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欲妻如肉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淫之初

    下午的公司十分沉闷,我伸了一下腰活动着有点酸麻的肩膀,办公室里十分安静,几个下属都出去跑业务,只有我的秘书兼业务的叶敏正和别的部门的女孩聊天,我一向对下属管理很鬆,只要业务完成,其它全好说。

    不过此时我的眼睛只能停留在叶敏的小小丝袜脚上,她的办公桌侧对着我,正好可以看见她坐着的姿态,叶敏的上身半趴在办公桌上,和那个女孩正窃窃私语,暗橙色的短裙包着的腿上浅灰色的薄透明丝袜,看样子该是连裤的丝袜。

    脚上是一双黑色的拖式高跟凉鞋,其中一只正挂在她的脚尖上来回晃动,几下来回凉鞋终于离开了她的丝袜脚尖,看来她俩聊得正欢没有在意到鞋,只是轻轻的动了动脚趾,叶敏的丝袜脚很小也很瘦,正是我喜欢的类型,虽然这种场面我经常可以看到,我还是感觉下身有些发硬。

    我打开计算机网页浏览,输入了我的信箱和密码,当然是我的隐私信箱了,里面有一封来信,却不是我的俱乐部来的信,里面有附件,应该是图片。

    我下载并打开一看,是一个女人的背后照,她一条腿跪在椅子上,一条腿站在地上,上身向前倾的很厉害以至看不到,两手反绑在背后,黑色的西装套裙半撩起来,肉色的丝袜和内裤都被拉到小腿,淫穴和屁股正好被裙子挡住。跪在椅子上的那条腿没有穿鞋,应该是掉了吧,因为我看到站在地上的脚上穿着一只黑色的高跟鞋。

    她的丝袜脚倒是很美,比叶敏的看起来要有质感,几乎比得上我老婆的丝袜脚,不知道有没有我老婆的丝袜脚的肉感,我几次做爱的时候用她的脚夹弄鸡巴最后都是一泻涂地。

    我观赏了一阵,又不禁有些奇怪,究竟是谁给我发图呢?应该是俱乐部的成员,因为这个信箱是我专门和俱乐部联繫用的,至于我为什么加入俱乐部,而这个俱乐部又是什么样的俱乐部呢?这就要从以前说起。

    我和妻子林颖是同一家公司,一起加入不久就在一起了,刚在一起时难免缠绵过多,一时大意就有了结果,到我们留意到的时候已经无法解决,只好结婚,好在我和老婆的感情已经稳定,也算顺理成章了,而且因祸得福的住进了公司第一批供房,两室一厅,两人事业也渐渐顺利。如今我儿子小智已经上初二了,妻子林颖现在已经是我们公司的财务副主任,一切可说顺风顺水。

    只是我和老婆的生活有了些变化,由于公司扩大,她的工作也多了起来,还要常常去外地分公司划账,搞得我常常慾火难洩,只好在网络里寻找刺激,无非是一些情色小说图片之类,有机会和老婆做爱的时候幻想着其中一些情节加大刺激。

    老婆也知道我的困苦,尽量和我多些机会,而且买了很多性感的内衣裤丝袜之类,每次做的时候都穿上我喜欢的丝袜和内衣,别看我老婆今年34岁了,由于生孩子很早,身材恢复得极好,她又偏瘦,只是乳房和屁股比原来大了些,岂不是更好嘛!

    小智长大了,老婆和我的机会就更少了,我只好自己手淫解决问题,偶然的一次机会,我接触到了妻子之外的女人的丝袜。

    (二)性本淫

    妻子林影要去外地出差,儿子小智也在放暑假,老婆索性带着儿子一起去,顺便带儿子出去玩玩,只剩我一个人在家。

    两天下来房子里已经乱得不行,想想老婆离回来还早着呢,我灵机一动,打通了家政服务的电话,预约了一个钟点工,让她来帮我收拾房间,更没有什么要求,只要动作快就行了。

    动作真是很快,不到十分钟就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站着一个女人,大概应该比我老婆大几岁的样子吧,不过穿着不像是做清扫的。

