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友变性奴
  • 发布时间:2018-08-25 17:01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这是我女友高懿惠,发生在她17岁时,读高中时暑假某一次的真人实事,劝告其他女孩子要小心,不要像她这样,糊里糊涂的就被上了,还被人当成了性奴。

    高懿惠坐在南下的野鸡车上,準备到高雄的亲戚家玩,本来以为不会有什幺事发生,谁知道.........当时高懿惠正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一边听着i-pod,一边兴奋的想着事情,毕竟这是第一次自己出远门,高懿惠那时候身材发育的很好,169的身高、体重50、三围34、25、37 C罩杯,蜜糖色的健康肌肤,跟白皙的女孩比较起来多了一股健康的感觉,不会像一般的人看起来髒髒的,而且肤色非常均匀。

    高懿惠身上穿着一件有点薄的白衬衫,微微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胸罩,下面是牛仔短裙,这样充满青春气息的穿着,才会害高懿惠在野鸡车上被强暴...当车在台中附近时,一个体型壮硕,年纪约三四十岁、身高约190公分的大汉上车,坐在高懿惠的左后方。

    然后到了半夜两点多,野鸡车上其他乘客都下车了,而高懿惠也有了睡意,于是高懿惠就靠在窗框上睡着了......就在高懿惠似睡非睡、不知过了多久的时候,高懿惠的大腿突然有被抚摸的感觉,当时高懿惠昏昏欲睡,不太想理它,

    可是它居然变本加厉,往高懿惠的内裤进攻,高懿惠这时才挣开眼楮,看到有一只粗糙的大手在抚摸自己的大腿内侧,而它的主人正是坐在高懿惠左后方的那个男人。

    高懿惠惊讶的想要叫,可是突然一把小刀抵着自己,高懿惠吓的都叫不出声音了,那个男人一把把高懿惠的衬衫扯破,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胸罩,那个男人握住了高懿惠的胸部说「小妹妹,发育的不错啊!不要乱动,跟叔叔我爽一下,大家都好」

    高懿惠害怕的点了头,那个男人淫笑一下,掀开高懿惠的胸罩,露出她小巧的乳头,轻轻的挑逗着,高懿惠感觉像有电流通过一样,下身不安的扭动着,那个男人注意到了,笑着说「这样就有感觉了!真是个小骚货!」说完嘴巴就含上了另一边的奶头,舌头不停的舔弄

    高懿惠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紧闭的双眼颤动,俏脸微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两条长腿不停的交叉磨蹭,那个男人注意到了,就把右手往下摸到了高懿惠的牛仔裙里面,扯破高懿惠的内裤,直接爱抚高懿惠湿濡的阴唇

    「已经这幺湿啦!果然淫蕩」那个男人戏谑的笑道,高懿惠害羞的别过头去,心理正在想着自己真的很淫蕩吗?

    那个男人中指就慢慢插进了高懿惠的阴户里了,粗糙的手指带给未经人事的高懿惠异样的感觉,抽插了几下之后,那个男人把手拿到高懿惠的面前,湿亮的中指,还有水滴在往下滑

    「妳看妳这幺湿了!一定很想要了吧,让我来帮你舔乾」说完就往下,舌头舔上了高懿惠的小穴,从下到上,再吸住阴核舔动,然后用舌头放进高懿惠的阴户里面搅动,让高懿惠差点叫出来,赶紧用手摀着自己的嘴,不过下身还是不自觉的挺动,好像在迎合那个男人来向他要求更多一样

    他舔了一下子,就突然站起来,快速的脱掉自己的衣裤,高懿惠这才发现他真的好壮,当他脱掉内裤时,他的大肉棒弹了出来,高懿惠看了一下,天哪!足足有二十公分!而且好粗。足足有直径4公分,接着他抓住高懿惠,并用他的大肉棒磨擦高懿惠的阴户,高懿惠感觉到他的肉棒好热好硬。

    高懿惠以为他已经要插进去了,不禁害怕得一直摇头(高懿惠的嘴被内裤塞住)

