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身的日子
  • 发布时间:2018-10-17 08:5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凡夫

    〔01〕

    单身的日子虽欠缺日日如常的温馨,但那些多姿多彩旧事,怎不令我回味无尽!

    我的职业是印刷,往日工作得很安详,早上九时开始就开工,下午五时收上,所以职业地点在港岛湾仔,而我的住宅在九龙,也绝无问题。

    自从我所工作的印刷公司承接了部份报纸工作,我的工作时间就改变了。

    现在,我每晚十时开始开工,直到第二大早上五时才收工。

    这一来,我首先就无法与父母同居了, 好独个儿在湾仔租了一个房间住宿,而吃的时间就改到秩序大乱,早上六时到荼楼吃的算是“消夜”,下午四时吃“早餐”,晚上九时半吃的一餐算是“晚餐”了!

    这样的改变还未算奇怪,最奇怪的则是每天早上六点钟“宵夜”后,也就一心想到女人可是在这个时间,所有出来做生意的女人还没有醒来,叫我这个王老五往那里去物色呢?

    我的同楼,女人很多,最近的莫如隔壁中间房的一双表姊妹,正像两朵盛开了的菊花,雅淡中又十分美丽。

    可惜她们非八点钟不起床,当她们开始了一天的生活,我即走进黑甜梦中而无法与她们相见,而晚间,除非我不外出吃饭而买饭盒回寓所吃,否则也无法见她们的一面,因为她们喜爱在外边吃饭,吃完才回来的。

    我自迁入那间寓所以来,至少也三个月了,但能够见到她们的次数,相信总数不超过十次,相熟的程度可想而知了。

    有一天,我照常在下午三时才起床,洗完了脸,穿好了衣服,正想外出吃东西,就在这时,有人来敲我的门了,

    我开门一看,正是邻房表姊妹中年纪轻些的敏梨。

    “有甚么贵干呢?”我礼貌地问道。

    “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来!”我愕然地道。

    “谢谢你。”她随我进了房中。

    “坐呀!”我手忙脚乱的拿睡衣抹抹椅子,请她坐下来。

    “马先生,你在印刷公司是不是永远地一样做夜间工作的呢?”她带住了善意的微笑向我问道。

    “不会永远的,大约还有两三个月我就可以申请同别人对调了的。”我笑着说道,有甚么指教呢?”

    “不敢当。”她露出了一排雪白的贝齿,继续向我问道:“那么,在这个雨季里,你可能长做夜班了?”

    “是的。”

    “那么,我们在晚上的时间向你租用房间就绝无困难了。”

    “甚么?租用我的房间?”我摸不着头脑。

    “是的,马先生。”敏梨继续说道:“我的表姊有一位亲戚陈君,他要向我们租房间,每晚出到五十元那样的高价,便到我们感到很有兴趣,所以不得不来向你请教下,希望能两全其美。”

    “有这么样的事情?”我感到很突然,问道:“他为甚么会出到这样高的价钱呢?有甚么理由呢?”

    “因为他住在半山区旭和大厦附近,去年雨灾,记忆犹新,今年听说若干巨石,险象环生,使他们夫妻一到下雨的日子,便徨徨然走避空袭警报一样,忙着找酒店居住,直到天晴才敢迁回家里的。”敏梨说道。

    是不是嫌酒店太贵而会想到租用你的房间呢?”我问道。

    “酒店太贵, 是原因之,而最大的原因则是现在已踏人旅游的旺季,酒店常常客满,除非提前预订,否则额满见遗。”敏梨说道。

    “原来如此。”

    “陈君他知道我们姊妹是住在沙田,可以随时回去的,因此要求我表姊帮帮忙,如遇到风雨大,他夫妇就来我此处居住,每天酬劳半百,教我们回沙田去。”

    “那看来是没有甚么问题的。”我很同意这位陈先生的建议。

    “老实说,表姊之 贴近沙田墟,交通尚便,而我家则要经过一条泥路,那太麻烦了,所以我本来不答应的。”

    “你可以住到表姊家的。”

    “后来,表姊想到了你的房间,就教我来同你商量,你一向是在早上六点钟才回到家里来的,那末可以到茶楼中喝喝茶,延迟到七点才回到家里睡觉也有可能,这样,我们就可以无须返回沙田,也有地方住宿了。”敏梨道。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