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妻奇遇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和老婆珊珊,是在巴黎的旅途中相识的。

    珊珊是个金发洋妞,热情如火,身材好不用说,而且美艳动人,跟我一接触就擦出火花。我请她喝一杯啤酒,她就将缠脚布般长的性史叙述一遍,即在暗示我,她是个很随便的女人,你有空就上我吧!

    我打肿脸皮吹牛一番,编些故事来夸大自己如何性技了得,想不到真是易如反掌就把她带回了酒店。起初我打算只跟她搞搞一夜情,谁知事后她竟赖在我身边不愿意走,最后还跟我返回香港,说要嫁给我做老婆,有这么康的事?

    娶个洋婆子不简单,生性风流如我也大感吃不消。她问我想装作不知道,任由她出去偷汉苟合,还是想两人都有便宜可佔?我问她到底想干嘛?她说,不如加入“换妻会,这样每星期大家都有一两晚可试试新鲜口味。

    原来真的有个“换妻会,入会并不容易,要经熟人介绍,会费也很贵,但收取的会费全部都用来为会员搞气氛、搞节目,算来也蛮值得。其实我都很难过自己这一关,玩人家的老婆,没问题!但是将自己老婆奉送给别人玩,等于眼睁睁在自己头顶罩上一顶绿帽……不过,玩过几趟,享受过几件不错的货色后,燕瘦环肥,又觉得不错,慢慢才接受了这个成人游戏。

    换妻会的活动多姿多采,有时借会员的私人别墅、游艇来举行。据闻有时人数众多,竟会出动到邮船,一班人在海上大搞狂欢派对。这次,就是我第一次上“双子星号玩,我们换妻会包了这艘船的整层客舱,心情兴奋到不得了。谁知一登船,竟然见到老爸和老妈也来了,我大吃一惊,不会吧,这么巧?哈,真的就是这么巧。

    我把老爸拉到一边,问他上船来干嘛?他说:“儿呀,两父子我也不怕把家事说给你听了,你爹要救亡。我问:“救什么亡?老爸说婚姻已亮起红灯,老妈老埋怨他雄风不振,要跟他离婚。他们看过性生活治疗师,导师介绍他们不如试一下这个玩意。这就是说,莫非他们两老上船是参加换妻?老爸说:“难道来睹钱么?要睹就不会携带你妈来啦!

    这样也行?

    我望过去老妈那边,她真骚浪得可以,完全当老爸透明,一见到男人就搔首弄姿、勾三搭四,唉,我都没眼看了。我不相信妈妈是个这么淫蕩的女人,马上跟珊珊诉说,谁知这个臭婆娘一听就猛说“益神能(excellent),意即好极了!最好交换伴侣时换着公公试一晚,看看他能否枯木逢春,她还说有办法令老爸那支废枪起死回生云云。

    要跟老爸上床,这岂不是乱伦?嘿,我真给她打败了。

    吃饭时,我不想跟爸妈他们同坐一桌,谁知会长对我说:“你是华人,不如和这对新会员坐到一块吧,你们同说国语,可以介绍一下我们的会务。当然,会长不知道我们几人是什么关係。老妈的英语蹩脚得很,跟珊珊对谈完全牛头不对马嘴,讲多两句更离题万丈;珊珊学了几句不鹹不淡的广东话,听她说话简直让你死破肚皮。

    我终于忍不住问老妈,知不知道上船来做什么?希望她考虑清楚,最后一分钟退出,我就放下心头大石了,谁知她说:“你们来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啰!珊珊插嘴道︰“婆婆当然知道啦,来打炮嘛!老妈说:“是喔!是喔!

    老爸说不知道我们夫妻俩是会员,不然就不用託上託找人介绍入会了。他问我成为会员多久?我说,一回来香港就已入会。他问我是不是嫌老婆比我老,出来找些较嫩的?我说:“刚刚相反,老婆想不时换下口味,我陪她来疯而已。

    吃完饭,会长宣布今晚的主题是玩乱点鸳鸯,抽签选对手。女人先行回房剥光衣服等候,男人将门匙交出来放在小箱子里,轮流抽签,抽到哪个房间,里面那女人就是你的了。

    都别说不紧张,玩这么多次换妻,这趟最担心,因为老爸跟老妈都在,一个不小心,我们两父子谁抽中对方的老婆都麻烦。我不是嫌妈妈老,我曾与不少上了年纪的女人交过手,能出来玩的,床上功夫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跟她们做爱就挺销魂,但是如果真的这么凑巧给我抽到跟自己母亲睡觉,你说是不是很荒谬?怎干得下手呀?

