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乱车模
  • 发布时间:2018-09-17 15:32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S市最大的会展中心,一年一度的地下车展拉开帷幕,虽说是地下车展,但展厅的位置可确确实实的在地上。宽阔的展厅里整齐的排列着十几辆崭新的车子。

    因为是VIP的地下展会,参加展会的人并不多,而且这个展会的最大目的并不是车,而是提供香艳的服务。

    “要……要……死了……”最里面昏暗的灯光中,一台商务车来回摇摆,上下颤动着,显然里面在进行着激烈的运动。随着引擎一声低沈的轰鸣,“哦哦……哦哦……”

    少女短促的呻吟戛然而止,突然,车门被拉开,一名少女微红着脸,半扬着螓首,朱唇微启,哇的一声一道淡黄色的水柱从双唇中喷射而出,直射出两米多远才哗啦啦的洒在地上,还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又是一道水柱激射而出,甚至比第一次喷射的还要远一些。

    少女身上穿的是展会车模统一亮银色的紧身车模装,下身淡灰色超薄玻璃裤袜,一双闪着淡淡油亮光泽的性感丝腿随着激烈的呕吐不停地颤抖着。少女的手臂上竟然还套着一双黑色水晶长筒袜,上面浓白的精液正顺着细嫩的臂弯一滴滴的洒在光洁的地板上。

    此时少女已难受至极,顾不上脱下手臂上的长筒袜,直接把两根手指伸进娇唇之中,隔着丝袜去轻压喉咙,想把胃里的东西尽数呕出来。或许是水晶袜上阳精腥味的刺激,每抠一次,都有大股大股的黄色液体从少女的胃中直洩出来。看的其他的与会者心疼的直摇头“虽然都是玩的,但这有些过火了。”

    少女大概呕了十几股,再也吐不出什幺了,但看眉头紧蹙的表情胃里依旧翻江倒海似的难受,衹是再也没有哗哗的呕吐物直泻而出的快感了。紧接着车上一前一后下来了两个男人,看样子少女如此便是他们的杰作。两名男子并没有对周围的异样的眼光有丝毫尴尬之情,反而在少女身旁停住了脚步,一左一右抱着胳膊站在了那里,勃起的阳具上似乎还粘有不少少女的胃液。

    正在周围的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身着正装,手持麦克风的男人适时从一旁走了过来,用一口标準的普通话说道“各位来宾,大家好,不要惊奇,刚才为大家表演的是最终极的车上性爱游戏:催吐车震,做爱开始前少女都被餵下特製的催吐药,按照规则她必须在您射精之前拚命忍住不吐,当然啦,药力都是相当的强,这就需要她们使出浑身解数尽快的让您高潮射精,否则忍不住吐在车里,她们可是要被扣工钱洗车的喔……”

    正说着,过来几名工作人员,有两人拿着新型的洗尘器,瞬间就把少女呕出的东西清扫乾净,另外两人则搀起还蹲在一边不停乾呕的少女,一步三晃的走向卫生间,似乎是要清理一下少女胃里剩余的“存货”,解一解药力。对此周围的看客们有的嗤之以鼻,觉得本来车模就不容易,穿这幺骚随你操,还玩这幺变态的游戏太伤身子,但有的却觉得新奇刺激,跃跃欲试。

    我擡手看了看表,时间还早的很,不如找个车模玩上一把,好像也蛮爽的样子。没有理会众人的喧哗,逕直跟着刚才被扶走的车模,走进展厅的卫生间。其实说是卫生间,不如说是浴室更贴切,里面卫生间的设施仅佔很小的一部分,而且是独立封闭的,其余大部分都是洗浴设施,刚进门口就听见一个少女有气无力的声音:“行了,你们先回去,我自己来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接着两名搀扶的男人退了出来,对我说了声“您好”,就匆匆走了出去。接着里面就响起了淅淅簌簌的声音,应该是少女开始脱衣清洗了吧。我慢慢的踱步进去,衹听少女抱怨:“不是让你们回去吗?怎幺又……”看到是陌生的男人,少女赶忙改口:“哦,对不起……我以为是……”说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车模装已经半褪,一对大奶子露在外面,经过刚才的性爱刺激,乳尖还直直的绷着,突然遇到陌生的男人,少女天生的羞涩让她赶紧拉起衣服,遮在奶球上。

