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的高潮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的他,是一个有钱的公子,才貌俱全。有人说我们是门当户对,我却不以为然。除了父母的背景,我认为认识了他,是我今生的福气。170公分高,拥有一张俊肖无瑕疵的脸,身材硕健,喜欢上健身室和跑步。他有钱,却谦虚不宣,开着名贵跑车,却喜欢往平民区闯。与我外出,鲜少买名牌,逛高档却不失浪漫。

    与他相识,是在一场所谓的「官方」活动。我母亲有事外出,父亲就带我出席。大二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出席这种场合。化上淡妆,穿上黑色低胸Gucci,配合一条忘了品牌的裙子。在那沉默的活动中,我被闷得发慌,离开父亲一群人和他们那与我无关的话题,独自到大厅外散步。我的脚步停留在离门口不到二十步的喷水池旁,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小姐。」

    思路被打断,我本能的往后一望。

    「你也是被闷坏了?」他耸一耸臂,向我打一个疑问的眼神。

    「政治的受害者,」我顿了顿,「你呢?」

    「好不了多少,我是被支开的,我老爸说是机密。」

    「机密?」我露出讥笑夸张的表情,「无聊的白痴机密,我情愿回家睡觉。」

    「哦。」从他的眼神,可看出他的不认同,但他也不反驳。

    「差一点忘了自我介绍。」他开始介绍自己。接着,我们不知不觉就一直聊到深夜时分,活动结束为止。

    「我可以约你出来吗?」

    我的脚步顿住,转身向他回以微笑,点了点头,继续向我的车子走去。我的父亲和司机已近在车里等我了。

    隔天,我收到他的电话。

    「你怎幺拿到我电话的?」

    「机密。」他告诉我他得出席隔天的一个舞会。

    「又是官方的。」怕死「官方」活动。

    「不是官方的啦,是我老朋友的舞会,出来认识一点人,总好过逛街夜宵看电视。」静默了几秒锺,「你要陪我出席吗?」

    「考虑一下。」故意拉长声调。

    晚上,我穿上一件紧身圆领短袖短裙,配合一件小外套出席晚会。在他的跑车上,我注意到他一直在找空档偷瞄我。圆领紧身衣将我的身材表露出来,34C、26、32,配合我162cm的身高,我只能说,还不赖,至少比下有余,只是小外套把我的腰遮住。这也好,要不然恐怕发生车祸。

    在朋友的舞会,他表现得八面玲珑,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在那里,把他的幽默发挥的伶俐尽至。我也儘量表现得大方得体,不过多数时间是在听他交谈。听他交谈的内容,发现他的知识了得,经济,政治,社会动态,该懂得他几乎都懂。

    一阵照面寒暄问候,主人家的欢迎和丰富的晚餐后,有一部份较年长的客人相续离开。主人家忙着送客,留着浪漫的音乐,陪伴着年轻的客人翩翩起舞。他牵着我的手,揽着我的腰,要开始跳舞。

    我还不习惯与他近距离接触,对他大胆的「侵略」显得有一点畏缩。当他的手触摸我的腰时,一股触电般的感觉从盘骨透过脊椎骨到后脑,由下到上的迅速蔓延。后脑开始沉重,舌头开始乾燥。

    他把揽着我腰的手滑向腰后一用力,我腰部以下的身体完全贴上他的身体,填满我们之间本来因着我的矜持而留下的一线空间。我本能的把上半身挺后,儘可能减低胸部的接触。

    「不要紧张。」他温柔的在我耳边轻叹。

    他一定是故意的。给他的气息一触,我敏感的耳朵马上发红。

    「不可丢人,不可丢人,你怎样都是一个有教养千金,也是大学棒球拉拉队队长,学院的院花,不可丢人,不可丢人。」我不断的提醒自己。

    我不敢开口,打结的舌头一定会出卖我。我抬头看一看他,向他点一点头,扬了一扬眉,用眼神示意可以开始跳舞了。

    随着旋律慢慢的摇动。周围的人,有的在谈天,有的在跳舞。我察觉到一些人开始接吻拥抱,有的在角落热吻,旁人也不怎幺理睬。受到环境的影响,加上对他的好印象,我开始享受我们身体的接触,不避忌的将胸部轻轻的与他的身体碰触和摩擦。后来,我乾脆将头靠在他的肩膀,胸部完全贴在他的胸前。