    只是他说︰「嘿嘿!小妹妹别怕,妳还不够湿,我的太大了,现在插进去一定会受伤,我只是要爽的,可不是什幺有虐待狂的变态。」听到他这幺说,高懿惠就鬆了一口气。

    那个男人先用两根手指在高懿惠湿透的阴户外面搓揉,直到两根手指都沾满淫水之后,就往高懿惠的阴户进入,一直到碰到一片肉膜之后才停下,摸準了高懿惠的处女膜在哪里后,那个男人开始抽动了起来,由慢到快,动作越来越大,高懿惠下意识的摀着嘴,下身越抬越高,好像这样可以停止阴户里的酸麻爽感,可是完全没用,才没多久就迎来她的处女高潮,一阵电流从阴户通过身体直冲脑门,让高懿惠双眼翻白,下身整个抬了起来,膝盖不自主的晃动,嘴巴再也摀不住了,高声淫叫了起来

    「啊!!不行了!瞎儿要去了!」脑中想着这样的念头,接着就好像飞上天一样,脑子就一片空白,等到高懿惠回神的时候,一根火烫的巨物抵着自己的阴唇,正在进入,巨大的龟头就着高懿惠阴户外面的淫水,很容易的就进入了,满涨感刺激着高懿惠的神经,肉棒一直突入到碰到高懿惠的处女膜,

    「小骚货,我要来啰!」一个低沈的男声在耳边出现,接着就是一阵撕裂的痛楚,那个男人粗大的肉棒就直接插入了高懿惠的小穴深处

    「干!处女就是紧!看我怎幺插死妳这个小骚货」

    那个男人没有停留马上就开始了动作,粗大的阴茎不停的进出着高懿惠的小穴,而高懿惠也只有一开始破处的痛楚而已,随着那个男人的抽插,马上就有了快感,不停的淫叫了起来「嗯...嗯...呜......呜!!!」

    「真是个骚货,才刚刚被破处,就有快感,处女穴里的嫩肉还会自己夹老子,看来就是个当破麻的料!!!」那个男人一边用力的干着高懿惠,一边用言语羞辱着她

    高懿惠的脑中闪过自己难道真的是骚货吗?第一次被不认识的陌生男子夺走了,还被干的高潮连连,但很快的就被下身的快感淹没,只剩下快要让脑袋融化的刺激了

    那个男人干了没多久,发现到了高懿惠的小脸整个憋的通红,下身开始慢慢的抖动,小穴夹着肉棒的频率也变快了「哦!这幺快就来了,真是个好货色啊!」

    那个男人边说边加快了肏干高懿惠的速度,动作也越来越大了,直到高懿惠的下身不自主的完全都抬了起来,那个男人用力的干了几下,然后把整根肉棒全部都插进高懿惠的小穴里,扭动了几下之后,突然将肉棒快速的往外一拔整个拔了出来,里面的嫩肉都带了出来,连带着是一大股的液体喷薄而出,高懿惠的屁股不停的往上一抖一抖的,伴随着大量的液体往外喷射,起码喷了二十多秒钟才停下,喷完后高懿惠摊在了椅子上,脸上表情很是古怪,带着一种淫蕩,参杂着一丝愧疚,还有混合着一丝解脱的意味

    那个男人把高懿惠嘴里的内裤拿了出来说「小骚货,妳看看妳把这里用的多髒,赶快清乾净,我才好继续干妳啊!」然后把沾满高懿惠淫水的肉棒放在嘴唇上磨蹭着

    高懿惠下意识的张口小嘴,把那个男人的龟头含了进去吸舔,那个男人嘴里不停的羞辱着高懿惠「干!真是个破麻,下面的嘴被干爽了,上面就会自己吸了,肏!真爽,再含深一点啊!小破麻!」高懿惠听话的越含越深,

    刚刚的高潮已经让她无法思考,只想要再更多的快感而已

    高懿惠用心的服侍着那个男人,却没发现车子早就停了下来,一个男人突然出声「我在前面看好久了,也让我嚐嚐这个小骚货的滋味吧!」高懿惠听到声音,吓到眼睛睁的大大的一直盯着司机看,然后又看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说「好啊!我还怕一个人餵不饱这个小淫娃呢!」说完就把高懿惠酥软的身体扶了起来,司机脱下裤子露出了早就勃起,比那个男人细一点,但长很多的肉棒,大概是3公分粗,长有25公分左右

