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荆玫
  • 发布时间:2018-11-02 14:35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作者:一厢情愿

    不夜城是着名的销金窝,在这繁华都会的中心地带,华丽壮观的高厦林立,而在其中一幢大厦,里面有一个秘密会所,会所里面其中一间贵宾房,一个容貌秀丽,身段妸娜的女郎,正赤裸裸和一个壮硕的汉子,进行一场血脉沸腾的亲密交合。

    这名女郎叫荆玫,她是这个秘密会所最受欢迎的美女。这个会所是供那些有钱有地位的人士玩乐的,美酒佳餚不缺,但会所最大卖点还是美女,千娇百媚,千依百顺,为客人提供最贴身的享受。

    而荆玫,更是会所美女中最受客人青睐的。长长的秀发,鹅蛋脸儿,标緻的五官,尤其是丰满的红唇,还有柔情似水的目光,彷彿蕴藏千言万语,身段也是玲珑浮凸,皮肤柔滑白哲。

    或许有比荆玫更美丽,身材更惹火的女人,但荆玫独特的气质,那种秀雅,温柔而略带羞涩,却毫不造作,没有一点风尘味,会所其他女人纵是刻意模仿也做不到。客人对荆玫这种气质更是趋之若骛,男人总是犯贱,家中有老婆不爱,出去嫖却又喜欢玩良家妇女型的女人。

    当然,荆玫在床上服侍客人的本领,才是她令人一试难忘的原因。就像现在,她每一个吻,每一下爱抚,每一下襬动,诱惑但从不过火,都令男人感受极至的温柔和快感。荆玫总能够洞悉客人的需要,以不同的技巧和姿势,令他们获得最大的满足。

    今次这个客人体力拔群,和荆玫大战了近五小时,都快天亮了,仍是不眠不休地肏弄着荆玫;但荆玫也毫无倦意,温柔而从容地迎合着客人狂野的进犯,而且似乎游刃有余,雪白的乳房,腰臀轻快地扭动,磨擦着男人雄壮的身躯,两片樱唇热情地不住亲吻男人的头面肩膀。

    终于客人被荆玫的媚态,还有愈收愈紧的秘道征服了,一声低吼,将子孙精华尽情射入荆玫体内,维持足足半分钟有多;荆玫双手双脚也紧紧扣住了男人,娇躯一阵颤动,红唇发出高亢的娇鸣,迎来今晚不知第几回的高潮……精疲力尽,心满意足的客人伏在荆玫身上,喘着气说:“荆玫,你真是极品,真是一个好女人!

    “我才不是什么好女人,要你花大钱,我是个坏女人才对。荆玫抚摸着男人浓密的胸毛轻声说。

    “或许你真的很坏,你每一个姿态都引死人,尤其在床上……你又漂亮又温柔,身材又好,小穴又吸得我很舒服,还有这里……客人抚摸着荆玫的耻丘,说道:“弄成这个样子很特别,但也很诱人,我一看就硬起来了。

    荆玫柔声道:“真的吗?老实说,一开始我觉得羞死人了,但我们老闆,还有你们个个都说我这样很好看,看了就感觉很刺激,很想……很想干我,听着听着,连我都……都觉得兴奋了。

    “说得对!一提到这个,我那话儿又硬起来了,可惜我在外国有个会要开,现在非走不可,否则一定再来一次。

    “生意要紧,你快点起来吧,还说是早机呢,别耽误了。荆玫不理自己一丝不挂,香汗淋漓,却拿起毛巾替客人抹身洗脸,再帮他穿好衣服,梳理头发,细心体贴,真像一个温柔贤淑的妻子服侍丈夫。客人临走开门时,荆玫还抱了他一下,送上一个香吻:“欢迎您下次再来。

    “荆玫,你会是一个好妻子,我家那头母老虎有你一半好……不,有你三分之一好,我也够满足了。客人留了这几句话,笑着走了。荆玫微笑着向他挥手,直到他走远了才关上了门,转身走向一块全身镜,端详着镜中的自己,尤其是下身那重要的部位。

    她低声自言自语:“好妻子?我才不是。我根本没有做好妻子的资格,我做妻子只会害人……她对镜中的自己露出笑容,但这笑容充满了冷酷,嘲讽之意!

