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樱花绽开时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笑笑生

    小生我于三年多前,怀着满腔的国愁家恨,与同学们临行前“报南京大屠杀之雠”的盈耳祝福,我踏上了日本的土地,展开了三年的留学生活。刚来日本时,由于言语的不通所带来种种生活上的不便,心情寂寞自不待言,言语的不通也使我在结交当地异性时,动口动手,斯文扫地。我一度想过在此地韬光养晦,作一个循规蹈矩的留学生。事与愿违,我在日本的生活,在我考取当地大学的研究所后,有了戏剧性的变化。

    我自大学二年级,即有了第一次的性经验。血气方刚的我,岂有见好就收的道理,从此以后,我即在床上应接不暇,不曾中断过。来到日本的头一年,竟成了我性生活上的空白期。所幸,头一年忙于应考,对那档子的事,倒也无暇他顾。一旦考试完了,入学一事底定,心情宽裕之余,思想由大头回师龟头,便蠢蠢欲动起来。每每在街头上见到清纯美丽的日本女孩,肉棒辄欲破巢而出,窘态可掬。日本女子,除了拜明治唯新以来西化政策之赐,作风开放之外,日语特有的男女之别,使得女孩说话,莺声燕语,好不撩人。耳濡目染之余,便在心底立下一个志愿:“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找个日本女孩,『睡他娘一晚』(语出《二刻拍案惊奇》)!”这个志愿,是继我在小学三年级立志作总统以来的第二个志愿。‘94年的六月,春夏交接之际,当地的社区团体主办了一场以留学生为主体的国际交流园游会。台湾留学生也受邀举办了自己的摊位。我是台湾留学生摊位的负责人。台湾留学生摊位除了摆出了台湾小吃蚵仔麵线外,我也拿出我的拿手点心,作为摊位贩售品之一。那天,我们顶着太阳,在临时搭建的帐蓬中忙得不亦乐乎。当天来到园游会的日本居民,人数比我们想像要来得多。人群中,传来了一个悦耳的声音:“好可爱!这是谁作的蛋糕?”受着这声音的吸引,当时在低头整理摊位的我,不禁朝着声音的方向抬起头来。是个看上去二十出头的日本女孩,拿着一只小提包,一脸地不可思议,望着我作的蛋糕。同样在旁帮忙的留学生们,赶紧以日语七嘴八舌地向那女孩介绍起我来了:“KOUSAN!KOUSAN!(我的日文名)”“这是我们特别礼聘来的大厨师!”女孩端祥了我一眼,不禁微笑了起来:“我没想到居然是男生作的。”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那女孩再度把眼光移向了蛋糕。女孩穿着长裙,鹅蛋脸,笔直的乌髮与肩膀齐平,注视着蛋糕的双眼,显得大而亮。是个典型的日本女孩。她的右手轻轻地捻起一小块蛋糕,左手托着,不徐不急地将蛋糕送进了嘴里。微笑再度浮现在脸上。

    六月天,关东地区的阳光已蠢蠢欲动。我丢开了摊子的事,与女孩在树荫下聊了起来。平栉将惠,24岁,东京一所短期大学毕业。对于料理,她其实也是行家。我不断地以日语向她道:“献丑了!”我们互换了电话号码,约定明天开始互通电话,为的是“切磋手艺”。

    从那天以来,电话由一星期一次,而三天一次,到最后几乎是每天在通。话题由料理的作法,到无话不谈。我对她的了解,也逐渐地加深。她是个独生女,家境不错,在川崎市有几幢房子。父亲于今年被告知患了癌症,目前躺在医院的病房里。她与我的对话中,少不了对自己父亲病情的焦虑。

    “我们一同祷告吧!或许可将鬼门关前徘徊的令尊,呼唤回来。”在给她的信中,我如此地安慰着她。

    第一次约会,是九月的事。她由横滨的住处,到达约一百公里外我的学校附近。“你不来找我,我只好来找你了。”这是她下了长途巴士,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开着车,载着她便往附近超级市场去购物,只因我们前晚都已约好:今天要陪她下厨,看她表演。我们将买好的材料带回家后,便分工合作先将蔬菜清洗了一遍,接着便由她操刀,作下锅前的準备。

    她穿着围巾,刀法熟练而快速地在鉆板上切着。我看着她的背影,一边与她快乐地聊着天。“KOUSAN,中国料理的切法,可有什么不同?”她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回头问我。我手指着她手上的菜刀,笑着说:“起码刀子就不同。”说时,发现她左手的錶面上,沾上了菜屑。我伸手抹去,指尖顺势滑到她的手掌上。这一个举动,带来下半秒意外的沉默。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