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衣柜中的秘密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过年将近,家中有个老衣柜要丢,跟父亲一起搬到楼下,想说他年岁也大,接下来就我一个人用推车移到路口去,趁清洁队还没来,再次检查有无东西漏了拿,就当我要把最底下抽屉整个抽出来的时候,到一半就发现会卡住轨道拉不动,从开口伸手进去探,感觉里面是空的了,这衣柜在爸妈房内不知用几年,会坏很正常,但我想清洁队也很辛苦,何不帮个小忙,把可以拆的都弄下来,也比较好搬,于是我选了个无人的角落,奋力狂扯,才把那抽屉拉出来。

    一看发现木头底板都变形向下凸个弧度,可能平时东西塞太多,当时等着也无聊,想说把抽屉的底弄平,说不定有人会觉得这直接送去焚化炉烧了可惜,会资源回收去装东西,就翻过来又敲又踩那抽屉底板,忽然啪一声,心想惨了,用力过猛可能裂了,翻开来看,一片薄木板跟一本木色小册子掉在地上,原来这抽屉又硬加一层薄底板中间还藏东西,压久了怪不得中间会凹出去。

    藏这么隐秘好险有发现没被丢掉,里面是重要的东西就糟了,不过要还给人至少要知道对方是谁,万一里面藏的是爸妈其中一方的私房钱,我乱还也不好,一翻开有几个看起来像日期的数字跟意义不明的多位数子,依这秀娟的字迹,应该是母亲写的,翻开到后面半本时,我傻了眼。

    本子后半的页面全都黏了起来,中间处挖空,塞着几张相片,拿起来看,全都母亲的照片,衣装裸露就算了,几乎是那种尽其所能卖弄性感风骚的那种,像是用跪趴着翘高屁股、榨奶挤沟、岔开双腿等等的,边看我也只能边自己解释说,这也没甚么,看照片的色泽都粉掉了,应该是多年前拍的,母亲至今都中年了仍颇具姿色,若是早个几年,当然更有条件可以狂野一下这也无彷,人家不是常说要抓住青春的尾巴吗。

    看到后半,心里难免觉得奇怪,老夫少妻的爸妈,平时相敬如宾的模样,怎样都想不到会这么有情趣,接下来其中两张照片给了我意料之外的解答,一张是从下往上拍角度,母亲跨坐个啤酒肚的后方,她似乎出手要抢,另一张有拍到照相者的手,拿着酒给母亲準备接去,她脸上的神情有些迷濛茫然,似乎喝醉了,但是,父亲身体不好所以体型很乾瘦,根本没啤酒肚,另外他从来不碰也不买酒,怎么可能妈跟他喝成这样。

    肯定有鬼,我心中这么想,又再把照片仔细的全部看了一次,母亲的表情真是狐媚迷茫,姿势又惹火勾魂,惨了,自己竟然看到勃起,都忘了人还在外面,赶紧将照片跟簿子带回家再想是怎么回事。

    母亲提早备好午餐,说是担心我早上活动量大,会饿,看着母亲起身去厨房装盘的身影,她顶着一头旁分,长度及肩的中捲发,穿着是合身浅蓝针织衫,搭配白色长裙,露出一小截腿,并有穿着肉色丝袜,身上散发淡淡的花果香水味,虽然母亲的身材曲线还算玲珑有緻,但这穿着打扮其实跟一般平凡的妇女无异,而这也是她平日的穿着,看起来她是满保守的,但为何她会肯拍这样的照片。

    不过要说也都是几年前的事情,眼下的母亲在大家眼中是个相夫教子,关心儿子课业的贤妻良母,但自从那次后,当听到有人这样夸讚她,都会不自觉将照片内淫母的影像套在母亲身上,心中暗自反驳说母亲可能不如大家见到的这样美好,而且自己竟然也很期待可以见到母亲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种想法开始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想一次就拿出照片看一次,尤其是母亲跨坐在那个人身上,出手拉扯的照片,妈妈的表情是那哀怜的神韵,加上刚好被啤酒肚遮掩住两人下半身接触的部分,只看到母亲的那双粉腿从中向两边岔开,让我超有想像空间,老实说也拿来打过几次手枪,脑海只要闪到这画面,都会让我亢奋到忍不住射出来。

