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小叶独立篇之处女义工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2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昏暗的空房内,一张骯髒破旧的床垫上侧躺着一个全身赤裸,肌肤凝白若雪,身材窈窕纤美的少女。少女柔顺的秀发散乱在床垫上,高耸坚挺的乳房因为呼吸而起伏颤抖,修长性感的双腿害羞的交迭着,双腿的尽头是那精緻的纤纤玉足,而此时也因为羞涩而轻轻的弯曲着。整个曲线性感完美的白嫩娇躯如同艺术品一般地仰躺在髒兮兮满是毛絮的床单上。床单边缘站着一个同样全身赤裸满身肥肉相貌极度猥琐的中年男人,男人细细的抚摸着床单上少女的完美胴体,用长满舌苔噁心粗肥的舌头轻轻舔着少女滑腻的肌肤,少女没有一丝的反抗,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忽然,男人猛的捧起少女修长的美腿,粗大狰狞的肉棒直接抵在干干凈凈又紧紧闭合着的嫩穴口,毫无前戏的就这么直接狠狠地插入进去……伴随着少女痛苦的呻吟,硕大的龟头毫不怜香惜玉地钻入娇美的嫩穴,一丝血红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少女缓缓抬起头,露出一张清纯得惹人怜爱的脸蛋,小巧的瑶鼻,细细的嘴唇,水汪汪的大眼睛……等等……这不就是小叶吗?我心爱的女友小叶怎么会在这里和一个中年男人……

    我全身一阵抽搐,猛的从床上坐起,强烈的阳光穿过窗户照在我的脸上……

    原来又是个梦……自从和纯洁得如同白纸一样的小叶交往以后,我就频繁的做着这样的梦……

    现在正是盛夏,猛烈的阳光烤灼着大地,知了也无力的趴在树上懒洋洋的叫着。对于我这么一个完全无视学业的人来说,漫长而又短暂的暑假假期已经没什么太大意义了,不过我却比很多人更期待假期,因为我的女友,可是一个品学兼优,从不跷课的好学生,只有到了这种假期她才会有时间陪我。

    我那可爱的女友名叫兰叶,H 省工程学院中文系,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儿。

    回想起当初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那时我们都听说有一位美女转学生会过来,于是乎都不约而同的挤到教师办公室门口,而这第一面,便是从那教师办公室门口一堆密密麻麻的人群缝隙间看到的。那一对含情脉脉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如黑曜宝石一般,小巧的瑶鼻挂着几颗细细的汗珠,乌黑柔顺的秀发将一边的俏脸遮住,而另一边则被笼到耳后,露出那有着不食人间烟火般清纯的脸蛋。

    那刚好发育成熟的如凝脂般雪白的性感娇躯躲藏在纯白色的短袖校服衬衫里,一双匀称修长的白皙美腿从水蓝色的百褶迷你裙里延伸出来,和大腿同样白皙的玉足被普通的素色运动鞋包裹着。虽是十分常见而又普通的学生装扮,穿在兰叶身上能却体现出那么纯凈迷人的气质。

    看这第一眼,就完全被这种感觉镇住了。她的美,不是那种妖豔般的惊世骇俗,却是一种超凡脱俗,正如那玫瑰丛中的一朵白莲。北宋学者周敦颐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便是对这种美的最好形容了。而从这一眼开始,她就改变了我的世界……

    小叶转学过来一个月不到就被男生们私底下被评为校花,而很多有钱有势的公子哥也都追求过小叶,但都被小叶回绝了。那时我也和绝大多数平凡普通的男生一样,这样的女神,是不太敢去亵渎的,如果大学四年里能有机会和女神说上几句话,也就知足了。可万万没想到,在几次偶然的邂逅之下,如此优秀完美的女孩如今成了我的女友,和所有男人都想占为己有的院校女神手牵着手在学校里走着,被那些羡慕嫉妒的眼神盯着,每当这时,我心里都会燃起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快感……