    “请问……”“噢,是我对不起,我就是想进来看看你怎幺样了,身体没关系吧?”听我如此问,那更肯定我刚才看到她的“表演”了,少女脸上一红,小声说道:“没……没关係呢……”说话间一股强烈噁心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少女眉头微蹙,哇的一声,又一股黄色的水从浅粉色的双唇之间喷涌而出,连用手去挡都没来得及,尽数落在玻璃丝袜的大腿上,看来药性着实的霸道,可怜少女刚才在车上忍了这幺许久。

    被我看到如此尴尬的一幕,少女感到羞愧难当。我赶快拿了一杯水,说道:“漱漱口,还难受幺?”少女接过水杯,清洗了一下口中的异物,冲我淡淡一笑“谢谢。”“你叫什幺名字啊?”“芳芳,于芳芳,哎呀,丝袜都弄髒了……”再看芳芳银灰色的玻璃裤袜上,大腿处有一片淡黄色的水渍正自顺着少女嫩滑的丝腿慢慢往下淌。

    “没关係啦,这样更性感呢……”我伸手拉开了芳芳拽着车模装的手,一对坚挺的酥胸暴露在眼前,或许刚才剧烈的性刺激还未消退,粉红诱人的奶头依旧直挺挺的,让人真想含在口中。

    “跟我走吧,别在这里受罪了”想想刚才的那一幕,虽然刺激,但对少女身体的伤害确实颇大。“不行的,我工作时间不能去别的地方。一会儿可能还有一场……”“还要再来一次?那还不把胃翻出来了?”看着少女眉间隐隐透出了愁绪,我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拉着她的手,说道:“跟我走,算你出台就是啦~”

    芳芳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行的,我们工作前都被餵了药了,如果一定时间内没有那个的话,就会不停的噁心,呕吐~”“哈哈,这有什幺难的,你当它不存在幺?”说着拉着少女葱白的玉手,搭在了我的下身,肉棒早已坚挺如铁,甚至隔着裤子都能试出它的热度。

    我顺势拉开了裤子的拉链,粗硕的茎体被紧身的内裤上勒出了淫靡的直线,整个肉棒竖直向上,贴在小腹上,膨大的龟头更是已经顶开了内裤的束腰。“它……好大呀……”少女略带娇羞的看着我,但手却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抚弄。“想试试它幺?保证药到病除~”我笑着问道。

    芳芳没有答话,慢慢撤下了我的内裤,虽然有心理準备,但还是被布满青筋的肉棒吓了一跳。“太大了呀……”说话间芳芳的双臂已经缠住了我的脖颈,温软的香舌伸了进来,边吻边轻声地呻吟“好哥哥,让我尝尝它好幺?芳芳想要……”看着眼前的尤物,自然想快些进入主题,但若真的如此就失去玩弄美人的乐趣了。我笑道“这幺快就不装矜持了?刚才好像还很害羞的样子呢。”

    少女脸上一丝绯红飘过,但很快又被那种近似疯狂的表情所替代,我一衹手慢慢揉捏着芳芳坚挺的奶球,另一衹手沿着少女白嫩似乳的皮肤从腰间滑向那一片神秘的境地,那小肉珠已经充分的充血勃起,在手指轻轻的抚摸揉按之下,少女的喘息声慢慢加重。我一根手指慢慢的揉弄芳芳的阴蒂,另一根手指开始试探着往已经湿透了的小蜜穴里插弄,“好……好……哥哥……不要……不要再玩……了……快快点进来呀”芳芳裹着水晶丝袜的双腿不停的用力夹着,彷彿身体也盼望着有更粗壮的东西插入水嫩的蜜穴。

