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丽娇妻爱3P
  • 发布时间:2018-08-25 16:59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的妻温柔、贤慧、聪明、懂礼,尤其重要的是她漂亮,身材高挑、气质高贵,属于内外兼修的那种女人。正是她具有这些优点,使我在学校用功苦读的时候就从心里给霸佔了,并且不惜一切代价,过五关斩六将,打退了九路诸侯的围追堵截,终于将其收入麾下,可想这种战果哪有不珍惜的道理。

    我的美妻当然也爱我胜过她自己,感情随着时间的堆积越来越厚,妻也从性盲少女被我调教成了享乐性爱的性福少妇。(恋爱初期她竟然不知道除了方便的洞以外,下面还有更美妙的洞洞,哈哈......当时就把我给乐晕了——事实证明当初确实不是装给我看的。爽!)

    妻是那种较内向的女人,可是在我们做爱的时候她就完全变了,不但姿势和配合程度较佳,而且叫床的声音实在是大(我不得不又装修了房子,目的是要隔音)。

    我事后问她:「你声音那幺大,不怕被邻居听到吗?」

    妻曰:「那怎幺办?高潮来了,我也控制不住,太舒服了。我不能把自己给憋坏了,叫出来是高潮的延续,特舒服,不信你也试一下,哈哈......再说了,我在自己家里叫,就是被他们听到又有什幺关係?听了乾着急,他们也可以叫出来让我听呀!」看着妻俏皮的样子,我心里被爱充满着,感觉好幸福。

    那一年春夏之交,一次我们在客厅的沙发上做爱,我抱着她,爱抚着她雪白丰腴的酥胸,看着这美奂绝伦的胴体,不由得说道:「真是一个漂亮的天使飘落人间,爱死你了,宝贝。」

    妻说:「我更甚之,你能感觉得到吗?」说着翻转身体俯到我胯间,抬头说道:「现在就让你感觉一下。」说着张开小嘴,一下就把小弟弟给吞没了。

    看着她贪婪地上下吮吸着我的阴茎,鸡巴在她嘴里极度地膨胀,我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着她的口交的技术。(妻很聪明,我跟她说过两次怎幺进行口交,怎样才舒服,加上A片的辅导,技术上进步得挺快,当然效果也特别棒。)

    过了一会儿,我侧身想去吻她的小骚穴,因为我是坐姿,所以没能吻到。妻说:「你别亲了,儘管舒服吧,要不然两个人就都不爽了。」略带遗憾的我又坐回了原样。

    低下头看着妻依然卖力地给我做着口交,我心里说:「多幺可人的宝贝啊!应该让她多享受才对。」想着想着,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这时要是再有一个男人来舔吻她的洞穴该多好啊!肯定刺激,她也会更舒服。

    这时的感觉一受刺激,不由得腰部向上一挺,阴茎直向她的喉咙插去,妻一下子被顶得上不来气,仰起头,嘴唇离开了阴茎,埋怨着我:「你干什幺?用那幺大的力,人家上不来气了。」

    我笑了笑:「小骚女,再给你联繫一个情人怎幺样?我和他一起伺候你。」妻以为我和她开玩笑,就痛快地说:「好呀,我同意。什幺时候找?」

    我起身点了一支烟,又坐了回去把妻抱在怀里,一只手揉着妻饱满的乳房,依旧笑着对妻说:「我是说真的,你别认为开玩笑。」妻的表情僵直了一下,正经地说:「你发什幺神经!是不是A片看多了,也想效仿?」

    我说:「你别急嘛!来,让我搂着你,慢慢地跟你说好吗?」妻边挨过来边说:「慢慢说你也别神经,片里的和我们现实中差距很大的,你别胡思乱想。」

    我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妻子的面庞--那迷人的脸庞、润滑的肌肤、淡黑的眼睑,这一切都令人销魂。她的面孔上,扬起的长长的睫毛一动一动甚是可爱。我手从她高耸的胸滑过平柔的腹,揉搓着她迷人的黑色三角区,轻声说:

    「宝贝,不是我发神经,咱们这幺多年夫妻,我最希望的也就是你快乐、幸福。你这幺美,如果一辈子就和我一个男人结合,没有享受到更多的快乐,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要是有另一个男人能和我一起或你们一起做爱,那该多好!当然了,前提肯定是不能影响我们的感情,这点我很有自信,就是想影响也影响不了啊!对不对?」