    不知怎么的,这种快感却在两人的纯洁交往中慢慢扭曲,发展成为一种病态的幻想,我常常会不由自主的想像我那清纯恬静的女友被骯髒猥琐的臭男人压在身下肆意淩辱,被男人那满是噁心污垢的粗大狰狞的肉棒狠狠插入纯洁的处女嫩穴,将我那可爱善良的娇小女友带入万劫不复的淫欲深渊……

    想像归想像,实际生活依旧还是和往常一样。有小叶陪伴的暑假日子过的非常幸福,逛街,吃小吃,游公园,每天乐此不疲。又疯玩了一天之后,我们牵着手来到学校运动场,借着漫天繁星的陶醉,躺在草坪上享受着独处的时光。

    “小风……你看今天的月亮可漂亮了……

    “哪有你漂亮啊……

    “嘻嘻……油嘴滑舌……小叶娇笑着靠近我的怀里,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可以搂着她的腰,在她那嫩的能掐出水一般的小脸蛋上轻轻吻一下。

    “嗯……小叶羞涩的接受了我的吻,我又慢慢的移到她的樱唇边,她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就在我要贴上去之时,还是紧张的扭开了头。

    我没有去追逐,改用双手隔着薄薄的衣服感受小叶那纤细性感的腰肢。柔软的柳腰没有一丝的赘肉,小腹不是单纯的平坦光滑,还浅浅的勾勒出性感的幽谷,幽谷的尽头就是那干凈可爱的小肚脐。

    男人就是一个不知足的动物,我见小叶没有挣扎,就悄悄将手掌钻进了衬衫的下摆,轻轻的贴上了柳腰那的细嫩光滑的肌肤。

    “啊……

    在我的手心传来柔软嫩滑的触感同时,小叶全身忽的一下颤抖,双腿下意识的微微夹紧,清纯的小脸蛋儿红扑扑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迷离的看着我……

    我心跳的非常快,色欲沖头的手慢慢往上游移,抚过平坦的小腹,在快要到达乳房下缘之时,小叶全身又一阵颤抖。

    “吖……小叶敏捷的一扭身,青春诱人的娇躯就这么脱离我的束缚,像小白兔一般的蹦跳到另一边。“色鬼……你想干嘛?

    “嘿嘿……小叶太漂亮了……我就忍不住……

    “哼……就知道你会得寸进尺。小叶沖我做了一个鬼脸。“再也不晚上和你一起看星星了。

    “别啊……我改还不行嘛……说着我又将眼前不远处的碧人儿搂入怀中。

    “那就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偷摸我我就再也不跟你玩了。说着竟紧紧依入我的怀里,用那丰满的乳房软软的顶在我的胸口。“嘿嘿……你可不能再偷摸噢……

    看着怀里满脸坏笑的小美女,感受着本钱十足的娇乳软肉,这尼玛既是人间天堂,同时也是人间炼狱啊……

    “嗯……小风……我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小叶靠在我的怀里,细嫩白皙的手指在我胸口画着圈圈。“学校希望我能参加社区义工……这样的话……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可能就要缩短了……

    我一听就来火,这帮家伙,想让学校拿荣誉,每次都逼迫学生去干一些杂七杂八的事。

    “那你自己的想法呢?

    “嗯……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我也想试试……

    “既然这样……嗯……那我只能支持你咯……虽然不太愿意,但是小叶自己的想法,我也只能支持了。

    “真的?小叶猛的爬起来,低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小风你真好……

    幸福来的太突然,被小叶冷不丁的吻了一下,我一时热血冒头,一把搂住小叶压在她的娇躯上。

    “嗯……你想干嘛……

    我没回答,真準备低头强吻之际,她一手扭住我的耳朵,用力一提。

    “哎呀……

    “哼……罚你3 天不准碰我!