    其实,荆玫娇美雪白的胴体,下半身的秘部曾被“改造,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卖点,令男人疯狂,慾望昇至最高。而这一个卖点,却又和荆玫坎坷的命运息息相关……

    第一章

    两年多前,荆玫原是一位全职主妇,她当时的名字叫丽玫,她的本名。和丈夫结婚三年,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他们住在私人屋邨一个约五百呎的单位。丈夫阿诚有一份稳定的文职工作,但房子每月的供款都将他薪金耗去一大半。

    虽然生活不算丰裕,这家人还是幸福的,年轻的夫妇对未来满怀希望,而可爱的小女儿也为他们增添爱和乐趣。直到那一天……

    丽玫第一次和旧同学去打麻雀,很快她就沉迷这玩意儿,有时带女儿去朋友家“竹战,女儿哭喊也无暇理会。更甚者她还跟着损友去麻雀舘和地下赌场玩乐,初时手风顺赢了不少,贪胜不知输,之后愈赌愈大,愈输愈多,丽玫才醒觉起来,但这时候已经太迟了,已把家里大半的积蓄输掉,而输钱时向人借了钱,导致被人上门追债。

    “太太,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该不会以为跪地求饶就能了事吧。

    “对不起,两位大哥……现在我实在没钱剩下,求你们再宽限几天,让我筹钱再还给你们……

    “住口!你当我们是白痴?你现在还利息都这么多钱,你那里筹到钱?还不是想逃跑?好好好,你想宽限几天,我就给你一个法子。你今天给我两兄弟干一炮,就当还了利息,三日之后我们才再来……

    丽玫听到呆了。这两个男人二三天就来一次,向她讨债。她连预备给女儿供书教学的基金,都拿来还利息,而她向朋友借了好几次钱,朋友都怕了不再借了。家丑不外传,她又不敢让邻居知道,每次都是把男人招入屋中再谈。现在这两个壮汉近在面前,提出要“钱债肉偿,她竟不知如何拒绝了。

    再几次的哀求,换来只是更兇狠的喝骂和斥责。在大汉以淋红漆,贴大字报恐吓之下,丽玫屈服了。

    她含着泪,红着脸,将连身裙的纽逐颗逐颗解开,直到裙身鬆脱下来,再颤抖着解开乳罩,褪下内裤,让所有衣物落到她的脚下。

    那两个大汉看着丽玫的身体,眼睛突了,口水也差点流出来。在宽鬆的连身裙之内,竟然有如此诱人的胴体,雪白的肌肤,挺耸的乳房,纤幼的腰肢,丰满的臀部,修长的双腿,加上秀丽的容貌,楚楚可怜的神情,简直是引人犯罪的尤物!

    两个流氓色心一起,也就不再客气,把丽玫推倒在沙发上,一个狂乱地吻着她的俏脸,耳颈和乳房;另一个舔舐着她的大腿,粗暴地将它们打开,将手指插入丽玫那个最隐私的部位,那个只让丈夫看过,开启过的秘道……

    “啊!痛……不要太大力……不要吵醒孩子……

    “呵呵,说什么不要,才插了几下就湿了,你的小穴又紧又多水啊!倒是你爽的时候不要叫得太大声了。

    流氓的调侃让丽玫羞得无地自容。她不明白在这种屈辱之下,自己的身体反而更敏感了,乳房被吸吮着,秘穴被抠弄着,才几下就感到一阵阵酥麻,秘部也湿润了。两个大汉不约而同把裤子除下,露出丑陋的阳具,一个不由分说把肉棒塞入丽玫口中;另一个把丽玫的两条大腿架在肩上,下半身向前一挺,肉棒就插入丽玫的秘道中。

