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与空姐的一夜情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和空姐做爱,只能用刺激新鲜来形容,但一般人只能想想而已,就像你现在看到「空姐」两字,就想起高佻的美女们穿着制服,秀髮往后整齐梳拢,细緻的化装和点了名牌口红的朱唇,拖着行李走过身边散发的淡雅香水味......我不相信你不会心动。

    我也不相信这个梦想会在我身上实现,而且还真的是在飞机上。

    那次去洛杉矶谈完生意,回台湾时坐头等舱,由于淡季客人少,只有一两位空姐轮流serve,入夜后另几位乘客早已沉沉睡去,只剩我一人独醒。刚才因为那几天的时差而有些头痛,便找了空姐过来要她帮我送杯Coffee。

    「黄先生,你的Coffee。」我瞄见这个靓姐的名牌上写着「杨郁恬」,的确人如其名的甜,约165公分的身高,明亮的大眼,这家号称「台湾之翼」的头等舱空姐果然是挑过的。

    「谢谢!」我伸手接着热腾腾的杯子,不小心烫了一下,手肘正好碰到她弯下腰来凸挺在我身边的胸部,「啊......」她不好意思的轻轻叫了一下,我连忙向她道歉,但她并未露出不悦之色,看来是基于这个行业的礼貌吧!她用浅笑说明不在意,还俐落的拿纸巾帮我擦手。

    「Sorry,」明显的看出杨郁恬有点心神不宁,「妳的名字很好听......有英文名字吗?」我趁机和她搭讪。

    她看了看自己的名牌,似乎知道我偷看过了,她眨眨眼:「可以叫我Meg,梅格莱恩的Meg。」

    「我叫William。」我稍微介绍了我自己,也和她小聊了一下,知道她住板桥,大学毕业后当了一阵子女秘书,两年多前考上空姐,刚到头等舱服务不久。

    结束短暂对谈,杨郁恬向我点个头,表明自己要去备室整理具。我看着她的背影,绿色的窄裙下有一双修长的美腿。我回过神来,试着想睡一下,没想到刚才喝的咖啡正要发作,脑袋太清醒,眼睛一闭,都是杨郁恬细緻的脸蛋和制服下姣好的身材。

    旁边的旅客都已睡死,只有隆隆的鼾声和飞机闷闷的引擎声合奏,我想起某位常做商务旅行的朋友聊过,有些头等舱的空姐会提供另一种服务的,只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艳福可享,于是起身往备间走去。

    杨郁恬在小小的备间里,背对着我在整理具,她听见我的脚步声,转过身来,用银铃般好听的声音说:「黄先生,还头痛吗?」她关心的问着我。我点点头,她好像忽然想起我方才touch到她的胸部,鹅蛋似的脸上泛起一阵嫣红。

    「Meg,我有点发烧。」我撒了个小谎,她居然走过来摸摸我的额头:「没烧啊!」她莞尔一笑,彷彿看穿了我的恶作剧。

    这时飞机突然晃了一下,她一时没站稳,结结实实的整个人跌在我怀里,我的生理反应迅速而明显,西装裤裆里的硬物恰好顶在她柔软的重要部位,我的白衬衫领口也沾上了她粉色的口红。

    很意外的是我们俩都保持着不动,彷彿是种时间的凝滞,我闻着她好闻的髮香,轻轻地抓住她的小手,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我低头亲吻了她湿润的唇,她没有躲避;我轻轻咬着她丰厚的耳垂,她没有抗拒;我沿着制服的裁切线探入她两峰之间深邃的沟涧。她只是气更喘了,就连我拉她的手贴在我坚实的裤裆上顺时钟方向划圈,她也只是脸更红了。

    快速通过一、二垒,接下来,只要再踏一下三垒垒包,确认一下她的反应程度,我就可以确定滑回本垒的时间和进垒角度。我温柔的半掀她的窄裙,可以感觉她和我胸口相贴的急促心跳;探进她的幽谷边缘,隔着丝袜,在她两腿之间竟然还可以感觉到渗出一大片滑黏湿濡;女人的反应告诉我,她準备好迎接我这个男人滑入她的本垒。

    还是不发一语,杨郁恬伸手关了备间的灯,于是我和杨郁恬就这样在只有布帘虚掩的小备间结合彼此最私密的器官。随时都会有人闯入的刺激感,令我紧张而又亢奋,幸好头等舱客人不多,又都睡得烂熟,别的空姐也都轮班去睡觉了,但也不可能衣衫全解。

    我解开杨郁恬的领口,拉下她的紫色胸罩一侧,咬吻她豆大的乳头,她忍住气却轻轻的哼着,一面享受我的侵袭,一面伸手下去解开我的皮带,褪下我的西裤和底裤。我早已充血坚挺的浑重巨棒被她的纤纤玉手掏出,深褐色的龟头上早沾满晶亮的分泌物,她蹲下身,先用湿纸巾帮我仔细清洁。