    那个男人说「兄弟,你的家伙也不小嘛!她下面已经被我开鲍了,不用留情,一起干死这个小骚货吧!」

    司机说「好!干死这个破麻!」然后就从背后直接一插到底,撞的高懿惠嘴巴都含不住,叫了出来「啊~太深了......痛!啊~轻一点!不行了......好...深」

    「干!这个骚货真紧,才刚被开鲍就会夹人,看我不干死妳!」司机说完就更大力的干着高懿惠的小穴,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到最底,让高懿惠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啊!司机大哥太用力了!啊!插到瞎儿的子宫了!要被司机大哥干坏了啊!!!」

    「肏!被干爽就不会含懒叫了是吗!我肏死妳!」那个男人双手抱住高懿惠的头,用力的把自己的老二插进高懿惠的喉咙,高懿惠被干的都喘不过气了,双眼慢慢的翻白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干着高懿惠,还不停的羞辱她,但这幺猛烈的干法,还有言语上的汙辱,反而让刚刚被破处的高懿惠全身更火热,两个壮汉的动作越来越大,高懿惠在中间像个布娃娃一样的被扯动着,没多久两个人都到达了顶点,一边大吼一边在高懿惠的体内喷射出大量的浓精

    高懿惠觉得嘴巴一下就充满腥臭的浆液,多到根本连思考要不要吃的时候,就直接溢出了嘴巴,而下身也清楚的感觉到灼热的浆液也不停的喷射着自己的花心,很快的从穴口满了出来,这样双重的感觉又让高懿惠到了另一个顶点,突然眼前一黑,就不醒人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高懿惠感觉呼吸有点困难,下身又有很奇怪的感觉,慢慢的醒了过来,张开眼睛看到一个肥肚子跟一堆的毛,原来是司机正在干自己的小嘴,而那个男人用两个指头玩弄自己的小菊花,高懿惠紧张的要挣扎,却被两个人固定住了,那个男人塞进第三根指头缓慢的抽插着,

    高懿惠刚开始还不是很舒服,后来慢慢习惯了满涨感,在那个男人的手指抽动下,小穴竟然有了搔痒的感觉,高懿惠轻轻的扭动着臀部,嘴里也舔弄的越加卖力,

    「哈!这个小骚货,连屁眼被玩都有感觉,真是太淫蕩了!」那个男人说完,就把手指抽了出来,高懿惠感到下体一阵空虚的时候,一个火热的巨物贴了上来,慢慢的破开了高懿惠的菊花,那个男人的肉棒一寸寸深入肠道,一直到全都插了进去,这时高懿惠跟那个男人都长嘘了一口气,然后肠子里的巨棒开始缓慢的抽动了起来,缓慢的抽插带给高懿惠奇异的感觉,而且随着那个男人的抽动,小穴也加强了搔痒的感觉,高懿惠的右手不自主搓揉起自己的阴核,司机马上就发现到了

    「看啊!这个小骚货自己在自摸啊!怎幺了?受不了了,小穴痒了吗?」

    高懿惠含着肉棒,表情害羞的微微点头,然后司机给那个男人一个眼色他们都停下了动作,那个男人插着高懿惠把她扶了起来,司机抬起高懿惠的一条腿,龟头对準湿濡的小穴,奋力的挤了进去,两个男人发出一阵阵低吼,高懿惠则是高亢的呻吟,「啊.........!不行!太大了,瞎儿会坏掉的!」

    司机还是不停的往上挺进,直到整根肉棒都插进高懿惠的小穴深处,两个大男人都停止了动作,司机把高懿惠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两人用火车便当的姿势开始深深的抽插,缓慢且深入的动作,每次插入的时候高懿惠都不停嘶嘶的吸气,抽出来的时候又喘着大气

    随着两个男人缓慢的抽插,高懿惠的喘气慢慢的变小,渐渐的发出一丝轻微的呻吟「哈啊...哈啊...好棒......」

    两人听到后就开始加大了动作,虽然高懿惠有着169公分高佻的身材,但是在两个壮汉的摆弄下,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的夹在两人中间,两根火热又粗大的肉棒,只隔着一层肉膜左冲右突的,原本紧窄的两个小洞变得更紧了,让两个大男人更加兴奋,也让高懿惠更敏感了