    “呜呜……不要……呜呜,嗯哼……大鸡巴的臭味几乎要令丽玫窒息了,就算和丈夫那个时也未试过口交。

    “不要偷懒,婆娘!用舌头舐,嘴要用力吸!那流氓一边“训练丽玫的口技,一边也不忘揉搓她雪白饱满的双峰,两粒嫣红的乳头在手指的挑拨下也愈发胀大,挺立了。另一个流氓抱着丽玫的大腿,时快时慢地抽插,忍不住呻吟起来:“哈……瞧你不出,原来这么淫蕩……哈啊……你那里吸得我愈来愈紧,快高潮了吧……哈……哈……

    “这就是我?明明被羞辱,被强姦,为什么觉得刺激?为什么觉得兴奋?心里一边想着逃跑,一边却渴望身体继续被玩弄……这两种想法在脑内交战,丽玫感觉自己快要发疯了。可是肉体却是另一种反应,腰臀不自觉地扭动挺起,想男根更深入的肏弄;红唇也是无意识地爱抚着另一根肉棒,在流氓的指导下舌头愈来愈灵活地舐弄,吸吮也是愈来愈卖力……

    “来了……射了!“我也到了……噢噢!终于男人们的快感到了顶点,吼叫着射出精液,一个深深地射入丽玫体内,丽玫在这刺激下身子一阵僵直,纤腰挺起,迎接和丈夫之外男人性交的第一个高潮;另一个男人从丽玫口中抽出肉棒,向着她一阵乱射,丽玫的头发和俏脸给男人的浊液射得一片狼藉。

    当丽玫还在沉醉高潮余韵时,其中一个男人突然拿起手机,对丽玫的裸体连连按掣,“?嚓,?嚓拍了十几张照片。不用说,这是在丽玫身上再加一道枷锁。

    “听好了,婆娘!三日之后我们再来,到时你最好还到钱,否则就先脱光衣服,等着再服待我们兄弟吧!哈哈!流氓完事后穿回衣服,留下这几句话就走了。

    丽玫回过神来,第一件事冲入房中看女儿,幸好小女孩仍然酣睡未醒。她这才放鬆下来,一边哭着一边用花洒沖身。看见自己脸上,双腿流下的精液,丽玫心中悔恨不已,因为嗜赌她耗尽了积蓄;因为嗜赌她失身于流氓,背叛了丈夫!

    这件事丽玫还瞒着丈夫。丈夫下班回家,她还得装作没事人,继续扮演温柔贤淑的好妻子。听着丈夫吃晚饭时侃侃而谈,讨论着未来光明的愿景:自己会升职加薪,更快地供完这房子,女儿再大一点就可以入预备班,幻想她穿校服的可爱样子,将来还会多生一个孩子,最好是男孩,合成一个“好字……

    每听一句,丽玫的心就下沉一分,听到再生一个孩子时,她更感到一阵心痛,眼泪几乎夺眶而出。我们还有未来吗?我的贪婪,愚昧毁灭了我们的未来了,过了三天,那班凶神恶煞又会再来,我的未来又会变成怎样?

    “丽玫,你有在听吗?你的脸色不大好。

    “哦?……我没有事。只是想着我们的小公主还没戒尿片,心里有点烦恼……

    说不出口。丈夫兴緻勃勃,丽玫虽然想说出真相,却不忍开口,她怕丈夫知道她赌掉大家辛苦储来的血汗钱,更怕丈夫知道她被流氓姦污的秘密,事情一被揭穿,丈夫会恨她一世,夫妻情,还有这个家真的完了。