    她自我介绍了一下,还真是来帮我的,可是穿裙子也不方便打扫啊!说话间她拿出一套挺旧的运动服和鞋,準备好的,我带她到我儿子的房间,让她关上门换了衣服。

    聊了几句,原来是刚下岗的女工,就比我老婆大两岁,样子也算过得去,出去做的话该可以保证温饱了吧,当然是卖肉。

    她动手到很快,一看就是惯了家务,她说她老公也下岗了,现在帮人开出租车呢。我应付了几句,就溜到儿子的房间上网了。

    有陌生人在家,我不敢打开情色图片,看了一会小说,一眼瞥见她换下的衣服迭在沙发上,旁边还有一团丝袜,我一阵莫名的激动。

    经过几回思想斗争,我还是拿起了那团丝袜,是两只中筒丝袜,袜尖已经有些发黄。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老婆之外的女人的丝袜,轻轻闻了一下,不知道什么味道,下身的鸡巴已经暴挺,急需发洩,不过此时的我远没有强姦的勇气,只是知道这双丝袜能帮我洩洩慾火。

    我看见女工已把客厅收拾得差不多了,就站起来装作打电话的样子,告诉她我有急事要出门,她倒是明白,极快的速度进房间换了衣服,我给了她五十元,比预先的报酬多了,她很高兴得走了,还留了电话,应该是太急的缘故,根本没发现丝袜没有了。

    我关上门,长抒了一口气,总算得手了。我又开计算机,打开情色图片,把一只丝袜套在挺起的鸡巴上,慢慢的上下套弄,有些发硬袜尖刺激着我的龟头,我使劲闻着另一只丝袜,十几下套弄就一射而出,精液也很浓,我又撸了几下,把丝袜上射满了精液。

    真是很少有的痛快,仔细回想着刚才那女工的体型,该是丰满型,没看清她的脚长什么样子。剩下的一只丝袜,晚上就被我爽掉了,我恋恋不捨的把射满精液的丝袜扔进垃圾箱。

    有了这次经历,我彻底落入了迷恋丝袜脚的癖好,老婆的丝袜虽然性感,却不能带来很强的快感,我需要不同女人的丝袜刺激,想去朋友家偷两只友妻的丝袜,基本上难以到手,只能过过眼瘾。

    老婆后天就和儿子回来了,我一狠心,又打通了电话,直接让那个女工来帮我收拾房间,不过我做好了準备,和朋友借了摄录机,用盒子隐藏好,偷拍女工换衣服的样子。

    女工还是和上次一样很快就来了,仍然带了换的衣服,我却注意到她没穿丝袜,大感洩气,不知道是不是上次丝袜丢了造成的,好在还有她换衣服的偷拍。

    几分钟女工就换好了衣服,开始打扫,仍然和我边聊边收拾,我依然只让她收拾完客厅,她也乐得轻鬆,走的时候她问下次需要什么时候,我只想说下次你一定要穿丝袜。

    插接好摄录机,电视上放出刚才女工换衣服的画面,我有些激动,女工一上来就脱了衬衣,白色的胸罩,裹着的乳房真是很大,接着又脱了裤子,居然是四角的内裤,一点也不性感,比我妻子的差远了,真是失败,只有一对大乳房看得过。我又看了几遍,失望极了。

    妻子和儿子回来了,小智玩得很开心,老婆的工作也很顺利,我就很郁闷,老婆对我说她的表舅要从国外来看我们,应该就是最近吧!

    (三)淫相近

    我特地请假到机场接妻子的表舅,隐约记得结婚时表舅可能来过,不过样子真是记不清了,只记得岁数不算大,就凭感觉吧。

    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走出来,按说这个时候来我们这里的人不多,我努力地搜索着蛛丝马迹,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小杨。

    一回身,真是妻子的表舅,见了人就想起了相貌,他一身夏威夷似的打扮,戴着白边眼镜,笑瞇瞇的,很像夏威夷版的KFC大叔,不过年轻些。我连忙接过行李,拉着表舅去拦出租车。