    我终于打破沉默:「妳为什幺肯......肯跟我......?」杨郁恬停止了手边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我,幽幽的说:「因为你长相和个性都好像我男友,而且......你好温柔。」

    原来如此。我知道她需要,不要再问自己是不是获得额外的服务,现在蹲在我前面的就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寂寞的人,一个四海为家、难得获得慰藉与感情的空姐。我点点头,抚摸她的髮,解开她整齐的髻,她原本齐肩的秀髮如瀑洒下,「不要弄乱了。」她提醒着。

    我油然生起一股爱怜之心,紧紧抱住她的粉颈,她彷彿知道我的暗示,身体前倾,微启粉色的双唇,为我把包皮褪至根部,我顺势一送,将青筋暴怒的阳具挺入她的小口。她轻轻的咳了一下,我敏感的前端似乎顶到她的舌根。「郁恬,对不起,我会慢一点。」她点点头,继续为我品嚐含弄男性的生命之源。

    她吞吐的速度不快,似乎有些生涩,但我已感到一股兴奋从背脊直传导至脑门。我一面律动,一面问她:「和妳男朋友有几个月没做了?」我实在很笨,她当然没有回答,因为她正在为我吸吮。不过我感到她的手在我的两粒睪丸上缓缓的抚了三下,我知道这就是答案,难怪刚才探她裙底时湿得这幺快。

    「妳很Smart哦!」我顽皮的夸了她,她抬头露出可爱的眼神,吞吐的速度愈来愈快。我突然很想在她口中和脸上发射,忖算自己这一个月在国外也忍得够多了,累积量应不少,可以有两发以上的水準。待会第一发控制一下,少射一点就是了。

    杨郁恬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射在嘴里可以漱口,射在脸上可以补?菕A但制服弄髒可就麻烦大了。她顺手拿了条毛巾挡在领口和胸前,我的腰愈动愈快,她的舌尖在我的最敏感顶端游移,我知道要憋一下,以免射出太多。

    「我要出来了。」她点点头,我「嗯」的一声,第一次和第二次发射在她的嘴里,第三次抽送时我快点拔出来,轻轻「啪」的一声射在郁恬打上粉底的细緻脸蛋上,之后再射出一波后我赶忙忍住,「你是坏蛋。」白稠的精液从郁恬的面颊和嘴角滑至胸口,她赶忙用毛巾拭去。

    我居然射在这个优质空姐的脸上,心中狂跳不已,看着昏暗中的郁恬更有一种朦胧的美,我只想快点和她做最紧密的交合。

    「不用休息吗?要不要喝口水?」郁恬从橱中拿了一杯水给我,胸口两座小山上下剧烈起伏,大概不能叫出声让她觉得很不能尽兴。我一饮而尽,再让她握住我仍硬挺雄壮的阴茎,回答了她的问题。

    我让杨郁恬半靠在备檯上,把她的窄裙往上撩起至她细细的23寸腰,扳开她的双膝,用指甲尖划开她的丝袜,把她紫色的丝质蕾丝内裤拉至脚根,伸手寻探进入的花园开口。她的阴毛浓密,早已湿漉一片,我再用龟头直接磨擦她的阴核,她咬着嘴唇,像是舒服又难耐。

    我正想长驱直入最后的堡垒时,她不知从哪拿出一个保险套,体贴的为我戴上:「Sorry,快乐但小心一点。」她恬静的看着我,眼睛水汪汪如镜。

    我一阵感动,扶着自己的肉棒,往郁恬粉色的皱褶开口挺去,她一阵颤动,我马上感觉到美女的体热急剧上升,我用手指先伸入蜜洞中反覆抽送,蜜汁汨汨流出,她双眼微闭,彷彿正要享受一季的高潮。

    我侧上骑上,把杨郁恬的领口再解开一些,拉下她整件胸罩到腋下,刚才被我碰触的双峰昂然跳出,她暗红色的乳头已经翘起,是我最喜欢的乳型,我再度品嚐她乳房柔滑的肌肤。她被我压得上半身往后仰,美丽的乌髮在脑后性感的晃动,我一面吮她乳头四周突起的颗粒,一面搓揉,再用手指轻摘挑起。

    她在我耳边细语,吐气如兰:「快进来,有人快来接我的班了。」

    我在两人下体摩擦之际彷彿听见渍渍水声,知道这是最好的enter时机,双手扶起她的臀部,她挺腰相迎,我握着我的武器,左手拨开她的阴唇,轻轻踮脚再用力一挺,只听见「噗叽」一声,顺利的楔入她的体内。

    「哦......」她试着不出声,却还是忍不住闷叫了一下。我故意轻轻的问她:「Hard enough?」杨郁恬的空姐制服早已半遮半解,忘情的回答:「Keep going......」