    小叶去参加义工了,每隔两天去一次,而这连天则和以前一样陪着我。看着她顶着烈日出去工作,心里实在是不捨得……

    下午,烈日当空,万般不舍的我打算跟小叶一起去做这次义工的工作,但是这样的天气让我不由得想打退堂鼓了……看着小叶双手叉腰的可爱模样,我只得笑笑继续跟着……

    “还没到吗……

    “好啦……别抱怨了……你快点啦……

    这炎夏火炉一般的气温烤的我都快熟了,心地善良的小叶却还坚持参加社区活动,在这贫困户集中的窝棚区,用手背挡着阳光走在木板房之间的过道上。猛烈的阳光将小叶那白皙的肌肤映照得无比耀眼,与那骯髒昏暗的窝棚区显得格格不入,清纯秀美的脸蛋,纤细诱人的身材,也能给这炎炎夏日带来一丝清凉。

    棚窝区的住户是实实在在的困难户,绝大多数都是各种原因无法回家的外来务工人员,因为工伤等原因落下终身残疾,只能依靠着政府的救济金勉强度日,为方便管理,社区在这个原本是废弃工厂的地方圈了一小块地给他们,由于实在贫穷,只能搭一些简单的木板房凑合着住,一有风吹过,整个区的木板都咣咣直响……

    通过歪歪扭扭的过道小路,小叶来到了一个不大的空坪边。七八个木板房围着空坪而建,就像老北京的四合院似的。窝棚区的木板房大多都是这种群体结构,可能因为厕所灶火水源这些都是公用的,围着空坪的话用起来都比较方便吧。

    “小叶又来啦?又来看老公了啊?

    “哎呀呀……小叶真是好姑娘呢……老王都这样了都不嫌弃……

    “是呀是呀,长得漂亮又贤慧能干,嫁给我儿子多好啊……我都有点羡慕老王了呢……什么时候结婚啊?

    小叶才刚过去,周围晒衣服晒太阳的居民就开始拿小叶调侃了,这才来几次啊,好像就跟周围的居民都处好关係了……居然还把我的小叶当成这所谓的王叔的女朋友……我看小叶也没反驳,也不好说什么。

    如果说周围都是贫困户的话,这里就是极度贫困户了。这里的住户都选择了用木板黄砖和水泥搭建临时的房子,但用料也有优劣,在周围都是为了修建住房而零时买的材料的情况下,这里可能只是用人家废弃的边角料而拼成的房子……

    小叶看了我一眼,然后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的敲了下那满是缝隙的木门。

    “啊……小叶啊?今天来的好早啊……你等一下……我收拾一下……

    屋子里是一个中年男人,还夹杂着一些东西碰撞的声音。

    “好了……进来吧。

    小叶慢慢打开木门,一股子潮湿和霉变的味道扑鼻而来。这是在角落,即便外面阳光普照,屋子里也照样阴暗得跟地下室似的,见有客人来,才拉亮屋内的电灯,打开了床脚的一台废品站旧货似的小型电风扇。微黄的灯光一下子照亮了整间房子,屋内设施非常简单,一个木头墩子做成的凳子,一张铺着烂毯子,堆满各种衣服的单人床,一张少了两个脚依靠墙壁勉强支撑的桌子,一个一米来高,破烂不堪的柜子,就是这间房子的所有家俱……真是穷的可以了……

    看到床上坐着的人,我的脑袋懵了一下,一股异样的感觉顿时充满脑子……

    这不是就是我无数次幻想中那淩辱小叶的男主角吗?

    这是一个大约50多岁的肥胖大叔,满脸横肉,嘴唇肥大,嘴角还有一颗花生米般大小的黑痣,黑痣的尖端还长出一根长长的黑毛,长相那是相当猥琐,一头头发也乱糟糟的,身上的汗跟油渍似的,一看就知道好多天都没洗澡了。天气炎热就穿着一件满是破洞的裤衩坐在床上,全身臃肿肥胖和常人没什么两样,却不知道是怎么被断定为残疾人的。

    “王叔……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小风。

    “你好你好……多谢你家小叶经常来照顾我,不然我一个老头子真不知道这夏天怎么过……

    “没什么没什么……同是一个社区,有困难互相帮助是应该的。虽然心里极不愿意,但嘴上还得客客气气。王叔也是一个开朗的人,几句家常也就熟悉了。

    听王叔自己的描述,他本是农村人,从小家里非常穷,父母外出打工时不幸遭到事故双双去世,家里的祖产和几亩田也被一些表亲设计给瓜分了,唯一把他拉扯大的奶奶也在他年仅17岁时去世,他只好卖掉奶奶的土屋,来到城市打工生活。城市中生活的艰辛让王叔不堪重负,别说谈恋爱,连正常的娱乐都不敢奢想。

