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偷窥变成狠操舅妈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我今年二十二岁,不太高也不太胖,有一张普通的脸,和一个普通但过得去的女友,这故事发生在我刚毕业,闲着没事等当兵时,现在想起来仍记忆犹新,应该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详细情形我已经忘了,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先去舅舅家一趟,接着在那裏等我妈来,再一起回家。那天屋子里的人很杂,大概和舅舅做人海派,喜欢交朋友有关,客厅不时会有左邻右舍来泡茶聊天,就算舅舅不在家也一样。我想没有跟我年纪差不多的人,会喜欢这种氛围,烟雾缭绕,七嘴八舌,呼驴喝雉,说真的,如果我不知道这里是舅舅家,肯定会以为这里是什么接待中心,还是家庭式赌场。

    那天一进门,就有六七个男男女女,聚在客厅看电视聊天,舅妈也就坐在人群里,一下子斟茶,一下子陪笑,活像一个里长夫人,但舅舅实际上又不是里长,而且他也没选里长的意思,究竟为什么这么好客,又能接受旁人来家里免费吃喝,是我从小就想不透的问题。

    舅妈一看到我,就起身把我拉到旁边,说道:

    “我东西準备好了,在楼上,跟我上去拿吧。

    “不用了舅妈,楼上是你们住的地方,不太方便,我在这里等我妈就好。

    舅舅家是独栋五层透天,一楼客厅就像小七一样,只要有主人在家,二十四小时开放,二楼还隔了一层客房,让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朋友暂住,三楼以上就都是舅舅家人自用,基本上是禁止外人擅入,我虽然以亲戚的身分上去过几次,但想想毕竟是人家的起居处,贸然上去纵有什么理由也是打扰,所以纵然讨厌这种氛围,每次来舅舅家拿东西,我也还是会待在客厅,和一群三姑六婆们龙蛇杂混。

    “三八啦,你又不是外人,而且你也不喜欢这样子吧。

    我的个性孤僻,在亲戚口耳里是出了名的,从小到大都一样,其实这有点冤枉,我着实只是没话和他们讲,在学校我可是废话连篇,唬烂不打草稿,什么荒谬大师的位子,如果我也去争,沈先生恐怕也要捏把冷汗。但至少舅妈说中了一件事,我真的不太喜欢这里,能避开当然是好。

    没等我回答,舅妈就往楼上走去,我也就跟在她后头踏阶而上。

    舅妈今年约莫四十岁出头,实际年龄我也不太清楚,嫁给我舅舅约莫也有十几年光阴了,那时我才六、七岁,相较于其他舅妈,这位五舅妈真的让我印象深刻,我从小就是个好色的小鬼,永远记得第一眼看到舅妈的时候,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别说舅妈脸蛋本来就是个细尖美人,修长细緻的腿,净白似雪的皮肤,盘起马尾活泼亮丽的姿态,尤其那宛若灵蛇的细腰,再再令我目难转睛。接着听到妈妈说,以后这个女人要叫舅妈,如何让我不震撼?亲戚都说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但单纯糊涂的傻劲,可是天下罕见。

    不然怎么会嫁给我舅舅这个不折不扣的矮胖丑啊!

    十多年过去,从楼梯下面擡头看舅妈,发现舅妈保养得真是不错,刚刚好的翘臀,一样细长的双腿,洁净白皙的皮肤,除了脸上一点免不了的皱纹外,舅妈依旧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尤其生过三个小孩之后,本来不甚突出的胸部,今天目测,恐怕没有E杯也有个D杯了,说实在的,我想不通为什么舅舅捨得整天往外跑,如果我老婆这年纪还那么正,早就天天在家开干了。

    就这样一路爬一路看,终于到了五楼,舅妈相让我在走廊等着,接着走进房间去拿了一个箱子给我。

    “这个等一下和妈妈带回去。

    “恩,我知道了,谢谢舅妈。

    “谢什么谢啦,你等等就在这里随便晃,不用再下去了,我下去一下,等等也要上来补个眠,妈妈来再叫我就好。

    说完,舅妈便又往楼下走去。五楼的格局是这样子的,总共有两间卧室,一间厕所,对门的方式呈现ㄇ字型,表妹房间的门开在右边那槓,主卧室的房门就开在上面那槓,厕所的话,则是在房间外面。由于当天是平日,表弟妹们都在上课,虽然舅妈的意思是让我到处找地方窝,但与其选男生的房间窝,我宁可选女生的,就这样,我并没有下楼,逕自开了表妹的房门,关了门就进去。

