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你和我做爱……
  • 发布时间:2018-10-17 20:54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 苦苓

    『痛吗?』

    『痛!』

    我放慢了速度,轻轻的进入她,有一点乾涩,甚至冰冷,但渐渐地有微微的暖意升上来,缓缓包围住了我,就像她此刻,被泪水包围的眼眶。

    我闭上眼,有一点陶醉,毕竟她是美如白玉的一名女子,但立即又警觉的睁开眼,房门是关着的,房里另外几张床都空的,窗户的百叶窗放了下来,有银白的月光间隙照在我们身上,照在她的脸上,泪水己越过脸颊,正犹豫不决的逗留着……

    月光在她的泪珠上一闪,我悚然一惊!好像有什么闪光在瞳孔中掠过,茫然四顾,房中没有任何灯光,走廊上的日光澄仍然一片死白,屋内只有停电照明灯的小绿灯微微的亮着,像一只不动的萤火虫。

    她的手指稍微用力,攫进了我手臂上的肌肉,我稍稍加快速度,她的眉心慢慢舒展开来,如电视慢镜里慢慢开放的花朵--其实她整个人就是一朵花,一朵脆弱、易碎的小白花。

    我闭上眼,看见花落满地的画面,那是令人伤感,甚至绝望的画面,如果知道这花明年不会再开的话。

    此刻躺在我身体底下的,是一名脖子以以下完全瘫痪的女子。

    他们送她到医院时我真的吃了一惊,作为一名实习医生,我不会为了急诊室的仓皇忙乱而惊吓,更不怕见病人流血扭曲的肢体,而是她实在太美了!美得不太像这个世间的女子。

    雪白的肌肤,让人怀疑她身上永远是冰点;姣好的容貌,让人偏心的认为不该是她进医院;更奇特的是那种神仙的气质,好像从来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我起先还怀疑有人恶作剧,送了蜡像馆里极其逼真传神的一个塑像进来。

    然而离塑像也不远了,重大车祸,她的小Corsa成了一堆废铁,而她因颈椎严重受损,脖子以下完全,很可能永远不会动了,我在她的病历卡上看到︰一九八○年生,还未满二十岁,上天就剥夺了她这一生欢笑奔跃的权利。

    我躲在休息室里练了几百遍︰

    『对不起,我们己经尽力了。』

    『令嫒在相当一段的长时间内,可能行动不是很方便。』

    『也不一定没有希望复原,这……很难讲。』

    确实很难讲,尤其在我发现她根本没有家属之后。

    虽然早就知道有『孤儿』这个名字,我还是很难相信一个人在世上会什么亲人也没有,难道这就是她这么『冷』的原因。

    『告诉我实话。』

    『一个字也不要骗我。』

    『我是不是……再也不能动了?』

    果然冷得可以,简直就像审讯犯人般的盘问我,我压抑着微微的愠怒照实回答,连一些安慰的场面话也不说。

    『当然可以做复健,但希望不大,像那个超人李维什么的,最好就是那样而己了。』

    我扶扶靠在墙边,另一名病患用的轮椅,她别过头去,紧咬着下唇,雪白的脸上泛出微微的青色,看得我心中又是不忍。

    『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她这么说的确令我惊讶,而且喜出望外,据护士说她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即使疼痛难当,忍了一头汗水她也不肯开口求援,甚至大小便也是如此,这种状况的病人一般总是成天哀叫或抱怨,或为了孤寂与恐惧而要这要那,只有她始终如一尊寂静的雕像。

    『有时候看她躺在那里,简直就像大理石做的。』和我一样是新来的小护士说,吐吐舌头。

    我回头看病床上的她,丝毫不为所动。

    『都没有人来看她吗?朋友?』

    『有啊!几个女的,来了也不说话,默默相对许久,然后深深看她一眼,就走了,那种气氛……她哭还惨!』

    我因而更加怜惜她,对她和颜悦色,加倍关怀,虽然能做的有限,她冰冷的面孔也没有改变,但至少有一天早上我走到她的床边时,她灰黯的眼神中亮起了一点点光。

    她的声音微弱,所以我低身附耳过去。

    『请你和我做爱。』

    『哈啾!』我狠狠打了一个大喷嚏,病房里其他的病人和家属都看了过来,看见一个仓皇逃离的实习医师。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