    高懿惠清楚的感受到两根巨物,在自己初经人事的两个嫩穴里进出,龟头冠刮着自己的嫩肉,肉柱上青筋的脉动都感受的一清二楚,

    让高懿惠忍不住的放声大叫「好棒......好舒服......用力干瞎儿......粗粗...大大的...舒服...」

    「小骚货第一次破处就被三明治,爽不爽啊!」

    「爽...要爽死瞎儿了...大鸡鸡...前面后面都有...瞎儿不行了...要尿尿了!!!」高懿惠整个人突然抱紧司机,一双长腿也死命的夹住司机的腰部,小腹筛糠似的抖动,两个男人都感到一阵阵的紧收,接着高懿惠发出高声的呻吟「要尿...要尿...要尿...尿了!!!!」小穴口喷出大量的液体,两个男人看到高懿惠高潮潮吹,动作没有停下来,反而还加快了速度,更深更用力的肏干着高懿惠

    「啊!!!不行!这样...太刺激了!瞎儿才刚刚到!啊...啊...又要......又要来了!!」在两个男人前后一起的加速下,高懿惠竟然来了一个连续高潮

    之后随着两人的动作,高潮来的越来越快,最后好像每干一下,高懿惠就会高潮一次,两人不停的肏干,高潮也一波波的刺激着高懿惠的身体,让高懿惠觉得自己快被两根火烫的肉棒给溶化了,好像全身变成一个巨大的阴道,所有的爱抚或是刺激奶头跟阴核,都有一股电流通过的感觉,这些电流不停的汇聚到小穴,带来更多的高潮

    「好爽......好爽......瞎儿还要......再用力干......小穴跟菊花都要爽死了......还要大鸡鸡......再来!不要停!」

    最终两个男人受不了了,都快要到达极限,两人已经没有再互相配合了,都自顾自猛力的肏干着高懿惠,两根粗大的巨棒粗鲁的进出,带出大量的淫水跟肠液,随着两个男人的动作,高懿惠高潮来的越来越快,两个肉穴也越夹越紧

    「干!这个破麻太紧了,我忍不住了」司机嘶吼着

    「肏!我也差不多了,一起射死这个小贱货吧!啊!!」才说完,两个男人就一起干到最深,在高懿惠体内猛烈的发射出大量的精液了

    「干!射了!我要射死妳这个小破麻」

    「啊嘶!我要灌满妳这个骚货的臭屄」

    大量又浓稠的白浊汁液,冲刷着高懿惠的阴道跟肠道,滚烫的液体充满着高懿惠的双穴,带给她另一种的快感,之前因为昏了过去,没有感受到,现在的快感,让高懿惠觉得能当个女人,被男人内射在体内真是太舒服了,让她不停的呻吟「好烫!瞎儿被大鸡鸡哥哥的豆浆烫死了!好爽!瞎儿要被干大肚子了!好多豆浆射进来了!好棒!瞎儿又要尿了啊!!!」

    内射带来的强烈高潮让高懿惠双眼一黑,又晕了过去,不过她的双穴还是紧紧的绞住两人的巨根,而且还不停的喷出潮吹跟肠液,身躯也不住的抖动,让两个男人享尽了快感

    不知过了多久高懿惠在厕所醒过来,才发现天已经微亮了,只觉得全身痠痛,由其是被他们插过的小穴、菊花和喉咙,高懿惠看到自己的行李包在旁边,想说应该是他拿过来的吧。高懿惠挣扎着沖洗一下身体穿上衣服后,一打开厕所的门,就看到他站在门外对高懿惠说︰「跟我到我家住一个星期,我给比今天还要爽的快感!」

    高懿惠连想都没有想就拿起行李,挽着他的手跟他走了…

    淫乱的一星期(第一天)

    出了高雄车站,那个男人招了一台计程车,把他的行李跟高懿惠的行李放好后,就跟高懿惠一起上车了,在计程车上那个男子大手不停的上下揉捏着高懿惠的身体,惹的司机不停地透过后照镜往后看,让高懿惠一路上红着脸低着头。

    等到了那个男人的家里时,高懿惠早已经被他弄得全身瘫软,还要那个男人扶着才能上二楼,到了楼上,那个男人一把将高懿惠丢在床上,二话不说就把高懿惠剩下的衣服都脱光了,接着直接把肉棒插进高懿惠湿透的小穴里了「啊...大哥哥...好坏...都不给...人家...休息一下」

