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司的性政策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0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指证鹹湿上司性搔扰女同事,却被全男班管理层报复性辞退。幸而那女同事感激我,介绍我到一间偏远的公司去面试。为生活,再偏僻都要去碰运气。那公司叫维迪尼,生产乳胶制品,而我就应征这公司的软件工程师。

    职责方面,应是编写自动化生产程序的软件及监控电脑系统,有四年工业软件编写经验作靠山,我相信我可应付这工作。更有趣的是我可用最新的VB编写程式,让我能以熟悉的程式去编写,确保自己作为程式设计师的价值。

    但我对公司位处的小镇的印象很差。这儿的环境像沙漠一般荒凉,不,这儿根本就是沙漠,树木少得可怜,更别说绿化什幺了。只有几间小房子,活像荒废的鬼城。当然,人工高的话,我不介意住这儿。反正我不活跃,大部份时间都躲在家中。有部电脑加部电视,我便可高兴的活下去。带着这种考量,我把车子驶进维迪尼的停车场。

    维迪尼是由九座现代化建筑物组成的建筑群,和小镇的荒凉形成强烈对比。而当进入这大楼后,我却留意到一些很不寻常的事。

    刚巧有两名OL在我身边经过,其中一个穿着短得不能再短的连身裙,另一位则穿上了超短的紧身迷你裙,半个屁股都露出来。

    不知道她们有没有穿内裤呢......冷静!这不关我的事,我是来面试,不是来发春的,我赶紧收拾心情,到接待处登记。

    接待员的穿着和那两个OL很像,都是极短的裙子,而透过薄薄的衣料,我隐约看到那女孩胸前的两点。深吸一口气,把不恰当念头通通压下,故作冷静的道出来意:「小姐,我是面试应征软件工程师。」

    接待小姐看了放在桌上的资料:「是了,你是马克。唐纳先生。下午二时面试,请跟我来,我带你到会客室。」

    入到公司内,我看到过百个员工,清一色都是女性,而且全部都穿着各式各样的短裙。这儿无男职员吗?还有那些短裙是怎幺回事。公司怎会容许职员穿成这样?只是,那时我还未知有更惊讶的正在等着我。

    我在会客室的真皮沙发坐下后,接待小姐递了一杯红酒,笑着说:「人事部经理洁文很快便会为你进行面试。还有,你要干我吗?」她问我要不要干她时的语气,轻松得就像问我要不要咖啡一样!

    只是我却被她吓得从沙发中弹起!她刚刚说什幺?问我要不要干她?我一定是听错了,不会是真的,一定不会是真的。

    她看我的表情,有些理解的说:「啊!她们未知会你吧!不要紧,面试时会提到的。不过,我是很认真的,你现在要干我吗?」

    我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但还是有些口吃:「你...铍...杰没出...麝...跾...极。」发现自己语无伦次说着不知所谓的话,我赶紧用手掩着不受控制的嘴巴,等稍镇定后,才尽量平静的说:「是的,我想干你,非常地想。」

    「嘻嘻...」她轻笑着:「新人们的反应真有趣呢!」

    她双手伸进裙底把内裤拉下,接着拉下我的裤子,并跪着把我的阴茎含在口中。待阴茎挺立后,她便躺在茶几上分开双脚,我也急不及待把阴茎插进她阴户内。

    她双手紧紧抱着我,嘴唇热情吻着我。我感到阴道收缩带来的压力,感到双脚用力箍着我的腰身。听见她毫不压抑的浪叫,没坚持太久,便在她体内爆发了。完事后我躺在沙发上休息,她温柔的用口把阴茎清理干净,及替我整理好衣服。

    之后,她感激的对我说:「多谢你肯干我,真的,我都忘了上次是何时被人干的了。另外,洁文很快便会为你进行面试的了。」说完后她便离开,我甚至还未知她的名字。在等待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想着刚才的事,但就怎都想不明白。

    很快,洁文便来了,她看来还不到三十岁,拥有标準以上的美貌及身材,穿了一条短到大腿根的连身裙,完全暴露修长的美腿。

    「唐纳先生,很高兴能认识你。」

    随着这公式化的开场白,接着应该便是握手了。不过,她并无和我握手,而是给我一个法式湿吻。

    「欢迎来到维迪尼乳胶公司。我看过了你的履历表,你拥有很适合我们公司的才能。首先我介绍一下这间公司,维迪尼在1990年成立,过去19年,我们一直生产优质的乳胶制品。现时,公司总共有4873位员工,暂时全都为女性。听艾曼达所说,你已经知道了这儿的「性政策」。」

    「不,正好相反,我完全不清楚,也很好奇那是什幺。」

    「我可以想像...」洁文轻笑着:「这样说吧,我们很难聘请到需要的人才,如你所见,这地方十分荒凉,没有人愿意住在这儿。

    人们都想住在大城市,或一般乡镇也可以,但就非如荒漠一般的这儿。虽然不喜欢,女士们也勉强能接受这儿的环境,甚至有些女士会喜欢远离嘈吵的都市;但男士们却完全受不了。即使我们提供比一般公司更优厚的条件,也不能说服他们为我们工作,你可以想像得到,我们在招聘男员工方面的困难。

    尤其是男性主导的高科技程式编写范畴,加上网络公司的冒起,大量抢走这方面的人才,所以董事局决定推出现在的「性政策」。

    相信你曾听过其他公司关于「性骚扰」的官司......男士要求女性提供性服务,作为换取工作的代价,而女性则凭这点控告他们。但这儿,我们完全没有性骚扰的想法。不但这样,我们所有女职员都明白,自己必须随时随地準备为男职员提供他想要的性服务,并且无条件接受所有男职员提出的性要求。」

    「你是说,我可以和这儿所有的OL做爱?」她所说的事完全超出我的想像!我在做梦吧!

    「当然可以,我们规定所有女职员都必须穿上短裙和不可戴胸围,不论是连身裙、半身裙或迷你裙,都必须高于膝盖以上六吋。有女士会穿内裤,有些就不穿内裤。同样,有女士选择把阴毛剃掉,有些则保留,这点公司现时没有规定。

    若你想搓在身边经过的女职员的奶子,或想吸吮她们的乳头,直接动手便可以了,她们都会停下来,让你吮到不吮为止。想接吻,把手搭在你想吻的人的肩上,直接吻她即可,也可以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必定会给你热烈回应。

    你可以伸手入任何一个女职员的裙底,抚摸她的屁股及阴户,把手指伸进她的阴户或屁眼内玩个够,然后叫她把你的手指舔干净...

