你在对我小孩干嘛!”我严厉对着王医师斥声着。

    “我……啊啊……只是想……嗯……咿……帮他…啊………啊…弄出……咿咿…来……啊!”王医师断断续续地夹杂在淫叫声中跟我解释,她的头髮盖住她半边脸,眼睛流露出淫蕩却又哀求的神情,牙齿咬着下唇,好像是拜託我让她再多爽一会儿。

    “帮他弄出来,那你也乾脆帮我弄出来好了。”大我说着。

    我走到浴缸边,拉下拉炼,掏出我粗硬的老二,并将王医师的头髮拨开,把老二送至王医师的唇边。王医师心想︰“还好这位先生也挺色的,不会想到要去报警,看他老二也和这孩子一样都很巨大,真是难得的机会。”于是便一口含住大我的老二。王医师嘴巴被我老二堵着,因此也只能“呜呜呜”地闷叫。

    我将王医师的头髮全数拨到后面,两手扶住她的头,自己不断地往她嘴里抽插。“呜……呜……呜……呜……呜……”而王医师居然还能用她的灵舌在她嘴里舔弄着我那正在快速抽插的大活塞。王医师前一根后一根被搞得不亦爽乎,整个身体动摇得更加厉害。
    这时的小玉因为气氛又转至如此,也马上又打开大腿再度自慰起来,大我一看那位皮肤白皙的护士已将自己的小穴弄成水源区,于是便倏然地将老二从王医师口中拔出,而王医师的舌头也跟着从嘴里舔到外边。我心想︰“插穴强得过插嘴。”便走向护士︰“护士小姐,你也来帮我弄出来吧!”

    小玉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呆呆地在那里任我摆布。于是我将她抱起,由我坐在马桶上,她坐在我的大棒槌上。我对準她的阴部用力插进去,小玉更是失声地叫了出来。因为厕所本来就不大,所以马桶对面的墙壁离马桶只有两块瓷砖的距离,这种距离小我站在马桶上从后面搞,小玉刚好可以扶着墙壁;而大我坐在马桶上搞小玉,她也刚好扶着同一面墙壁。

    就这样一医一护在厕所被搞的昏天暗地,淫声不断。这时厕所的窗户外有一双眼睛透过摄影机在偷拍,但却没有人发现。

    大我这时抽插小玉也不下几百回了,小玉淫声说道︰“啊……啊……啊……我又……不行啦……啊……啊……啊……要死啦……”大我配合着她插得更加用力,而她一说完,便“咿呀~~”叫了一声,身体无力的摊下来,任由大我随意搞。

    我一看她已不行便拔出老二,让她躺在马桶上休息,而我则转向淫叫连连的王医师。刚刚从她嘴拔出老二不久后便不断地叫,直到现在依旧不停。

    “来换个位吧!”小我感应大我意思后拔出老二,我则将原本趴在浴缸的王医师臀部抓了过来,站在浴缸外,要她背对着我,我则从背后插进她的阴道中,看她的淫穴流出那幺多的汁液,原来刚刚已经高潮过一次,只是还有体力被继续搞。我用力顶着她说︰“再继续帮我孩子弄呀!”王医师两手扶着浴缸边,再一口含住小我的黑棒。

    这双活塞运动不断在王医师前面吞吞吐吐,在后面进进出出,王医师也不知道死过几次了,这时我已经有射精的感觉了,我决定一起射出。

    此时小我说︰“医师阿姨,我好像有东西要射出来耶!”

    “我也要射了!”说完,大我很快拔出阴茎移到王医师面前,而王医师也因为后面没人支撑而蹲下去,此时小我也从她嘴里拔出。

    这时王医师叫道︰“射进我嘴里,快!”她一边说,一边舔一下双唇后张大了嘴,此时两条白柱喷向王医师,两我用力射了四、五次后,王医师的脸上、头髮、嘴里已满是精液。

    她吞下口中的精液,再舔一舔嘴边的,再把脸上的用手抹到嘴中,吃得津津有味,接着两手抓着大、小我的两根巨棒,仔仔细细的舔食乾净,意犹未尽地吮指回味乐无穷,彷彿心想︰“又多、又浓,真是棒!”

    我享受过后整理一下衣物,大我说︰“我们走。”便牵着小我走了去。王医师也起身对着坐在马桶上的小玉说︰“这件事不準跟别人说,知道吗?”小玉点点头,王医师便走了。

    小玉穿上衣裤整理一下便出了厕所,此时窗户边的摄影机正被一个人从录影的状态关到停止的状态。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