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慾香薰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有一位朋友是研究香薰的,他近乎整家也有香薰,有时我也不太受得到那种气味......。

    有一次,上去他家时,谈起这个话题,我问他放这幺多干什幺,他奸笑的问我:「你知道我如何把到现在那个女友?」

    我知道她女友是某校校花,和她是小学同学,但最近才成为他女朋友。我摇摇头,他自己回答:「不停的做爱......」

    我先是吃一惊,听说他女朋友有很多追求者,条件好过我朋友的多的是,竟然......?

    他看得出我的疑惑,于是就道:「这些香薰有催情作用......,有一次小学聚会在我家进行,来的所有女孩子全部都脸红红的,全身不住扭动;我用尽法子调走所有人,留下她,然后就开始了......」

    我不太相信,于是他又奸笑:「迟些我们组不是要做报告吗?上来我家做。要知道,我们组也有个美人。给你享受了,我吃不消的了......」

    我知她所指的美人是指小妍,她圆圆的脸,长头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厚厚的嘴唇;身高和我差不多,因为有做运动关係,所以身材也「有前有后」,上有34C,下有35......,是我就和他合作了......。

    到了那天,我们组四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就是小妍;另一个是她的朋友,叫嘉嘉,有点野性,身材颇诱人。

    小妍穿着长裙背心,那件背心隐约露出一点乳沟,涂了一阵淡淡的水果味香水;至于另一个,吊带背心,短裙,露出雪白大腿。

    我在想着我朋友如何调走她?做着做着,他拍了一拍我肩头,细声耳边说:「Action!」他突然叫了嘉嘉跟她入房,说有些东西想给她看,然后就关了房门。这叫做「吃不消」?

    当然对于我来说,小妍这类清纯又带一点野性的就够了,太极端我会受不了。我们当时坐在沙发上,我看着她,她那红润的脸色,充满湿润的口脣,不断呡嘴,充满诱惑性。

    她留意到我看着她,于是又红着脸看着我,问我:「做......咩......?」

    她那水汪汪的眼神更是充满着挑逗性,加上羞羞的神情,实在令人慾火难抑......。

    我在她耳边吹了一口热气,然后说了一句:「做爱......好吗?」

    她颤了颤,我立刻搂住她来吻,为了不让她有时间思考,就伸出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交缠,她很快的受我支配起来,放鬆了紧张心情,迎合着我的行动。

    我们湿吻了一会,大家的慾火也充满在体内,行为也开始大胆起来。我伸手进她的背心,直达到她的胸脯,隔着胸罩来搓弄;她也开始在我的背上扫抚。

    但我们的慾望已超出手感,于是我索性脱走她的背心,露出白色的Bra和结实的乳房;她也不放过我,把我的上衣也脱走。搓着搓着,我更把她的胸罩搓至脱落。这使我的兽性大增,愈搓愈起劲,把她的乳头玩弄至硬挺,触动她身上的兴奋点,她双手忍不住捉得我很紧。

    在经过上半身的一轮热身赛后,我们开始进入下场......,我掀起她的长裙,用手指在内裤外挑着她的阴部,她动情起来用双腿夹住我。

    不一会,我感到她的内裤湿起来,于是就把她的裙和内裤也解开,她不甘示弱也把我下身能脱的也脱走......,两副赤裸裸的胴体在沙发上爱慾交缠......,我挺直了的鸡巴,在她的大腿上扫抚着,有时在她阴道外围打圈,就是不进去。

    她不安份的扭动身躯,受不住这种似有似无的感觉......,这时我的舌离开她的口腔,转在她的乳头上又舔又吻又轻咬,更用双手在她两胸侧按摩着。

    她随着我的运动有节奏地伸吟起来:「嗯......嗯......啊......啊......嗯......」像是享受着又像是压抑着,为了「解放」她,我把鸡巴插进她的小穴里,一进去时就和发出「吱吱」的水声。

    我慢慢插进去,她肉紧的捉着我,又发出「哼哼」的叫声。去到中间左右,阴道开始收窄起来,于是我加强上方的乳头攻击,她的浪叫声大起上来:「呀......啊......啊......噢......嗯......噢......」