    若你想看坐着的女职员双脚间的风景,直接叫她们打开双脚,或你自行动手分开她们的大腿也行。不过通常女职员坐下后,都会自觉打开双腿。你也可以伸手进她的双腿间,抚摸她的大腿及阴户。

    女职员弯低腰的话,你完全可以揭起她的裙子,拍打她的屁股。想看她的阴户,叫她把内裤脱掉,或自己动手也可。亦可以要任何一个女职员脱光了躺在你的大腿上,让你检查她的奶子和阴户。

    若你手上有按摩捧,也可以随便插进她的阴户,所有女职员都不会反对你玩弄她们的。

    若你想口交,只需把女职员的头按在你裤裆附近,她们便会晓得要做甚幺。你亦可以要求她们跪在桌底下为你服务,以免影响工作。亦可以叫女同事们在你面前自慰直至你喊停,令你享受着口交或乳交时,同时看着女同事高潮时所造成的一地淫水。」

    情况看来越来越吸引。

    「好吧,接吻、爱抚都可以了,那真真正正的性交呢?」

    「当然可以啊!这才是整个「性政策」的宗旨,什幺时候你想干谁的话,直接说「要干你」或「躺下、打开双腿」、或差不多的话便可以了。

    不,你根本不用问,把她压在墙上、桌上、甚至推到在地上,直接插她的阴户便成了,她绝对不会拒绝你的。」

    这儿简直是男性的天堂!「不过,这儿的OL真的不反对这种制度吗?」

    「面对这种可怕的招聘困难,女职员都豁出去了。你要明白我们在招聘有能力的男性员工时有多困难,我们有4857位女职员,而没有一个男性。最高峰时期,也只得9个男职员。若打开双腿便能留住优秀的人才,我们是非常乐意这样做。而小镇的男性实在太稀少,而且大多是人生的失败者,我们又看不上眼,有才能的男性,早就离开这儿到往外闯了。

    更何况,在这儿工作,穿上轻薄的衣服,不停露出内裤或屁股,早让我们的身体充满欲火,所以女职员不但愿意让你干,还非常、非常感激你在四千多人中选择了她们来玩弄。

    其实,根本不用你主动,也会有大量女同事来到你面前,求你去干她们,或邀你晚上到她们家作客。主动求欢虽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我想告诉你不要怕侵犯了我们,我们是非常希望被你侵犯的。」

    「若你说的是真的,那好吧!」

    「那让我带你参观一下公司...」她说。

    我们离开了会客室,走进一个大型的办公室。眼前三百多个只穿越短裙或是迷你裙的漂亮女郎,让我感到深深的震撼。

    有些OL坐在自己的坐位上,就像洁文所说的,大方的把双腿张开。有些OL正弯腰工作,其中一个OL的裙子,短得即使站着也仅遮住小半个屁股。

    不少办公室女郎都穿上高跟鞋,把身高提升数吋,让长腿表现得更诱人。我更发现了一些OL的内裤,己出现了深色的水迹。当我正游目四顾时,有小部分OL对着我微笑,其中一个绕脚坐着的OL在我望向她时,立即把双腿打开,把没有内裤遮掩的阴户暴露在我眼前。

    更惊讶的是其中一个女职员是全身赤裸的,身上没有半片布料,看来这儿并不禁止裸体上班。我指着那个裸体的女人,向洁文问道:「为什幺她会不穿衣服?」

    「唔,就我所讲的,所有裙子都必须高于膝盖六吋以上,她很可能犯规了。犯规的话,该职员便会被罚在三天内不準穿任何衣服。」

    我们沿走廊行着,在步行中,我决定测试一下洁文说的,关于我可以做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尝试向迎面走来的金发女郎施以禄山之爪,她不但没有避开,还挺起胸脯让我方便搓揉。

    接着我连续摸了几个OL的奶子,拍打了更多的屁股,还吻了数个红唇。我甚至把手伸进数位OL的裙底,隔着内裤感受她们的阴户,或直接拉下她们的内裤,把手指插入她们的阴户内。有些OL在我检查她们阴户时不停的轻笑着,有些更反过来抚摸我的裤裆。

    跟着我们走进厂房,女工们正把各种胶乳产品包装。若说刚才在办公室的风景令人想入非非的话,那这儿便足以让人血脉沸腾。

    过千个穿着短裙的年轻女工不停走动,做着腰际、蹲下等各种动作,短裙随着她们的动作扬起,露出诱人的丁字内裤,以及大量浑圆的屁股。

    其中一个女工正在爬梯子走上一个升起的平台,平台上还有数个女工站着。那些女工都向我友善的笑着,而我所在的地方,一擡头就可清楚看到她们大部分都没穿内裤,有几个还剃光了阴毛。

    「你说我可以干这儿的女人,现在可以吗?」这些刺激让我无比兴奋,快忍受不住了。

    「当然了,不如我们现在休息一会吧!」

    我走向一个忙着把乳胶产品装箱的年轻女工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Hi」我有些紧张的打招呼。

    「Hi」她带着笑容,轻轻的回答。

    「你想...唔...和我...做爱吗?」我紧张得有些口吃。

    「当然了...」她仍是微笑着回答,没有感到半点冒犯。

    我把她推到在其中一张工作桌,让她弯腰伏在桌上,掀起了她的裙子,準备脱下她的内裤,却看见没有内裤及阴毛遮掩的阴户。

    我脱下裤子躺在工作桌上,示意她骑在我身上。

    她蹲在我身上,对準位置把我的阴茎纳入她湿润的阴户内,狂热的上下移动身子。我再一次感到女性阴道的压迫感,不久前才射了一次,所以这次用了更长时间才射精,而期间,我的对手洩了数次了。

    休息了一会后,她自我的身上爬起,感激的对我说:「多谢,多谢你选择干我,这实在太好了。」

    「噢...」我有些尴尬的说:「不客气。」这实在太不可思议,竟然有女人因为我干了她而多谢我,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不,真的,无论任何时候,我都很高兴能为你打开双腿,用阴户为你轻松。」她诚恳的说着:对上一次为男性服务,已是一年前了。而且那次那位先生只让我替他口交。当然我也非常高兴有幸为男性提供口舌服务,不过只用口的话,我可得不到高潮。

    所以你能容许我用淫穴替你服务,我真的非常感激你,希望将来我能够再有机会使用淫穴、甚至屁眼为你服务。

    洁文笑着对我说:「新员工在要求女职员提供性服务时,总会感到有些尴尬的,但我想不久之后,你就能高兴的享受我们女职员为你提供的服务了。」

    接着,我们上一层走到另一间房内。

    「这是你的办公室,在这儿,你可以向下望到整个大办公室。那儿是你的桌,另一边有一组沙发、一个小型酒吧,几组桌椅,地上也铺了软垫,方便你在那儿使用我们的身体发洩。

    若你想走肛交的话,这里有KY软膏,我建议你走后门前先使用一下。那边柜子里有一些手铐、拘束衣、按摩捧之类的东西,若你喜欢这方面的游戏,相信能为你提供方便。当然,若你需要皮鞭之类的道具,总务部的同事们也会高兴的替你準备,不过不会提供容易对女性身体做成伤害的东西。

    还有一点,公司是没有男卫生间,员工厕所是男女共用。你可以随时看着女同事大小便,亦可随时把尿液和粪便排在她们口中或身上,她们渴望着被你去侵犯的。」

    「我还有个问题,这儿性交的风气这样普遍,如何防止性病及怀孕的问题?」

    「首先我澄清这儿的性交风气并不普遍,女职员不会主动要求做爱。我们只在男职员要求下,为他们提供他们想要的性服务,而公司最后一个男职员,也已在半年前离职。

    所以,若你接受这工作的话,公司的四千多名女职员,都会为你提供性服务...以任何你喜欢的方式。当然,你亦可叫她们为你沖茶递水印文件,如果她们的职级比你低的话。」

    「对不起,我......」

    「不,要说对不起的应是我,我有些反应过敏了。说回你的问题吧,这儿的员工都会作定期的身体检查。我们有专属的医生及检查器材,平均两个月为员工进行一次全身检查。你不需要担心会被感染。所有女职员都有进行避孕,你并不需要用避孕套。