    在一次事故中,王富贵的双腿瘫痪,仅能依靠一根木杖勉强走动,目前依靠政府救济和社区帮助来生活。

    聊天过程中,贤慧的小叶已经开始麻利的打扫房间了,她将髒衣服堆到一起,用扫帚把地上的垃圾扫干凈。

    王叔已经完全没有在听我说话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叶超短裤下伸出的白嫩美腿和偶尔弯腰而从T 恤里露出纤细的小蛮腰,美腿笔直修长,白嫩嫩的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小蛮腰紧致没有赘肉,自豪的显出优雅的曲线……

    王叔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打扫完房间,小叶用刚烧开的水泡了一碗汤药,看着小叶温柔的坐在床沿,用小嘴将汤勺里的药汤吹冷,再慢慢送到王叔的嘴边。

    闲聊了一会,已经是下午5 点了,小叶开始做王叔的晚饭。饭菜上桌,几句道别之后,小叶才拉着我走出了窝棚区……这些就是义工的工作……

    “怎么样?不辛苦吧?

    我们牵着手沿着原路返回,夕阳的光线并不强烈,但下午的余热还没有散去。

    “还行吧……就是那个王叔,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少胡说了……人家都能做我爸爸了……

    “嗯……

    “好啦……我们去吃什么?小叶笑着搂住我的手臂,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膀。

    之后的日子,小叶除了和我出去逛街玩闹之外,还会隔两天去一次王叔家,帮王叔打扫一下房子。想起自己温柔善良的女友经常去那个猥琐肥胖的中年男人家帮他整理家务,总让我感觉心里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

    而每次小叶过去之后,我都会忍不住去网上搜一些清纯美少女被猥琐男人强姦淩辱的文章和电影来看,有时还幻想此时小叶正在和那王叔做着不堪入目的勾当,一直到小叶做完义工来网吧找我。

    因为常常那么幻想,有时候也会和小叶开一下这方面的玩笑,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大半个月过去了。

    这天天气挺好,强烈的阳光被云遮去了一大半,上次跟小叶约好一起去游乐园的计画,看样子可以在今天实施了。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小叶寝室楼下拨打小叶的手机,手机刚刚接通,就远远看到一个靓丽的美少女出现在寝室楼门口。

    少女那如瀑布般柔顺的长发服帖的垂下延伸到腰际,上身穿着一件蓝色的修身短袖衬衫,将少女苗条性感的身材勾勒出一个大概,而下半身则是一件蓝色的百褶超短裙,裙摆仅仅盖住小内裤,将那一双雪白修长的迷人大腿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虽然看不到,但能猜想到,那没穿袜子裹在一双蓝色的运动鞋里的肯定是一双精緻白凈的玉足。

    一阵风吹过,少女轻轻的拨动耳后的秀发,正在陶醉的我脑袋忽的懵了一下,那不就是小叶吗?那件超短裙还是我们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由于裙摆过短,只要稍微一弯腰就能将里面隐藏着的少女春光暴露出来,小叶一直觉得过于暴露,所以买回来后一次也没有穿过。看样子打算今天穿给我看了?嘿嘿……看来这小妮子终于开窍了。

    “小叶,你在哪啊?我抱着好玩的心态,故意装作还没到的样子。

    “嗯……我在外面逛街啊……噢……对不起啦……今天不能跟你去玩了,茵茵约我出去逛街呢。

    听小叶这么说我就懵了……今天穿的这么漂亮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和室友逛街?我抬头看了一下,小叶明明只是单身一个人,并没有看到茵茵的身影啊…

    “是吗?明明这么好的天气……我心里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不过,可能是茵茵随后才出来吧?

    “嗯……对不起啦……反正还有时间呢……后天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