    出了房门,见母亲在客厅看书,气质优雅的,本想看电视转移注意力,却被她出言制止,告诫我高三了多读书準备考试,台湾现在电视节目现在都是些羶色内容,没啥营养,可不希望你学到这些诸如此类,靠,看母亲用道貌岸然的模样说的头头是道,让我心中不爽起来,母亲自己发生过的可能连节目都比不上吧,还敢这么正气凛然,她看到我脸色有变,就拉高音调斥责我说怎么,现在都不能念你几句。

    家里一直以来都是权威管教,因为父亲年纪大比较不会管,所以都是母亲来操刀子女的教育部分,因为她身为女性大概是担心自己太柔小孩会教不动,所以兇起来反到是严厉的很,来补父亲少管教这块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由于小时后养成的习惯,看母亲脸色也变了,心中还是不自觉的畏惧起来,只好摸摸鼻子道个歉,表明现在就回房唸书,但内心当然不怎么服气,而且是母亲妳才有问题吧,越想越不爽,就别让我查出来淫照是怎回事。

    于是我开始会去想照片的事,对象是谁、时间是什么时候我一点头绪都没有,,母亲的记事本我是没胆偷翻,是以前发生的翻现在的也没用,想来想去会留存比较久远资料的就只能从电脑下手了,恰巧全家就只有那台用得够久的老电脑,会用的就我跟母亲而已,原本想自己房间多买一部,但母亲反对,原因是不希望我因此开始打电动,母亲肯定没想到她坚持共用的下场就是我可以藉此来调查她。

    电子信箱是我的重点,密码母亲为了方便都是它自动登入,她们这年代的人对于网路安全不像我们比较在意,看了些聚会、同学会的邀请信,也都没有甚么奇怪的地方,换个角度想,母亲可以跟对方这么亲密,依我对母亲的了解,一该是很熟的人,从寄件者查起好了,列出来后,哈,果然有收穫,有封信是个英文姓名的人他寄的最多,平均2个月都会寄给母亲一封信,每封都只是这句“老师,聚一下有地址及往后的某个日期,最早从3年前到现今都依然没中断,看到这里自己也该检讨,这几年竟然都没发现母亲有不对劲。

    母亲是老师要回硕到我出生前后那阵子的事,好像是教舞蹈,看样子对方是很早就认识妈,不管他是谁,最新的一封信的日期还有一阵子才到,到时候可以一探究竟,我关起网页时才发现母亲已经走得很近,不过好险没被发现,她要我别一直上网并且要我晚上提垃圾去倒,也好,这次我想试探一下母亲。

    丢完垃圾回家,父亲在客厅看电视,母亲则是在餐桌上悠然自得的看着她的书,我走至两人中间,转头对母亲说,妈,刚清洁队的在抱怨说我们家那天的衣柜很难拆,母亲依然低头看着她的书,不以为意的回答是喔,怎说,我接着讲对方嫌柜子大,不好搬,想拆解较好搬运,没想到最下面那层抽屉却卡死在里面,说到这里母亲都没有任何反应,心想母亲是忘记了还是在假装没有藏东西这事。

    我故意提说没想到对方还是有毅力把最下面的抽屉给硬扯了出来,母亲这才抬起脸来盯着我,当讲到清洁队的打算要抽屉给拆开的时候,看得出来母亲脸色沉了一下,但我这时把话题止住,埋怨说父母都没离在听我讲话,不说了,就坐到父亲旁一起看电视,侧眼偷瞄母亲,她已把书阖上,眼神左顾右盼的看得出来有点坐立不安。