    丽玫知道这三日间不会筹到多少钱,而且被拍了裸照,自己无法逃走,再说她也不能抛下丈夫和女儿。因此她心里作了决定,以自己肉体去满足那些流氓,当是还了利息,避免他们的骚扰升级。但本金方面还是没有法子清还,只能有一日捱一日了。

    第二章

    第三日早上,丽玫将女儿送到祖父家暂住,再一个回到家中,吃点东西再去洗澡,然后穿了一件浴袍,内里当然真空。她想稍后就会被淫辱,穿太多的衣服也是无谓。虽然有了心理準备,但随着时间逼近,她的一颗心也不禁怦怦乱跳。

    铃声终于响了。丽玫身子一震,然后深呼吸,再深呼吸,才站起身行去开门。一开之下吃了一惊,眼前两个男人不是上次那两个,更高,更壮,更兇残。其中一个大汉沉声说:“来讨债的,快开门。丽玫不敢违抗,乖乖地打开铁闸,让两人入内。

    “为什么……是你们……不是之前那两位……

    “他们去另一家追债了。废话少说,拿钱来!

    “对不起,钱还没筹好,我只有……只有……

    “我知道了。听他们说过,你会钱债肉偿是不是?那么快脱掉浴袍开始吧!他们讚你身材好又够骚,让我们爽一下吧。两个男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左颊有两道刀疤的发施号令。另一个男人眇了右目,面上露出淫笑,像等着看好戏。

    丽玫知道逃不掉了,一咬牙拉脱了浴袍的腰带。浴袍像两扇门,一左一右地慢慢打开,丽玫丰丽的胴体又一次展露在丈夫以外的陌生男人之前。两个男人呆呆地望着她,好半天才开口讚叹:“哇!皮肤又白又滑!“奶子又大又圆,简直是『波涛凶涌』,『人间胸器』!“腰细奶子大,还有下面那『鲍鱼』,好鲜嫩的样子,连阴毛都长得这么好看!

    两个流氓愈说愈下流,还开始动手抚摸丽玫的裸体,唇舌也在她敏感的地带流连。

    “独眼男轻吻丽玫的耳珠,然后吻到粉颈,再时重时轻地吸吮她粉嫩的乳头,偶尔又轻轻咬齧一两下;“刀疤男集中攻击丽玫的下半身,他轻舐她的脐眼,同时双手绕到后面,搓揉着她的粉臀,嘴唇慢慢向下进发,轻轻吹动眼前整齐美观的黑森林,最后拨开两片秘唇,舌尖一下一下挑逗当中那颗红宝石……

    “啊……不要……那种感觉又来了……不,还要强烈……好羞耻……但是很舒服……

    真的好舒服……“丽玫仰起了头,不由自主地娇喘着,身子不住颤抖扭动。和上次两个男人不同,独眼“和刀疤“显然是欢场老手,他们好整以暇,毫不急进,只以熟练巧妙的爱抚逐步挑起丽玫的情慾。

    “这淫妇!很饥渴的样子,很久没被男人碰过吗?

    “我说是刚刚相反,这婆娘应该是给之前兄弟搞上瘾了。

    两个流氓一边说笑着,一边加强爱抚的力道。“独眼站在丽玫身后,剥掉她的浴袍,右手滑入她臀部中间,指头刺激那秘密的菊蕾,左手把丽玫的俏面往右扭,大嘴巴毫不客气地吻上那樱唇,长舌更侵入丽玫口腔乱窜乱舐;“刀疤左手姆指食指撑开丽玫美丽的花瓣,舌头往那黏膜不断翻动,右手食指中指插入秘穴之中,反覆抽插,而且慢慢加快了速度。

    “不行了……我快要来了……快发狂了……丽玫好不容易挣脱“独眼唇舌的纠缠,两人唇间还留着一丝唾液相连,但随着“刀疤双指在腿间抽插愈来愈快,丽玫的红唇也说不话来,只有急促的喘气和无意识的呻吟……

    “啊……住手……不要……啊呀……唔唔……求求你……我快要……啊啊啊…噢噢!