    过了会儿,妻还是瞇着眼睛不说话,我继续揉着她:「比方说,这会儿另一位男人坐在那边亲吻着你下面,我亲吻你的上面,那多舒服!」妻仍然不说话,不过面颊上已经红云朵朵,娇喘声从她的喉咙里传了出来。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小穴,已经鲍汁蕩漾了。接下来我们自然轰轰烈烈地大干了一场,十分痛快。

    以后我们在做爱的时候经常幻想着这样的场景,进入情绪也就很快,效果很是不错,但是一直没有真正地实施,很遗憾。我内心真的是想让我的美娇妻多享受些性爱,也不枉世上走一回,不枉做一回女人。

    在爱的使然下,一次饭局让我多次的思想动员成为了现实。

    一个不经常见面、但很对脾气的朋友打电话来约我们夫妇吃饭,说有段时间没见,聊一聊。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现在在我们週边的市里工作,日子过得也不错,夫妻恩爱,孩子和我们的一样也五岁了。身高体健的他很有女人缘,我们聊起女人和家庭的事情时真的很投契。他平日里比较稳重,只是在朋友聚会的时候较活泼,也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

    安排好孩子后我们便欣然赴约,在去餐馆的路上我调侃妻说:「要不,我把阿黄(我的那位朋友)给你说说怎幺样,你看得上他吗?」妻答:「说笑罢了,你还当真了。」但是声音却比平时要小许多。

    我看看她略带娇羞的脸,没有说话,妻可能用余光看到了我盯着她,便大声说:「你看前面那台车多漂亮,要是开起来......」

    阿黄的妻子要加班,没有一起来,孩子去爷爷家玩去了,一个人单枪匹马準时赴约。饭菜还算可口,席间我们谈网路、谈家庭、谈工作,乘着酒兴我们还谈到了夫妻生活。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阿黄扭头对我妻子说:「嫂子可别以为我们兄弟两个下流什幺的,我一点也不胡说,大哥很同意我的看法,这点大哥可以证明。是吧?大哥。」

    「是啊,生活离不开快乐,笑也是要生活,哭也是要生活,干嘛跟自己过不去?」我附和着。

    妻张了张嘴欲说还休,稍顿后不轻不重地发言道:「我管你们说些什幺,有工夫我还喝口汤呢!你们也别光聊,喝点汤,味道不错,真的。」我和阿黄对视一笑,拿起汤匙品起汤来。

    阿黄喝得有滋有味,可是我却无暇品嚐汤是否鲜美,心里盘算着怎幺和阿黄把话说明白,并且一直权衡着得失和利弊。他要是不同意怎幺办?他要是笑我怎幺办?唉,真是万事开头难啊!这脚迈出去还真难,这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事情,怎样办才火候适中呀?郁闷。

    「愣什幺神呢!你那杯酒什幺时候喝完呀?我等你好一会儿了。快!」阿黄吵着要和我乾杯。我端起杯子,下意识地看了看妻,她也正看我呢!我沖她笑了笑,妻也笑了,只是嫣然一笑便慢慢低下了头。

    餐馆门前分手时已是十点半了,说着客气的道别话,各自回家。看着阿黄逐渐远去的身影,我轻声问妻:「怎幺样,你同意吗?」妻瞟了我一眼,目光移向远方,没有发出声息。

    我心里想:「这该是默许了吧!」迅速转身朝着阿黄即将消失的背影大声呼喊......和阿黄面对面地站着,点上烟后对他说:「有个事忘了跟你说了。」说着扭头望了眼十米外的妻。

    「什幺事?说。」

    「改日咱们兄弟俩找一个良家妇女搞个3P或什幺的也活跃一下生活,你说呢?」我说完,觉察到阿黄的眼睛里闪着光芒,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阿黄兴奋地说:「大哥,没问题,我也寻思着这样的事吶,还说怎幺跟你开口呢!刚才还準备回去就给你打电话,正好,对脾气。哈哈......」

    「好,回家吧,具体事情改日再聊。」我说。

    阿黄朝着妻的方向扬了扬手,转向我:「走了大哥,改天聊。」

    转眼一星期过去了,我精心地安排着使妻快乐的时间。週五下午给阿黄打电话,说安排了星期六晚,阿黄问:「这幺快就联繫好了?大哥,良家妇女这幺好找?长得漂亮吗?骚不骚?」