    没多久母亲也坐过来,一会提醒老爸该去吃药,一会要父亲早点去休息,感觉很明显就是要支开他,当父亲终于离开客厅后,母亲突然对我说讲一堆没有不听我讲之类的,反正就是要诱使我继续讲刚刚的事,我明白她很想知道抽屉的事,心想妳竟然这么担忧,当初还不检点的拍出这种照片,平时又一副良家妇女的样子,让我觉得很想剥下这层伪装。

    若要让母亲对我有好感又避免跟她交恶,突然我起了个主意,本来想吓她说抽屉被拆了,但后来我改口是阻止对方拆,然后帮忙把完好的抽屉放到垃圾车上,母亲我这样讲完,神情才比较轻鬆,还不自觉讚我做得很好,回房前我故意对母亲说,问这么多该不会有东西忘了拿出来吧,她耸肩淡淡的回说没有啊,呵,真会装。

    终于等到她们信中约碰面的日期,我装了个病请假休息,母亲抱怨说今天跟朋友有约,没办法照顾我,怎真会挑时间生病,我心里埋怨,若真的是这样就留下来照顾啊,又不是不能回绝对方;晚些时候,我看见从房间走出来的母亲,换了套衣服还认真化妆,合身白衬衫配灰裙子,裙子短到膝盖以上就算了,腿上还穿了个有爱心点缀的黑色透肤丝袜,连我没见过母亲这样秀几次美腿,更别说还是这种丝袜,靠,穿这么骚是要去见谁。

    听到她的高跟喀喀踩下楼的声音,我也迅速去戴帽子换衣服,等老二消肿耽误了点时间,不打紧,跑下楼还看到母亲才走到街口,这种探母亲隐私的感觉其实满刺激的,再过了两个路口,母亲停下脚步再人行道旁等,不久后一台黑色马3靠近摇下了车窗,母亲就开门坐了进去,太远我看不到里面人是谁,二来我也急着招计程车。

    跟司机大哥表明跟着前面的马3,开到了个餐厅门口,先看到个不高、体型肥胖,衣装普通的男人下车,看这身材,心想照片里那个死啤酒肚十之八九是他,接着母亲也下车,车子就给服务生开去停,我真是心有不甘啊,母亲身高好说170,穿高跟又再向上加了几公分上去,更显体态修长窈窕,跟母亲对比起来对方可能才163左右,再怎么样都不应该看上这矮不少的肥宅吧。

    好险她俩是坐窗边,我也好在对面公车站休息椅盯着,两人互动还好,看得出来那个男的一直藉机握住或摸母亲的手,而母亲都是比较被动,心想好在母亲还算检点,不过母亲穿成这么惹火见他又怎么解释,啊~心情很複杂,那男的身体往前靠着桌子,双手在桌下好像在搓动不知道干嘛,而母亲摀嘴在笑,该不会正在玩母亲的腿吧。

    光是这样猜想也让我勃起了,真的没想到啊,我的那个良家妇女的妈妈怎了,怎会跟这样的人幽会,看母亲在对面餐桌上露出优雅的笑容,我这边则是面如死灰啊,都忘了时间是怎过去的,他们好像也吃完要出餐厅我才回神。我人在对面这样不好跟蹤,赶紧往右边跑到斑马线上等绿灯过街,远远看见那男的好像拿到车钥匙,只是他们竟也往我同方向走。

    看着恰好走到正对街的两人,心想糟糕,退到行道树后靠着偷看,结果他们继续走,停在一栋大楼的门厅前,上头有书店、饮料店、餐厅的招牌,看到最后,12楼有间motel的招牌,妈的,不会吧,母亲妳就这样被带上去让人爽?虽然不敢确定是如猜测的这样,但我也不想有个万一。