    一连串高亢的娇呼,纤腰一阵阵的痉挛扭动,丽玫的阴道紧紧夹着男人的手指,翻着白眼失去知觉,在两个流氓夹击之下,她毫无抗拒之力,她高潮了。

    “哈哈,这女人果然够淫蕩,前戏已经骚到这样子,还未到正场呢!“刀疤淫笑地说。

    “接下来到你服务时间了,小淫妇!“独眼拉着还是失魂落魄的丽玫,和“刀疤一人一边,把丽玫拖入睡房里,开始另一场淫戏……

    夕阳西斜,余光从窗口照入睡房中。丽玫悠悠醒转,发觉自己赤裸裸躺在床上,刀疤和独眼已经离开了。

    再看看自己身体,满是汗渍,精班,全身上下还有数不清的吻痕,咬痕。两腿之间湿淋琳地,满是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把粉红色的床单都玷污了。她挣扎着起身,摇摇晃晃地行入浴室沖身。在清水的喷洒下,丽玫渐渐清醒,也想起之前一幕幕的淫戏……

    *** *** *** *** ***

    丽玫被拖入睡房,流氓们先逼她跪在床上,然后脱了衣服,露出壮硕的身躯,要丽玫帮他们口交。虽然十万个不愿意,丽玫也不敢拒绝,委委屈屈地拿起两根已勃起的肉棒。

    不过刀疤和独眼的阳具比之前男人的长大得多,怕没有十六七吋长。有过上次口交的经验,她已懂得基本的吞吐和舔舐技巧,但要含着这种大肉棒,实在十分吃力。

    “快动手套弄,别磨磨蹭蹭的!“蠢货,洩了还未清醒过来?深呼吸,张大口才能吞下去啊!“两条轮流舐,手要向下弄,抚摸我们的蛋蛋……“对了,就这样舐上去,舐我的马眼……不错,有进步……

    在刀疤和独眼的斥责和指点下,丽玫的口技渐入佳境,连她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竟可以把那么粗长,那么狰狞的男根完全纳入口中,舌头还绕着它灵活打转;帮流氓打飞机的手艺也愈来愈熟练,在他们训练之下,不只是简单的套弄,十根手指也如弹钢琴一样上下跳动,爱抚刺激男人们的阴茎和阴囊。丽玫也逐渐投入,忘记了自己正被污辱,忘记了羞耻,卖力地取悦眼前的男人,直至刀疤说了一句:“好,停下来!

    两个流氓把肉棒抽了出来。独眼蹲下身子,对丽玫说:“瞧你不出,真是如假包换的骚货!你自己也乐在其中吧!“才不是!是你们逼我口……口交的,我哪里高兴了?丽攻忙不迭地否认。

    独眼淫笑着:“骚货,看看你自己下面。丽玫低头一看,吓了一跳,原来下体已经不自觉湿了,淫水还滴落床单,成了一滩水渍。她心头一片茫然:“怎么会这样?之前还可以说是他们强逼我高潮,可现在我只是替他们口交,他们一下都没摸过我,为什么我会自己湿了?难道真如他所说,我真是一个骚……骚……

    不容丽玫多想,刀疤和独眼要开始“正场了。他们要丽玫趴在床上,打算一前一后干她。

    丽玫抗拒不从,她以前的性交都是男上女下,要像狗一样四脚爬爬被人强姦,实在太羞耻了。

    独眼左右拉弓,给丽玫两下耳光:“还装什么?湿成这个样子,还想立贞节牌坊?你天生就是淫妇,就是要给男人玩,给男人肏的!

