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机房奇遇夜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2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星期五下午六点,我走进机房,MIS的人全走了。事实上,除了夜班的技术员外,全公司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老美们都是这样,不管有什么事,一到週末,早早就翘头去享受假日,一切麻烦都等到星期一;难怪老美都痛恨星期一。

    我为什么还在这 呢?因为:一、我是软体工程师。二、我的经理要我兼任系统管理。三、我休假了两个礼拜。四、我的经理在这两个礼拜里,为了表示他UNIX,把所有的档案系统来了一次乾坤大挪移。五、为了平息众怒,他要我“悄悄地把它们还原。六、两个月前他刚加了我百分之十五的薪水。所以我只好来收烂摊了。

    这个机房是MIS的机房,我们部门借用部份空间来设置主机,主要是考虑到它有个不断电设备。说是不断电,其实也只能撑个几小时。更糟糕的是,没人知道究竟能撑几小时。我早早就告诉MIS的老黑经理汤尼,建议他找个时间测试一下。这家伙也是吊儿啷当,不当一回事。在碰过两次壁之后,我告诉自己,走着瞧吧。

    我坐下来,打进密码,进入SUPERUSER的帐号。许久以来养成的习惯,第一件事就是拷贝。不管我如何恶搞,至少还可以回复到动手以前的状态。事实上这个习惯的确帮过我许多大忙。我估计拷贝重要的部份大概要一个小时,穷极无聊之下,我连上MIS的PC网路,看看有什么新玩意儿。就在一大堆文件档案和试算表之中,忽然瞄到有个JPEG目录,这可新鲜了。进入那个目录,除了满满的档案外,还有个显示程式。我任意地挑了个档案,用显示程式打开一看:妈妈咪呀!一副纤微毕露的胴体在高解析度的萤幕上悠懒地伸展着。别搞错,不是我少见多怪,实在是它不应该在这儿。公司的人事部门一直重覆地三令五申有关性骚扰的问题,像这种图片,是绝对禁止出现在公司的。想到这点,本想马上跳离这个程式,以免惹祸上身;转念一想,一来又不是我存的档案,与我无关,二来这时候机房又没有别人会来,三来实在是太无聊了,于是我将程式设到投影片模式,让它自动显示一幅又一幅的图片。看着看着,我不禁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忽然,从我身后传来一个女声。

    “罗杰,你在干什么?

    剎时,我全身冰冷,本来的旖念马上到了九霄云外,一瞬间转了好几个念头,从降薪到解雇都想到了···。定一定神,转头一看,是MIS的洁西卡!

    “我···我···碰巧在你们的网路上···嗯···所以···嗯···她轻轻一笑。

    “别紧张,没事的。那些都是汤尼的档案。

    “汤尼?他怎么敢···

    “他一直偷偷地从Internet上抓这些东西下来,早已是MIS里半公开的秘密了···她瞄了我一眼。

    “罗杰,别看太多了,当心晚上睡不着。

    我顿时面红耳赤。赶紧跳出显示程式。

    “你怎么还没走?

    “日本分公司要一些报表,汤尼要我连夜印出来传真过去。你呢?

    “喔,就是一些系统管理的琐事,你知道的。

    “这种琐事啊?···

    我大感窘迫。这些老美!什么都不会,teasing人最行!

    “···我只是开玩笑。

    必然的注脚。

    “我知道。

    “好啦,我得赶快印报表了。

    她走到机房的另一端,开始操作那套HP-3000。

    看着她走开,我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主机萤幕上。刚好也拷贝完了。我开始重新分割档案系统。经过许久,脸上的燥热才消退稍许。这时,我才敢向另一端看去。洁西卡已经清好档案,準备要列印了。