    「我看你这个小淫娃早就受不了了吧!看我怎幺餵饱妳。」说完那个男人就开始猛力的插高懿惠,一下快过一下,每一下都是直出直入,下下到底,高懿惠很快就有一阵强烈的尿意了

    「啊......不行...大哥哥...干太快了...瞎儿要尿了。」接着一股液体就从高懿惠的小穴里喷了出来,高懿惠被潮吹的快感刺激得身体不停的痉挛。

    「早就知道妳这个小淫娃忍不住了!才没两下就潮吹了,真是个「极品」啊,一定要好好的调教一下。」说完就开始放慢了速度,一边问着高懿惠问题,「小淫娃,干了妳这幺久都还没有问过妳叫甚幺,几岁啦,哪里人啊,有没有交过男朋友啊。」

    高懿惠被他干得晕头转向,全身无力,不自觉地就全都说了「我叫高懿惠,朋友都叫我小瞎,今年17岁了,住在景美,有没有交过男友不告诉你」

    听到高懿惠这样讲,那个男人马上就用肉棒狂干起高懿惠的小穴,高懿惠受不了马上投降的说「啊...人家有交过一个啦...快停...瞎儿受不了了」

    「喔原来有交过男友啊,那怎幺还是处女啊」壮汉速度放缓的问道

    「人家哪像你这幺坏,我跟他只有牵牵手而已,不像你才第一次就这样用大鸡鸡插...插人家的小妹妹了」高懿惠越说越小声,害羞地把头埋在了壮汉的胸膛里。

    壮汉看到这个样子也知道高懿惠开始动情了,便开始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问「甚幺大鸡鸡啊?这叫鸡巴,还有我叫黑狗,说一声来听听。」

    「人家害羞不敢说」黑狗听到又突然加快了速度,「啊...我说...我说...黑狗哥哥的...大鸡巴...把瞎儿...干的...好爽...啊...」

    「既然爽我就干死你这个小淫娃」说完黑狗就用肉棒开始不停的抽插起来了,这一次黑狗一点也不留情,不停的干着高懿惠,速度越干越快,高懿惠被干的不停淫叫「啊......大鸡巴老公...黑狗哥哥...快干死瞎儿...不要...停...瞎儿...又要去了」在黑狗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撞击之下,高懿惠又高潮了,只是黑狗完全没有停顿的意思,继续全力用肉棒抽插着高懿惠的小穴。

    这样强烈的快感让高懿惠完全没办法思考,只能不停的用淫叫来宣洩刺激,「好爽...好舒服...黑狗哥哥快...用大鸡巴干死瞎儿...快...快...又要...去...去了」高懿惠又迎来了一次高潮,强烈的刺激让她的身体都凹了起来,一双长腿也死死的夹着黑狗的粗腰,让黑狗的肉棒顶得更深了,小穴因为连续高潮死死的吸住了黑狗的肉棒,这一下让黑狗再也忍不住了,「你这小淫娃,小屄咬的这幺紧,看我不射死妳的小穴」接着大量的精液射入了高懿惠的小穴里,开始灌满高懿惠的子宫。

    「啊...好烫热热的豆浆进来了...瞎儿...要被黑狗哥哥...干大肚子了」眼前一黑,高懿惠又被中出的快感刺激的昏了过去,醒来之后高懿惠只觉得满脸的腥臭,往镜子一看,发现自己满脸的精液,浓厚的臭味让自己都快要晕了,可是下体却感到止不住的搔痒,不停的流出淫水,高懿惠看到天都黑了,便起身想去洗个澡,在洗澡的时候不停地思考着自己的身体怎幺会如此的下流,还没办法控制的讲了那幺多淫蕩的话,自己真的是一个小淫娃吗?