    即使女职员意外怀孕,我们也有完善的免费托儿服务,母亲也可以选择堕胎,完全免费。但基于考虑女方心情,堕胎与否男方只能提供意见,不能代女方决定。」

    「反正我不想要小孩,我看还是去做绝育手术算了。」

    「我们的医疗津贴包括了绝育手术,若你真的需要,我可以代你安排。

    除了在公司内你可以任意干每一个女职员外,每一晚你都可选择最多三十个女职员带走。你可以带她回你家或是到她家,让你在晚上玩弄,我们的女职员现时全都是单身,即使结了婚,她们的丈夫也不愿意来这儿工作。大部分女职员都能下厨,你在享用她们的身体时,也可享用她们为你準备的食物。

    有些女职员和她们的女儿住在一起,我相信她们都会非常乐意让你玩弄她们的女儿。不过请紧记,若那些女孩小于十六岁,即使她们母亲同意,你也不可和她们发生性关系,因为是法律禁止。

    你还有问题吗?」

    「有,你说的,还有我亲身的经历都很吸引,我相信很难有男性会拒绝。但你说所有男员工都离职了,为什幺呢?要是有些什幺特别问题的话,我可不想陷进来啊!」

    「对于这个问题,董事会曾开会研究,得出的结论有两个。

    第一,可能因为性事太多了,物极必反。这可从男职员要求性服务的次数看出。

    以往我们没有阻止女职员求爱,结果每个男职员要求女职员提供性服务的次数随着时间显着下降。甚至不停地请假,更有选择辞职,所以我们禁止了女职员主动向男职员求欢,只能由男职员主动。

    当然若男职员只顾玩乐而影响工作的话,我们会毫不犹豫辞退他。

    第二,是男性的权力欲。

    公司以往聘请不到男性,令高层全都是女性,虽然男职员可以随便干她们,但在公司决策上因为职位、资历等因数,并没有什幺发言权。所以,在与女职员相处时绝对的权力,及在公司决策上的无力,让一些男职员感到难以适应,最后唯有选择离开。

    针对这点,董事会定下新的方针。

    在每一个月,我们会在所有男职员当中,抽一位男职员,给他一次增加员工守则的机会。在不违反现行的大规定下,他可以增加一项关于女职员的规定。

    这项新规定会由各部门的主管研究对她们部门的影响,一天内决定是否执行。通过的话便会在下一个工作天开始试行,并在三个月后检讨是否保留。若被否决了的话,这机会算是浪费了。如果是涉及修改大规定,就要全体过半数的职员同意下,方能生效。」

    「还有其他问题吗?」

    「暂时没有了。」

    「那我们谈谈正式的待遇,若你受聘,年薪是五万美元,再加上医疗津贴、退休保障计画,花红及年终奖金另计。每年会有七天有薪假及十四天年假,期间可以选最多一百位女职员陪你渡过。

    由于你需要搬到这儿居住,并迁入我们替你安排的别墅,我们会负责你的搬迁费用。你可以考虑一个星期,才决定是否接受。」

    「我不需要考虑,这工作实在很吸引和有挑战性,我决定接受。」

    在我表示接受时,我看到洁文的表情明显放松了。和一直以来友善而专业的态度不同,她像个小女孩般兴奋的说着:「实在太好了。你做了个最好的决定。你何时可以上班?」

    「因为要搬屋的关系,我相信太约要一星期时间。」

    「太好了,我们会协助你搬家,相信不用一个星期我们便可一起工作了。你可以选几个女人去协助你收拾东西和解决生理需要。」

    谈完后我们离开我的办公室,走回刚才的工作间。路上我兴起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把阴茎自裤裆内掏出,然后截停一个在身边经过的OL,把手伸进她的裙底扒下她的内裤。

    接着我把她推到墙上,把阴茎插入她的体内,并吻着她的嘴。由于我才刚刚做了一次,所以便没有打算在她身上抽插。我只是让我的阴茎插进她体内,并隔着衣服搓揉她的乳房,直到肺部氧气用完要换气时,才把阴茎抽出让她离开。

    接着,我抓着第二个经过的OL,重复刚才所做的事,扒下她的内裤、插进她的体内、搓揉她的大乳房,然后抽出阴茎让她离开。

    第三个正要经过的OL停下脚步,耐心的等待我放开正插着的女人,然后插进她的阴户内。其中一个OL在轮到她时,急急的自己动手脱下内裤。另一个直接把内裤扯破,以免浪费时间。另一个没有做任何动作,不过当我把手伸进她裙底时便明白了她的原因,她可没有内裤让她脱下。

    更多的OL走过来,等着我插她们,其中一个甚至在我插入的同时得到高潮,结果在走过几百米的通道间,我足足插了二十个OL。

    到厂房后,我选了五个漂亮的女人陪我搬家。我们一起到另一间房,那儿放着数百个旅行箱。洁文指示那五个人每人拿一个,并训示她们:「这是你们在这星期会穿的衣服。那包括了你们现在正在穿着的短裙,也有些比较保守的衣服,包括牛仔裤、长裙等。平常你们会照现在一般穿着,不过当离开唐纳先生的公寓,或有客人的话,便换上保守些的衣服。

    你们很清楚,大城市的人受不了女人这样穿着的,你们要尽力满足他的性需要,但就别让其他男人碰你们。你们的身体只为公司的男职员提供性服务,这点别忘了。」

    说完后洁文转身对我说:「在你起行前,你可以为公司的女职员增加两项规条,有什幺提议吗?」

    「你说的规定是?」

    就如我刚才说,男职员每月抽奖,得你一个男性,中奖的自然只有你了。而新制度是上个月实行的,所以累积了两次机会。

    「这样啊,哈!第一,所有女同事上班时不可穿任何衣服,只可在生理期时穿着丁字裤。第二,女同事上班时都必须穿不低于四吋的高跟鞋,如何?可以吗?」

    「看来无问题,但要各部门主管开会决定。你这幺快便脱光我们,下个月的命令你怎下?另外,违反的话,惩罚又是甚幺?」

    「哈哈...惩罚往后三天上班时,将打开电源的按摩棒放入阴户中,下个月的规定,到时再算吧。」

    说完后我带着五个女人,準备回家收拾东西。其中一个原来有个十六岁的女儿,真看不出来,她自己看来也不过二十来岁。无论如何,她并不想把女儿留下,所以她女儿也和我们一起出发,而且她非常明确的向我表示,我完全可以随意玩弄她女儿,就像我可以随意玩弄她一样。

    当她在她女儿面前这幺对我说时,她的女儿只是脸红红的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结果,我带着一车子的女人驶离这个偏僻的地方,回到我所居住的大城市。想到将要离开繁华的大都市,搬到这鬼地方居住,有点儿失落。但我这样想的时候,那十六岁少女从未被人开发的处女地,正紧紧的包裹着我的阴茎,上下的套弄着。所以,我认为搬到那儿必定能补偿我离开大城市所失去的娱乐。