    洁西卡是MIS中的HP-3000操作员,年纪约莫二十三、四岁,有一头褐色及肩的的长发。虽然她不像会计和行销部门那几个肉弹一般受人注目,大家还是公认她很CUTE。虽然我和她不是很熟,机房进出的次数多了,多少还能聊上几句。反正老美最注重SOCIAL,多聊聊总是没错。她其实是蛮活泼的,不晓得她怎么忍受像操作员这种枯燥的工作。洁西卡有一副匀称的身材,想必是健身房和海滩的常客。大概是刚刚图片的影响吧,我开始幻想着她白亚麻纱洋装下的胴体。

    “罗杰,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我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原来印表机又卡纸了。这个老印表机是80年代的古董,体积有我们SUN Server的三倍大。操作起来不但声势惊人,还常常卡纸,早就该淘汰了。

    “当然,怎么帮你呢?

    “请你抓住这根导桿,当我从印表机底侧装上新的报表时,将报表引入导桿下面。

    我站在印表机旁,看着洁西卡蹲下去装她的报表。突然之间我发现我正好直直望进她洋装低垂的领口。我不是个窥视狂,但是有此大好机会,当然也会老实不客气地饱餐秀色一番。呈现在我眼前的,是浑圆的双峰。在一片白晰之中,只见两点粉红。我忽然意识到:她衣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从我站的位置望下去,见到的是两颗饱满的圆球,随着她手臂的动作轻轻晃蕩着。那微微颤动的椒乳,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只觉手心微热,心想着不知将手探入那双峰之间槟是什么样的感觉。

    就在此时,洁西卡装好了报表,抬起头来,要我把报表拉好。我连忙将头转开,假装没有注意她的身体。虽然如此,我想她仍然从眼角里看到我头部突然的动作,想必也清楚我在看那里。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谢谢我的帮忙。

    我回到主控台前,继续未完的工作。心思和眼光却一直飘回到洁西卡的身上。

    突然之间,机房一片漆黑,跳电!不但机房变黑,连外头的办公区域也是黑的,看来整栋楼都停电了。不一秒钟后,紧急照明灯亮起,让我还可以见到週遭。我赶紧走出机房,站在走廊上向窗外望去。其它公司的大楼也是一片漆黑。这整个街段都停电了。

    “发生什么事?不知什么时候,洁西卡来到我身边。

    “我猜大概整个街段都停电了。

    “我最好把报表赶快印完。

    “没错。

    于是我们走进机房,加快工作的速度。十分钟后,我已经将档案系统划分好。电力仍然没有恢复的迹象,我决定关掉主机。同时,洁西卡也印完并且关HP3000。

    “该死!

    “什么事?,我问。

    “没有电!我怎么传真呢?

    我沉吟一下,“或许我们可以把传真机搬进来,利用这里的电源。

    “好主意!罗杰!

    于是我将行销部门的传真机搬来,洁西卡弯下腰,整个上身趴到桌上,伸长了手构取落在机器后面的电话线。我的目光落在她微翘的臀部,发现那当细细的亚麻纱布不但无法掩盖住她内裤的印子,反而紧绷地将她臀部的曲线显露无疑。在昏暗的紧急照明灯光下,她的臀部有着一股莫明的诱惑力。我几乎克制不住想要碰触她的冲动。

    我只觉得一股慾望缓缓升起,低头一看,我的下体竟然起了反应。更糟糕的是,正在拉扯电话线的洁西卡突然失去平衡,整个人退了两步,臀部就顶在我的隆起之处。

    “噢!对不起···,她转头看着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心里砰砰地跳。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

    说着说着,我退了一步。想不到她也退了一步,臀部仍然紧贴我的勃起。不但如此,我还可以感觉到它正轻轻晃动着、磨擦着。我只觉血脉贲张,已经发硬的部位又更加硬挺了。

    “你刚刚在看什么?

    她臀部的压力加大了。

    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伸手握住她的腰部,将她转过来。

    “我一直对你有着一份绮想。她没有说什么,只是靠上来,给我轻轻一吻。

    “跟我做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