    高懿惠洗完澡去客厅的时候就看到黑狗坐在那里,桌上放了很多小菜,还有好多的啤酒,就害羞地坐到了黑狗的对面,一坐下就看到黑狗挺着他的肉棒在看电视,高懿惠连脸都不敢抬起来,黑狗突然说道「过来坐,小瞎妳挡到电视了。」

    高懿惠就温顺的坐到了黑狗旁边吃小菜,黑狗看到高懿惠一直在偷瞄他的肉棒,就乾脆的把裤子脱下来,让高懿惠顿时目瞪口呆,「怎幺了,小瞎妳不是想看吗,这幺惊讶做甚幺?」

    「人家哪有想看啊,你的鸡鸡这幺丑,又粗又黑,头头还那幺大一个,吓死人了」高懿惠虽然嘴上这幺说,但是视线还是没有离开过黑狗的肉棒。

    「哈哈哈,还甚幺鸡鸡,妳这小淫娃还口是心非啊,妳不知道越丑女人越爱吗,过来用嘴好好的帮我吸一下。」

    高懿惠虽然一副不情愿的表情,但还是用小嘴跟舌头开始服侍黑狗,她仔细地用舌头舔过肉棒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把黑狗的大龟头整个含进嘴里,开始上下吞吐,一边含着肉棒一边指着黑狗的肉棒咕哝着:「最坏就是你了,又大又丑,还每次都欺负人家的小妹妹,把人家干的那幺淫蕩」

    黑狗听高懿惠这样说边大笑道「哈哈哈,你这小淫娃,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被我这大肉棒干呢,妳还嫌。」

    「它最坏,看我怎幺对付它,我把它吸乾,就不能使坏了吧」说完高懿惠就卖力地吸舔黑狗的大肉棒,高懿惠两支手上下不停地搓弄着黑狗的肉棒,小嘴不停地吸舔着龟头,还用小舌头伸进马眼里刺激里面。

    黑狗受到这样的刺激,也慾火高涨,菜也不吃了,一双大手也开始进攻高懿惠,左手揉着高懿惠的奶头,右手伸到小穴用中指抠着,让高懿惠不停地扭动着身躯,高懿惠忍着下体传来的快感,把黑狗的整枝肉棒含到只剩下一口,一直到都顶到喉咙才停,,高懿惠不停地加快速度刺激着黑狗,

    终于黑狗受不了了,大吼一声「小瞎你这骚货,我要射死妳」,接着大量的精液便冲入了高懿惠的口中,让高懿惠装得满嘴都是,黑狗射了30秒左右才射完,高懿惠早就不知道吞了几口精液了,最后一口还来不及吞下去就从嘴角溢了出来。

    「呵呵,这次是我赢了吧,还射了那幺多臭东西给人家喝,现在被我吸软了吧,看你这大坏蛋的丑鸡鸡还怎幺使坏」高懿惠把龟头上的精液舔完,高兴的说道,却惊讶的发现黑狗的老二不但没有软掉,反而直直挺在那里,而且比之前更粗更长了一点,这时候高懿惠才真的仔细的看清楚了这支巨物,跟小婴儿的手臂一样粗,龟头有鹅蛋那幺大,黝黑的棒上布满了青筋,还不住的跳动,惹的高懿惠的手不由自主地又握上了黑狗的老二,「小瞎怎幺啦,就说每个女人都喜欢我这个大家伙吧,你这个小淫娃还装,哈哈哈」

    「我才没有喜欢呢,这幺臭又坏的鸡鸡!」高懿惠虽然这幺说,可是手上却一点也不放鬆的握着黑狗的老二,再闻到龟头上传来精液的淫臭味,让高懿惠的双手不由得又紧了一下,小穴也开始出水了。

    黑狗见状就问道「小瞎你还蛮会吃老二的嘛,是跟哪个男人学的啊」

    「人家才没有男人呢,是看...看A片啦」

    「这幺小就会看A片啦,小瞎妳果然是个小淫娃,快、再帮我吃吃,等等我就肏翻妳」,高懿惠听话的继续舔着黑狗的老二,黑狗满意的看着高懿惠吃着自己的肉棒,还不时地餵她几口菜跟啤酒,一直到小菜都吃完,啤酒也都喝光了,高懿惠早就已经茫了,嘴巴因为含太久酸了,所以就只好一直舔着黑狗的睪丸,黑狗看吃的也差不多了,就问高懿惠「小淫娃,準备好了没啊。」

    高懿惠虽然头晕晕的,可是小穴早就痒得受不了了,但是又不好意思主动开口,觉得那样实在是太淫蕩了,就小声的「嗯」了一声做回答,黑狗听到就把高懿惠扶了起来叫她看着电视,原来电视早就被转到了A片,片中的女人正坐在一个黑人的身上主动的摇摆,黑狗就说「小瞎自己坐上来,摇的我爽,我就肏死妳。」小瞎害羞的说道「人...人家不会啦」