    我拉出坚挺的阴茎,上面已经布满暗绿色的青筋,热热的贴在芳芳的灰丝大腿上。“宝贝来吧~”我一衹手伸到少女的大腿下,轻轻的拉着这条泛着淫亮光泽的大腿,盘到了我的腰上,芳芳已经心领神会的勾紧了我的脖颈,把另一条腿水蛇一般的扣在了我的腰际。此时紫红色的龟头已经正正的顶在了少女的阴唇之间,衹差向里推送的动作。

    我猛地向前推动下体,“哦……”芳芳一声长长的呻吟,蜜穴已把硕大的龟头吞了进去,少女慢慢的向下坐去,好像有些担心直接坐下去子宫会不会被顶穿。我自然难以忍受这种温柔的挑逗,继续向前推进肉棒,芳芳轻咬着嘴唇轻声的呻吟着“慢……慢点……老……公……插……插到……到子……子……宫里……了”超过二十公分的阴茎就这样慢慢的推进了少女的阴道,龟头已经明显的感觉顶到了花心的嫩肉。

    芳芳的阴唇裹着肉棒紧紧地贴在我的小腹上,我已经感觉到扣在我腰间的那双嫩滑的丝腿已经开始轻轻的抖动了。我抱紧少女光滑的脊背,下身便开始像打夯机一样大力的抽送。“啊……啊……啊……哦……哦……哦哦……”“啪啪……啪……啪啪”短促有力的肉与肉的撞击声让芳芳几乎难以自持“老……公……操……死……死我了,子……宫……快让……你操……操烂了,再……再大……大力……点……”

    空蕩宽敞的卫生间里,一对男女尽情地释放着身体的性能量,少女的淫水随着每一次的抽插飞溅到地上、男人的身上,更多的则顺着包裹在大腿上的玻璃裤袜往下淌着,本就有一抹光泽的丝腿被透明的淫水浸透,泛着更加淫靡的光泽……

    S市最大的会展中心,一年一度的地下车展拉开帷幕,虽说是地下车展,但展厅的位置可确确实实的在地上。宽阔的展厅里整齐的排列着十几辆崭新的车子。

    因为是VIP的地下展会,参加展会的人并不多,而且这个展会的最大目的并不是车,而是提供香艳的服务。

    “要……要……死了……”最里面昏暗的灯光中,一台商务车来回摇摆,上下颤动着,显然里面在进行着激烈的运动。随着引擎一声低沈的轰鸣,“哦哦……哦哦……”

    少女短促的呻吟戛然而止,突然,车门被拉开,一名少女微红着脸,半扬着螓首,朱唇微启,哇的一声一道淡黄色的水柱从双唇中喷射而出,直射出两米多远才哗啦啦的洒在地上,还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又是一道水柱激射而出,甚至比第一次喷射的还要远一些。

    少女身上穿的是展会车模统一亮银色的紧身车模装,下身淡灰色超薄玻璃裤袜,一双闪着淡淡油亮光泽的性感丝腿随着激烈的呕吐不停地颤抖着。少女的手臂上竟然还套着一双黑色水晶长筒袜,上面浓白的精液正顺着细嫩的臂弯一滴滴的洒在光洁的地板上。

    此时少女已难受至极,顾不上脱下手臂上的长筒袜,直接把两根手指伸进娇唇之中,隔着丝袜去轻压喉咙,想把胃里的东西尽数呕出来。或许是水晶袜上阳精腥味的刺激,每抠一次,都有大股大股的黄色液体从少女的胃中直洩出来。看的其他的与会者心疼的直摇头“虽然都是玩的,但这有些过火了。”

    少女大概呕了十几股,再也吐不出什幺了,但看眉头紧蹙的表情胃里依旧翻江倒海似的难受,衹是再也没有哗哗的呕吐物直泻而出的快感了。紧接着车上一前一后下来了两个男人,看样子少女如此便是他们的杰作。两名男子并没有对周围的异样的眼光有丝毫尴尬之情,反而在少女身旁停住了脚步,一左一右抱着胳膊站在了那里,勃起的阳具上似乎还粘有不少少女的胃液。