    在车上和表舅聊了我们的近况,我印象里表舅该是在国外结了婚,老婆还是个洋人呢,一问才知道,几年前已经离婚了,现在他自己一个人住。

    他说自己到更快活了,每天的生活都很丰富多彩,接着悄声说了几件他的情色趣事,让我大感羡慕,忍不住多追问了几句,被表舅笑我色心大动,我歎气哪个男人不好色。表舅很惊异我有一个不错的老婆还不满意,我忍不住吐了几句苦水,他眨眨眼,没再说话。

    车很快就到了我家,妻子下楼来接,看到表舅叽叽喳喳的笑个不停,活像回到了少女时代。小智也很得比表舅的喜欢,拿着送给他的新型手掌游戏机就跑出去臭显。

    妻子进了厨房赶忙做饭,我和表舅坐在小智的房间里聊天,表舅大讚妻子的身材保持的好,让我不要浪费,只是我也注意到表舅其实一直在看我老婆,而且看得应该都是重要部位,难道?

    我问表舅的前妻的事,他从旅行袋里拿出掌上通,调出一张照片,是表舅和他妻子的合照,原来前妻比表舅年轻很多,金发碧眼是一个尤物,当时一身的红色旗袍,不知道是不是身材高的缘故,旗袍的开衩已经到了腰部,整条大腿看得很清楚,连大腿根部的丝袜黑色蕾丝花边,红色高跟鞋,看着让人下体血脉运行急速。

    我对表舅前妻的身材讚不绝口,表舅倒是不置可否,还问我最欣赏哪里,我直言就是大腿,配上丝袜,简直让人流精不自禁,表舅指指我老婆的腿,意思是也很好,我一笑,彼此彼此。

    忽然表舅压低声音问我要不要打个赌,代价是500美金,不小的一笔,我连忙问赌什么,表舅说就是我妻子的内裤。

    我有点不明白,表舅解释说就是我老婆今天穿的内裤和样式,由他来猜,对了就我输,错了则我有500美金进账,不过要保证是今天穿的,所以内裤上面要有些印迹。

    我一口答应,心中感到很是刺激,并非是钱,而是用老婆的内裤作赌,难以形容的变态刺激,我也肯定表舅对我妻子有些企图。

    一些从未有过的幻想和刺激围绕着我,饭吃的可有可无,妻子倒是和表舅聊得很欢;表舅更爽,时不时拍拍和摸摸我老婆的丝袜腿,老婆根本没在意,还以为表舅当她还小。我心里有点嫉闷,毕竟是我的妻子,内裤还好,我也偷拿过女工的丝袜,但我还不能接受别人乱摸她身体。

    饭后,表舅要小智带他出去走走,还答应送他新的游戏,小子乐得立刻就要出门。表舅拉着他,妻子嘱咐儿子不要乱花表舅的钱,表舅冲我眨眨眼,这个老色鬼一定提醒我,要拿我老婆的内裤。

    妻子走进厨房开始收拾碗筷,我从后面抱住她,接着就吻她的颈,妻子笑着躲我,我说:“趁表舅和儿子出去,不如我们先做爱。

    老婆连说:“别闹了,万一表舅回来了多尴尬。

    我说:“他要给小智买游戏,最少要一个小时,而且那边还有夜市。

    我的手趁着说话已经摸进妻子的裙内,隔着丝袜和内裤抚摸她的屁股,渐渐往两腿之间探去。

    妻子被我搞得心动,又知道我最近是有些压抑,顺着我的手把身子贴过来,小声说:“时间太紧张了,晚上再说,现在摸摸弄弄就算了。

    我说:“晚上小智和我们一起睡,哪有机会?不仅感到有些洩气。

    老婆看我不高兴了,连忙答应我,还主动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握住了已经有些挺的鸡巴。我搂起老婆就亲,一把捏住乳房揉弄,“进到里面不行吗?老婆勉强说着,我把妻子拉到客厅,就把她压在沙发上。

    老婆抱着我开始呼吸急促,我把她的外衫解开,直接把胸罩拉上去,一口咬住左边乳房,手也没闲着把老婆的裙襬撩起来,直接抚摸丝袜腿。老婆今天只穿了普通的肉色丝袜,内裤倒是我喜欢的镂空蕾丝内裤,白色的,镂空处一小片淫毛看得很清楚。