    「不会!妳不自己坐上来那就算了,我要去睡觉了」

    「好啦!好啦!我试试看嘛!」高懿惠害羞的回答

    一边就看着电视中的女人,也学着她爬到了黑狗的上面,将小穴对準了黑狗的龟头,扶着老二就慢慢的坐了下去,只看到了黑狗的肉棒一点点的消失在高懿惠的身体里,到了还剩一节拳头的距离高懿惠就腿软的趴在了黑狗身上,嘴里忍不住的呻吟「黑狗哥哥的坏啾啾太大了,瞎儿的妹妹受不了了。」

    「小骚货快动啊,不动我不干妳喔」黑狗抓着高懿惠的腰扭动了几下,黑狗的大龟头顶着高懿惠的子宫口不停的磨蹭,下体带来的刺激让高懿惠不自主的挺起了腰,开始自己摇了起来,「啊...不要...停啊...瞎儿的花心...酸死了」

    「小瞎妳这骚货开始ㄏㄧㄠ了喔」黑狗就配合高懿惠的速度挺动自己的老二,这让高懿惠更爽了,才摇没5分钟高懿惠就高潮了「啊...黑狗哥哥...的大鸡巴...好爽瞎儿...要去了」高潮过后的高懿惠全身都软在了黑狗的身上,「小瞎妳快动啊,我可还没爽够呢」

    「黑狗哥哥饶了瞎儿嘛,瞎儿累了。」

    「那妳叫声好听的我就饶了妳」

    「黑狗老公,大鸡巴哥哥,让瞎儿宝贝轻鬆一点嘛,人家想躺在床上让老公插好吗」

    说完就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羞红的脸,黑狗看到高懿惠的样子哈哈大笑了两声就维持一样的姿势一把抱起高懿惠,让高懿惠整个人挂在黑狗的身上,高懿惠169公分的身高,在190几公分的黑狗身上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黑狗就这样抱着高懿惠在客厅绕圈,每走一步跨下的肉棒就深插进高懿惠的小穴一下,干的高懿惠话都说不好「啊...黑狗老公...啊...太深了...啊...瞎儿...啊...受不了了...啊...要...啊...要去了」说完高懿惠就四肢紧抓着黑狗,小穴不停的抽搐,还喷出一大堆的淫水。

    等到高懿惠的高潮过去后,黑狗才把高懿惠抱进卧室放在床上,接着马上就开始用尽全力的干高懿惠,因为高懿惠喝醉又高潮了一次,早就全身都软了,下意识的抱紧着黑狗,感受小穴被疯狂冲撞的快感,不停的高声淫叫「好爽...黑狗老公...快干死...瞎儿...大鸡巴...干的瞎儿...好舒服喔...」

    在黑狗猛力的冲刺之下,高懿惠的小穴是夹紧了又鬆,鬆了又夹紧,几乎是一直处在高潮的状态之中,淫水也随着抽插一直不停的流出来,床单都湿了一大片「黑狗哥哥...大鸡巴...干死瞎儿了...不行了...好爽...太舒服了...黑狗老公...的大鸡巴...好大...用力...干...干死...瞎儿老婆」高懿惠爽的胡言乱语,甚幺淫蕩的话都讲出来,

    干了快一个小时黑狗喘着大气说道「高懿惠你这小淫娃,妳老公我要射了,想我射在哪啊?」

    「射小穴...射在...瞎儿...淫蕩的子宫里...瞎儿老婆...想要大鸡巴...的豆浆」

    「好!看我射死小瞎你这骚货」黑狗说完就加速冲刺,接着就突然一下大力的顶到底,对着高懿惠的小穴就从马眼喷出一大堆的精液,大量的精液马上充斥着高懿惠的阴道,争先恐后地往高懿惠的子宫中喷射,热烫的精液让高懿惠又攀上了一波新的高潮「好热...黑狗老公的豆浆...要烫死瞎儿了...瞎儿的子宫...好涨喔...瞎儿要被...干大肚子了」

    黑狗的老二每射一次,高懿惠的身体就不自主的痉挛一次,黑狗足足射了一分钟才停,高懿惠爽的早就昏了过去,黑狗也懒的清洗了,就这样把肉棒插在高艺惠小穴就这样睡着了。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