    正在周围的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一个身着正装,手持麦克风的男人适时从一旁走了过来,用一口标準的普通话说道“各位来宾,大家好,不要惊奇,刚才为大家表演的是最终极的车上性爱游戏:催吐车震,做爱开始前少女都被餵下特製的催吐药,按照规则她必须在您射精之前拚命忍住不吐,当然啦,药力都是相当的强,这就需要她们使出浑身解数尽快的让您高潮射精,否则忍不住吐在车里,她们可是要被扣工钱洗车的喔……”

    正说着,过来几名工作人员,有两人拿着新型的洗尘器,瞬间就把少女呕出的东西清扫乾净,另外两人则搀起还蹲在一边不停乾呕的少女,一步三晃的走向卫生间,似乎是要清理一下少女胃里剩余的“存货”,解一解药力。对此周围的看客们有的嗤之以鼻,觉得本来车模就不容易,穿这幺骚随你操,还玩这幺变态的游戏太伤身子,但有的却觉得新奇刺激,跃跃欲试。

    我擡手看了看表,时间还早的很,不如找个车模玩上一把,好像也蛮爽的样子。没有理会众人的喧哗,逕直跟着刚才被扶走的车模,走进展厅的卫生间。其实说是卫生间,不如说是浴室更贴切,里面卫生间的设施仅佔很小的一部分,而且是独立封闭的,其余大部分都是洗浴设施,刚进门口就听见一个少女有气无力的声音:“行了,你们先回去,我自己来吧,又不是第一次了。”

    接着两名搀扶的男人退了出来,对我说了声“您好”,就匆匆走了出去。接着里面就响起了淅淅簌簌的声音,应该是少女开始脱衣清洗了吧。我慢慢的踱步进去,衹听少女抱怨:“不是让你们回去吗?怎幺又……”看到是陌生的男人,少女赶忙改口:“哦,对不起……我以为是……”说了一半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车模装已经半褪,一对大奶子露在外面,经过刚才的性爱刺激,乳尖还直直的绷着,突然遇到陌生的男人,少女天生的羞涩让她赶紧拉起衣服,遮在奶球上。

    “请问……”“噢,是我对不起,我就是想进来看看你怎幺样了,身体没关系吧?”听我如此问,那更肯定我刚才看到她的“表演”了,少女脸上一红,小声说道:“没……没关係呢……”说话间一股强烈噁心反胃的感觉涌了上来,少女眉头微蹙,哇的一声,又一股黄色的水从浅粉色的双唇之间喷涌而出,连用手去挡都没来得及,尽数落在玻璃丝袜的大腿上,看来药性着实的霸道,可怜少女刚才在车上忍了这幺许久。

    被我看到如此尴尬的一幕,少女感到羞愧难当。我赶快拿了一杯水,说道:“漱漱口,还难受幺?”少女接过水杯,清洗了一下口中的异物,冲我淡淡一笑“谢谢。”“你叫什幺名字啊?”“芳芳,于芳芳,哎呀,丝袜都弄髒了……”再看芳芳银灰色的玻璃裤袜上,大腿处有一片淡黄色的水渍正自顺着少女嫩滑的丝腿慢慢往下淌。

    “没关係啦,这样更性感呢……”我伸手拉开了芳芳拽着车模装的手,一对坚挺的酥胸暴露在眼前,或许刚才剧烈的性刺激还未消退,粉红诱人的奶头依旧直挺挺的,让人真想含在口中。

    “跟我走吧,别在这里受罪了”想想刚才的那一幕,虽然刺激,但对少女身体的伤害确实颇大。“不行的,我工作时间不能去别的地方。一会儿可能还有一场……”“还要再来一次?那还不把胃翻出来了?”看着少女眉间隐隐透出了愁绪,我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拉着她的手,说道:“跟我走,算你出台就是啦~”