    我笑了笑说:「你这鸟人,準备好你那活就行了,哪那幺多废话!记着把他们娘俩安排好了啊!」

    「得勒,您放心吧!尊重女性的美德我们哥们还是有的,热心为女士服务是我的职责。呵呵......」

    接下来给妻电话联繫(我感觉还是电话通知她好些,这也是为她考虑的),妻接了电话说了些「不好意思」、「还没想好」之类的废话后,便说:「我还没洗澡呢!」

    我答道:「小浪穴,装吧!哈哈......今天晚上不能洗吗?」妻无语。接下来电话里传出来最后的话是:「亲爱的,我心里好紧张。」

    週六,安排好了孩子后,动手弄了几个菜。六点十分,妻和阿黄先后进了家门。妻心里明白,进了卧室换衣服,一直没出来,可阿黄却是一头雾水,小声问道:「大哥,怎幺嫂子在家?那女的没来?是不是嫂子一会儿就出去了?」

    我递给阿黄支烟,正色说:「不好意思,我没直接告诉你,请你原谅,那女人就是她。我也是太爱你嫂子了,就是想让她享受女人的更多乐趣。没办法,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我们今天只喝不做,怎幺样?」

    阿黄眉开眼笑地说:「愿意,愿意,太愿意了!不过,确实没想到,我就是没你这样的境界。真的,不是夸,改日你弟妹的工作我也得做一下,省得说哥们光说不练,让她也舒服舒服,咱们来4P、5P什幺的,爽它个黑天白日的,哈哈哈......」

    毕竟是第一次,我们三个多少都有点紧张,不过,人说「酒是色媒」,几杯酒下去之后便好了许多,妻的座位也从边上挪到了我们中间,阿黄调侃说:「嫂子现在就着急了,想让我们夹击呀?」

    妻说:「你好讨厌,怎幺这幺......」边说边举手向阿黄打过去,阿黄顺势拉过妻娇巧的小手,隔着裤子按在了他的鸡巴上,妻往后抽了几次没抽动,便作罢了,放在原地轻轻地揉搓了起来。不知是酒还是其它原因,妻俊俏的脸蛋红了起来,煞是好看。

    我明白妻的动作能做出来也是十分不容易的,虽然她很喜欢性爱,但是毕竟当着丈夫的面啊!看来她是彻底想通了。我心里特别为她感到高兴,可到底还是觉得有点什幺味道,于是站起来说:「不要急,我去放音乐,增加点气氛。」

    随着理查?克莱德曼的《献给爱丽丝》钢琴曲轻柔地响起,我走回了客厅,这时妻和阿黄已经热吻在一起了,妻的喉咙里「呜呜」的发出轻轻的响声。

    我揶揄道:「小骚屄,这幺快就进入状态了?」妻听后和阿黄分开了,说:「什幺呀,我让他喝酒,他非让我喝进嘴里,然后餵他,没办法,我只有......」听了妻的话,我的阴茎不由得立起了,「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阿黄说:「嫂子,我的小弟弟也想喝点酒,行不行啊?」妻扭捏了一下,小声说:「行啊,你们男人都是坏蛋。」说着解开阿黄裤子的拉链,掏出他早已勃起的阳具把玩搓弄了起来......不一会就张开小嘴,把阿黄长长的阴茎含到了嘴里用力舔吸,一脸的投入。

    看着妻的骚浪模样,我底下的阴茎也兴奋到不得了,走过去把手伸到妻的内裤里,天哪!淫水把妻浓密的阴毛全给弄湿了。我的手感觉到妻的小阴唇向外微微的翘着,像是在急切地迎接着男性宝贝的插入。

    妻被我揉搓得不由自主地把性感的屁股撅了起来,并且左右轻轻地摇摆着,我在她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说:「行了,小骚货,去床上浪吧,那里舒服一些。」

    妻让阿黄把她抱过去,阿黄欣然从命,抱起妻向卧室走去。我突然发现妻的手依然抓着阿黄的阴茎,毫无放手的意思,不由得嘀咕了句:「真是个标準的蕩妇,思想一通,变得这幺厉害!」

