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陷俏伊人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5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施诗是一个充满性的疑惑的十六岁少女。

    她原先是出生于一个中产家庭,双亲是专业人士,从小就读于名女校,由幼稚园开始,成绩一向名列前矛,为老师们所爱戴。

    又因人漂亮、声甜美,所以逢表演比赛必成夺标热门,她的名字就像不停的川流,越传越远,还被冠上联校校花之美名。

    但人生变幻无常,这一切童话故事就在施诗十四岁那年消失得无影无纵。

    悲剧的发生是始于父母的离婚。

    在这次离婚的诉讼中,施诗得知父亲的禽兽行为,最后还因和未成年少女上床,而被判入狱,母亲更因为这次离婚的压力而病倒,最后终告不治。

    施诗并没有许多亲人,最后只得跟八十岁高龄的外婆相依为命,由于母亲没有太多的遗产余下,所以生活变得刻苦,但这一切都不及这次离婚所引起种种事对她的打击。

    自从母亲去世后,施诗便拒绝与父亲会面,而对自己的学业更置之不理,以任性的行为对待同学,校方多次劝告无效,于是在他十五岁那年被赶出校。

    现只得在私校继续升学,可惜至今她并末有对书本发生任何兴趣。

    自父亲的事件发生后,施诗突然对性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尤其对男人的那话儿充满奇妙的幻想,有时她曾偷偷搜猎花花小姐杂誌,细意慢慢欣赏那一条条粗壮的阳具,阳具越长,便看得越发心思思。

    遗憾的是在杂誌上的阳具并没有勃起,所以至今她并未有看过硬的阳具。

    她至现在也没有勇气偷尝禁果。

    有时她也想看看四级带来满足自己好奇心,可惜还没有门路。

    在就读的中学施诗认识了应雄,阿健和亚强三人,他们并不是与施诗读中五,而是中七的学生。

    由于他们一干人都是低材生,所以臭味相投,十分投契。

    三个月来的相处,应雄他们三位都向施诗展开热烈追求,施诗亦同时对三位发生等量的好感。

    男女谈情久了,亲蜜的举动免不了。

    由于施诗并末确定接受那一位,所以协定所有行动都是一致公平对待。

    根据协定,无论是接吻或肉体缠绵也一定要三位一同进行的,但最后防线施诗始终只坚持给予她所选择的。

    其实,施诗发觉自己也十分享用三位的挑逗,但他们一直都不拿自己的阳具给施诗看,施诗只有在亲热时用手隔着裤子摸索,希望有个实质的印象。

    施诗时常幻想把他们的阳具插入自己阴户。

    但无论如何,施诗只会在作出抉择前对三位点到即止,长久的挑逗,施诗发觉自己对性爱的潜在 求越来越大。

    今年考试期前有四天的连续假期,对于很多在职人仕可以说是恩物,但对于将考试的施诗和应雄等,只有考试越近越发无聊,整天只想找新鲜刺激。

    在这假期的最后一天,施诗和应雄等相约黄昏在海旁新填海的地方见面。

    这地方本来是用来建屋的,但由于怠行收紧按揭成数引至地产前景不明朗,所以计划暂时搁置。

    从海边往内陆看,最少六十码外才有些平房,但又由于生活的 要,那些居民早已迁出了香港生活。

    没有附近的居民和自身地上的街灯,于是入夜后这里便漆黑一片,其实这样地方也不会有人到访呢!

    应雄三位眼看施诗今天心情不佳,于是应雄便第一个拿出关心话:

    “今天又和外婆吵反了?”

    “多谢你们关心我!”有些激动的她,装出一个愉快的表情。

    阿健听了连忙在怀里抽出一根香烟燃点,跟着缓缓的道:“不如今天我们找些好新奇刺激的游戏玩吧!”

    施诗并没有作出反应,只是漫无目的向海望去。

    天仍是黄昏,红霞照在施诗的面上,令她显得更加美丽动人,而柔柔的海风迎面送来,令施诗的T恤也随风拍动,应雄三位细心一看,原来施诗是真空的。

    忽地一阵海浪拍岸,水花溅在施诗的衫上,令二颗乳头突现出来,施诗连忙取出纸巾把水迹抹出,当抹到心口的时候,敏感的乳头被挑逗得有点发硬,生理的自然反应,令施诗从樱唇吐出低微的呻吟声。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