    芳芳轻轻的摇了摇头“不行的,我们工作前都被餵了药了,如果一定时间内没有那个的话,就会不停的噁心,呕吐~”“哈哈,这有什幺难的,你当它不存在幺?”说着拉着少女葱白的玉手,搭在了我的下身,肉棒早已坚挺如铁,甚至隔着裤子都能试出它的热度。

    我顺势拉开了裤子的拉链,粗硕的茎体被紧身的内裤上勒出了淫靡的直线,整个肉棒竖直向上,贴在小腹上,膨大的龟头更是已经顶开了内裤的束腰。“它……好大呀……”少女略带娇羞的看着我,但手却在我的肉棒上来回抚弄。“想试试它幺?保证药到病除~”我笑着问道。

    芳芳没有答话,慢慢撤下了我的内裤,虽然有心理準备,但还是被布满青筋的肉棒吓了一跳。“太大了呀……”说话间芳芳的双臂已经缠住了我的脖颈,温软的香舌伸了进来,边吻边轻声地呻吟“好哥哥,让我尝尝它好幺?芳芳想要……”看着眼前的尤物,自然想快些进入主题,但若真的如此就失去玩弄美人的乐趣了。我笑道“这幺快就不装矜持了?刚才好像还很害羞的样子呢。”

    少女脸上一丝绯红飘过,但很快又被那种近似疯狂的表情所替代,我一衹手慢慢揉捏着芳芳坚挺的奶球,另一衹手沿着少女白嫩似乳的皮肤从腰间滑向那一片神秘的境地,那小肉珠已经充分的充血勃起,在手指轻轻的抚摸揉按之下,少女的喘息声慢慢加重。我一根手指慢慢的揉弄芳芳的阴蒂,另一根手指开始试探着往已经湿透了的小蜜穴里插弄,“好……好……哥哥……不要……不要再玩……了……快快点进来呀”芳芳裹着水晶丝袜的双腿不停的用力夹着,彷彿身体也盼望着有更粗壮的东西插入水嫩的蜜穴。

    我拉出坚挺的阴茎,上面已经布满暗绿色的青筋,热热的贴在芳芳的灰丝大腿上。“宝贝来吧~”我一衹手伸到少女的大腿下,轻轻的拉着这条泛着淫亮光泽的大腿,盘到了我的腰上,芳芳已经心领神会的勾紧了我的脖颈,把另一条腿水蛇一般的扣在了我的腰际。此时紫红色的龟头已经正正的顶在了少女的阴唇之间,衹差向里推送的动作。

    我猛地向前推动下体,“哦……”芳芳一声长长的呻吟,蜜穴已把硕大的龟头吞了进去,少女慢慢的向下坐去,好像有些担心直接坐下去子宫会不会被顶穿。我自然难以忍受这种温柔的挑逗,继续向前推进肉棒,芳芳轻咬着嘴唇轻声的呻吟着“慢……慢点……老……公……插……插到……到子……子……宫里……了”超过二十公分的阴茎就这样慢慢的推进了少女的阴道,龟头已经明显的感觉顶到了花心的嫩肉。

    芳芳的阴唇裹着肉棒紧紧地贴在我的小腹上,我已经感觉到扣在我腰间的那双嫩滑的丝腿已经开始轻轻的抖动了。我抱紧少女光滑的脊背,下身便开始像打夯机一样大力的抽送。“啊……啊……啊……哦……哦……哦哦……”“啪啪……啪……啪啪”短促有力的肉与肉的撞击声让芳芳几乎难以自持“老……公……操……死……死我了,子……宫……快让……你操……操烂了,再……再大……大力……点……”

    空蕩宽敞的卫生间里,一对男女尽情地释放着身体的性能量,少女的淫水随着每一次的抽插飞溅到地上、男人的身上,更多的则顺着包裹在大腿上的玻璃裤袜往下淌着,本就有一抹光泽的丝腿被透明的淫水浸透,泛着更加淫靡的光泽……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