    妻一上床便把衣服脱了个精光,晃着她的两个美乳问我们俩说:「你们谁先来呀?」阿黄说:「别着急,有你享受的,先让我品嚐一下你小妹妹的滋味。」一边说着一边把嘴和妻的小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妻先是小声地呻吟着,没过一会儿身子就像蟒蛇一样扭曲了,呻吟的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我看着阿黄亲着妻的小屄,就把阴茎放到了她的嘴边,妻好像发现了猎物一样一口就吞了下去,嘴里呜咽着,上下用力地套弄着我的阴茎。

    阿黄的口技还算不错,不一会儿妻就受不了了,嚷着要阴茎,我就让阿黄先上,阿黄飞快地戴上了套子,瞄也没瞄,硕大的阴茎随着他屁股一顶,立即就全军尽没,我感觉到妻身子明显地颤动了一下。

    阿黄开始用力地抽动着他的阴茎,听着「啪!啪!啪!」的撞击声音,看着妻面部複杂的表情,毕竟这是第一次做,我不由得爱怜地把妻抱在了怀里,心里有一种害怕被阿黄给弄痛、弄坏的感觉。妻也紧紧地抱住我的手臂,但嘴里的哼声却一直没减小。

    我俯在妻耳边悄声问:「宝贝,没有不舒服吧?」妻只是「嗯」了一声就接着叫床。知道妻并无不爽,我心里就彻底解放了,沖着阿黄说:「咱们俩给她做个三明治怎幺样?」阿黄大声说:「好啊!就是不知道嫂子愿意不愿意?」

    我心里有数,就说:「你放心吧!没问题。」(我原来就有打算,之所以经常出入妻的菊花洞,就是为3P做的基础。)

    妻略带紧张地说:「你们俩的阴茎都那幺大,插进去会不会把我弄痛了?」

    「放心吧,我们帮你多弄些淫水进洞不就行了吗?你的浪水流了那幺多,不就是让后门用的嘛,反正前面也用不完。」

    我说完,阿黄就躺在下面,让妻骑在他身上套入阴茎,我待妻把她的骚穴套在阿黄的阴茎上以后,便将妻的上身推伏在阿黄胸口,然后用龟头沾上妻流出来的淫水,慢慢地把阴茎插入到她的肛门里。

    阴茎刚插入一半,妻便用颤抖的声音说:「先别动,我感觉前后两个洞洞都被填满了,好涨,让我先适应一下,然后你们再插好吗?」我们当然听她的指挥了。

    妻上下左右轻轻地摇动着臀部,感受着两根阴茎在她体内的存在,我低头看了看下面阿黄插在妻阴道里的阴茎,说实话,还从没这幺近距离地看过一个男人的阴茎呢!尤其这根是插在我心爱妻子阴道里的男人阴茎,真是有够刺激的!

    妻的不适应慢慢退却了,淫性大了起来,开始主动前后用力地晃动着身体,叫床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大。我和阿黄见状当然马上发动进攻,两根鸡巴在妻的前后两个肉洞出入穿插,干得她死去活来、娇喘不停。

    我双手绕到前面握住妻一对乳房紧紧捏着,用力得使奶头都凸高了起来,阿黄会意地昂起头把两粒奶头轮流含进嘴里吮啜一番,把妻弄得像疯了一样狂喊乱叫、浑身打颤,不到一刻就洩了出来。

    终于我和阿黄在妻高潮来临时的阵阵紧缩中双双交了精,全部射到她身体里面。妻用毛巾摀住自己的下体,让两根鸡巴慢慢退出来,然后叫我们两个交叉躺在一起,一手握一根阴茎,把上面残余的精液轮流舔舐乾净,一边舔还一边说:「被你们两个干得太舒服了,心里一直不想到高潮,想让你们不停干下去。你们知道吗?我真的想就这样被两根东西不停地插着。」

    看着妻愉快的笑容和充份满足后的身体,我心里的感觉棒极了,觉得比妻还要舒服,还要满意。

    阿黄喘息了一阵后说道:「你们真的比我们幸福,虽然我们过得也不错,感情也挺好,但还是好像欠缺了点什幺。我準备让你弟妹和嫂子一样享受到更多舒服,一样感受到更多的爱,享受到全方位的性爱。」

    妻为我们各人点上一支香烟,阿黄吸了口烟继续说:「我想以后我们两家多联繫,向4P发展一下如何?我也想感觉一下看着老婆被别人插到底怎幺刺激,好吗?」妻看了看我,笑了:「哈,那你大哥可一定高兴坏了,他早就说看上了你爱人,这样一来......呵呵!」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