    会长宣告游戏规则,诸君要顺从大会安排,抽签各安天命,抽到哪个就是哪个,不能跟别人换,除非抽到自己的老婆。会长还自以为风趣地说,记住禁止与别人交换门匙,就算抽到自己的娘亲都要认命。全场大笑,只有我笑不出。望望老爸,人笑他也笑,不知他明不明白会长在讲什么?他有没有想过,若儿子抽中了他老婆,怎么办?

    我战战兢兢,拿着条门匙去比对房间号码,嘴里不断唸佛,叫菩萨保佑,千万别让我弄出乱伦事件来,要是一打开房门见到里面的女人是自己妈妈,那就尴尬死了,因为这个世界上无巧不成书,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你猜我手颤颤地打开了房门,见到有个女人光脱脱地坐在床上,我脑子里在想着什么?千万别好的不灵丑的灵,到时我就吃不了要兜着走了。不过,最惨就是……那个裸女的脸别过了一边,房里灯光全熄,看不清她的卢山真面目,只是看到她屁股很丰满,隐约见到她胸口山峦高耸。

    第一趟玩换妻都没这次这么心里发毛。怎么做好呢?先问句小姐贵姓?验明正身才上床?对不起,换妻没有这样的规矩。玩交换最引人入胜就是神秘感,不能够明知道房里面有个赤裸的女人正躺在床上等你,你打开门后却站在门口犹豫着好不好进去,这样做是非常不礼貌的。

    我对自己说,没这么巧吧?这么多女人,不会偏偏就换着自己老妈,中彩票就没我份。我满头大汗,下面的老二却不受控制地竖了起来,硬梆梆的像枝大杉这么粗。不能走,临阵退缩很没颜面,以后一定会被人拿来作为笑柄,而且放人鸽子触犯会规,会被逐出会的,到时老婆定会跟我离婚。唯有硬住头皮迈进房,闩好门,走近我今晚这个性伴侣的身边,跟她打个招呼……

    我把声音压低,好像慌怕给人认出那般,很小声地喊了她两声“哈啰,床上那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垂低着头,一声不吭,不知她搞什么东东?她实在是不是因为害羞?抑或她真是我老妈子,给我吓着了?万一真是她,又应该怎么做?我的心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她不出声我更束手无措。

    不过,我见过有些女人扮酷,嘴巴撬都撬不开,做完爱后仍沉默不语;又有一些却是唠叨不断的长舌妇,这更糟,又不是一辈子对着她,不用谈心事吧?却硬是要你向她交心。唉!说话多的我又怕,活似哑吧的又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两相比较,还是宁愿她不出声好了。

    好吧,我拍拍胸口走近她,尝试先瞧清楚她的样貌。不过,房里黑漆漆的,人儿像雾又像花,样子当然是看不清啦,只是看到个像雪一样白的背脊,至于是否滑溜溜?摸过后才告诉你。

    望真一些,这个女人的身材也算蛮正点,胜在见到背脊有曲线,即代表身材不差。骤眼看过去,虽算不上葫芦身材,但是那个屁股却够大够圆,这时我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连她深深的股沟也能看见了,还见到一小撮阴毛在腿缝中露了出来。

    她有意无意之间拨了下头发,将头左右甩一甩,然后扭转半个身子侧向我这边,让我见到她胸前两个奶子在上下跳动,看来斤两不小,不过弹性够不够就要握过才知道了。总之她特意秀一秀实力,让你看到她胸有城府,是高楼大厦,不是平房区,更不是飞机场。

    还有,她头发并没有挽成髻子,而是鬆散地披落在肩头上,显得既娇慵又消魂。于是乎,我个心就稍定下来,因为我妈妈她老人家,没五十都有四十几岁,身材哪会有她这么好,乳房哪有她这么坚挺?