    这一握把手才知道,表妹的房门不知道坏了还是怎样,竟然没办法关不上,再怎么样都会留一条小缝隙,不管那么多,拉开表妹的书桌椅,坐着就开始滑手机,那时天色还亮,我也就没有开灯,默默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大概滑了十分钟左右吧,我听到有脚步声传来,没想太多,因为肯定是舅妈,舅妈的工作大多是晚上上班的,所以白天通常会小补个眠,就算不知道,她刚刚也提醒过了,我也就不以为意,继续在滑我的手机。

    果不其然,舅妈很快就从门缝间一闪而过,我从椅子上看去,虽然透过门缝的可看性不高,但还是隐约可以看见舅妈在干嘛。只见她开了房门,逕自往里头走去,接着对着梳妆台,开始卸妆、抹脸,这些例行公事,舅妈在睡前恐怕是要洗个澡了。

    等一下……

    舅妈没有把门关死!她房门的缝隙,正巧对着表妹的门缝,舅妈在梳妆台前的一举一动,现在尽收我的眼底啊!

    只见舅妈站在梳妆台前,把脸上的淡妆彻底卸下后,迅速褪去了长裤,一双只穿着贴身内裤的净白美腿,透过隙缝,若隐若现呈现在我的眼前,少说十五年,我妄想看这双腿十五年了,淡紫色滚蕾丝的内裤,配上那双匀称有度,逃过岁月折磨的美腿,我再感觉不到心跳加快也不可能了。

    接着舅妈拉起了上衣,仅穿着卫生衣的她,便暴露在我的视线之下,我握着手机,内心开始无比挣扎,到底要不要盯着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错过这次,我还有什么机会可以看舅妈的肉体,她肯定会继续脱下去的。但是,如果被发现了,可不是像小孩子打几下可以解决,肯定会闹上新闻或警局的。

    不管了!

    我紧紧握住手机,双眼死命地盯着门缝,恨不得冲进去看个清楚,不出所料,舅妈找了什么东西后,又脱去了卫生衣,这时,一双围着奶罩,丰美的巨乳,马上呈现在我眼前,这没道理是生过三个小孩的胸部,那样白皙,那样坚挺的胸部,就算是大学生也未必会有吧!看着仅穿内衣内裤的她,令我内心无比兴奋,老二更早已毫不安分的硬起。快脱,快继续脱啊!

    岂知,这次就没有那么顺利了,舅妈围上了大浴巾,手捧几件衣物,便走出门,恐怕是往厕所走去,没多久,我果然听见厕所传来水声。又犹豫了一下,我决定走出去,看有没有什么可乘之机,站在厕所门口四下搜寻了一阵,令人遗憾的,是这道门毫无缝隙,我只能站在门外遥想舅妈洗澡的光景了。经过刚刚那种刺激,老二早已硬得不像话,我用手摸了摸,根本不是转注意就可以消下去的程度。

    我几乎紧贴厕所的门,就是想找点缝看舅妈洗澡的模样,怎知缝没找到,门突然往外打开,硬是撞在我身上,门板上的积水,全都洒向我的裤子,往下一看,竟被淋溼了一大片,刚那一瞬间,我根本没办法反应,就别说趁隙偷看舅妈了,门一撞到我,瞬间就又关了起来,只听舅妈再里头紧张问道。

    “是谁!

    我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但还是强押着心情,不断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慌,绝对还有转圜的余地。

    “舅妈是我。

    “阿弟?你在那裏干嘛?

    “哦,今天早上我骑车来,下雨把手套弄湿了,放在一楼晾,刚想说应该乾了去客厅拿,结果没找到,才上来问舅妈有没有看到,看到妳在洗澡,就想说隔着门问一下,怎么知道门刚好打开。

    “这样子啊,我等下帮你找找看。

    “对不起打扰舅妈了,我下去了。

    说到这里,我真不得不他妈的佩服我自己。结束一场虚惊,我连忙就要往下走,老二早也吓得全消了,岂知,舅妈忽然叫住了我。

    “阿弟,你等一下,帮舅妈拿个东西好不好。

    “拿什么?

    “舅妈房间桌上有一瓶新的沐浴乳,刚刚忘了拿进来,你递给我好不好?

    原来舅妈开门是为了拿沐浴乳啊,为什么会不好!我欣喜若狂冲进主卧室,立刻在梳妆台上找到了一瓶沐浴乳,冲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就準备把东西递给舅妈,我内心想,这次不论怎样,都一定可以看到裸体了吧,这回真是太幸运了。

    哪里知道,我敲了半天门,舅妈只是一直说等一下,一连等了我十分钟,浴室的门又打开了,这次我学乖了,但门板上的积水还是洒到我裤子上,把我本来已经没乾的裤子,又搞得更湿,这种死人浴室门,到底是谁设计的!

