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湿之欢颜
  • 发布时间:2018-11-02 15:06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花灯柔柔的透过纱帐,浩生用双掌托住妻子的一对乳房,它们宛如充满了气体一般的弹手。

    盯着她一对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他一边享受着她的主动套弄,一边想:阿莺虽然不施粉黛,但比起香港那些浓装艳抹的都市女郎,不知要漂亮几多…

    这是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元宵佳节之夜,施浩生和李婉莺没有如村民们一般,涌到城里观赏一年一度的花灯盛会。

    明儿大清早,浩生就得搭长途汽车返回香港上工了,今晚,是这对小夫妻一年一度春节团聚的最后一夜了。

    几年前,浩生得以机会去到香港,可是,他在香港并没啥有钱有势的亲人,到埠之后,人生路不熟,祇能出卖体力,到建筑地盘工作。

    好在他身材健硕,出勤率高,加班加点,收入还不错,做了三五年,省吃俭用积了点钱,在家乡盖了间小房子,给母亲和尚在读初中的妹妹晓燕居住,也娶了中学时代一同渡过无数忧虑的女同学为妻。

    浩生又储了一小笔钱,準备当个装修小判头,赚多点钱,接妻子去香港团聚,免得二人两地相思,一年中才祇有春节十来天相聚的日子。

    每年回到家里,小两口都甚少外出的。

    在性慾方面,浩生实在是在香港“忍”够了,一回到家乡,无论白天晚上都躲在自己的安乐小窝里,和婉莺二人世界,玩个痛快。

    婉莺不但贤淑,而且貌美如花,温柔体贴,此刻,婉莺正骑在丈夫身上,上下耸动那个浑圆又白晰,结实且充满弹性的屁股,用她紧窄的阴道吞吐丈夫的男根。

    浩生已经快要爆炸了,那对能干但又粗糙的大手,由轻轻地揉搓,变成肉紧的抓捏妻子的两个玉乳。

    婉莺也知道丈夫的需要,屁股像磨盘似的筛动得更快,终于挤出了撑在她玉洞里,那条“磨心棍子”的液汁。

    浩生舒畅极了,他仰天躺往床上,回味着刚才火山爆发时的一刻,那种销魂蚀骨飘飘然的滋味!

    这时,婉莺蜷伏住他的胯间,小心细意地替他吮去那些黏在棍子、棍头的粘液。

    浩生突然想到,婉莺这次并没有得到高潮,便问道:“婉莺,你祇顾满足我,你自己呢?”

    “我也有啦!老公,你放心啦!”

    “阿莺你骗我,你还没有,我感觉不到你那种欲仙欲死的反应嘛!”

    “浩哥,你不要这么执着好吗?我有或没有不要紧嘛!你出外赚钱那么辛苦,最重要是你得到满足、得到快乐呀!”

    “那怎么成呢?恩爱夫妻应该是灵肉合一啊!”

    “傻浩哥,世上不会有两夫妇每次造爱都一定要一同到达高潮的吧!我祇要偶然让你搞得飘飘然的就成啦!”

    浩生不再说话,他爱惜地轻抚着婉莺滑如丝绸的玉背。

    婉莺突然抬起头,问道:“浩哥,你在香港一个人,怎样解决呢?”

    浩生收起笑面,正色说道:“阿莺,你是怀疑我在香港另外有女人吗?”

    “没…没有,没有哇!我祇是好奇问问嘛!”

    “阿莺,我们一起经过多少风风雨雨,你是我最心爱的人,即使为你付出一切,我也毫不犹豫的,除了你,我今生今世不会有第二个女人的!在香港,我是强忍的,有时候会梦遗。实在忍不了,就拿着你的相片打飞机!所以,当我们可以在一起的珍贵日子里,我是甚么事都不做,日日夜夜都和你谈情做爱!”

    婉莺抚摸着丈夫结实的肌肉,爱怜地道:“那太委屈你,也太伤身了,你有需要的时候就找个女人发洩好了,我不会怪你的…”

    “阿莺,申请往港的事有消息吗?”

    “没有动静,好像石沉大海,我听人家说,要用些钱,才会快些!”

    “是吗?那你为甚么不早告诉我,祇要你能够去香港,就算倾尽我们的所有,也不要紧啊!”浩生抱着妻子道。

    “听说最少也要十万,我恐怕你没有这笔钱,也觉得不值,所以没有告诉你。”

    “明天我回香港后,你就要立刻去找关係了,我虽然祇有八万多的积蓄,但可以向朋友先借一点。”

    “那八万不是你準备用来自己做装修判头的流动资金吗?我看还是慢慢等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