    我们都停下脚步,我轻轻地揽住他的腰,他的双手抱住我的背。我们就这样静静地站着,享受彼此间体温的交流。

    「噗......噗......噗......」他的身体传来他好快的心跳的心跳声把我拉回现实。

    他的双手从背后温柔的往上移到我的手臂、肩膀、颈项,然后将我的下巴托起。近距离双眼的交接领我尴尬的马上闭上眼睛。

    这时,我感觉到他的唇贴上我的唇。他的唇很柔,很香,带着一股热量,由唇到喉部,随着食道感觉自己的胃在收缩。这热量蔓延到大腿、小腿,带来疙瘩的感觉,又从小腿从背骨传送到颈项。肌肉轻微的收缩,让喉咙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我没有迴避我的初吻。那一刻,时间彷彿停止了,一切的声音都消失了。

    「你好美!」那是他离开我的嘴唇的第一句话。我回不了神,我沉迷了。

    我们没有在说话,不过却心灵相通的手牵手慢步离开人多地前院。我们绕过了屋旁的泳池和那里的人群,他本能的打了几个公式的招呼。我们一起到连接屋后的高尔夫球场。球场边缘的大树和茅草挡住了从屋子发出的灯光。

    在树下,垫着柔软的地毯草,我们再一次拥在一起。这一次,我毫不避忌地贴在他的身上,将头埋在他的胸前,享受他的香味,等待他的侵略。

    他没有另我等太久,就将手伸入我的小外套,隔着一层紧身衣,轻轻抚摸我的背。

    我背部自然敏感的享受他的抚摸,他手的经过,带来阵阵肌肉的紧绷。

    「啊......啊......啊......」伴着我的轻叹,我提高我的肩膀,身体向他贴得更紧。

    「啊......好舒服啊......啊......」他很有技巧的挑旺我全身的细胞。

    他顺手把小外套脱了,让它自然掉落在我的身后。然后,他低下身,将他的唇,压在我的唇上。四唇接触,脑后一阵电击的感觉,然后耳朵轻微嗡嗡作响。

    他把手伸到衣服和裙子的边缘,用一只手将紧贴的衣服向外一撩,另一只手就伸入我的衣服里。

    「啊......」微张的嘴露出空间,他头一侧,把舌头伸了进来。我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刺激,只能紧紧闭上眼睛,享受他在我背部的爱抚。

    「呜......唔......唔......唔......」体内被挑起的慾火,接着喉咙发出无意义的呻吟。

    在我的呻吟声中得到进一步的默许,将我的胸围从后解钩。他把我紧紧地抱起来,一个转身,把我的背轻按在树干上。

    「嗯......」我一个声长叹,我们的唇没有分开。

    他一手托住我的头,一手由后滑过我的腋下,深入紧贴的身体,触摸我的乳房。一点的瘙痒,跟着更多的热火,开始燃烧。我全身的毛都竖立起来,双手和双脚在轻微颤抖。

    「啊......嗯......」他把手温柔地握住我的乳房,然后轻轻地揉捏。

    「啊......啊......」我的情慾向脱了绑的野鹿,疯狂的往森林深处奔跑。

    忽然,他用食指和中指把我的乳头轻轻夹住。

    「啊......」我把头抬了起来,离开他嘴唇的口,用呻吟发洩来自胸部的慾火。

    接着,他用手指与乳头摩擦几下,接着滑过乳沟,挑逗地磨擦另一个被冷落一阵的乳头。我崩溃了,我崩溃了。

    「......」我将我的口和眼睛都大大张着,发不出声音,看不清东西。接着,我的脚一软,身体靠着树干往下滑。

    他立刻用扶助我头部的手把我拉离树干,顺着姿势将我卧放在草地上。

    他握住我乳房的手没有鬆开,继续把我的灵魂抽离身体。

    他跨过我的身体,另一只闲住的手开始往下滑动。先是小腹,让后大腿,又回到小腹,让后又是大腿。我轻轻扭动我的身体,紧绷的腹肌将腰部微微的提高。

    他又获得我默许的讯号,将手由小腹滑到大腿。这次,他的手没有在回到小腹了。他的手继续滑下膝盖,由裙角滑入裙内,爱抚我的大腿内侧。我的大腿的神经线被拉到极限而屈起。

    「嗯......唔......唔......嗯......」张大的口,无法自制的发出欢愉的讯息,同时又想尽方法吸取更多的氧气,来补充体内严重失衡的重担。他的双手,同时挑逗我的双乳和大腿内侧,没有隔着布,没有隔着任何东西,只有肌肤最亲密的接触。

    他的手从大腿内侧往上移动,到了内裤的边缘,随着内裤边缘滑动。他的手好滑啊,他的手好热啊!接着,挑逗我乳房的手离开挺直的乳尖,满胀得乳房,轻轻地扶助我的头,将草地和我的后脑的隔开,让后他再次与我四唇相贴。