    那阴道开始扩大了,但依然未能让我的巨大鸡巴通过。于是我在她耳边吹气,安慰她:「不要怕......,让我充实你的慾望吧......」

    另一边又用强硬方法,先后抽老二一点,然后向前插进去,她「噢」的叫了一声;我开始加快抽送顶前,她随着每下冲击也淫叫起来:「噢......噢......呵......呵......」

    很快的那一下关卡就被我冲破了,在那窄窄的蕩穴不断抽送,那剧烈的摩擦加强了我们的快感;突然我又遇上了一个障碍,我当时被快感冲击了头脑,忘了那块是处女膜,一下子就冲破了,她「啊」的叫了一声。

    她这一叫下,我正式开始我的快速抽插,她也进入了状态,与我迎合着......。

    「噢......噢......呵......呵......呀......啊......啊......噢......嗯......哼......噢......哼......嗯......啊......啊......嗯」。

    这时在我朋友那一边,也传来阵阵的浪叫声:「噢......来啊......很爽啊......充实我吧......噢......」

    于是我又在小妍耳边轻声说道:「听到你姐妹的浪叫声吧......放开自己......啊......慾火焚身吧......嗯......」

    我开始吻啜她的颈项,双手继续在她乳房上搓揉,用手指挤按她的乳头;下面继续用老二顶到她的阴底。她在这不断的冲击,只管在浪叫。整间屋入面,有两阵荒淫的呻吟声此起彼落。「噢......噢......呵......呵......呀......啊......啊......噢......嗯......哼......啊......啊......插我吧......嗯......好需要啊......」

    「噢......来啊......啊......噢......嗯......很爽啊......充实我吧......噢......啊......噢......嗯......」

    在互相呼应下,两边也来了高潮,叫声愈大愈浪;我这边的小妍在叫了数句:「嗯......嗯......来了啊......」,那蕩穴突然氾滥起来,一股涌泉从阴道涌出......,她还断断续续的叫了数声:「嗯......啊......嗯......」

    我这时本想放慢抽送,怎料那边不绝的高潮刺激我们,我们在一轮湿吻后,又搂在一起,然后我又开始加快抽插,她还用臀部上下甩动,很快把我俩也拉进一次又一次高潮内,不比嘉嘉她们弱。

    由于整间屋也是那些香薰,她俩根本慾火未止,反而大盛......,于是放慢速度下来,怎料慾火高涨,把我压住,女上男下,摆动她那丰满的臀部,来享受着我硬挺的老二在她的蕩穴中充填,一边放蕩地呻吟起来;我躺在沙发上,看着那摆动的巨乳双峰,忍不住搓弄上来,一边按着乳头,她:「啊......呀......」的叫起来。

    然后,我把她的身压下,让她的乳头送到我口里,让我尽吸啜,她被这样挑逗下除了放声呻淫外,只能加快抽送,享受着快感。我伸手去抚弄她那丰满的臀部,很有手感,我还拍打她的臀部数下。而男一边,嘉嘉那儿也传来不断的呻吟声。

    不知经过多久,我们也开始慢下来了,她已经没有甚幺力气了,但慾火大盛,依然和我湿吻着,想不到只是数小时的经历,她的舌功比刚才还要挑逗性,我于是用一缩一挑,把她弄得失去方寸,反受我所制。

    我把她躺在沙发上,然后很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胸脯,而且在她小妹里慢慢抽插,她很享受的样子。来了一次小高潮后,我们就吻了一会,然后她就睡了,我也要休息一下。

    这时我望一望时间,已经五点了,不过是清晨,但我们来时是下午三点......,连晚餐也未吃......,但是那边嘉嘉的大战还未完,仍传来间中的微微呻吟声......,他们是甚幺构造?幸好今天已经是星期天......。

    隔了很久,有人拍醒我,原来是我朋友,她终于干完了嘉嘉那只小野猫......,不果身上很多爪痕......这时已经八点了......他把那些香薰也弄熄了,开了窗。

    我想他也应该「够了!」......于是我们给她两人穿好衣服,待她们醒了后,两人反应也很不同。

    小妍只是感到害羞,不敢正视着我,然后勿勿走了;但嘉嘉和我朋友,好像依依不捨的......到最后,小妍还是成为我的女朋友,因为这次难忘的经验,我们间中也有干炮;至于嘉嘉她们......,关係较为複杂,叫做性伴侣吧......。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