    旅途中,我自然继续干她们,有一次,我叫其中一个女人驾车,自己则在后座轮干着那两母女。晚上在旅馆渡过,坐了一整天的车,她们只替我口交和乳交,以保留我的体力。有熟悉家事的女人替我收拾旧公寓,不到半天,就理好旧居,退了房子。很快就回到荒凉的小镇,当晚我就去到我的宿捨。

    宿捨是一间三层高平房,每层有70平米,有一个小小的前院,没甚幺间隔,但一般家俱都齐全。地下是大庞,二楼是厨房和起居室,顶楼自然是我的房间。我一个人住,并不觉挤迫,但附近没有市场,买东西就要到公司里的超市。

    这晚,她们六个替我布置新居和料理晚饭,我没事干就轮着干她们。令我惊奇的是,她们平均年龄不过22岁,阴道紧逼之余,技巧却是十分卓越,令我十分兴奋。她们介绍了很多我从未试过的体位,侧入式,多人性交等,令我大开眼界。第二天早上獑獃獍獌,嘌嘀嘁嘈洁文就在前院等我。不同的是,她只穿很普通的运动装汉漮浒沪,塴堑塾墐把修长的美腿收起来。宿捨离公司很近,我们步行十来分锺就到了。洁文先叫我到她的办公室侯着摺摵摭摔,蜚蜴蝂蜭她说一会再来。

    我纳闷的在洁文的办公室,因为上班路上瞍瞂睿睡,槙樄榐槁我见到个个OL的衣着都保守了许多,运动装牛仔裤多的是潳滽漟漺,膈膊膇腐穿及膝洋装高跟鞋也只有零星几个。才一星期,乳沟屁股美腿全看不见。我心想,难道面试那天只是为了引我上当的假象?莫非这是犯罪公司,想引诱我做不法的勾当?

    没多久洁文回来了,但我却吃惊的盯着她的身子,因为她身上光脱脱的没有一块布!一对圆浑的吊锺型乳房毫无保留的暴露我眼前,两颗乳房坚挺结实。我不由自主的马上站起,才发现洁文穿了一双很高的高根鞋,令身材不高的我比她矮了小半个头。洁文笑望着我的眼睛说:「你干吗盯着我的奶子不放?」

    我说:「你这是干甚幺?」

    「我?脱衣服啊!你不是定了两条新规定,在公司里要穿高跟鞋和不可穿衣服,怎幺?忘了?既然在公司不穿衣服,女同事们都会选择在外面穿得平常点,回到公司到更衣室脱光算了。现在还早,等一会她们全都上了班,四千多个女人光着身子任你看呢!

    对了,唐纳先生,请你先过来把聘书签了,另外这是你的工作证,我们公司是电脑化,没有工作证的条码通行,行动会很不方便。这份员工守则你需要看,里面详细列出你要遵守的规则和你所享有的权利。接着我会带你把公司上下走一遍,让你清楚了解各部门,并介绍公司的各种设施,我们有十四个部门,包括人事部,公关部,电脑部,营业部,总务部,会计部,采购部,生产部,品验部,仓务部,保安部,研发部,投资部,运输部。最后电脑部经理珍妮会详细告诉你未来的工作,提醒你,珍妮的要求严谨是出了名。」

    说了这幺多,洁文的语气都是很流畅很轻松,简直不当自己全裸在男性面前是一回事。她白皙平滑的肌肤和玲珑浮突的身材,令我根本没留意她的话。突然间,我情不自禁的一下子推到洁文在她的办公桌上,吻着她的乳头说:「我想干你!我想干你!」

    「你肯干我?太好了!但你今天要去很多地方,会很累的,还是我来做主动吧!」洁文说罢后推开我,牵着我的手扶我坐在她的大班椅上,然后跪下,徐徐的脱下我全身的衣服,把我的阴茎放入口中。

    口交每个人都会,但洁文高深的技巧是我从未试过的。她一时用朱唇在龟头上一轻一重的吞吐,一会舌头又在龟头上打圈,或用舌舔完阴茎才能把整根含住直到咽喉为止,偶而还用嘴含住两颗睾丸。她冰凉的手轻轻的握着阳具的根,扫着两个阴囊,舌尖在龟头上打转舔得阴茎涨得不能再涨,几分锺就把持不住想射出来。

    突然间,洁文把阴茎吐出来,笑说:「慢慢享受,别急着射。」然后背着我骑在我身上,纤纤的手指轻轻把两片阴唇拨开,紧闭的阴唇终于露出一线小缝,一双长腿往旁再分成80度的直线,整个阴户都暴露在外,阴唇也微微的扩张。

    洁文缓缓的压下去,轻轻呻吟起来,直至阴茎全进入阴户里...她扭腰摆臀,放蕩的上下摇晃起来,我也拍打着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她都发出诱人的淫叫。我感觉她阴户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阴壁嫩肉收宿的压力好像要把阴茎吸进她的身体中。

    之后她换另一个体位,双腿直角的分开,一腿搁在我的肩上,双手借着办公桌的力,扭动雪白的美臀套弄着,这可以让我仔细的逐条品尝她的美腿,又可以玩弄她的阴核。跟着她站起身,吻着我,捉着我的手去搓弄她的双乳,又翘起屁股,把阴茎深深没入在她的阴户里,忘情地套动着香臀。她拼命的套弄、摇蕩,不久已经娇喘连连,双目中充满了情欲,阴道肌肉一阵强烈的收缩,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背,我想她应高潮了!

    我欲火焚身,只知贪婪的捏她两颗奶球。长得很像球型的奶子,很容易就把大部份的乳房捏在掌中,任意搓揉变成千百种不同形状。这从未享受过的欢乐,令我兴奋到顶点,觉得全身血液都涌至阴茎,再也忍不住,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出。

    射精后,洁文的香臀套动多几十下,直到最后一滴精液都被挤出来才起身。抽出后,精液缓缓的从阴道口流出,滴在桌上。她吻了我一下后,用口清理干净阴茎,最后才清理自己的阴户。

    我尴尬的说:「我未试过动也不动就可以获得这幺强烈的快感。你的技巧实在太出色了。」

    洁文微笑︰「你怎可以这样说,你选用我的身体发洩是我的荣幸,很感激你肯干我,希望我能满足你的性要求。现在让我侍候你穿上衣服,喝点水,休息一会。接着有你忙呢?」

    不久,我和洁文离开了她的办公室,跟着我看到的景象令我完全呆了,我不敢相信我的一句戏言,会带来这幺巨大的震撼!

    我看到过千个一丝不挂的OL在大办公室里工作着!几百对乳房随着她们的动作乱晃,乳头和屁股多得数不清,过百个阴户随着OL打开双腿一览无遗!我站在上层向下望的,每一个OL的裸体都望得清楚!我喃喃自语:「真是全脱光了!」不敢想像,一星期前口快快的说了句「不穿衣服」,就出现这百年难见的美景!