    独眼的掌掴加上辱骂,教丽玫呆住了。她默默滴着泪,趴在床上,听由流氓处置。“天生就是淫妇!淫妇!这句话在她耳中,脑海中不断迴蕩。她最后一丝矜持瓦解了,她完全投降了。刀疤打铁趁热,站在丽玫后面,双手按住她的柳腰,丑恶的大肉棒抵在翘臀下面的阴户,一寸一寸压了入去。

    “啊……“……不要……啊嗯……一男一女同时发出叹息声。刀疤发觉丽玫的阴道十分紧緻,愈是深入愈是收紧,阴部就像有千百条蔓藤纒着肉棒,感觉异常强烈的舒爽。“小淫妇,刚才用手指插你已经感觉到了,你的小穴吸得好紧,想不到真正干你时你更咬着我不放,你身怀名穴,不让男人享受可是暴敛天物啊!哈哈……

    丽玫却是另一种感受,被这种巨根攻佔首先只感到害怕,但当龟头擦过阴核,再进入阴道时,明显感觉一阵电流窜过,之后便是一阵阵酥麻,肉棒逐步深入,摩擦带来的酥麻愈加强烈。她忍不住呻吟起来,臀部也不自觉挺起,渴求肉棒插得更深入。

    终于肉棒完全插入丽玫体内,她嚐到一种被完全填满的充实感,然后肉棒慢慢抽出,丽玫感到酥痒之余还有一阵空虚感,只想肉棒再度进入,美臀又不自禁扭动几下。独眼哈哈大笑:“小淫妇!明白了吧?你根本就是淫蕩,根本就想给男人干!

    刀疤也笑道:“从没见过这样敏感的体质,小穴水又多吸得又紧。骚货,准备好了吗?我又插入来了!说着开始了抽插,或三浅一深,或九浅一深,丽玫的喘息声渐渐转急,忍不住放浪地娇吟起来。独眼看着也兴奋起来,坐在床头,把胀硬的大肉棒送入丽玫的朱唇之中。

    “呜呜……啊……放弃抵抗的丽玫含着肉棒,又开始了吸舐的活动。闻到男人胯间强烈的体臭,感到口中男人性器的强壮兇猛,还有下体被另一条巨根抽插挖掘,丽玫深感耻辱之余,心中竟有一丝丝陶醉和满足感在滋长,那是来自从远古以来,雌性渴求被雄性徵服,满足的慾望。

    丽玫一面热情的舔舐,吸吮面前的阳具,一面扭着腰挺着臀,迎接从后而来的进犯,就像一只摇头摆尾的母犬。“啊……我要堕落了……真的变成淫妇了……真下贱,不过真的很舒服,太舒服了……啊啊啊!丽玫的娇躯突然一阵僵硬,然后优美的腰肢连续几下痉挛,樱唇吐出前面的巨根,发出高吭的娇鸣!这一次肉交不过进行了七八分钟,丽玫又登上极乐的顶峰!

    “这骚货……真是骚得厉害,小穴比之前更紧了……忍不住了……丽玫的秘部的吸力大得异常,好像要把男人的子孙根完全吃下去似的,刀疤勉强再抽送几下,精关再也守不住,一声吼叫,蕴藏的精液随着一下下抽搐,深深地射入丽玫子宫之中;前面独眼看着也禁不住兴奋,拿起肉棒向丽玫头部一阵狂射!丽玫神智迷糊,也不懂闪避,任由俏丽的粉脸给流氓浓浊的体液玷污……

    “这骚货真是极品,不到十分钟就让我洩了,这么多年还真没试过!刀疤心有不甘地说。

    独眼也道:“她的口技也厉害得很,那个吞吐快得像装了马达,真是天材,只不过教了几句她就自己开窍似的……你说,她这种资质难得一见,老闆会不会用得着她?

    刀疤沉吟了一下,说道:“可能她真可以帮到老闆,晚上回去跟他老人家说一下吧……

    好了,才完了第一回合,我想你也不会就此收手吧?“独眼笑道:这个自然,刚才我们只是一时大意。今回我和你交换位置,我肏她的小穴,你去干她小嘴,不会再轻易让她过关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