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生花
  • 发布时间:2018-10-16 21:0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这种男人,已然过了泡在网路上调情的时期。要么纯粹出于灵魂需要,要么就一矢中的,——除上床的目的外,无他。

    谁会指望再来一场恋爱?

    生活哪有那许多奇迹,一点点涟漪,无非骗得你继续勃起而已。

    至少去年这时候,我仍然这样固执地编写自己漠然的世界观。就在去年七月,我认识了娃娃。她23岁,是南京大学行政管理系研一的学生,刚和男友分手,在网上无聊消遣,与我于某唱片交流QQ群上偶遇。因为共同爱好古典音乐的缘故,相谈甚欢。我很喜欢她,冰雪聪明,并且很有幽默感。

    可以肯定,娃娃也对我颇有好感。对于一个29岁的男人来说,在女孩面前做秀一如家常便饭,尤其是未出象牙塔的姑娘,无须多费周章,便可使她认为你拥有她所期望的绝大部分优点。慢慢的,我开始与她打情骂俏,说些甜言蜜语了,但她坚持不与我见面,力争要“距离产生美”。我虽技痒,仍耐性十足,——知识女性的花样总要比小女孩多一些,何况同她聊天也是趣事一桩。

    我对娃娃以前的事情并不多问,她也不愿多提,估计那人一定是她的初恋加初夜,偶尔提起,唯有一团悲伤。

    转眼已近10月,我依然没找到机会逗她上床,无限惋惜之下我打算重新搜寻猎物,一向以来,我对于三个月仍未与我同寝的女子终会丧失兴致的。然而,转折就在我意欲改弦更张的那天夜晚,她突然留言给我,约我开房间,留了她的手机号。要知道我们之前最多只是交换照片而已,连个电话都没有。我感觉得出她情绪激烈,但转念一想,君子成人之美,利人利己,何乐而不为?

    OK,那就直奔主题,谁怕谁呢?我在中心大酒店开好房间,把房号用短信发给她,一边洗澡,一边等她来。正在刷牙的时候她来电,说已经到了,但是要我把所有灯都关掉,请我体谅她的尴尬。我心里暗自好笑,要知道开灯可是我的床上常规呢,不但开灯,还要全开,开得越亮、看得越清楚越好,相信男人都是这种习惯吧。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还是依约关掉所有灯光,把门打开,虚掩着。

    一分锺后,一个长髮女子略带迟疑地走进来,反身轻轻把门锁上。她大约165cm,从身影判断很瘦,和照片上一样,但是我看不清她的脸,照片中清秀的轮廓,隐没在一头秀髮中。

    我们就这样对立着,黑暗中我们互相用眼神探询对方。“洗澡吧。”我把手伸给她,她微微叹了口气,慢慢把手交给我。

    我很看重女人的手,最喜欢十指削葱、细长骨感的双手。如果手指短粗,坚硬粗糙,我会阳痿的。娃娃恰好是前者,我轻轻的握着她,抚摸她的双手,然后慢慢把她拉入自己怀中。

    她的身子僵直,我环住她,用下巴蹭着她的耳际,温柔低沉地说:“想你很久了。”

    我开始脱她的衣服。她穿着简单,T恤,牛仔裤,没有任何蕾丝的胸罩和内裤。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臂,似乎十分紧张,但我认为这对她来说绝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

    然后我把她抱进浴室,帮她洗澡,先摸索着给她洗了头,正打算往身上抹沐浴乳,她突然抱住胸口,饮泣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捧起她的脸。

    “没什么。”她渐渐平静下来,“我很紧张。”

    第一次清晰地听到她的声音,很动听,清冽而不凛然,冷豔而不空泛。看着她肩膀瘦削的样子,我不禁心生柔情,低头亲吻她的面颊:“不要紧张,放轻鬆,宝贝,我要给你一个美丽的夜晚。”

    顺着耳垂和颈项,我紧紧抱住她,一路热烈地亲吻着。当我把舌头伸进她嘴里,她已经微微喘息了,但她拒绝了我,“我不喜欢接吻”。OK,无所谓,我右手带着沐浴乳,轻轻握住她的乳房把玩起来。她的乳房不大,应该是B杯,不过饱满而坚挺,。我双手并用,一会儿抚摸乳房下沿,一会儿弹琴一般拨动乳头,顺势慢慢把沐浴乳涂遍她全身,手指几次“无意”滑过她的神秘草丛,引来她一阵颤抖。我一边吻她姣好的肌肤,一边帮她洗澡,终于,她的身体渐渐柔软起来,于是我把手掌插入她两腿之间,分开她的双腿,就着沐浴乳的腻滑,轻轻揉捏她的阴唇和阴蒂,“呵……”她舒了口气,我吮吸她的耳垂,手口并用,力争短时间内将她的意志力摧毁。

