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乐家人
  • 发布时间:2018-11-06 08:13 | 作者:admin | 来源: | 浏览:1200 次
  • 明雄是个今年高中毕业的学生,他的母亲因为不孕症的原因,在明雄国小四年级时从孤儿院中将他领养回来。

    他的父亲是一个拥有庞大土地企业家,在北县开了一家尚有规模的公司,每天上班时间就得费两小时;早上出门到下班后,加上应酬,回到家来总是在晚上十一点左右,有时就不回家了。

    明雄在家里因为是独子,加上养父母对他格外宠爱,所以抱着混文凭的心态,功课都是勉强在及格边缘打转;好在他读的是一间只要注册就能毕业业的私立学校,加上他天生个性内向、乖巧,求学生活中倒也过的轻鬆惬意。

    这是一个六月末炙热的夏天,刚脱离学校生活的明雄,清晨醒来,看看天色尚早,他又闭上眼睛,预备再睡一会儿,忽然门外响起敲,明雄心里嘀咕着:真讨厌!

    “少爷!你醒了没有,太太请你有事。

    他听出来,这是下女阿美的声音。于是他便道:“醒来啦,妳去告诉太太,我穿好衣服就来!

    他拉开了被,披上晨衣,很快地来到母亲房内,此时父亲尚未起床,母亲正面对化妆台的镜子整理着发鬓,她从镜中一见到明雄进来,就放下梳子,回过头来。她轻声的道:“今天是你父亲的生日,去通知你表姐一声,这孩子的命,也实在是太苦太可怜啦!母亲的表情,明雄看出是不想吵醒父亲。

    他也轻声的答道:“好!我现在就去。

    床上的父亲,根本早己醒来,他听到了他们母子两个人的对话,禁不住也随声长叹了起来。他说道:“唉!的确不错,丽珍也实在是可怜啦,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一向又是骄生惯养;要再介绍门亲事,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真是….

    台北市的街头,清晨车辆行人都很稀少。明雄骑上摩托车,开足马力,转过几条街道,来到表姊家,是幢独门独户的三层楼西式洋房。向前按铃叫门,大门『呀』的一声打开。从门里走出来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名叫玉娟,和表姊同乡,是来帮佣的。

    她面现惊讶的道:“呀!表少爷你早,少奶奶还没起床呢!,看来玉娟是要出外买东西,上身穿着一件T恤,下身穿着一件海滩裤,可以看得出来身材姣好,尤其是那双腿修长匀称,有服装女郎的水準;胸部和臀部也称得上是『前凸后翘』,只可惜身材娇小了些。

    擦身而过的时候,明雄用手轻拍了下她的臀部,那弹性真好….,玉娟也不以为意地笑笑,就出门买东西了。

    表姐的房间,是在二楼;明雄走近门前,丽珍所养的哈叭狗『莉莉』摇头摆尾的向他表示亲热;明雄蹲下道:“莉莉乖,你的主人起床了吗?,莉莉只是用舌头去舔明雄的拖鞋,明雄笑着拍拍牠的头,摸摸牠全身细可爱的白毛,然后把牠抱了起来,走到表姐门前。

    房门是关着的,他猜想表姐一定还未起床。若不叫她,她不知道要睡到何时才会醒来?犹豫了一会儿,决心敲门把她叫醒。

    可是他『表姐』二字还未叫出口,手掌刚触及房门即应手而开,敢情是根本没上锁;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长大,明雄今年虽已十九岁了,但却是孩子气未脱,尤其是在自己撒娇惯了的大表姐之前;明雄心道:“好呀!睡觉不关房门,看我不吓你一下才怪呢!

    明雄心内决定,要给她一个警告,让她改过这个不好的习惯;他放下小狗,轻轻推开房门;他悄悄举步入内,表姐的床,是在门后,进门后必须转身或扭头向右,方能看到,否则会被门遮住。

    明雄悄悄进入房内,先看看梳粧台前,及对面的沙发之上没有表姐的身影,然后才将目光移到床上。“呀….他禁不住跳了起来,脑海里一震!人却呆立着不知所措;明雄怔住了,他有点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于是他揉揉了眼再看;那无边春色的景緻,却仍丝毫未变的呈现在眼前。

    表姐仰卧在床上,双目紧闭,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全身肤色雪白,映着晨光,发出诱人的光亮,玲珑美艳,丰满成熟的肉体,无处不动人心神,垂涎欲滴;那白嫩的肉体,除胸部突起的双乳,戴着一件粉红色的乳罩,及小腹上盖着毛巾外,全身一览无遗。

    更令人讶异的是她竟连三角裤都未穿,双腿微微分开贴床平卧,两胯中间那迷人的地方,微微耸起,上面生着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往下即是一道嫣红娇嫩的红沟;因她两腿分开不大,同时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远,是以那个隐秘的部位,看的不够真切。

    明雄虽是神俊异常、仪表不凡的少年;但他是个非常内向的男人,不要说男女间事,就连与初认识的女同学,多说几句话,就会脸红;有时他虽在小说杂誌上,看到一些有关男女两性间的事情,可是那仅是些风花雪月之事,是只可意会神往,而不能深入的;今天这幕奇景,倒是头一次所见呢!