    洁文说:「唐纳先生,你的两项新规定,上班时要穿高跟鞋和不可穿衣服,都获一致通过。现在任何女性上班,都会像我这样全裸,并穿上四吋或更高的高根鞋。你现在看到的大办公室是集合各部门的同事,由于董事会希望各部门合作愉快,因此把大楼的中心用作办公室,让不同部门的同事,可以随时商讨工作,增加工作效率,旁边则是茶水间和影印房。上面就是各部门高层的独立办公室和会议室,上下两层打通,这设计令衽上层办公室的高层可清楚看到有没有同事偷懒。

    这里是我的人事部,负责安排职位,聘请人手,员工进修和协助新同事融入公司。左边的会计部,采购部和运输部,但运输部的大本管其实在最底层。右边是营业部和公关部,营业部是负责找客户,制订销售策略,公关部是主理广告,公司的形象,新闻发布等对外事宜。因此这两部门是公认的美女集中营,由其是公关部,有很多负责公司产品展览的模特儿,她们美好的身材,连我都自愧不如。你的电脑部在最右面,至于生产部,品验部,仓务部和研发部的同事都在生产大楼那边。

    投资部和保安部都在上一层,一般很少会见到她们。总务部在最左边,她们会为你提供各种性道具,另外,公司的清洁、员工的福利和康乐设施都是它管。」

    我们沿扶手电楼落去大办公室,很多全裸的OL一见我走近,都自动分开双腿让我看她们阴户的风景。更有OL放下工作,摆出诱人的姿态,拨开两片阴唇自慰着,这分明是挑逗我啊!我看了几十个后,忍不住拉了个OL来身边,狠狠的拍她的屁股,并用手指插进她的阴户。

    「唐纳先生,请你轻手点,路丝还是处女,你没看见她的工作证上写着处女吗?」洁文边说边拿起那被我狎玩的OL挂着的工作证。「我们的工作证上除了有个人资料,还是身高三围,并列明她的性经验次数,阴道质素,背面亦列出她性技巧的分数,包括口交,SM,乳文,肛交,潮吹,骑功等。这可以方便你选择性对象,满足你不同的性要求。」

    我停下来,看了路丝的工作证,原来她的性经验次数是零,旁边有处女二字。我又拿了洁文的做比较,明显的,洁文的性技巧分数比路丝高得多,特别是口交和骑功,但性经验次数竟只是12。我放下路丝,继续四围游览,遇到合眼缘的OL,就玩弄一下她的阴户和乳房。没有衣服的阻碍,我的侵犯变得如鱼得水,一伸手,就摸到奶子,打到屁股了。

    每玩弄一个,洁文都会简略介绍一下她的资料。我发现,公司里的OL大都样貌娟秀,很少长得不漂亮,身材方面应有尽有,大波,高妹,黄蜂腰等都不乏选择。侵犯了几十个OL后,阴茎又硬了不少,兴奋的我又想出邪主意了。

    我脱了裤子,让洁文拿着,让半硬的阴茎露出来,按下一个OL的头,她马上便替我进行口舌服务。当她服务了一两分锺后,我便推开她,然后推们另一个OL在办公桌上,从后干着她。如此类推,我一边走着,随心所欲地把身边看上眼的OL拉过来玩弄,口交,搓奶子,插阴户,都是随心的,有时候更会两个一齐来,一个OL用口,另一个OL则供我狎玩阴户。只是每个OL我都只玩两三分锺便会推开她。

    就这样,我肆意奸淫,不知玩弄了多少美女OL,估计有过百个。这时我已完全陶醉在荒淫的性兴奋,阴茎也硬崩崩了,欲火如焚,急待发洩。后来,我遇到一个叫苏珊的十八岁处女OL,我耐不住熊熊欲火,想也不想,二话不说就强行分开她的双腿,狠狠的用肉捧插她那未经开发的处女地。她不断大声喊痛,处女血随抽插流出,想到自己是在千多名裸女面前强暴漂亮处女,更使我兴奋得连声叫爽。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我的肉捧,令我快活得把精液填满了她的子宫。

    兴奋过后我回过神来,只见苏珊软软的躺在地上,艳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阴户向雪白大腿流下。我不是这幺禽兽吧!把一个处女强暴了!天啊!我心一沈,对苏珊说:「对不起,我控制不了,但我会负责的。」

    「先生,你不......不必抱歉,我......我是很开心可以用处......处女穴为你服务,我很感激你为我破处,希望将来你能......能够再用我的身体获得满足。多谢,多谢你!」苏珊有气无力的说。

    这时,洁文说:「唐纳先生,你需要人为你清理下阴茎吗?」我点点头,洁文立刻用舌温柔的舔光处女鲜血和阴液,及替我穿好裤子。原来已经中午时分,我们便到公司的餐厅用餐。

    第一次看着几百个裸女吃午餐,加上刚才强暴了年轻貌美的处女,我羞愧得不敢望任何人,只顾低头吃饭。

    「唐纳先生,你不必拘谨,虽然你刚才干得苏珊很凶,但现在已有医护人员照料,你不必担心。如果你喜欢处女,据我所知,公司应该至少还有九百多个处女可以提供给你,她们都希望把第一次献给你。真的,别放在心上!」

    「你说真的吗?真的无问题?我可以任意破他们的处吗?」我稍稍释疑。

    「无问题,只要你喜欢就可以。另外,下午我们去参观康乐大楼。

    董事会明白员工在荒凉小镇工作的苦闷,因而建了康乐大楼为员工提供娱乐。唐纳先生你可以享用这里的健身房,羽毛球馆,篮球场等各种不同的运动场馆。我们亦有专业的教练教导你各种运动的技术。那边是桌球室和溜冰场,上面是排舞室和电子游戏机室,下面是室内游泳池和体操馆,我们还有一个有大学级数的图书馆。二楼有SM房,三楼有戏院和卡拉OK,四楼有酒吧和舞厅,最顶层的是按摩浴室,可以让你松弛肌肉。外面有一个标準运动场让你玩田径和踢足球,公司亦有个沙滩排球场和迷你赛车场。

    若你有兴趣,你可以叫女同事到康乐大楼陪你解闷,并为你提供性服务。当然,你亦可以叫她们光着身子表演球技歌舞,或者到SM房让你鞭打她们洩愤,不过如果你太过份,SM房的管理员会阻止你的。另外,你必须明白这是商业机构,你任何耍乐都不能影响公司的运作,否则一定会被辞退。补充一点,康乐大楼的职员都是女性的。

    我们再到生产大楼,最底是货仓和运输部,二楼的工场你上次去过了,三楼是实验室。另外,那是医护大楼,你有甚幺不舒服都可以去的,里面的医护人员都是专业女性,你如果想玩弄医生和护士,那里是最佳的地方。最远的是进修大楼,是员工的进修地方,归我管辖。我们提供各种课程,如会计,电脑等。」

    这公司的多元化,看得我眼花了,城市有的,这里差不多都有。我心想:怪不得之前的男职员都走了,在这幺多娱乐和诱惑下,能专心工作才怪呢!

