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岳母家快乐的日子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今天是週五,本来说好的是我周日回岳母家的狂欢的日子,没想到,我刚进家,小姨子就来了。她来的目的我很清楚。

    我的小姨子德琴。德琴今年二十二岁,长得细腰丰臀,此时正两手扶着床,叉开双腿,翘着雪白的大屁股,我站在德琴的屁股后面,鸡巴从德琴的的屁股下面捅进去,在屁眼里进进出出。

    德琴兴奋地呻吟道:“姐夫,你的鸡巴真粗啊!每次操我都操得我好舒服。”一面说,一面不停地向后耸动屁股好让我的鸡巴插的更深。

    我双手从德琴的两侧胯骨绕过去,一只手抓捏着德琴的乳房,另一只手揪着德琴的穴毛,说:“怎么样,我的鸡巴粗吧?是不是比你男朋友的粗?操起来来是不是很舒服?”

    德琴仰着头,闭着眼,嘴里不断哼哼着说:“真粗,姐夫,真的,你的鸡巴就是特别粗,而且还长,每次操我都把我的屁眼塞得满满的,这可比我男朋友的的鸡巴好多了!”

    我一面向前挺动,一面说:“德琴,你的屁眼好紧啊!夹得我的鸡巴麻酥酥的。真得劲”

    德琴回答道:“那是因为姐夫的鸡巴太粗了,你再不射,我的屁眼真有点儿受不了!”一会工夫,我们都气喘嘘嘘了。我更加疯狂地操着德琴,说:“德琴,我快射出来了。”

    德琴也高声叫道:“我也不行了。”:我飞快地抽动着鸡巴,操屄时那特有的“咕叽、咕叽”的声音越来越响,我又抽插了几下,猛地全身一抖,鸡巴射了一股股的白浆,全部射在了德琴的屁眼里,德琴也哆嗦了几下,双腿一阵抖动,子宫深处流出了一些阴精。

    此时德琴再也站立不稳,向前面的床上趴去,我也跟着趴在德琴的背上,大鸡巴仍然插在德琴的屁眼里,二人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我的鸡巴已变小变软,从德琴的的屁眼里脱落出来,德琴的屁眼因充血变得肥大,充血虽然褪了一些,但仍呈紫红色。

    以德琴这个年龄来说,碧应该是闭合的,可是德琴的屁眼却是略略张开的,可能是我的鸡巴太粗的缘故,此时正从张开有小手指粗细的屁眼口向外流着白色的精液,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去。

    我把手伸过去,揉着德琴的丰乳,说:“德琴,你说晚上我操你姐的时候,鸡巴还能不能硬起来啊?”

    德琴回答道:“我看呀你的鸡巴肯定能硬起来,你的鸡巴又粗又大,我姐身体那么丰满,性情又那么骚,我要是男人,我都想操操她的屄。对啦!姐夫,你是喜欢操我呢,还是喜欢操我姐?”

    我忙说:“当然喜欢操你啦!你年轻,漂亮,身材又好,小屁眼又嫩又紧,我恨不得天天操你才好呢!”

    德琴说:“是啊,姐夫,我也喜欢你操我,可是我答应过妈妈,结婚的时候必须是处女,否则早让你操我的穴了,现在也只能让你操我屁眼啦!”

    我说:“那你怎么知道要操屁眼呢?”

    德琴说:“我看你和姐姐妈妈操穴操的很舒服,我也想和你们一起操,结果妈妈说我要想和你操的话,就只能让你操我屁眼。”

    我说:“怪不得呢,每次操你的时候,你姐和你妈总是不让我操你的穴,原来是这样啊。”

    德琴说:“姐夫,你想想看,咱们四个平时玩的时候,妈妈从来都不让你摸我的穴,只能给你看看,你现在知道了吧。上次你得痔疮的时候,妈妈怕你难受,就舔你的屁眼,后来妈妈才想到,你可以操我的屁眼呢!”

    德琴又说:“等我结婚了,我的穴和屁眼还有嘴巴就可以等着姐夫你来操啦!想操哪就操哪,多好啊”

    终于操完了德琴,我得再操操自己的老婆德芳。否则,姐妹俩因为操穴不均匀再打起来,我可受不了。

    因为刚操完德琴,我没什么力气了,我只好平躺在床上,德芳骑在我的身上,我们正採用69式互相舔着对方的阴部。

    德芳今年二十四岁,长得也挺美,就是微微胖一些,她双腿跪在我的脸上,包子似的阴部正对着我的嘴,我左手揉着德芳左侧的肥嫩雪白的屁股,右手玩弄着德芳浓密的穴毛,说’ “老婆,你的穴毛好像又多了。”德芳一边吸着我的鸡巴,一边说:“废什么话啊,连你操带德琴摸的,不长行吗!哎,你的鸡巴味道今天不对啊,是不是德琴来过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