    时候差不多了,我把娇弱无力的她沖洗干凈,用浴巾裹着抱进卧室,放到床边,继续品尝她娇小发硬的乳头,再顺着肚脐,一路亲下去。我火热的舌头一路分花拂柳,轻轻拨开小阴唇,慢而轻地进攻她的阴蒂。“啊——”她的身体如同过电般一阵抽搐。呵呵,很敏感嘛,很久没有伺候男友的缘故吧。

    我自信口技不俗,一番吹嘘弹扣,她已娇喘连连,口感幼嫩的阴蒂悄然膨起,蜜洞口暗流横生。我用舌尖从阴蒂到会阴来回舔舐,品尝蜜洞渗出的清澈甘泉,还不时用舌尖试探一下洞内。她虽一言不发,但从喘息声和她紧抓我的头髮可以感觉到她在压抑自己的欲望,我心想:难道準备留着后劲到抽插时再狠狠叫床吗,那么就来吧。

    胯下的阴茎已经昂然挺立多时,龟头光溜水滑,突突直跳,只等入膛。我跪到她腿间,用龟头来回摩擦阴唇,抬起她的双腿,正準备提枪直入,她忽然惊醒似的,说:“等等!”我不得不耐着性子问:“怎么了?不是安全期吗?”“不是……我吃过药了……”不知为什么,她有点黯然,然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没什么,来吧。”

    于是我再次抬起她双腿,肉棒的棒身在阴唇上来回擦了两擦,裹上一些淫水,然后对準她的洞口,腰一挺,直刺进去。“啊——好痛——!”她全身一瞬间绷紧了。

    我只感到龟头刺穿了一层障碍,随即遭遇阴道强力收缩阻击,再加上她身体瑟缩,一下子滑出体外。我摸摸龟头,放到鼻子底下闻闻,一股淡淡的血腥,麻痹,她居然还是处女?!

    “怎么回事,娃娃?原来你没和别人做过?”我既惊又喜。

    “没有……没有插入……你温柔一点……”她咬着牙颤声说。

    居然碰到这种事,一个雏儿,难怪她那么疼,我的阴茎稍粗,直径4cm,龟头部份还不止,干处女的话,即使小心在意也免不了撕裂之罪,更何况我刚才大剌剌一个直刺。下面可要仔细了,争取让她第一次就尝到性的美妙!

    我重新为她口交,加倍温柔地舔舐她下体每一处,包括大小阴唇间的夹缝,不时用舌尖略略探入蜜洞逗弄。她低低地呻吟着,蜜洞里不断涌出蜜汁,浸透了菊花蕾,一直流到床上。

    我在她的腰下垫了一只枕头,对她说:“这样会不那么痛。”然后再次抬起她的双腿分向两边,用濡湿的龟头上下摩擦她熔巖暗涌的灼热裂缝。

    显然她已情难自禁,腰身微耸,渴望但又不知如何迎合,青涩的模样令我怜惜不已,“宝贝,就让我做你的第一个男人吧!”我抓住她双臂,压住她双腿,对準那一翕一合的幽暗桃源,沉稳送入,只感觉蔔的一声,刺破了处女膜,直插入二分之一。“好痛——!啊——!”她一阵痉挛,掐住我的手臂,眼泪如同断了线。我立即俯下身抱紧她。

    不知道为什么,破瓜我也不是做一次两次了,这次的她却令我怦然心动,是因为她今夜神秘的奉献吗?还是源于一直以来我对她心智的讚赏?不过聪明女人我见得多了,喜欢,但始终保持距离,她们的聪明并不令人亲近,可谓狎而不昵。

    而她,我的阴茎仅仅插入她二分之一,却感觉已经插入她心里,一种心碎的凄美。

    “我要继续了哦。”

    她含泪点点头,“……你会爱我吗?……当我和你在一起时,只爱我。”

    我竟无语了。若在平时,必定巧舌如簧,糖衣炮弹狂轰滥炸一番。然而此刻,面对她,我竟无语。爱……还有爱吗?毕竟已习惯浪蕩的生活,见多了悲欢离合,无宴不散,在这几乎难以安身的年代,岂敢奢言爱?

    黑暗中我感觉到她,面对我的无语,惨然一笑。“来吧,干我吧,也许你真的会爱上我。”

    再不多废话,我心里一股急需宣洩的热潮,在血管中奔流,扑向下体。我将她阴道中胀痛的肉棒少少抽动几下,便挺枪尽根扎入她体内。“啊……”她一声惊呼,龟头已然顶在子宫口,我缓缓拔出,只留龟头在内,再次猛力插到底,如此大开大合百十下,她的阴道似乎已完全苏醒,肉壁层峦叠嶂,紧紧包裹住肉棒,与我暴起的血管摩擦生电,刺激着我征服她的欲望。

    疼痛渐去,她的呻吟声慢慢大了,我等她双腿完全放鬆,便六浅三深,慢尝细琢起来。小屄中淫水流泻,湿腻润滑,并且紧窄密合,我每抽插一下都发出如同泥地中拔胶靴般的声音。

    “你……好粗……我下面好胀……”她微哼到。

    “舒服吗?”