    看得明雄春情动荡,神魂颠倒;久久蕴藏在体内的春情慾火,顿时来势兇兇,而两腿间的肉棒,突然一翘而起,硬硬的、热热的,在裤子里颤抖跳动,似有呼之慾出之态。

    明雄头昏眼花、意乱神迷,脑海中的伦理、道德,早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所剩下的,衹是肉慾和佔有;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感觉表姐身上散发出来的芳香似乎就越浓,而明雄心里的情火肉慾跟着焚烧得越旺。

    他全身颤抖,两眼发直,轻轻的将双手扶按床头,弯下上身,把头凑近,慢慢的欣赏表姐两胯间,阴毛隐没处。

    “啊!什么东西….明雄心道:

    表姐屁股沟下床单湿了一大片,在那淫水浸湿的床单上,放着一根六七寸长的胶製大阴茎,那阴茎之上,淫水未乾,水珠光亮!

    “哎呀……..明雄惊得叫出声来,他赶忙掩住嘴巴。

    他抬头一看,好在表姐没有被他吵醒,方才放下心来;悄悄地把那胶製的阴茎取了过来,拿在手中看看,很快放在衣袋内;由这根假阴茎的出现,明雄已很明白的了解到表姐的作为与心情,他心内的忌惮稍减,心想:“表姐极需此道,我纵然稍嫌放肆,想不致受到责难。

    他意念既决,再加上眼前一丝不挂美妙玉体的引诱挑逗,他勇气倍增,毫无顾忌的脱下自己全身衣裤,轻轻的爬上床去;猛的一个翻身,压在那个美妙的肉体之上,双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后背伸入,死命的将她抱住。

    “哎呀….谁!..表弟!你..你….?

    表姐丽珍好梦方甜,突然生此巨变,吓得她魂离玉体,脸色发白,全身颤抖。当她看清是表弟明雄,内心稍定;但因惊吓过度,再加上压在上面的表弟,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拚命抱紧,使得她张嘴结舌,半天喘不过气来。

    明雄忙道:“表姐….我不是有意….求求你….我要….!一点不假,从未经过此道的明雄,他像意外的获得人间至宝,怀中抱着个柔软滑润的玉体,使她兴奋万分。

    一股热流,像触电般,通过明雄的全身;女人特有的幽香,一阵阵的捲入鼻中,使他头昏脑涨,难于禁持了!

    下意识的,明雄祇知道挺起他那根铁硬的阴茎,乱动乱顶。

    丽珍急道:“明雄,你究竟要干什么?

    明雄道:“我….我要插….

    丽珍道:“你先下来,我都要被你压死啦!

    明雄道:“不….我实在等不了……..

    丽珍道:“哎呀….你压死人家了啦….

    明雄道:“好表姐….求求妳….

    个性内向又不爱活动的男人,别看他们平时跟女孩子一样,做起事来斯斯文文,一点没有大丈夫气派,可是背地里干起事来,却比任何人都狠,使你望尘莫及,难与比谕。

    现在的明雄,活似一只粗野无知的野兽,一味的兇狠胡为;对丽珍的哀求,根本不予理会,他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情;好像他一鬆手,身下的这个可人儿,就会立即生了翅膀飞去,永远找不到,亦抓不着。

    其实丽珍也不想放弃这个消魂的机会,何况眼下这个英俊的表弟,正是她理想人儿;苦的是明雄未经此道,不晓得个中妙绝,调情、引诱、挑逗等种种手段,他完全不会,是以弄了半天,毫无进展,终是白费气力,徒劳无功。

    表姐丽珍呢?因一上来惊吓过度,一时半刻春情慾火未发;而且压住自己的这人,是平时对她极敬爱尊重的表弟;纵然心里极愿意,她也不敢说;此刻只好故意装正经,有意不让他轻易得手。

    过了一会,明雄头上青筋暴露,全身汗湿;丽珍看了心有不忍,暗想:表弟是个未经男女欢爱土包子,看他这个劲儿,如不尝到一点甜头,消消火气,势难善罢!再说自己惊惧已消,身体经过异性的接触磨擦,体内已是春情动荡,慾火渐昇,一股股热辣辣的气流,在全身钻动;下体隐秘洞口之内,酥酥痒痒的,淫水已开始外流,也极需要尝尝这只童子鸡的滋味!