    这时,我看到一间课室,里面的情境令我大吃一惊,我马上问洁文:「为甚幺入面的女职员全光着身子,拿着跳蛋和按摩捧?」

    「哦!那是其中一种性技巧课,要知道光靠外貌身材,带给男人的性兴奋是有限的。因此董事会规定所有女员工都要接受全套性技巧课,学习和磨练不同的性技巧,例如潮吹,体位,乳交,SM,人体按摩等。课程内容会教授技巧,安全手则,多人性交的配合等。并且要定期接受考试,评估她们的技术,分数就记录在工作证上。

    举例,如果潮吹的分数高,代表她的阴户很易便会喷淫水,而且喷出的淫水量会很多,反之,分数低,代表即使刺激了她很久,她都未必会潮吹,即使潮吹了,也只会喷很少淫水出来。即使性技巧分数很高,每年都要上补充班,把性技巧温故知新。其实女同事都很渴望上性技巧课,因为我们每位都衷心希望令男同事获得充分的性满足。」

    「你这幺厉害的技巧,也是在这里学的吗?」

    「是的,不过现在我已是导师之一,我负责教口交和骑功。可惜我的SM和肛交都很差,要继续上课直到及格为止,其他的都是马马虎虎。如果唐纳先生没有问题,我们就回到电脑部吧!」

    回去的路,自然是碰到不少全身光脱脱的女同事,我的欲望打败理智,再度非礼她们,不过这次,我只是用手狎玩,或者吻吻她们的红唇,并没有出动阴茎。我们进入了电脑部经理珍妮的办公室,大家免不了寒暄一番。珍妮今年39岁,虽然得148公分高,但拥有40H的巨乳,可惜腰围比较粗,有29吋。洁文离开后,我问珍妮:「我可以搓揉你的乳房吗?」

    珍妮抓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奶子上,笑道:「你一边搓,我一边讲解你未来的工作。暂时公司的电脑系统运作流畅,没有问题。只是生产部经常出现原材料计算错误,造成大量浪费,我想你在七天内帮我更新该计算程式,改善这问题。可以吗?不过公司规定,任何人都不可以把工作带回家去做,如果你不能按时完成,我不排除会革除你,有问题随时找我。」

    「没问题。」我说。珍妮的乳房虽然很大,但沈甸甸的有点下垂。搓了几搓,过了手瘾后,我便回到我的办公室,正式开始工作。一开电脑我就暗叫不妙,因为程式很繁复,七天内改好是极困难。但既然我有权利享乐,自然要干活。

    这七天我一直埋头苦干,终于在限期前完成。期间,我的三餐都在公司的餐厅买回办公室吃,除了回家拿衣服和去卫生间清洁身体外,我未离开过我办公室的电脑,我亦刻意不去留意全身赤裸的女同事,专心工作,时刻想着程式,用坚毅战胜疲惫,还好,办公室的沙发令我睡得尚算可以。

    可幸的是,程式虽然有不少问题,让珍妮骂了一顿,但大致上仍符合她的要求。「你先把这程式的问题改好,然后负责公司整套电脑系统的改良,由于工程浩大,我就不设限期,但会时时跟进,放心,其他有空的电脑部同事都会帮你的。」珍妮真是好上司。

    这晚,我只找了洁文一个陪我回家,晚饭后,我问她:「我很累,我可以睡在你大腿上吗?」

    洁文说:「性政策订明,就算是下了班,只要是男职员的性要求都必须立刻无条件服从。」说罢就脱光了自己,轻巧的扶我睡在她雪白结实而有弹性的大腿上。她一米七的身高,43吋的长腿作枕头,很舒服。

    「洁文,我今晚只想你一个陪我,这几天写程式累死人,我不想做爱,只想找个相熟的人聊聊天。叫三十个女人到家陪我睡觉,只怕我活不过明天。现在回想起来,实在是不可思议,要连续做七日七夜,才能换来连续插几百个人的阴户的话,老实说,我不要。这种生活,一曝十寒,我受不了。我宁愿平淡一点,我是有性欲,但不至于要天天干几个女人。做爱已消耗不少体力,再加上长时间工作折磨,我想不用一年,我便一命呜呼了!」

    洁文的身子微微向前,抚摸我的头,顺便把一只圆圆的奶子送到我的嘴边,说:「我想珍妮也只是给你个下马威而已,未来一定会好很多。不如找一天,把珍妮叫到SM房,狠狠的性虐待她,宣洩一下怨气。其实性政策的目的是利性服务去平衡男同事的工作压力,如果你不想做爱,无人可以逼你的。我想你一定是太累才会胡思乱想,如果你需要,不如明天我替你告假一天。」

    「算了吧!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不想公报私仇。明天请假吧!现在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第二天醒来,已是中午,当我下床时,只见洁文动也不动的坐在床上,双腿伸直,左边的大腿有一大片的深红色。「洁文,一整晚,你都让我睡在你的大腿上?那幺你不是一晚都没睡吗?对不起,你无事吗?」

    「是的,唐纳先生,你昨晚睡得很香甜,我怕我一动就弄醒你。放心,我有睡的,我现在只是腿有点痺,不能动。」

    我吻了洁文一下,说「让我来。」我马上替洁文按摩大腿,按了很久,她的腿终于可以动一点了。

    「多谢你,唐纳先生,真多谢你。我为你去弄点吃。」

    「我看,还是陪你看医生好些。你先别动,食物等我来,然后到医疗大楼去。」我弄了午餐,大家边吃边聊天,交换了很多见解和经历,彼此的感情大有增进。医生指洁文只是短时间麻痺,搽点药膏,能自行活动就没事了,就是马上做爱也可以。这晚我们自然有做爱,只是和上次不同,这次是由我做主动,因为我不想她太劳累。我本来对自己的性技巧很自负,可是洁文婉转的指出我的不足,我也虚心受教,学到不少东西。

    接着的日子,我都是工作为主,没干任何女人。顶多是摸摸女同事的乳房和屁股。晚上,也只叫洁文一个到我家稍为料理家事。我也和珍妮谈过,她同意之前迫得我太紧,往后的日子不会再出现连做七日七夜的情况,叫我放松慢慢干不用紧张。很不容易,我的工作终于安顿下来。

    这天下午,我比较空闲,就到洁文的办公室找她聊天,从她那里望出去,只见大办公室里千几名全裸的美女OL,暴露着乳头和私处,我不禁又心痒痒,说:「洁文,我想用新的花招去侵犯面前女同事,可以吗?你可以替我想点新主意吗?」

    「唐纳先生,你不必再问这问题,你想如何玩弄我们都可以。但你要我想花招,唔,啊!有了!不如今晚我们到公司里的高级食府,一品楼,大吃一顿,我来安排节目,好吗?」

    我相信洁文的眼光,当晚我和她一起去精致典雅的一品楼。几个年青貌美的裸女在门外迎接,侍候我们脱鞋后,就走进铺满榻榻米的大饭厅,我们面对面在硕大的方桌坐下。我的左右边马上有六名女侍相陪,后面更有两个女侍替我按摩。桌下有个很大的方洞,让我搁脚,无需屈膝而坐,而方洞里有两个女侍替我的双脚按摩,十分舒适。几个女侍也没有闲着,她们用热腾腾的毛巾为我擦脸抹手,大献殷勤,使出种种温柔手段。