    正当她们要往大楼走去,我情急下拿了手机拨给母亲,她阶梯走了两阶就停下脚步,从包包拿起电话转身接起,我这边话筒就传来母亲问怎么了,然后看到她转头跟对方说话,隐约听到是说是我儿子,我就说出来买午餐忘了带钱,妳人在哪方便赶回来吗?母亲回说这边有点远,呃,先跟一楼的大婶借一下,妈回去就还她,我又说好像连钥匙都没带,母亲不悦的说哎唷你真糊涂,可是我现在真的赶不回去,你等一下,眼见对面的母亲往旁边走去,远离那男的,摀住嘴说用虚声讲说她外面鞋柜中的黑色靴子里有放个备份的全家钥匙,如果没有就先请锁匠开,钱一样先跟大婶借。

    我万念俱灰心想母亲妳就宁愿给那丑男干也不愿回来?我喔喔喔的回答心中极度吃味,那男的突然走向她身后一手就扶上母亲的腰,接着话筒里传来,好了先这样,我等会就回去,掰,便挂断电话。心想可恶,妈妳就这么容易喔?方才吃饭时不是还很矜持,眼见母亲正把手机收进包包,我愤而把手机拿起来,把相机焦段调最长,虽然模糊但还看得出母亲的样子,开始连续拍,母亲转身步上阶梯,那鹹猪手摸在母亲肉臀上画圈摸着摸着的影像都在手机里,但母亲虽然有拍开但好像没生气,看得我很火,可惜拍不到电梯的楼层,不然就罪证确凿了。

    我失落的坐车回家,其实脑中一片空白,本来应该对週遭环境没反应的我,突然听到同站下车的阿伯跟他朋友说了句,肥水不落外人田,也不知为何,我就是只听到这句话,心中非常有感,对,肥水不应该落入外人的田啊。

    傍晚,母亲一进门,看到我就对说我说怎没跟大婶借钱,看母亲面色红润,心情不错,想必甜心丝袜诱惑效果不错,肯定被操得爽翻了吧,过年快到了好意思给我们家绿光罩顶;为了撒网捕回妳这条大鱼,还是先忍下来吧,带着傻笑的回答,后来外套内袋有藏钱,所以解危了,母亲听了就说那就好,当她準备要迈开步伐要走向房间,我补了一句,母亲妳今天穿得很漂亮喔,那双修长美腿真让我很有感觉。

    她停下脚步,责备我在乱说什么,怎可以跟自己的母亲讲这种话,我吐了舌头道歉一下她才回房,以前要是我有意无意说错话被她训斥,多少会觉得内疚,经过今天的事,而且这次我还是故意的出言调戏母亲,被兇却完全没有罪恶感了,不久后,母亲从房间走出来,已经换回平时的长裙衣装,但脸上的妆没卸,露出的小腿上看得出还是穿着那爱心黑点的透肤黑丝袜,开始整理起家务,好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还真的是外表崇洁,骨子里骚。

    伦理道德什么都我已经不想管了,想到母亲对那个人的骚样我真是心有不甘,因为以前有一次,跟母亲去百货,在电梯里面人多,某层突然人又再挤一些进来,她站我前面,母亲要往后退,但我已经靠着电梯的壁,身边挤满人的情况下手当然无法抽出来,见母亲又往后挤,当下只好抬起手来,反推按压在她翘挺的臀肉上,跟她说已经没法退,这样我才有空间。

    后来有人进出电梯难免会挤动,所以我的手都一直撑在母亲身上,后来出了电梯,母亲很不高兴,斥责我手怎可以这样乱摸,接着就在无人的楼梯间,好好的训诫我一顿,还不断强调要尊重别人的身体,当时的我虽然觉得委屈,但还是反省了,想说可能母亲是传统的女性,身体不喜欢被人碰到,更何况是屁股这种很敏感的地方。

    这些训诫我都还铭记在心,母亲却肯让外人搂腰摸臀,而且却毫不抗拒,当日我被骂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能怪我钻牛角尖,但到后来真的个偏激的想法出现,好像母亲的意识里已经默认自己的肉体是专属是那个人的,反倒被我们这些亲人触碰一下,就排斥得像深怕被玷汙的样子。

  •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