    少了乳房的刺激,我的情慾稍微降低,这是我的下体传来前所未感受过的感觉。

    「呜......呜......」所有的呻吟都被他的唇封住了。他的手指透过内裤边缘进入我的丛林,轻轻抚摸我的阴蒂。我紧紧闭上双眼,伸手将他紧紧拥住,大腿本能地夹了起来。

    被夹住的手没有停止地磨擦,参着我已氾滥的爱液,形成销魂的按摩,下体传来的火焰,燃烧的小腹开始抽动。

    我的大腿开始不听使唤地颤抖着。乘着这一鬆懈,他把手指往下一滑,没入我最隐秘的蜜洞。我已经无法抵挡,无法承受这幺大的缺堤。我的小腹失去控制的抽动。为了纾解抽动的紧绷,我无意识地把大腿打开,把下半身体撑起来。他的手指更无阻碍的开始进出抽动。

    「呜......呜......啊......啊......」缺氧的负荷达到了极限,我挣开他密封的嘴唇,决堤而出的是失控的呻吟声。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在他一次将手指插入最深处时,我感觉到蜜洞的最深处开始强烈的缩紧,强烈,但是快速蔓延。

    「啊......」有蜜洞的深处,到浅处,狠狠地夹住他的手指,到大腿、小腿、脚根、将下身高高托起。到小腹、到双乳,将乳尖挺直,最后到口边,将我最后意识到的呻吟声吐出。

    强烈的缩紧,伴随着是一阵触电的感觉,紧接着的是全身失控的抽动。我掉入一个无重量的空间。我活不下去了,我的抽动,全身都在抽动。

    这是我生平感受到最大最震撼的高潮。然后,抖动开始平静。无意识的眼泪从我眼角留下。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我下沉的意识,一直重複这句话。

    我到最微弱抽动的前一刻,我的蜜洞忽然被庞大巨龙入侵。我最后一次的抽动,最后一次,扎扎实实地让我的蜜洞包围着那火热的巨龙。他在我最后一次的鬆懈和紧缩交替的剎那完全进入。

    「啊......啊......」由浅到深,我那部满快乐神经线的怎个蜜洞,完全接受了他坚硬的巨龙。好大、好硬、好长、好热啊!

    「啊......嗯......」我那微弱的紧缩,带着丝丝的痛楚。收缩空间被佔据了,所以只有向佔据的巨龙挤压。我深深地感应那在最深处的龙头,因挤压使它跟真实的存在。

    我的快感并没有结束。伴随着最后的紧缩,是更深入的佔据,佔据的是我从来没有被佔有的空间。

    「痛......痛......亲爱的......我......我......」他不理会我轻声的抗议,伏在我身上,用手支掌他的重量。我的盘骨被压住,臀部紧紧贴着草地,我的大腿内侧感觉到大量的爱液从蜜洞流出。

    「我......痛......啊......我......我......不行了!」伴随着完全的充满,痛,有一点点,快感,越来越强。

    「深一点,深一点,快......快......啊......」我的腰竟然支起他部分的重量,微微提起。我的手紧紧抱住他的身体。我的脸贴着他的脸,感受他强烈的呼吸。

    「我不行了......不行了......」随着几次深抽浅探的快速进出,深处传来阵阵强烈的收缩,由直肠口,到蜜洞的的深处,如雷电般的速度传到浅处,夹住他的巨龙。

    「我......我......来了......」微弱含糊的呻吟,伴随的是又一次强烈的高潮。我的手指深深抓住他的背脊,全身颤抖地尽我最大的力量将腰部高举起来。

    我气息游丝的体会天上漂浮的感觉。我全身的机能都达到极限而罢休了。我唯一感觉到的是蜜洞传来的抽动,和被紧缩包裹巨龙的扎实。这微妙的感觉,不断传来,直到快要停止时,他再次用巨龙的浅而迅速的在蜜洞口进出。

    「啊......啊......嗯......」我用最后的能源发出微弱的呻吟。

    他用力地突破紧密地蜜洞,将巨龙深深的探入。我不能动的躯体,被冲撞的前后摇摆。不行了,我又一次要攀上高峰了!

    「啊......啊......」感受着再一次的高攀,我的耳朵听到自己最后发出的声音。

    休克醒来,最先感觉到的是下身的麻辣。衣服已经被整理穿好了,只是遮住下体的内裤几乎完全湿了。口涩舌乾,全身虚脱。他静静躺在我的身边,深情地看着我。

    「没有吓着你吧。」

    我摇一摇头,给了他一个疲倦的微笑。

    「我爱你!」

    「我也爱你,不过你要想办法送我回家,因为我精疲力尽了。」

    「遵命,我的亲爱。」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