    “很奇怪的感觉……”

    看来要渐入佳境了,我也逐次增加了力道,肉棒一下一下,稳扎稳打,结结实实地穿刺小屄,阴囊击打她的会阴,混着淫水,啪啪作响。她不断耸起腰身迎合我,我知道她已经体会到快感,只可惜黑暗中什么都是模糊一团,算了,反正也很久没有这么浪漫过,仿佛回到初识性事的小时候,那时远没有现在这么大胆,印象中的每次射精都隐没于一片夜色。

    “喜欢吗?”我喘息着问她,鬆开双手握住她的双乳。

    “喜欢……”

    “说!老公我要你!”

    “老公……我要你……”她羞赧地把脸偏到一边,可是身体最深处的欲望已经被点燃,被佔有的渴望如何阻挡?我低下头吮吸她胸口两颗挺立的红樱桃,一边用指尖划着圈挑逗她的乳房,一边继续中速抽插,她开始只是唔唔囔囔地应合我的淫词浪调,后来自己也开始迭声呼唤。

    “老公!……老公!……不要停!……啊——不要停!……”

    我的热情也熊熊燃烧起来!肉棒在湿热肉壁的重重紧裹之下愈发膨大,龟头马眼处仿佛有一根极细的钢丝牵出,由阴茎、后腰连接至后脑,每研磨一次花心,就有一阵电流沿钢丝一路向上,迸发火花。她的小屄紧窄推却,又似有无穷无尽的柔韧绵力在吸引,温软而不可抗拒。

    女人不像男人,她们的性永远与爱有关吧?容纳男人的强悍于体内最深处,将一腔浓情蜜意奉献于无悔地被侵佔,仅仅为了表达爱。

    儘管彼时我尚未知情,她的爱,并非为了我。

    钢丝上再一次火花闪过,我知道自己快要射了,抓住她的髋骨,疯狂做活塞运动。胯下肉棒暴跳如奔雷,嘶吼着撞击着子宫口,花心微微张开,一下一下吮吸着龟头。

    “我要来了!”

    “啊!呵……不要停!来吧!来吧!我要你——啊……”

    剧烈地抽送数十下后,我的动作骤然停顿,突突搏动的肉棒狠插到底,龟头死死顶住花心,尽全力推送出一股又一股滚烫的浓精,直射入子宫……

    “啊——!”被我灼热的精浆兜头一浇,她也一声惊呼,竭力喘息着,紧紧扯住床单,子宫和阴道猛烈挛缩,同我一起到达巅峰。我只感觉灵魂刷地蹿出头顶,除了阴茎,浑身软绵绵的,漂浮在云朵中,好舒服,无法形容。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神来,温柔而热烈地从背后抱住她。在肉体的厮杀中,没来由的,我已对她情愫暗生。

    她抚摸着我的臂膀,轻轻说:“你会爱上我吗?”

    “我愿意试试。”我把疲软的阴茎放在她两股之间摩擦,淫水混合精液,从股沟间淌下,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微妙气息。

    那天晚上,我一共射了7次,并且是在她不愿口交助勃的情况下。很久没有这么疯狂过了,换句话说,也没人令我有心情这么疯狂地做爱,人都被抽空了,第二天整整在家睡了一天。之后的半个月,我们几乎每晚见面,试尽了所有姿势,床上,桌边,浴缸里,但她一不愿开灯,不愿出宾馆,且天不亮就离开,二不愿与我接吻,不愿为我口交。

    我始终不知道娃娃对我的态度。

    她似乎很爱我,在床上尽力满足我,容忍我一次又一次射入她温暖的子宫,但我从未看清过她的脸,她的表情,更别说她身体的任何部分。她的脸一直藏在阴影里,我每次看着那团阴影,总觉得其下掩藏道道泪痕,便愈发的疼爱她,缠绵过后总要抱紧她入眠。清晨醒来,却发现她已飘然离去,心中每每怅然。

    10月21日那天,她终于答应晚上来我家,仍是黑暗中,我得以播放一张我们都喜欢的萧邦,得以在悠扬的钢琴声中,与她在我的大床上交媾。事毕,我将她揽入怀,轻抚她冰凉微汗的背脊,好奇的问:“为什么不肯帮我吃啊?你都愿意让我插后面……”她默然不语,然而,我很快便弄清了这一切一切的答案,——门铃响了,我匆匆套上裤子,跑去开门。

    你永远猜不到,在打开门的一霎那,我看见了谁。

    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突然发紧梦或是幻觉,门外站着的,是刚刚还躺在我胸前的女人,娃娃。

    我一下子有点傻了,愣愣地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楼道昏黄的灯光下,我第一次看清她的脸,清秀可爱,一双大眼睛乌黑透亮,一头长髮,瘦削若弱柳扶风,眼波流转间,俨然一位江南闺秀。我明白了,这才是照片上那个娃娃。

    那么,屋子里是谁?

    页: 1 2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