    真不好意思,进了人家房间这么久,只顾着看人家的肉体,自己连衣服都忘记了脱。我急匆匆地剥光身上衣物,只剩内裤没有除,脱裤不用这么猴急,若发觉有什么不对路可以马上闪人,踏煞车都来得及嘛,这叫做“见一步行一步。

    哗,与她挨得越贴,我的心就跳得越快,爬上床,坐在她身侧,简直当她是个炸弹,不敢摸又不敢抱,老鼠拉龟无处下手。谁知,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忽然把头挨过来埋在我胸口上,她柔软的秀发和热辣辣的脸庞贴紧我胸膛,两具肉体紧紧靠在一起,刺激得我血脉贲张。她一主动打开这个闷局,现场的色慾气氛就马上升级。

    事到如今,我已抛开所有顾忌了,一于闭上眼睛,不管她是谁,上就上吧,反正不干白不干!我乘机揽住她的腰一亲香泽,这亲密接触,只觉温香软玉抱满怀,她的小蛮腰十分纤细,而且不觉她有中年妇人的肥肚腩。我二话不说,另一只擒拿手就随即握住她的乳房,左搓右揉。哗,一级棒!原来手感不错,弹性十足,她的皮肤比我老婆珊珊还要滑腻,真是个性感尤物。

    操他娘,她彷彿很久没被男人干过一般,急色得比我还要厉害,不管三七廿一,不管我跟她素未谋面,三爬两拨就搂着我脖子,抬高头、仰起脸要我跟她接吻,我嘴唇刚一盖上去,她就吸住我的舌头啜个不停,连口水都吸过去她口中。这种法式湿吻,我早已轻车熟路,一于奉陪,虽然不知她的底细,这时却已骑虎难下,就算被传染到禽流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总之大家都吻得忘乎所以。

    热吻了不一会,她就把玉手伸入我内裤里面,逗弄起我的小弟弟来,那本已勃起的肉柱被她套弄了几下,膨胀得更加粗硬,像支警棍一般在裤内跳动不已,她还意犹未尽,索性把鸡巴掏出外面尽情把玩。

    当然我也不会认输,鸡巴被人握在手中任意把弄,自己若不在她身上攻佔几处部位,哪像个堂堂男子汉?一于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也伸手在她的身上起劲吃豆腐,扫完背脊,摸大腿,还从她后面的腿缝中抠阴户,是奶子就搓,是肉洞就挖,连屁眼都用手指捅几下。我听她咭咭淫笑,一副引君入瓮的骚浪样,我就明白了,她刚才不出声是在扮纯情,其实骨子里却是个淫娃蕩妇。

    我跟她一边舌吻,一边互相爱抚,不到一会她就仰面躺倒在床上,整个人大字形摊开,双腿张得开开的把阴户对着我。这代表什么意思?

    可以打炮了!

    我力追穷寇,一个转身把她压在身下,让她动弹不得,趴在上面将她两粒木瓜蒂般的乳头含进嘴里,像小孩子吃糖果一样又吮又吸,哇赛!真是极品,她的乳头比玻璃弹子还要坚硬。我一口乳房,一口乳头,吸个不亦乐乎,还顺便摸摸她大腿,挖挖她屄洞,不用舌头去舔,芳草凄凄之处已经湿漉漉、滑潺潺,连大腿内侧都沾满了淫水,真是个骚蹄子!

    她被我亵玩了一会后,脸红身热,辗转反侧,“咿咿呀呀地叫个不停,叫到我魂飞魄蕩。我忍不住了,脱掉内裤、校好炮位正準备上马直捣龙潭的时候,她忽然又跟我耍花枪,推开我,好像摔跤般把我压在她身体下面,到她叉开双腿把阴户送到我嘴边时,我才醒悟,难道想玩69式?这个我当然乐意奉陪啦!

    她翘起屁股,趴在我身上,用嘴将我的鸡巴叼住,好像粤语流行曲里所唱的“担番口大雪茄咋,一会在龟头上啜啜,一会又在阴茎上吮吮。不用说,我根肉棒遭她这般料理,不变成丈八长矛才怪!

