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子的一天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的妻子是一个小学教师,有着高挑而丰满的身材、秀丽端庄的面容。但是也许你没有想到,当她站在讲台上一本正经地讲课时,那一身高雅合体的职业套裙下的曼妙身体,却正在竭力夹紧着大腿——她的阴道和子宫里装满了黏稠的精液,正在向外涌动。

    一股精液已经突破了她黑色镂空花内裤的包裹,顺着大腿缓缓地流下来。这些精液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将她的小腹微微涨起,所产生的压迫感和竭力收紧阴道壁的努力,使她产生一阵阵的快感,不断的轻微颤抖从阴道出发,冲向大脑和全身。

    妻子的脸和皮肤变得绯红发烫,没有戴乳罩的丰满乳房上还残留着被搓揉、吸吮的感觉,勃起的乳头在外衣上顶起了明显的两点。她的声音越来越妩媚,还伴着轻微的喘息,可惜讲台下那些小孩不解风情,只有窗外越来越多的来接孩子的家长们看得清清楚楚。

    与别班来的家长大多是老人和妇女不同,我妻子班上来接孩子的家长都是清一色的壮年男人,甚至学校里的男性教职工们也表现出了对这个班非同寻常的关心。他们清楚地知道,我妻子现在的媚态都得益于他们这一天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努力,而且他们也将继续努力——我早就知道了,这么多的精液不可能都是我的奉献,虽然我也很厉害。

    (第二章)

    7:00

    随着卧室里的光线逐渐明亮,妻子慢慢地从睡梦中醒来,正慵懒地伸展着四肢。我们昨晚那一场“大战”的感觉还在身上萦绕,她不禁转过头来,看着还在沉睡的我,羞涩而幸福的笑容浮现在妻子那秀丽的脸庞上。

    我们是同乡,也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当时的我是全班年龄最小的,妻子要比我大一岁。我以前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谁也没有想到,有“系花”之称的她会被我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追到手。

    我的那些竞争者们多半是被妻子那端庄高雅、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所难倒,他们连妻子的手也不曾有勇气牵过,妻子在我之前连接吻也没有过,而我凭着一股子愣头愣脑的冲劲和中学时饱览的那些“性自修教材”得来的半截子女性心理知识,逐渐佔据了她的心。我发现,其实妻子的心里有着柔弱顺从的一面,只要打开了她的心扉,她就会全身心地投入。

    妻子的家教很严,她的性观念也很保守,我们从大二开始恋爱,一直到大四最后一学期我的生日,她才把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贞操作为礼物送给了我,那一刻,我觉得我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毕业以后,妻子回到老家的县城小学里当了一名教师,她喜欢这个工作。我在机关上了半年的坐班就忍不住炒了“国家”的鱿鱼,自己做起了生意,几年下来,也算有点小成。主要是各方面都上了轨道,空闲时间多了起来,我们就顺理成章地举办了婚礼,两个人的生活到现在已经是第五年了。

    这五年来,我们的性生活过得非常充实,我的精力和慾望同样旺盛,几乎每天都要和妻子作爱,每次都想方设法变换着不同的方式。妻子在性生活中的表现却犹如初夜一般,仍然保持着一种处女式的矜持和娇羞。

    她是这样的温柔羞涩,甚至使人有一种逆来顺受的感觉。我爱怎么做她都接受,这种逆来顺受的样子有时让我都分不清她究竟是情愿还是忍受,是高兴还是痛苦。但无论是什么,我都渴望她呈现出这种受难般的表情和呻吟,那表情和呻吟,每次都让我产生征服的快感,令我高潮汹涌!

    妻子作爱时,非常性感而不猥琐,不论我把她的性慾挑弄到什么地步,她自己又有多么激动,都不会表现出淫蕩的样子。我只有从她娇媚的眼神、滚烫的肌肤、扭动的腰肢、极力控制的喘息和急速分泌的爱液,才能知道妻子其实也乐在其中。

    妻子从来不会主动提出要求,只是用如水的眼神和红晕的脸颊来温柔地提醒我,而只要我需要,什么时候她都愿意接受,使我快乐好像成了她在性生活中的职责似的。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原则,那就是我必须戴避孕套,因为我们现在还不想要孩子,就算我急不可耐,妻子也要温和而坚持地为我戴上;另外,妻子也不喜欢口交和肛交,虽然我极力要求,她也勉强尝试过一两次,但是从来没有成功过,她认为很“髒”,也很痛。

    除此之外,妻子真的是一个绝佳的性伴侣,端庄而性感这两种特质在她身上的奇妙混合,使我每当看见她都会产生抑制不住的慾望。

    就如同昨晚,我们从10点钟一直做到12点,从客厅到卧室,到处都留下我们的痕迹。我起码变换了七、八个体位,从男上女下到老汉推车,妻子的喘息和呻吟越来越急促,阴道的收缩也越来越有力。

    当我把她抱到大镜子前面,让她看着自己晕红的脸颊和汗湿的肌肤时,妻子发出娇嗔的鼻音,紧闭上眼睛,大腿却把我夹得更紧了,我插在她阴道里的阴茎也明显地感觉到握力的加强,用尽全力捅进最深处的我忍不住射精了。

    虽然隔了一层薄膜,这股热流击打在子宫里还是让她发出了一声压抑不住的娇呼,爱液从阴道壁汹涌而出,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迷乱中的妻子一口咬住了我的肩头,我们瘫软地倒在了床上,连汗水和爱液也无力擦拭,相拥着昏昏睡去了……

    妻子从浮想中回过神来,俯下身用她那饱满红润的唇亲吻了一下我肩头的齿痕,自失地笑了笑。她轻轻地揭起被子,我晨举的阴茎赫然而立,昨晚的避孕套仍然还裹在上面,前端装满了白浊的精液。妻子的脸上飞起一片红晕,她轻轻地咬了一下嘴唇,还是用左手把住阴茎的根部,白嫩纤细的右手手指轻柔缓慢地把套子往上捲,深怕弄醒了我。套子到了头部,满满的精液好像就要溢出来了。

    妻子一手握住阴茎,一手扯过放在枕头边的卫生纸包在龟头上,轻轻一拉,手腕一转,一袋精液一滴也不漏地接了下来。

    这是妻子每天早上几乎必做的“功课”,已近熟极而流,不过敏感处的刺激还是让我的身体抽动了几下,妻子轻轻地笑了笑,光裸的肩头耸了耸,提着我那一袋“子子孙孙”下了床。原想穿上内裤再去卫生间,看看两腿间已经被体温烤乾而发亮的爱液,犹豫了一下,妻子还是光着身体轻手轻脚地出了卧室。

    随着妻子轻微的脚步声消失在卧室门外,我忽地睁开眼睛。我早就醒了,每天我都是这一时间醒来,因为我知道,我那纯洁端庄的妻子即将开始她这一天的性福生活。

    而她的这一切都极力地隐瞒着我,极力地在我的眼里保持着她的贤妻形象,因为她的心灵是纯洁的,她爱我的心从来没有任何改变,她的行为都是为了我的声誉,都是为了维持这段她所珍爱的婚姻。不过妻子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是我处心积虑一手造就的,一切也都操纵在我手里。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