    我由慢而快的抽送,进入、退出、再进入......性器官的黏膜牵动是人间最性感的拔河,一对只有下半身裸露的男女,让最原始的性器官摩擦生热。

    杨郁恬的洞穴很紧,应该还没有多少经验,我一面抽送,一面咬吻她制服下微微露出并随着简谐运动轻晃的右乳,「嗯......嗯......我......快......」杨郁恬呓语起来。

    靠着橱边缘,我轻轻抱着她的腰作她的支撑,她两腿抬高,紧箍在我的腰部,她淩空的脚踝还穿着米色的高跟鞋,我用整个手掌爱抚她修长的大腿内侧,她两腿夹得更紧,我的肉棒几乎无法前后律动,只好更加把劲做抽送。

    她制服上的名牌已随着我的冲刺而有些鬆动,「杨郁恬」三个字在我眼前隐约出现,「啊......」她终于忍不住娇呼出来:「我......我来了......对对......碰到G点了,收缩得好快哦......一次......第二次......哦......」

    听到她低沉却陶醉的叫床声,我不禁兴奋而抽送得更快更深,她也伸手下去抚爱把玩我的阴囊:「你......比他粗......插到......顶到子宫颈了......」

    我更加速用不同角度狂捣,杨郁恬朱唇微张:「黄大哥,从后面好吗?」

    我当然也喜欢换个不同的姿势,在几万英呎的高空上,有谁知道我和杨郁恬运动的比气流更激烈呢?

    我缓缓地退出她的身体,两人的体液仍紧紧相连,我让她翻过身来,对準梦想中的空姐早已沾满爱潮的入口,从后背位骑乘上去。她的手攀扶在墙边的把手上,两人的性器官像是活塞般前后拉扯,我的肉棒彷彿在她的体内拼命涨大。

    如果她是我的老婆该有多好!我心里边想着,一手攫住她终究还是飞散的秀髮,一面往深处狂顶。

    「好......我喜欢这个......从后面......」

    我一面挺腰律动,一面凑到她的耳边问:「我们在做什幺?」

    她早已香汗淋漓,小小声的回答:「做爱。」

    我继续问问题,故意挑逗她的情慾,也为自己助兴:「男女做爱又可以用哪些动词代替?」

    她又红了脸,我动作减缓,亲了亲她细细的眉毛,感觉她又在收缩了:「妳每说一个,我就多抽送一百次......」

    她深怕我停下来没法让高潮继续,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出了两个词:「行房」、「上床」。

    我又开始加快速度,鼓励她继续说:「还有呢?」

    郁恬害羞得摇头,「我帮妳说一个好了,性交。」我说。她又再夹紧双腿:「交配......交合......」她知道不说我会停下来。

    从这幺有气质的亮丽女孩的口中说出:「Fuck......」我感觉快要再次射出来,一定要和她同时高潮才算完美,所以一面再追问:「那我在Fuck妳,还可以怎幺说?」我拉着杨郁恬的手,去抚摸我们性器充血交合之处。

    她已经有点Lose control,我知道她力气快放尽了,但还是说了出来:「你在......上我......操我......干我......插我......」她换了口气,讲出这个绝色空姐从来没说过的话:「你好硬......你骑了我好久......你肏得我好结实......」

    我再也忍不住这种激情的言词刺激,将杨郁恬翻过身来,用立位再度肏入她的深处。我抽送了上百次,杨郁恬早就被我顶得语无伦次:「从来......他都没有让我这幺High......」

    我知道她要达到最后的高潮,但我要和她一起,「郁恬......妳是我上过最棒的Girl。」我猛力一抽再一挺,再往深处倾尽全力用我的硬棒摩擦杨郁恬的阴道壁:「要射了......」

    「嗯......好......我也来了......来了......」

    我感觉龟头迅速的张开,一道又一道温热的精液源源不绝的喷射出来。

    「哦......我要你的Sperm......你射了......我收缩了......」

    我体贴地停留在她体内大概三分钟,才把自己的巨棒连套子一起抽出来。杨郁恬看着套套的顶端蓄积了这幺多的白色精液,又羞得低头不语。我抱着她,给她一个感激的热吻。

    一切归于平静,好在另一个空姐睡迟了,晚了一个钟头才来交班,这时的杨郁恬早已重新补了妆,一头秀髮又梳好一个整齐的髻,制服的领口彷彿还有些汗水,但我看到的是她略略鬆动的名牌。趁交班的空姐还在机舱另一头整理东西,我走到杨郁恬的面前,帮她把胸前的名牌调正,名牌后的乳房上个钟头还游移着我的双手。

    「谢谢妳!」我发现我似乎爱上了她的眼晴,或是,爱上了她。

    「也谢谢你,给了我一个难忘的回忆。」她道声晚安。

    「等一下,」我执起她的手,塞了张纸条在她手中:「妳知道我们该怎样再联络。」她浅浅一笑,眼里有道奇异的光芒。

    她点点头,走回她们的休息室。我知道,我们会在台北的某个咖啡馆里再相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