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邻家尤物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一)

    阿青是一个刚上国中的小男孩,由于爸妈因工作的关係到大陆,家里只剩他一个人,弟弟到外婆家住,他因要上国中,所以阿青的母亲就拜託隔壁的美香帮忙照顾阿青的饮食起居,而且美香的先生和阿青的爸妈是同事也在大陆,为了方便起见到后来阿青索性就搬去隔壁的美香家.

    美香今年34岁,柔顺乌黑的眉毛在白晰的皮肤衬托下更显亮丽,也是先天体质的关係或营养均衡,除了美白的皮肤之外,红嫩的樱唇和透红的脸颊两相辉映,会笑的眼睛更是令人羡慕美香的丈夫有这么一个美娇娘,更有甚者,美香还有一位跟阿青同年龄的女儿叫小春,正是承袭美香的体质,但又多了一丝少女的气息,及充满生命力,这点可从小春在学校上完体育课回到家里时,香汗从她发梢挥洒,浸湿的体育服伏贴在她刚发育的胸部,看出端倪.

    那是初夏的一个晚上,阿青正在洗澡,此时美香忽然想起浴室里已洗好的衣服还没拿去晾,于是她匆匆跑去敲门想把衣服拿去晾,她还没考虑到阿青是一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小男人,门已经敲了,她要阿青让她进去拿衣服.美香是看阿青从小看到大的,阿青小时常常是美香帮他洗澡的,所以阿青把美香当成是很亲的亲人,就像是阿姨或姑妈吧!因此当美香敲门让她进去时,他毫不犹豫也不敢反对就开门让她进来,美香一看到阿青一丝不挂的身体,先是吓一跳,却忘了礼貌性的移开视线,因为她从没看过,她被吸引住,在潜意识里曾经验人事的美香是不愿放弃这机会,阿青被看的不知所措,也不晓要遮或不遮,当美香发现她的失礼时才转过头,拿了衣服就走出浴室,表面上美香是没什么感觉,但事实上,她的内心却是和以前大大的不一样,而且间接的反应在行为上,晾衣服会让衣服掉到地上,吃东西会咬到舌头,喝水会呛到,这一切美香心知肚明,她想或许早点上床睡觉会使她不去想这件事,因此她早早就洗完澡躺在床上了.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因为就算灯熄了,眼睛闭上了,心里还是漰湃不已,闭了的眼睛总是呈现出晚上看到一丝不挂的阿青,记得阿青小时候,她常帮阿青洗澡,那时候可爱的小鸡鸡就像原子笔盖般大小,抹满肥皂然后在她手中滑来滑去,但是今晚她所看到的已经有如大拇指大了,被包皮覆盖的龟头隐约可见,几根阴毛的点缀下,彷彿是在向她暗示那已不再是小鸡鸡,这么说,她想,那他应该也会勃起啰?!他勃起时有性的幻想吗?就像我一样!

    这时她手已经伸进内裤,寻找舒服的部位,那是她熟悉的地方,她已经大约一个礼拜没自慰了,理由很简单,罪恶感,特别是前晚做了,然后第二天看着吃完早餐冲出门的女儿,她似乎无法调适她跟她自己与她跟她女儿间的角色扮演的关係,然而在荷尔蒙的内在刺激与男人的外在刺激,这样的双重刺激下,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性至少是生活的一部份,至少在心理方面是这样,说着,她用中指重重的压轻轻的插入夹紧大腿的两片大阴唇之间,她喜欢用这种方式刺激阴核,再来用食指和中指退下阴核外的包皮再刺激一次,但她皱了皱眉头,因为虽然试了好几次,她还是无法适应这种直接的刺激,接着她继续往阴道方向游走,忽然她似乎想到什么,但是又很不想动,在几经挣扎后终于起身了,流汗了的双腿让她感到困扰,此时流满淫水的阴部沾湿了内裤及床单,她索性脱下内裤,擦乾双腿,然后披了一件睡衣走到浴室,她很少不穿内裤走路,而现在刺刺的阴毛让她感到满特别的,同时也对来回磨擦的阴唇感到迷惑,不知是因刚刚的抚摸使得阴唇肿大或是没穿内裤的关係.说着已经来到厨房,她摸黑寻找,终于在冰箱里找到了,她微微一笑,还记得那根小黄瓜,因为长条状的东西对她而言是具有特殊意义的,那是早上在菜市场买的,準备晚餐时她还担心剩下一根小黄瓜怎么办,没想到现在派上用场了,她快步回到卧房,阴唇的磨擦还在但她已等不及了.

    躺在床上,再次熄灯,现在她已找到自慰的理由了,充分利用小黄瓜是理由,阿青也是理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同样的,找理由也是.慢慢的,她开始寻找性的回忆以唤起幻想.首先进入她脑海里的是在她新婚三个月后的某一晚,那是她婚后第一次有性高潮,婚后频繁的性生活让她一次又一次的体验性这东西,而在那一次先生歪打正着的持续刺激她的性感带,加上心情的鬆弛,一阵有如脑部缺氧的痉挛,及触电般的酥麻,侵袭她,也是那一次她才发现男人阳具的魅力,她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先生的阳具,涨满的龟头光滑并反光,龟头下的阴茎青筋暴露,大刺刺地正向她攻击,…,想到刺激的地方,她就用小黄瓜用力的一按,然后等待阴部的回应,配合着呻吟声,这是快感不是高潮,她知道,…,忽然她又回想起现在的丈夫,挺着啤酒肚使得他的阴茎不晓得是年龄的关係而萎缩或大肚子的关係,变得很不明显,加上工作的操劳硬度也不如从前,每次行房,她都还来不及感受到体内的异物,他就洩了,…,啪!…那根小黄瓜受不了她的力量,应声而断,”嘘…”她呼了呼气,累湿的身体让她动也不想动,伸手到穴里将断掉的那一半拉出来,手还意犹未尽的在延着阴唇来回游动,…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