    洁文说:「一品楼和这些女侍都属于公司的,因为你的新规则,所有女侍都不能穿衣服,当然,这也方便你抚摸她们。我们先看看表演节目,轻松一下。」

    饭庞的一面墙,徐徐打开,原来后面是一个舞台。台上来了十几个光脱脱的女舞蹈员随着强劲的音乐,跳着火辣辣的钢管舞。舞蹈员高佻和玲珑浮突的身材,配上诱人的舞姿,分开长腿,翘起屁股,看得我心跳加速。裤裆涨起不少,正想动手活动一下时,女侍们好像知我心意,纤纤玉手悄悄在裤裆上边搓揉着,舒服得我不想说话。更有两个女侍,爬到桌下,钻到桌下的方洞里,拉开裤链,掏出阴茎阴囊,两条柔舌用高明的口技为我服务。

    这时来了几个烹茶的裸女,她们探身布置器具,乳房跌蕩有致...她们技巧熟练,看来有板有眼,似曾修习烹茶之道,不是滥芋充数的。只是我忙碌地侵犯身旁的侍女和看着喷血的艳舞,没空品评,加上我没有艺术细胞,不懂欣赏这些高雅的技艺。

    我随手握着一颗沈甸甸的乳房,她嗔叫一声,却没有推拒闪躲,还主动地挺起骄人的胸脯方便我搓揉。又不知那里来了一只软绵绵的小手,悄悄从桌下拉着我的手,先扫着一条结实的粉腿,再引领我的指头,碰触纤幼的阴毛、暖洋洋的阴唇和略带湿润的肉缝。

    脚下的女侍,口、手、乳房和阴户并用,四管齐下的为我双腿消除疲倦。一位女侍,小鸟依人的伏在我胸,星眸半掩,诱人地咬着朱唇,我心里冒火,指头也更是放肆。在这肉欲横流的情况,我不小心打番了茶杯,身畔的女侍体贴地取过毛巾,温柔地揩抹我身上湿了的地方。

    不一会,十多位女侍端上了酒菜,然后垂手站在四边。桌面尽是精美的食物,名贵的海鲜,美味的烤肉,丰盛堂皇,应有尽有,还放置了杯碟碗筷。盛载食物的器皿,是一个活色生香,青春焕发的妙龄女郎!她手脚张开,大字般躺在桌上,四肢让红彤彤的绸索缚得结实,身上一丝不挂,美味的食物,便是排列在那娇嫩芳香的肌肤上!

    我只觉眼花撩乱,不知该看食物还是看人,乍眼看去,她好像穿着一袭色彩缤纷的衣服,胸前是两个颜色娇鲜艳的鲜花图案,各式各样的海鲜鱼生,整齐地排列成夺目养眼的圆形,一圈一圈围绕着挺秀饱满的乳房,突出了抖颤的肉球。诱人的胸脯是白濛濛、切成薄如蝉翼,透明晶莹的河豚肉,轻纱似的掩盖着涨满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却在差不多透明的鱼片之下,约隐约现。玉脐上填满了是黑压压的,名贵无比的俄罗斯鱼子,在晶莹雪白的肌肤衬托下,肚腹间仿佛镶了黑色的珍珠,闪烁着妖艳的光芒。

    只见桌上的美女,头脸泛滥着使人沖动的红云,嘴巴却是张开,里边填满让人垂涎欲滴的海胆。还有牛肉羊肉鸡肉猪肉,有生有熟,生的是神户牛肉,腰带般围绕着纤腰,熟肉热腾腾香喷喷的堆在腹下,好像小山,熟肉之下,壂着几片青葱翠绿的莲叶,这不独遮掩着迷人的桃源洞,也使烧得火烫的肉块不会灼伤幼嫩滑腻的美肉。

    洁文说:「这道菜叫「香肉一品」,很花功夫,要把美女里里外外洗擦干净,刮光阴毛,还要元肠放尿,这美女是刚入职的女大学生,很新鲜。女侍快倒酒,这酒是依照古方,用四十种名贵中药配制而成的,壮阳补身。来吧!动手动筷也可以。」

    身旁的女侍举起筷子,夹了一块河豚放入我中口里,她们不停的喂着我,不用我开声要就有香肉美酒喂到我唇边。这使腾出双手,玩弄女侍们的奶子和阴户。这时舞台的表演,早已变成节奏柔和的民族舞蹈了。但同样是由一班裸女表演,舞蹈员都是年青貌美和身材玲珑浮突,只是长得不太高。她们的动作,缓慢而优美,让我可以更仔细的欣赏她们的阴户。

    我突然兴起,亲手提起小木勺,在美女口里掏了一点海胆。吃了几口,我用筷子拨开美女口里的海胆,马上露出了一块嫩红色的舌头,原来美女的舌头给两根木筷夹紧,横亘口中,只能凄凉的闷叫,不能发出叫喊的声音。吃光美味的河豚。肉腾腾的乳房也是完全暴露在空气里,峰峦上的肉粒涨卜卜的娇艳欲滴,我不禁伸出筷子,夹着发硬的肉粒,美女也触电似的发出闷叫的声音。

    揭开美女腹下的莲叶,阴户是赤条条不挂寸缕,白里透红的阴唇微微贲起,美中不足是耻缝齐中裂开。我用筷子在油光致致的肉唇点拨着,美女喉头里又发出动人心弦的闷叫!她虽给缚得不能动弹,但筷子碰触着娇嫩的身体时,仍奋力扭动,肉洞里还挤出晶莹的水点。

    这时洁文的两根指头闯进了美女的肉洞,起劲地掏挖,从肉洞里挖出了一根直径吋半,八吋长的德国大肉肠。我不禁生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原来阴道里藏着肉肠,看来已有一段时间,也难怪两片肉唇张开来。洁文道:「大肉肠涂上作料后,不用烧便塞进去,几个锺头后,待里边的阴火把肉肠灼熟,也吸满了淫水,拿出来时还是暖洋洋的。倘若阴道不够紧凑,淫水不够多,不能挤压肉肠便不行了。看,淫水都流出来了!这东西美味,又补身,不易吃到啊!」

    洁文跪爬上桌子,摆出诱人的表情喂我吃肉肠,吃了小半条后,洁文就把肉肠再次塞进美女的阴道里,不停抽插着直至肉肠再度浸满了淫水又拿出来给我吃。就这样来回了几次,美女终于闷哼不绝,娇躯急颤,阴户涌出缕缕雪白的液体,原来美女在肉肠的蹂躏下,已经洩身了。又有一个女侍用筷子夹了块点了芥辣的鱼生,放入美女湿淋淋的阴户,使劲的转,美女立时瞪大眼睛,连声闷叫。待鱼生沾了很多淫水后,她才递到我的嘴边喂我吃。

    有女侍们推来了一有个全裸的女侍放在我身旁,她手脚给缚在一起,好像粽子似的倒吊着,阴户朝天。洁文张开她的阴唇,把酒注入她的阴户里,叫我尝尝。原来这侍女的阴户已变成我的「酒杯」了,我先用饮管吸吮阴户里的酒,之后更对这酒洞又咬又吮,还把舌头和饮管捅进去撩拨,痒的她死去活来,叫苦不绝,我亦听得心花怒放。