    还有,当时她好像小狗啃骨头般含着我的鸡巴猛吮猛舔,兴奋到把屁股扭来扭去,搞到我都几乎把持不住,因为她把大腿又张又合,不仅那个新鲜美味的鲍鱼给我看得一清二楚,还有汁液从那里滴落下来。

    我伸长三寸不烂之舌,想去舔舐一下,谁知她屁股不断上下耸动,那鲍鱼有时降低、有时升高,我连舌头都伸累了,却怎么样也舐不到。不料她明白我心意后,竟自动送货上门,移墈就船地肥臀降至我鼻尖之上,于是我伸长脖子就……哈哈,舔到了,嚐嚐那些“蚝油果然汁鲜味浓,一口就将她整只鲍鱼连同阴毛吞下肚。想想而已,当然是不能吃进肚子里啦!

    我把舌头尽量伸长,肆意地在鲍鱼的两片唇瓣中撩来撩去,而她大腿缝间的阵阵腥骚气味就不断传入我鼻孔中。鲍鱼汁吃进嘴里其实味道也蛮腥的,为何俗语会说“你妈个臭屄呢?这就叫做吃得人家的鲍鱼就要抵得渴,谁叫你要“操你妈的屄呢,就别嫌那里腥臭难闻了。

    被她这般搞法,很快就搞出火来了。鲍鱼虽然好吃,但是总比不上把鸡巴插进去捣弄一番来得爽。白癡也懂得这时该怎么做了,我含着她的鲍鱼用力一啜,将里面的汁液全部吸清光,她整个人当场浑身发软,瘫倒在我肚皮上。这下正合我心意,即使特意摆姿势也摆不出这么适当的位置!

    我急不及待地抽身而起,从她身后扶着纤腰,将她屁股抬高一点,校正我的炮位,然后将龟头对準阴道口一捅而进,全根尽没,一桿入洞。

    跟她玩狗交式一点难度都没有,比和珊珊做还要合拍。我握住她两个奶子,一味猛搓猛揉,下体紧顶着她屁股,使劲出入抽插,插到她浑身发颤,屁股左扭右摆,配合着我的节奏前后迎送,看她的浪样,肯定花心都让我给撞麻了。

    她的屁股好像吸盘一样紧紧贴着我的小腹,免得我的鸡巴在狂操中一不小心滑了出外,这样的干法要多爽就有多爽!咦咦,她张口开始叫了:“救命……她的叫床声好骚,好浪。

    我俩搂作一团,只有下体不停互相碰撞,她的屁股摇来摇去,淫水长流、香汗纷飞,我们四条大腿如漆似胶的黏到一起,扯也扯不开。

    已记不清跟她这样操来操去操了多久,我只记得,在我脚软之前(跪在床上以狗交式干这么久,确实蛮费气力的)轰了冲天一炮,这一炮的劲度简直让我引以自豪,可以说是我有史以来的代表作,光是听那女人叫到几乎沙哑的声音,相信不用我再多作形容,你们都能想像出来。

    以为餵饱了这个女人,她全身发软,躺在我旁边,痴缠万分地紧紧搂着我,四条大腿湿淋淋的沾满了秽液,好像用浆糊把我俩黏在一起。换妻换着这个尤物的确值回票价,最让我窝心的就是她起初像个害羞的怨妇,在我鸡巴的狂干下,最后竟变成个无比淫蕩的浪娃。

    她意犹未尽,癡癡迷迷地将小嘴凑过来,要我跟她再热吻一番,我趁机拨开遮住她脸庞的秀发,瞅一瞅她究竟模样如何。这女人打炮时就热情如火,但不知样子长得美不美?不用有闭月羞花之貌,总之不是恐龙我就心满意足了。

    这时天已拂晓,拨开云鬓后,眼前一亮,当望清楚跟我一夜缠绵的俏娇娃是谁时,我一双眼珠当场凸了出来……

    简直是粤语残片里製造的家庭伦理大悲剧场面,这一铺果然被我押中,买大开大,她确确实实是我亲生老妈!我哪里还敢跟她接吻?巴不得立刻就在她面前消失呢!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