    只见舅妈穿着卫生衣、长裤,包着头发便走了出来,只见她接过沐浴乳,笑着说:

    “对不起让你站一下,刚挤了一下发现里面还有一点,我怕我下次还是会忘记,所以让你帮我拿着,哈哈哈。

    “哈哈,没关係啦。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遗憾的,一个本来裸体的女人,在妳面前再度穿得紧紧的。舅妈接过沐浴乳,拿进浴室放好后,便往主卧室走去,看着若有若无的机会又要消失,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创造机会,至少尽量在舅妈身边徘徊。

    我跟着舅妈一起走进房,为了避免尴尬,说道:

    “舅妈,我刚刚在妳房间看到一本书,可不可以借我?

    舅妈结婚前也是个大学生,就算嫁做人妇,爱看书的个性还是没变,是以房间里有很大的书架,摆满各式各样的书,她说道:“哪本,你去拿来给我看。

    其实我根本没注意什么珍贵的书,他妈的我平常根本不看书,全都是为了靠近舅妈才掰出藉口的,听了指示,我赶忙到书墙上找,想说随便找一本都好,怎知,还没找到什么金石铭文,先扫到一本《男性勃起障碍治疗》,一个忍不住,我便噗的笑了出来。舅妈听了,立刻问道:

    “怎么了?

    “没…没什么…

    舅妈转过头,瞧了瞧我向着的那柜书,似乎已经猜到什么一样,淡淡然说:“你啊,以后不要抽菸喝酒,就算有也不要过量,知不知道?

    我疑惑道:“怎么说?

    “不然就会跟你舅舅一样,得看这种书,看了有用就算了,他烟瘾太重,酒又喝得多,看书也没办法。

    舅妈竟然把话题开到这里,我寻思了一下,如果继续把话题讲下去,不是大好就是大坏,实在太冒险了,于是随手在书柜上抽了一本书,书名看起来有点深度,以前又没看过,就决定是它了。

    “舅妈,我说的就是这本。

    此时舅妈正在吹头发,示意要我等一下,等到她头发吹好,我便慢慢走了过去,把书递给她看。

    “不错啊,这本书是真实故事记录,很有意思,你喜欢就借你看吧,记得要还我哦。

    “恩,谢谢舅妈。

    可恶,到此为止了吗?我心中的愤恨实在不是压抑不下,难道就连一点机会也没了?岂料,幸运女神似乎还是眷顾着我,舅妈忽然瞧了瞧我的裤子,问道:

    “你裤子怎么那么湿?

    “刚刚被浴室的门泼湿的。

    “太湿了,你这样不行啦。

    忽然,舅妈站起身来,我亲眼看到,虽然隔着有点厚度的宽U领卫生衣,那对E杯豪乳,照样春心放蕩的晃了起来,光是这几下弹跳,就已经足够让我再次心跳加快,老二又悄悄的产生反应。

    “你穿几腰,我拿裤子给你换。

    “不用麻烦啦舅妈,哪那么刚好有裤子。

    “快点。

    “喔,30。

    得知号码,舅妈走到衣柜前蹲了下去,拉开抽屉,开始翻找裤子,我站在舅妈旁边,直直往下俯瞰,没有内衣,洗完澡的女人是不会穿内衣的!宽U领里头,就藏着我梦寐以求的宝藏,那双E杯高峰,此刻就在我眼前一览无疑,浑圆的馒头型状,隐隐露着青筋的透白,还有那两点大小适中,令人想吸允的乳头,配上稍深的咖啡色,看到这幕,我的老二已经完全硬化,裤子撑的不像话。舅妈随手抛给我一件裤子,说道:

    “你舅舅太胖,没30腰的裤子,这是我以前刚怀孕时买的,你拿去穿吧,颜色中性不用怕,我拿一个袋子给你装髒的。

    舅妈起身便往杂物区去找袋子,我道谢几声,就看着裤子思量,刚看了如此动人的一幕,心里拿能管裤子的事,脑中尽是如何把舅妈干得死去活来的幻想,不管了,我决定要豁出去,背着舅妈,我脱下裤子,当场就换了起来,天助我也,这件裤子不用动手脚我就拉不起来,明显小了。

    “舅妈,这件有点小。

    舅妈转过身,她的表情,先从吃惊,再转作镇定,我知道,她肯定看见,只是不说罢了。只能拉到膝盖的长裤,包不住撑高的四角裤,那肿胀不已的老二,没有了外裤的束缚,仅一块布的隔离,顶得更肆无忌惮,这绝对是我人生勃起中至硬至挺的几次,舅妈再怎么眼盲,也肯定看出我勃起到半天高。

    十八公分的老二勃起,可不是开玩笑的。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