    她故意发怒的咬咬牙、瞪瞪眼,恨声道:“表弟,没辨法,我答允你!

    说着,她两腿向左右移开来,丰满娇嫩的小穴,立即张了开来。

    明雄道:“谢谢表姐,我会好好爱妳的….。

    丽珍道:“表弟,乖!先听我的话,不要抱我太紧,把手按到床上,把上身支起来。

    明雄道:“好!

    丽珍又道:“两腿微分跪在我两腿间。

    明雄依言做了。

    丽珍道:“先不忙插,摸摸它,看看有水没水….

    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阴户上去摸着。

    丽珍一阵颤抖,笑道:“对!就是这样,慢慢用手指往里摸,待会表姐让你好好插!她嘴里在支使明雄,而手却未闲;她三把两把的,即将乳罩拿下,丢在一边,好像似要与明雄比美,看看究竟谁的香艳肉感,美到极点。

    说真的,丽珍表姐这对白嫩丰润,光亮柔滑的高耸乳峰,的确美妙非凡、红而发光的乳头、洁白细嫩的小腹、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令人垂涎欲滴。

    表姐的乳罩既脱,明雄的双目突亮。

    他禁不住轻轻哼了声:“啊….表姐,真美….

    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气,必会伸手揉弄一番;或用嘴轻轻的咬它几口;丽珍儘量设法安抚明雄,她想把他体内狂热的慾火,慢慢安抚下来,使他不致妄动胡为;然后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

    可巧的是,她这番心思并没有白费;明雄虽然是慾火中浇,难以自持,但表姐态度转变,言词语句,每每都是他渴望了解获得的事,听得心内甜甜,受用之极。

    他理解今天,迟早必能如愿;于是便把心内春情慾火,强行压了下来;他完全听令丽珍的摆布。

    丽珍道:“哦….对….表弟….就是这儿….那个小小圆圆的东西….你用劲使力不行….要用两个指头轻轻捏….,明雄照着她的话做,用手指轻轻捏弄着。

    丽珍渐渐地浪起来了:“吁….表弟真乖….我….哎呀….痒啊….

    明雄道:“呀….表姐….水好多呀!

    丽珍道:“傻子,水多才好插呀….表弟….哎呀….用力插吧….痒死人啦….

    明雄道:“表姐….怎么弄法嘛?

    丽珍道:“哎呀….表弟….姐姐让你….痛快….嗯….现在你把鸡鸡….慢慢往穴里插….

    这几句话,明雄如获至宝,于是他急不容缓的一伏身,就猛插。

    丽珍叫起来:“哎呀….歪了….

    明雄赶忙又把阴茎提了起来,在她的阴户上乱顶乱刺的。

    丽珍道:“不是那里….往上….不对….太高了….,明雄将阴茎抬高了,比了比姿势。

    丽珍道:“用手扶着它….慢慢插入….

    虽然丽珍不断的指点,并将两腿大开,使得阴户整个露了出来,好让他顺利插入;但因于明雄对此道从未经历,此时心内发慌,手脚颤抖,把握不住时机,插的不準,仅在穴门上乱动;另一个原因,是他的阴茎实在粗大,委实不易插入;所以插了一阵,仍未插入,反而弄得穴门极痛,阴茎发酸了。丽珍此时慾火已发,似有不耐,一伸手握住明雄的阴茎,引导着指向穴门,助他一臂之力。

    丽珍叫了起来:“哎呀….妈….好大….让我看看。

    他一伸手握住一只又硬又热,把握不住的阴茎。她忙把手缩回,一翻身坐了起来。这根阴茎确实非一般鸡巴可以比拟的;看它从头至尾,少说也有八寸来长;那紫红的大龟头,呈三角肉,大得惊人。

    丽珍虽是寡妇,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未曾接触过其他男性,她做梦也未想到,表弟的东西长这么大!而自己这个嫩穴,能容纳得下吗?

    可是她眼看着这根大鸡巴,内心又十分喜爱;小穴内一阵颤抖、浪水直流!心想,就让他干吧!恐怕小穴招架不住;放弃它吧!内心又极不愿;要也不是,弃又不捨,她左思右想,仍是意念难决?

  • 相关内容