    我饮饱食醉后,大字形的躺在榻榻米上,懒洋洋的抚摸着肚子!突然间,饭庞的灯光转暗了,我感到我的衣服被脱光,有很多条柔软的舌头舔着身上每一处,单是阴茎就有三条暖舌!性欲顿时高涨到顶点,我想一个鲤鱼翻身,找个女人的小穴来干,却反被两个女人骑着,不能动弹。一个女人骑在我的肚上,用湿漉漉的阴户包裹着我的阴茎,屁股一上一下,猛烈地套弄着,并发出阵阵淫声。另一个就骑我的头上,把阴户送到我的嘴边,示意我可以用舌头去狎玩她的阴户。我一舔,她就放声浪叫,不久她潮吹了,大量的淫水喷得我一脸都是水滴。这时另一个女人过来替了她,让我舔她的阴户,骑在我阴茎上的女人也换了人继续骑着。

    我兴奋得双手握紧拳头,却发现握着的是硕大嫩滑的脂肪球,我拼命的捏着,直把脂肪球当成扶手。我没心机去数有多少人轮着来服务我,因为换了太多女人了,她们潮湿的舌头一直没离开我身上。我只感到不同的阴户有不同的刺激,有的很紧,有的很软,有的湿润得令阴茎进出得毫无阻碍。中途有几个女人用豪乳紧紧的夹着阴茎,替我乳交。我的阴茎忙着享受之余,嘴巴也不甘落后,时而湿吻,时而含乳头,时而舔阴户。不同的阴户,喷淫水量都不同,有些只喷了几滴,有些却喷得我挣不开眼。

    本是吃饭的地方,此际却变得人欲横流,淫声四起。我完全沈醉在这淫秽荒唐的饭厅,全身充满说不出的兴奋,终于,我在极度荒淫下,达到高潮,射出浓浓的精液。射精之后,有女人把整根阴茎含着,再用舌头绕着龟头﹛直到精液完全被清理干净才吐出来。一场激战后,我已全身无力,躺在榻榻米上,急喘着。这时,灯光转亮了,我看见洁文微笑的跪在我身旁,垂吊着一对圆浑的吊锺型乳房。

    「唐纳先生,舒服吗?她们的服侍可令你感到畅快?」

    我歎了口气说:「太舒服了,实在太美了!你是怎样想出这点子的?安排这玩意一定费了很多功夫,我该怎幺报答你才好?对了,到底今晚有多少美女服侍过我,她们是从那里来的?还有,我今晚好像兴奋了几个小时先射精,怎会这样?我想明晚也再来一次,可以吗?」

    「你感到舒服就好了,我很高兴能满足你的性要求。你千万不要报答我,我们是无条件的为你提供性服务的。这玩意是公司不久前引前,从来都没有试用过,我都是仓促间,草草安排,之前我真怕安排不周,惹你不高兴。现在你能愉快的享受,我真的很开心。这些女侍,只有少数是一品楼的侍应,其余的,包括舞蹈员都是我从公司的各部门临时抽调过来,不过126人而已,不是很多人。其实都是滥竽充数,舞蹈员只是公司一班业余爱跳舞的组成,女侍本来是OL,真让你见笑。

    你喝的茶和酒里含有一些药物可稍微减低性器官对兴奋的反应,令你不会短时间太过亢奋而射精,而且没有副作用的。新玩意虽然刺激,但耗费体力,而且玩得多都会厌,我提议,未来几天先休息一下?不过,如果你喜欢,我明晚再替你按排,有了这一晚的经验,我相信明晚会令你更加满意。另外,如果累了,不如今晚就睡在这里,我到你家替你拿套干净衣服替换,好吗?」

    「不用了,反正这里都是公司,既然大家都不害羞,光着身子在公司走动,我也懒得穿衣服这幺麻烦。这晚我就睡在这里,不过,我今晚要揽着洁文你睡觉。」我说。

    在我听着洁文讲解的同时,一群女侍用湿暖的白毛巾,跪在我身旁,温柔地揩抹我全身,之后又用干毛巾抹干。再扶我到床铺躺下,替我全身按摩,我的四肢舒服地搁在软枕上,一对对轻舒玉手,捏得十分到位。一个女侍搁起我的头在她的双腿间,替我松弛面部的肌肉。不一会,疲软的感觉就消减了不少。最后,女侍替我盖好被子后,全都退出去,不再回来了。

    自从这次后,我好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懂得如何利用性爱去配合工作。我学女同事,上班途中穿衣服,回到公司就脱光,这方便我可以随时干她们。我会在写程式时,叫些口交分数很高的OL们爬到桌下替我口交。她们会熟练的先用拇指在龟头处绕了几下,然后舔肉棒的根部直到龟头,还在龟帽处来回绕圈圈,再一口气的将肉棒含进嘴里,一寸一寸的吞到了根部,用力的吸吮。舌头在嘴里也没闲着,一直绕着龟头,偶而还会发出噗兹噗兹的声音。

    和洁文的技巧不同,洁文会用最短的时间令我达到兴奋的顶点。她们则会慢慢的为我服务,动辄都一小时以上,让我的兴奋一点点累积,亦不会打扰我写程式。所以通常都会有几个OL在桌子下轮着在来,休息的就会舔我的阴囊。她们只会在我射精前加快速度,让我顶到她喉咙深处,全数的发射出去。她们将我的精子全吞咽下去,没有流出半滴精液。最后慢慢将肉棒从嘴里抽了出来,再舔龟头,清理一番。

    有时,我会在公司的餐厅用餐时享受OL的口交或乳交服务。我也享受过腿交,虽然提供服务的是个拥有46吋修长美腿美的美丽模特儿,但我不觉得很刺激,试了两次后,就没有再试了。我也欣赏过各种不同的裸体运动,如全裸花样滑冰,全裸体操,全裸游泳等。看得兴奋,便抓来几个女同事,发洩一下。或者找十来个OL一起去唱卡拉OK,虽然我五音不全,但我喜欢在她们唱歌时侵犯她们,最过瘾的就是趁她们唱到高音时,用跳蛋狎玩她们的阴户,听着她们兴奋以致走音兼大声淫叫。

    因为我穿着拖鞋,光着身子在公司走动,无论在那里,很受公司女同事注目。使我感到自己好像皇帝身处后宫,有佳丽三千,可任意狎玩。其实我比皇帝更好,因为我的「后宫佳丽」有四千多人。想到这里,我都会暗自偷笑,庆幸自己捡了个大便宜。

    一天的工作,加上享受性服务,通常都会令我劳累不堪。因此晚上我只会叫洁文,或者再多一两个女人到我家料理家务,不会叫二三十个女人来我家开荒淫大会,况且,我很喜欢晚上单独和健谈的洁文聊天。逢星期日我都是休息的,那天我会到康乐活动大楼做健身,多做运动,保持身体健康。我满意新工作的生活,唯一要挑剔的就是珍妮偶尔要我加班工作。

    很快就过了一个月,洁文问我要增加甚幺新规则,我想了很久,想起有次吻某女同事的脸,却换来一嘴的化妆粉。于是我提议,以后女职员不得浓妆艳抹,只可化淡装,最好真面目示人,而这新规则也顺利通过。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