    妻子的舌头紧紧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一起,两手帮我把裤子解开,让我的肉棒出来透了气,并且轻轻的撸动着,可惜老婆不喜欢口交,所以我只享受过几次,看来今天也不会例外。

    我的手按在老婆的淫穴上,隔着丝袜内裤也能感觉到潮热的感觉,我轻轻地揉动淫穴上的突起,老婆的身子也开始扭动起来。

    “别弄了,时间很紧呢,还不进来……老婆说着话脸红红的,真他妈的可爱。

    我把丝袜和内裤顺着腿扒下来,老婆真是动了情,淫穴已经淫水肆溢,淫穴拉出了黏黏的淫液细丝,而且内裤上也留下不少印痕。

    “别看了你……妻子用双手搂着我的脖子。

    我把鸡巴对準淫穴,慢慢插入,淫液的润滑让我一插到底,老婆哼了一声,我把老婆的腿抱起来搭在我的肩上,接着就用力向下抽插淫穴。

    总是想到之后要和表舅打赌老婆的内裤,变态的刺激让我加快速度,老婆很快就感到吃不消,不停的求我轻一些,双腿紧紧的蜷起贴在胸前。我把脸埋在老婆的丝袜脚上,闻着丝袜脚的味道,连续几个深插,老婆使劲“哦了一声,淫穴里一阵紧缩,淫水溢出,一次高潮。

    老婆的高潮一向很快,我放慢速度,妻子大口的喘着气,汗水把前发都殷湿了,脸越发的红了。

    “老公,你快射了吗?老婆轻声问我。

    我摇摇头,又渐渐加快抽插,老婆的呻吟声渐渐大了,高潮后淫穴的刺激变强了,她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努力压抑着呻吟,我抽出了鸡巴,老婆也伸直了双腿。

    我示意老婆换一个姿势,让她跪在沙发上,两手撑住身体,我从后面插入淫穴,扶助她的肩膀,感到插入的深度比刚才要多,抽插鸡巴更带出了淫穴中的淫液。我看着妻子丰满的屁股,微微向上翘着,迎合则我的鸡巴,一口气连续抽插了近百下,知道妻子手无力撑住身体,趴倒在沙发上。

    意犹未尽的我看看妻子的淫穴已经有些红肿,只好準备做罢,老婆却勉强坐起来,看我还有心有力,有点承受不住,我搂着她说算了,老婆轻轻握住我的鸡巴,张开小嘴,把鸡巴含进去。

    真是许久未曾享受过的口交了,我感到老婆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绕弄,藉以刺激着我,接着用力吸着鸡巴开始吞吐。我站在沙发前面,闭着眼享受妻子的小嘴,手扶着她的头,使鸡巴可以更深的进到老婆的嘴里,以至于老婆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老公,你不要射到我嘴里面。老婆吐出鸡巴看着我说。

    我点点头,老婆又买力的开始吸弄,我感到龟头刺激集聚了,低头看见老婆跪在沙发上,低着头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吞吐着,乳房也随之晃动。我用手玩弄着妻子的乳头,老婆勉强抬头看了我一眼,淫蕩的样子让我险些射出来,如果妻子能再淫蕩些就好了。

    我感到鸡巴暴挺几下,连忙从老婆的嘴里抽出来,顺势把老婆放到,手把老婆的丝袜腿向两边压住,鸡巴再次插进妻子的淫穴,快速插动。

    我听见老婆呻吟了几声,一下便一洩而出。

    “好热啊……老公……老婆搂住我,我们又亲吻了几下,忽然听到儿子小智的嬉笑声。

    老婆快速的拉下胸罩,把丝袜和内裤穿好,一边整理好衣服,一边走到门口去,我穿好裤子,就看见表舅拉着儿子进了家门。

    表舅显然是明白人,看了一眼我妻子的样子,就知道我已经下手了,又向我眨眨眼,和小智进小智的房间。

    我拉着老婆的手,“老婆还不去换身衣服?我轻轻地说,妻子假装恼怒的看了我一眼,就去换衣服洗澡。我招呼小智收拾收拾,準备睡觉了,明早还要上学。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